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maya

17272浏览    1037参与
基础猫头

①服装贴图重制,所有人必须穿我重新设计的突出身材曲线的制服!!

②下一个是星舰吴岳,然后褚岩,女体暂时不做因为不能只换头,不符合我的能偷懒就偷懒的作风


①服装贴图重制,所有人必须穿我重新设计的突出身材曲线的制服!!

②下一个是星舰吴岳,然后褚岩,女体暂时不做因为不能只换头,不符合我的能偷懒就偷懒的作风


Mario Hero
建模练习:示波器。 使用May...

建模练习:示波器。

使用Maya建模、Arnold渲染。

建模练习:示波器。

使用Maya建模、Arnold渲染。

Mario Hero
自制的3D复刻版海报《月球之旅...

自制的3D复刻版海报《月球之旅》。

使用Maya和Arnold渲染。

自制的3D复刻版海报《月球之旅》。

使用Maya和Arnold渲染。

ALmeSliPe

  modeling的结课作业x

  光和尘埃都是procreate瞎画的

  modeling的结课作业x

  光和尘埃都是procreate瞎画的

知持

Call me,Listen to me

提前圣诞快乐耶耶耶——!!!

时间线位于培泰红之后,森玄星加入未来基金私设,包含催稿组和Maya凉(给极圈人点饭吧),Maya全是私设,略黑化预警,很没有逻辑。
灵感来源于小说《天堂来的第一个电话》。(这篇其实去年就有想法了但我鸽了一年(被打)

正处于文风改变期质量不打包票(目移),4k7左右

 

“几乎没有异议的是,在19世纪中期,所有这些人都在努力研究将声波震动从一处输送到另一处的主意,但最初一次使用电话的谈话发生在贝尔和托马斯•沃森之间,他们分离在两个房间里,传递着以下的词句:‘到这里来,我想见你’。从那以后,在人类数不胜数的电话交谈中,这个念头从未唇边远离。到这里来,我...

提前圣诞快乐耶耶耶——!!!

时间线位于培泰红之后,森玄星加入未来基金私设,包含催稿组和Maya凉(给极圈人点饭吧),Maya全是私设,略黑化预警,很没有逻辑。
灵感来源于小说《天堂来的第一个电话》。(这篇其实去年就有想法了但我鸽了一年(被打)

正处于文风改变期质量不打包票(目移),4k7左右

 

“几乎没有异议的是,在19世纪中期,所有这些人都在努力研究将声波震动从一处输送到另一处的主意,但最初一次使用电话的谈话发生在贝尔和托马斯•沃森之间,他们分离在两个房间里,传递着以下的词句:‘到这里来,我想见你’。从那以后,在人类数不胜数的电话交谈中,这个念头从未唇边远离。到这里来,我想见你。急不可耐的爱人,远隔重洋的挚友,与孙辈对话的祖父母,对话里的声音只不过是一种诱惑、开胃菜中的一点面包屑。”

 

 

人间接到天堂打来的第一个电话时,森玄星正在对着报告愁苦地咬着笔杆。他从培泰红事件被格里芬捡回来之后加入了未来基金,现在被无良老板压榨写报告,虽说尼弁不在了换了一位编辑,性格温柔懂得打感情牌,东西还是照样写不出来,刻在骨子里的摸鱼之心是不会受盲了的双眼影响的。

“叮铃铃。”

他没理会电话,笔尖向下划出一条斜线。

“叮铃铃。”

肯定是新的那位编辑来催促吧,毕竟除了报告,他以前的小说也得完结,又碰巧他双目失明效率降低,编辑压力山大。

“叮铃铃。”

森玄星知道如果他再不去理会,很快那铃声就会沉寂下去,在这寂静的深夜失去自己的存在。当然,不会过多久下一个电话就会响起,像撞击着杯壁的黑色咖啡,任务完成前都不会停歇。不幸的是,现实不像小说,一切都无法逃避。

森玄星撑着桌子站起,指尖支在桌面上,凭着感觉转向电话。他接起来。

“喂——?”

静电干扰声,然后是年轻男人的声音。森玄星无比熟悉的声音。

“我是尼弁。晚上好啊,我的小作者。还在赶稿呢?”

话筒从手中滑落,径直砸在桌子上,发出巨大的声响,震耳欲聋,但远不及短短18个字带给森玄星的冲击大。他呆呆地对着电话的方向站着,脑袋一片空白。

“尼弁?”

可是他早已死了啊,按格里芬说的,死在漫山遍野自在盛开的凤凰花之中,颈骨断折,同伴们也七零八落散落在周围,死法没有一个好看的。他们可是英雄呢。格里芬根本不在意地说着,摄入今天第三杯草莓奶昔。

等到他手忙脚乱重新捡起话筒时,对面只剩下嘟嘟嘟的忙音。说不准失落还是什么,森玄星把电话重新摆好,陷回柔软的座椅。

尼弁还会再打来吗?不对,现在该先考虑的不是这个问题……尼弁已经死了啊……是格里芬的恶作剧?还是说,真的,他成为了鬼魂回到人间?森玄星想起媞卡,那个温柔地掏出他眼球的女鬼,容颜鲜活,近乎与常人无异,古老的充满怨恨的亡灵也能在唇边扯出毫无异常的笑容,残杀过无数人的白净双手也能用椰子制造出丰盛菜肴。他又真的想让尼弁变成那样吗?他不确定。

他连对尼弁的感情都不是很确定。对方在培泰红之前只是他的编辑,顶多尼弁的某些变态嗜好在两人之间编织出缠绵缱绻暧昧不清的氛围,又因对方职务的重要性,在自己生活中占据了难以忽略的一块。可去完布落里一切都不一样了,森玄星没办法告诉自己尼弁的死他一点责任都不必付,很明显的,若不是自己为了“取材”跑去泰国,尼弁也不会追过来,落得个死亡的悲伤结局。眼窝的空落触感时时刻刻提醒他罪孽的存在,难以随着时间流逝泯灭。

森玄星意识到自己眼盲后越来越容易陷入思绪,毕竟黑暗无论何时都一如既往,悄无声息侵蚀他的理智,现在最该做的是确认。于是他犹豫不定地伸出手,摁下回拨的按键。

不出所料的只有忙音。

好吧。森玄星叹口气,拨通另一个他一点都不愿意打过去的号码。

“格里芬?”

格里芬果然还没睡觉,对面传来超大声的呲溜呲溜:“怎么了小作者,赶稿呢?有什么事快点说,我很忙的。”但是听起来这人完全不忙。

森玄星按捺下暴揍他一顿的想法,开口:“我刚刚接到了尼弁的电话,就是我之前的编辑,你告诉我他死了。你们有没有什么经验应对这种情况?”

“是吗,那还挺有意思的。”格里芬饶有兴趣地说,轻松且带有好奇,毫无罪魁祸首之一的自知之明,“先说明白,虽然不是没有想过,但这次不是我的恶作剧。鬼魂的问题也不少见,不过你要做好你小男友变成了一团触手肉块之类的心理准备。作为你的入职福利,我可以免费帮你查询一次电话的ip属地。我相信我的优秀员工们现在都还醒着。”格里芬重新拿回奶昔靠在嘴边吸溜,吸溜,吸溜,电话挂断了。

(诺拉:格里芬赶紧死*^_^*)

“等等,尼弁不是我小男友……行吧。”森玄星无奈地叹气,把需要的资料打包发送给格里芬,用空洞的眼眶盯着电话,忐忑不安等待结果,报告自然被撇到一旁,无人关注仰倒在桌面上。

结果很快出来了,看得出来格里芬的优秀员工效率很高。属地在日本的某个市,电话主人是个普普通通的中年男人。线索也普普通通在此断掉。

于是黑咖啡也遭人冷落。无心写作的小作者瘫在床上,抓起被子裹好自己。似乎本人都没意识到,眼泪一点点积入眼眶,森玄星从未如此期待过电话铃的响起。他希翼尼弁和日影凉都还活着。他怀抱妄想入睡。

或许梦境才能给他带来色彩。闭不闭眼都没差,闭眼也只是意识中的行为,实际上没有眼球能支撑眼皮抬起。最初那段时间森玄星经常在白天睡着,清醒过来后通过鸣响的时钟得知自己又无意识昏迷了多久。他也不去思考什么,发呆,只是发呆。回忆,只是回忆那些光明,那些旧人,那些五彩斑斓跳动的色彩。

于是他梦到了以前的生活,和尼弁。

尼弁以前并不经常给他打电话,他更喜欢亲自来,悄无声息毫无预警带着陷阱敲响森玄星的房门,惊得还在睡觉的小作者胡乱套上衣服跳起来,开门之后还得揉揉惺忪的睡眼侦查一下陷阱的方位,免得在大好的周末被送进医院或是莫名其妙脚腕处铁链锁上,不好好写完稿离不开家门,一举一动受变态编辑钳制。某位变态编辑简直是大好摸鱼时光的最好粉碎者,拖稿成习惯的小作者痛苦地拾起坍塌的良心,心脏还在由于惊吓砰砰直跳,对于编辑的“惊喜吗?”满怀恶意的询问干巴巴应声几句,像只炸毛的小猫在身后尼弁的目光下坐立不安。或许尼弁根本就没在看他,自顾自地玩起手机,但他不敢赌,有次偷偷向后方望的时候无比正好地撞上尼弁透露威胁的眼神,吓得他扭过头迅速抓起笔就是一阵狂写。连喝水上厕所尼弁也会很自然地起身跟上,笑意盈盈地注视他的小作者僵硬的背影。因为事实证明过森玄星是完全可能在这些时间偷溜出去,然后他又得费心寻找——其实主要原因只是这样监视小作者,对方的反应很有趣而已。

 

第二天森玄星醒来翻出聊天记录,冰冷的机械音朗读声告诉他昨晚的事情并不是梦。这一天他哪都没去,对着空荡的稿子和电话独自发呆。迟钝许久,动笔写上一两句,然后笔尖停顿,跟主人一同落入不安的思考深渊。

是那样的恰好,万众期待中,电话铃响起。

森玄星反射性地接起电话,他吞咽了一口口水,嗓子干的有些疼:“尼弁?”

“接这么快,一直守着啊?”尼弁的声音有点飘忽不定。

“没有,你想多了,只是巧合。”

“哟,巧合?那昨晚致使电话挂断的巨响是怎么回事?听到我的声音这么震惊?”

“这是当然的,毕竟……”森玄星停顿稍许,问了出来,“你不是死了吗?”

手心的汗液浸得话筒湿漉漉的,他说不准自己在渴求一个怎样的答案。一个他其实没死的答案?还是一个他以非人的姿势活下来的答案?无论是哪个,似乎都能削弱他的罪孽,像是阿努比斯的审判之秤的真理之羽旁被添上名为希望的残破碎羽,能够给秤盘压上大于血污斑斑心脏的重量。

“我确实是死了。”仿佛对面也在犹豫,“但是发生了一些事情……天堂有一个缺口……”

“一个缺口?”

“目前是这样。”

“会留多久?”

一阵漫长的停顿。

“我明白了。”森玄星认为自己眨了眨眼睛。

“留不了的。”

这个话题就此结束。

“日影凉他们呢?也跟你一样?”

“日影凉啊。”尼弁在说起这个名字时带上了奇异的语气,“他也跟我现在的状态差不多。我猜他也会打电话给他的头牌,叫什么来着?Maya?奇怪的名字。”

森玄星还没来得及回应,电话断掉了。

但是线索像断掉的线绳被接上一节,可惜还是难以越过深渊到达彼岸。森玄星作为(。)(。)店的会员,去那里的次数并不少,基本都是纯喝酒,在迸射五彩光斑的旋转闪亮光球下与日影凉碰杯,享受摸鱼的美好生活。Maya是店里的头牌,他似乎24小时都待在店里,懒洋洋坐在吧台后面,脸上挂着欢快的笑容迎接顾客。就算森玄星撞见他刚刚接待完毕一身霏靡的时候,笑容也自然不过拉扯嘴角,像是扭曲真心无法脱落的面具。一次日影凉喝酒时曾开玩笑地说,别看他这样,以前可是个性情乖戾的孩子,衣服破烂也像只小兽,可惜被人拐进了不适合他的地方,脸长得太好有时候不是好事。

然后你将他带回了自己店里?那边老板还真愿意出手。森玄星好奇心泛起。

他欠了我一笔钱还不上。我们店福利这么好,也没有强迫制度,更适合Maya一些。黑色皮靴击地的声音打断了谈话,Maya推开热闹的人群走过来,探身取过日影凉的酒杯仰头灌下,指腹擦过泛白的唇抹去酒液。渴死我了。他轻巧地放下酒杯,看向森玄星。欢迎哦大作家,你的编辑现在在门口,我建议你想好一个截稿日前一个星期还在这里的理由。小作者大惊失色,放下纸币仓皇出逃。累了?坐过来休息一会吧。我猜等会尼弁过来了有好戏看。日影凉拍拍身旁的座位。Maya毫不推辞坐下,扔掉笑容把玩酒杯。

 

“Maya?我是森玄星。”森玄星直入主题,“你有接到过日影凉的电话吗?”

对面背景音是喧嚣的音乐,Maya懒散地嗯一声:“昨天。他告诉我有个缺口。”

“还有什么别的信息,比如他所在的地方?”

Maya突兀笑了下:“哦这个啊,他说他现在在日本……日本的天堂。”

“如果你想问问我的感想。那么我的答案是,有点惊讶,仅此而已。我们随便聊了聊天,他问店里的情况,我告诉他一切都跟他还在时一样。我们只是老板和员工的关系而已,顶多真有天堂这事让我震惊了下。怎么,你在为了这个电话舍弃现实?你们难道不只是同事关系,还是什么所谓的幸存者心理作祟?我相信你作为作家很清楚这个词的含义。不合情理的自责。”

“挂啦,拜拜。”

于是第二天也就此结束。

 

第三天从电话铃响起开始。

“早上好哟,今天是个晴天,适合写稿。”

“是晴天我也不知道啊,还有你死了就不要这么热爱工作了!!!”

森玄星沉默下来,流露出少有的迷茫和无助。

“你会怪我吗?毕竟是我你才会来布落里……大家都死了。”

“在天堂,所有的一切都会得到宽恕,大概吧。”

“所以,只需要你宽恕自己……”

“别说了。”森玄星感觉眼球在剧烈作痛,痛到泪水止不住地流。他胡乱擦了擦。

“Maya。”

绳索完整拼接上,虽然彼岸仍是深渊。

尼弁的声音永远消失,换上Maya特有的语调:“什么时候发现的?”

“或许是一开始吧。”森玄星自嘲般地笑,“尼弁是不会说自己在什么天堂的,而且我觉得他更渴望去地狱,那里的鞭子对他比较有吸引力。Maya,你根本没打算掩饰,你的伪音技术也没那么强。我只是在欺骗自己。”

 

他们在店里见面。

森玄星自失明以后再没来过这,太多的回忆扼紧喉管、酿造痛苦。导盲杖指引道路。

“这样做有什么意义?”森玄星问。

“别误会。我这样做最开始只是为了骗自己,有时候会伪音代表可以自己跟自己聊天,不过,它的作用更多在于取悦客人。连别人都骗不过还怎么骗自己呢?想到凉是个很温柔的人,他应该会支持我的行为,我就一时兴起给你拨了个电话。”

没清理干净的泪水还在烧灼眼眶。森玄星仿佛在自言自语:“你至少比我幸运一些。”

“谁会比唯一活下来的大作家更幸运呢?”Maya嗤笑一声。然后他张嘴,发出日影凉的声音,“是啊。”

崭新的廉价手表轻轻晃动着,包裹纤细手腕。

 

 

 

(写到最后有点懒得写了(对手指),那随便解释一下,ooc和bug肯定是有的不要在意tt)

(私设maya从小生活在污泥里有点自暴自弃,他相信会有天堂,不过觉得自己肯定会下地狱,但日影凉这么温柔的人一定能上天堂)

(语言表达能力0大家自己找细节吧(望天))

 


黛原不知道哦
  期末作业,有种恐怖片的感觉

  期末作业,有种恐怖片的感觉

  期末作业,有种恐怖片的感觉

Mario Hero
自己用Maya 3D渲染的,感...

自己用Maya 3D渲染的,感觉还行。

窗帘没做好。


自己用Maya 3D渲染的,感觉还行。

窗帘没做好。



Mario Hero
Maya建模练习:滑稽

Maya建模练习:滑稽

Maya建模练习:滑稽

娜嘉

  发一个目前进度!

  发一个目前进度!

圣火归天
  1. 绘画过程
  2. 建模部分

天上宫阙

        在沉淀千年对天宫与神话的向往和对话中,蕴含着华夏民族翻涌着的共同的梦。于我,梦如天上宫阙,梦如自然敬仰。烛照千年,希望能在梦中能找到属于我们这个民族的内心的向往。

概述

        在架空世界和玉中,人们生活在云海之上,这里的云海孕育着世界的生命,使用红玉和楠木筑造的房屋群扎根于云海丛中的灵石之上。云上生活悠闲而富有活力,人与自然为生。

烛龙...


天上宫阙

        在沉淀千年对天宫与神话的向往和对话中,蕴含着华夏民族翻涌着的共同的梦。于我,梦如天上宫阙,梦如自然敬仰。烛照千年,希望能在梦中能找到属于我们这个民族的内心的向往。

概述

        在架空世界和玉中,人们生活在云海之上,这里的云海孕育着世界的生命,使用红玉和楠木筑造的房屋群扎根于云海丛中的灵石之上。云上生活悠闲而富有活力,人与自然为生。

烛龙

        烛龙是和玉世界中的守护者,体型庞大,身长数千里,身泛赤红色。每当世界光明微弱之时,烛龙便会衔光而寻红云宫阙,为和玉世界来带光明,也预示着来年气韵不凡。

红云宫阙

        红云蕴含着和玉世界的灵气精华,修筑于红云之上的红云宫阙是仙灵居所,位于和玉世界的中心。红云宫阙整体属对称布局,处于最中心的寻光阁蕴藏着巨大的能量,而寻光阁后的三重檐宫殿是仙灵聚集之地。仙灵之气孕育着宫阙,也是烛龙衔光而至的引航。

出行

        由于在云端,人们的出行可以凭借两种方式:一种是乘云海舟,一种是搭飞云鱼。云海舟由楠木所筑,可以搭乘数量庞大的人群远行。飞云鱼是云海特有的动物,时常出没于云海之中,与人类亲近的飞云鱼可以给人们带来出行便利,通常可以搭乘四到五人。

建筑

        云海之上湿气集中,云海之木与环境共生,需要仙灵之气维系,所以建筑通常会修筑在红云围绕的灵石之上,建筑间或有石桥连接,或有绳索相接,以供房屋间的快速抵达。

(建模使用maya制作,无素材,贴图使用Substance Pinter制作)


一只爆炸线团喵~

  摸鱼,摸个绮良宝贝的皮,上色什么的已经摆了hhhhhh

  摸鱼,摸个绮良宝贝的皮,上色什么的已经摆了hhhhhh

扁家小号
看了太多杨戬的图片,然后想自己...

看了太多杨戬的图片,然后想自己动手做一个。

一开始感觉不是太难嘛,然后越做越畸形,最后靠那张酷似王宝钏的头巾让他多少和杨戬沾了点边?

我花了这么多时间建模渲染,不管像不像了,我一定要带上杨戬的tag!

诸位,想笑随意。尽情笑话吧。入坑了3d制作,空有雄心没有手艺呀。

看了太多杨戬的图片,然后想自己动手做一个。

一开始感觉不是太难嘛,然后越做越畸形,最后靠那张酷似王宝钏的头巾让他多少和杨戬沾了点边?

我花了这么多时间建模渲染,不管像不像了,我一定要带上杨戬的tag!

诸位,想笑随意。尽情笑话吧。入坑了3d制作,空有雄心没有手艺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