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GK

8575浏览    120参与
Aaron
玩梗一时爽,一直玩一直爽/so...

玩梗一时爽,一直玩一直爽
/sorry枪枪,u know i love u:)

玩梗一时爽,一直玩一直爽
/sorry枪枪,u know i love u:)

郊区佛陀
情侣 哥俩跨年夜po照 (雾...

情侣 

哥俩跨年夜po照 (雾


期末无聊,p图解闷叻


情侣 

哥俩跨年夜po照 (雾


期末无聊,p图解闷叻



郊区佛陀

(其实是重发,回到之前搞的号


哥俩的伪同框

P1 P2:情侣忙于新专的深夜录音棚

P3:结束工作换身衣服出门泡吧


好无聊,不想复习了呜呜呜

(其实是重发,回到之前搞的号


哥俩的伪同框

P1 P2:情侣忙于新专的深夜录音棚

P3:结束工作换身衣服出门泡吧


好无聊,不想复习了呜呜呜

莫允一川
🤘😈🔥🔥🔥

🤘😈🔥🔥🔥

🤘😈🔥🔥🔥

酒粥_happy cow

记一个大纲

为姆枪疯狂的时候码下来嗨的,可能要等到放假才能写了………先丢在这里

又雷又ooc,不喜请划掉嗷

占tag致歉🙏


mgk高中,em出名之前


大纲大概是:mgk在学校受欺负,然后也不想回家,家里老妈会嗑药,也会打他。然后在一次被学校里的人欺负霸凌之后在路边坐着不知道去哪里,坐在路边。然后被em的车灯照到,被发现满脸血,被带回家,em想联系他父母但是mgk说他妈会打他,所以em就算了。在mgk沙发上睡一晚然后第二天因为快迟到所以em还把他开车送到学校。然后两个星期之后还有一次,mgk被别的小孩包围然后推倒,然后em路过,想把那些小孩赶走,但是他们很嚣张,em掏枪空射了两枪,然后他们都跑了,...

为姆枪疯狂的时候码下来嗨的,可能要等到放假才能写了………先丢在这里

又雷又ooc,不喜请划掉嗷

占tag致歉🙏


mgk高中,em出名之前


大纲大概是:mgk在学校受欺负,然后也不想回家,家里老妈会嗑药,也会打他。然后在一次被学校里的人欺负霸凌之后在路边坐着不知道去哪里,坐在路边。然后被em的车灯照到,被发现满脸血,被带回家,em想联系他父母但是mgk说他妈会打他,所以em就算了。在mgk沙发上睡一晚然后第二天因为快迟到所以em还把他开车送到学校。然后两个星期之后还有一次,mgk被别的小孩包围然后推倒,然后em路过,想把那些小孩赶走,但是他们很嚣张,em掏枪空射了两枪,然后他们都跑了,mgk爬起来。Em又把他领回家了,给他热牛奶,让他给海莉讲睡前故事。海莉的蓝眼睛和em一样,忽闪忽闪地盯着mgk说大哥哥你好好看。Mgk和em一起把海莉哄睡然后em给了mgk自己的号码,说自己就在这个街区,如果被欺负可以打电话(而且em除了写歌也没什么事干)

然后有时候mgk走出学校拐个弯就能看到em在街角等他,然后一起去吃热狗或者三明治,em到底扮演的是父亲的角色还是哥哥他也不清楚了,mgk却想成为他的爱人,不过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然后em有时会给他freestyle一段,有时还嚼着热狗。Mgk对rap还一窍不通,然后他周末去了音像店听了所有的rap,走出来太阳落山了,听了一天耳鸣了,但是mgk眼里都是光。然后em变忙了,很少见面了,家里的mgk被逼到墙底给em打电话,em关机了,mgk很绝望,那些孩子笑他:你的daddy呢,他不来救你了?mgk的手机被砸了,然后他被rape了。深夜,他被那些孩子留在小巷中,他很久起不来,然后几乎爬回了家,妈妈却不在家,他去浴缸自己清理了。Em打电话回来,em这次没有护住他,mgk对em失望了,虽然这本来就不是em的职责。Mgk撒谎说自己后来逃掉了。Mgk觉得自己很脏,不愿再见em,与此同时em虽然被发掘,却因白人身份被歧视,此时也无心照顾mgk。Mgk把自己与em隔离,被霸凌也不打电话,自己反击,最后当然被打得很惨。Mgk自己开始录rap。他长高了,打架也越来越狠,没有人敢欺负他了。但是有人被欺负,他却不会出手,说不关我事,但实际上是不想别人像自己一样,有只手将他拉出水面却又中途放手。Em事务缠身,最后腾飞,他忘记那个男孩了,和以前生活中的一切烂事,全部抛开了。Mgk要去另一个街区生活了,也要转学了。离开前,他自己录了一盘rap,到em门前,却发现房子待租,邻居说这个人搬走了。

Mgk把磁带在em门前烧了,一直盯着它燃尽,在地上留下黑色残迹。

 

 

然后他们当然又见面了,rap god功成名就,mgk被人引荐到他面前,mgk盯着他的眼睛,em的目光陌生疏离。Mkg笑着介绍自己,em没问他真名,随便打了招呼就和别人聊天了。Mgk全身都冷了,em根本不认识他了,那个mgk拼命珍视保护的生命中为数不多的光,那段他唯一感到美好的日子,对em来说根本什么都不是,被随意丢弃。


奧林帕斯

您好

我想知道為什麼沒人搞機槍

正主發糖壯膽打個人tag 平常都只敢打cp tag

沒人理我我就刪了(

一人圈真的要冷死 ↓

您好

我想知道為什麼沒人搞機槍






正主發糖壯膽打個人tag 平常都只敢打cp tag

沒人理我我就刪了(

一人圈真的要冷死 ↓ 



奧林帕斯

[机枪] [GE/MGK] sentimental and almost tears up

*這篇我自己覺得還可以 所以補打個個人tag 其他歡迎來cp tag玩


我只是想搞他

但我又歪掉了

我怎麼他媽的就不會寫文


Alpha Gerald   Omega Colson   預警

但其實也沒啥提及

沒車 難吃


---


Pub震耳欲聋的声音彷彿还留在Colson的脑子里,他还来不及理清所有情况,双脚就被身前的人顶开。


再晃啊,嗯?刚刚在舞池不是晃得很放荡?


Colson听到声音从耳边传来,但他却觉得好远。他哼了一声,把双手环上对方的颈间却没有回答。


他...



*這篇我自己覺得還可以 所以補打個個人tag 其他歡迎來cp tag玩




我只是想搞他

但我又歪掉了

我怎麼他媽的就不會寫文




Alpha Gerald   Omega Colson   預警

但其實也沒啥提及

沒車 難吃






---






Pub震耳欲聋的声音彷彿还留在Colson的脑子里,他还来不及理清所有情况,双脚就被身前的人顶开。


再晃啊,嗯?刚刚在舞池不是晃得很放荡?


Colson听到声音从耳边传来,但他却觉得好远。他哼了一声,把双手环上对方的颈间却没有回答。


他的背被用力的顶在墙上,但Colson无法去在意那些细微的疼痛感,几乎要站不住的生理状况要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Gerald架着Colson,好让他还能站着。Colson并不轻,整个重量用双手攀住他但他却舍不得把阵地转移到床上。Gerald没有说过,他其实很迷恋他们相仿的身高,那总是让他觉得他们天造地设。


但现在没那么煽情。Gerald用牙齿擦过Colson脖子上的腺体,他故意咧开嘴避免他像在亲它一样。Colson原以为可以得到安抚,却没想到解药一晃而过,急的他又攒紧了Gerald的衣服,像小孩尚未学会控制力道的手一样一抓一抓。


Gerald看着Colson的反应笑了。发情时的Colson脑子总是不太清楚,尽管正常时他也不算是清醒的那种人。他特别喜欢在Colson发情的时候逗他,这时候便能好好看看对方对他纯粹的依赖。Colson平时在床上并不特别害羞,还常常调皮又作死的勾引Gerald,但发情期的Colson像是丢掉了所有心机,只是单纯的信任Gerald,下意识的黏着他,用最无知的表情做最色情的引诱。


此刻Colson的双眼充满泪水,好像Gerald只要再轻轻一碰就会全部掉下来。


看着我。


Colson抬起本来垂着的眼神看向Gerald,神奇的是现在神智不清的他的眼睛甚至比平时还要清亮,Gerald一瞬间生出了之后一定要强迫对方少抽一点的妄想。


Colson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为什么Gerald叫他看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停下。他只觉得晕晕乎乎的全身发热,别说知道现在身在何处了,他连他是怎么被带离酒吧的都不知道。


面前的人停顿太久,Colson更明显的闻到了对方的味道,也不知道是自己更敏感了还是对方也动了情。






如果Colson还留有点神智,他就会知道现在这个情况Gerald还没对他动手简直不可思议。


在酒吧时他本来只是想玩一下Gerald,他知道Gerald在另一个角落看着他,所以他就走进舞池,笑得风情万种,跟所有人跳舞但又点到就走。


他知道Gerald最见不得他这样周旋在所有人之间,或者说被所有人打量。


只是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太对劲。


他仔细算过的,应该还有大半个月才到发情期,但现在他的脑子甚至已经无法想起刚刚喝下去的是柳橙汁还是鸡尾酒。


他感觉越来越热,想走出舞池却分不清方向,他知道Gerald就在那边,但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找到他。然后他感到一股陌生的压迫的信息素正在逼近。没有力气,无法逃离。


玩大了。这是Colson即将跪倒在地时想的最后一件事。


但他的膝盖还没碰到地板,突然间另一股强大的信息素从后方快速的包裹住他,带有熟悉味道的人把他架了起来圈在怀里,他只能抓着对方的皮衣把头埋的更深一点,磕磕绊绊的跟着对方走。






Colson本能的、却又幅度很小的抓住Gerald的双臂把他带的更近一点,闭着眼睛凑上去就想接吻。


Gerald捏住Colson比自己细窄得多的腰,Colson颤了一下,本来挂在下睫毛上的泪水就这样掉了下来。Colson又被自己的眼泪吓到似的呜咽了一声,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Gerald。


Gerald撞进他带着水气的水蓝色的眼睛,无法控制的想到刚刚的情况。要是他不在那个酒吧,要是他不在那个酒吧......


他简直不敢再想下去。他生气,气这个不知死活的人怎么能就这样随随便便。可以的话他想把这个满嘴脏话满身刺青的人关在家里,但他知道他不能,他只能幸好自己当时在场并且整晚都看着他。


Colson像是感受到Gerald的暴躁和不安,他轻轻的蹭着Gerald。


Gerald把耳朵凑到Colson嘴边才听清楚他是在嚅嚅的说着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


Colson眨着掉泪的眼睛有点慌乱的说。他微翘的嘴唇在Gerald的耳朵上描摹,Gerald只是把他抱得更紧一点,他无法决定应该是要就这样再次臣服于Colson还是好好把他教训一顿。


对不起...


Colson的声音越来越小,但Gerald不愿放过他,他从他的头发、额头、眼睛,一路密密麻麻的吻下去,温柔的不像是面对一个刚刚激怒自己的发情的omega。


Colson哭得更凶了。他瞪着眼睛,眼泪却一直不受控制的冒出来,他分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后怕,他只希望Gerald能一直这样拯救他。


标记我吧。


在Gerald亲着他的脖颈时Colson说。Gerald倏地停下动作,他没有抬起头,就着歪着头的姿势问Colson。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Gerald的头发搔的Colson痒痒的,问话时贴在腺体上的嘴唇、吐出的气体也痒痒的,Colson心里也痒痒的。


之前他们一直没有标记。Colson有次在Gerald正要标记时情急之下搧了他一掌然后不顾身体虚弱的跑了。他知道他们都发生多少次关系了Gerald就算那天标记也是合情合理,但他突然十分害怕,尽管对方是Gerald。Gerald也没有问为什么,甚至没有再提起过这件事,他知道Colson其实害怕家庭、害怕亲密、害怕稳定的关系。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Gerald低着头问。


Colson没有回答,他只是捧着Gerald的脸吻了下去,把整个自己交到Gerald手中。

















---




為什麼這麼歪呢

我本來只是想搞他看他脆弱看他哭看他被dirty talk







奧林帕斯

[YB/MGK] Is this how it's supposed to be?

全網唯一一個CBDH玩家又來了


一樣斜線無意義 授/渣翻 原文


---


Summary:


Dominic不敢看恐怖电影,但Colson爱死了。当Dominic最后还是被吓到,Colson只好尽他所能地安抚他。也许Colson早就知道这会发生,也许他是故意的。


---


"Bro,你真应该看看这部电影。相信我,真的超棒。你会他妈的一个礼拜都睡不着!"Colson抓着DVD跳来跳去。

Dominic摇摇头。


"Colson,我不知道你是怎样...





全網唯一一個CBDH玩家又來了




一樣斜線無意義 授/渣翻 原文






---






Summary:


Dominic不敢看恐怖电影,但Colson爱死了。当Dominic最后还是被吓到,Colson只好尽他所能地安抚他。也许Colson早就知道这会发生,也许他是故意的。






---






"Bro,你真应该看看这部电影。相信我,真的超棒。你会他妈的一个礼拜都睡不着!"Colson抓着DVD跳来跳去。

Dominic摇摇头。


"Colson,我不知道你是怎样,但我十分享受我的睡眠时间。为什么我们不看点动作片或什么的(somefing)就好?"Colson对于Dominic神奇的发音笑了起来,那个缺乏th的口音。


"come on,man,相信我,你会喜欢的。"说服Dominic花了一点时间,但他还是答应了。

他们两个拿着影带离开了店家,还带上足够的糖果,能让他们沉迷好几天。


他们安顿好准备开始观看。 Colson岔开他的脚,手臂伸出沙发挂在后面。 Dominic把腿盘起,头靠在手上。电影完全没有Colson描述的一半可怕,他抱怨,但只收到"再等等"的急切回复。


电影又持续了十分钟,第一个jump scare吓得Dominic措手不及。他突然坐直,膝盖收进胸前。 Colson一边嘲笑他朋友的惊慌,一边拍拍他的背,后面接的一句"我告诉过你了"倒是没那么讨喜了。


下一个场景直接让Dominic埋进Colson的手臂里。 "我告诉过你了,我不喜欢恐怖片!为什么有那么多血?人类的身体里真的有那么多血吗?"

Colson把他圈进一个友好的怀抱,调皮地道着歉,并保证会保护他。

Dominic有五分钟没有换姿势,当他终于动了为的是要把自己卡进Colson的手臂里更深。他在听到每一个声响的时候都把头转离萤幕,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Colson意识到对于他朋友来说这怎样都不可能是一个愉快的经验了,于是他关掉电视。


Dominic坐好,但看起来被吓坏了。他没有移出Colson手臂的范围,依然在他的圈圈里。


"我今晚甚至没法闭眼了兄弟。"

Colson充满歉意的点点头。


"你可以睡在我的床上,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让你睡在靠墙那边。"

Dominic通常会拒绝,他不想这样委屈他的朋友,但Colson让他感到安全。这是他现在非常需要的。

他们洗漱,Colson脱掉衣物剩一件四角裤,Dominic仍然穿着衬衫。他们爬进卧铺里,马上感到了睡意。

Colson把他的手环上他朋友,把他拉得离自己更近一点,就好像本能一样。


"谢谢你,Kells。"


"别说了。"Colson笑着并把他抱得更紧一些。 .

他们互道了一个充满睡意的晚安,然后在不知不觉中醒来,发现彼此纠缠在彼此的四肢中。 Dominic解开自己,但仍让他们离的够近。他已经不怕了,但他依旧感到非常安心。

Colson收紧他的手,让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距离。 Dominic没有推开。


"Colson,我们需要赶快起床。"

Colson含含糊糊的哼声回应他,转头把脸埋进枕头里。


"再几分钟就好。"














---






雖然我覺得應該是反過來(bushi

但還是可可愛愛






偷偷說我搞了另外一個我不敢打tag的cp在我主頁

我都這麼低調了就不要鞭我了拜託謝謝大家






奧林帕斯

[YB/MGK] Just Take My Heart Out, That'd Make It Be

[授翻]


[YUNGBLUD/Machine gun kelly]


[Dominic Harrison/Colson Baker]


斜線無意義


渣翻


詳見原文


---


Colson只要在Dominic身边就会感到罪恶,这让他们的友谊产生了变化。

他知道Dominic喜欢男人跟喜欢女人的机率一样,但根据以往经验,Colson并不是他的理想型。

他觉得他像个怪胎,像个会轻易陷入校园恋爱的小伙子,所以他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尽可能地避开Dominic。

然而没有任何帮助。 Colson觉得如果能够重来的话,他会试着解...



[授翻]


[YUNGBLUD/Machine gun kelly]


[Dominic Harrison/Colson Baker]


斜線無意義




渣翻


詳見原文




---






Colson只要在Dominic身边就会感到罪恶,这让他们的友谊产生了变化。

他知道Dominic喜欢男人跟喜欢女人的机率一样,但根据以往经验,Colson并不是他的理想型。

他觉得他像个怪胎,像个会轻易陷入校园恋爱的小伙子,所以他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尽可能地避开Dominic。

然而没有任何帮助。 Colson觉得如果能够重来的话,他会试着解决那些当他看到他朋友时的七上八下,还有那些他需要藏起来的笑容。


Dominic对Colson的突然消失感到困惑。最近Colson一周总会过来一次,然后几乎和他耗上一整天只为了和他讲话。

他担心是因为他对表达情感不甚在意的态度困扰了他的直男朋友。

Colson不曾对这个问题表示什么,Dominic会把头靠在Colson的肩膀上,会在看恐怖片时靠紧他,甚至会在许多场合分别的时候都在脸颊上附上一个友好的亲吻。

但Colson从未逃走,从未表达不适。


Dominic必须非常努力才能克制自己不要过份亲热,因为,对,你也看过Colson。

只要和Dominic一起工作就会知道Dominic对他很有兴趣这件事不是秘密,但Colson是直的,他也没有兴致去得寸进尺。

幸运的是不到一个礼拜Colson就受不了了。他传了一封正式又随意的讯息给Dominic,关于想要一起出去玩,当然是在他们知道他们最后会在Colson空荡的巡演车上的沙发分享一瓶在沙发底找到的无名酒之前。


这次Dominic物理性的更遥远了,而Colson想念那些接触。

他讲了一个老套的笑话,试着用大笑让他们更靠近一点,然后找到理由触碰他。

Dominic怀疑Colson是不是故意的,但又不确定,或许他真的就只是在讲笑话。他是这样测试的──把头靠在Colson的肩膀上,他知道如果需要的话他可以借口他喝醉了。

Colson完全没有推开他,事实上他把原本垂在沙发后面的手臂落到Dominic的肩上。


舒服的沉默,他们都想靠得更近一点,但又不想让动作破坏这个气氛。

是Dominic先行动的,他把手轻轻放到Colson的膝盖上。这个动作的确引起了转变,但并没有导致坏的进展。

Colson转了过来,看进Dominic的眼里。他用最大的可能藏起笑容,紧张的情绪在胃里翻搅,他太渴望靠近他了。

逐渐成形的勇气催促着他,而当他终于开始消灭他们之间的距离时,他们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

他们分离了彼此,清了清喉咙,假装没有任何事发生。


Colson很尴尬,而且很伤心。他暴露了他的想法,或至少暴露了他愿意这么做,甚至还没从Dominic那里得到任何讯息。

他多希望可以钻到一个洞里,直到Dominic全部忘记前都不要出来。然而他没办法回避Dominic,再一次地,他太想念他们的友情了。


Dominic十分惊讶。他确认了Colson完全可以接受这种情感,就像他对他一样,甚至更超过。

Slim走进来的那一刻他绝对诅咒他了,因为原本这个童话般的发展(而且是跟Colson)是可能成真的。

他想再找一个机会接近Colson,并且可以不用尴尬地提到上一次他们的处境。他决定邀请他来听听他的新灵感,讨论灵感是真的,但这能给他们一点单独相处的时间也是真的。 Colson接受了,他们约好在Dominic的巡演车里见面。


午夜的时候他们喝着酒,忘了所有这之前发生的事。

这次那种舒服的沉默被朋友间轻快的玩笑和对话取代,最大的不同是Dominic的头躺在Colson的膝上。 Colson漫不经心地让他的手穿梭在他朋友的发间,两个人都低低的笑着。

Colson过去二十分钟左右天马行空的提着各种"如果──",Dominic听着然后对着他滑稽的想像大笑出声。直到他讲完最后一个Dominic才开口。


"如果人们能赚多少钱取决于他有多吸引人呢?"Dominic清了喉咙转过身面对Colson。


"你会超级有钱的。"Colson的脸涨红,Dominic坐起身,笑容荡在他的脸上。他停在半路,等待Colson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

这个慢动作般的迷幻被Colson突然响起的手机打断,而且这不是Colson能随便就忽略的电话,是他的女儿。


"别动,我马上回来!"Colson在他面前举了举手,朝他比划叫Dominic待在原地。

他冲了出去接电话,而这是Dominic在睡着之前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


当Colson回来时,在起码二十分钟之后,他失望地看着Dominic醉倒在沙发里。

尽管觉得自己错过了机会,他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在他睡着时为他尽心尽力。

他从他的上下铺拉过他的毯子,披在他身上,然后回到他自己的巡演车。那晚他没睡着,不过这次是期待着明天会发生什么。


他们回到了平常的相处模式,花上所有时间待在一起。

他们几乎没有分开的时候,就算有解尽量减到最少。他们找尽所有能碰触对方的借口,每一个触碰都意惹情牵。

直到这晚他们又抓到待在一起的机会。

这次,Dominic爬上Colson的大腿跨坐在上。其中的情感和亲昵有多喧嚣不言而喻,而他们俩都清醒的很。

Colson不想过于着急,他们还有一整个晚上。


他只是让自己欣赏着Dominic,沉浸在这个近乎完美的时刻。每次他们看向对方时都笑得比以往更灿烂一点。

Colson再也无法忍受了,他把他的手放上Dominic的后脖颈。 Dominic想好好品尝这个感觉,他阖上眼睛,然后笑得咧开嘴。

Colson挺直了他的背,准备拉近两人直到距离为零。他们双眼锁着对方,他们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听到彼此紧张的呼吸。


再次听到门传来的声音令他们的胃都忍不住向下沉。

Dominic转头想看清是谁进来了,但Colson把他转过来直视着他的眼睛,让他们的嘴唇相遇。

他已经想像这个画面非常多次了,他不会再错过任何机会。

Dominic先是措手不及的惊讶了一下,但他很快就放松下来,把手放上Colson的头发。

不管进来的人是谁他都走了,他们对他是否看到了什么毫无头绪,也并不在意。

Colson将手滑到Dominic的身旁,他希望他们能有更舒服的地方。但他无法抱怨任何事,这就是他日思夜想的所有东西。


当他们终于离开彼此时,至少二十分钟后,他们都喘着气,但笑的比任何时候都还要明媚。

Dominic把他的头倒向Colson的肩。他在Colson颈间小声说着,他说应该去睡觉了。

当Colson抗议,说他还没有打算要回去时,Dominic迅速地向他保证他的意思是他们一起。

















---






他是天使...


我好愛他喜歡就喜歡也不care也不想改變什麼現狀的感覺

手足無措的mgk也好可




我是全網唯一一個CBDH玩家

ao3上甚至也只有一位太太(就是產這篇的這位)

酷爆

酷到尖叫




斜槓的另一邊是誰不重要(尊重)

我嗑所有yb存在的ship


但hs不嗑屑屑









99伴奏网

BadMotherf*cker伴奏--MGK|MachineGunKelly

https://www.99banzou.com/product/96380.html


[Hook]
When the line froze, what did I see?
A bad mother f*cker standing next to me
With his eyes closed, told he can’t see
Tryna follow orders, just gone and be free
Be free like a bird so today I’ma fly
Bad, bad motherf*cker ’til the day I die
Be free...

https://www.99banzou.com/product/96380.html


[Hook]
When the line froze, what did I see?
A bad mother f*cker standing next to me
With his eyes closed, told he can’t see
Tryna follow orders, just gone and be free
Be free like a bird so today I’ma fly
Bad, bad motherf*cker ’til the day I die
Be free like a bird so today I’ma fly
Bad, bad motherf*cker ’til the day I die
Yeah, bad (bad)
Mother (f*cker)
‘Til the (day)
I (die)

汤抖森得不到的女人

第三章 枪姆路人姆 ooc慎

正文在微博


https://m.weibo.cn/3213656361/4411466247897034


  这篇不更了,对MGK脱粉了🙄

正文在微博


 

https://m.weibo.cn/3213656361/4411466247897034


  这篇不更了,对MGK脱粉了🙄

3333-cider.

【枪姆机翼姆】pwp片段,有dirtytalk。

别抱期待,真的真的,难吃的一批。

绑架梗。

还是私心打了个人tag,致歉。


他知道自己被绑架了,但是还不想睁眼。有什么用呢,他已经察觉到唇上生涩而压抑的胶布质感了,那种黑色的劣质产物。

--Fuck,有人可以解释解释为什么他的手被绑得这么紧吗?

迷糊中感觉有什么湿润的东西在触碰自己的脸颊,他不情愿地睁开眼,想要看看是哪个不怕死的。

“Mmmmmwwww??!!!!!”那个金毛疯子在他妈的干什么????

另一个有微微磨砂质感的烟嗓,他熟悉的,鼻音里有笑意的,话尾还不忘咬一下自己耳尖的,就那么贴着耳廓不紧不慢故意吹起了气。

“Shhh...Quiet sweet, you...

别抱期待,真的真的,难吃的一批。

绑架梗。

还是私心打了个人tag,致歉。



他知道自己被绑架了,但是还不想睁眼。有什么用呢,他已经察觉到唇上生涩而压抑的胶布质感了,那种黑色的劣质产物。

--Fuck,有人可以解释解释为什么他的手被绑得这么紧吗?

迷糊中感觉有什么湿润的东西在触碰自己的脸颊,他不情愿地睁开眼,想要看看是哪个不怕死的。

“Mmmmmwwww??!!!!!”那个金毛疯子在他妈的干什么????

另一个有微微磨砂质感的烟嗓,他熟悉的,鼻音里有笑意的,话尾还不忘咬一下自己耳尖的,就那么贴着耳廓不紧不慢故意吹起了气。

“Shhh...Quiet sweet, you know you have to.”

湿润的感觉由脸颊蔓延到鼻尖再溯游而上,吻着Shady的眼睑,强迫着他闭上眼睛。

想吐,Shady这么觉得,但是又有一种沉沉的快感一闪而过。

耳朵发烫。他不认同,却也没有再拒绝。

于是恶魔登场。

后来Shady的绳子被解开了,嘴上的胶布也被一点点地缓缓撕掉--在他已经没有力气骂人之后。Gerald和MGK实在是年轻气盛,MGK不肯输给那个花花公子,事情就变得越来越疯狂:MGK疯狗样地咬着Shady的喉结,根本不顾下位者的近乎哭泣的抗拒,一遍又一遍在他的颈侧和锁骨上咬下自己的印子。而斯文败类先生Gerald当然不肯委屈自己,用他惯用的撩妹语气念着最让他高|潮的字眼。Slut.Bitch.Masochism.Gosh!Can you stop attracting me,My Lord?不知道是他们两个中的哪一个还是他们同时撞着他的胯,像是想把他干|进床垫的深处。于是Shady把自己交了出去,眼角通红着,连眼泪就不再有余,空气压抑而近乎黑暗的地下室充斥着来自被侵|犯者的已经被放弃压抑的喘|息求|饶的声音,野兽的低笑和深|喘,以及不知是汗水还是体|液吧嗒吧嗒滴落的羞|耻声音,Shady意识模糊,只是知道他想停,他是个该|死的渴望疼|痛的变态,他被折|磨得不行,他被|灌|得太|满了,他已经一|滴都没有了--他爱上了他,不管那人是谁。

Stop.

他说出声来了--然而这不是他们想要的。

“Still can't tell the truth,huh?”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