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mlp

389.6万浏览    25019参与
九九不归零
因为是第一次合作,所以私心加在...

因为是第一次合作,所以私心加在合集里了,请原谅我激动的心情吧~hhhhhhh来个链接~ 

因为是第一次合作,所以私心加在合集里了,请原谅我激动的心情吧~hhhhhhh来个链接~ 

雷打不动纯爱战神

p1大概就是rd路过甜苹果园打算进去打个招呼没想到被aj先发现了于是她看到暗恋对象的脸有点害羞了()


有一说一rd真的很适合无指手套!涩涩!!!(?)

p1大概就是rd路过甜苹果园打算进去打个招呼没想到被aj先发现了于是她看到暗恋对象的脸有点害羞了()


有一说一rd真的很适合无指手套!涩涩!!!(?)

江浸月

Prison

⚠️暴力/yellow预警,避雷慎入


罪犯AJ×狱警RD


ooc / 双A强强 /  一发完 / 有车慎入 


一个纯图自己爽的产物,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瞎写些啥,不喜轻喷


好喜欢制服RD(涩


—————————————————————


01


“我来换班,你可以去歇着了Soarin。”


Rainbow Dash拍了拍站的笔直的警员,示意这里交给她来管就行了。


“yes,madam!”新来的小狱警恭敬的敬礼,不敢在这位女长官的面前松懈一分一毫。...

⚠️暴力/yellow预警,避雷慎入


罪犯AJ×狱警RD


ooc / 双A强强 /  一发完 / 有车慎入 


一个纯图自己爽的产物,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瞎写些啥,不喜轻喷


好喜欢制服RD(涩


—————————————————————


01


“我来换班,你可以去歇着了Soarin。”


Rainbow Dash拍了拍站的笔直的警员,示意这里交给她来管就行了。


“yes,madam!”新来的小狱警恭敬的敬礼,不敢在这位女长官的面前松懈一分一毫。


女人点点头,便没再管他,视线开始扫视着食堂里的囚犯们。他们因为犯罪而被关在这里,打架斗殴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即使如今早已成为着铁栏中丧失尊严的奴隶,也照样散发着那种凶狠的气息。Rainbow Dash早已对此见怪不怪,她见过很多的罪犯,对他们的所作所为感到恶心厌恶,但她不怕他们,毕竟这里是警察的地盘儿,没什么是用电棍解决不了的,再硬的拳头也抵不过那令人瞬间瘫/软的电流。


Rainbow Dash冷脸审视着每个人,就像看垃圾一般。无论你是什么人,只要来到了这里就是阶下囚,没有自由和尊严可谈。突然,女长官的目光停在了某个地方,冷漠的玫红色眼睛里似乎出现了些不一样的情绪。


“新来的?”Rainbow Dash在心里想着,前几天她休假时来了一批新犯人,她没见过这些人,自然有点陌生。


她又不自觉的瞟了瞟那个女人,金色的长发被扎成低马尾垂在身后,一双翡翠色的眸子无神的看向前方。Rainbow Dash有些愣神,竟然觉得这灰蓝色的囚服被她穿出了一番韵味。不过,这个训练有素的女长官还是赶紧打消了自己可怕的想法,脑子里回想起自己的老师告诉过她的话:


“不要对囚犯出现任何的感情。”


Rainbow Dash机械的扭过头看向另一边,不再看那个新面孔。食堂里吵得很,到处都是死囚们说话声,讨论着今天的饭,讨论着一会要教训谁且不被狱警发现,讨论着自己的“丰功伟绩”。女长官不理会这些,只要没有真正动起手来,就算是和平的。


这里将男人和女人混在一起,至于为什么,应该只是满足那些典狱长的恶趣味。就在此时,一双不安分的手偷偷覆上了金发女人的腰/肢,打算趁着人群混乱来悄悄享受一下。








再拧断那只手之前,女人正在平静的排队等着今日的午饭,虽然那饭只比泔水好那么一点,但沦落至此,谁还会在乎这些事呢。就是在这时,身后不怀好意的大块头恶心的手抚摸上她的腰/肢,并渐渐向下游走。


金发女人狠狠的反拧过他的手,那布满汗毛的胳膊令她想吐。男人嚎叫着,本以为她是一块可口的苹果,却没想到是一个难惹的辣椒。


听到这边发生了动乱,Rainbow Dash火速赶了过来,大声的疏散了周围看戏兴奋叫好的人群,走近才发现是刚刚的那个女人。Rainbow Dash握住了别在腰间的警棍,本想像以前一样用它来解决一场斗殴事件。但金发女人见到她以后便烦躁的放开了大块头,没有给Rainbow Dash使用警棍的机会。


最后大块头和女人双双被狱警们带走。临走前,Rainbow Dash走到了女人的身边告诉她今天没有她的饭菜,就当是制造混乱的惩罚,说完便继续回到了食堂,任狱警处置那个女人。










狱警用警棍杵/着金发女人来到禁闭室,一路上没少偷看她火/辣的/身/材,女人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所以在进门前用自己那漂亮的绿色眼睛森然瞪了他一眼,吓得这个瘦弱的狱警后退了一步。不过很快恢复了成原来的样子,恶狠狠把女人推/搡/进去。


“好好享受吧先生们,你们的午饭来了。”这是狱警在关闭铁门后说的最后一句话,女人起初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可当她回过头后才发现这个房间里并非只有她一人,周围的男人们如饥饿的野兽一般看着自己,全都摩拳擦掌,企图饱餐一顿。


可他们错了,他们犯了和那个大块头一样的错误,他们这些愚蠢的人怎么知道女人的厉害,所以就在女人解决了前几个饿虎扑食般冲上来的人后,他们才知道退缩。女人的头发在刚刚的打斗中变得有些凌/乱,她抬起头看着那些男人可笑的表情,那种渴望又畏惧的表情令女人觉得很有意思。


刚刚的动乱又将那些不靠谱的狱警吸引了过来,他们骂骂咧咧的打开了门才发现这场景并非他们所想象的。四五个男人躺在地上,有的哀嚎着,有的甚至昏了过去。狱警们赶紧叫人来收拾这片残局,并又将女人带走了。










02


Rainbow Dash隔着铁栏审讯着这个令自己无比头疼的女犯人。但她查看了监控,发现这个女人真的只是正当防卫,只不过是手段有点暴力。


“Apple Jack?”Rainbow Dash拿到了她的档案,念出了女人的名字。


两人对视了一眼,女人并没有说话,Rainbow Dash只当她默认了,便继续念着她的档案。


“你因杀/害了弗利姆和弗莱姆两兄弟而入狱。”Rainbow Dash又抬头看了她一眼,Apple Jack的表情仍然是那样,平静的过分。她点点头,做出了些微弱的回应。


审讯室的氛围似乎将至冰点,令人忍不住打颤,Rainbow Dash对于审讯这类冷漠的犯人有些经验,所以便用自己的方法开始和她聊了起来。


“能跟我说说为什么吗,苹果小姐?”平日里严肃冷脸的女长官突然笑了起来,可总让人觉得这背后藏着一把锋利的刀。


“这些没有在档案里写吗,长官?”令Rainbow Dash没想到的是,Apple Jack竟然反过来问她。她摇摇头,示意她这里没有记录。


金发女人轻叹了一口气,将身子向铁栏凑了凑,歪过头来看向Rainbow Dash,“既然这里都没写,那我为什么要对您说呢?”


女人的话令Rainbow Dash愣在原地,良久,她将帽檐压低了些,自觉的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无话可说了。又这样沉默的过了一会儿,Rainbow Dash起身打开了隔断两人铁栏,不紧不慢的走到了Apple Jack的身边,“我带你回你的房间,并对刚刚那些不愉快的事情跟你道歉。”Rainbow Dash勾住Apple Jack手铐间的那条闪着银光的链子,另一只手按住了她的肩膀并俯身凑到了女人的耳边,“不过Apple小姐,我是个警察,最擅长的事就是撬开犯人们的牙关,并让他们屈服于我,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老实点!”女长官的话说的很轻,只有她们两人能听得见。Apple Jack抬起头来毫不畏惧的看向她,盯着她的玫红色眸子看了一会竟发出了不合时宜的笑声,“那我等着,等您‘撬开我的牙关’。”


Apple Jack似乎是故意的,特意将最后几个字说的极有风/情,令身经百战的Rainbow Dash都有些招架不住,她才发现这个Apple Jack简直就像个勾人的妖精,将人带入她的身边,再狠狠的/杀/掉。


“长官,你是不是有点热?否则脸怎么会红呢?”Apple Jack竟然还过分的调戏了Rainbow Dash,这令这位女长官再也忍不下去,猛牵起她的手铐就把女人拽了起来,送去了她的房间。


再待上一秒,这个女长官就不敢保证会不会对这个女犯人做点什么。










Rainbow Dash把Apple Jack房间的铁栏门锁的哗啦哗啦响,足以表明她现在的心有多乱。而Apple Jack倒是对她的样子饶有兴趣。


“我不喜欢男人。”Rainbow Dash的手因为Apple Jack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所停了下来。她迟疑的看向铁栏后的那个人,有点不明所以。


“所以当那些男人调/戏我时我会打倒他们,但……”Apple Jack凑近了一些,她又露出了一个笑容,“但如果是您这么做的话,我应该会很愿意。”女人轻笑着看着她,眼睛里流露着与刚刚截然不同的感情。


Rainbow Dash感觉自己被眼前的人撩起了一团火,她不由得把手上的动作加快了些,飞速的将门锁好,确保不会把这个妖精/放出去。


“好好待着吧。”Rainbow Dash握住一根栏杆走上前去,“你这个不听话的金发/婊/子。”









03


今晚囚犯们被一起组织起来看电影,这是监狱中难得的娱乐活动,很多人都兴奋的不得了,当然这也包括前几天那些丢失了猎物的男人们。


昏暗的放映室内,几双不安分的眼睛死死盯着前排那金色的长发,寻找着最佳的时机,打算为自己做一份美味的宵夜。


女人的离开创造了这样的机会,为首的男人与放映室角落里的一个狱警对了一个眼神,便紧跟着走了出去,后面的几个男人也渐渐离开了房间。他们紧跟在猎物的身后,看见女人的手轻捋着自己的金发,这一个无意识的动作也足以让这些男人充满那些下/流的想法。


上一次的事情仍历历在目,所以他们可不敢再轻举妄动。Apple Jack很聪明也很有力量,让人难有可乘之机。


她很聪明,那就猛/击她的后脑;她很有力量,那就用药物让她失去力气,再折/断她的四肢,让她再也不能清醒的揍人。牢笼深处,他们堵住了女人的嘴,这次似乎是一个成功的狩猎。


他们串/通了狱警,偷袭了Apple Jack,这令她没有防备的机会,成为了这昏暗房间里最/诱/人的食物。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反抗着,可嘴巴发不出任何声音,四肢也使不上力气。渐渐的她闭上了眼睛,她太累了,或许失去意识是摆脱当下痛苦的最好选择。










Apple Jack再次醒来时只觉得映入眼帘的白色有些陌生,反正监狱里没见过那么干净的地方。她意识到自己是在医务室,空气中的消毒水味非常明显。


她张张嘴巴,口腔里似乎还有隐隐约约的血/腥味。Apple Jack难受的皱了皱眉,随着意识的渐渐恢复,身上的疼痛也逐渐明显起来。


“睡了一天一夜睡够了?”


女人愣了几秒钟,将视线随着声音的方向看去,Rainbow Dash正站在一旁,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她。两人的视线交汇,互相沉默着。


“你不会再见到他们了。”良久,Rainbow Dash才开口说到,“原典狱长被革职了,我是新上任的典狱长。”女长官走近病床,皮靴的鞋跟磕在白色的瓷砖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Apple Jack仍然不说话,还是这样失神的望着她,这令Rainbow Dash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一把拍在床边的栏杆上,“你差点死了知不知道!”女长官/喘/着粗气,温热的呼吸被女人感知到。


“所以,你是在关心我吗?”Apple Jack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话,一时使Rainbow Dash有点紧张。女人将头扭过去不再看女长官,“我根本就不怕死,当我用猎枪将那两个骗子打/死时就已经知道我的结局也会和他们一样,但我不后悔,从不后悔。”Apple Jack顿了顿,“所以我早已不在乎自己会以怎样的方式死去,我反抗那些人,只是觉得很/恶/心。”


这番话又使病房内陷入了沉默。


“不,你要活着。”Rainbow Dash说的决绝,就像她有十足的把握能够留住这条卑微的生命。


但她自己也知道,她不能。


她抬头向窗外眺望着,无数的铁栏将这里包围的密不透风,囚禁着罪犯,也同样囚禁着自己。










04


Apple Jack和恢复能力惊人的好,没过几天便可以正常的下地走路,但医生说还是要养着,所以Rainbow Dash也为她放了假,免去了近几周的内务杂活,把她带去食堂帮厨。女人很聪明,很快便熟悉了流程。


这几天她的心情确实有在慢慢变好,正如Rainbow Dash所说的她再也没见到那些男人和其他人模狗样的狱警,这个女长官还真是有些本事。


晚上,Apple Jack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打算休息,却又听到了那熟悉的脚步声,Rainbow Dash似乎在巡视着各个房间。最后,不出Apple Jack所料,脚步声消失在她的铁栏门前。


“还没睡?”女长官询问着牢房中的女人。


“嗯,马上准备休息了。”Apple Jack散下了金发,慵懒的梳理着。


“聊聊?”女长官发出邀请。


Apple Jack没说话,只是站起来走到了铁栏门边,靠着坐下。Rainbow Dash见状也转身靠着门栏杆坐了下来。


“你看起来恢复的不错。”


“嗯,挺好的。”


“……这几天在食堂的表现不错,我想你有机会可以升去高级一点的房间,那儿的私/秘/性比较好。”


Rainbow Dash说完这话便听到身后的人笑出了声,她不解的转过头去看她,却发现那人也在看自己。


“私/秘/性很好?这难道还不算事长官您的小心思吗?”










“长官,你难道不知道你穿这件制服的样子很迷人吗?”


“是吗?”


“当然,迷人的想让我/扒/掉它。”


“那你试试,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看评)










05


Apple Jack的伤彻底好了,被调出了食堂,又开始去做那些普通囚犯们的内务杂活。


今日的Rainbow Dash仍然是那个冷漠无情的典狱长,黑着脸监管着囚犯们在绿茵场中休息娱乐。


太阳下山,铁栏对面发出机械的信号,示意户外时间的结束,囚犯们无非都抱怨愤怒的回去那昏暗的牢房,但这也只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明明可以选择光明,可却偏执的走向黑暗。


绿茵场上的人走的差不多了,Rainbow Dash才注意到远方那迟迟没有动身的女人。彼时的她站在夕阳下,金发被衬的分外迷人,她就站在那,直直的望着铁栏外的世界,那曾经属于她的世界。


“喂!0731,你该回去了!”Rainbow Dash注视了她一会,还是喊出了她的编号,做着自己本分的工作。


女人转过身来,带着笑意看她,仿佛在告诉她今天的夕阳很美。


令人意外的是,这个冷漠的女长官竟然也露出了罕见的笑脸,灿烂明媚,就像绚烂的彩虹一样。在这里,铁栏是黑色的,房间是黑色的,但她们是彩色的。


夕阳为黑色的大楼镀上一层金色的光,仿佛圣洁的神灵在为它洗礼,寒来暑往,这里的日子始终如此。










—————————全文完—————————










一些叨叨:

啊啊啊啊啊啊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写啥,纯纯的脑嗨产物,别说逻辑有问题,我写的时候就没有逻辑,大家轻点喷吧。


我是不是鸽文很久了(心虚ing

放心吧宝子们,我又杀回来了哈哈哈哈哈(猖狂











腐仙

占tag致歉

日光耀耀x星光熠熠对娃

p2是加购特典,微店前5附送,感谢@九九不归零 老师的合作!

后续会出m6,大师姐和双公主的全套娃!都有老师画的加购特典,感兴趣可以进群蹲蹲 982238089

占tag致歉

日光耀耀x星光熠熠对娃

p2是加购特典,微店前5附送,感谢@九九不归零 老师的合作!

后续会出m6,大师姐和双公主的全套娃!都有老师画的加购特典,感兴趣可以进群蹲蹲 982238089

随便起一个先吧

Peter把小马Peter头发薅了!

看有人疑惑小马Peter为什么会有头发,现在他也没有了!因为Peter把他的剃掉了

Peter把小马Peter头发薅了!

看有人疑惑小马Peter为什么会有头发,现在他也没有了!因为Peter把他的剃掉了

染

放张崔嫂

和朋友的生贺

天空点燃我的幻想,四肢弥漫着喧嚣,唯有心潭永远散发着幽香。

放张崔嫂

和朋友的生贺

天空点燃我的幻想,四肢弥漫着喧嚣,唯有心潭永远散发着幽香。

Flutter spy(小谍)

潜入计划(第七话)

做事总得有始有终

n年前没填的坑了

从高中拖到大学

突然想起来了

虽然知道可能没人关注了

但也算是给自己曾经的热情一个交代吧

——————————————————————————


茬凇款款地步入了生化实验室——除了军火库,这里就是她最喜欢的地方,看见里面忙碌的小马,心中升起了几分得意,她走到关着几只精灵飞蝇的巨大的圆柱形的玻璃容器前面,竟嗤嗤笑出了声。

“项目进行得如何?”茬凇斜靠在厚厚的玻璃上,问旁边的穿着白大褂的小马。

“是这样的长官,我们已经成功地找到了用物理方式阻断精灵飞蝇的繁殖的方法,同时制备出了让其加速繁殖的激素;至于如何做到可控性的繁殖,我们正在攻克,初步计...

做事总得有始有终

n年前没填的坑了

从高中拖到大学

突然想起来了

虽然知道可能没人关注了

但也算是给自己曾经的热情一个交代吧

——————————————————————————


茬凇款款地步入了生化实验室——除了军火库,这里就是她最喜欢的地方,看见里面忙碌的小马,心中升起了几分得意,她走到关着几只精灵飞蝇的巨大的圆柱形的玻璃容器前面,竟嗤嗤笑出了声。

“项目进行得如何?”茬凇斜靠在厚厚的玻璃上,问旁边的穿着白大褂的小马。

“是这样的长官,我们已经成功地找到了用物理方式阻断精灵飞蝇的繁殖的方法,同时制备出了让其加速繁殖的激素;至于如何做到可控性的繁殖,我们正在攻克,初步计划是要在它们的生殖器上加一个类似遥控开关一样的东西。”

“很好,加紧研究。”

“好的长官。”

几只五颜六色的精灵飞蝇在玻璃罩中毫无目的地飞来飞去,当中有几只被做上了白色叉叉的标记,相比起其他未做标记的飞蝇来说,它们好像精神略微萎靡一些;还有几只个头特别大的飞蝇,以致于它们身体的纹路和神经都像暴筋一样向外凸起。茬凇敲了敲玻璃器壁,那几只附着在上面的飞蝇便惊慌地四散开来,她笑了。斜眼瞟了一下放在试验台旁边的一箱苹果,她捡起一个投进了饲养管道,苹果落入玻璃罩里面,几只飞蝇便毫不犹豫地扑了上去,顷刻间那苹果便消失的好像从未投进过去一样——一点果汁都不会剩下。然而在吃掉苹果之后,并没有任何一只精灵飞蝇像往常那样呕出一团生殖胚。

“不仅如此,长官。”一位戴眼镜的独角兽说,“请允许我向您演示一下我们的最新成果。”

他打开了玻璃罩上的一个小门,用魔法浮出了一只体型异常之大的精灵飞蝇,将其装在了一个小巧的玻璃箱里,然后从试验台下方取出了一瓶杀虫剂,说:“请后退,长官,这可是全小马利亚最具毒性的杀虫剂。”

没有任何的顾虑,那匹独角兽对准了箱子上面开的一个小口喷射了将近一分钟的毒剂,箱子里的毒雾居久不落,而那只精灵飞蝇也仅仅是轻轻颤抖了一下,没有任何的异常。

没有任何的异常就是最大的异常。茬凇跟那匹独角兽对视了一眼,两位便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确实没令我失望。”茬凇拍了拍蹄子,之后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那个玻璃箱。

 

虽说死者的化验结果已经出来了,但是绾言仍然在为这匹小马作全身扫描,希望可以找到一些关于大川后背组织的一些线索。他猜想,背后组织的小马一定很多,单靠大脑的记忆是不可能实现将如此庞大的体系认个遍的,或许身上有什么标记或者ID,但这样想的话,不排除被凶手摘除的可能,或者他根本不是组织里的小马。

林凌问绾言,说为什么你们同样也是一个很严密的组织,却没有什么ID啥的来确认呢?绾言笑了,反问道:“你知道我们的领导者是谁吗?”

“当然不知道了。”

“露娜公主(Luna),是她在背后指导我们。”

“那这个和身份确认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想啊,露娜公主可以进入每匹小马的梦境中去,她完全可以直接与她所认识的每匹小马真正的内心对话,我们这些小马只要睡一觉就可以了。”

“那为什么露娜公主不直接找到那些乱政分子呢?她直接去梦中查出他们不可以吗?”

“理论上是可以的,但是这很难,小马利亚的小马太多是一点,她需要耗费太多的魔力;再有,即使是对于露娜公主来说,深入一匹小马的内心仍需要一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

“所以她需要你们来协助她。啊,我也想加入。”

“或许你可以跟露娜公主见一面……等一下,这是什么?”正在对尸体进行X光照射的绾言突然发现了一个什么东西,说出的话直接噎住了,他盯着屏幕上的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看了半天,然后迅速地将那个地方摆正,放大——那儿是死者的左肩皮下,一个长方形的、类似铁片一样的东西,平平地贴在皮肤和肌肉之间。

绾言绕过林凌懵圈的眼神,二话未说就将死者抬上了手术台,用解剖刀划开死者左肩上的皮肤,取出了一个黑色的,如同一快缩小了很多倍的电路板一样的东西。

就是它。

小谍此时正在为这次任务做充分的准备,包括行之有效的方案和需要带的武器,明摆着的荷枪实弹是绝对不可行的,甚至是伪装成打火机和钢笔的手枪,也有可能被搜到。为了不引人注目,她忍痛割爱般的放弃了带上自己的高帽子,为了作为补偿,她换上了一个带一小片头纱的、用一个迷你高帽做装饰的发卡,同时用更微小的通讯装置替换掉了她的标配——领结和耳麦。“哎,我感觉我好像丢失了好多东西。”小谍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老朋友”们整齐地码放在了一个小箱子里,交给了绾言,“不准给我弄丢了,它们对我很重要。”

绾言将小箱子推回给小谍,面带胜利的微笑说:“不必这样了,小谍,你尽管可以穿戴好你的装备,我有办法让你大摇大摆地走进他们的老窝。”

“谁给你的自信?”

“这个小东西。”绾言举起了蹄中的那个芯片,说,“我要立刻联系警察局,然后亲自检查先前你说你在肆铃芹菜家附近干掉的那个狙击手的尸体,如果我的猜想是正确的话,那么那匹小马的身上一定也有这个东西——现在,想办法把它粘在自己身上。你不会想在身上划道口子然后装进一片芯片去吧?”

“你确定……?”小谍唯一能做的就是半信半疑地盯着这个黑不溜秋的小东西。

 

小谍正在收拾装备,这时候林凌过来了。

“我要加入你们的特工组织。”她短促而又飞快地说,眼睛移向小谍高帽子上的那个黑桃徽章。

小谍怔了一下,然后笑着说:“我就知道你会有这个念头的。要知道……”

“这么说,我就可以了吗?”林凌开心地打断了小谍的话,然后径直扑上来搂住了她。

“停停停!”小谍瞬间觉得五脏六腑翻江倒海,眼睛耳朵鸣锣击磬,她挣脱了林凌的拥抱,“这是要有条件的……”

“尽管说就行,是不是还要去见露娜公主?”

“哎?你怎么知道的?”

“绾言告诉我的啦!”

小谍微微一笑,林凌啊你到底还是这个样子。

“不仅仅要去见露娜公主,你还要进行一次考试,如果通过的话,经过严格的训练后,你就是组织的一员了。”

“是专门分类的吧?我可没有你那样的好身手,我只是枪玩得好。”

“当然,我觉得你完全可以。这样,这次任务完成后,我带你去见露娜公主。”

“耶!”林凌再次扑到了小谍的身上……

“不要……”

 

想要用间谍卫星定位找到大川的据点绝非难事,但是想要找到进去的方法却很难。因为很奇怪,据间谍卫星方面报告,据点的防御工事非常复杂,地雷,火箭炮,等离子枪,激光炮,重机枪,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地对空导弹,要想军队进出是不可能的,因为方才说的那一些全都是全自动的,但凡是有生命迹象的东西,都会被红外线或者是雷达识别然后被各种重武器轰成灰。

所以,特种兵,飞机,坦克,导弹,潜艇,包括间谍,哪怕是你伪装得再好也没用,除非准备好足够强大的军队。

除非另有他路,否则他们自己人是怎么进出的呢?难道……方才所说的红外线和雷达可以识别绾言发现的那个小玩意儿?有必要去试一试吗?或者是用一个活靶子,在它的身上贴上那个小玩意儿,然后去试试水?让谁或者是什么去当这个活靶子呢?

任何活靶子都不是一个随随便便就可以毁灭的东西。

小谍还是决定亲自去一探究竟,这个想法遭到了所有朋友的一致反对。

林凌说:“你不能这么冒险,我们还要去见露娜呢。”

绾言说:“一定会有其他办法的,冒险很没必要。”

芹菜说:“你一定被他们关注得很紧,怕是不好实施这个计划。”

肆铃说:“用其他办法!”

小谍举双蹄表示投降,朋友们也不是没有直接把她关起来的可能,当然,他们是关不住小谍的。

“可是,情况还是很紧急的,我还是希望赶快完成任务。”小谍盯了一下腕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绾言,带他们去吃饭,我还要在这里收拾一下东西。”

“收拾了一下午了,还没完吗?”

“还没有,这次任务跟往常不一样,我需要很认真地考虑考虑。”

“之前可没见你考虑过这么多,我们还是一起吃吧。”绾言看看桌子上乱哄哄的一片,摇了摇头。

“这很重要的。”

“好吧,待会见。”

绾言招呼朋友们离开了,小谍则继续调试自己的设备,当然,她不可能认真调试的,她的耳朵现在竖得老高,直到确认绾言他们真的走了,她便悄悄地用金刚刀在窗玻璃上划了一个标准的直径为一米的圆,舔一口蹄子,轻轻地将那块漂亮的圆玻璃沾了下来,纵身一跃,飞向已是圆月高挂的夜空去了。

 

“长官,我觉得还是用手枪好一些。”酚酞建议到,抽出了军火库某个房间里的一个亮闪闪的柜子,打开后是各式各样的小手枪。

“老子就是因为这些小玩意儿丢了脸,给我找点威力大的!我还就不信了,这么大个军火库你他妈就给我搞些这个?”茬凇愤怒地猛嘬了一口烟,然后将烟屁股跺灭在蹄下。

“那……好吧,跟我来……好,这些怎么样?”酚酞指了指面前的枪架,上面有林凌用的那种巴雷特,还有火箭筒,重机枪,榴弹枪,高能激光步枪,磁轨步枪,等等。

然后茬凇很不客气地给了酚酞后脑上一蹄,火气尤大:“你想累死我啊?”

“你说要威力大点的,这威力够大了吧。”

“再找!”

“我……”酚酞敢怒不敢言,一时间无言以对。

“呵呵呵呵……”

“谁在那?!”茬凇很费力地用魔法浮起来一把磁轨枪,对准了那个传出声音的角落。

“呵呵呵……重武器是军队用的,出去遛弯可不能像拿着手电筒一样方便。”从阴影中,缓缓走出来了一匹小马,深棕而接近棕黑的体色,翼展明显高出常马的两翼,外侧黑亮而里侧晶蓝的鬃毛,左眼纯蓝瞳、右眼金黄瞳的一对异瞳眼,冷漠,但是强势,微笑,但是极寒。

茬凇认出了这双异色瞳,她赶忙放下了磁轨枪,向来者深深地鞠了一个躬,然后说道:“长官。”

这是她的上司,夏莫无奈,组织里与她亲近的的小马都直称她夏无。

“长官多不好听呐,叫夏无姐就好。”夏莫无奈嘴角微微上扬,然后扔给了茬凇一把手枪,但是与别的手枪不同,这把手枪上竟然还有一个瞄准镜,步枪才会有的那种。

“谢谢长官……啊,夏无姐——这是……”

“我称它为‘狮鹫之眼’,是很称蹄的一把手枪,或许会对你有用——只有傻子才会扛重武器出去玩。”夏无向旁边的酚酞抬了抬眉,然后一把将地上的磁轨枪捞起来架在了肩上,对准了旁边了一个弹药箱,做出了要开火的架势。

茬凇酚酞大惊失色,结果夏无又呵呵笑起来了,“怎么,我可没那么傻,抬着这么个家伙出去,后果就会像打爆这个弹药箱一样。”

夏无姐抬枪对准了远处的那一摞箱子,连开了几枪,那一摞箱子就像是被一辆汽车开足了马力撞碎了一般,木板纷飞,有些碎屑竟然抨在了墙上,深深地扎到了里面。

这种场景确实很解压。

“什么时候出去玩?”夏无姐问酚酞。

“没空玩……夏无姐……还有很多任务……”酚酞腿有点抖。

“出去干任务不就是出去玩吗?老呆在这里有什么意思呢?”夏无姐仍旧是那么笑,转身离开了军火库。

 

夜晚的风,一直在吹,天空中几乎没有佩格斯小马在飞,一些灰黑色的云朵在周围涌动着,似乎在酝酿着什么。空中浮着一些雾状的东西,那叫“夜阑”,衬得远处的坎特洛特城塔影迷蒙,月亮周围罩着一环十分模糊的光晕,一些高空的云彩甚至被折射出了几丝虹的色彩。

小谍在云彩里穿行着,一边拨开面前的云雾,一边用腕表和高帽子上的各种仪器搜查各种关于任务的线索。她尝试着联系总部,从总部的信息库里再找一些有用的信息,就在这个时候,耳麦被什么小马打开了,里面传出了绾言的声音——“我就知道你会弄这一出戏。”

小谍笑了,说:“我自有打算,你负责照顾好朋友们就好。”

“鲁莽行事不可取,你不晓得吗?”

“我晓不晓得不用你提醒,做好你自己的工作就好。”小谍随即挂断了通话,接着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又给绾言发信息道:“将所有的关于任务资料发给我,越细越好!”

在酒店里的绾言皱了皱眉头,便将他所掌握的一切资料全传给了小谍,然后摘下了自己的腕表和耳麦,给了林凌,让她密切关注小谍,并且说:“腕表会持续跟踪小谍,显示小谍的位置,我还是不放心她一匹小马去那么危险的地方。这里唯一一匹能做她的帮手的小马就是你了,带上枪,不必出现在她面前,只需要跟着她就好。”

“我……”林凌盯着绾言蹄中的各种设备,不知道要说什么。

“你不是想要当特工么?这就算是你的第一次任务了。”绾言笑笑,替林凌穿戴好了设备。

绾言其实很早就发现林凌对小谍的重要性,他本以为小谍这次去会带上林凌的,或许是因为她偷偷溜走,没机会叫上林凌吧。晚饭时溜走,这已经不是小谍第一次这样做了,只要小谍不跟朋友们一起吃饭,这里面就一定有鬼,因为她吃饭从来都会去抢着点菜,抢着买单的。

然后绾言在喝了一口汤之后就返回了他们的房间,结果发现了那个斗大的洞,马,早就没影子了。

“小谍啊果然不愧是你。”绾言哭笑不得。

本想教育教育小谍的他,却被小谍不客气的挂断了电话,除了派小马跟上,他也没别的办法,因为他也有他自己的工作。

“好的,我会努力的。”林凌点点头,带上了小谍缴获的那把很不错的AWM,装满了子弹,也径直从窗户上离开了。

 

在离据点还有不到几公里的路程,小谍明显觉得翅膀有些沉重了,但是现在下面全是海,同样也望不见什么小岛可以去停下来休息一下。

或许是寻找小岛的心思太专注了,她没有看见迎面飞过来的那个庞大的东西,等她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那个东西坚硬的外壳很不客气地给小谍的整个脸蛋来了一个kiss。

“嗷!疼死我了!”小谍捂着脑袋,这才发现了一架庞大的飞艇,耀武扬威的横在小谍的面前,仿佛在问她:“刚才那一下爽不爽?”

“喔豁,这可是个大发现。”小谍上下打量着这个没有礼貌的家伙,想找一下有没有什么窗口可以进去,好歹有个地方可以歇歇翅膀了。

刚刚发现有一扇窗户是开着的,从那里面就飞出来一支长长的东西,再一次砸了小谍的头。“这他妈有完没完了!”小谍捂着脑壳上的那个包,猛然发现那个正在往下掉的东西,不是别的,是一杆枪。

她飞快地俯冲,把它捞过来,笑了——一把气枪,模样跟普通步枪差别不大,但是有一个不小的但是轻快的枪托,开枪几乎不会有声音,更没有火花和弹壳,而威力却比步枪差不了多少,当然,这是以更短的射程为代价的。

那么这艘飞艇就有意思了。

小谍轻扇翅膀,贴到那扇窗子的旁边,竖起耳朵,听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要手枪手枪手枪!我说过多少次了!”

“可是长官……”

“你什么时候这么多‘可是’了?你要是再给我搞这一套,我直接把你从这上面扔下去。”

“是……”

小谍将腕表轻轻地伸到窗子边,连拍了几张照片,然后调出来发现这竟然是一间类似将军办公室的屋子,从桌子上摆放的国旗和墙上挂的地图来看,这是大川那边的小马。

哐当一声,那个粗生粗气的小马拉着那个诚惶诚恐的下士出了房间。小谍这才闪进了屋,首先找到了一个大衣橱,刚穿好一身衣服,眼角瞥到了窗子外面一个鬼鬼祟祟探头探脑但又有些笨拙的身影,她打了一个回旋蹲闪到了窗子旁边,伸蹄子够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然后一把将那匹倒霉的小马拖进了屋,然后她愣住了。

摆在她面前的是林凌的那张嬉皮笑脸。

小谍愣了好一段时间,突然冲向了门并锁了个严实。

“你自己来的吗?这都能找得到我?”

林凌点点头,然后摇了摇蹄子上的腕表,还是嬉皮笑脸的样子。

“绾言?”

“不错。”

“Good.”小谍也笑了,探头看见了林凌背上的AWM,“这些就够了。”

小谍摘下高帽子,放在桌子上的同时摁下了上面黑桃徽章上的一个暗格。整个帽子里面的金属装置伸缩变形,金属杆拉开,簧片的舒张和活页的舒展,高帽子就变成了一个锅形天线。小谍从下面抽出一根数据线,接在了自己的腕表上,然后她将那个黑桃徽章摘下来扔到了窗外。

然而林凌看到这一切后彻底惊呆了。

“咱们给这个大家伙来一个体查,怎么样?”小谍呲着牙,说,“啊,顺便解释一下,那个黑桃是个小无马机。哎,要是绾言或者Sky在就好了,他俩或许可以直接用这一套把整架空艇的电脑给控制住。” 

一只不想画画的鸽子
接点这种,20r+/p👉👈

接点这种,20r+/p👉👈

接点这种,20r+/p👉👈

哈哈哈haha

假如M7组成了一个女团。。。。。

队名:彩虹音爆

成员及定位:

1.余晖烁烁(Sunset Shimmer)

定位:队长,主唱

2.暮光闪闪(Twilight Sparkle)

定位:主唱,领舞

3.云宝黛茜(Rainbow Dash)

定位:全能ACE(领唱,领舞,主rap)

4.苹果杰克(Applejack)

定位:主舞

5.瑞瑞(Rarity)

定位:门面,主舞

6.小蝶(Fluttershy)

定位:领舞

7.萍琪派(Pinkie Pie)

定位:主rap

[图片]


因为真的真的很喜欢M7😜😜😜,也经常想过M7变成女团是什么样子,之......

队名:彩虹音爆

成员及定位:

1.余晖烁烁(Sunset Shimmer)

定位:队长,主唱

2.暮光闪闪(Twilight Sparkle)

定位:主唱,领舞

3.云宝黛茜(Rainbow Dash)

定位:全能ACE(领唱,领舞,主rap)

4.苹果杰克(Applejack)

定位:主舞

5.瑞瑞(Rarity)

定位:门面,主舞

6.小蝶(Fluttershy)

定位:领舞

7.萍琪派(Pinkie Pie)

定位:主rap



因为真的真的很喜欢M7😜😜😜,也经常想过M7变成女团是什么样子,之后也一直会更新这个女团系列😁😁😁,多多关注哦😊

不想学习
已婚,谁赞成谁反对

已婚,谁赞成谁反对

已婚,谁赞成谁反对

Doris(桃丽丝🦇

花一个半小时做的视频

手书(?)

summary:我不会忘了我作为超级英雄的职责👉👈

花一个半小时做的视频

手书(?)

summary:我不会忘了我作为超级英雄的职责👉👈

小亦eki
浅浅摸一下 小蝶是一款我的童年...

浅浅摸一下

小蝶是一款我的童年女神🥺🥺

浅浅摸一下

小蝶是一款我的童年女神🥺🥺

小沫 love暮暮(卿柒沫)
这叫一个神似(世另我/bush...

这叫一个神似(世另我/bushi)

第一次看G5的时候,看到这里,我就突然想到了安娜(睡醒同款发型)

这叫一个神似(世另我/bushi)

第一次看G5的时候,看到这里,我就突然想到了安娜(睡醒同款发型)

神无我有

【MLP】虹林檎夫妻相性一百问

1.请问您的名字?

AJ:Applejack

RD:Rainbow Dash,这还用说吗

2.年龄?

AJ:都是成年马

RD:没错!

3.性别?

AJ:唔..都是女孩,不过经常有人怀疑我们的性别..

RD:虽然我超级帅气炫酷身手不凡勇敢无畏.....但我是女孩

AJ:(笑)

4.性格?

RD(突然飞上天):勇敢无畏!

AJ:苹果杰克绝对是你们最可靠的朋友...不过我有时候有点儿倔 ( RD:有点儿..? )

5.对方的性格?

RD:她简直倔得像头骡子!呃..无意冒犯..不过还是很可靠的,而且还是一个死妹控...(小声)其实我喜...

1.请问您的名字?

AJ:Applejack

RD:Rainbow Dash,这还用说吗

2.年龄?

AJ:都是成年马

RD:没错!

3.性别?

AJ:唔..都是女孩,不过经常有人怀疑我们的性别..

RD:虽然我超级帅气炫酷身手不凡勇敢无畏.....但我是女孩

AJ:(笑)

4.性格?

RD(突然飞上天):勇敢无畏!

AJ:苹果杰克绝对是你们最可靠的朋友...不过我有时候有点儿倔 ( RD:有点儿..? )

5.对方的性格?

RD:她简直倔得像头骡子!呃..无意冒犯..不过还是很可靠的,而且还是一个死妹控...(小声)其实我喜欢她的人妻属性。(AJ:云宝黛西!!)

AJ:平时总是很好斗的..还喜欢赢,有时候非常孩子气

6.什么时候在哪相遇的?

RD:那是我第一次去买苹果汁....我问有苹果汁卖吗?

AJ:我说没有。

7.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AJ:直率,孩子气的..(笑着看向RD)非常可爱

RD:觉得很朴实,帅气...不过没我帅啊哈哈哈哈

8.喜欢对方哪一点

RD:....人妻属性。(AJ:你有完没完?)

AJ:只要是云宝我都喜欢

9.讨厌对方哪一点?

RD:她老是不肯承认我是攻!!

AJ:明明我才是攻!虽然黛西有许多缺点(RD:嘿!),但我都喜欢

10.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RD:....当然好了,虽然她掰手腕掰不过我(AJ:你也就这一项比得过我了甜心....)但是...(小声)我最喜欢AJ了。

AJ:啥?

RD:没有!

11.怎么称呼对方

RD:AJ或者阿杰

AJ:黛西,但是最常叫的是云宝,或者甜心,生气的时候会大叫云宝黛西,比如她比不过我耍赖的时候

RD:苹果杰克!

12.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RD:炫酷帅气超级无敌云宝黛西

AJ:你够了吧!我倒希望她能叫声老公来听听 ( RD:...谁是你老婆!还有我是攻!!!)

13.把对方比作动物

AJ:...呃...你知道我们都是小马,对吧?

RD:骡子。

14.如果送对方礼物,你会送什么?

AJ:唔...这个嘛,一条毯子?

RD:...送自己?

AJ:别这么自恋,甜心

RD:可是这是世界上最棒的礼物了,谁会不喜欢我呢?!我,我啊!

15.希望得到什么礼物?

RD:我希望她能诚实一点,承认我是攻。

AJ:什么破楼主,就知道写攻受问题,还有我可是很诚实的!我是攻。

RD(以惊人的力气壁咚了AJ,吻了上去)

AJ(脸红):...唔,放开..

RD:现在你承认我是攻了吗

所谓的人妻属性啊..

16.对对方有什么不满么?是什么事情?

RD:她比赛老是赢我!

AJ:那是靠实力赢的!至于云宝么...有时候太冲动了...好吧一直都很冲动

17.自己有什么毛病?

RD:如你所见我唯一的毛病就是没有毛病...

AJ:倔起来谁都阻止不了

18.对方有什么毛病?

RD:太倔强是一个死妹控有时候极不诚实!!

AJ:不带你这样玩的!...云宝黛西的毛病就是太自恋了,还是个死傲娇

RD:才没!(如你所见...)

19.对方做什么会让你不满?

AJ:当我们要战斗的时候她总是太冲动了,还有太耿直...(笑)不过我喜欢。

RD:她!老!是!赢!我!

20.你做什么事会让对方不快?

RD:...不会..我想想...除了有一次她请我去参加派对,那时候我正在读一本无畏天马第22遍

AJ(笑):除了赢你还有什么?黛西?

21.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RD:达到...达到...(脸红)我可以不说吗?

AJ:听你的,那就不说吧

22.初次约会在哪里?

AJ&RD:你知道我们都不喜欢那种少女心之类正儿八经的约会,唯一会去的是家族聚餐和朋友们的派对

AJ:非得说有什么“约会”,云宝天天到甜苹果园来,我想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已经够长了

23.当时的气氛?

AJ:唯一一次郑重地单独邀RD出来是为了拆谷仓。(楼主:这叫什么约会...)

AJ:你还想不想听?(想想想!)当时的气氛异常激烈,她甚至使出了彩虹音爆

RD:像我这样的大英雄那还不是随随便便的事...还记得那时暮暮简直快疯了,她还以为我们吵架了呢。

(那是不可能的,TS只是一个神助攻。)

24.进展到何种程度?

RD:阿杰说云宝你可真是好身手啊!我回答那是当然的

AJ:你说的跟题目有关么..事实上拆完谷仓我们就去帮萍琪准备野餐了

25.经常约会的地点是哪里?

RD:甜苹果园,帮她摘苹果。

AJ:你确定?你明明大部分时间都在忙着睡觉,下次再这样偷懒我就不帮你削苹果了。

RD:好啊,我才不稀罕,那我吃水果罐头好了,随便你。

AJ:哦呦,你自己一个人开得了罐头吗?

RD:帮我开下罐头是会死吗!!啊,我真的生气了,再这样说我也不帮你做苹果派了!

AJ:帮我做啊!!好吧既然你要这样的话那我再也不做苹果汁给你喝了!!

RD:做给我喝啦!!!!!!!

26.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准备

AJ:跟萍琪一起筹划她的生日派对

RD: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送给她(看了一眼AJ)嗯...也不是最好的

27.谁先告白的

RD:我壁咚了AJ说苹果杰克我喜欢你,虽然有时候你确实比我酷20%.....但是被她反咚了。

AJ(笑):然后我说我也喜欢你,云宝黛西。

28.您有多喜欢对方?

RD(笑):阿杰是很酷的人呢,我喜欢很酷的人

AJ:我永远都喜欢你,dashie.

29.爱对方吗?

AJ(吻RD额头):爱

RD:嗯,我也是,最喜欢AJ了

30.对方说什么会让你没辙

AJ:她哭的时候会让我没辙。

RD:我想先上山探路,她说我们要一起上去。

31.如果对方有变心的嫌疑

AJ:黛西不会变心的,我相信她。

RD:毕竟我可是忠诚和谐之元。

32.能原谅对方变心吗?

RD:不能!我的人不允许别人碰

AJ(垂眸):我不会变心的,sugarcube.

33.约会对方迟到一小时怎么办?(总算有一道正常题了)

AJ(笑):迟到一分钟就是一次的话...

RD(突然脸红):闭嘴Applejack!!

34.对方性感的表情(收回我刚才的话,这都什么鬼题目)

AJ:像一个孩子一样向我撒娇求我陪她玩,难得的卖萌(笑)

RD:AJ你还真敢说啊...我觉得AJ最性感的表情就是有一次我飞到她家去了,当时她刚刚洗完澡还没穿衣服...(楼主:可是你们平时穿衣服吗?RD:就你话多!)当时她吓了一跳,然后脸红了

AJ:云宝黛西你给我等着。

35.最喜欢对方哪个部位?

RD:你那迷人的双眼

AJ:?

36.在一起最心跳加速的时候?

RD:看AJ发现她正一脸宠溺地看着我

AJ:她练习飞行技巧却不小心撞到我身上

37.做什么事最幸福?

AJ:最幸福的事是那一次我们一起进行落叶长跑

RD:对,虽然我们一直分不出谁更厉害,但是我喜欢AJ这样的对手

38.你曾向对方撒过谎吗?你善于撒谎吗?

AJ:没有,毕竟我是诚实之元

RD:是诚实之元的话也没办法了,毕竟是诚实之元啊

39.认为你的情敌是?

RD:哈?怎么有人敢跟我当情敌?老子一枪毙了他!

AJ:黛西这么受欢迎有情敌也很正常吧,不过我倒是无所谓这个,只要我们相爱就好

40.曾经吵过架吗?

AJ:我们经常意见不合

RD:事实上我们很少统一意见

41.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AJ:意见不同的时候就会吵,比如我们上次演出她想把舞台剧改成云宝个人秀的时候

RD:就应该是云宝个人秀!

42.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RD:她当然会了,毕竟我又酷又帅,还... ...(AJ休想甩掉我!!)

AJ:...

43.什么时候感觉自己被爱着

RD:难过的时候AJ一直在安慰我

AJ:为了分出谁是铁小马粘着我要我跟她比的时候

RD:其实只是觉得跟AJ比赛的时候就很幸福

44.您的爱情表现方式?

RD:苹果杰克,你想不想以我女朋友的身份名垂千古?

AJ:名捶什么鼓?

45.什么时候会让你觉得对方已经不爱你了

RD:捉弄了一下小萍花被AJ揍了。

AJ:你还好意思说!干嘛要强迫她叫你姐夫!!

46.与对方相配的花?

AJ:我不太了解花,但说到苹果...

RD:噗...我倒觉得阿杰有时候就像苹果一样诱人呢..(诶好...等等什么鬼??)

47.有互相隐瞒的事吗?

AJ:...没有,苹果杰克从不说谎。

RD:除了有时候她觉得自己能解决某些事情(其实不能。)解决不了还要逞强的时候。(停顿。)不过小AJ,我绝对有能力保护你~因为我是那么勇敢无畏帅气炫酷...(停停停)

48.您的自卑感来自?

AJ:没有自卑感,这样就很好。

RD(笑):我也觉得

49.关系是秘密的还是公开的?

萍琪(话说你是从哪儿来的啊!!):当然是公开的啦!!鬼都看得出来了!天天在我们面前秀恩爱 (哼) 有一次我听到她们的对话..云宝说阿杰你腰酸腿疼的昨晚干什么去啦?阿杰说干...(AJ&RD:闭嘴!!!)......

萍琪:朋友们,你们相信吗?还有一次我看见她们在谷仓里...嘿,是谁一直在放这些气球?

楼主:我还不信呢..说一下详细经过啊!

众:这真的是100问吗??!打死楼主!!

50.你觉得与对方的爱能否持久?

RD:当然能!

AJ(笑):我爱你,dashi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