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m

22.4万浏览    3834参与
九思

资源

拿走不谢

挂了私我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4XI408_wv_MlOa7hHqjsDQ 提取码:rd9s

拿走不谢

挂了私我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4XI408_wv_MlOa7hHqjsDQ 提取码:rd9s

柒柒鸭

写文这么久宝贝们给的感动

不一一艾特

但很感谢你们吖.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写文这么久宝贝们给的感动

不一一艾特

但很感谢你们吖.











故城萧萧🍃

第十九章

        无垠的黑暗,阴冷的空气,还有惊悚的诡笑声在程皓耳边回荡。

  程皓看见一张张熟悉的脸在周围的空间里不停地浮现,空灵的声音在空间里回响着。

  程恩严肃地看着他:“程皓,这个阿姨以后就是你的妈妈了,小狄就是你的弟弟了,以后不许你再打听你妈妈的消息。”

  于彤(后妈)扯着嘴角一脸苦口婆心道:“小皓啊,你怎么这么不懂事,你要是跟我作对,你妈妈可没有好日子过。“

  程狄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爸爸更喜欢的是我,你跟你妈妈一样,都会被爸爸抛弃。”

  “离你爸爸远点!”

  “爸爸,哥哥又欺负我!...

        无垠的黑暗,阴冷的空气,还有惊悚的诡笑声在程皓耳边回荡。

  程皓看见一张张熟悉的脸在周围的空间里不停地浮现,空灵的声音在空间里回响着。

  程恩严肃地看着他:“程皓,这个阿姨以后就是你的妈妈了,小狄就是你的弟弟了,以后不许你再打听你妈妈的消息。”

  于彤(后妈)扯着嘴角一脸苦口婆心道:“小皓啊,你怎么这么不懂事,你要是跟我作对,你妈妈可没有好日子过。“

  程狄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爸爸更喜欢的是我,你跟你妈妈一样,都会被爸爸抛弃。”

  “离你爸爸远点!”

  “爸爸,哥哥又欺负我!”

  “程皓,给我回房间面壁思过,不想清楚就别吃饭了!”

  狰狞的,满怀恶意的嘴脸不停地充斥在空间里,带着寒意的声音仿佛要钻进程皓的耳朵里,程皓摔坐在地上,眼泪已经从眼角滑落,他捂着耳朵,紧闭着双眼,却仍是没办法抵挡,“啊!”程皓忍受不住,大声地吼了出来。

  程皓坐在床上,大口喘着气,汗珠已经从额角落下。

  “皓皓,怎么了,是做噩梦了吗?”苏凉被程皓的吼叫弄醒,伸手把小孩抱进怀里。

  “哥哥……呜呜呜……”程皓惊魂未定地哭了起来。

  “没事了皓皓,哥哥在这呢。“程皓柔声说道,手轻轻抚着小孩的背。

  “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对我……我什么都没做……“程皓如今又想起了那一天,站在楼梯上的自己,突然被一股力气从后背推来,还好只是轻微脑震荡。

  “皓皓乖,只要有哥哥在,以后不会有人欺负皓皓了。“

  “嗯……“程皓感受着苏凉胸口的温暖,紧紧抱着这个照亮了自己的生命的宛若太阳的人。

  “那我们早点起床,一起散散步去学校好不好?”

  “好……”

  吃完早饭,苏凉牵着背着小书包的程皓下了楼,走在去学校的路上,清晨的阳光和煦地洒在他们的脸颊上,勾勒出迷离的弧线,与亮白的皮肤交织出绝美的光影。

  “哥哥,走路比开车好玩多了,以后我们都这么去学校吧。”快到学校的时候程皓说道。

  “好啊,你上学比哥哥早,以后哥哥送你到学校再去自己的学校。”苏凉摸摸程皓的头。

  “不过上学的时间好难熬啊,我一天有将近八个多小时看不到哥哥。”

  “到了,那皓皓走之前亲一下哥哥好不好。“苏凉半蹲下,程皓挠了挠头,看了看周围,人不是很多,快速在苏凉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往学校里跑去。

  “慢点……“苏凉看着程皓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才慢慢往回走。

  下午的时候,天色突然变得黑压压的,闪电伴随着雷声在天际滚滚而来。天空下起了滂沱大雨,仿佛要淹没这个城市。

  苏凉心想只能打的了,不然要淋成个落汤鸡。因为程皓是四点半放学,苏凉四点钟就下了楼,却始终打不到的,苏凉点了允许拼车后,才打到了一辆快车,车上还有一个女的。

  “你们俩都是去江海小学的,都是去接小孩的吗?“司机缓缓启动了车,问道。

  “嗯。“两人不约而同地回道。

  “你弟弟几年级了?“女生问道。

  “上五年级呢。“

  “真巧,我弟弟也五年级,待会可以一起认识一下呢。“

  “嗯。“苏凉淡淡道。

糯米团子

小狼狗的漫长追妻之路(年下)

  • 第二十五章


做过一次之后的贺庭越发的宠江暮云 俩人依旧过着自己甜甜的小日子。


江暮云坐在电脑前无所事事,突然想登陆小号看看,小号加了一些圈里的群和朋友,江暮云自从约了贺庭后就没再登过。


刚一登上去就收到私聊消息,来人是他的圈内朋友,江暮云刚入圈的时候他们就认识了,一直断断续续的聊到现在。


“小云云啊~圈子里这几天有个聚会你去不去?”


“什么聚会。”


“就在临海市,咱们附近,这周五,好多大佬都去呢!”


“不去。”


“去...

  • 第二十五章

 

 

做过一次之后的贺庭越发的宠江暮云 俩人依旧过着自己甜甜的小日子。

 

江暮云坐在电脑前无所事事,突然想登陆小号看看,小号加了一些圈里的群和朋友,江暮云自从约了贺庭后就没再登过。

 

刚一登上去就收到私聊消息,来人是他的圈内朋友,江暮云刚入圈的时候他们就认识了,一直断断续续的聊到现在。

 

“小云云啊~圈子里这几天有个聚会你去不去?”

 

“什么聚会。”

 

“就在临海市,咱们附近,这周五,好多大佬都去呢!”

 

“不去。”

 

“去吧去吧,就当陪我了,我好想去的,求你了求你了咱们也好久没见面了,来吧来吧,对了,最近都怎么不见你上线呢?你找到主了?”

 

“云云求求你了,陪陪我吧!”

 

“没有,和男朋友在一起。”

 

“他也是圈里人?”

 

“嗯。”

 

“哇塞,行啊你,江教授都被人收了啊?帅吗?我能看看吗?那他去不去聚会?你带他一起去吗?”

 

“不去。”

 

“哦好吧,这周五晚上8点,邂逅酒吧,我等你啊。”

 

看了一眼江暮云就下线了。江暮云没办法拒绝这个朋友,当年他被人骗,被人欺负到想轻生的时候,都是他在电脑屏幕的另一边支持着他,他们也出去见过几次,还是很聊得来,这个朋友很可爱,这么多年也没求过他什么,倒是自己以前总麻烦人家。

 

江暮云还没想好怎么和贺庭说,贺庭一向不喜欢这种场合的,要是让贺庭知道他去参加这种聚会贺庭肯定不会同意的。

 

“哥,实践吗?”贺庭拎着菜从外面回来笑眯眯的看着江暮云。

 

“我明天晚点有点事,得出去。”江暮云走过去接过贺庭手里的菜。

 

“一个聚会,朋友让我陪他去,挺好的朋友我没办法拒绝。”

 

“噢,行,那我一会轻点,不影响你明天行动可以吗?求求了哥哥”

 

江暮云扶额,怎么一个两个都喜欢求求了,一抬眼对上贺庭可怜巴巴的眼神。

 

“我考虑考虑?”还没等江暮云说完,贺庭转身给了江暮云的一个背影,孤独的走向落地窗前,像是一只被抛弃了的大狗狗。

 

“好好好。吃完饭好吗?”江暮云妥协。

 

然后江暮云就看到那条可怜兮兮的大狗狗奋起一蹦瞬间转变成大灰狼,大灰狼死死盯着小白兔,露出一颗小虎牙,咧着嘴笑:“我去给哥哥做好吃的,养胖胖吃肉肉!”

 

“额.....”你别这么说话。

 

江暮云总有一种投身进狼窝的感觉。

 

贺庭和江暮云的手艺都很好,只不过平时俩人在家,贺庭舍不得让江暮云动手。贺庭动作迅速,3菜1汤很快就做好了。

 

吃完饭贺庭又主动承包洗碗这一项,他说他希望等他洗好碗,能看见哥哥浑身洗的香喷喷的趴在床上等着他。

 

 

江暮云“.....”



——————————————————————————————

评论=动力


 

 

三哥擦浪嘿哟

2.4

(2.3会在番外里头)

「」“我给你上点药。”

「」“嘶,,,好。。。”

「」其实吧,乔杉这次也是下了黑手了,他不太喜欢有这种傲慢态度的人。

「」乔杉尽管不太喜欢顾勋,但是上药的时候手还是很轻的。这可能跟他的性格有关吧,乔杉是一个很温和的人。同样也许是因为家里有一个闹翻天的弟弟,或者是一个对自己要求很严格的哥哥。上药总是那么频繁,也知道,上药没上好得有多痛。

「」“哎,你感觉怎么样啊?”顾勋尽管疼的皱着眉头,但是还是想问个的答案“emmmmm,怎么说吧?还好。”乔杉又拿起另外一瓶药“只是我可能不太喜欢你的性格。”“啊?什么性格你不太喜欢我什么性格?”听到这句话,顾勋一下子猛的扭头转向...

(2.3会在番外里头)

「」“我给你上点药。”

「」“嘶,,,好。。。”

「」其实吧,乔杉这次也是下了黑手了,他不太喜欢有这种傲慢态度的人。

「」乔杉尽管不太喜欢顾勋,但是上药的时候手还是很轻的。这可能跟他的性格有关吧,乔杉是一个很温和的人。同样也许是因为家里有一个闹翻天的弟弟,或者是一个对自己要求很严格的哥哥。上药总是那么频繁,也知道,上药没上好得有多痛。

「」“哎,你感觉怎么样啊?”顾勋尽管疼的皱着眉头,但是还是想问个的答案“emmmmm,怎么说吧?还好。”乔杉又拿起另外一瓶药“只是我可能不太喜欢你的性格。”“啊?什么性格你不太喜欢我什么性格?”听到这句话,顾勋一下子猛的扭头转向乔杉,也顾不到什么痛了?“你这么激动干嘛?是我打的不够疼吗?我可能对你的印象是有点高傲吧,我不太喜欢这种人”乔杉继续自顾自地擦药。“不是,那是你们了解我。我没有那么高傲的”要是真的高傲,那我为什么不去当主啊?这个乔杉也不想。“也许吧”

「」“现在已经九点半了”乔杉抬起手表看了一下时间。“那什么我就先回去了。”看乔杉真的要走,顾勋连忙叫道。“乔杉!”乔杉停步回头“怎么了”“我们。。。。还会有下一次吗?”顾勋微微把头埋到被子里,只露出两只大大的眼睛。

「」有点可爱是怎么回事?这个人好像也没有我想的那么讨厌。

「」有意思。。。

「」乔杉浅笑“可能吧。打我电话吧,我走了,你好好养伤吧。”

「」“啊,好,再见,后会有期。”

「」听到门上锁的那一瞬间,顾勋觉得整个人都处于兴奋的状态。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对吧,乔杉。

所有孤独的行星终会相遇
🌈学习群群宣 “不努力,是会...

🌈学习群群宣

“不努力,是会被合并同类项的”

“努力,是会被提取出来的”

“If you don't work hard, you will be merged into the same category”

“Effort will be extracted

🌈学习群群宣

“不努力,是会被合并同类项的”

“努力,是会被提取出来的”

“If you don't work hard, you will be merged into the same category”

“Effort will be extracted

所有孤独的行星终会相遇
🌈学习群群宣 “不努力,是会...

🌈学习群群宣

“不努力,是会被合并同类项的”

“努力,是会被提取出来的”

“If you don't work hard, you will be merged into the same category”

“Effort will be extracted

🌈学习群群宣

“不努力,是会被合并同类项的”

“努力,是会被提取出来的”

“If you don't work hard, you will be merged into the same category”

“Effort will be extracted

蒂拇

視 頻 ʚ❤ɞ

加🐧1249401618


種类多样全整理過了。


国内/国外的mf🎉mm☘ff💞fm。详细私💌我了解也可٩(๑^o^๑)۶

加🐧1249401618


種类多样全整理過了。


国内/国外的mf🎉mm☘ff💞fm。详细私💌我了解也可٩(๑^o^๑)۶

所有孤独的行星终会相遇
圈内学习群 这是一个管理严格的...

圈内学习群

这是一个管理严格的学习群。群内每一个党员会负责每一个人,学习是一个严肃而神圣的事情。我相信你对未来有着美好的憧憬,并愿意现在开始努力。那么就加入我们吧。

We will always believe that all the lonely planets will meet.All the beautiful dreams will shine again.All who are worthy...

圈内学习群

这是一个管理严格的学习群。群内每一个党员会负责每一个人,学习是一个严肃而神圣的事情。我相信你对未来有着美好的憧憬,并愿意现在开始努力。那么就加入我们吧。

We will always believe that all the lonely planets will meet.All the beautiful dreams will shine again.All who are worthy will be given and truly loved.

稻米

【我很乖的】第八十九章

  emmmm,这个,那个,嗯,关于完结呢,我是怕我再不完结,你们就活不到我完结的那一天了。

[图片]

  emmmm。

  但是,好像真的有那么一丢丢的草率。

  那完结就先放着吧。

  嘿嘿。

[图片]  第八十九章:这报应来的我措手不及(五)

  林末凡身上带着伤,不认识路,眼睛被残余的泪水模糊了视线,他只好漫无目的地往前奔。

  楚昱跟着小孩的步伐追了出去。

  皇宫毕竟是皇宫。

  皇宫里的人弯弯道道很多,路也一样。

  林末凡看着前面岔来岔去的路口,愣了一下,选择恐惧症瞬间就出来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

  卧槽?

  “咻~啪。”跟着小孩后面不紧不慢...

  emmmm,这个,那个,嗯,关于完结呢,我是怕我再不完结,你们就活不到我完结的那一天了。

  emmmm。

  但是,好像真的有那么一丢丢的草率。

  那完结就先放着吧。

  嘿嘿。

  第八十九章:这报应来的我措手不及(五)

  林末凡身上带着伤,不认识路,眼睛被残余的泪水模糊了视线,他只好漫无目的地往前奔。

  楚昱跟着小孩的步伐追了出去。

  皇宫毕竟是皇宫。

  皇宫里的人弯弯道道很多,路也一样。

  林末凡看着前面岔来岔去的路口,愣了一下,选择恐惧症瞬间就出来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

  卧槽?

  “咻~啪。”跟着小孩后面不紧不慢追着的楚昱,伦圆了胳膊就甩了一藤条。

  他笑着说:“来,继续跑。”

  “嗷!”林末凡捂着身后被抽到的地方往旁边一跳,要不是实力不允许,他能一蹦三尺高。

  眼下也不管什么选择恐惧不恐惧症了。随便捞了条路就开始狂奔。

  楚昱唇角上扬的弧度越来越大,他挥了挥手里的藤条,追了上去。

  饶是能让人大汗淋漓的跑步,楚昱也没跑出一副狼狈的样子。这也大抵是因为有着武功底子的缘故。

  反观林末凡就不一样了。

  跑几步就摸一下身后一跳一跳的伤处。有时候因为回头看了一眼而耽误了速度,还被楚昱见缝插针地抽了几藤条。显得有些狼狈。

  林末凡内心泪目。

  妈的,这瓜娃子怕不是体育老师派来的。

  凉亭处。

  君末凡和其他三人围着一张桌子坐着,手边放着茶,在聊着什么。

  隔老远就听到小孩咋咋呼呼的骂声:“楚昱,我他妈是掘你家祖坟了啊!你够了啊!他妈的别打了!啊!我日!你别打了!”

  在坐的几人皆是一动。萧奡枫噗呲一声直接笑了出来,墨离也是一脸笑意,穆霖旌面色如常。

  也就君炎尘脸一黑,脾气就上来了。

  林末凡稀里糊涂乱跑的路线刚好经过凉亭这里,但他一开始没发现,急匆匆的跑过了,后来看到边上守着的一排一排的下人才反应过来。

  他一个翻转,跑到一排下人身边窜来窜去,就怕被楚昱抽到。

  “咻咻咻。”楚昱看到君炎尘他们就停了下来,拿藤条在空中画着圈,也不去管小孩自顾自的胡钻乱蹿,就淡淡地看着他。

  “呜呜。”林末凡看了眼跟自己拉开距离的楚昱,瞅着离自己最近的君炎尘,就扑了上去,在人怀里拱了又拱,委屈巴巴的告状:“皇兄,他,他欺负我。”

  哪曾想君炎尘并没有哄他,而是挥起了巴掌:“满口污言秽语,谁教的?”

  林末凡不敢置信他都差不多可以算是被人追着砍了十几条街了,回过头来居然被君炎尘打了?

  但身后一波一波传遍全身的疼痛却不假。

  “呜呜!”现在是哭的更委屈了。林末凡想都没想就从君炎尘怀里钻了出来,也好在君炎尘没用多大力气按着他,很容易就挣扎出来了。

  本着墨离最温柔,最好说话的原则,他就捂着脸往人墨离怀里扑,边在人怀里拱还边哭:“呜呜,阿狸,他们欺负我。”

  “咳咳。”墨离尴尬地拿拳头放在唇边,看着扑到穆霖旌怀里拱的人,笑了。

  “呜呜,阿狸?”林末凡拱了半天也没见墨离哄他,一脸凶巴巴地就抬头。

  结果就看到了面无表情,手里端着茶杯慢慢品着的穆霖旌。

  林末凡:???

  这他妈是扑错人了?

  我屮艸芔茻?

  穆霖旌明显感受到小孩软乎乎的身子一疆,颤颤巍巍的就想起来,知道小孩怕他,便也不拦着,可小孩却是往外拱了好几次都没拱出去。

  他额间青筋突突直跳,一把擒住了小孩的一只手,将人往怀里带了带,语调平平:“别乱动。”

  林末凡内心咆哮,表面委屈。我他妈也不想乱动啊,更不想被你抱着,可我他妈腿吓软了!根本站不起来啊!

  好丢脸。

  林末凡心一横,不管了,捂着脸就埋到穆霖旌怀里,挺尸,小身子颤颤巍巍,吓的。

  小孩露出来的耳朵渐渐变了颜色,越发的红,温度也渐涨,穆霖旌拿手指捏了捏,意外好的手感让他心情甚为愉悦。

  君炎尘扫了眼小孩,看向楚昱,开口问:“怎么回事?”

  “没什么。”楚昱一脸笑意,几步走到石桌边坐下了。

  石桌很大,楚昱坐的离小孩并不是很近。

  他将藤条往桌上一甩,接过下人递上来的茶杯,慢悠悠的端了起来:“跟小孩玩儿呢,结果玩不起了,就开始耍赖。”

  林末凡:……

  本来,如果楚昱不知道爸爸这个词的意思的话,他还可以告状说是楚昱欺负他,可关键是楚昱这鳖孙儿好像知道了。

  告状的话底气不足啊卧槽!

  穆霖旌跟楚昱较为熟悉,听懂了话里的意思,他放下茶杯,对着怀里的小孩薄唇轻启:“怎么回事?”

晓晓

分享

三个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IrFwJkGQ7kopZUiXN-L52Q 提取码:qDHq

三个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IrFwJkGQ7kopZUiXN-L52Q 提取码:qDHq

云里风

【原创/耽美】非典型包养5

sp❗sp❗sp❗


这章必须叫非典型!高光!高光!高光!


文子旭:惊不惊喜?意不意外?(ง ˙o˙)ว


sp❗sp❗sp❗



这章必须叫非典型!高光!高光!高光!



文子旭:惊不惊喜?意不意外?(ง ˙o˙)ว




糯米团子

这光怪陆离的尘世间我只想要你

@薛夫人. 小可爱的点梗来啦!写的不好莫多怪罪。


娱乐圈设定⭕

❗❗❗某小圈文预警

化妆间sp预警

字数3500+

一发完

退出娱乐圈的影帝大佬攻x清冷淡然犟脾气受


周辰x魏景华


—————————————————————————————


某大ip剧正在江洲古镇上火热的拍摄中,当初选角的时候可谓是搞得全网皆知,魏景华凭借着天生清冷淡雅的气质坐稳了男一号,只见魏景华从保姆车上下来,身着白色衬衣黑色西装裤,外面穿了件深蓝色的大衣,那是陈正导演第一次见魏景华,公子如玉,风度翩翩形容他绝对不过分,举手投足都彬彬有礼,既不过分亲热又...

@薛夫人. 小可爱的点梗来啦!写的不好莫多怪罪。


娱乐圈设定⭕

❗❗❗某小圈文预警

化妆间sp预警

字数3500+

一发完

退出娱乐圈的影帝大佬攻x清冷淡然犟脾气受

 

周辰x魏景华


—————————————————————————————


 

某大ip剧正在江洲古镇上火热的拍摄中,当初选角的时候可谓是搞得全网皆知,魏景华凭借着天生清冷淡雅的气质坐稳了男一号,只见魏景华从保姆车上下来,身着白色衬衣黑色西装裤,外面穿了件深蓝色的大衣,那是陈正导演第一次见魏景华,公子如玉,风度翩翩形容他绝对不过分,举手投足都彬彬有礼,既不过分亲热又不失礼貌,只第一眼就赚足了陈导的好感。

 

今天魏景华是夜戏,换了衣服的他早早来到现场等待,魏景华作为新生代流量,不争不抢,有戏拍就好好拍戏,没戏拍就旅游放松,自出道以来都没有传出任何绯闻,凭借着一张俊秀干净的脸和过人的演技获得了大波粉丝,热度噌噌噌往上涨,可即便是这样他依旧踏踏实实脚踏实地,待人礼貌不耍大牌,对工作人员也是一视同仁,短短几个月就获得了全剧组的好评。

 

拍完戏的魏景华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酒店,推开门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周辰,一个娱乐圈人尽皆知的名字。年纪轻轻就在影视界获得了不小的成就,在事业高峰期不顾众人反对决定退出娱乐圈,打算过平静的生活。退出娱乐圈的周辰成了魏景华的专属私人经纪人,指导魏景华演戏,帮魏景华挑剧本,事无巨细。

 

周辰和魏景华是在一个地铁口认识的,那个时候的魏景华大学刚毕业,因为找不到工作无奈在地铁口卖唱挣钱,凭借着好看的皮囊魏景华很快火遍网络,周辰就是在微博热搜上看到魏景华的,魏景华和别的卖唱歌手很不一样,他唱歌的时候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即便是卖唱也不显的畏畏缩缩,淡然的就像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被人注视一样。

 

周辰只一眼就看上了魏景华,找人打听到了魏景华唱歌的地铁口便驱车赶去了,真人比视频上更好看,气质更加出众,怎么形容呢?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周辰走到他面前,摘下眼镜和口罩。魏景华皱着眉淡淡抬头,眼神从微微点不耐烦到震惊再到错愕,只一瞬便整理好情绪,周辰耐着心等待,一曲毕。

 

“跟我走吧,我保你两年内成为一名有名气好演员。”周辰看着魏景华。

 

魏景华呆呆的看了周辰几秒,收拾东西和周辰走了。反正我什么也没有,我什么也不怕,和你走没准是条正确的路。那天之后周辰果然没有让魏景华失望,魏景华搬到了周辰家,周辰亲自指导魏景华演戏,礼仪,陪魏景华看纪录片,临摹老电影,当然排除周辰生气时总是用武力解决问题,一切都说的过去。

 

一年后两人就从沙发聊到了床上,两年后魏景华也确实成了一名有名气的演员。

 

魏景华推开门看到周辰来剧组探班还是很惊喜的,毕竟周辰两年来在公众视野下出现的很少。

 

“哥?你怎么过来了?”魏景华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爱意直达眼底。

 

“想你了,来看看你。”周辰朝魏景华招手。

 

“累了吧,最近压力大吗?”

 

“还行,是有点累了。”

 

魏景华作势往周辰怀里靠,周辰侧身一躲。魏景华迷茫的看着他,周辰朝他一笑,指了指窗帘。

 

殊不知他们的所作所为早就被偷偷埋伏好的狗仔拍了下来,这位狗仔大哥尽职尽责的蹲了小半个月点,什么也没拍到,刚打算收拾东西走人就碰见了一个人,裹得严严实实的,晚上没带墨镜只漏了双眼睛,狗仔想了很久,才觉得这眼睛好像那个退了娱乐圈的影帝,不死心的人继续回去蹲点,果然让他蹲到了大料。


周辰刚从外地办事回来路过江洲打算来看看魏景华,看魏景华累成这样也没折腾他,魏景华靠在周辰怀里美美的睡上了一觉,殊不知流言满天飞,周辰和魏景华的大名也被顶上了热搜第一,爆!

 

“震惊!当红流量明星深夜约炮竟约到前影帝。”

 

“当红流量明星背后居然有一个大佬。”

 

“流量明星和退圈影帝居然深夜在酒店...”

 

配图是魏景华往周辰身上靠的画面,魏景华一大早被剧组工作人员电话吵醒,看到这个消息一个晴天霹雳,周辰面无表情的看完新闻,拍了拍魏景华的肩,“这事你别管,交给我来办今天跟剧组请一天假,不出工。”

 

魏景华点头答应,周辰收拾一下出门解决事端,魏景华躺在床上随手刷着微博动态,各种营销号通稿满天飞,粉丝和黑粉两极争锋,谁也不让谁,魏景华越看越生气,网上把周辰骂的太难听了,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魏景华穿好衣服下楼,根据图片上偷拍的角度去找狗仔,也没想到真能找到他,小狗仔拍到大料传回公司后忍不住困意便躺地上睡了,半个月都没休息好的他到现在还没醒,魏景华看着微型相机就生气,拿起相机往狗仔身上砸,狗仔被一阵刺痛疼醒,一睁眼就看到怒气值爆炸的魏景华,哪里还有翩翩公子的形象,整个就一暴怒的狮子。

 

狗仔吓的嗷嗷大叫,魏景华把相机砸碎后一脚一脚往狗仔身上踹,直到魏景华被剧组工作人员拉开,直到周辰来把魏景华拎进临时化妆间。

 

魏景华冷静下来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低着头乖巧的站在一旁不敢看周辰,周辰气的一脚踹上魏景华膝弯,魏景华一个踉跄跪倒在地,周辰不解气一样大腿侧面又踢了两下,疼的魏景华直冒冷汗,天气不冷本就穿的薄,单薄的布料也阻挡不了疼痛,尖锐的疼痛刺激着魏景华的大脑,眼眶通红又不敢去摸。

 

周辰扯了把椅子坐下,闭目养神,不想看魏景华,他从不再生气的时候和魏景华动手,生气的时候下手不知轻重,一室两人,良久都没人说话,魏景华在地上笔直的跪着,跪的膝盖生疼,一阵阵酸痛冲击着大脑,魏景华觉得自己要跪不住了,刚打算开口就听见周辰说话。

 

“过来,裤子脱了,趴这。”周辰指了指化妆台。

 

魏景华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刚迈开一步就腿软的往前倒,在魏景华觉得自己要倒地时,被一只大手扶了起来,魏景华看向周辰的眼睛,虽然平静,但还是隐隐能看到他在喷火。

 

趴好后魏景华看向周辰,“别在这,回家行吗?”

 

“不行,快点脱裤子!”

 

魏景华磨磨蹭蹭的不想脱,周辰解下皮带,对折在手里就抽下去。

 

“啪啪啪啪啪...”连着10下,十打十的力气,一点也没放水。

 

“啊——”魏景华被打的太突然,一不小心就喊了出来,反应过来后咬住嘴唇忍。

 

虽然今天他请假了,外面还有人呢,要是被人听见了,他可丢死人了。魏景华越想脸越红。

 

周辰没心思跟他耗,“脱不脱?”

 

魏景华赌气似的不说话。

 

周辰也不计较,抬头又是10下。“不是不说话?不脱是吗?看是你能忍还是我能忍?”

 

周辰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火气又被魏景华撩起来,下手也没了章法,照着屁股大腿就是一顿抽。

 

“别,别打了,我脱...我脱。”魏景华弱弱的声音传来。

 

刚说完身后的皮带果然停了,魏景华颤颤巍巍的脱下裤子,刚一碰到身后就疼的不行,倒吸几口凉气,等到把裤子都脱下来,周辰就看到腿上臀上的伤,发红发肿,严重的地方已经泛青,魏景华长的白,伤其实也就看着有点恐怖,周辰伸手摁了摁,嗯,还能挨。

 

“问几个问题,一个问题十下想好了再回答,答的我不满意就乘2。”周辰淡淡的语气从魏景华身后传来。


 

“第一个问题,我有没有告诉你不要管这件事?为什么?”

 

“有,因为.....”话音未落,10下皮带裹着风砸下来,没了衣物的遮挡疼痛更剧烈了,又不能大声喊,疼的魏景华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说!”

 

“因为他们骂你骂的太难听了,我就没忍住。”

 

皮带又一次裹着风下来,一连串的抽打密不透风,皮带挨到臀肉上先是泛白而后瞬间变红,魏景华疼的气都喘不上来,20下丝毫没有放水。

 

“因为有人骂我你就去打人吗?我就是这么教你的吗?你好歹也是个公众人物,你没被人骂过吗?演艺界的哪位没被人骂过?你一个公众人物当街打人要是被发到了网上你知道什么后果吗?”

 

“不行,骂我可以骂你就是不行。”魏景华带着浓重的鼻音说着,眼泪流在桌子上聚了一小坑。

 

又是十下皮带打下来,如果魏景华能好好感受的话是可以感受到皮带下的没那么重了,可惜他真的是太疼了,疼到眼前发黑,什么也感觉不到。

 

“景华,这么不相信我吗?以后再也不能这样冲动了知道吗?为了我也不行。”

 

“我...我只对你的事冲动....唔....对不起。”

 

周辰看到魏景华这样哪还有什么气,但又不得不教训这个小兔崽子,胆子太大了,要是被人发现了以后还怎么混。

 

“最后20下,报数忍着。”

 

周辰八分力甩下去。

 

“啪”

 

“一”

 

“啪啪”

 

“二三”

 

.......

 

“啪”

 

“啊——十五,疼——阿辰”

 

“啪”

 

“呜呜呜——二十”

 

周辰听魏景华报完最后一个数,扔下皮带就把魏景华抱在怀里,魏景华顺势搂住周辰,不说话,就只是啪嗒啪嗒的掉着眼泪。

 

周辰脱下衣服给人盖着,把人圈在怀里抱回酒店。魏景华缓过那个劲了其实也没多疼,但就是喜欢看周辰为他忙前忙后。

 

“阿辰”魏景华清唤他。

 

“嗯?怎么了?还很疼吗?”

 

魏景华摇摇头,“过来。”

 

周辰放下手里的水杯凑过去。

 

“亲亲我,亲亲我就不疼了。”周辰看着魏景华好看的桃花眼都哭的通红,吧唧一口酒亲在了魏景华脸上。

 

魏景华很是受用,周辰的吻就是药。

 

“不够,还疼,还要亲。”

 

周辰索性躺上床把魏景华抱在身上就这么一口一口的亲着,一手轻揉着他的屁股,魏景华舒服的发出小猪一样的哼唧声,魏景华折腾了一上午也累了,没多久就睡死在周辰怀里。

 

 

周辰叹了口气,看着魏景华,轻轻给他上了药,拿出手机发了条微博: 我将在未来的每一天,都热爱阳光灿烂又温柔的你。@魏景华

 

睡了一觉后的周辰精神满满,打开手机看事情发酵成了什么样,一点开就热搜就看到周辰艾特他的微博。

 

魏景华吸溜着鼻子眼睛红红的转头看向周辰,“哥~”这一声哥可谓是叫的百转千回。两行被清泪顺着脸颊流下来。

 

“哎呦,祖宗,至于吗这么感动?”

 

魏景华没理他,拿起手机打着字: 在这光怪陆离的尘世间,我只想要你@周辰

 

完。


小浔。

每日分享↓

【MM姜】↓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useCLORk6-eBlkwE_KXFPw 提取码:1qy9

【MM姜】↓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useCLORk6-eBlkwE_KXFPw 提取码:1qy9

沈沈沈琛
占tag抱歉!等你们呀

占tag抱歉!等你们呀

占tag抱歉!等你们呀

尘寰
前面没加上的麻烦再加一次。。。...

前面没加上的麻烦再加一次。。。抱歉。。。

我才发现我没打开通过手机号搜索,傻死了(捂脸/)

前面没加上的麻烦再加一次。。。抱歉。。。

我才发现我没打开通过手机号搜索,傻死了(捂脸/)

故城萧萧🍃

第七十六章

        第二天清晨,方丈在慈山的一个坟冢下葬了,南絮站在侧面的不远处,看着他们念诵着什么。有一个中年僧人轻拍着莫尘的肩膀以示安慰。下葬结束后,南絮问了一个僧人那人是谁,才知道那就是教莫尘轻功的净心大师。

  南絮把莫尘带回了客房,看莫尘还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叹了口气,坐到他身旁,把他的小手放在手心,“小尘乖,振作一点好不好?”

  莫尘抬头看着南絮,糯糯道,“哥哥,人死了真的会投胎吗?”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呢?”

  “如果是真的,那我死了就能去找方丈爷爷了,我好想他……”莫尘说着眼圈又红了。...

        第二天清晨,方丈在慈山的一个坟冢下葬了,南絮站在侧面的不远处,看着他们念诵着什么。有一个中年僧人轻拍着莫尘的肩膀以示安慰。下葬结束后,南絮问了一个僧人那人是谁,才知道那就是教莫尘轻功的净心大师。

  南絮把莫尘带回了客房,看莫尘还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叹了口气,坐到他身旁,把他的小手放在手心,“小尘乖,振作一点好不好?”

  莫尘抬头看着南絮,糯糯道,“哥哥,人死了真的会投胎吗?”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呢?”

  “如果是真的,那我死了就能去找方丈爷爷了,我好想他……”莫尘说着眼圈又红了。

  南絮无语地戳了下小孩的额头,“你这小不点,才这么点大就想着死了,方丈要是在这里,准得打你一顿。”

  “方丈爷爷才不会打我呢……”莫尘嘟起嘴小声辩驳道。

  “好了,别想那么多,只要你以后不再犯戒,好好地学习佛法,把佛法传给更多需要的人听,你方丈爷爷就会很高兴的。”

  “哦……”。

  南絮知道小孩子在敷衍,毕竟只是自制力不强的小孩子,还是需要正确的教育和引导。

  南絮把小孩按趴在腿上,手放在他屁股上威胁道,“敷衍哥哥是吧?“

  “没有……“

  南絮扯下小孩的裤子,对着白白的两个肉团盖下两巴掌,“正好还欠着二十下呢,以后再想犯戒,就想想屁股上的痛!“

  “啊!疼……“

  “疼就对了。“南絮继续扬手对着小孩屁股打了十下,可以看到小孩的臀峰已经略显红色。

  虽然很疼,莫尘却没有挣扎,只是眼泪湿润了眼眶。

  “呜呜……我以后再也不破戒了,疼……呜呜……“

  南絮却没有减轻力道,扬起巴掌继续往红红的臀峰上打去,打完了最后八下,小孩已经哭的像个泪人。

  “能记得住教训了吗?“

  “呜呜……记住了……“莫尘感受着屁股上火辣辣的疼,在心里努力地告诫自己不要再犯戒了,要精心研修佛法,成为爷爷的骄傲,成为迦音寺的骄傲。

  南絮松开了小孩,莫尘起身没有提裤子,只是捂着自己的小屁股,止不住地抽噎着,然后有点委屈巴巴道,“哥哥不给我揉揉吗……“

  南絮看到小孩这副模样也没法拒绝,拿手帕给他擦了擦眼泪,“不哭了,趴床上吧,哥哥给你揉揉,再喷点药。“

  脑海中出现系统的声音:挑战者南絮,恭喜您完成本次任务,评分为九十四分,您可随时按下传送按钮回到地府开启下一次任务,也可继续留在当前时空,等待任务时间结束自动传回。

  南絮算了算时间,后天才是任务结束的时间,心想自己的任务效率还挺高。

  南絮给小孩红红的臀轻轻揉了揉,然后喷了些许云南白药。

  莫尘提好裤子起身想要南絮抱抱,南絮蓦地鼻子有点酸,抱起小孩让他坐在自己腿上,屁股悬空着。

  从小就没有爹娘,又刚刚失去了爷爷,他该多没有安全感啊。

  “你个小鬼头,原来这么粘人啊?“南絮拍拍小孩的背调侃道。

  莫尘把脸埋进南絮的胸口小声道,“哥哥,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南絮心突然一痛……谁不想多待些时日呢,可是,往往现实就是很残酷的。

  “哥哥听说寺里要派净心大师去洛阳讲佛了,明日午后就要出发了,你也跟着去吧,见见世面也好。“

  “所以哥哥还是要离开,对吗?“

  南絮艰难地点了点头,“哥哥还要去帮助更多的小孩子。他们跟你一样,虽然干了些坏事,但本性都是好的,你们僧人以佛法度人,哥哥也在尽自己的努力让陷入歧途的小孩迷途知返,我们都只是想让人间变得更好罢了,所以我们一起勉力,好不好?“

  “好!我一定会勉力的!哥哥,那午后你陪我去找净心师父吧!。“

  “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