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agneto

3973浏览    194参与
NeverEnd·K

當我寫論文的的時候我在想些什麽

35天抄(comic)書計劃√

多數都有標註出處反正全是微縮版臨摹沒有自己畫的。

小便簽本簡直是自閉期的安慰劑,然而又要開始新的一輪自閉了。


當我寫論文的的時候我在想些什麽

35天抄(comic)書計劃√

多數都有標註出處反正全是微縮版臨摹沒有自己畫的。

小便簽本簡直是自閉期的安慰劑,然而又要開始新的一輪自閉了。


千叶之岚🍂

EC 万磁王表白四次,三次失败了,一次没有

时间线混乱

就是一个沙雕短篇

写完了发现一点也不沙雕 老万反而有点……可爱?

 PS:本来是父母复婚贺文来着

PPS:如有雷同算我抄

就是想写一个小甜饼


      Erik.Lehnsherr ,大名鼎鼎Magneto,伟大的变种人领袖,现在正面临一个世纪难题。

      他想给他的Charles一个盛大的告白。...



时间线混乱

就是一个沙雕短篇

写完了发现一点也不沙雕 老万反而有点……可爱?

 PS:本来是父母复婚贺文来着

PPS:如有雷同算我抄

就是想写一个小甜饼

 

 

 

 

      Erik.Lehnsherr ,大名鼎鼎Magneto,伟大的变种人领袖,现在正面临一个世纪难题。

      他想给他的Charles一个盛大的告白。

      虽然现在他与他的老朋友Charles和好了,可是他们还没有在一起。

      对,他们居然还没有在一起。

      这个事实可能出乎所有变种人意料,他们或许早就认为Erik.Lehnsherr和Charles.Xaveir是一对,说不定他们都已经是合法夫夫了。

     可事实就是Erik没向Charles表过白。

 

      自从上次天启之战后,他就留在学校了。妻女的逝去让他意识到时间不等人,他得抓住一切对他来说重要的东西。而现在,他最重要的东西,或者说是最重要的人,莫过于Charles.Xaveir,他心慕已久的爱人。

      但令人烦恼的是,怎么才能让Charles知道他的心意。

 

     Erik推着Charles和他的轮椅走过长廊,暗暗用能力将他们前面的铁质门把手拧成玫瑰花形。令他惊喜的是,Charles冲前面笑了一下。

 

     难道,Charles知道了?

 

     Erik的脑海里炸成一片烟花,他欣喜若狂,准备拿出他费劲心思写的手稿,也就是情书,朗诵给他的爱人,却发现Charles根本不是为了这个而笑。

     Charles只是冲对面走过来的Logen笑:“Hey,Logen。好久不见。”

     什么呀,原来是看见老朋友才高兴。

Erik眯起眼睛,试图用眼神杀死金刚狼,若是眼神能杀死人,金刚狼怕是有自愈能力都没有办法活下来。

     不过是一个他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罢了。 Erik决定之后让金刚狼免费金门大桥一日游。

    于是,万磁王第一次告白宣告失败。


 

 

    第二次是在救出一个变种人女孩后,她的能力是令百花开放。

    Erik决定哄Charles开心。说不定Charles开心了,他顺势一表白就能成功。他让女孩运用能力将玫瑰摆出心形,中间是Charles的名字。

    果然,Charles很高兴,但是却和Erik想象的有些不一样。

    Charles驱动轮椅,路过Erik,来到羞涩的女孩身边,快活的夸奖她“Hey,girl。你真的很厉害,很有天赋,大多数人在这个年纪都不能很好的的控制他们的能力……”

    看着Charles和脸颊通红的女孩,Erik愤而离场。

 

 

    第二次也失败了。

 

 

 

     但万磁王哪是这么容易就认输的人。

     Erik又想了整整三天,才想出一个绝妙的好方法。他费尽心思的搜罗世界各地,找来几根相匹配的钢铁,扭曲弯折成Charles的名字。他准备等到Charles出来放松心情的时候将它们放到Charles面前。

    Charles结束一天的课程,准备出门散散心。他一边暗中抱怨Erik关键的时候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一边费力的驱动轮椅,与路过的学生友好的打招呼。当他来到室外时,他看到那个刚才还被他抱怨的人漂浮在西彻斯特的上空。Erik指挥着金属在他面前摆出他的名字,笑得柔和,灰绿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如此的迷人。好吧,他得承认他很感动,毕竟这算得上浪漫。但是……

     “Erik,快将那些金属还回去,别让人家找上门。”Charles揉揉眉心,有些哭笑不得。Erik还是这么让人操心。他转身离开,留下一脸失落的Magento。

 

 

     于是,万磁王第三次告白宣布失败。


 

 

 

 

 

    “我已经不知道向他表达过多少次了。”万磁王和他的下属Emma抱怨。他大口大口的饮下冰凉的威士忌,试图让自己好受些,“加上梦里我都已经告白一万次了!”

     “我以为你们两个早就搞上了。”Emma一点也不优 雅的翻了个白眼,“毕竟当年抓我的时候你们就在眉目传情,一个对视就好像和对方来了一场性爱一样。”

     “我们没有。”Erik辩解。“现在我都怀疑他对我没感情。”

     “哦,可得了吧。”Emma一口饮尽杯中的玛格丽特。“他要是对你没感情,Shaw都会复活,我就和Azhals结婚。”

     “说不定呢。”Erik哼笑一声。

     Emma没辙,看着醉醺醺的Erik叹了口气:“Boss,你该回去了。”

 

     她看着Erik的背影,最后说了一句:“老板,你们多么不幸又幸运啊。”



 

     等到Erik回到西彻斯特,夜已经深了。Erik借着醉意走到Charles的房间,Charles还没睡。

     Charles看见他,放下手中的书,叹了口气:“Erik,怎么才回来?”

     Erik站在门口,顿了顿才走进来,带着微醺的威士忌味道。他稳步靠近Charles,而Charles耐心的等待他,他的余光瞥见那本书是《永恒之王》,——他们都喜欢的那本。那本书虽然被保护的很好,但因为经常被翻阅,边缘已经磨损。

    “Charles”Erik恍惚的看见Charles朝他温柔的笑着,心中忽如其来的涌起委屈。

     “你总是这样。”Erik凑到Charles身边,半跪坐下,伏在他的膝头,闷闷的说“你总是这样,Charles。你对谁都温柔,我没办法感觉我对你是特殊的那一个。我只想要你对我好,不想让你对别人笑,对别人温柔。”Erik嘟囔着。

     Charles温柔的抚摸着Erik的头发,纵容Erik的抱怨。

    “可要是真的实现了,那又不是你了。”他皱眉,大概是因为喝了酒,又是在Charles面前,他的情绪更外放了些。

     “那你想要什么呢,Erik。”Charles问 ,他直视Erik灰绿色的眸子,那双眼睛像是清晨蒙了一层雾气的森林。

    “我想要什么?我想要的……”Erik被Charles诱导着,努力想这个问题。他想要什么?

     他想要的太多了。

     最初,他为了报仇,熄灭心中的怒火,想要Shaw死去。 后来大仇得报,他想要Charles站在他这一边,理解他的观点。再后来,他们的关系降到冰点,他不再奢望能与Charles共度余生,只想要Charles岁岁平安,即使生生不见。可现在,他们经历了更多,过去的恩恩怨怨似乎不在那么重要了,他发现变种人的未来,Charles的屈服等等虽是他想要的,但不是他最渴望的。

 


    他渴望一个吻,和一句承诺。

 

 

     于是,Erik仰头,祈祷他的神给他宽恕。他说“我想要你像我爱你一样爱我。”

 

 

     “好。”

 

 

     Erik猛地坐起来,他瞪着眼睛,不可置信“你,你答应了?”

 

     “为什么不呢?”Charles用海蓝的眼睛看着他,带着醉人的眸光。他说:“Erik,爱一个人是这世界最好的事了,更好的事是,我们都爱彼此。Erik,我们错过太多了。我不想,也不能在继续失去了。”

 

     Erik眼里闪烁着光,这个钢铁一般的男人的胸膛燃烧着火焰,而这火焰现在是由他面前的爱人点燃的。他与Charles对视着,最终笑了,拥住读心者,像是为他的神奉上一切。

 

     “你说得对”他叹息,“你总是对的。”顿了顿,他又说“我本来想给你一个盛大的告白仪式。”他有些懊恼,“哦……我居然搞砸了……”

 

    “Hey,Erik,拜托。”Charles笑意更甚。他吻上Erik的眼睛。而Erik选择接受。

 

 

 

     “要是一个人吸引我,他无论选择什么方式表达自己,对我来说都很可爱。”①

 

 

 

 

END

 

①是王尔德的一句话。

千叶之岚🍂

EC 背神

起名废


ooc


19岁上校万X17岁基督教徒查

背景就不要追究了,毫无逻辑。


     我信奉我的神祗,但要是它不能庇佑我,这神不信也罢。


“上校,你还可以吗?”Dave担心的看着自己的长官。他们在烈日下行进了一天。在缺水的状况下,受伤的Erik仍将自己的水袋分给士兵们。

Erik抬起头,一言不发。

Dave耸肩,“好吧,前面不远有个城镇,我们今晚在那里休整一下吧。”

“可以。”Erik一马当先。...


起名废


ooc


19岁上校万X17岁基督教徒查

背景就不要追究了,毫无逻辑。

 

 

 

     我信奉我的神祗,但要是它不能庇佑我,这神不信也罢。

 

 

 

 

“上校,你还可以吗?”Dave担心的看着自己的长官。他们在烈日下行进了一天。在缺水的状况下,受伤的Erik仍将自己的水袋分给士兵们。

Erik抬起头,一言不发。

Dave耸肩,“好吧,前面不远有个城镇,我们今晚在那里休整一下吧。”

“可以。”Erik一马当先。

 

远远的看见前面有一座建筑被绿树和花朵包围着,从顶端的十字架看来是座教堂。这样平和的地方在战争时期难得一见。再往前去就是小镇,看上去很安定和平。Erik决定在城镇先休息五天。他的部队太累了。

 

 

 

Charles拎来水桶,用水瓢给面前的红玫瑰丛浇水。这些花是他自己种的,他很喜欢这些美丽的花朵。等到他抬头,发现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正站在他面前,手里还牵着一匹马。

“你好,我来讨碗水喝。”有着灰绿色眼眸的男人说着,勾起一个微笑。男人很英俊,俊美的容颜如同希腊神话中的神衹,又像是米开朗琪罗最引以为傲的雕塑,特别是那双世间少有的眼睛。那是一双Charles从未见过的灰绿色的眼睛,像是森林的雾气,深邃而勾人。Charles不禁愣住了,等到男人再次耐心的说了一边请求后才反应过来。

“对,对不起……”Charles有些窘迫,慌乱的道歉。他没想到他居然对一个男人看入了迷!主啊,原谅他!Charles暗中在心里向他的主祷告一番,毕竟这个年轻人实在很英俊。他连忙进入教堂,不一会儿端出一碗水。

“给你。”Charles羞涩的将水递给Erik。

Erik道谢,将水接过,一饮而尽。

“你是从哪里来的旅人?”Charles好奇的问。

“奥军上校,Erik.Lehnsherr。”Erik尽量和善的面对眼前的人。他说不清为什么,头一次想如此温和的对待一个人。大概是第一眼看到这个少年温柔的侍弄那些娇贵的花,矢车菊般的蓝眼睛如同天空一般纯净,红润的嘴唇如同花瓣,比玫瑰还红艳几分,好像是娇贵的小少爷,一朵欲放的玫瑰。

“你叫什么名字?”Erik装作不经意的问。

“Charles。Charles.Xaveir”少年舔了一下唇,有些紧张。这动作在Erik看来还有些可爱。

“Charles,谢谢。”Erik念出这个名字。

“不 ,不需要。”Charles慌张的摆了摆手,眼睛直勾勾的看着Erik。他从未见过骑着马的军官,况且还这样英俊。

“要摸摸它吗?”Erik还以为Charles在盯着马匹,善解人意的问。

“可以吗?”Charles兴奋的问。在得到Erik的首肯后,他试探的将手放到黑马的头上,它很乖的低下头,温和的用脑袋蹭着Charles的手,逗得Charles哈哈大笑。

“它叫什么名字?”Charles喜欢极了这匹可爱的骏马,它很通人性,打了个响鼻,又去蹭Charles的头,惹得Charles咯咯笑。

“Magneto”Erik回答。他看着眼前安静祥和的美好景象,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嘴角上扬。“它好像很喜欢你。”

“怎么说?”Charles顺着Magneto的鬃毛,好奇的问。

“这个家伙可不会让一个陌生人触碰,我的士兵都不行。它曾踢伤过每一个想触碰他的人。”Erik解释。

“我以为……我们算是朋友?”Charles犹豫的说。

“当然。”Erik没有经过思考,直接肯定了Charles的想法。

“谢谢。”Charles显得很高兴。

他们不知不觉就聊了起来。恰巧的,二人的兴趣相同,又有那么点不同,与相似的人聊起来总是很愉快。况且Charles从未出过这座小城,天真的性格让Erik放松不少。Charles同样也很喜欢Erik的故事。

 

等到Dave安置好军队来找Erik时,他正看到平日里冰冷的不近人情的Erik正和一个漂亮的男孩交谈甚欢。他很好奇那是个什么样的男孩,竟能让Erik神魂颠倒,却又不敢靠近,怕撞破什么事情。

Dave远远的喊了一声“Erik!”,希望Erik能听到。他看见Erik向这边看了一眼,又转头对少年说了两句。

 

Charles听到Erik同伴的呼唤,就知道Erik得离开了。“你们今天就离开吗?”

“不。”Erik想了半天还是决定解释“至少是五天后。我们得休整一下。”

Charles本来暗淡的眼睛又亮了起来,像是有星光闪烁,“那你还会来吗?”他真的很喜欢Erik的故事。

“会的。”鬼使神差的,Erik竟然答应了Charles。

 

 

 

这几天Erik和Charles相处的非常愉快。每天清晨,Erik会牵着Magneto来见Charles,带着Charles到不远处的小山坡上聊天。Erik会给他讲述他见过的听闻,和他经历过的事情。而Charles微笑的听着,顺便发表自己的看法。令人惊讶的,他们是如此的相似,连同过去的命运——他们都在幼年在战争中失去了父母,没有任何一个亲人,都孤独又寂寞。在Charles充满活力的感染下,Erik渐渐开朗了一些。他有了一种错觉,之前十几年的苦难生活都是为了这一刻的快乐——他有了一个暗恋的人。而那个人是如此的优秀美好。Erik甚至觉得自己配不上Charles。

 

他们甚至还会下象棋——毫无疑问,Erik比Charles更擅长这方面。但Charles很聪明,他很快从Erik那里推出了自己的棋路,顺便在Erik那里实践。而Erik也得到了启发。

 

Charles无意识的舔了下嘴唇,使得嘴唇更红艳了。他看着对面正专心于思考下一步的Erik,矢车菊色的眼睛闪闪发亮。被Charles这样专注的眼神看着,Erik很快红了耳朵和脸颊。Erik抬起头,正对上Charles的眼睛,那双海蓝色的眼睛里满满的只有他一个人。被这双漂亮的眼睛蛊惑,Erik觉得世界上的一切都没了声息,草,树,花朵,云,连风都停止了,只有自己的心在扑通扑通地跳。他慢慢凑近,看见Charles海蓝色的眼睛里他的靠近,直到他们中间不再有缝隙。他挡住了Charles的眼睛,感受到手心里睫羽的扑闪。那睫毛扫过他的手心,扫过他的心脏。

 

 

Erik吻了Charles。

 

 

Charles相信他爱上了Erik,而Erik也一样爱他。Charles害羞的想象着第二天他们甜蜜的对话,拥抱,接吻。难以想象,他们才认识了五天,而他以为他们认识了一辈子。

谁知,第二天,他们等来的却是分别的消息。Erik也不愿与Charles分别,但是他还是一名军人。他得服从命令。

临别前,Erik在教堂门口见了Charles。他拥抱着爱人,亲吻着爱人的皮肤,并做出承诺——“我会回来的,Charles,别担心。”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亲吻着,生怕这是最后一次见面。Charles抹去泪水,给了他爱人最后一个充满温情的吻“我等你回来。”

Erik利落的翻上马,跟上了大部队。他最后看了爱人一眼,他的爱人仍站在玫瑰丛中,向他这边望着。

他会活着回来的。

 

 

Charles和Erik互通信件。

Erik在信件中隐瞒了战争的血腥与残酷,反而叙述了战友之间的趣事、情谊,还有断壁残垣残存的野花,战斗结束后的平静与渐落的夕阳。而Charles在信中则写他的花朵,他的生活,他的主,他的思念。

 

 

Charles在信里写道,“I hope our love will last forever and never part as lovers.”

“我从未如此思念过一个人,而我喜欢你带给我的这种感觉,就像,不枉此生。”

 

 

这对可怜的爱情鸟被战争分离,无尽的思念如河水不竭,叫人疯狂。

 

“Charles,你爱上了那个军官。”收养他的神父说。他神情悲悯,似乎看透了一切。“你背叛了主。同性爱人是不被主认可的。”

“主不应该包容一切吗?”Charles很困惑。他以为他信仰的主是善良的,悲悯的。

“不,Charles。主认为同性是罪。”神父说,他转过身,背对着Charles。“你不适合这里了,我的孩子。除非,你放弃那些,对主忏悔。”

“放弃?不,我不会。”Charles想起他在前线的爱人,语气坚定。神父震惊的回头看去,阳光铺洒在Charles的身上,在他的眼中折出迷离的光彩。那一瞬间,少年干净的好像是真正的神。

Charles想起他在前线浴血奋战的爱人,轻轻的笑了。他说,

“我信奉我的神祇,但要是它不能庇护我,这神不信也罢。”

 

 

 

这场战争持续之久,谁也没有料到。最终,是奥军打败了敌方,取得胜利。而Erik在这十年里也因卓越的能力和大量的军功早已升至少将。作为二十九就身负重责的英俊军官,Erik极其受上流社会的欢迎。各大家族对他争相吹捧,想得到他的支持。有不少贵族少女对他芳心暗许,争相求嫁。但谁也没料到Erik离开了军队,放弃了一切权利,离开了这个纸醉金迷的,诱惑人的地方。或许只有Dave知道,Erik想去找到当年的少年,当年那个天真的,一直和他互通信件的,等待他的美丽少年。

 

Erik牵着他的爱马Magneto回到了小镇,想找到爱人与他共度一生。但他发现这里早已经繁荣不在。他找到了当年的教堂,又震惊于这里已成废墟,只有一位老人在照顾那些玫瑰,而那些玫瑰依然娇艳动人。

 

他问老人“请问,你见过一名眼睛像是矢车菊般蓝的年轻人吗?”

 

老人回身,推了推眼镜,眯着眼睛仔细瞧他,“你是谁啊?”

 

“Erik,Erik.Lehnsherr.”Erik回答。他一想到即将见到阔别依旧的爱人,心里就迸发出火焰似的激情。他想念那双充满爱意的眼睛,想念那张红润的嘴唇,想念爱人身上玫瑰的气息。他简直想念他的爱人想到发疯!


Erik欣喜地看着面前的老人,等待着他的回答,却看见老人脸上的表情渐渐凝固。他怔了一下,心里涌起不祥的预感“怎,怎么了?”

 

“是你啊……我对不起你。那个孩子,他,”老人放下手中的剪子,好像想起了某些回忆。他慢慢的说,“Charles已经不在了。”


“W……what?”Erik皱眉,好像听到了什么不能理解的话。他后退两步,“你在说什么啊?”他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老人,想看清他的面孔,眼前却模糊一片。

“他已经去世了。死在三年前的鼠疫中”老人慢慢说着,用手抹了抹眼角。“在鼠疫后,这座城镇就荒废了。而教堂也衰败了。”

“而我是当年教堂的教父。我的错,我把他赶出了教堂。可以想象,在这座基督教徒的城市里,他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时光。”老人无视了Erik凶狠的血腥的目光,站起来向教堂后面走去。“他是个善良的孩子。”

“他,他当然是。”Erik颤抖的说出这句话。

“他在疫情中帮助我们很多。在过程中,他感染了。幸存的人们都离开了这里。现在,这里只有他了。”老人带领着Erik来到后面的院子,那里种满了玫瑰,一座墓碑静静地伫立在那里。“孩子,你信神吗?”

“我意识到,上帝根本不会保护任何人,或者,任何一个好人。”

老人静静地站在墓碑前,转过身,交给了Erik一封信。“给你的。”

 

老人走了。Erik怔怔地向前走了两步,他觉得这一切都是梦境,一个噩梦。Charles生动的笑颜仿佛还在昨天,而有人告诉他Charles离开了他。

 

“这不是真的,对吗?”Erik触摸着墓碑,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这一切都是梦境……”他跌坐在地上,攥紧了那封信。“这个世界如此的残忍,它夺走了我的一切。”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上天,难道这就是你想要的吗!难道我就该如此吗?” 他泣不成声,仰天嘶吼,“我们幸福一点,一点点,就一点点,对这个世界会有什么损失吗?”

Erik失魂落魄,他感觉自己的心碎了,再也不能被修好了,因为曾经他爱的人不在了,能治愈他一切的人远去了。他靠着墓碑,任凭自己的身体滑落,倒在地上。泥土混着青草与玫瑰的香味钻进他的鼻子。

 

他将心脏贴在地上,妄图向爱人靠近。

 

而他的爱人不会像以前一样回应他。

 

 

“求求你,”他最后嘶哑的,充满绝望的说,“别把我留在没有你的地狱。”①

 

 

 

 

 

 

END


①引自呼啸山庄。

 

 

 

 

 

番外

 

在另一个阳光明媚的一天,Erik打开了那封信。这封信已经泛黄,有了褶皱,甚至还有些许血渍。Erik小心地轻轻地打开信封,慢慢地铺平。

 

这封信只有一句话。

 

“愿上帝赐你别的人,也似我这般坚贞似铁。”

 

 

兜豆儿

老万乙女梗

啊这记个梗 今天午睡前浏览全球通史就突然想到一个关于老万的乙女梗(但是时间跨度好像有点对不上 我强掰了半天 还没对上草啊) 设定时间大概就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 民国建立快二十年了 “你”是在美国留洋的学生 就一根正苗红爱国青年 但是不热血 emmm怎么描述呢 就是和老万对变种人克拉科基诺啥态度差不多 民族感很强但是很现实 而且挺fo系 理性总体来说大于感性 有点不婚主义倾向 独立有主见 因为看到家庭上一辈身边平辈封建婚姻封建礼教(虽然当时...

啊这记个梗 今天午睡前浏览全球通史就突然想到一个关于老万的乙女梗(但是时间跨度好像有点对不上 我强掰了半天 还没对上草啊) 设定时间大概就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 民国建立快二十年了 “你”是在美国留洋的学生 就一根正苗红爱国青年 但是不热血 emmm怎么描述呢 就是和老万对变种人克拉科基诺啥态度差不多 民族感很强但是很现实 而且挺fo系 理性总体来说大于感性 有点不婚主义倾向 独立有主见 因为看到家庭上一辈身边平辈封建婚姻封建礼教(虽然当时改革过了 但是民间一些地方思想解放的还是不彻底噻)这样的 以及你父亲和身边纨绔子弟的言行叫你觉得厌恶轻佻  美利坚青年你又没感觉 他们和你的思想观念因为国情不同 当时政治时代背景不同 从小生活环境氛围不一样 长期生活挺难的。


     当时老万(是的我提前了他的出生年龄)就已经开始为变种人的权利斗争了 “你”经常会在电视上看到他(啊这可以脑补逆转未来新闻上的老万)别的美国人觉得他可中二很危险好笑至极 可你就不这么觉得 他和你一样民族同胞被人排挤 迫害在水深火热中 你觉得他很勇敢而且有能力去斗争,但是你不行,你就一手无缚鸡之力的一弱女子 即使假设就算学过武术 男人和女人力量悬殊还是很大的 随美利坚街头一个混混都能把你撂倒。你如果想救你的国家只能学知识 只有这条路 对老万情感就是那种现代追星少女母亲粉那种心情但是很冷静 还带着点敬佩。


   害,你在美国日子过得也不好 自己华人同胞被坑蒙拐骗到美国打工来将近十万人 华人勤劳耐苦给美国干了不少基层的建设工作做了很大贡献 但是美国又搞了排华法案 你看着华人被随便像黑奴一样殴打 没有尊严和人身安全 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扎眼标志 街头流浪的华人孩子 心痛啊。在学校当然也被一些极端名族主义者排挤。变种人也是被边缘化被视为异类被迫害的人。


   老万出场了 出场方式很狗血 就和和别人打架一个人没打赢 一身伤口 好不容易跑掉在半途没劲了 想着完了我今天还能栽这儿了吗 好巧不巧砸你房顶上咣当掉你屋里了 说实话正吃着饭大白天掉个活人还是怪吓人的。


   但你的心理素质比常人好一点。你本来就知道他   然后给他拖到屋里洗洗包扎 老万就在你这养伤没法跑暂时勉勉强强不清不愿(双方都不情愿啊 你是他妈咪粉 但是你钱也不多 还冒着窝藏这一“恐怖分子”风险还要给他包扎搞药住一起多麻烦 你也不是爱多管闲事的人 但是嘶 中国传统儒家思想的德爱光辉照耀着你!!)住下来了 。


   后来在一起相处就发现 你们其实很像 都在为自己的同胞以不一样的方式斗争 抗击命运。是不愿意屈辱以命运之下的人啊 虽然他对人类好感没多少 但是他觉得你还不错。


    后来等等事件等等思想交流情感就升华了呗。他不善言表但他爱你 你的思想对他也有影响  你俩都是理想至上主义者 在理想面前 无论什么 都是第二 。回国, 还是和他在一起留在美利坚。你两难了 。学成之后选择很难

    我爱你,但是在理想面前的抉择 

我没办法选择你 你只能是第二。你不能为了他留在美利坚而不管不顾自己的民族国家振兴大业 爱国情怀。他也不能为了你去中国和你一起相对安逸的一起 。你们都无法放下自己心中的至高理想和主义情怀。然后你离开了。


     没有直接面对面告诉他 但是他懂啊。他怎么可能预判不到。他知道你会走 你留下一封信 因为你害怕如果真的面对面 你可能真的就抑制自己没办法离了。


   回国之后,战争年代,烽火连天。你学的知识如愿以偿的为国家做了贡献 加入中共 与你同胞携手共进 害。可是战争隔绝了一切联系。自此以后你就再也没见过老万了。没有音信 即使想告诉他 也无法联系联系不上 。 后来, 就再也没有见到老万了e。(剧情逐渐走向狗血)


    啊这你当年说是不婚主义者 但是还是最后找了一个丈夫成家立业 他和老万一点也不一样 可以说截然相反 你就这样安逸的度过后半生 但是 只是安逸。


     你对他比人类寿命人一倍来说 存在于他生命的时间就只能算个过客 但是 对他来说不仅仅意义只是个过客。有特殊意义的人。





        麻了。 我想搞出那种若隐若离的关系的感觉 草 但是文笔不行 就肯定写不出来。这个梗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搞出来 之前的坑还没填 咕咕咕咕咕咕 嘶 我又要当鸽子了 或者有无大大领梗拿去写的 www

Artemis

结合在译的一篇同人谈谈老万到底渣不渣

虽然我觉得我自己没啥偏见(相反,应该说是在努力纠正偏见),但似乎还是有人觉得比较偏向性过大,建议换掉tag。


想想在译文后面直接写自己的一些观点可能不太好?干脆重新写一个另打tag。


以下原文,评论的是《A Single Shot》第一章 2


——————————————————————————————————


这个作者简直写出了我的心声,虽然老万在电影里确实可能让人觉得某些事有点绝对了,可以说是个狠人了,但绝对不渣好吗。考虑到那些字里行间或者说寥寥几帧图像暗示的背后故事(比如说集中营啊、人体试验啊,还有漫画里设定的老万从小烧同伴犹太人的尸体啊),我觉得他的反应和三观可...

虽然我觉得我自己没啥偏见(相反,应该说是在努力纠正偏见),但似乎还是有人觉得比较偏向性过大,建议换掉tag。


想想在译文后面直接写自己的一些观点可能不太好?干脆重新写一个另打tag。


以下原文,评论的是《A Single Shot》第一章 2


——————————————————————————————————


这个作者简直写出了我的心声,虽然老万在电影里确实可能让人觉得某些事有点绝对了,可以说是个狠人了,但绝对不渣好吗。考虑到那些字里行间或者说寥寥几帧图像暗示的背后故事(比如说集中营啊、人体试验啊,还有漫画里设定的老万从小烧同伴犹太人的尸体啊),我觉得他的反应和三观可以说很能让我理解了,更不用说从小相当于Shaw养大的了(Shaw会怎么教他想都能想到)。


反倒是教授的一些想法,我虽然知道这就是理想的和平主义者的观点啦,但说实话作为人类我都没办法真这么想(可能这样更能反衬教授的伟大吧)。不记得在哪儿看到过一句话,说士兵从穿上制服的一瞬间起就不能再被看作是无辜者、普通人了,虽然有点绝对了(并不非常认可),但也能说明一点观点吧,虽然不能说他们都是恶人,但是也不能完全说是无辜者吧。其实对于忘古巴沙滩开炮那一幕,我是真的不觉得那块地方其他什么人都没有,所以哪怕不带入变种人的立场,作为一个旁观电影的人类我都觉得这个举动很讨厌了……


后续中老万称呼教授为他的天真(褒义的那种)的理想主义者,我觉得很恰当了,也好宠哦。


而且说实话,X战警的电影主体还是站在教授的立场描述的,针对教授有很详细的心理变化描绘,但对老万的各种心理转变说实话真的不多。从XFC中很明显能看出老万和教授一起养小孩训练小朋友的时候和小孩们关系还是有变化的(至少推Banshee一把那里肯定还是有站在严父教导者立场啦,对我来讲要是真的不care我管都不管你好吗)。


硬币事件是有点狠(但老万到底知不知道教授会感同身受暂且不论,虽然我也倾向于他知道),但毕竟是Shaw嘛我还是可以理解的(换我要是杀了我全家更别提当面杀了我爸/妈还在我身上搞试验好几年的仇人我追杀了20年总算有机会杀他了,假设报仇同时可能会一起杀死爱人,我可能都会犹豫一下还是报仇了,毕竟在现实来讲并不是有情冷水饱的,20年的血海深仇(我觉得这个词一点都不夸张了)和不到1年的可能爱情(而且原著来讲并没有真的点明存在)实在不是什么能左右抗衡的。而且我其实真的觉得老万这个成长经历长大的人会有自毁倾向,人格说实话不可能健全的,所以哪怕真的是爱情都很可能会放弃(真的不觉得他会有抱有希望的想法)。


沙滩离婚事件时老万肯定不是故意的,但是我觉得反弹子弹的时候老万一方面处于暴怒状态,暴怒情况下不能完全感应到周围所有的情况;然后另一方面老万这时候还不能说能力巅峰吧,在费力的拉潜艇、被Shaw揍了一顿、搞停一打导弹并设法射回去后,面对一堆子弹时肯定不可能非常轻松就弹走吧?


(题外话,讲道理老万的能力是掌控电磁力,又不是控铁,对于金属来讲,通过电磁力改变磁场然后使其漂浮起来难道不是很难的吗?至少比反弹难吧?反弹相当于是利用作用力反作用力改变磁场搞了堵墙就能做到,但是浮起来需要一直施加电磁力然后还得控制吸力斥力平衡才能浮住不动,同理悬停,而且导弹发射出去后突然改变惯性是会炸的好吗?导弹和子弹可一点都不一样,子弹是通过在发射时用火药爆炸的推力把子弹射飞出去,通过快速移动和推力造成物理伤害的,而导弹里面也有火药,所以在撞击后本身会发生爆炸,至少是物理攻击加化学攻击吧?如果老万没有一直控制导弹金属分子们,放开控制的一瞬间不管是悬停还是反弹都是会直接在头上爆炸的吧?还是会危害到他的变种人同胞们吧!这时候一直控制导弹飞到别的地方才是唯一可行的。而且电影里EC俩人打打闹闹然后导弹就炸了已经完美证实这一点了。)


我觉得在很累而且暴怒的情况下你给我一子弹我没直接给你弹回去就很对得起你了(老万确实没把子弹往原路扔),一直往旁边挥没注意到教授突然站起来了(电影里教授是在老万挥手同时背后突然站起来然后立马中弹的),只能说是巧合导致的不幸吧,而且老万又不是医学生/医生,哪怕能感应能到子弹的位置也不可能知道教授会瘫痪吧(而且教授也故意没告诉他怕他有负担,从这点看我真的很佩服教授,太完美和伟大了),所以吸出子弹后离开不能说渣吧?(我得说拽了人就跑,还是瞬移这点是真的很迷了,至少先把人送医院吧?虽然我能理解老万受到冲击后心理应激反应跑了也是挺合理的,所以这篇文里我挺高兴的看到老万中枪后教授正常人反应先送医院的。)


然后DOFP里一出场老万就在五角场五角大楼下小房间关了十年(据老万自己所言还是冤狱,具体是否再论),然后兄弟会除了Raven一个不剩全被Trask做实验搞死了,我要是老万还有能力我不把所有见到的人都搞死就已经非常能自控了,对于飞机上的反控诉只要能真的站在老万的立场想象一下绝对是非常可以理解的(所以经此巨变后同样是飞机同样是教授晃来晃去老万的反应对比真的很虐心了)。而且吃EC感情(爱情友情不论)的看到老万一见面被揍了一拳还挺高兴的打招呼,然后答应教授不杀人之后除了Raven,加上trask那一打作死的和最后搞狼叔时都没下死手(不管是大街上追杀Raven时的旁观者还是夺头盔时的保安还有扔体育场圈地还有让哨兵炸车时和XFC里对比都没有下绝对死手)时真的好开心啊!更别提DoFP后XMA老万跑到波兰竟然隐居了还救了人类(结果反而因为救人暴露了自己)、暴露后束手就擒了(结果意外导致妻女都被杀了)以及XMDP里救人了(虽然感觉实在不想让自己的平静生活因为死人被打乱也是很大一部分原因)。


天启万真的是我看X战警系列最心疼的一部了,虽然对老万描述不多,但我要是老万,被人类先后搞死爸妈同伴朋友(兄弟会)妻女,我要能开大我就跟世界同归于尽了,最后老万被教授记忆唤醒反水打X的时候这是满满都是EC的爱啊。黑鸟万开局时我其实有种老万心累到一定程度不想再管这世界,直接带变种小孩找个地方隐居管外面爱咋咋地,结果安宁隐居生活还被打乱了被逼出来重操旧业的感觉。


所以其实如果真的把老万当一个人(有真实成长经历和心理变化)来看的话,黑鸟万最后能看出来心理创伤和人格缺陷都被教授温暖和自愈的差不多了,所以巴黎求婚时是真的非常暖心了,法鲨演的老万笑得刚刚好。同样的如果能把教授也真的看作一个人而非一个平面简单的角色的话,黑凤凰里的教授并不是被黑(教授本身其实是很有某种意义上的控制欲的,真的不是弱势的人,但是hank和raven把啥都怪罪教授实在是令人发笑,简直是把hank和raven黑惨了),而且求婚前后教授看到老万的反应也能看吃来其实是双向治愈了,所以不管电影拍摄的情况,单就剧情设定的故事发展来讲,从XFC到XMDP不管是老万个人还是EC感情最后都可以说是美满结局了(破镜重圆、Hurt/Comfort意义上的那种)。


其实就我对于老万的理解来讲(站在一个正在学医学心理学的医学生立场),我翻译的这篇文里AU设定我其实觉得不是最有可能发生(毕竟设定决定了教授的轮椅命运),但如果是教授对老万太美好治愈了所以老万感觉必须要优先保护教授的话其实也是合理的。而对于作者借Azazel口发表电视看法我100%赞同,尤其对于老万手臂编号那段。


其实在我的翻译计划里有另一篇《Seven Deadly Sins》,和这篇对比设定的故事虽然我觉得有点扯(作者很有想法的那种褒义的扯,意思是我从来没想过可以这样做),但那篇文里着重刻画了老万和其兄弟会里每个成员的关系(非常暖了)以及探索了老万的成长经历导致的人格缺陷和心理问题(上了这学期专业课后我发现竟然真的挺合理的),所以我其实很推荐喜欢老万并且想要探索作为真人的老万的朋友们可以读读那一篇(当然我还没开始翻译,作者计划7章结束,目前已完成6章)。


啊,不知不觉竟然碎碎念了这么多,比翻译还多了(捂脸),对于有耐心看完的朋友们真的很抱歉耽误你们很长时间了。欢迎喜欢老万的朋友们和我来探讨。我可能因为是万粉所以因为立场视角不同有所偏颇,我自己也知道,所以觉得我是万粉查黑偏见的不需要专门来批评我,但是欢迎和我理智讨论。

Artemis

两个半小时多的DoFP-Rouge Cut,算是重温了一遍DoFP,我发现比起院线版,明显这版的故事线更完善,而且各种感情线更细腻。准备有时间梳理下小淘气加长版剧情改变。


不过就算是院线版,重新再看发现老万除了掉下来的钢筋水泥砸到教授没注意外,还是挺听话的了,说好不杀人就不杀人,砸晕了保安、控哨兵还特意偏开打的车。


不过老万够刚的了,刚从五角大楼越狱就回去抢东西,停下看标志的我简直难以置信。

两个半小时多的DoFP-Rouge Cut,算是重温了一遍DoFP,我发现比起院线版,明显这版的故事线更完善,而且各种感情线更细腻。准备有时间梳理下小淘气加长版剧情改变。


不过就算是院线版,重新再看发现老万除了掉下来的钢筋水泥砸到教授没注意外,还是挺听话的了,说好不杀人就不杀人,砸晕了保安、控哨兵还特意偏开打的车。


不过老万够刚的了,刚从五角大楼越狱就回去抢东西,停下看标志的我简直难以置信。

Artemis
漫画天启时代万竟然还有这等发型...

漫画天启时代万竟然还有这等发型的时候???爱了

漫画天启时代万竟然还有这等发型的时候???爱了

一颗螺肉
😊请问您掉的是这个HoX买个...

😊请问您掉的是这个HoX买个泥头还是XCU买个泥头呢?

😊请问您掉的是这个HoX买个泥头还是XCU买个泥头呢?

安安安久

"Fuck off Erik, how many times have I told you not to decorate our room using purple and red"

然後第二天就把房間換了(x

"Fuck off Erik, how many times have I told you not to decorate our room using purple and red"

然後第二天就把房間換了(x

DC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寿屋出的万万手办好帅啊啊啊啊啊啊在日亚找到了白色特别版马上下单(而且居然在打折??)和子聊老师的黑色版配一对!@磕EC的子聊 

不得不说我的摄影师的装备太专业了还打光,拍个手办拿出了拍商图的感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寿屋出的万万手办好帅啊啊啊啊啊啊在日亚找到了白色特别版马上下单(而且居然在打折??)和子聊老师的黑色版配一对!@磕EC的子聊 

不得不说我的摄影师的装备太专业了还打光,拍个手办拿出了拍商图的感觉😂

𝔸𝕤 𝕋𝕚𝕞𝕖 𝔾𝕠𝕖𝕤 𝔹𝕪
继续搞站街。这次轮到老万。 P...

继续搞站街。这次轮到老万。

PORN AND PROUD!

继续搞站街。这次轮到老万。

PORN AND PROUD!

英帕拉牛批
万磁王与女朋友布莱尔甜甜爱情。...

万磁王与女朋友布莱尔甜甜爱情。!

为列表小万人作的粮🌟

万磁王与女朋友布莱尔甜甜爱情。!

为列表小万人作的粮🌟

黑珍珠号船长John Constantine
这个万磁王的配色你们觉得怎么样...

这个万磁王的配色你们觉得怎么样?

我原计划是把老万配成格林沃德的搭配的

这个万磁王的配色你们觉得怎么样?

我原计划是把老万配成格林沃德的搭配的

抓马困因

【万磁王个人向】——他的路在西风的袍袖里,在夕阳的咽喉中。

【万磁王个人向】——他的路在西风的袍袖里,在夕阳的咽喉中。

玛卡巴卡

自截自调

来自爹妈的失望——

自截自调

来自爹妈的失望——

驱魔浪人。

#X-MEN BLUE
一个战损/私服阿万合集。

24话阿万和肖打起来敌不过又被揍又被掐脖子还被提着衣领整个人拎起来,大型战损流血场面(我好好好好我是好好怪)本来阿万差点没法还手了赶巧肖自己能力出问题,然后上一秒战损的阿万站起来抹了把脸上的血,蓝眼睛几乎称得上是怜悯的眼神看着地上哀求的人,没有动手。
“你对我还有用”
一如既往高高在上的姿态。
……
这也太万磁王了,这谁不可以!

#X-MEN BLUE
一个战损/私服阿万合集。

24话阿万和肖打起来敌不过又被揍又被掐脖子还被提着衣领整个人拎起来,大型战损流血场面(我好好好好我是好好怪)本来阿万差点没法还手了赶巧肖自己能力出问题,然后上一秒战损的阿万站起来抹了把脸上的血,蓝眼睛几乎称得上是怜悯的眼神看着地上哀求的人,没有动手。
“你对我还有用”
一如既往高高在上的姿态。
……
这也太万磁王了,这谁不可以!

玛卡巴卡

自截自调

算是七夕情头

性感夫夫,在线对哭(?)

曾经沧海难为水!我为EC跪断腿!

自截自调

算是七夕情头

性感夫夫,在线对哭(?)

曾经沧海难为水!我为EC跪断腿!

被划掉的名字

丢俩表情包就跑(万仔丢飞机满脑子这俩句话)

丢俩表情包就跑(万仔丢飞机满脑子这俩句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