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ark wahlberg

2171浏览    130参与
逃離世界的兩個小時

Instant Family, 2018, Sean Anders

很棒的題材,笑點與教育意義兼具

Instant Family, 2018, Sean Anders

很棒的題材,笑點與教育意義兼具

糖番茄

谁是你的雷霆兄弟?

说明:

1、TED和TF电影的Crossover,昨天上午看完大黄蜂solo后想起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一张图,图上是大黄蜂的战斗画面,泰迪在质问凯德标题这句话(之前都找不到这张图了,感谢优然小可爱,原来是长条的,为了方便贴图改成横版了)


2、只是玩了一个Mark Wahlberg的演员梗,全文bug不计其数,速成品见谅

3、成年查莉出场(按电影的年代换算,她可能比凯德大一点)

4、预警:含粗口及哈草内容所以设定PG-13,一点点凯德×米凯拉


正文:

“当你听见滚滚雷声,不要太害怕……Fuck you,Thunder,你吓不倒我。因为你只是上帝的一个屁!因为你只是……”...

说明:

1、TED和TF电影的Crossover,昨天上午看完大黄蜂solo后想起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一张图,图上是大黄蜂的战斗画面,泰迪在质问凯德标题这句话(之前都找不到这张图了,感谢优然小可爱,原来是长条的,为了方便贴图改成横版了)


2、只是玩了一个Mark Wahlberg的演员梗,全文bug不计其数,速成品见谅

3、成年查莉出场(按电影的年代换算,她可能比凯德大一点)

4、预警:含粗口及哈草内容所以设定PG-13,一点点凯德×米凯拉


正文:

“当你听见滚滚雷声,不要太害怕……Fuck you,Thunder,你吓不倒我。因为你只是上帝的一个屁!因为你只是……”

“哦,狗屎的。泰迪,你有完没完?”塔米从床的另一头把枕头狠狠甩到泰迪的脑袋上,“只是打雷而已,都大半夜了。睡觉,我明天还要去工作!”

泰迪张开嘴准备反击,但最终叹了口气,翻身背对着妻子,用刚才那只枕头捂住了耳朵。雷声变轻了,几乎到了他可以忍受的程度。再说了,他现在并没有和自己的雷霆兄弟在一起。或许这句咒语也不灵了。

他又一次想起了凯德。

自从凯德辍学和女朋友离家出走之后他们就没再见过面了。说起来,在这件事上他可是为兄弟出了力的。谎称凯德和他在一起至少拖延了凯德父母整整三天,而三天之后那对小爱情鸟已经跑得远远的,并且有了临时落脚点。等父母终于找到凯德的时候,事情基本上已经无法改变了。

听说他们结婚了,没去教堂,在登记注册的办公室门口交换了戒指。

听说他们生了个女儿,很可爱。凯德父母终于原谅了那个偷走他们儿子的姑娘。

听说……

凯德父母去世后,他就再也没听到过什么消息了。

而泰迪自己的生活还在继续。他还是住在小镇上,一直在超市当收银员,直到经理退休,出于某种莫名其妙的原因——很可能是他的野性而充满魅力的外表——被任命为了店长。虽然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人们几乎忘了这只活生生的泰迪熊,但泰迪的生活总体来说还相当不错。当然,他还有塔米•林恩。

前几天,他听来超市买东西的老太太说,伊戈尔家的老房子又住人了,一个单身男人,开着一辆破车。

也许他应该去看看,不清楚是不是房子有了新主人,还是其他什么情况。

#

的确是一辆破车。

车身部件哐当作响,漆面刮得一塌糊涂。开车的人是个壮汉,有点像凯德。看这车,他混得不怎么样啊。老婆女儿呢?怎么没和他一起?

车子驶进车库后,卷帘门就落下了。但泰迪和凯德在这个车库的时间太长了,他们在这里听重金属,哈草,撸管,他对这地方熟门熟路。这种老式车库兼储藏室兼工作坊,不是封闭的,背面有窗,好让里面没那么闷。

泰迪迈着小短腿,绕到车库背面——好极了,窗开着呢。他拖过一只空的汽油提桶放到窗下,作为垫脚设法爬了上去,攀住窗沿探出半个脑袋,暗中观察着。

空荡荡的车库里停着那辆黄色破车。车前盖大开着,凯德趴在上面,看样子可能在修什么。这车还有什么值得修的吗?放旧车场也是属于那种只能拆解回收的。

“Bee,也许我们应该再打听打听其他人的下落。”凯德的声音有点闷,混合着工具敲击的杂音。

他在和谁说话?是带着蓝牙耳机吗?

一段男女声混合,明显是拼接剪辑的电子语音响起,“无法定位,为了不被发现,他们可能把定位系统关闭了,并掩盖自己的电磁场。”

“我知道,但躲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

难道这家伙犯法了?被通缉了?妈蛋,是什么罪?杀人还是抢银行?那他还敢光明正大回来满镇子逛?还有,他在用手机谈这种事?和他说话的到底是谁?

就在泰迪的脑袋被一大堆问题弄得快要爆炸时,凯德关上车盖,用力拍了拍。“试试吧,Bee。有几种零件这个小镇上买不到,我换了替代品自己手工打磨的,不知道合不合用。”

Holy-Holy-Holy……shi……shit!!!

所有问题一下子都从泰迪的脑袋里消失了,玻璃眼珠几乎要从他绒布缝制的圆脸上飞出去——这辆车在发抖,它要散架……不对,它在改变……它站起来……它……damn,damn,damn,我不记得自己今天磕过药啊,还是说我磕太多,以至于把磕药这事都给忘了??!!

黄色科迈罗变成了一个机器人。

车库高度不足,那家伙只能坐在地上。古怪的电子音确实是它发出的。

谁在操纵它?在它里面?还是遥控?凯德搭上什么疯狂科学家了?难怪他刚才说要躲着什么……问题又重新冲进了泰迪纺织品制造的脑袋。

#

泰迪回到自己的公寓里,把钥匙扔到餐桌上——他们的收入只够供这么一间小房子,没有空间设置玄关和边柜,进门就是狭窄的厨房和餐桌。早餐的脏盘子堆在水槽里,塔米还没回来。

他穿过厨房和起居室,来到卧室,站在塔米平时用的穿衣镜前打量着自己。这面镜子还是弃置家具日捡来的,边框有些松,左上角有一道裂纹,不过不影响使用。

圆滚滚的体型,搭配了一团滑稽的尾巴。绒布身体里是不值钱的弹力棉,和超市货架上每一只熊一样傻了吧唧的。虽然某种不可描述的力量让他有了生命,但他仍然还是一只玩具熊。

但那个黄仔可是货真价实的机器人,还能变形!变形的时候奇奇卡卡作响,帅到没边。

狗屎的,一个能把自己变成汽车样子的机器人。

他的雷霆兄弟找到了新伙伴。

#

凯德回来已经有一周多了,却一直没有来找泰迪。他终于忍不住又去了车库。

凯德竟然不在。泰迪照旧爬上提桶扒着车库窗子朝里看,黄色小破车——不对,机器人还在。但不止它一个,还有个女的在里面。哦,身材真辣。她在干嘛?和凯德什么关系?

见鬼,她和凯德一样,同那辆车说话!不过这次车子没有变成机器人,也许它并不喜欢坐在低矮的车库里吧。

“Bee,我得走了。”那个辣妹说道,“也许过几天再来。”

“你可以和凯德见面的,米凯拉。”

“哦,不。他认为我会把你偷走。”

“你不可能把我偷走,而且我能自己开回来,我认得路。”那辆车用东拼西凑的剪辑声音说。

“这只是个比喻,Bee。”叫米凯拉的妹子听来有些沮丧,“总之,就先这样吧。我今天得去找个住的地方。Bye-”

来不及跑了,泰迪迅速跳下提桶,摊开四肢斜靠在墙边,脑袋歪在肩膀上,让自己看起来像一只被丢弃的玩具熊。

米凯拉从窗子跳出来,差点儿踩到提桶。“我进来的时候有这只熊吗?”她撑住墙站稳,看着泰迪自言自语道,随即困惑地摇着头跑开了。

听着脚步声转过墙角,渐渐远去,泰迪站起来拍了拍屁股后面的沙土,正准备离开。突然,一只手抓住他的腿倒提了起来。

“嘿,注意点儿!” 泰迪吓得大叫起来。。

“你是谁?在这儿干吗?”声音挺性感,但态度很粗暴。

“呃……我是——一只泰迪熊?” 

“行了,别装蒜。汽车会变形,能说话的玩具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快说!不然……” 另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圆肚子,作势要撕开。

这只手要是在他身上干点儿别的……哦,泰迪,不是时候。他赶紧拉回注意力,“我是凯德的朋友,我们一起在这镇上长大。”

“长大?你会长大吗?”

“这不重要。重点是,你是谁?!偷车贼吗?我听到你刚才说的话了。”泰迪摇晃了一下,“先把我放下来。”

“你保证不逃跑。”

“就算我跑,你还他妈的能追不上吗?”

“好吧,”看来这句话很有效果,米凯拉把他放了下来,“别告诉凯德我来过。”

“虽然他是我的雷霆兄弟,不过……看在你这么辣的份上,我可以暂时为你保密。但你得告诉我那辆车是怎么回事?”

#

凯德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泰迪爬上了车库的旧桌子,拨拉开堆得满满一桌的汽车零部件,坐了下来。看着米凯拉又在给小破车修修弄弄的。好吧,她告诉他这不是机器人,而是个外星人。

“Bee,我感觉是你的活塞有点儿问题。嘿,小熊——”她冲泰迪喊了一声,“把活塞环装卸钳递给我。”

“我有名字的。”泰迪抱怨道。

他拿起装卸钳扔了过去,米凯拉顺溜地接住了。泰迪私下觉得这妞折腾起汽车来一点儿也不比凯德差劲,或许他的雷霆兄弟就是因为这个才和她处不好?

“凯德检查过那里了。”

“也许有些地方他没注意到。”

“说真的,外星人不是应该很厉害吗?为什么你说话怪声怪气的,大黄蜂?”

“我的发声器坏了,地球上没有合适的配件。”

“我也有发声器。”泰迪指了指自己的喉部。

“你不用工作……呃,挣钱吗?”米凯拉一边摆弄着活塞,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泰迪闲聊。

“哦,有的。我是一家小超市的店长,现在我妻子在看店。”

“妻子?!可你是一只毛绒玩具熊!你甚至没有……”

“是的,是的,我知道,没有丁丁。这事我已经向孩之宝抗议好多次了。这家公司的CEO是个混球,他找人绑架我,想研究我为什么活了。结果被抓了个现行,居然还当场对别人扯谎说他是美泰的!”①

“好吧,那可真够无耻的。行了,Bee。”她盖上车盖拍了拍,“你再试试变形。”

哎,每次这家伙变形都能让泰迪倒抽冷气。

“谢谢你,米凯拉。”

“对了,你,我是说作为外星人,有丁丁吗?”泰迪从桌子上跳了下来,走到大黄蜂的旁边,后者变形后就只能坐在地上了。

“什么是丁丁?”

“哇哦,这可是个好问题。看起来凯德完全疏忽了你的人类知识教育啊。”没理会米凯拉的白眼,泰迪还是绘声绘色地把性别问题向小个子变形金刚普及了一遍。

“嗯,我们——没有区别,不是这样的,不像你们,不同的人类长着不同的部件。我们都一样。”

“那你们怎么干那事?还是说你们根本没这档子需求?”

大黄蜂奋力思考着,足足过了好一会儿,他仿佛恍然大悟一般,“这个,我们有这个,当两个变形金刚准备绑定,呃——结婚,对,换成你们是这个词,我以前学过一些地球风俗,我们会打开对接阵列。”他打开自己腹部的一块盖板,露出一排线路阵列,有接线,也有插槽。“同时接入对方的系统,连接核心数据库,并交换代码。”

“噁……交换代码,听着好诡异。”泰迪朝米凯拉扮了个鬼脸,“做这个的时候有什么感觉?”

“不知道。”大黄蜂说道。

“你没做过?”

“没有。”大黄蜂诚实地摇摇头,“我还没有到绑定的年纪。”

“原来你是个未成年。”泰迪伸出毛绒绒的短手指,碰了碰大黄蜂的插槽。对方突如其来的一阵颤抖让他开心地大笑起来,“哈,和人类有点像——”

“行了!”一只手把他从变形金刚身上拽开了,“Bee还是个孩子。你真是个下流胚。”

“嘿,这可是很有必要的成长教育。”

#

“我们出去溜达溜达吧,总是待在车库里太没意思了。”

“去哪儿?”米凯拉和大黄蜂同时问道。

“我知道一个超棒的地方。”泰迪跑到门边,按下了收起门帘的按钮,“事实上,我早就想再去一趟了。”

#

“混蛋混蛋混蛋!伙计,”泰迪在驾驶座上大叫起来,“你有什么能藏东西的地方吗?”

大黄蜂发出一阵困惑的哔哔声。

“就是暗箱,秘密的盒子,或者某个人类不知道的车内空间?”

几秒钟后,车后座弹开了,露出一个狭窄的空间。“像这样?”大黄蜂用电子音问道。

“对,一点不错。”泰迪迅速把大麻塞了进去,“你绝对是波士顿,不对,全世界最棒的车了。”

一辆警用摩托车突然从后方加速,跑到了前面,示意让他们靠边停车。

#

“凯德!凯德!”

当泰迪从车库外面冲进来的时候,凯德•伊戈尔正瞪着空荡荡的车库发呆。

“泰迪?”

“嗨,伙计——”

“嗨。抱歉。我知道自己应该去找你。但是——”

“没关系,现在不重要,等下你再给我道歉,告诉我为什么回来那么久也不联系我,并且准备好被我狠狠揍一顿,但眼下先别管了。你的车出事了。”

“我的车?你是说——”

“对,大黄蜂。我知道。他和米凯拉——对,我也知道。他们在警局。”

“警局?!”

#

“嗨,起来吧。有人保释你了。”身材魁梧的黑人警官打开了他们临时安置塞伯坦人的仓库大门。

大黄蜂发出几声哔哔的电子音,头顶的触角好奇地摇晃着。是凯德来了?

“快走吧。”警官不耐烦地推了他一把,翻起自己防水制服的兜帽,“这该死的雨可真大……”

大黄蜂慢吞吞地站起来朝外走去。他有案底了——凯德一定会告诉擎天柱的,真是太糟了,大哥再怎么宽容也不可能无视这件事,更何况还有通天晓!想到执法官拿出那块《汽车人法典》的数据板,用一板一眼毫无波动的声音宣布剥夺他的军籍,就忍不住瑟瑟发抖。

雨越来越大了,他启动了几分钟内加热系统,以便去除光镜上的雾气。发现米凯拉就等在路对面,还有一个人打着伞站在她身旁——那个身形……

大黄蜂怔住了,他停下脚步,伸手抹了一把光镜,又重启了一下。哦,那不可能!不,那是……

他们显然也看到了他。打伞的人朝前迈了一步,似乎有些迟疑。但随即就扔掉手中的伞,不顾路上飞驰的汽车朝他飞奔过来。

“小蜂!”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人已经结结实实扑到了他身上。

大黄蜂慢慢伸出手,放到了对方的头上——不再是过去略有些凌乱的垂肩发,而是成年人的卷发,不过现在淋了雨,湿漉漉地贴在后颈上。已经显现中年的脸上仍然带着某种孩子式的纯真。但这个声音还是那么熟悉,就和他存储在记忆芯片中的一样。

“查……莉……”他设法用电子音拼凑出了这个名字的读音。

查莉紧紧抱着大黄蜂,过了好一会儿,才放开他,“你还好吗?发声器还是没修好?你怎么会在这里呢,小蜂?原来你一直在地球,为什么从来也不和我联系?我真是太想你了!”

大黄蜂勉强用音乐和拼凑的电子音回答了几句,却怎么也说不清楚,最后还是站在一旁的米凯拉见状走过来帮着解释了一下。

“谢谢你保释我们。”米凯拉说道,“可是我不明白……”

“该死的,幸好我看到新闻。难道你就是这样照顾小蜂的?”她的声音听起来相当气恼。

“呃……我不是……”

“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凯德从出租车里冲了出来,“怎么我一转身就……”他停了下来,诧异地看着站在大黄蜂旁边的查莉,“你是——”

“我是查莉•沃特森。”她狠狠瞪着凯德,“我还想问你是怎么回事呢!”

#

凯德一言不发地开着车。

查莉,现在他们知道了,她是大黄蜂初到地球时最早遇到的人类同伴,也是在大黄蜂失忆后照顾他,并和他一起对抗霸天虎的人。正是因为他们的努力,才没让霸天虎在80年代就发现并入侵地球——毕竟那个时候人类对于NBE-1的研究还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面对强大的硅基外星人根本毫无招架之力。她在把他们全都狠狠骂了一顿之后,才依依不舍地和大黄蜂道别,并留下联系方式,答应在需要时提供帮助。

除了窗外的雨声,车里静悄悄的。离开警局后他就禁止大黄蜂自动驾驶。而泰迪和米凯拉垂头丧气地坐在后座,直到返回车库都不敢说话。

就在车库门吱嘎作响地收起时,突然一个响雷,仿佛就在他们耳边炸开。泰迪尖叫着翻过前排车座椅跳到了凯德腿上,挤在他和方向盘之间。

“当你听见滚滚雷声,不要太害怕……Fuck you,Thunder,你吓不倒我。因为你只是上帝的一个屁!因为你只是……”他突然意识到凯德并没有和他一起唱。

“啊……呃,伙计。你……你不再害怕打雷了?”他停顿了几秒钟,看着凯德略有些尴尬的表情,“你不再害怕打雷了。”这次不是问句。

“我能问一下这又是个什么梗吗?”米凯拉从后座探出头来。不过没人理会她。

“好吧,凯德,”泰迪又咕哝着开口了,“这不怪他们……”

“当然不怪他们!”凯德突然爆发起来,“都是因为你,大黄蜂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个在地球上藏匿大麻的塞伯坦人!哦,耶稣基督,我该怎么向擎天柱交代?!”

“也不能完全怪泰迪……”米凯拉小声说。

“你!你又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我想和……和Bee在一起。我想修好他。”

凯德张了张嘴,准备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我看到了Bee的汽缸接线。没有人,没有哪个人类能做得这么好。”

“那我可以留下吗?”米凯拉的声音中流露出明显的期待。

凯德再次叹了口气,没有答应,但也没有反对。

#

几天后。

带着影碟从超市一路跑到凯德家的泰迪看到一辆警车慢慢靠近车库前门。但还没等他喘上一口气,下一个场景就让他惊得毛绒布都起了静电。

耶稣!基督!所有熊的神明!或者再加上所有玩具的神明!他惊恐地看着那辆警车也变成了巨型外星机械人!

#

和大黄蜂一起外出购物的米凯拉终于回来了。

“那辆车,那辆警车!”泰迪冲上去气喘吁吁地说道,对一只软趴趴的熊来说,刚才那一出可太过了,实在太过了。“是那辆车抓走了他!”

米凯拉跳了起来,“什么警车?”

“和……和它一样的车。”泰迪的手指几乎戳到大黄蜂的车前灯上,“就是这种车。”

“这种车?”米凯拉困惑地看着玩具熊。

“会变成机器人的车!而且还是一辆警车!”

米凯拉的脸白了,“路障!”

“谁?为什么要抓他?他可拿不出一毛钱赎金。”泰迪一屁股坐到地上,靠着轮胎揉自己的肚子。

“大概是因为我。”大黄蜂瓮声瓮气地说道。

#

在镇上住了20多年的泰迪很快就带他们找到了霸天虎。一辆陌生警车在这样的小镇上实在太显眼了,而且没多少地方可以隐藏。

“等着,我先过去引开他的注意力。他不认识我。”泰迪迈开短腿小心地靠近停在废弃旧楼旁的黑白警车。

车窗开着,凯德躺在后座上,似乎昏过去了。

当距离足够近的时候,泰迪突然跳起来,从车窗钻了进去,拼命抓住方向盘,猛按喇叭。他的整个身体都趴在方向盘上,压得胸口的发声组件不断重复着“I Love U”。

路障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还来不及变形,就发现大黄蜂向自己扑了过来。趁他分神,隐蔽在墙后的米凯拉冲出来,迅速跑上去,奋力拉开后车门,把凯德拖了出来。

霸天虎终于还是从突袭中反应过来了。仪表盘上变形出了一个小型抓钩,夹住泰迪用力一扯。随着一声尖叫,泰迪被拽了下来,扔出车子。紧握住方向盘的毛绒布右臂从圆圆的身体上撕开,随即也被扔了出来。

但这短暂的拖延已经为大黄蜂争取到了时间,他的手部变形成武器,对着路障的车中轴部位连开数枪。警车卡卡作响,想要变为金刚形态,但最终只有前半部分完成了变形。大黄蜂顺势抓住车底盘,将对方狠狠翻转过来,举起手炮抵住了火种舱位置。

凯德慢悠悠地醒了过来,似乎霸天虎只是把他打昏了,并没有做其他什么事。他睁开肿胀的眼睛,正好看到泰迪瘫在地上,弹力棉撒得到处都是。

“泰迪!”他撑住米凯拉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地跑过去,还一路捡起弹力棉,“哦,别——”

就在他拼命把弹力棉填进玩具熊的身体里时,一只毛绒布手臂突然拍到了他的脸上。泰迪正拿着自己那只被扯下来的胳膊,用力抽打着他。

“你还想要踹了我吗?车很了不起?外星人很了不起?到底谁是你的雷霆兄弟?”

凯德开心地任由毛绒布胳膊在自己的脸上来回抽打,“泰迪,哦,伙计,你没事!太好了!感谢上帝……”

大黄蜂到路障身边,踢了踢他黑白相间的涂装。“Death to Ming!你他妈的来这儿想干什么!”②。

路障震惊地瞪大了光镜,被对方粗鲁而莫名其妙的语句惊到了,这还是那个纯良的小汽车人吗?愣了半天,他才晃晃悠悠地坐了起来,“炉渣的……汽车人!我——我需要维修。”

“维修?”

“人类,那些制造惊破天的人类,又出现了。”路障的排风扇转得呼呼响,“他们打中了我,那是利用塞伯坦技术的武器,我需要维修。”

“所以你才来找凯德?”

霸天虎没有回答,却点了点头。

#

“不,不可能!”凯德再次提高了嗓音,“他们把地球搞得一团糟,我不会修他的。”

“霸天虎又怎么了?”米凯拉反击道,“他只是来求助的,虽然方法不太对。”

“这叫方法不太对吗?!”

“这事是不是应该听听大黄蜂的意见?”泰迪坐在窗台上,摇晃着他的小短腿,手臂已经重新缝到了身体上。

“好吧,Bee,你来决定。”凯德满怀希望地看着汽车人。

大黄蜂犹豫着,光镜在霸天虎和人类,还有一只玩具熊之间转来转去。“如果擎天柱大哥在这里,他会怎么做?”最终,他用七拼八凑的电子音问了这样一句。

凯德愣住了,一时说不出话来,过了半响才气呼呼地回答,“随便你们了。”

#

“嘿,你这样会影响主能量管循环,并且干扰到变形齿轮的运转。”米凯拉大声说道。

“胡说,我就是这么修擎天柱的。”

“我可以诚实地告诉你,要是救护车还活着,看到你这样修擎天柱,他非得气疯了不可。”

“救护车是塞伯坦最好的医生。”路障突然插嘴道,“我觉得她说得对。”

“狗屎的,我真应该为同意收留你抽自己几巴掌!”凯德扔下扳手,大步走出了车库。

“嗨,哥们儿。怎么了?又是为了那些齿轮管线发动机?”泰迪看了看气呼呼的凯德。

“自以为是的小丫头。”

“试试这个。”泰迪坐在空油桶上,递给凯德一杆烟枪。

“不,谢了。我很多年没抽了,结婚后就没有过。有了泰莎后更不……”

“得了,你现在是单身。你的女儿可能正在大学和她的男朋友一起磕药。所以,来吧。这可是超级柠檬雾。还记得……”

“柠檬臭草和超级银雾的杂交品种③。我当然记得。”凯德瞪大了眼睛,“哪儿来的?”

“还记得上次我和大黄蜂、米凯拉进局子那事儿吗?我在大黄蜂的子空间里藏了一些,警察肯定搜不到那里啊。”泰迪得意地扭了扭他圆滚滚的身体,“看你现在这副模样,我认为你绝对需要来一口。”

凯德看了泰迪好一会儿,终于抓过烟枪狠狠吸了一口。“哦,真怀念这个味道……泰迪,你说我该怎么办?”

“这还不够劲儿?你是想……”泰迪的手在鼻子上比划着。

“不,呃……我是指米凯拉。”

“她有什么问题?”

“哦,没什么问题。我觉得——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她相处。”

“不知道?”泰迪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往嘴里扔了一块辣味薯片,“我觉得从你看着她那个小蛮腰的眼神判断,应该很清楚啊。”

“好吧,其实这才是问题。”

“嗨,哥们。这事和我说没用,”泰迪了然地眨了眨眼睛,“你得和她说。你知道的。”

“但她和我女儿一样大!”

“真的?那她看起来可有点老。”

“好吧,她比泰莎大几岁。”凯德叹了口气。

“伙计,你不能这样唉声叹气的,”泰迪用胳膊肘捅了捅他,“穿上你的好衣服,带她去吃顿饭。喝点儿酒,然后滚床单。这事就这么简单。”

“她不会答应的!”

“我看未必。哦,凯德,相信你的雷霆兄弟吧。‘凯德,把火花塞套筒递给我’,‘凯德,你得用塞伯坦的能量导入模式’……我可见过那辣妞偷偷看你的眼神。”

“真的?”

“真的,我发誓!”泰迪竖起三根手指 

凯德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好吧,好吧,让我想想哪家餐厅。不不不,也许应该先想想哪件衣服?”

“意大利餐馆,周二还有特价菜”泰迪慢慢转过手,弯下食指和无名指,“把你现在那身肌肉露出来就好,有了它你就成功了80%,哥们。”它举着那个手势,在沙发上狂笑起来。④


- Fin -

——

注①:Ted2原梗。美泰是芭比的生产商,孩之宝的竞争对手。孩之宝市值比美泰高,两家搞过好几次并购谈判,但至今没成功。

注②:飞侠哥顿的台词,泰迪和男主最喜欢的剧。

注③:Ted2中出现过,是他们觉得超赞的的大麻品种

注④:泰迪虽然没有分开的手指,但的确有过不雅手势的镜头,并且还打码了

-Kawaii Bot-
没有来源的愧疚吞噬了可怜的警官...

没有来源的愧疚吞噬了可怜的警官,他再也没停止哭泣

没有来源的愧疚吞噬了可怜的警官,他再也没停止哭泣

F.Silva

这真是个完美的墨西哥婚礼(((o(*゚▽゚*)o)))这片子!!!太基情了!!!!我的天!!! Mark在里面可爱的要命!!!!

这真是个完美的墨西哥婚礼(((o(*゚▽゚*)o)))这片子!!!太基情了!!!!我的天!!! Mark在里面可爱的要命!!!!

katze11

《泰迪熊 Ted》第一部 德语配音无字幕版

AVI BDRip版

q98q


看完22英里想起Mark Wahlberg的这部。

不造为啥,这个系列在我脑海里和死侍牢牢绑定......

.....大概是因为都有极其浓厚的贱萌气息吧ㄟ( ▔, ▔ )ㄏㄟ( ▔, ▔ )ㄏ


John,warte!

Hoer doch:

Ich habe dich lieb!


AVI BDRip版

q98q


看完22英里想起Mark Wahlberg的这部。

不造为啥,这个系列在我脑海里和死侍牢牢绑定......

.....大概是因为都有极其浓厚的贱萌气息吧ㄟ( ▔, ▔ )ㄏㄟ( ▔, ▔ )ㄏ


John,warte!

Hoer doch:

Ich habe dich lieb!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