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artha Kent

13浏览    2参与
江月待何

[Smallville超人前传]亲情向[乔纳森肯特&玛莎肯特&克拉克肯特]:懂你

因为lofter现在没法插入网络视频了,故将地址附下: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3455184/

其实一直觉得,超人前传这版,超人的爸妈,永远都是乔纳森和玛莎。

背景音乐是:满文军的《懂你》,一首很经典的描述父母亲情的歌。

[Smallville超人前传]亲情向[乔纳森肯特&玛莎肯特&克拉克肯特]:懂你

因为lofter现在没法插入网络视频了,故将地址附下: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3455184/

其实一直觉得,超人前传这版,超人的爸妈,永远都是乔纳森和玛莎。

背景音乐是:满文军的《懂你》,一首很经典的描述父母亲情的歌。

岛上的兔子

[授权翻译]Matters of the Heart by DM(dragonmist310)

章四 A Moment of Truth 真相时刻 (上)

配对:Kontim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99776/chapters/2111715

章三(下)


      Conner只是凭着直觉在飞,他甚至都不知道他前往的是哪个方向。但下方建筑物逐渐变得矮小而稀疏,最终被农田取代——是小镇。他可能是闭着眼飞完了大半路程,至少感觉上是这样的。而且他觉得自己蠢极了,他怎么能见鬼的什么都不说就当着Tim的面飞走呢?他又不是在生Tim的气!当然他是有点恼怒,但…Tim甚至都...

章四 A Moment of Truth 真相时刻 (上)

配对:Kontim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99776/chapters/2111715

章三(下)


      Conner只是凭着直觉在飞,他甚至都不知道他前往的是哪个方向。但下方建筑物逐渐变得矮小而稀疏,最终被农田取代——是小镇。他可能是闭着眼飞完了大半路程,至少感觉上是这样的。而且他觉得自己蠢极了,他怎么能见鬼的什么都不说就当着Tim的面飞走呢?他又不是在生Tim的气!当然他是有点恼怒,但…Tim甚至都没有做错什么。


       Tim做错什么了吗?


       Conner摇头,Tim当然没有。只是这一切都太令人困扰了。不知道为什么Tim受伤的画面一直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轰炸着他,让他没法思考。这意味着什么?他甚至都不知道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还是他只是反应过度?对,反应过度似乎是个合理的解释。只有顶级的混蛋才会当着他受伤挚友的面飞走。但Conner——尽管他不愿承认——已经来不及回去面对Tim了。他怎么能?他甚至都不敢直面自己。在向Tim解释清楚之前还有太多东西要弄明白。Tim现在要么在担心不已,要么在找氪石手套准备给他脸上来一拳。后者其实还能让他好受些。


       又飞了几分钟,肯特农场出现在他的视线里。月光照亮了褪色的红漆谷仓和田野上待收成的庄稼。黄色的小房子里一片黑暗,只有妈平时一直开着的廊灯亮着。它发出温暖的光辉,向疲惫的流浪者们招手。这是Conner重生后第无数次感叹,曾经的他怎么会厌恶这样的小镇?


       他降落在门廊前,用TTK开了门——他把钥匙落在公寓里了。进去后他打开厨房灯,靠着流理台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他大口喝水的时候听到有什么东西跳下了楼梯。他心中一惊,,然后才意识到那是小氪。超级狗狗几乎是冲进来的,它欢乐地在Conner脚边乱跳,兴奋地吠叫着。


       “小氪,蠢狗狗,你会吵醒妈的!” Conner(响亮的)低声训斥道。这样一来邻居也要被吵醒了。


       “太晚了——她已经醒了。”楼梯上传来妈的声音。她走下来,踏进厨房,肩上披了条围巾,脸上挂着笑容。“Conner Kent,我告诉过你回来之前先打个电话。现在可好,我该怎么给你准备苹果派?”


       “其实我不是来吃派的,妈。所以没关系。” Conner承认道。


       “我知道。”妈的神情柔软下来,“我能看出来。你脸上是那种 ‘放弃世界’的表情。”


      “有那么明显?”


      “我有经验。”她说,走过来给了他一个急需的拥抱。“现在坐到餐桌那边去,你看起来需要喝点什么热的东西。”


      “你该不是要给我弄杯牛奶吧?”为什么总是热饮?


      “不,为什么这么问?”妈看起来很疑惑。


      “算了,别在意。”


      “好吧,热巧克力怎么样?”


      “当然好。”Conner照妈说的在桌边坐下来,小氪跟过来,卧在他脚边。“抱歉把你叫起来。”


      “别傻了,亲爱的。你要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是不会在来这儿的。而且说实话,我也不想你去别的什么地方。而且我也能见到你——就这样!”她边说边把灌满的水壶放到炉子上。做热巧克力的过程中她没再说话,所以Conner有机会在她开口问之前(尝试着)整理一下思路。


       很快,她端着两个马克杯走到桌前,把一杯推给Conner。“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亲爱的。”


       “天啊,我该从哪开始?”Conner喃喃道,盯着他眼前那杯深色饮品。他啜了一口,品味着巧克力的甜蜜和醇厚。也许Lois和妈是对的。


      “不如先从最初开始?”


      “嗯,今晚Tim和我闯进一个跟我这个‘案子’ 有关的公司里。我们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但Tim受伤了。他没什么大事——他给自己缝了针。我想我是被他最近这种不顾一切的行为吓坏了。”他说。


      “你在担心他,这很正常…”妈停下来,意识到故事还没完。


      “然后我就…当着他的面飞走了,没有任何解释地。他大概以为我没办法控制自己或者迷失了。”


      “Conner Kent,那个可怜的男孩肯定担心得要命!” 妈并没有抬高音量,但听得出来她在生气。“你有没有至少给他打个电话?或者短信还是别的什么你们用来联系的方式?”


      “呃,没有。” Conner把他的通讯器留在公寓的餐桌上了。他看了一会墙上挂着的电话,沉思着,然后又把注意力放在热巧克力上。


      “你为什么不打个电话?至少让他知道你没事。”


      “因为这事情很复杂。”他站起来,一口气喝完剩下的巧克力。小氪疑惑地看着他,跟他到水池那边去放空杯子。Conner靠在流理台旁面对着妈,她双手握着杯子,耐心地等他说下去。他没继续说话的时候小氪用鼻子拱了拱他。“妈,我可以告诉你任何事,对吗?”


      “当然了,亲爱的。” 妈说,好像那是世界上再简单不过的事情。说实话Conner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一个这么蠢的问题。他是Clark和Lex Luthor的克隆,看在基督的份上。他是个半外星人,科学奇迹,超级英雄。如果这些妈都能接受,那就没什么能令她惊奇的了。


      “就只是…”Conner不知道该怎么说,所以他决定还是从一开始说起。“我们一开始遇见的时候,Tim和我互相讨厌。我们不能忍受彼此。我觉得他自大又专横,他觉得我是个头脑简单的白痴。见鬼的,我们俩都说对了。但那之后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然后成了朋友。我们!朋友!现在这显而易见,但当时呢?我那时觉得我没办法和他相处。但突然之间——或者是逐渐地,我不知道——我们变成了最好的朋友。即使在Luthor控制我干出了那些事之后,在所有事情结束之后,Tim无论怎样总会在那里支持我。他是我可以信任和依赖的人。我们互相倾诉所有不能告诉别人的秘密,我对他的感情不只是友谊,还有更多。”


        “哦,亲爱的。”妈温柔地说,脸上挂着微笑。但Conner还没说完。


        “所以当他做出那样的蠢事的时候,我吓坏了。我…最近他根本就不关心自己。好像他在等着死亡找上门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知道怎样能阻止他。”Conner不知道怎样告诉Tim他对他来说有多重要。有一部分原因是他不清楚自己到了“更多”的哪一步。不,那不是真相,不是完整的真相。他已经花了这么多年试图说服自己,找了一个又一个借口。如果他要告诉Tim自己有多么在意他,他就要先诚实面对自己。


        Conner无力地靠在流理台旁,看着地板叹了口气,“我爱他。”


        比起承认,这更像是接受事实。(他的感情绝对不是那种柏拉图式的,但妈会理解的。)她放下杯子,站起来,带着关心的神色缓缓地走向他,给了他一个拥抱。Conner在她的怀抱中放松下来,把脸埋进她的肩窝。“我该怎么办,妈?我该怎么办?”


       “我知道你不想听这个,”她放开他说,“但你得告诉他。”


       “我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喜欢我。这不是那种能直接抛给你最好朋友的事,如果一切都搞砸了我不能指望我们还能和好如初。”但是Conner能确定的是Tim是发生在他生命中的最好的事,没有什么比他们的友谊更重要的了。当然这有可能发展成很棒的东西——那是他极其渴望得到的,但…如果他搞砸了,那还是退而求其次吧。他更愿意自己忍受这种痛苦,而不是让他们的关系产生裂痕。如果他表白了而Tim并没有那个意思,他们就会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但Conner并不想那样。他知道每次他看向Tim的时候,他不只是看,还会渴望本该发生的事,而Tim也会知道。


       天啊,他陷得太深,都不知道该从哪爬上来了。


       “我希望我能提供更多的建议,但我得承认我没有。”妈说,手放在他肩上。“但我相信你会想办法搞明白的。我还是认为你该对他说实话,你不能向他瞒着这么重要的事情。”


       Conner当然明白她是对的,但那没什么用。他只是不想再想这件事了——只要把它丢进随便哪个黑暗的角落他就很满意了,就像他一直做的那样。再说,比起他自己愚蠢的感情生活,他还有别的事要操心,不是吗?像最近的案子?为什么突然之间他把感情生活排在案子前面了?他应该先解决优先项。他得把这个加入他的缺点清单了。


       就在这时,小氪突然站起来。直到刚才它还安静地坐在Conner脚边,提供精神上的支持。但现在它冲到门边,开始吠叫起来。“那是什么?”妈问道。Conner前去查看,横跨一步避开小氪,开了门。小氪跟着他进入了黑暗里,他没看到有什么东西。但小氪坚定不移。


       Conner绷紧他的眼睛扫视地平线,果然,小氪是对的。远远的有一个身影正以超音速向他狂奔过来。


       Bart。


       是啊,Conner完全搞砸了。


       Bart越来越近的时候Conner能感觉到他很生气。实际上,Bart到达农场的时候根本就没停下。他一直跑,在Conner想到该闪开之前撞上了他。Bart以极快的速度把他摁到地上,不过他至少留意没弄坏妈的花园。


        “嗷!” Conner撞到冰冷坚硬的地上时发出了一声呻吟,不过这是他应得的报应。Bart在上方揪着他的领子。


        “这一下是因为你是个彻底的混蛋!”他大叫道,以出人意料的正常速度。接下来就不会了,Conner预测。


        “我知道。” Conner清楚自己没有反驳的理由。那一下让他喘不过气,而且确实有点疼,说实话。不过他想这就是Bart的目的。而且他知道接下来要面对什么。


        “你出什么问题了——你知不知道现在Tim有多崩溃?他崩溃了,Conner。比平常的崩溃更崩溃!他几乎是歇斯底里地给我打了电话——好吧,对他来说算是歇斯底里——他把事情都告诉我了。我推测你是个大混蛋。你见鬼的有什么毛病?好像他还需要更多糟心事要收拾似的,你就这么一言不发地当了逃兵?你有什么毛病?!”


        “很多毛病。”Conner说,做举手投降状。Bart从他身上下来,把他拉起来,尽管他看起来还是那么生气。妈和小氪在门廊上静静地看着。妈向Conner点头,走回屋里,叫小氪也跟上,所以Conner和Bart可以单独解决。


      “所以发生了什么事?”Bart抱起手臂问。他的赤褐色头发被风折腾得乱糟糟的,让他变得比平时更威风堂堂了。


      “好吧…我吓懵了。”Conner说。Bart的眼睛眯了起来,有那么一秒Conner觉得他要为这个不完整的回答挨上一记高速拳了。


      “这可不够!从开始说起。”


      “你知道,我其实是一个克隆——”


      “别想糊弄我,老兄。告诉我这都是怎么回事。”现在Bart可以像Tim那样轻易地看穿Conner的胡扯了,所以Conner知道转移话题或开个玩笑混过去都行不通。但见鬼的,要是他想找个人倾诉,还有谁是比Bart更好的选择呢?


      “拜托,Bart,你看到Tim最近都是怎么过的了。”Conner严肃起来。他示意走到门廊那里去,所以他们至少能坐下来谈。“他总是担心我们,但他根本就不关心自己。好像他变成了那种’打击犯罪维护正义’的机器,’痛苦’和’人类感觉’都不在他的程序里。我是说,他失去了他的脾*!那对人体很重要!你会觉得在那之后他至少会不那么拼命,但…我不知道。我只是希望他不要再把自己往死线上逼了。”


      “我听说了。但他在没有我们的情况下挺过去了。让他改变方式要花上一些时间,你知道的。而且你还没有确切地告诉我今晚发生了什么。”


      “我们在任务中。基础的渗透工作,但他被割伤了。自己在公寓里给自己包扎。我有点懵了然后在完全搞不明白的情况下直接飞出来了。他大概觉得他触发了什么,但不是那样的。不完全是那样的。我不是回忆起了自己的死亡,而更像是预见到了…他的死亡。”Conner在最后那部分噎住了。他紧紧闭上眼睛,试图把那些画面赶出他的脑子。“他大概是我见过的最强大的人之一,但他终究还是个人类,人类是…很容易被杀死的。Bart,如果你和我这样的超能力者都能像我们之前那样死去,那…我不能失去他。我不知我还能不能保持清醒。


      Bart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这有点令人不安,毕竟Bart从来没安静过。他深吸了一口气,Conner想他是不是在准备把所有的想法都一股脑迸发出来,但Bart仅仅是叹了一口气。然后他又看向Conner——真正的看着他。“你还没告诉我什么?”


      Conner偏过头去,看着那些许多年前的夏天妈精心种植在路边的多年生花卉。它们娇嫩的花瓣映照着月光,显得更朦胧而脆弱了。只一场暴风雨就能轻易地摧毁它们,然而它们已经默默承受了这么多年了——包括那些Conner自己没有承受住的。它们的根一定伸展到了泥土之下很深的地方,变得不为人知地强大。但明天到来后它们还是有可能被破坏,不管它们是多么地坚韧不拔。生命真的是要靠运气吗?只是躲避着一场又一场的暴风雨,几乎被蒙蔽了双眼?不,不是那样的。Tim大概会对这样的想法嗤之以鼻,并且说“Kon,我们掌握我们自己的运气。”他当然会是对的。只不过,和死亡掷骰子看起来还是不明智的。他已经输过一次了,Bart也是。见鬼的,就连Clark也是!但他不会让Tim输的——Tim太重要了。对世界来说,对他来说。


       “最近我想了很多事,关于Tim对于我的意义。”Conner承认道。他知道他应该告诉Bart——尽管有一小部分的他在想Bart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毕竟他们三个呆在一起的时间多到可笑。在过去Bart总是对身边发生的事浑然不觉,但他也像Conner一样在重生之后改变了不少。他更成熟,更细心。有一段时间他甚至接过了闪电侠的披风,所以最好认为他不仅仅是长高了几英寸而已。


       “还有?”Conner没再继续的时候Bart提示到。


       “还有我是真的关心他。比任何其他人多更多。我需要确保他知道这个。但如果我搞砸了,那…”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所以他只是比了个爆炸的手势。


       “好吧,”Bart理解地说,“好吧,好吧,我知道了。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


      “所以你知道这事为什么很复杂了吧?”


     “并不完全是。”Bart耸耸肩。Conner恼火地看着他但Bart继续下去,“考虑到所有事实,他回应你的心情的机会很小。就好像我会堵上毕生积蓄买我不确定会不会赢的彩票,在我的第一次——而且我会告诉你其中的科学算法,但我想你明白了吧。”


      “什么?”Conner只是这么问。


      “彩票,还是…”


     “不!不是彩票——什么‘事实’?”


     “你在这种事上真是糟透了不是吗?好吧,我猜事实意味着你们俩天生一对——我只是没料到我会是那个红娘。或者红郎,管他是什么。”Conner想了一会儿那都是什么意思,但又记起来他手头还有别的事情要先处理。


     “Bart!”


     “是啊,是啊,事实。”Bart说。他竖起一根手指,继续道,“首先,我们来分析一下一个实打实的证据——他试图通过克隆来复活你。Tim很聪明,他大概比99%的人类都要聪明。但克隆?那真是太蠢了,因为谁都知道就算成功了,克隆体和原来的那个总是不一样的。它在尖叫着绝望,而且因为这个话题已经开始让我感到不舒服了,我现在要开始分析事实二号。”


      “Bart…——”


      “嘿,是你要听事实的,我现在就讲给你听——不要打断我!”他竖起第二根手指表示第二点。“Tim对你隐藏的秘密比他对自己家人隐藏的都要少。他基本是告诉你所有事,我们可以把它归为最好朋友的特权——Tim也对我说了这么一堆相同的话,但他可没有像对你一样对我这么敞开心扉过,Kon。你就像一个行走的他的日记。”


         至少那可能是真的。Conner突然感到有些愧疚,Bart正在被缓缓推出他们的三人小岛,可以这么说。如果事情真的像Conner想要的那样发展了,那Bart不会觉得他是个电灯泡吗?他不想要那样。Bart也是他最好的朋友,即使奇迹发生,神明起了什么作用,他和Tim最终搞清楚他们…好吧,他不确定Bart会怎么想。过了一会儿,Conner重新把注意力放到Bart所说的事上,但他暗下决心要问Bart他是怎么想的。


        “我们不要忘了那些拥抱。有很多。像是,那种超越普通意义上的。” Conner也承认这一点。最近他和Tim有很多次拥抱。在悲剧事件之后抱着Tim,即使只有几秒钟,也有特殊的意义。他告诉自己那大概只是环境和气氛的影响;超级英雄之间有着很深的联系,但那并不代表着一定要有爱情因素。而且有时候Tim会出其不意地抱住他,就像害怕Conner会突然随风消散,这有点把Conner吓坏了,因为他知道Tim在害怕什么。尽管他们又回到像从前一样,开着玩笑,互相调侃,彼此相处时感觉很舒服——他有时还是会注意到Tim看着他时的表情。就像他在确定事情尽在掌握之中。那也是正常的吗?好吧,也不是每天你最好的朋友在消失这么长一段时间后突然就冒出来。


       “我猜是这样的。”Conner慢慢地说,意识到Bart在等他回应。


       “老兄,他几乎是发疯了。我是说,他们都是——Cassie加入了一个崇拜你的狂热组织——但是。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对吧?”


       “Bart…,”Conner开始说。这些都是那么有说服力,没错,但还是有一部分的他确信表白的后果只有心碎。


      “这简直太荒谬了——你就这么全盘否定,都快把我搞疯了!“说实话,被夹在 ‘友情’和 ‘爱情’的区域之间也要把Conner搞疯了。他想要剪断那些缠住他脚步的丝线,但他不知道该不该。如果那些丝线是在保护他呢?如果剪断它们并不能给他自由,反而让他脸朝下直直撞进冰冷而坚硬的,生活的沥青地板呢?


       “没有办法能完全确定,Bart。他太擅长藏着事情,我没办法肯定。除非我确定了我才能踏出这一步。


       ”没有人能百分百确定任何事,老兄。你知道,我也知道。有时候,像这种重要的事——这种能改变人生的——不论它有多么可怖…有时候我们得跳出那个信仰之跃*。”Bart说。之前他的智慧都藏哪儿去了是个永远的谜,但Conner还是很欣慰能听到这样的话。“不可否认的是他爱你,至少在某种方式上。即使不是你想要的那种方式,他也不会就直接和你断绝关系。他不是那种人。”


       Conner把脸埋进掌心,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好让他不用高速挨揍。“所以你是说我该直接去做。”


       “那就是我要说的。反正在我们剩下的人眼里,你俩几乎都扯证了,所以只是时间问题。“


       “等等,什么玩意儿?所有人都知道了吗?”Conner问。他在想他和Tim之间的奇异关系是否引起了某些队友的注意。他试图显得不在意,但他们可能已经在准备派对了。


       “呃,这个。我们有些人还留在赌局里。你最好在月底之前给Tim表白不然我就要欠Cassie我并不拥有的二十块。”


      “请告诉我你是在开玩笑。”其他泰坦们把赌注和利润建立在Conner的痛苦之上的想法让他感觉不太好。没错,这真是瞎胡闹,但奇怪的是大家都参与进来了。更糟的是Cassie——他的前女友——也在里面。Bart只是耸耸肩作为回答,连给他喘气的机会都没有。


      “你最好快点回去大都会——在Tim爆发以前。”


      “我见鬼的该怎么面对他?”在他做出突然消失的举动之前他就该想到这一点,但他之前根本就没在思考。


      “飞慢点——你可以在路上编个半真不假的理由。”


     “真是谢了,Bart。”Conner一口否决,“我不能向Tim撒谎。他向蝙蝠侠撒谎,这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他绝对会看穿我的。”


      “其实你不一定要让他相信,天才。他会明白的。”  Bart是对的。他们三个之间没有谎言,除了那种很明显的瞎话——接近于 “我会告诉你但不是现在”的意思。也许一开始就说这句话会比较好,但先扯个谎已经是他们之间的习惯了。有其他人在场的时候这很有用,但如果已经沟通失败就没什么用了。


      “好吧,我好像该走了。”Conner抬起头看着天空说。几片云停在月亮旁,但它的光辉依然明亮。


     “还有记住:如果他因为你逃跑而把你宰了,都是你的错。”


     “谢谢支持。”Conner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然后他记起来了:“嘿,你确定你对[我和Tim]没意见?你知道,如果我们是一对——”


     “你真的在担心我的想法?别担心伙计,我知道你不会把我踢到路边去的,那样的话我会跑回来踢你。” Bart拍了一下他的手臂,笑着向他保证道。“我就是等不及你们俩停止拐弯抹角了——我向上帝发誓我差那么一点就要抄起电锯把墙角修成四种不同形状插上一面大旗了*。”


       “我毫不怀疑。”Conner诚实地说。Bart站起来,Conner也站起来夸张地叹了口气,意识到他真是完完全全搞砸了。但Bart和妈都是对的。他不仅因为突然消失欠Tim一个解释,而且还欠他一个真相。(即使Tim自己对真相…很…小心。)Bart一定是看见了写在他脸上的忧虑,因为他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了他。


      “你看起来需要一个拥抱。”他解释道。


      “谢谢。” 之后他绝对要为Bart做点好事,为了他的支持。


      “祝你好运!你会需要它的!”他在加速跑走之前这么说。


      “好的。”Conner对着空气同意道。他在那儿站了一会儿,让清冷的秋风吹着。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希望这些动作能起到作用,但要么是它们不总是有用,要么是他做的方式不对。


      门打开了,妈探出头,小氪从她身旁挤出来,跳着跑向Conner。他拍了拍它的头。“要出去吗?”妈问。


      “是的,我不能让他等着。”他说。妈只是怜爱地微笑,Conner想他是不是该请她做个紧急苹果派。但Tim真的很难奉承,事实上任何这样的企图都会导致严重的后果。所以最好还是直入主题。


      他没有双关的意思。*


      关于这一点他可能是想多了,或者他得用某一天好好想想这件事。


      “那再见了,甜心。”妈向他挥手,小氪吠叫着告别。Conner点点头飞上天空,朝着大都会飞去。


——————————————————————————————————



译者注:

      

*漫画看得少的我不知道是在哪里丢的脾脏…查了好多资料觉得是在追查失踪的Bruce期间被The Council of Spiders的刺客捅了失血过多那一次丢的?查的时候又复习了一遍提宝的历史,大写的心疼QAQ


*不是我瞎扯真是信仰之跃(leap of faith)!但是Bart小天使你听说过信仰之跃其实是诅咒之跃吗?使用该技能的人立刻会变成幸运E的XD


*beat around the bush 在灌木丛四周敲敲打打,引申为旁敲侧击,拐弯抹角。


*双关指的是“play it straight”,在这里是直入主题的意思,我猜双关是2004年美国一个真人秀“Play it straight”。节目组让一个女人和一组男人在农场待上一段时间,让她来判断谁是直的谁是弯的。真会玩。

   可能Conner在想出柜的事吧hhh


暂时的复活(OvO)~

谢谢评论区给我更文的动力,在此我立个flag,争取十一月底之前完成翻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