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ary

28045浏览    5723参与
Ammonium sulfate

"Welcome to my world that's painted with sadness."

2020年啦。

IB美术馆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昂。

"Welcome to my world that's painted with sadness."

2020年啦。

IB美术馆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昂。

小🈚梧语

mary 逆位正义。

  逆位正义真的和Mary很像,自己所认为的正义,不被别人看好,错误的,有这正义的心却没有正义的行动,被他人误解。

  明明只是想逃出美术馆找寻把自己困在画里的好父亲,却被人烧死,想要拥有理自己的人,却没能成功

 


    逆位正义,顾名思义。在他人看,不过就是自私罢了。谁又会理会“正义呢”

  逆位正义真的和Mary很像,自己所认为的正义,不被别人看好,错误的,有这正义的心却没有正义的行动,被他人误解。

  明明只是想逃出美术馆找寻把自己困在画里的好父亲,却被人烧死,想要拥有理自己的人,却没能成功

 


    逆位正义,顾名思义。在他人看,不过就是自私罢了。谁又会理会“正义呢”


未刑刑刑刑
【授权转载】 【‼️禁止二改二...

【授权转载】

【‼️禁止二改二传/商用🚫】


作者:rifsom

链接🔗:戳这里 


原链接🔗:戳这里 


授权图:请移步《授权图》合集

【授权转载】

【‼️禁止二改二传/商用🚫】


作者:rifsom

链接🔗:戳这里 


原链接🔗:戳这里 


授权图:请移步《授权图》合集

我头上有犄角犄角
第一个条漫,给我第一个坑了,快...

第一个条漫,给我第一个坑了,快去看恐怖美术馆吧!各位大佬!

(有些地方画的不对,画世界也不会用什么东西,我尽力了!因为太垃圾改了两格分镜我真的画不出来。等我成为大佬会画画了我会改的(இωஇ ))

第一个条漫,给我第一个坑了,快去看恐怖美术馆吧!各位大佬!

(有些地方画的不对,画世界也不会用什么东西,我尽力了!因为太垃圾改了两格分镜我真的画不出来。等我成为大佬会画画了我会改的(இωஇ ))

TaraKo

mary

上裙子的颜色的时候失去耐心TAT

mary

上裙子的颜色的时候失去耐心TAT

拉迢儿
重新过了一遍Ib,对没有所有...

        重新过了一遍Ib,对没有所有人都能出来的结局无限怨念๛ก(ー'ω'ーก)

        本来想仿照原作画的,能力不够又弄成了儿童启蒙绘画的样子,人体比例也不对,水平至此改不出来了_(´ཀ`」 ∠)_


        重新过了一遍Ib,对没有所有人都能出来的结局无限怨念๛ก(ー'ω'ーก)

        本来想仿照原作画的,能力不够又弄成了儿童启蒙绘画的样子,人体比例也不对,水平至此改不出来了_(´ཀ`」 ∠)_


谭笙笙(´∀`)♡
骗子,说好一起出去的

骗子,说好一起出去的

骗子,说好一起出去的

winter

丢一下最近摸鱼...2020年了还有集美们看恐解rpg吗.....

丢一下最近摸鱼...2020年了还有集美们看恐解rpg吗.....

計時KEIJI

畫了IB文件夾!!

在CWHK擺攤另外也有網販!歡迎買!!

連結在評論!


畫了IB文件夾!!

在CWHK擺攤另外也有網販!歡迎買!!

連結在評論!


THEsugAR°_

〖遇见你〗——【闵玧其x你(阿米)】

当我从红木门外踩着黑鞋踏进木质地板时,我知道你和我便是命中注定的相遇。当那次夜晚遇见你,形同陌路。……

“全名闵玧其。随你怎么称呼。”

那是我来时第一次对我说的话。我还记得,当时的你一头棕色微卷的头发,一双眼睛端详着众人。看着他的双眼,好似一卷黑洞将你吸进无尽的深渊。很奇怪明明是一双单眼皮,很意外地感到在无尽之中的柔弱带着一丝伤感。细白的脖子被衬衫的领口遮挡了些,黑色的领带垂落在胸膛前,墨蓝校服外套衬得少年感十足。

“没事吧?”

你甜美的嗓音有小些轻,“没,没事,谢谢。”

那是我第二次听你说话。当时我正搬着大叠同学的作业本去办公室的路上,意外摔倒后,你小心地为我捡起地上跌落的书籍,将...

当我从红木门外踩着黑鞋踏进木质地板时,我知道你和我便是命中注定的相遇。当那次夜晚遇见你,形同陌路。……

“全名闵玧其。随你怎么称呼。”

那是我来时第一次对我说的话。我还记得,当时的你一头棕色微卷的头发,一双眼睛端详着众人。看着他的双眼,好似一卷黑洞将你吸进无尽的深渊。很奇怪明明是一双单眼皮,很意外地感到在无尽之中的柔弱带着一丝伤感。细白的脖子被衬衫的领口遮挡了些,黑色的领带垂落在胸膛前,墨蓝校服外套衬得少年感十足。

“没事吧?”

你甜美的嗓音有小些轻,“没,没事,谢谢。”

那是我第二次听你说话。当时我正搬着大叠同学的作业本去办公室的路上,意外摔倒后,你小心地为我捡起地上跌落的书籍,将它们整理好后,抱起全部,下颚向前抬了抬,“我不认办公室”,醉酒嗓一起的瞬间,不是他醉就是你醉。

你们两个,走过瓷砖铺垫的地板,经过许许多多个班级。太阳从外透过玻璃窗照进的暖光打在两人的身上,倒映出一高一矮的影子。一个扎着高马尾的女孩在前面走着,一个男孩抱着一叠书跟在她的身后。

你觉得这一刻美好极了。或许这就是心动吧。

傻孩子总和别人的想法完全不一样。不一会儿耳边便传来关于闵玧其的坏话。

“闵玧其什么时候学会帮别人了?”

“是啊,我记得以前他不管见学姐学长还是比自己小的都直接叼着棒棒糖绕开的。”

“最气还是那次,我们级的级花被他拒绝了。走之前还把点燃一半的烟丢在她面前。一脸不屑。”

“或许是‘这位’知道懂事了吧,毕竟现在已经是个高三的学长了。”

每一言一语都听进了耳朵。你带着小些担心往后看了他一眼,他没有叼着糖,也没有叼着烟,而是很认真地帮你捧着书的样子,很难想象在你入学前他真的是这样的一个男孩吗。甚至有些小难过,因为你不差的外貌和性格在刚来就收到了许多关于学校的小消息,其中就有关于高三级花的事。

她叫金益柔,第一次听险些以为是个男生的名字。本级的人都称她为级花,在学校也是数一数二的好看,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她的柔美就该是世间最耀眼的。

“你抱进去吧。”,他话语一出的时候你才清醒过来,原来已经到了。

“你不怕我再弄掉吗。”

“这种地方不喜欢进。”

你点了点头,就进了办公室。等你再出来渴望看见他身影时,他早已不见踪影,黑黑的脑袋中没有棕色卷发的男孩。

因为是一个人走在这人群之间,所以脚步加快了些。走进班级时发现闵玧其正趴在桌上冥闭双眼睡着觉。他的皮肤真的意外地很白,远远地你见他薄薄的嘴唇似动非动。瞬间红晕爬上你的脸颊。

的确,当时的自己根本就是个傻白甜。傻傻地以为爱情就这么降临了。傻傻地以为告白便可以博取他的真心。他可能完全不知道当时你怀着几个月烦恼又激动的心去向他表白。

“玧其,我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吧!”

最后得来的却是一句:

“对不起,我有女朋友了。”

本来的小鹿乱撞的心,一下子被kill得一丝不挂。眼里透明的水在翻腾,“没事啊,我开个玩笑嘻嘻。”,你努力靠笑容抑制住泪水的涌出。

当天晚自习结束回家的路上,口袋里的手机不停的震动——是母亲的电话。

“喂。”

「阿米呐,今天我和爸爸回不来了,你自己在家早点休息奥。」

“知道了。”

简短的几句后便挂断了连线。路上成年的男子叼着烟走过你的身边,庞大的身躯撞上了你娇小的身躯,你差点摔倒在地,回过头想去责备他,却发现他连头都不回的背影慢慢向远处走去。

「其实没必要事事都那么在意。」

路上路过唯一灯火亮着的便利店,听了老板的话推荐的玫瑰花茶烟伸手递上金钱之后,回到黑暗空无一人的房屋。电灯随着“滋滋”声后亮起时,发现了自己堆在桌上几乎没动几口的饭。

你脑袋里浮现出闵玧其的脸,他朝着你笑着,他笑得很开心,但不是对着你,是对着一个不认识的女生。

你含着棒棒糖向父母说自己不想读书,用自己打工养活自己的借口去说服他们让自己退学。你本来还会以为很难办到,或许会和他们吵架,结果这些都没发生。他们同意了你的“意见”。隔日你没有去学校,那天你的父母通过电话向你的校长办了退学手续。自那天起,你便去了本区最大的酒吧当了一位调酒师。你是那里近期唯一的女调酒师。

你通常喜欢披散着自己卷卷的墨绿长发,一双蓝黑色的瞳孔里早已失去了纯净的光芒。你尝试了从未穿过的一字肩短裙和高跟鞋。就这样,在酒吧当了一年多的调酒师。

直到有一天,你正和身边的男同事聊着天的时候自己的面前走来一个染着一头薄荷绿发色的男子坐到你面前。

“一杯Manhattan。”,熟悉的醉酒嗓音再次响起,在这嘈杂的场所,你感到瞬间失去听力,唯独男子的声音回荡在你的耳畔。

你在他面前简单将量酒器内倾入四十五毫升的加拿大威士忌,灌入调酒壶内。接着放下酒塞上塞子,拿起另一杯酒倒入三十毫升混合后滴入一滴安格斯图拉苦酒,搅拌均匀后倒入酒杯移到他面前。拿着两杯盖好的酒杯转身放回原处。从开始到结束,他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你。

“我们认识吗。”

“不认识。”,你低沉的烟嗓中带着被完全覆盖仅剩一点的甜美,厌世般的双眼没有逃避他,而是索性直面自己的谎话。因为从他进来的那一刻,白皙的脸上有着一双柔弱带伤的双眸,醉酒嗓响起的时候,你已经知道他是谁。

两人沉默了很久,他没有问你什么,你也没有向他表明什么。

“先生来这喝酒是有什么烦心事吗。”

你没有称呼他为“玧其”,而是“先生”。陌生人之间的亲昵,友人之间的陌生。

“所有人只贪图你的身份是什么感受。”

“像您这样的人,还生怕没一个可以利用的吗。”

“所以,阿米。你要瞒我多久。直到我喝完这杯酒吗?”,他仰起头抿了几口酒,顺着他喉咙流下时上下起伏的喉结,显得格外性感。

「如果是以前的我,一定又会再次心动吧……但现在不会了。」

你冷笑了一声,“你的眼睛和耳朵真敏锐。”,就像他刚进来的一刻,你也认出了他。

“这一年过的怎么样。”

“还不错”,除了刚离开你的那些日子里,活在黑暗的世界里很不好过。

又是这么地不知觉,他已经喝完了一杯。已经晚上十一点,该轮到和你换班的男子走了过来,见你两正在谈话聊天。

“阿米?你的熟人?”

“算是吧。”

男子理了理自己的西装,拍了拍你的肩膀。

“该和老朋友说拜拜了,你该休息了。”

“嗯。”,你点了点头,向闵玧其鞠了个躬,便绕到后门离开了。

你暂时的住宿就在离酒吧不远处,回去的时候天很黑,人很少,不像在里面时人很多很热闹很喧闹。

你回到家,在充满热雾的浴室里冲洗好自己出过汗的躯体后,在床边举起自己的吹风机,安静的房间里只有吹风机的声音。摘下美瞳,拿起钥匙顺手戴上耳机拿着自己用了两年的本子,走上楼。

天台的夜景你永远看不腻,你靠坐在一旁的墙边。春季稍凉又暖的微风拂过你的面颊,头发像小小的波浪上下起伏。

你渐渐地有些累了,便睡着了。风再次吹来的时候,你的本子被吹翻了页。

上面写着九个字:

『闵玧其』

『谢谢你的出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