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asterpiece

970浏览    31参与
Krabatt

画画太兴奋…居然失眠了,分享一首歌
…该睡觉啦…晚安💤
(盖上被子睁着眼看天花板)

画画太兴奋…居然失眠了,分享一首歌
…该睡觉啦…晚安💤
(盖上被子睁着眼看天花板)

摸衣凹喵?

突然想到,关于看小说的两种体验

截至目前,特别喜欢的故事有两种:

1. 一段精致优美的定格。

阅读等同于自己会无限流连忘返于这一段有始有终的故事里,不断徘徊。

纵使阅读过很多次,会在再次看到开头时瞬间映射到结局,又会在看到结局时再次蓦然回溯到开头,

但所有信息俱已揭晓,都敌不过它完整的骨骼架构与自然延伸至丰满的血肉,所共同组建出的流畅的优雅。

像看着那些折射着自然的数学公式,像在一遍遍欣赏端详一具雕塑,一个masterpiece。

就是美,审美,沉醉,总是看不厌。

2. 有限的故事,却是某个平淡无痕的开始,以及另一个看似将完未完的结局,在那背后有无边的世界。

仿佛还有很多个故事可以上演在那个宇宙里,

也许其中的某段故事很是平淡无奇,读过不会...

截至目前,特别喜欢的故事有两种:

1. 一段精致优美的定格。

阅读等同于自己会无限流连忘返于这一段有始有终的故事里,不断徘徊。

纵使阅读过很多次,会在再次看到开头时瞬间映射到结局,又会在看到结局时再次蓦然回溯到开头,

但所有信息俱已揭晓,都敌不过它完整的骨骼架构与自然延伸至丰满的血肉,所共同组建出的流畅的优雅。

像看着那些折射着自然的数学公式,像在一遍遍欣赏端详一具雕塑,一个masterpiece。

就是美,审美,沉醉,总是看不厌。

2. 有限的故事,却是某个平淡无痕的开始,以及另一个看似将完未完的结局,在那背后有无边的世界。

仿佛还有很多个故事可以上演在那个宇宙里,

也许其中的某段故事很是平淡无奇,读过不会再想读一遍,

但阅读过后,脑中关于那个宇宙已知的构架又会更清晰了一点,而对其中未知的部分又会更加好奇了一点。

最后故事连故事,故事本身已经不重要了,

却是越发想越过所有可能的无尽的“故事”,直接实时进入那个宇宙,亲眼看看一切都正在怎样发生。

那个宇宙叫做——作者的脑洞😂


Flying
Masterpiece 四格的...

Masterpiece


四格的评论里看到有姑娘说“明楼是阿诚的原料”,哇觉得好浪漫啊,于是突然灵感激情画一个。这大概是一个皮格马利翁版的楼诚0v0

Masterpiece


四格的评论里看到有姑娘说“明楼是阿诚的原料”,哇觉得好浪漫啊,于是突然灵感激情画一个。这大概是一个皮格马利翁版的楼诚0v0

红与绿与白


蓬皮杜

索菲亚

真切的
最爱。


是在
create imagine dream
荒诞的结合 自由与重塑 矛盾和冲突 情绪的渲洒 有序又无界 
一切一切的 美与疯狂


蓬皮杜

索菲亚

真切的
最爱。


是在
create imagine dream
荒诞的结合 自由与重塑 矛盾和冲突 情绪的渲洒 有序又无界 
一切一切的 美与疯狂

红与绿与白

去巴黎
也就是为了
奥赛 橘园 蓬皮杜
当然这一条里面也只能放下这几张奥赛的

要是有地方给我无限发图就好了

去巴黎
也就是为了
奥赛 橘园 蓬皮杜
当然这一条里面也只能放下这几张奥赛的

要是有地方给我无限发图就好了

LX_终究不是撒糖人

[王骑][贝米路]Masterpiece 下

第三趴贝米。

朕躬违和,可能写了假干柴烈火

糖刀,画风炒鸡奇怪,你们看连敏感词都没有就不要期待了。不知道怎么把天使长拉上床,只能写到这个程度,大家淫者见淫吧

这首歌我还是用上了……


【下】


「Like there's no tomorrow」


次级世界欧瑞泰尔漂移到地狱左近,纯属偶然。

然后,这“偶然”散出极为庞大的黑暗能量,触及地狱之边,竟有暗生次元通道之象。

以往都是地狱主动漂移去其他世界开通道,这次……

兼职外交官的贝利尔觉得很好,它吸引了自己的注意,遂穿透界域,以投影下去捣乱。乱至一半,计...

第三趴贝米。

朕躬违和,可能写了假干柴烈火

糖刀,画风炒鸡奇怪,你们看连敏感词都没有就不要期待了。不知道怎么把天使长拉上床,只能写到这个程度,大家淫者见淫吧

这首歌我还是用上了……

 

 

【下】

 

「Like there's no tomorrow」

 

 

次级世界欧瑞泰尔漂移到地狱左近,纯属偶然。

然后,这“偶然”散出极为庞大的黑暗能量,触及地狱之边,竟有暗生次元通道之象。

以往都是地狱主动漂移去其他世界开通道,这次……

兼职外交官的贝利尔觉得很好,它吸引了自己的注意,遂穿透界域,以投影下去捣乱。乱至一半,计划便被天堂前锋沙利叶搅黄。

How old are you?

而且,这个次级界域居然能同时联通天堂与地狱,其中内情,值得一观……

很久以前,贝利尔其实非常可怜沙利叶,明明有着比十二大天使之末更强的天赋,却被天堂那群老古董教得壁垒横生,精神领域根本延展不开——这是对好苗子的扼杀!这才是犯罪!

而如今一看,沙利叶的壁反倒没有他估量得多。大约长期洗脑的弊端已经体现出来了,天生便极端自由的神魔,想要强行遏制本能,所耗费的努力决计极大,而那副作用却也定然极大……人类有句话叫“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他真是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沙利叶也不小了——至少他在地狱建立之前已然诞生,身为“晨星”的后裔,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现在还心甘情愿地待在天堂,也是一种自由的体现。

或许吧。

 

欧瑞泰尔的主神卯月弱到连人形都幻不出,只能变成巴掌大一只萌兔,引得无数毛绒控——比如专好玩具熊的亚瑟——频频青眼。

更多时候,卯月兔都会和特意恳求而来的那位被大多数人称作“陛下”的,除了净化能力之外毫无特长的普通人一起,坐在一个紫色的法阵前,将满口袋的紫色石头倒在法阵,如同献祭。

欧瑞泰尔的人就越来越多了。

你们这样壕,是会把玛门招来的知道吗?

贝利尔慵懒地想着,藉由献祭“钻石”招人之际,狠狠吸了几口波动的精神能量。

卯月眼见自己拉来了无数立场微妙甚至水火不容的客人来此,急得直揪耳朵。或许是力量弱了,脑容量也变小了,居然弄出了三个训练场,每天让人抽签进入,妄图借修炼之机破除误解传播文化,以便于他们一大帮古代人/现代人/改造人/暗影生物/神魔齐心协力,防止五个宇宙被联通,世界重归原暗。

神魔不需修炼体术,剑术场的同类也只有托尔那个奇葩,棋盘场每天被阿比斯霸占着——他手里纳米机器人一放,足以让自己每天都能抽到这地方,继而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赢得崔珏连开演唱会的心情都没有了。

寒鸦给贝利尔叼了一签。

温泉场。

将同样不幸抽到此的沙利叶嘴炮到神生无望后,他靠在温泉边的石头,顺手拿了一杯红茶,兑上牛奶与方糖,味道差强人意。

啊,人生至乐,不过偷懒。

放松能让他自由发散精神领域,因而自这之后,他也天天用寒鸦作弊过来泡温泉。

顺便也帮投影过来的米迦勒作了个弊。

果然,他只要泡在水里,米迦勒就不会来砍他——他觉得耻。

拜托,人类的裸体有什么可耻的?精神能量体压根就没有穿与脱的概念,他们好像在维持原形时,个个都算是裸体吧?

 

沙利叶在欧瑞泰尔耽搁得太久。

这个次级界域如此大的动静,天堂不可能没有察觉,遂派任务成功率极高的沙利叶投影过去。

投影被摧毁,他的本体便会醒来,如今却迟迟不醒。而且他的精神能量波动十分剧烈,领域铺张,“壁”——这个当年出自于贝利尔口中的名词,用于指代阻碍精神领域扩张的一切——隐有碎裂之势。

米迦勒很方。

沙利叶显然是遇见地狱那帮人,又被说动了!

他在路西法叛变时,便差点被说动,这次又……

他的眉尖揪了起来,心里给贝利尔判了无数死刑,自己的投影倏然而去。

 

沙利叶面色坦然,信仰纯粹,只双翼变得漆黑如夜。

米迦勒更方了——自从不可说的叛变事件过后,黑几乎成了天堂的禁色,而且,他不仅颠覆了长久以来的审美,第一阶段任务完成后,还擅自滞留在欧瑞泰尔,不回天堂复命。

平心静气与他摆事实讲道理的沙利叶:“米迦勒大人,这只是一副投影,光羽的颜色很重要吗?您在担心我吗?”

“你可以这样认为。”米迦勒说,“我只是提醒你,不要把习惯当成自然。”

“大人,我都懂的。”沙利叶善意地笑了,“您是我的引导者,我不会令您失望。”

当你懂得主动求证疑惑,还会像现在一样留在天堂吗?

米迦勒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

他本想交待一下沙利叶,让他离贝利尔远点,结果在欧瑞泰尔搜集了一番信息,发现绝大多数的人都有足以说动沙利叶的口才与经历,相比之下,贝利尔还不算特别突出……他郁闷地收回了这个念头,随手伸进签筒。

标示着温泉场的签下,拓着一枚鸦羽形的图案。

卯月被天使长冷冰冰的目光看得浑身一抖——你们外来神魔威胁我帮着作弊,我能有什么办法嘛……

 

贝利尔泡在水里,扒着案边岩石,一群寒鸦窜上窜下地给他马杀鸡。

他的单片镜未曾取下,却没有半点雾气。衣服整整齐齐叠在岸边,其上压着一枚十字形胸针。

他手指一滑,茶壶自动飞起,与牛奶和方糖一同注入空置的另一杯:“如果不想吵架了,不妨喝杯茶?”

他们已经把该吵的架都吵完了,覆水难收,恨错难返,就算吵得再久,也不能更改他们的立场。

贝利尔见他凉飕飕地看过来,无力地眨了一下眼:“都是卯月刚准备的,我没往里加任何东西——当然,你可能也不信……”

他的眉毛弯了弯,一副“我就知道你在怪我”的表情。

米迦勒捞过茶杯,一口干了,舌尖绕有余味,竟还是熟悉的。

“喝完了。”他拒绝多加品味,“你想说什么?”

寒鸦们都飞到了树上。

“一定要有话说才能见面吗?”贝利尔将下巴垫在交叠的手上,“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米迦勒听见以前这两个字就来气,左手习惯性地搭上秩序之刃的剑柄,食指一下一下地点着。

只是……

依他过去的记忆而言,天父留于他的一线气息此时应起作用,刺伤会让他心潮波动的一切——每当天父气息被触动,他就知道,自己产生了不应有的怜悯,要忏悔了——这次却仿佛失灵一样,毫无动静。

而且,随着天父气息的消失,仿佛有很多很多的记忆碎片溯洄而上,不全,却惊心。

“我不觉得我与恶魔有什么过往可供回忆。”他的好恶从来明显,不由得皱了眉,抚了一下领带,冷声道,“如果你无话可说,我就先走了。”

贝利尔无奈地勾了勾唇,正对着米迦勒背后近乎刺眼的两片光羽。他没有看见。

“你的‘壁’也没有我想象得那么严整。”他轻声道,“天堂出了什么问题,以至于连第二任天使长心中也产生了疑惑?”

米迦勒双眼一合,秩序之刃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出鞘,回身重重劈下。

水面被狂烈的剑风劈成两半,竟隔了一段时间才渐渐合拢,仿佛天堂导演的那场摩西分海。

寒鸦四散飞起,满室弥漫着氤氲热气。

贝利尔早便躲在池边,好无辜地披上了一条浴巾:“天使长阁下真是豪放,我可还没穿衣服呢。”

米迦勒:“…………”

他忍了半天,才没有立马冲上去砍死他:“你就是这么哄骗了沙利叶吗?”

“沙利叶?他已经变成了天堂的忠实拥趸,怎么能是我一朝一夕就哄骗得了的。”贝利尔说,“而且,什么叫哄骗?我只是拨开他内心的迷茫,令他破壁,变强,他应该感谢我。”

米迦勒冷笑道:“如果诡辩也能算指点的话。”

“你真是……”贝利尔无所谓地笑了一下,“是因为沙利叶是你的得力下属,你不忍见他忏悔,受罚,还是在害怕?”

“你怕他的本性觉醒,怕他酿成第二次叛乱,怕他像……我一样,毫不犹豫地离开?”

“米迦勒,你为什么还是以为,我是被路西……”……法大人说动的呢?

是我与天父一起欺骗了他啊……

 

米迦勒的身影已从原地消失,下一刻,出现在仍旧只披着浴巾的贝利尔身后。

秩序之刃不容分说,贴上他的喉咙。

“贝利尔,我不介意教教你怎么说话,”那剑锋在抖,他的手在抖,“一个叛徒为了替另一个叛徒开脱,不惜将罪名全部归于己身,你以为这样就可以令他洗脱罪孽了吗?”

“你做梦。”

“天父原谅了他,可我没有。”

 

秩序之刃上残留着圣光,烧得他有些疼。真是白诞生于天堂,唯一一个会被圣光所伤的原生大天使……

贝利尔并不把这一点疼放在眼里,更疼的,他早便试过。

“天使长阁下,你违反了七美德当中的‘宽容’哦。”他的脖子有一道焦痕,“而且,我也不是为了恳求原谅才留下你……”

如蛇般盘在岸边的绝望倏然而起,勾住米迦勒的腰,将他拉下了温泉池。

 

贝利尔并没有刻意折磨他,甚至小心地控制着鞭子,没让他呛到水。

他的手下一刻代替了鞭子的位置,旋身将他的天使长抵在池边,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近到危险。

“别用救过叛徒的东西束缚我!”

米迦勒随手将鞭子砍成两截,瞪着他。他整个人都湿透了,光羽的重量仿佛也沉了三分,“你想干什么?对我施以淫行?”

贝利尔一听到这种正儿八经的说辞就要萎:“真不该期望你懂得何为情趣,还有,你少说也毁了我百八十条鞭子,它们早就不一样了。”

米迦勒将秩序之刃横在他颈前,他若凑过来,必被圣光所灼伤。这并不是秘密,所有对地狱中人的言论,都是基于贝利尔身携的原暗衍生而来,都是实话。

“退后。”他简简单单地说,“否则让你再换一个投影。”

贝利尔此番并没有任何骗人时的专属神情,顶着那刀刃,含住了他的嘴唇。剑刃割进他的脖颈,血在流下之前便被圣光蒸成雾气,那吻却还是温柔到他心疼。

好疼好疼。

米迦勒就算将武器收到极致,也没有办法做到既逼着贝利尔又不伤害他——明明他手腕一翻,刀尖便可穿透他的颅脑。

是又在怜悯恶魔了吗?这是不对的,这有罪,但他下不去手……

他脸颊绯红,双眼一瞬迷茫,剑刃自欺欺人地隔在那里。即便天父气息失灵,没有再庇佑他,他也知道,自己应该忏悔,应该受到应有的责罚。

贝利尔松开他,抹平了脖子上焦黑的灼伤。

他放开了对于精神波长的控制,米迦勒便清楚地感觉到,他在喜悦,仅仅是因为自己没有杀死一个投影。

他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线,随即冷漠地笑了:“我若受恶魔引诱,将入火狱万年,受冰封万年,身披荆棘万年。你可以继续。”

贝利尔眼中掠过一丝痛苦。

“天使长之位的交接没那么简单,天堂应该没人能顶替你了吧?”他了然而又无力地说,将手指搭在他的领带,仿佛在感受那道天父的气息,“欧瑞泰尔的黑暗能量,竟能隔断这一层屏障,但也仅限于在此……这么大的事情,你回到天堂也不会记得。”

“你只会记得……你遇见了叛徒,有一段很不愉快的回忆,这使得你下一次遇见我时,还是会举起你的剑。”

“哈?”米迦勒嘲讽道,“因为我不会受到实质上的责罚,这就成了你对我为所欲为的理由?”

“谁让我是恶魔呢,”贝利尔万分纯洁地笑着,断掉的两截鞭子像锁链一样巴在石壁,锁了他的双手,开始慢条斯理地脱他的衣服,“恶魔都是贪心的,就连精神能量,也要一口气全吃光。”

米迦勒毫无感情地笑了一声:“我不该期待你会觉悟。”

他的风衣被扯松了,露出一角锁骨,本人畜无害地铺在身后的双翼却骤然迸发出不容直视之光,苍白炽烈,仿佛誓要荡涤一切罪恶,连他自己的眼睛,都短暂地被那光耀花——

这光的穿透力太强,他的精神领域甚至看到,欧瑞泰尔的暗影生物纷纷不适,哈瑞裹紧了斗篷,从怀里掏出了一副护目镜。

在他目不能视的那一瞬间,只感到,贝利尔按在他肩上的手骤然松开,改作狠狠地抠在石岸,像是生怕这般因疼痛而强忍会将他扼伤,即便他的投影远没有人体那样脆弱——

像是刻在骨子里的习惯。

他湿透了的翅尖抖了一下。

圣光对他本人的消耗不小,只要有一丝邪祟,早在那样无所遁形的光里求了饶,何况贝利尔还离他这么近……

他知道他的投影没有碎,却想知道他伤得如何。

 

“天使长阁下还真是心狠。”贝利尔有气无力地说。他的眼色从赤红变作深黑,手指在石岸上按出几个深痕,“不过,你也没力气了吧?”

米迦勒觉得一刻前的同情全都喂了Doge:“你还真是死性不改。”

“嗯,我是背叛者,践踏美德,倒行逆施,死不悔改。”贝利尔毫不介意地承认了,“正巧我也没什么力气了,一定轻轻的。”

他身携的所有原暗凝聚于眼,勉强维持一副毫不起眼的,与天使无差的投影。被圣光一照,他也差不多了,只得散去大半力量,亟待补充。

如果不是他每一次都记下米迦勒的投影强度,继而估算出圣光的强度,将自身投影微调到不会被瞬间照回地狱,这次肯定呵呵。

他颤抖着手,捧住米迦勒的脸,一寸一寸仔细吻着。

他温暖而锋利的光,吐息温暖而言辞锋利:“诱导我堕落,令你很有成就感吗?”

“按人类的套路来说,越是傲骨不屈,就越是容易被一根一根折断傲骨。”贝利尔剥开他的长风衣,“当然,作为一个具有良好道德操守的恶魔,我不会对你那么残忍。”

他似乎想要彻底将那风衣脱掉,但米迦勒一副誓死不肯收回翅膀的模样,他手指不可避免地,无意间刮过它们。

米迦勒轻轻抖了一下,随即一脸戒备。

哎呀哎呀。

贝利尔笑眯眯地捋他的翅膀。

米迦勒差点塌到水里,咬牙切齿:“你为什么还不变回本体?”

“……米迦勒,你怎么这么重口?”贝利尔惊诧地看着他,手上动作一滞,“没有天父气息庇护,你受得了精神共鸣吗?”

你这个投影消耗过大,又没什么经验,共鸣一下会爽到死的吧?

他的精神波动毫不掩饰,信息量大到米迦勒恨不得切断感知:“…………”

贝利尔见他窘色,不辨情绪地笑了一下。

是不是觉得,变回本体,就可以不必看清近在咫尺的罪?

简直像做错了事就要蒙住眼睛的孩子……

在这之后,他却意外地发现,米迦勒放弃所有反抗,闭紧双眼,一声不吭。如此乖巧,他反倒不习惯。

他的疑惑明明白白表现出来,像是想通什么,按在他腰上的双手紧了一下。

“发现了?”米迦勒冷冷地看着他,吐字成冰。

 

……啊。

贝利尔眼睫一颤。

可以啊,当然……可以啊。

 

“知道了。”他埋首于他的肩,重新将精神波动封了个严实,“做什么都要讲究质量,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米迦勒:等等!

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你为什么还不停手?

你世界第一魔王的尊严呢?!

他的懊恼一闪而逝,觉得恶魔果然为达目的没有下限,但贝利尔的抚触是有魔力的,不管落在哪里。

“我将用你破壁。”他喃喃,“我将配合你,然后将这投影杀死,就像叛徒晨星曾对我所为。”

“没关系。”

贝利尔并不在乎一道投影的存续与否,他就算死回地狱,这记忆也将根深蒂固,不似米迦勒回了天堂就被无限洗脑。

何况……相比当年为了留在天堂的举动,帮他破个壁真的什么都不算。

但他不用知道。

他拉下米迦勒的裤子。他的双腿紧紧并着,不愿意接纳他的任何一部分。他嘴上说着想要,身体却一点都不诚实。

仿佛从头抵抗到尾,便是他仅剩的坚持。

可他拥有神的灵魂,无法抵抗本能,太过的秩序才是罪,而且他还不愿收起唯一的弱点翅膀。

他的投影生涩,不一会便被温泉池潮热的空气浸染,并紧的腿在抖,似是力气将尽。

这哪叫配合呀。

贝利尔撇了撇嘴。

懒惰之主深知,相对的一切均要守恒,好比欲想懒惰,必要付出一定的勤劳。无论是提早干完苦力后偷懒,还是偷懒到死线后玩命赶工,都是一个道理。

他勤劳地撩拨着他,撩拨得他尽管心志依然坚定,但投影却累到无法与心志相匹配——他等待着时机,米迦勒稍一松气,他就将手指挤进去。

眼见着天使长的呆毛都要气得竖起来了,贝利尔心累地说:“米迦勒,何苦呢?我们互相愉悦一下,不就结束了吗?”

米迦勒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你不懂。”

“是是,我不懂,白比你年长这么多。”

贝利尔慢条斯理地按摩着他,按摩到怀里的身体越来越沉,沉到他不用力抵着,便要滑在池底,连散逸出来的精神能量也带着潮湿而柔软的意味。

米迦勒的手腕近乎磨破,仿佛在借着这疼痛,让自己保持最起码的清醒。

他被热水与他交替着填满,分不清哪一个到底温度更高,只觉得自己快要被融化。

他听到恶魔的低语,附在耳边,隐忍绝望。

 

“My light……”

贝利尔插入他,伏在他肩头,轻轻地,轻轻地说了一句。

 

米迦勒想,这只是一副精神能量构建的幻身,为什么会有心碎的感觉?

他的心轻而易举地被这句话捣碎,被鞭子锁在石上的手抠紧了,十指深入石壁,鲜血淋漓,也无法将胸口涌起的疼痛抵消。

他是麻木的,便连腿被抬高也一无所觉。

他无声地质问——你看到的,是我,还是我所携的光?

抑或……早已成了历史的路西菲尔?

他是享受的,尽管他并不想承认。但他的身体一直在抗拒,用尽全力,哪怕神志涣散。

然而在他们紧密相连的情况下,他越抗拒,罪犯便越欢愉。

 

贝利尔将他的腿捞在臂弯。他的手被鞭子锁着,腿被他勾着,空落落地悬在岸边,支点全在他。

天使长仰在那块岩石,指间是一堆零碎的石粉。他耽搁太久,久到他们消耗掉的力量缓缓补充,却没有等来第二道圣光。

米迦勒正往死里夹他,恨不得这一刻插进去,下一刻就把他夹到射,然后性事结束,他便可以破壁——他的壁,或是用一个文艺的词来形容,“执念”——是什么呢?

非要与他如此做了才能消解,难道是……拥有他?

他幻想着绝不可能的答案,眉眼悄无声息地弯了起来。

米迦勒眼帘微阖,身体折成一个锐角,性器违反秩序,尖端散出毫无掩饰的精神能量。

他感觉自己的投影要被掏空了,贝利尔仍孜孜不倦,打算一直做到温泉场结束。那被称作羞耻的观感温柔而延绵,如温泉池中簇拥着他的水。

他明明浸在水中,却仿佛有火从胸中燃起,火舌舔进了他的身体,舔尽了他。

天使的手套可以隔绝恶浊的侵蚀,但魔另辟蹊径。

他万分不耐地,活动了一下磨破皮的手腕,开口便后悔这哑得不成调的声音被人听去:“你……不能狠一点吗?”

 

他不需要故作温情,不需要和风细雨,既已犯罪,便要受到惩罚,无论何种方式。

如此,便可郎心如铁,再无任何动摇。

 

“……你好歹是个天使,能不能收敛点?”贝利尔对着这邀约,差点没把持住,“对,我粗暴了,你就可以化疼痛为力量,顺便将我往对立面再推一推……你想的美。”

若我留给你的记忆足够欣喜,哪怕只是肉体上的欢愉,是否就可以敌过天父气息一次又一次的荡涤?

 

面对一个老司机,除非切断人形幻身的所有感知,否则便会体会到生♂不♂如♂死的一百种方式。

天使长是忠诚的。天父让诸天使保留双翼,弱点暴露于外,他便可随时警惕;天父令幻身必有感知,受伤亦会疼痛,如此便不会轻敌冒进。

他无不照做,此刻诚实地沦陷下去,只一线神志犹续在名为理智的岸边,如游丝。那是他拥有的一切,如果一切都被夺走,他会不会显得无比可怜?

他的鬓发沾在脸侧,青空色的双眼变得迷离,看着天。

尽管欧瑞泰尔的皇宫被一层结界笼罩,外界全是黑暗能量,那天色却一如他的眼色,干净剔透。不败樱花从树上落下,一朵两朵。

寒鸦躲在花间,沉在水底的秩序之刃闪过一抹寒光,如深渊的凝视。

天父的目光无法抵达这个世界,看不到他,看不到这无休止的罪愆。

 

贝利尔抽离出来,无比乖巧地环住他的天使长。他是想给他留下一点什么的,但他们本源不同,他怕胡乱留个纪念,会出什么事端。

他明明在玷污他,却又怕他真的被玷污,矛盾到可笑。

他收回了那两截被砍断的鞭子。米迦勒的手软垂下来,指尖周围的水隐隐泛红,那微红随即散开,伤口即愈。

他甫一得自由,秩序之刃便蹦到他手里。

刀尖对着那双重新赤红的眼睛。

恶魔没有心,恶魔之血凝在他的眼中,便是唯一弱点。

贝利尔不躲不闪,直视着他,一直到他咬紧牙关,握紧剑柄,清明的眼神重新漫上雾气。

他像是要哭出来了,却永远都哭不出来。

“贝利尔,”他静静地开口,“我选择天堂。”

 

就像你当年,当着我的面,携着叛徒晨星,头也不回地投向地狱。

你可以无视天使守则强迫我,我也可以无视光暗平衡折磨你。都是一样的。

都是一样的。

 

言罢,他决然倒转秩序之刃,刺入了自己的心。投影倏然碎裂,化作万千雪片。

他一刻也不想留下这些可悲的记忆。

肮脏的感情,污浊的投影,无可救药的他。

 

……

 

米迦勒的本体在云端睁开眼睛。

投影……碎了吗?

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觉得上面布满了一层绝望。难道碰到了贝利尔的鞭子?

天父气息缓缓流转,坚定着他的信念与本心。

他抚了一下领带,朝着神宫方向,双手合十,跪了下去。

光羽在他身后,苍白炽烈。

 

天父,您的气息又被触动了……我又在不自觉的时候动摇了吗?

既然如此,我一定有罪。

我忏悔。

 

 

【尾声】

 

「Dead end」

 

 

路西法的投影溜达到欧瑞泰尔。

他纯粹想看看什么事能把贝利尔拖这么久,该不会这次级界域里又有人拿契约忽悠了他?

天堂的老宿敌也来了。沙利叶竟有了些思想,这令他见他时,不至于再失望一次。米迦勒一副什么都记不起来的样子,政治正确地与他吵架。

哼。

神怎么会让他记住那些事。

贝利尔一见到他,故作惊诧,毫无悔改地把鬼画符工作报告又递了过来,美其名曰让他视察工作。

视察个鬼。

不过……

这是……什么气息?

他伸出两指,在虚空中一夹,贝利尔藏在马甲内袋里的东西便飞了出来。

是一根白色光羽。

光羽之上,叠加了至少三层由玛娜之力施加的自然结界,那位人类勇者的净化之力,以及被未来双子称为“纳米机器人”的奇怪附着物——如是保存着,那光羽也像被烧焦了边一样,若非他乖乖带着自己给的胸针,它早被原暗腐蚀光了。

贝利尔:!!!

路西法见他提心吊胆,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他一眼。

他手腕一抖,光羽上面多得快要坠下来的保护全部炸掉,只边缘镀了一层淡淡的,蓝紫色的华彩。

它像久旱逢甘霖的幼苗一样精神了起来,焦黑的部分回归原状。

他扬手,完好的光羽便又飞回原位,贴着他的心。

“好了。”他淡淡地说,“我不想看你的工作报告,除非你能写一种自己看得懂的语言。”

 

贝利尔看着他的背影。

大人是生气了,还是没生气呢?

他抚了一下藏有光羽的位置,无声地笑了。

 

 

-----------

 

 

下一个坑解释这碗汤里所有的留白。


LX_终究不是撒糖人

[王骑][贝米路]Masterpiece 中

第二趴主贝路,由于车到站的间隔太短,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不听不看不知道

贝路居然有了谜之虐感,而且改了两天也改不掉奇怪的真爱感,我自己也醉了

迷幻的BGM,应该是从宴会歌单(?)挑出来的

 @若音 你的绷带梗,不过不是被咬的……


第二趴主贝路,由于车到站的间隔太短,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不听不看不知道

贝路居然有了谜之虐感,而且改了两天也改不掉奇怪的真爱感,我自己也醉了

迷幻的BGM,应该是从宴会歌单(?)挑出来的

 @若音 你的绷带梗,不过不是被咬的……

 

LX_终究不是撒糖人

[王骑][贝米路]Masterpiece 上

一人圈,我饮酒醉,醉把佳人成三对

三发完,欧欧西,文风奇葩。

题目的意思是贝米/贝路/米路,不保证每个人的戏份恰好是三分之一,不保证每一章只涉及一个CP

非主流肉汤,走肾不走心。二设遍地走,脑洞大如狗。

 @荆九 来,本撒糖人教你什么叫天雷勾动地火,樯橹灰飞烟灭

第一趴主米路,狂野的BGM点我


【上】


「Lust at first sight」


「地狱」作为神魔世界中排的上号的大界域,与其他世界所连接的次元通道怎么也有百八十个。

路西法作为界域之主,刚刚察觉到,某一处通道似乎有...

一人圈,我饮酒醉,醉把佳人成三对

三发完,欧欧西,文风奇葩。

题目的意思是贝米/贝路/米路,不保证每个人的戏份恰好是三分之一,不保证每一章只涉及一个CP

非主流肉汤,走肾不走心。二设遍地走,脑洞大如狗。

 @荆九 来,本撒糖人教你什么叫天雷勾动地火,樯橹灰飞烟灭

第一趴主米路,狂野的BGM点我

 

 

【上】

 

「Lust at first sight」

 

 

「地狱」作为神魔世界中排的上号的大界域,与其他世界所连接的次元通道怎么也有百八十个。

路西法作为界域之主,刚刚察觉到,某一处通道似乎有些不稳。

世界中人对地狱有了信仰,最早产生的一部分信仰之力被靠近该世界的次元裂缝吸取,加固,是为次元通道。当信仰之力减弱,通道自然不稳。

应该是天堂来人砸场子了。

他早已司空见惯,倒没什么愤怒,而且这种外交事宜一向都归贝利尔手下的使魔管,使魔如果被打回来,就换贝利尔亲自管……懒惰之主虽然名副其实,但界域的稳定与强大,对地狱中所有神魔都有好处,他断不会在这种问题上犯老毛病——因此,他才会容忍贝利尔鬼画符似的工作记录。

今次却仿佛出了一点小意外。

通道已经震荡了十分钟,外交官竟还没赶到事发现场。

是不是又要提点他了……

路西法闭上眼睛,精神领域扩展开去,瞬间笼罩数十个小世界:“贝利尔。”

“……路西法大人。”

“第六十七处次元通道要塌了。”

贝利尔的声音直接在他的领域中响起,听来有些微妙的狼狈:“属下被人类的契约缠住了。”

“你是不是忘了检查契约条款?”

“……这……契约太长了,属下……”

路西法切断了精神链接。

神魔拥有极大的自由度,力量弱小的人类面对他们,几乎完全没有什么所谓话语权可言。唯有以宇宙“规则”为基底的契约,使公平之秤稍微向人类一方倾斜了一点。通常,人类向神魔借得力量,而神魔获取人类的精神能量——人类若觉得契约有问题,可以选择不签,而契约一旦生效,便是再强大的神魔也无计可施。

被契约拴住的魔王,他这辈子也就见过贝利尔一个。

地狱之主的心很累,只得自行投影去了目标世界。

 

投影穿越那动荡通道时,他接收到了由信仰之力连带而来的一些记忆碎片,大抵了解了这世界的构成——也没什么新意,天堂与地狱分别接近这个世界,开启次元通道争夺信仰,继而人类分化成两个派别,然后便是忠装反反装忠之类千年不变的谜题。

人类信仰从属于地狱这一方出了点小问题,天堂趁虚而入,信仰都快被抢光了。

他对人类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历史没有什么兴趣,此刻却发现,来收割信仰的,却不是他之前以为的次级与三级天使。

他见到了米迦勒的投影。

也难怪天堂的业务拓展得这么快。大天使长的业绩达不到一定水平,他们的天父会否施予惩罚?毕竟是标榜着秩序公平,赏罚分明的一界主神嘛。

这个世界的力量阈值过低,他们如果真身降临,世界壁垒就要垮了。

他并没有刻意隐藏形迹,划出一片光晕作为座椅,拉了一下肩头快要滑落的风衣,手指一动——

压灭了对方用于彰显神迹的光。

他的手虚搭在空中,久久不落。

“好久不见,我亲爱的弟弟。”他说。

 

米迦勒在光的尽头见到他。

他的眉梢挑起,仿佛诧异于过来解决信仰事宜的竟换了人——以前这不都是贝利尔的职责吗?难道是因为过于懒惰而被撤职了?——他不太能相信,在掠夺信仰方面,贝利尔一向很勤劳,勤劳到他每次投影展现神迹,都会看见那抹死性不改的黑色人影。

贝利尔与他交手从没赢过,虽然过后多半会布一个大局,继而躺着获取精神能量与稳固次元通道。

哪怕他是光之副君,也不得不承认,诸多世界中,究竟还是不遵守秩序的人比较多。以至高天堂现在的天使总数而言,只能堪堪维持现存数量的次元通道。

次级天使略稳固了本世界的通道,他的投影选在夜间降临,携着堪比白昼之光,结果那信仰刚刚稳定,路西法披星踏月而来,次元通道瞬间塌了一半。

路西法未曾背叛时,他们便鲜少有交流,彼时他除却必要的执行任务,通常裹紧了与星空一色的外衣,意图神隐于诸天使之间,虽不发一言,存在感却高到无法忽视。后来他变成叛徒,甚至自立门户与天堂为敌,就更没有机会交流了。

他无心去听脚下民众对于神降的窃窃私语,握紧了秩序之刃。

 

路西法眼见米迦勒的手搭在武器,食指在剑柄上一点一点,像是亟欲一战,又不愿动手。

哦,他明白了。

他们脚下是座城,好像还是某国的都城,至高天堂象征的尖塔之上。他们即便以投影形态出现,若在此动起手来,这城至少得毁一半。

毁去的城可以一瞬重建,但他可不保证交手时没有误伤,死而复生这种事,天父也做不到。而旁人见到这一幕,暴动的精神能量说不定会把萨麦尔也引来——骤然对上地狱七君之二,以米迦勒现在的投影强度而言,是没有胜算的,这世界届时还是会纳入地狱的掌控中。

大天使长当久了,看来也学会在不违抗秩序的前提下,控制住当年对他们的,磅礴的怒气,转而最大限度地为自己一方谋取利益——姑且算成一种进步吧,他想。

只是……

他武器的制式,仿佛有些眼熟。

在哪儿见过呢……

 

他在精神领域中拓下那把精巧细剑的模样,预备之后再从庞大的记忆中搜寻那残影。

“既然你如此‘善良’,”他刻意加重了善良二字的语气,果不其然,米迦勒的眉头越揪越紧,“换一个地方决斗,也没什么不可以。”

光晕之椅飘飘悠悠,烟云般向城外而去。

米迦勒飞身追上。在周遭一片夜色中,他是唯一的发光体。

小天使与使魔们守护着两处次元通道。他们是跟随二位大人来执行任务的,哪一方败了,他们便要立时加固,以防这世界彻底被其中一个界域所隔绝,一旦如此,再撕开次元裂缝,渗透信仰,可就非朝夕间事。

路西法挥手建了道壁障。人类只需要听到夸大并美化后的传言,并不需要得知真相。

他微微勾起唇角,意味不明地笑道:“若你收回维持光羽的力量,当可与我一战。”

米迦勒用一次劈砍,对他说不。

好吧,选择输掉也是他的自由。路西法如是想,抡起光晕之椅,挡下了这一击。

 

神魔进入人类世界时,为避免摧毁脆弱的世界壁垒,投影的强度都有了共识——谁也不想冒着失去一个目标世界的险来逞能,且不管他们本体在互相不见的这些年间进步到了何种程度,至少从现在看来,投影蕴含的力量都差不多。

米迦勒不肯撤回光羽,从而无法隐匿身形,这使得路西法压根不用太过担忧攻击落点,仪式魔法甩过去就是了。

他的剑劈开他近乎实体化的光,魔法的余威散开后,化作漫天飞散的黑色羽毛,边缘微微透明,泛着蓝紫色的华彩。

他们地狱中的神魔,因此被天堂纷纷指认为堕落天使——不过是审美不同而已,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进化为精神能量体的神魔虽然不可能拥有太过明显的弱点,但许是受天父创造时的念头所限,秩序之刃的辉光,在白日时会亮上一分。而想要从夜晚过渡到白昼,须先经过晨曦。

那是属于路西法的时间。

米迦勒此番投影展现神恩,耍小聪明失败,却在见到他的一刻,几乎奋不顾身地追上来,貌似没有考虑,如何保留这人类世界中脆弱的信仰火种……

至于地狱这边?他都亲自来了,完全不会输啊。

米迦勒当了这么久天使长,绝不会犯这低级错误。大约是手下的次级天使已经去办了,他才可以在这里,仿佛想要一雪前耻似地,与他对阵。

这看上去毫无意义,路西法也不想在无谓的战斗中耗费时间,奈何天使长阁下从不知何为退却,秩序之刃的锋芒映亮一小片天地,恍如白昼。

 

好麻烦……

路西法无力地想。

天父分裂出贝利尔后,奇怪于他的懒惰与独行,也担忧着分裂出他的自己是否堪当一界之主,于是创造出与初次分裂时一般无二的条件,二次分裂出他,试图验证贝利尔那些奇奇怪怪的特质是否来源于分裂者本尊——

而最后证明,贝利尔是独一无二的,他也是,尽管他们某些特质的确有些相似。

他虽不像贝利尔那么懒,但也绝对没有勤快到哪里去。面对愈战愈勇的米迦勒,他果然……

也开始犯懒了。

他还有那么大一个地狱要管呢。

光晕回旋至身侧,他抛却人形,化作精神能量体,向米迦勒俯冲而去。

米迦勒不闪不躲,手中剑刃呼啸着对那团精神能量一劈而下,一如方才无数次对阵星光魔法。

抛却了人类身体的桎梏,那剑风未曾刮到路西法半分,他将自己的精神能量一分为二,顷刻之间包裹住了状况外的米迦勒。

 

米迦勒整个天使都不对了。

属于他的精神能量仿佛感应到某种呼唤,令他这副拟作人类的身躯失控,他的手一抖,秩序之刃落于满地落叶,失去了光之力的灌注,锋芒慢慢收敛了起来。

夜色中的光,唯余他的羽翼。

他愤怒地合拢双翼,意图用至纯之光将胆大包天欺近自己的叛徒净化,它们却在接触到路西法的那一刻,也失了控。

那也是他精神能量的化身,怎能不受影响。

他的羽翼抽搐般地一抖,像一床柔软的被子,笼住他。

也笼住他。

路西法幻作一团虚无,围绕着他,声音似从四面八方而来,震彻他的精神领域:“亲爱的弟弟,难道你依然天真地认为,我会被圣光所净化?”

米迦勒的左手无力地在空气中一抓,秩序之刃感应到他的呼唤,飞升至他的手中。

他用尽全力,颤抖着割向身周仿若无所不在的能量气团——

那剑刃上的辉光,却在陷入其中的一刻,被一分分的抽取,吞噬,最终蚀空。

怎么回事?

米迦勒感到一阵茫然,这茫然透过他周身的能量波动溢在空气,强烈到连路西法也不能无视。

“以前有位来自东方天庭的死神……哦,按他们本土的称呼,应该叫‘判官’——与我讲过你对地狱神魔的看法……”他不紧不慢地说,“看来你在天堂待得太久,久到遗忘了我们的模样……”

“如果你的能量真是至善而纯净的,为什么此刻在与我欢快地共鸣呢?”他意有所指地说,“贝利尔……他竟然也有如此束缚自己的一天,真让我奇怪。”

米迦勒被能量气团带到空中,羽翼舒张,带起一阵狂风,树叶纷纷而落,将仲夏的森林一瞬变作秋日。

他仿佛再也无法握住武器半刻,听到“贝利尔”三字,身体显而易见地一僵。

“恶魔的诡辩是无法动摇我的,”他忽而从喉间逸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喘息,“……这是你们恶魔对自身污浊能量的全新使用方式吗?我记住了。”

路西法沉默片刻,连称呼都改了:“……米迦勒,你稳固了这么久的世界信仰,居然一直没遇见过阿斯蒙蒂斯?”

米迦勒:“……”

他面上霎时涌现一丝绯红,一贯冷肃的眉眼被逼出三分别样的温柔,张口结舌,不知如何继续应对路西法接下来的诡辩。

“呵呵……自诩纯净的你,若真的遇见他,这脆弱的投影……应该会在无法停歇的情欲中碎裂吧?”

“这是‘享乐’的感觉啊……当然,你也不可能知道何谓‘享乐’……如你一样的天使们,真是……可悲啊……”

米迦勒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无耻……”

只两个字,他就被能量共鸣压制得一瞬哽咽,仿佛不堪忍受。

“过程不重要,我只在乎结果……我赢,你输,这于我而言,是再完美不过的注脚。”

路西法从能量团中幻出头脸。

他额前那绺湛蓝的头发有一些湿,从耳尖到眼角红了一片,仿佛置身于极大的欢愉,透露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色气。

米迦勒简直没眼看了,恶狠狠地扭过头去,却恍然无觉,他从腰部以下,已经同样幻作了精神能量体。

“米迦勒,你的意志真让我吃惊,竟还有空走神……”

路西法又幻出两只手,强行将他的脸扭过来,逼他直视自己——果然地狱七君术业有专攻,换了阿斯蒙蒂斯来,早把他三振出局赶回天堂了,岂由得他在此死扛。

“或者,我应该是这副样子,才会让你退却?”

路西法从能量气团中抽出上半身,闭上眼睛,手指在前胸斜斜一划。他的手套仅遮到手背的一半,显得另一半手背格外苍白。

他的手指如刀,割破外衣与皮肉,在身体上拟造出一道剑痕般的伤,因为受伤流血,再睁开的眼睛,从澄澈如天变为烈烈如火。

仿佛下一刻便要流出血泪那样红。

 

——像他懒惰的外交官一样红。

 

那只是一重幻象,米迦勒心知肚明,但几乎是无法克制地,青空般的眼眸中浮现了一丝痛苦。

而在路西法发现,他这副样貌的的确确会刺痛他的那一刹,米迦勒那身洁白风衣的衣领中,蓦然迸出夺目的光——连地狱之主也会被刺痛的光。

他从那光中,察觉到了一丝久远的气息。

……天父的气息。

他的精神领域受到了震荡,再无法维持本体状态去调戏米迦勒,瞬间带着他不屈服的天使长,坠在满地新叶当中。

 

米迦勒重新幻出双腿,双腿之间的位置却有一些不对。

他幻作青年样貌,只是为了获取信徒对外形相近之人天然的亲近与信奉,再无其他,人类用来繁衍的性器不过是摆设——而今,它违反秩序地坚挺着,像是被什么柔软所在包覆着,那种完全脱离掌控的感觉让他万分不安。

他的双翼平摊在一层层的落叶中,可怜兮兮地抖动了一下。

从隔空攻击中缓过神来的地狱之主稍微注意了一下他们现在的姿势,微妙地语塞了一瞬。

精神能量的共鸣是高端享乐方式,根本不分体位,至于现在这样……

应该是跟贝利尔胡搞习惯了吧。

他跨坐在米迦勒身上,星空色的风衣坠下来,将内里不能描写之景挡得严严实实。

他无所谓地笑了一下,手顺着自己的腰线摸下去,触及米迦勒的大腿,明显感觉天使长抖得连翅尖都要卷起来了。

“天堂的作风真是半点不改,”他喟叹道,“真正的强大,绝非靠日复一日的洗脑与屏蔽,而是由经历的极大丰富而导致的……近乎麻木的淡定。”

米迦勒的发根迅速湿透,哪怕路西法并没有任何动作,他也如坐针毡般难熬起来。

“……你是在向我夸耀吗?”他的神情中已不再有半分痛苦,哪怕极度的忍耐,已将他的话音逼得断续,“这只是恶魔粉饰淫行的借口而已。”

路西法听了他毫无折中的答案,虽是意料之中,却微微皱起了眉。

方才那道天父的气息……才是确保他时刻都“不为外物所动”的杀手锏吧?

还真是看重他呢……

 

“将这评价为淫行之前,可不要忘了——”他恶趣味地俯下身,咬住了米迦勒淡色的嘴唇,隐隐尝到一丝微甜的滋味,“你正在配合我。”

他的嘴唇如他的身体一样,都是冰冷的。

星光本来就是冷的。

他的冷,恰衬托他的欲望炙热得令人发指,他向他俯下身来,玄黑色的衬衫领口裂开,露出一片苍白的前胸,几乎耀花了他终日沉浸于光明的双眼……

米迦勒忍无可忍,双翼向后击地,整个人借力飞起,带着挂于他身前,勾着他不放手的路西法飞掠数十米,左手召唤埋在落叶中的秩序之刃,只差一刻,那剑锋便要吻过他的喉咙——

便在此时,他的手又无可救药地抖了起来,秩序之刃的尖端深深扎入路西法身后的树干,整个人跪倒下去,将头埋在同样失神的地狱之主肩上,深深地,深深地呼吸。

他的光羽如同一双温柔的手,笼住他,以及被他抵在树上的路西法。

像是做了坏事,自欺欺人地蒙住双眼的孩子。

路西法的后背在树上磨得生疼,一时从他周身精神能量的波动中,辨出无数情绪,惋惜的,忧虑的,愤恨的,愧疚的,不一而足。

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抓住体位的不正确来反击吗?虽然他也不怎么在乎便是。

而且——纯洁得过了头,导致如此容易动摇的大天使长啊……天堂的人手缺到这种程度,真是堪忧呢。

他双腿缠在米迦勒的腰上,勾了勾唇角,看起来却仿佛有些温和的欢喜。

“亲爱的弟弟,多谢你的精神能量。”他抚着他的背和双翼,低笑道,“你的任务失败了。”

言罢,他双手一合,揉碎了他的投影。

 

失了依托,他赤裸的脚从半空坠落,苍白颜色配上深黑地面,无端显得有些凄凉。

他靠在树上,仿佛养神,随手招出一片巨镰状的光晕:“去。”

那巨镰一路飞旋至都城上空,在半空一斩,隔着半个城池的距离,截断了教堂上竖立的十字架。

 

天堂中的米迦勒苏醒过来。他不仅失败,还损失了一片精神能量,此刻正要去向天父复命。

他左手紧紧地扣着秩序之刃,仿佛下一刻便要拔剑出鞘。

小天使们虽习惯他的冷厉,但何曾见他愤怒到仿佛要择人而噬的场景,一时战战,不敢相询。

他一起身,自衣摆间便落下两片黑色羽毛,边缘微微透明,泛着蓝紫色的华彩。

应该是执行任务时,碰到了贝利尔……但大人从前也没有这么生气啊?一定是贝利尔的错!

熟知当年恩怨,却略有疑惑的沙利叶拉走了一干小天使。

 

……

 

——使魔们,来收割我们的信仰吧。

 

路西法留下这样一句话,收回投影。

他的本体躺在一片星云中。

他仿佛有些冷,拉住了从未穿整齐过的风衣,将之紧紧裹在身上。

就像在天堂一样。

 

 

-----------

 

 

老路是我写过的最攻的受了,攻得合不拢腿(?),但是我的萌点就是受得像攻一样【。

魔法师米总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他抵抗不住老司机的。

下一章贝利尔回来收拾他的路西法大人。

 


囧布斯

非常非常致敬G1的变形金刚玩具,人形可谓满分,丰富的配件也有极高的可玩性!车型方面作为一个MP级别的玩具来说稍显逊色。和MP铁皮属于同一水平的作品,但是价格却高出不少...

非常非常致敬G1的变形金刚玩具,人形可谓满分,丰富的配件也有极高的可玩性!车型方面作为一个MP级别的玩具来说稍显逊色。和MP铁皮属于同一水平的作品,但是价格却高出不少...

囧布斯

Transformers Masterpiece, 

MP33 INFERNO,  

Cybertron Search & Rescue. 

变形金刚 MP33 消防车,棚拍速写。

Transformers Masterpiece, 

MP33 INFERNO,  

Cybertron Search & Rescue. 

变形金刚 MP33 消防车,棚拍速写。

囧布斯

变形金刚 MasterPiece-30 救护车棚拍

感觉白色比较单调,所以采用了红色的闪光灯色片,拍摄比较匆忙,布光还需要继续研究。

变形金刚 MasterPiece-30 救护车棚拍

感觉白色比较单调,所以采用了红色的闪光灯色片,拍摄比较匆忙,布光还需要继续研究。

Justina

If you were the Mona Lisa

如果你想做蒙娜丽莎

You'd be hanging in the Louvre

那么你将会被悬挂在卢浮宫的墙壁

Everyone would come to see you

尽管每天都有人来慕名探望

You'd be impossible to move

但是你却不再自由

It seems to me is what you are

对我而言这就是你

A rare and priceless work of art

一件稀世的无价之宝

Stay behind your velvet rope

穿着华丽却被绳索束缚...

If you were the Mona Lisa

如果你想做蒙娜丽莎

You'd be hanging in the Louvre

那么你将会被悬挂在卢浮宫的墙壁

Everyone would come to see you

尽管每天都有人来慕名探望

You'd be impossible to move

但是你却不再自由

It seems to me is what you are

对我而言这就是你

A rare and priceless work of art

一件稀世的无价之宝

Stay behind your velvet rope

穿着华丽却被绳索束缚

But I will not renounce all hope

但是我不会放弃一线希望

And I'm right by your side

我站在你身旁

Like a thief in the night

像个暗夜里的盗贼

I stand in front of a masterpiece

我站在一件杰作面前守望

And I can't tell you why

我也无法告诉你为什么

It hurts so much

这种感觉如此伤痛

To be in love with the masterpiece

爱上了一件世间杰作

Cause after all

但是直到最后

Nothing's indestructible

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的

From the moment I first saw you

从第一次见到你的那一刻开始

All the darkness turned to light

所有的黑暗都变成了光亮

An impressionistic painting

你是一件印象派的画作

Tiny particles of light

光线调和的恰到好处

It seem to me is what you're like

对我而言这就是你

The "look but please don't touch me"type

永远是可望而不可即

And honestly it can't be fun

但是说实话这并不美好

To always be the chosen one

永远是天命之人

But I will not renounce all hope

但是我不会放弃一线希望

And I'm right by your side

我站在你身边

Like a thief in the night

像个暗夜里的盗贼

I stand in front of a masterpiece

我站在一件杰作面前守望

And I can't tell you why

但我也不能说为什么

It hurts so much

这种感觉如此伤痛

To be in love with the masterpiece

爱上一件世间杰作

Cause after all

但是直到最后

Nothing's indestructible

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

But I will not renounce all hope

但是我不会放弃一线希望

And I'm right by your side

我站在你身边

Like a thief in the night

像个暗夜里的盗贼

I stand in front of a masterpiece

正站在一件杰作面前守望

And I can't tell you why

但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

It hurts so much

这种感觉如此伤痛

To be in love with the masterpiece

爱上一件世间杰作

Cause after all

但是直到最后

Nothing's indestructible

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

Nothing's indestructible

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

Nothing's indestructible

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

Nothing's indestructible

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

But I will not renounce all hope

但是我不会放弃一线希望

And I'm right by your side

我站在你身边

Like a thief in the night

像个暗夜里的盗贼

I stand in front of a masterpiece

正站在一件杰作面前守望

And I can't tell you why

但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

It hurts so much

这种感觉如此伤痛

To be in love with the masterpiece

爱上一件世间杰作

But I will not renounce all hope

但是我不会放弃一线希望

And I'm right by your side

我站在你身边

Like a thief in the night

像个暗夜里的盗贼

I stand in front of a masterpiece

正站在一件杰作面前守望

And I can't tell you why

但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

It hurts so much

这种感觉如此伤痛

To be in love with the masterpiece

爱上一件世间的杰作

Cause after all

但是直到最后

Nothing's indestructible

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

Cause after all

直到最后

Nothing's indestructible

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


囧布斯

变形金刚 Masterpiece MP-27 铁皮棚拍。

变形金刚 Masterpiece MP-27 铁皮棚拍。

jacjacksho

It's not that I don't love you

It's not that I don't love you

远木遗沙
版畫展上收到的明信片

版畫展上收到的明信片

版畫展上收到的明信片

stefaniewan
Questions 1.1 G...

Questions 1.1

Guitar is one of the artifacts that I love most. At fist sight, I am attracted by its design: the appearance, color, and texture. With just one unintended strum, the dulcet sound is projected acoustically through the body of instrument. I am amazed by humans' capability of creating this...

Questions 1.1

Guitar is one of the artifacts that I love most. At fist sight, I am attracted by its design: the appearance, color, and texture. With just one unintended strum, the dulcet sound is projected acoustically through the body of instrument. I am amazed by humans' capability of creating this incredible instrument. Guitar is traditionally constructed from wood with steel strings. Combine human beings' performance with the marvelous creature would be a masterpiece. Furthermore, there are many other colors for people to choose, which represent different textures. Everyone can find the right one that fits the most. 

囧布斯

Immobilizer 静止器实物图,出自变形金刚G1动画第二季第6级,千斤顶的一个小发明。由国内的变形金刚第三方工作室 Beelzeboss 制作,用于搭配 MP 级别变形金刚的配件,小巧而精致。

Immobilizer 静止器实物图,出自变形金刚G1动画第二季第6级,千斤顶的一个小发明。由国内的变形金刚第三方工作室 Beelzeboss 制作,用于搭配 MP 级别变形金刚的配件,小巧而精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