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att damon

18871浏览    881参与
刷电影老太太

马特呆萌和鸡毛的恩怨情仇大型连续剧又更新了2333

鸡毛宣布这是他最后一期节目,今年夏天他要去休假,深情告别惨遭呆萌打断。

一开始鸡毛碎碎念的回顾道,他在这个岗位已经18年了,主持了3130期节目……一切都挺好的,他很健康,家人也很健康,他只是需要一段时间的休息,多陪伴家人。还特意叮嘱助手Guillermo看着客座嘉宾别偷了自己的东西。

这时呆萌从后面出来了,一脸懵逼的问:伙计你说啥,你要走?那我咋办啊。

鸡毛莫名其妙:跟你有啥关系啊。。。

呆萌:我都在这后面藏了三个月了,等着上节目呢。

鸡毛震惊:啥?你在我家卧室藏了三个月!

呆萌:对啊,我们必须得离开演播厅嘛。

鸡毛:那是我...

马特呆萌和鸡毛的恩怨情仇大型连续剧又更新了2333

鸡毛宣布这是他最后一期节目,今年夏天他要去休假,深情告别惨遭呆萌打断。

一开始鸡毛碎碎念的回顾道,他在这个岗位已经18年了,主持了3130期节目……一切都挺好的,他很健康,家人也很健康,他只是需要一段时间的休息,多陪伴家人。还特意叮嘱助手Guillermo看着客座嘉宾别偷了自己的东西。

这时呆萌从后面出来了,一脸懵逼的问:伙计你说啥,你要走?那我咋办啊。

鸡毛莫名其妙:跟你有啥关系啊。。。

呆萌:我都在这后面藏了三个月了,等着上节目呢。

鸡毛震惊:啥?你在我家卧室藏了三个月!

呆萌:对啊,我们必须得离开演播厅嘛。

鸡毛:那是我们得离开,你为啥啊?

呆萌:也许你听说过一个东西叫做新冠病毒?

鸡毛对于此胡搅蛮缠放弃沟通,并且拒绝承认呆萌事实上已经上了节目。

然后更刺激的来了,鸡毛的老婆从卧室出来溜了过去。

鸡毛大惊:我老婆为什么在那个房间?

呆萌:你以为你老婆为什么在那个房间。

鸡毛:you son of a bitch.

最后鸡毛跟观众道歉:很抱歉让你们看到这些,我现在准备去离个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鸡毛不要方,你还有大本!

三万年前的星空

[天才雷普利] the fearless vampire killers, or pardon

the fearless vampire killers, or pardon me but your teeth are in my neck


迪基×雷普利×彼得


暴风雪一连下了几夜才停下来。这天一出太阳,刺眼的阳光照在雪地上,地面便消融下去几厘米,徒留外墙上一片整齐的深色湿痕。汤姆·雷普利一直被困在室内,整日除了自娱自乐地跳舞弹琴,就是叫上迪基和一位负责打扫他们房间的保洁员下楼打牌。时间一长,连后厨做的菜式也大同...

the fearless vampire killers, or pardon me but your teeth are in my neck


迪基×雷普利×彼得


暴风雪一连下了几夜才停下来。这天一出太阳,刺眼的阳光照在雪地上,地面便消融下去几厘米,徒留外墙上一片整齐的深色湿痕。汤姆·雷普利一直被困在室内,整日除了自娱自乐地跳舞弹琴,就是叫上迪基和一位负责打扫他们房间的保洁员下楼打牌。时间一长,连后厨做的菜式也大同小异,食不觉味。他和迪基都逐渐厌倦了这种一成不变的生活。

酒店大堂还留了一位侍从作为接待,这种鬼天气当然不会有人前来,因此这位接待无所事事,只能任由自己发霉。汤姆披了件外套下楼,正巧看到迪基在问前台接待要一只火柴。迪基穿着他那件翻领的深栗色法兰绒浴袍,嘴上叼着一只雪茄,朝汤姆扬了扬眉毛,算是打招呼。汤姆走到迪基身边:“嗨。”

“无聊吗?”迪基把烟泡吐到了他的脸上。

汤姆退了半步,烟雾散去,显现出一张完美的脸,迪基正懒散地对他笑,他又在炫耀他的美丽了。

迪基的浴袍没有系紧,胸膛因为长年累月的日光浴而显示出健康的小麦色,汤姆盯着他,几乎无法移开目光,好半天才说:“你今天打算做什么?”

“出去。”迪基吸了一口雪茄,轻飘飘地说。

“去哪?”汤姆问,“这周围除了雪什么都没有。”

迪基从浴袍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羊皮图纸,炫耀似地在他面前晃来晃去,汤姆接过来翻看,那是一张画着繁复花纹的地图,地图的终点指向一座古堡,暗红色的纹路围绕着它流动,像是一种不祥的禁咒。汤姆好奇地端详道:“你从哪儿找到这个的?”

“浴室墙壁上有一道小暗门,我打开之后它就躺在里面了。怎么样,这算得上是意外之喜吧?”迪基洋洋自得,他把那卷羊皮地图猛地抽了回来,“好了!我要去换衣服了,等喝完下午茶,我们就出发。”


迪基向酒店借来一台雪橇。汤姆带了手表、一盒火柴和几粒坚果,迪基则什么都没带,有恃无恐地仿佛目的地是他的家。迪基拖着雪橇在大堂催促他,他只好手忙脚乱地从层层阶阶的楼梯一路小跑下来,迪基见他走近,便摘下礼帽扣在头上,侧身先行出门了。

冬天天黑得早,他们出发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汤姆无意识间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布达佩斯大饭店,悚然发觉这栋精整完美的建筑在秩序之下有种说不出的诡异,甚至带上了点阴森恐怖的色彩。直到迪基皱着眉头拍走他肩膀上的雪花和线头,汤姆才发现此时天空中已经飘起雪来。


汤姆和迪基坐在雪橇上,紧紧依靠在一起。他们在针叶林间滑行,偶尔有堆在树上的积雪滚落的簌簌声,汤姆用余光偷瞄着迪基,发现迪基并未注意到他,又往迪基的方向坐近了些。迪基饱满的右臂无疑也在紧紧地回应着他,汤姆畅想着他们亲密无间。他对这样的场景并不陌生,这不过是三年前去那不勒斯那辆火车上他行为的复制。他偶尔侧头去看迪基,这个动作经过了精心的设计,可以不引起对方注意而尽可能多地注意到对方。迪基却似乎毫无察觉,他取下眼镜擦去镜片上蒙着的那层他哈出的雾气。

风刮了起来,一片积雪落入汤姆的脖子里,他几乎是立刻就打了个寒颤。汤姆迟疑了一下开口说:“我很冷……”他抬起眼睛,那双浅蓝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欲望,“我可以和你戴一条围巾吗?”

迪基和他对视,眉头微皱,最终转开了目光:“嗯……不行。”

汤姆缩了回去,解释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如果你不冷的话……”

“我看见那座城堡了,我看见它了!就在前面——还有暖黄色的灯,你看到了吗?我们到了!”迪基兴奋地站起身,大叫起来,雪橇还在滑行,他重心不稳,立刻摔了出去。汤姆停下雪橇,一步跨过想去拉他起来,他担忧地问:“你没事吧?”

“放心,我好极了。”迪基咳出嘴里的雪团,借着汤姆的力气站起来,又顺手拉着汤姆的胳膊开始奔跑,雪积得太厚,他们迈出的每一步都深深陷入雪地中。

天色越来越暗沉,终至一片漆黑,云雾遮盖月光,纯白无垠的雪地上只剩他们两人并排的脚印连在一起。


迪基敲了敲厚重的大门,无人应答,他伸手一推,门竟然没锁,“嘎吱”一声向他们二人敞开。“迪基,等等我,”汤姆跟在他身后小声说,“没有向主人打过招呼就随意进入,不太好吧?”

“嘘。”迪基回头瞪了他一眼,“实话告诉你吧,这个,”他晃了晃手中的羊皮纸卷,“一定是什么藏宝地图。外面只有我们的脚印,也就是说这里根本没人进出,门没有锁,说不定这座城堡里早就没有人住了。”

“没人住怎么会有灯?”汤姆喃喃道。

“你听说过千年烛吗?传说中用人鱼炼制成烛膏,火焰能燃烧千年不灭。”迪基幽幽的声音在空旷的城堡里响起,四面八方传来含混不清的回音。

汤姆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城堡深处的灯火闪烁,影影绰绰映出几个跳动的人影,他被吓了一跳:“啊!”接着就听到无数个“啊”的回音在上空久久盘旋,汤姆惊魂未定之后又是一阵羞愧,神色也扭捏起来。

“你在害怕什么啊?”迪基皱着眉毛,有些不耐烦,“不是人还能是鬼吗,去看了就知道了。”


汤姆划起一道火柴,热气熏在他僵冷的手上。他们顺着这点细微的火光走进城堡最深处,走到那间大房间的门口,好像未卜先知似的,一名配剑的骑士端着杯盘为他们开门,他们立刻就被屋内黄金般的光芒照得眼花缭乱。富丽堂皇的宫殿内,无数人穿着盛装华服跳舞,他们身上戴着各种宝石制成的首饰,餐桌上的餐具银光闪烁,花朵盛放而释出新鲜香气,花纹繁复的厚重地毯吸收掉交谈笑语的杂声,只衬出琴声,歌声,酒杯清脆的碰撞声,汤姆感觉自己像是置身于梦境中,视觉和听觉都被完全填满了。

骑士恰到好处地为他们递上酒杯,汤姆辨认不出那腥红色的液体是什么,大概是红提汁,他浅尝一口,立马吐了出来——一股怪味!迪基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走了,汤姆在人群中辨认着,迪基正拉着一个女孩跳舞,他又露出了那种自得而风流的神采,叫汤姆几乎呕酸。

“嗨。”有人在背后点点他的肩膀,“你好像第一次来?我之前没见过你。”

汤姆转身,对上一双温柔而友好的眼睛,他们对视的瞬间,长久以来僵持在他身上的不自在感在一瞬间消失了,他伸出手:“嗨,汤姆·雷普利。”

“我叫彼得。”彼得的手掌温暖而细腻,一看便知道经过长年累月的精心保养。汤姆对比了一下自己粗糙的手指,不禁感叹之余有些羡慕。

“啊,请不要嫉妒……我是个钢琴家,因此,得保护好吃饭的家伙。”彼得俏皮地说。

“真的?我也弹过钢琴,可惜水平不够,只能在校会上表演。”

“你想听听我弹得如何吗?”彼得向他发出邀请。

“当然。”

也许是同类之间的气场互相吸引,汤姆和彼得一见投契。这种默契和他对迪基的感情完全不同——他对彼得是温柔的,像是共用一缸水的鱼类聚在一起吐泡泡一般相通;对迪基,却是在被天然吸引、容忍他傲慢无礼的同时唾弃他,在他张扬跳脱、浑身释放出光芒的时候无不嫉恨地爱慕着他。

在彼得流淌一般的琴音中,汤姆和他并肩坐在狭窄的琴凳上,彼得见状换了支曲目,汤姆的手指便加入进来四手联弹,手指与手指接触碰撞,好像两条密不可分的亲吻鱼。

冷风吹过,一瞬间大厅之内的所有灯火全部熄灭,酒杯清脆的碰撞声,歌声,琴声忽然都消失了。只剩下一片漆黑死寂。

彼得还在他身边。汤姆意识到身边的人还没有消失立即抓住了他的手,彼得顺从地任由他抓着,汤姆意识到他手中的温度正在急速流失,他焦急地想喊迪基的名字,嘴唇却被微凉的触感封上。那是彼得在吻他。他只感觉到彼得的嘴唇越来越凉,在他的下巴和喉结间逡巡了一阵,便狠狠地在脖子侧面咬了下去。

失去意识前一秒,他所感知的不过是尖锐的刺痛,血液流动的突突声音,以及逐渐模糊变幻的耳鸣。


汤姆感到身体在变化,他的四肢逐渐僵硬,发冷。周围的漆黑似乎凝成了实物,全方位挤压着他,窒息,胸闷,有什么东西埋在体内想要向外爆开,他猛地用双手向外一推,一股森然冷气呛进了他的鼻腔。

他坐了起来,后知后觉地感到一阵恐惧——他坐在一具棺材里。

在他的左右两侧,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棺材,“Jesus christ.”他下意识张口,却感到自己牙齿上多了什么东西——啊,是了,那是一对獠牙,正亲密地贴着他柔软的下唇。牙印,疼痛,咬,汤姆的头疼了起来,他下意识摸着自己脖子的侧面,印象中被彼得咬过的地方,那里有两个已经结痂的小洞,摸上去依然有被压迫的痛感。

他现在是……他现在是……吸血鬼!

荒谬的恐惧感将他从头淋到脚,他用指腹压着自己的獠牙,好像在测试自己会不会流血,但是伸回手指,除了苍白的肤色什么也没看到。

“汤姆!汤姆·雷普利!”是迪基的声音,他正向汤姆奔来,“你他妈的到底在搞什么鬼?我找了你整整七天,你——”

汤姆忽然镇静了下来,他的眼神微微闪烁,正以一种新奇的视角看向迪基,一个念头在心中形成。他身形一闪,刹那间便将迪基卷入自己的臂膀中,他抱着迪基,像坠入莱辛巴赫瀑布那样坠进那口棺材,两颗獠牙刺进迪基的动脉,那声音,熟悉的血液流动的突突声,以及初次在舌尖上尝到的甘美的血味。他抱着失去意识的迪基躺在棺材里,想象那是波光粼粼的湖面,有刺眼的阳光落在他们身上,一切罪行在光天化日之下消散,只是这一次不同于其他结局,七天之后,迪基会再次醒来。


 


🔥🔥🔥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威廉不吃糖

我又想换头像了,所以做了个伯恩证件照版本。

没有正面高清,就用档案袋上的凑合一下搞特工风吧(喂)

最近回了谍影重重坑,我的天,好帅。

原图在p2,附带别的证件照p3.

我又想换头像了,所以做了个伯恩证件照版本。

没有正面高清,就用档案袋上的凑合一下搞特工风吧(喂)

最近回了谍影重重坑,我的天,好帅。

原图在p2,附带别的证件照p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