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azikeen

391浏览    12参与
DNA 小说

38 Bring me to life [Angel of darkness]

The demons those marked by Mazikeen also staying in the hall, together with them. All of them released the deep hissing sound and remained the same pose obediently.

Alec gazing around those demons in a daze. He had been taught well since he was a child on how to hunt and kill the demons. Banished the...

The demons those marked by Mazikeen also staying in the hall, together with them. All of them released the deep hissing sound and remained the same pose obediently.

Alec gazing around those demons in a daze. He had been taught well since he was a child on how to hunt and kill the demons. Banished the demons back to hell, this is their shadowhunters’ lifetime mission, this is the way how they supposed to live. However, Alec never thought that actually one day, he would be staying in one hall with those ugly demons, in such a peaceful moment. Those demons also gazing at Alec, or maybe in the more accurate description, the demons were looking at Kazaf’s lifeless body. It’s a weird feeling indeed, but Alec felt that those demons were actually using their ways to mourn Kazaf and protect them.

Alec couldn’t help himself but released a tired sigh. He wondered when Magnus and Asmodeus coming back, but he decided to keep the promise and look after Kazaf carefully.

“Hey, cutie boy. Why you are here alone?” It’s Lucifer. He appeared in the hall all of sudden, looked confused. A moment later, followed by Jez and Mazikeen.

“Where is Magnus? He supposed to be with you, doesn’t it?” Mazikeen asked.

“Also, where is my stupid brother? I thought Asmodeus should handle the Nephilim side, but why I can still saw many demons running around in the city of glass having their merry parties here.” Said Lucifer.

Jez gazing at Alec with a silent confused look too.

Alec exhaled deeply, then he explained. “I think Magnus was following Asmodeus went back home. But I believe they will come back here very soon.”

“Edom? Why they went back Edom?” Lucifer hissed and said worriedly. “Damnit Asmodeus. I warned him already, he shouldn’t revive Kazaf’s life in that way!”

“What do you mean?” Mazikeen asked.

“Long story. It’s about Eva.” Lucifer replied and gave Jez a stern glare. “You should know it all the time, right? Asmodeus kept a part of Eva’s soul with him.”

Jez frowned at what Lucifer had mentioned. “Lord Asmodeus had his reasons.”

Lucifer snorted. “He’s an idiot! But what made me angry is that all of you let him do that anyway, even though you all found out the truth.”

Mazikeen stopped Lucifer with a weird tone. “Wait! Are you guys mean that Asmodeus save Eva? That Angel Eva, Kazaf’s birth mother?”

“The one and only,” Lucifer added. “Whatever. Eva is gone forever anyway.”

“Wait! What do you mean, Lucifer?” It’s Jez who asked this time.

“It means your lord is realized that what he had done was a totally wrong move and finally gave up his wife to try to save his eldest son, got it?” Lucifer sighed heavily and looked at Jez who seemed got many questions. “Jez, let’s stop here. I need to find back Asmodeus and ask him to get his job done so that every one of us able to think a way to save Kazaf. Of course, we need to do it in a proper way, instead of using Asmodeus’s crazy time-traveling plan.”

“WAIT!” To everyone's surprise, it’s Alec who stopped their conversation in a loud voice.

When realized that everyone looked at him with a surprised look, Alec took a deep breath and continued slowly. “Sorry for disturbing… But, may I know what all about the time-traveling plan and what mean Asmodeus went to the Edom to save Kazaf’s life?”

Lucifer gazed back at Alec with an annoyed look. “Didn’t you said that Asmodeus and Magnus were going back home? Then, the rest won’t be that difficult to figure out.”

Alec smiled awkwardly. “Well, it’s not the home in Edom. It’s actually the home above the sky.”

“Home above the sky?” Lucifer exchanged a glare with Mazikeen and Jez.

After a short pause, Jez answered for everyone. “The silver city. They went to the silver city, right?”

“Yes.” Alec nodded.

“It’s impossible!” Lucifer laughed uncontrollably and raised his eyebrows. “Asmodeus hates that place. Trust me, he won’t be going back there, unless something truly emergency that made him do so!”

“You are right. I think the situation now is kind of truly emergency like what you said.” Mazikeen pointed at Kazaf’s dead body.

“…Fine.” Lucifer finally stopped laughing.

READ MORE

DNA 小说

35 Father-in-law [Angel of darkness]

“You will be exiled from the Edom for eternity by now, Azazel. I will never take your soul in anymore.” Asmodeus said through his gritted teeth.

Azazel looked scared and confused.
But before him able to talk anything, Lucifer replied to Asmodeus.

“What do you mean, Ash? You don’t want to let him stay...

“You will be exiled from the Edom for eternity by now, Azazel. I will never take your soul in anymore.” Asmodeus said through his gritted teeth.

Azazel looked scared and confused.
But before him able to talk anything, Lucifer replied to Asmodeus.

“What do you mean, Ash? You don’t want to let him stay at Edom anymore?” Lucifer frowned.

“You hear me. He’s been exiled.” Asmodeus shrugged coolly. 

“What the-” Lucifer tried to retort but Mazikeen’s voices raised loudly in the hall.

“Stop fucking bickering at each other, you two childish idiots. They are trying to flee now.” Said Mazikeen with an annoyed look. 

“Not a chance!” Lucifer hissed. 

“KNEEL DOWN!” Asmodeus commanded harshly at them, which made Pythius and Azazel forced to kneel at him immediately, by some unseen magical power.

“Wait! Do you only want to punish Azazel like this? Just exiled from Edom? Don’t you want to kill him? Hey, that bastard tries to kill your son.” Lucifer asked.

“I told you, I’m not taking his soul. He’s dead to me now.” Asmodeus hummed. 

“Wait! I don’t understand. Then, what you plan to do? Since you are not going to kill Azazel and not going to bring him back to Edom? Oh yeah, what about Pythius? Don’t tell me you want to let him go like that?” Lucifer asked.

“Wrong question, Luci,” Asmodeus replied in a calm and lazy tone. “You should ask yourself what should you do to them. Both of them belong to your responsibility now. Just accept this as my gift to you, to celebrate your epic return as the king of hell.”

“WHAT!? NO! I never want them! I don’t like them at all and I hate them! Especially this one!” Lucifer pointed to Pythius. “You know what? I killed him once! Although I don’t know how he resurrected and back to life again… Whatever, I don’t even want to know-how. Now, my concern is the dead person like him should stay dead for good. I won’t take him back to my hell kingdom! Look like you feel I’m too free or what?” 

“I don’t care. I don’t want them either. You can kill them if you want to!” Asmodeus smirked.

“Why should I kill them? You can kill them by yourself effortlessly, easy like a piece of cake.” Lucifer said. “Ah, I know. You just don’t want to do such a dirty job, doesn’t it? Ash, I killed Uriel once, it haunts me until now.” 

“Yeah, so you expect me to do the same?” Asmodeus shrugged and asking back at Lucifer with a mocking tone. “But not, I don’t want to be the same as you. Since you have killed Pythius once before this, I’m sure he won’t don’t mind to die one more time again. Just like what you said, the dead people like him should stay dead for everybody’s sake.”

“What the-” Lucifer tried to retort again but this time Magnus’s voice raised.

“Stop quarreling like kids! They are trying to run away again!” Magnus shouted.

“BOW DOWN, YOU FILTHIEST SOULS!” Lucifer cursed loudly, his voice echoed in the hall. Azazel and Pythius bowed down immediately to Lucifer, forcing by some verbal command magic, the same of how Asmodeus earlier did.

“Seriously, don’t you see I’m busy talking with Asmodeus now? Can you two please behave a little bit? Don’t ever think of running away from here, as you know that this is a kind of impossible mission since both Asmodeus and I standing right here! Got it?” Lucifer warned through his gritted teeth, which made both Azazel and Pythius looked in a daze.

Asmodeus yawned and said lazily. “Just marking them and send them back to your hell kingdom.”

Lucifer replied. “No way! I don’t like them at all! Azazel is big trouble too, you should know this well. He always likes to running away from hell and trespassing to the human world. Collect the human souls illegally and then Ray Ray must be going crazy after that. I bet Ray Ray always went to Edom to make a complaint to you, doesn’t it?” Although the ruler of hell likes to punish the sinner souls and torture them, even they also have a certain bottom line, especially facing their own flesh and blood.

“Whatever. They are yours now. Do whatever you want, I don’t care.” Asmodeus then turned to Magnus. “Do you get hurt?”

Magnus stunned and shook his head immediately in silence. 

Asmodeus nodded his head and then gazing at Kazaf’s dead body. Before the familiar sorrowful drained him again, Asmodeus gasped and looking away immediately. Lucifer who trying to make noise again, but he stopped immediately when noticing Asmodeus’s despair facial expression. Magnus measured Asmodeus’s face quietly, feeling sad too, and Magnus somehow thinks of what Kazaf had told him before Kazaf died.

“Just bring them home, Lucifer.” Mazikeen said. “These two bastards beat me up and owed me once. I want them to pay for it after this.”

“Are you sure?” Lucifer frowned. “They are nothing but troubles.”

“Yeah, you’re right. But I think it also means… They’re able to help me killing my time.” Mazikeen grinned. “We are immortal and the hell life is kinda boring.” 

“You are welcome to visit me in Edom too, Mazikeen. Edom got plenty of souls ready for your entertainment.” Asmodeus invited kindly. 

“Sure, I’m loving it.” Mazikeen bowed her head to Asmodeus, a wide grin on her face. 

Lucifer sighed and replied in a defeated tone. “I can’t believe I promised to you that I’m going back to hell after this.”

“You owed me, and it's time to pay back,” Asmodeus smirked. 

Lucifer hissed. “Look like I’m gonna owe you forever, brother.”

“Yeah.” Asmodeus sighed. “Just go and do your job. Send them back now, Luci. They’re such a pain.”

“I just sealed up the hell, Ash!” Lucifer huffed. 

“And so am I.” Asmodeus shrugged. “This is a lesson for you. You should always check and make sure no one flees from hell.”

“What the hell. Azazel was escaping from your Edom, not mine!” Lucifer said.

Asmodeus hummed. “Who cares? I don’t plan to bring him back either. He’s all yours, cheers.” 

Lucifer gave Asmodeus an annoyed look.

READ MORE

DNA 小说

34 Azazel and Pythius [Angel of darkness]

Pythius hissed in pain and noticed Mazikeen’s daggers had caused his cheek to bleed. If more few more inches, Mazikeen probably could cause him badly injuries. 

“Do you miss the taste of these daggers? It could even bleed and kill the angels!” Mazikeen smiled and continued her fierce attacks at...

Pythius hissed in pain and noticed Mazikeen’s daggers had caused his cheek to bleed. If more few more inches, Mazikeen probably could cause him badly injuries. 

“Do you miss the taste of these daggers? It could even bleed and kill the angels!” Mazikeen smiled and continued her fierce attacks at Pythius under Alec’s help. Mazikeen thanks Alec in her heart, she felt Alec actually could co-operation well with her together. This feeling of fighting together in this way was so new to her. Alec mastered the timing when he should shooting the arrows. This helped Mazikeen a lot indeed. 

On the other hand, Magnus tried to use his magic to protect Jez and attack Azazel at the same time. Jez got distracted and looked worried at Magnus, she does not really appreciate at Magnus’s help for some reasons. 

“Magnus, play safe! Remember?” Jez shouted at Magnus and Alec. “Alec, you too! Don’t get yourself injured!”

“We are staying in the circle of wards and we’re good, Jez! Please just focusing on the fights!” Magnus replied loudly when he summoned the magic power and transformed it into an energy ball form. Once the power gathered successfully, Magnus threw the energy ball at Azazel quickly. And it succeeds to hit and hurt Azazel, under Jez’s great co-operation in work.

Jez jumped back and kept a safe distance to take a short break, while Mazikeen also doing the same fighting technique. Both of the ladies’ back against the back and took a few deep breaths. They could hear both Azazel and Pythius cursing them in a deep hoarse angry tone, however, they couldn’t care much about this. The fights looked like they had overpowered it, but only they knew it clearly that they didn’t. 

“Just giving up on the fight, you all have to die in our hands soon.” Azazel hissed angrily. 

“He’s getting strong than previously. My arrows can’t even pierce through his protection ward!” Alec said. 

Magnus swallowed hard. “Last time you're just lucky as he never thinks of I’m strengthening your bow and quiver with my magic. But too bad, he does not underestimate you now as he knowing that you are not an ordinary shadowhunters like the others.” 

Jez glanced back at Magnus and Alec who already looked a little bit tired, feeling worried. Alec took out his stele and activated his stamina runes. Magnus panting in the exhaustion of overusing the power as well. Jez and Mazikeen sharing a frowning glare, then both of them once again back to the fights again. Meanwhile, Alec reaching out his right hand and grabbed Magnus’s cold sweating hand. 

“Take my strength, Magnus,” Alec said but Magnus shook his head.

“No. I don’t want to hurt you.” Magnus said.

“I’ve activated the runes, I’m fine. Just take it, Magnus, please!” Alec tried to convince Magnus.

Magnus shook his head again, looked scared. The image of how Kazaf sacrificed himself and died in front of him once again flashing across his minds, which made his whole body shivering. 

“Magnus?” Alec raised his concern and put his bow and quiver aside temporarily as he caught Magnus who slipped and kneeled on the floor all of sudden. 

“Are you okay? Magnus!” Alec checked on Magnus immediately.

Jez and Mazikeen seemed to notice something wrong with Magnus.

“Magnus!?” Jez and Mazikeen glancing at Magnus uncontrollably and ended up getting injured and hit by the energy forces. Both of them flew backward and landed on the ground with painful groans. 

Azazel and Pythius exchanged a wicked look, then both of them focused on their own target. Pythius walked towards Mazikeen and Jez, while Azazel snapped his fingers and tried to break through the magical wards which Magnus and Alec stayed. After a few tries, the magical wards were still strong and there are no cracks at all.

Azazel frowned and gritted his teeth. “…Asmodeus.” He murmured, finally noticed that this wards’ power was far too familiar, the magical forces were coming from the ruler of the hell himself. 

Magnus and Alec looked in shock at Azazel who just a few steps away from them. At the same time, Mazikeen and Jez’s painfully screaming voices grabbed Magnus, Alec, and also those shadowhunters’ attention immediately.

“Jez! Maze!” Magnus raised his tone. Then, he looked at Azazel with teary eyes. 

“Fine! If you want to get me, then I’ll let you kill me. Please just let the rest of innocent people go.” Magnus offered and then he stands up stubbornly.

“Don’t do it!” Alec stopped Magnus immediately. 

“Magnus, don’t!” Jez panting tiredly.

“Stupid Magnus!” Mazikeen tried to get her feet up again. “Don’t embarrass your father’s name, Magnus! You shall never surrender to them!”

Azazel hissed and mocked. “Poor thing, I guess you all just left your mouth only.”

“They are so weak. I’m not having enough fun at all.” Said Pythius. “Can I torture them?”

 “Fuck off, you two!” Mazikeen huffed and shouted back at Magnus. “Magnus, we can’t win over them but Asmodeus and Lucifer surely can defeat them easily! SUMMON ANYONE OF THEM NOW!”

READ MORE

黑珍珠号船长John Constantine

lucifer和mazikeen好甜啊!我要嗑这对!lucifer说是除了为自己的命运而活其他的都一概不在乎但其实蛮在乎mazikeen的吧,只是王者的傲娇让他不怎么表现出来。

lucifer和mazikeen好甜啊!我要嗑这对!lucifer说是除了为自己的命运而活其他的都一概不在乎但其实蛮在乎mazikeen的吧,只是王者的傲娇让他不怎么表现出来。

Mr.GiantCock

【授翻】【Lucifer(TV)&漫威】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 章12

原章节【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358532/chapters/23355393


原作者【AO3】:Sherlock_And_Me


Chapter 12: The Devil vs. the Trickster


Espinoza特工站在观察室里看着单向镜子另一边的Lucifer,Amenadiel和Mazikeen把Loki锁在桌后的一把椅子上。他的手铐和口枷仍在原处。Dan没有打开两个房间之间的双向通话器,因为他真的非常需要片刻的安静。


好在观察室里的其他人没有向他寻求答案或者解释之类的东西。


Barton...

原章节【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358532/chapters/23355393


原作者【AO3】:Sherlock_And_Me


Chapter 12: The Devil vs. the Trickster


Espinoza特工站在观察室里看着单向镜子另一边的Lucifer,Amenadiel和Mazikeen把Loki锁在桌后的一把椅子上。他的手铐和口枷仍在原处。Dan没有打开两个房间之间的双向通话器,因为他真的非常需要片刻的安静。


好在观察室里的其他人没有向他寻求答案或者解释之类的东西。


Barton大概是去了什么制高点呆着。Dan怀疑他在通气管道里,但不愿意深想这个问题。


Thor安静地站在Dan旁边。他害怕自己的希望与恐惧会影响判断力,因此不愿开口。


自从Thor来到地球,他就被一种拥抱自己弟弟并确定他不再在虚空中坠落的渴望充斥着大脑。Thor一听到可能有别的人要为纽约市的袭击负责,就迫不及待地想向Loki的方向跑去。但他却明白Loki只会用他的情绪对付他。但他的一部分并不在乎这些,只想要回自己的弟弟。


Stark靠在房间的角落。他脱下了正装,正在给什么人发短信。


其他的特工大多都去别的地方找到了别的事干。有一些守卫站在门口和走廊里,但当你面对着能把一个成年人扔到房间对面的敌人时,你很快就能发现角落里的一堆务必马上填写完成的表格。


透过窗户看去,Mazikeen正在Loki面前桌子上的水壶旁摆放一堆数量令人难以想象的各式刀具。那些刀具按照大小排列,还有,Dan凑近看了看,光泽度?他甚至都不知道她是从哪拿出那么多把刀的,更别提为什么其中的一把还闪着彩虹般的光芒。


当Fury一把推开观察室的门以至于它撞在墙上发出一声巨响的时候,Dan还在盯着那把彩虹刀上变幻莫测的紫色,蓝色和黄色。他吓得跳了起来,惊恐地扭身看向Fury。然而,他内心的一部分开始怀疑这个基地里到底有没有人知道如何礼貌地推开一扇门。


Fury怒视着房间里的所有人,他们也睁大眼睛盯着他。Fury特别注意了一下异常窘迫的,不再在手机上打字的Stark。但很快Stark的自恋心理就占了上风,他又开始冲着Fury得意地笑。


“Humph。“Fury哼了一声,忽略了Stark,显然对他的状况还算满意。他把注意力转向了Espinoza特工,而这使他肉眼可见地瑟缩了一下。


他们看着对方,没有人开口。Dan屏住了呼吸。但Fury只是走到了他的另一边,看向了审讯室里的三个超自然生物。


Lucifer和Mazikeen看起来正在争吵。Mazikeen冲着她的刀具和Loki的方向比划着,Lucifer用摇头回答她,而Loki的视线随着争吵的白热化在两人之间摇摆不定。Amenadiel大概说了什么,因为魔王和恶魔一起转身对他大吼。Amenadiel厌恶地举起双手,靠在墙上不再说话。Mazikeen和Lucifer转向对方,继续他们的争论。


”魔王在你的旧单位工作,正在跟你的前妻约会,但你就没想过汇报一下?“Fury的独眼看向了被这场争吵吸引了注意力的Dan。


被吓了一跳的Dan环视整个房间,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他。Fuucckkk。Dan想到。


”我不知道——我的意思是,我不相信他说他是——“Dan磕磕绊绊地开口道。


”等下,“Stark打断了他:”你的意思是他对谁都来‘你好,我是魔王Lucifer‘那一套吗?“


Tony的表情在嫉妒和惊艳中来回切换,然后变成了Obama的Not Bad表情的样子。


”他确实能办到这个。“Tony总结道,他的嘴角仍然向下抿着,对自己点了点头。


Fury嗤了一声,回道:“‘我是Iron Man’先生当然会这么想。”他的嘲讽有如实质一般。


“听着!“Dan大声喊道,然后控制了一下自己的音量:“我当时是洛杉矶的一个警察,一个自称是魔王Lucifer的夜店老板压根排不上我每天见到的怪人的前十名。”


“他决定自己的新爱好就是与警察合作惩罚坏人这事对我来说只是特别烦人而已,“Dan接着说道:“请原谅我没有立刻发现他其实不是个疯子。”


“那你加入神盾局之后呢?也没想到要汇报吗?“Fury全部注意力都在Dan身上。就是这个,Fury的手逐渐向他的武器伸去。事态的发展就取决于Espinoza特工的回答了。


Dan震惊地看着Fury。


“什么?我没有——“Dan受够了这种舌头打结的感觉:“直到Loki出现之前,我都不知道世界上还有魔法啊外星人啊怪物啊之类的东西。我怎么知道?”


“你以为我们在干什么?“Fury怀疑地问道。


“我以为我们在干什么?“Dan尖刻地重复了一遍,他感觉最近几天的惊吓,压力和疲惫一同向他压来。


“我以为我们在做反恐工作!“Dan大吼道,他的嗓门越来越大:“他们告诉我我能帮着拯救世界。没人提过怪物或者魔法。我只是个一级特工!我他妈的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长长的停顿过后,Dan弱弱地补了一个“sir。”


“Humph。“Fury转向了审讯室。Mazikeen正一边挥着一把匕首一边冲着Lucifer大喊,Lucifer翻了白眼,然后坚定地看着她。Loki的脸色随着逐渐接近他面部的匕首而愈发苍白。


Fury皱起的眉头让Dan的胃部一阵绞痛。他感觉自己的脚被粘在了地板上,并开始不自觉的蜷缩起身型,以避免吸引任何人的注意力。


“我被解雇了吗,sir?“Dan轻声问道。或者我就要死了?他脑内一个并没有任何帮助的声音加了一句。


Dan其实不必担心。尽管Fury皱着眉,但这是他自Loki出现以来感觉最好的时候。Fury是个终极间谍,并以知道所有秘密为自豪。Fury的直觉告诉他Espinoza特工身上还发生着一些其他的事情,而现在他明白自己是对的。至于因为没意识到他认识的是魔王而惩罚他?缺乏好奇心是Espinoza特工档案上所列的强项之一。Fury不能因此责怪他。


“解雇你?”Fury嗤笑一声:“我可不能解雇你,你可是我们之中唯一的这方面的专家。”他冲着审讯室的方向挥了挥手:“我要给你升职。”


长久的沉默之后,Dan说道:“那我要加薪。”


所有人的眼睛都转向了Dan的方向,包括Fury的独眼。那种自己正在逐渐缩小的感觉愈发增强,Dan希望地板能直接把他吞掉。


Fury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他恶意满满地打量着Dan,但同时也在心里默默欣喜他还算有点儿骨气。“说出你的价—”


对面的审讯室里传来一声巨响,声音大到穿透了本应隔音的墙壁。这使得所有人都以一种几乎扭伤脖子的速度转过头去。


Mazikeen用力地把她的匕首扔向了水泥墙,匕首没柄而入。她生气地收拾着剩余的匕首,然后气冲冲地走出了房间。Amenadiel紧紧地跟在她身后。


“我也不会认真对待他们的。”Fury叹了口气,承认道。


Mazikeen和Amenadiel快速离开了审讯室,他们穿过走廊,走进了观察室。


“-gardians都非常耐用。你知道他们要折磨多久才会死吗?”Mazikeen喊道。


“我本来可以玩很久的。”她撅着嘴说道。


“Lucifer说,如果他没有办法让那个王子开口的话你就可以去试试,Maze。”Amenadiel安慰了一句。


他们环视着房间内站着的人们。


“那个海盗是谁?”Mazikeen嘲讽地说道。


咳了一声,Dan开口道:“这是神盾局的局长Fury特工。”他停了停:“我的老板。”


她嗤了一声,然后走向了单面镜观察着对面的Lucifer和Loki。Amenadiel一脸无聊地跟着她。


每个人都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并看向镜子对面的审讯室。Loki坐在一把椅子上,站在桌子对面的Lucifer把一只手放在了另一把椅子的椅背上。


“Loki还戴着口枷,他打算怎么让他开口?”Stark问到:“就算我也没办法打开Selvig所用的科技。”


“我不会担心那个。”Dan小声说道。所有人都看着Lucifer绕过桌子,把手伸到Loki的后脑处做了些什么,然后他的口枷就弹开了。


“对哦,他是魔王来着。”Stark喃喃地说道。


Lucifer低头冲着Loki露出了一个狡黠的微笑,然后走回桌子的另一端坐了下来。Loki活动了一下自己的下巴并用他被捆住的双手抹了抹唇,然后回给对方一个冷笑。Lucifer拿起了水瓶和旁边的一个空杯,倒了一杯水并把杯子推到Loki面前。


Loki怀疑地盯着那杯水看了一会儿,然后用双手举起杯子,送到嘴边开始喝了起来。他很快就把一杯水喝完了。那个口枷本来只适用于Loki返回Asgard的短途旅行,但后来事情未能按照计划进行。


“Amenadiel,他的那些法术会对Loki管用吗?”Dan问道,他刚刚想到这一点。


“为什么不会?”Amenadiel问道:“他们或许比人类活的时间稍微长一点。但是在神明的力量面前他们跟你一样无助。”


“我们能活好几千年呢!”Thor雷鸣一般地说到。


Amenadiel冷淡地看了他一眼。“就像我刚才说的,稍微长一点儿。”他回答道。


“好的吧。”Dan说。然后他打开了对面房间的麦克风。好戏要开始了。


“现在,”Lucifer哼了一声说道:“我假设这镜子后面有一群非常焦急的观众。”二人一起看向那面镜子,只看到了彼此的倒影。“他们想知道你所有肮脏的小秘密。”


Lucifer充满诱惑意味的声音在观察室中听得一清二楚。


“我是Asgard的王子。”Loki轻抽一口气,然后加大了自己的音量:“你应该对我展示出应有的尊重。”


“真的吗。你现在还是王子?”Lucifer好奇地问道:“你的父亲可是为了派你哥哥来抓你冒了你想象不到的风险。”


“他不是我父—”Loki带着明显的恼怒深吸一口气。Lucifer只是像鸟儿一样歪了歪头。


“那我们开始吧,看着我。”Lucifer不需要再问第二遍。Loki的绿眼睛正怒视着路西法的棕眸。“告诉我,你的欲望是什么?”


Loki的面部抽动了一下,他的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困惑。他几乎移开了眼神,但最后还是执着地瞪着Lucifer。他的鼻翼开始抽动,一颗汗珠从他的太阳穴处滑落。


“Oooh,还挺复杂。”Lucifer开心地评价道。他的目光还是紧粘着Loki。


Loki开始重重地喘息,他向Lucifer呲出了自己的牙齿,然后说道:“我想要统治地 —”


“错了,不是这个。”Lucifer打断了他。“统治是一项繁琐而无趣的事情。一切都要按着规矩和命令来。我只是看着你就能感觉出来你想要的是更加混乱的东西。我们再来一遍。”


Loki磨了磨牙,被锁住的双手攥成了拳头。


他嘶声说道:“我想让Odin和我哥哥受尽折磨—”


“Hmmm,部分正确吧,但我觉得还不够精准。”Lucifer思考了一下。


Loki看起来好像迷失在了Lucifer的双眼里,他感到心里有什么东西轻动了一下,这使他想起当他还是个男孩儿的时候,Thor离开去跟别的朋友玩耍,而他坐在Frigga的大腿上。


“我想回家。”Loki几乎被自己的最后一个字呛住。在监控室里的Thor靠近了窗户。Lucifer张开嘴想要说话,但Loki抢先一步说道:“但是家并不存在,它从未存在过。我现在明白了,你的确是个魔鬼。既然我无家可归,那地球也是个不错的安慰奖。”


“我是魔王。”Lucifer纠正道,他向另一个方向歪了歪头:“你挑了个错误的世界。Odin可能会让你在其他国度里扮演一下统治者,但这里对你们这种人而言是禁地。当然,我在假设是你挑选的这个世界。”


Loki眯起了眼睛,略显急躁地回答:“我只是挑了Tesseract所在的地方。”


“是的,你被派往Tesseract所在的地方,同时还携带着另一个无限宝石。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当中找到两枚无限宝石,你未免也太幸运了一些。”Lucifer拖长了腔调说。


观察室里,Dan转向了Amenadiel问道:“你之前提到过这些东西,它们到底什么?”


“无限宝石一共有六颗,它们是除了父亲和母亲之外,仅存的从宇宙开端就流传下来的事物。它们拥有你无法想像的巨大能量。”Amenadiel的表情十分严肃。


Lucifer把腿架在了桌子上,身体后倾靠着椅背,双手交叉放在了脑后,看起来像是一个悠闲的哑剧演员。


“告诉我,妄想成为王的家伙,Thanos最近怎么样了?”


Loki的反应迅速而剧烈。血色从他的脸上快速褪去,手掌在桌上摊开,指尖陷入了桌面,他的呼吸变得短暂且急促。如果他不是坐在那里,可能已经瘫软在地了。


“你没必要表现的如此震惊,”Lucifer嘲讽地说:“除了他,我想不出还有谁会对这些石头这么执着。”


Loki还是没有说话。Lucifer认真地打量了一下他,然后忽然认出了他脸上这种再熟悉不过的表情。


“我明白了,”Lucifer把腿收了回来,落在地上。他从桌子的另一端尽可能地把身体前倾,盯着Loki。“你在Thanos的热情款待中受难不少。他从来都是这么粗鲁。”


此时又有一声巨响传来,不过这次的声源是观察室内。Thor用拳头狠狠地锤了一下窗户,然后把自己整个人都贴在了上面。玻璃在撞击下出现了裂纹。


Loki看向了镜子,脸上闪现出一丝决意:“Ah,甜蜜的疼痛,它是我的老朋友了。那又如何?计划是我做的,死去的人类也依旧死去了。”


Lucifer嘲讽地看着他:“你这样为了他以身赴死,可真是高贵。也是,在心灵宝石面前你和人类一样不堪一击。即使他没有发挥出它的全部威力,心灵宝石依旧有着扭曲判断力的功效。它会利用你的仇恨和恐惧,让你在挣扎求生的过程当中造成自己的死亡。”


“他给你那把权杖的时候告诉过你这些吗?”路西法鄙夷地问道:“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告诉我,你被暴打一顿之后是不是觉得当初应该做出别的选择?你的那些愤怒和恐惧有没有消散一些?”


Loki张着嘴盯着路西法。他的银舌头已经完全失去了作用:“我—,我失败了。当然会觉得当初选错了路。”他磕磕巴巴地说道。


“你的确失败了。”Lucifer残忍地说道:“Thanos不会忘记这一点的。”


“当然不会!所以既然我无法成为地球的统治者,那我宁可变成Asgard的囚徒,让神域的力量挡在我跟他之间。而不是在这个落后的星球上等死。”Loki不屑地回答。


Lucifer笑出了声:“这件事你得怪你的父亲。当然,我也并不真的在乎Odin或是Thanos。”


Loki难以置信地盯着Lucifer。Lucifer说的话从未如此惊吓过他。


“我需要知道,”Lucifer第一次严肃了起来,他直直的盯着洛基:“Thanos身边有没有一个女人?她有些时候会使用别的形体,但一般会变成一个美丽的女性。”


“他有他的女儿—”Loki慢慢地说道。


“不,不是他们。”Lucifer快速回答:“不过这倒是挺温馨的,他因为她们让他想起她而选择了她们做自己的女儿。我说的这个女人会被Thanos视为同辈,甚至是他的上级。”


Loki盯着Lucifer看了一眼,然后说道:“我从没见过这个人。”


“好吧,尽管这并不意味着那是不可能的,但这是现在最好的答案了。”Lucifer说完站了起来,打算离开。


“你爸爸应该会在一两个世纪之后原谅你的,王子殿下。”Lucifer最后说道。


在观察室里,Dan转向Amenadiel问道:“Lucifer说的这个女人是谁?你在害怕什么?”


“一两千年之前,我们的姐姐Azrael和Thanos相爱了,直到父亲禁止他们彼此相见,并且把Thanos放逐到了几乎连个星球都没有的宇宙边缘。”Amenadiel回答。


“Azrael?Azrael之剑那个Azrael?”Dan问道。


“是的。”Amenadiel严肃地回答:“我们的姐姐,死亡天使。Thanos曾经会摧毁整个星系作为送给她的礼物。我以为她对他的感情会逐渐消失,但是这次对地球的攻击太过明显了。”


 “要么他是在试图讨回她的欢心,要么她就在帮助他。而如果她在帮助他的话……”Amenadiel的声音逐渐减弱了。


复仇者们和Fury惊恐地看着Amenadiel。Maze脸上的无聊也消失了,她手里紧握着的匕首靠近了胸膛。


“我还是觉得我应该去试一试,“她说:“我可以确保那个王子没有隐瞒任何事情。”她充满希望地看着Fury。


“你是对的,”Loki的声音从通讯器的那一头传来。所有人都回头看向对面的房间,Lucifer还没有走到门口。他现在好奇地盯着Loki。


“Odin会允许我统治自己的国度的,”Loki承认:“只要那个国度寒冷、黑暗,并且充满了怪物。”


Lucifer被吸引住了,他回到了他的座位。


“并且他并不会原谅我,现在的我于他而言只是个无用的工具,我确保了这一点。”Loki的声音当中没有一丝怀疑:“更何况,我为什么要原谅他呢?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我的确喜欢坏爸爸的故事。”Lucifer说,他打了个手势,示意洛基继续。


“他骗了我,隐瞒了我的来历。他一直都把我作为一个王位继承人来抚养,但Asgard的统治权一直都属于Thor。Odin对我有不一样的打算。”Loki嘶声说道。


“我从来都不属于Asgard。他一直都把我跟我闪闪发光的完美兄弟作对比,因此从未对我满意过。”Loki凄凉地说。


“哦,我明白这个!”Lucifer喊道:“你只有一个兄弟。想象一下数千个完美地尊崇父亲意愿,并且无条件地赞美他的智慧的兄弟们。天堂简直令人无法忍受。”


“不会吧。”观察室里的Maze嗤了一声。


“发生了什么?”Amenadiel困惑地问道。Dan在恶魔和堕落天使的警惕反应之中也感受到了一丝担忧。


“是的!”Loki喊道:“我一直都是不一样的,而他们从来都不会在我指出他们愚蠢做法的时候听从我的意见。”


“我的父亲不会听取任何对他的造物的批评,并且要求我们都遵守他“完美”的意愿,”Lucifer解释道:“然后他就对人类这种全宇宙里缺陷最多的生物着了迷。我只不过是要求同样的自由,就被驱逐到了地狱,否则他便会杀了我!”


Dan看向玻璃的另一面,然后又回头看向了Amenadiel和Mazikeen。


“他在干什么?”Dan问道,他的声音比想象中的还要尖锐。


“他在交另一个朋友!”Mazikeen喊出了声,然后把她的刀扔到了地板上。


“地球已经把他毁了。他曾经是地狱之王,而现在他居然—,他居然变得友善了。”她颤抖的说完了这句话。


观察室里的每个人都仿佛在观看一场慢速播放的车祸一般看着对面发生的一切。


“Thor攻击了一个国度的统治者,打破了数千年的和约,而他得到的惩罚只是短暂的留在地球上,并且还立马得到了地球人的喜爱。”Loki恼怒地说道。


“很显然,在Odin的眼里Jötunheimr的生物根本比不上地球人类。我阻止了一场战争,并且试图永远结束那个威胁,这也是我作为Asgard统治者的权利。”Loki眼里放出疯狂的光芒。


“Thor仅仅只是为了一个人类冒了生命危险,就恢复了全部的力量和地位。他摧毁了Bifröst,也毁了我的计划,但父亲却只对我表示出失望。好像他根本就不在乎那些怪物一样。”Loki越说越气愤。


Amenadiel转向Thor。“是你摧毁了Bifröst?”他惊愕地问:“那可是你们这群人唯一造出的能够使我父亲都为之惊艳的事物了。由于这一个发明,你们自称了好几万年的神族,但现在它却因为一场兄弟之间的争吵被摧毁了?!”


“我不能让他杀掉一整个种族的生物。”Thor小声说道。


“所以你父亲现在就冒着摧毁整个地球和所有人类的死后世界的风险,使用黑暗力量送你来押回他不听话的儿子。可真厉害。”Amenadiel嘲讽地说:“你们真是一群傻逼。”


“我应该把你介绍给我的心理医生,Dr.Linda,她棒极了。”Lucifer对Loki说。


Loki的表情十分惊骇:“绝对不要。”


“为什么不呢?”Lucifer问道:“现在Bifröst被毁了,你显然要在这儿呆上一段时间。去往Asgard这种长途旅行要等到地球与天堂重新校准后才有可能。当然,这会重新打破修复的通道,我并不觉得我的兄弟们会让你这样做。”


Lucifer站了起来,向Loki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你最好还是帮助一下地球上的人们。Thanos可能要绕些远路,但他一定会来侵略地球,而你如果被锁住的话,可做不了任何事情。”


Lucifer弯下腰,解开了Loki手腕上的镣铐。Loki看起来跟观察室里的人们一样震惊。然而,Lucifer只是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拉了起来,现在他们终于面对面了。


“当然,你也承认了,那些人类的确因你而死。我需要想个主意惩罚你。”Lucifer欢快地说道,他的眼睛变成了红色。Loki感到他正被拖向一个无法想象的,充满火焰与折磨的深渊。


“我跟Thanos的不同在于Thanos喜欢死亡,因此他的玩物们一般都坚持不了多久。”Lucifer冷静地说:“但我之前只跟已经死去的东西打交道。我可以向你展示一个Thanos根本无法想象的永恒。”


Loki感到到火焰正舔舐着他的肌肤,他不知道那是幻像,还是一个真实的,比Jötunheimr和虚空还要可怕太多的世界。那些火焰使得Loki那令他本人仇恨不已的自我防御机制开始启动。他的皮肤从Lucifer抓住的地方开始变蓝,他的眼睛也变成了血样的红色。


一双红色的眼睛直视着另一双红色的眼睛。


“Ah,”Lucifer愉快地吸了一口气:“看来我们都在隐藏内心的怪物。”


Lucifer放开了Loki的手腕,并伸出一只手臂环住了他的肩膀,两人都恢复了人类的外表。他们能在镜子中看到彼此肩并肩的倒影,之后镜子上的裂纹开始扩大,玻璃碎裂了,露出了后头观察室里那些惊恐的、恼怒的、以及呆滞的脸。


“我们一定会玩儿的很开心的!”Lucifer宣布。


-TBC-



Mr.GiantCock

【授翻】【Lucifer(TV)&漫威】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 章10

原章节【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358532/chapters/23198265

原作者【AO3】:Sherlock_And_Me


Chapter 10: Agent Douchebag


Amenadiel带着Mazikeen和Lucifer撞到的那栋楼里估计存放了很多易燃品,它迅速地燃起大火,然后爆炸了。


魔王,堕落天使和魔鬼都没受什么伤,他们站在一旁看着熊熊燃烧的烈焰。他们的衣物有一些破损,身上到处都是灰尘、泥土和树枝。


“这下所有人都知道这里出事了。(Well there goes the element...

原章节【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358532/chapters/23198265

原作者【AO3】:Sherlock_And_Me


Chapter 10: Agent Douchebag


Amenadiel带着Mazikeen和Lucifer撞到的那栋楼里估计存放了很多易燃品,它迅速地燃起大火,然后爆炸了。


魔王,堕落天使和魔鬼都没受什么伤,他们站在一旁看着熊熊燃烧的烈焰。他们的衣物有一些破损,身上到处都是灰尘、泥土和树枝。


“这下所有人都知道这里出事了。(Well there goes the element of surprise.)“Mazikeen瞪着Amenadiel厌恶地说道。后者正看着被烧成黑烟的建筑,脸上一副惊讶而羞愧的表情。


“哦得了吧Maze。“Lucifer说道,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肩膀,皱着眉头试图掸掉西装上的灰尘,但那根本无济于事。“难道这一切不会让你想起地狱吗?更何况他们已经知道我们的到来的话,不就更有趣了吗。”他抬头看向Maze,嘴角挂着狡黠的微笑。


Mazikeen用尖锐的目光看了Lucifer一眼,然后就向远处眺望开来。如果她是个想着人类事情的人类的话,她脸上的微笑会很可爱的,但她不是人类,而这如画般的笑容被她轻抚放在臀部的匕首的动作彻底毁掉了。


注意到Mazikeen的思路已经向阴暗的方向转了个大弯,Lucifer声明道:“记着,我已经保证过了。我们不会杀神盾局的特工,所以你用不到你的匕首。”


Dartmore特工需要一些哄骗才愿意交出基地的位置。但对Lucifer而言这一切不过是三分钟的事。即使是通过电话交流,Lucifer也是非常的……善于说服别人。


最终,Dartmore用一种尖细的声音解释说他想帮助Lucifer,但Lucifer必须保证不会杀掉他的同事,否则他会良心不安,而且没错,他还在跟那个红发图书管理员交往,谢谢关心。


依旧凝视着燃烧的大楼,Mazikeen翻了个白眼,松开了匕首,嘟哝着抱怨Lucifer不但不让她带玩具来,现在连杀人都不行了。


“有带着武器的人类接近。“Amenadiel打断道。Maze和Lucifer一齐转过头去,然后愉快地看了一眼对方,刚刚的不快瞬间被打消了。


这三位在枪林弹雨中恣意漫步,仿佛它们不过是打在身上的雨点。衣服上的弹孔是那些人类发动攻击的唯一证据。他们轻易地越过了神盾局特工们,打晕了那些靠的太近的人,然后踏入了基地内部。Lucifer把其中一个特工逼进了角落。


Lucifer把那名特工按在墙上。他已经打掉了他的枪,正用一只抵在他胸膛上的手把他固定在空中。Lucifer凑近了他,盯着他的眼睛。


“告诉我,你的欲望是什么?“Lucifer嘴角带着微笑。


“我,我,“那名被催眠的人类晕乎乎地说道:“我真的很想睡上一整个周。”


“而想要尽快休息的最好办法就是马上告诉我们那个Asgardian囚犯被关在哪里,然后我们就会离开。“Lucifer有理有据地回答。那个人类被他说服了。


他们快速找到了仍带着口枷和手铐,看起来很是无聊的囚犯。但当他意识到他们轻易就把他粗暴地拉出牢房时,眼里还是泛起一丝惊疑。


Loki试探着挣扎了一下,但Amenadiel抓住他胳膊的手没有任何动摇。尽管拥有神明的力量,他还是无法撼动绑架他的人。


“我们要飞出去吗?”Amenadiel问道。


“我不知道。“Mazikeen打量着囚犯说道:“这个Asgardian看起来就像是被一辆卡车狠狠碾过一样。如果你这次又降落在什么奇怪的地方,我不确定他会不会直接死掉。”


Loki的眼睛惊讶地瞪大了,先前的镇定也尽数消失,他又一次试图扭动胳膊,但那毫无帮助。


“好吧,这下有趣了。”Lucifer说道:“我们走出去?”


----


Dan现在十分疲惫。纽约市的虫洞终于关闭后,他在从被毁建筑中解救市民的间隙中思考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


无论如何,Dan一直都在试图做正确的事。他怀疑是不是自己出了什么问题,因为他做的一切好像都不太成功。更糟糕的是,他从来都没有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承担后果的都是他身边的人。


Fury命令所有神盾局特工尽快返回基地,他已经等得不耐烦了。Dan和其他特工找到了足够直升机把他们从纽约市中心运到市郊的神盾局总部。离开时需要的直升机数量远不如到达时需要的多。


Dan一路上都在一遍又一遍地清点人数,他希望自己数错了,但清楚自己没有。是他把那些失踪的特工领向死亡的吗?更糟糕的是,所有还活着的特工都带着疲惫的微笑看着Dan,等着他的指示。


Dan已经做好了为违反命令离开飞艇担下所有责任的准备。他决定了没有别人应该为他犯下的错承担后果。


但审判迟迟没有到来,Dan只是被给予了新的命令。他们都是这样。Dan怀疑那些毫不停歇的坏人就是他的惩罚。


尽管其他从纽约市回来的特工也很疲惫,Dan比别人都要糟糕。他从Selvig的实验室到了神盾局的监禁室,又到了飞艇上,最后又指挥了纽约市的行动,期间几乎没有睡眠。


因此当红色警报响起而他能听到基地里传来的枪声和对讲机里的求救时,Dan感觉自己已经受够了。


Dan穿过门厅,转过一个走廊,到了一个神盾局车辆装卸物资的大型仓库。这里的特工们拦在入侵者和出口中间。


他们拿着重型武器,枪口对准了三个入侵者和被拽向出口的囚犯。


Loki在子弹面前绝望地试图挣脱绑架者的束缚,就算是神也会被导弹伤到。其他三位看起来根本就没注意到拦在他们面前的特工们。一个可怜的特工被留在了子弹横飞的危险区里,但他一走到入侵者能抓到的范围,就被扔到了20英尺(6.1米)外的仓库另一端。


Dan花了半秒才意识到他看到的是谁。他一开始以为自己一定是幻视了。但摆在面前的事实和过去的回忆逐渐清晰起来,他的一部分开始意识到现在的状况而另一部分完全没有做好相应的准备。所以他的大脑干脆罢工了,前任警探Espinoza特工开始凭直觉办事。


而Dan的直觉告诉他他现在已经怒火中烧了。


“你们他妈的在干什么?“Dan大喊着冲到神盾局特工和入侵者中间。他再也忍不了了。


他身旁的特工们试图阻止他走入射击范围内,但他往旁边踏了一步,轻易地避开了他们。


他半转过身,几乎把后背暴露给入侵者:“停止射击。如果有人要打死他们,那只能是我。”Dan对迷惑的特工们下令。


直到他们注意到三个入侵者停下了脚步,特工们才停止射击。那四人看起来甚至比特工们还要困惑。


有一段时间没有人移动,特工们不情愿地放低了武器。Dan的来福枪在手里松松地握着,他连抬枪都懒得抬。


在作出最初的反应后,Dan也哑口无言了。他没有仔细思考过到底怎么办。


Mazikeen看起来想杀人,Loki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Dan,Amenadiel由于被打扰而有些不快,但看起来跟便秘没什么两样,而Lucifer的愉悦都要发散出来了。


“Detective Douchebag?!“Lucifer半是开心半是惊讶地喊道。“还是说现在是Agent Douchebag了?原来你一直在这里?从一个腐败机构换到了另一个腐败机构啊你这是。”


Dan嘟囔了几声,感觉到自己对局面的把控正在逐渐消失,他试图在思考的同时避免想到一个拼作d.e.v.i.l的单词。


“这是个保密的神盾局——”Dan开始说话:“你们是怎么——”他已经没办法说出完整的句子了。与此同时Lucifer还在喋喋不休,显然没有意识到Dan的精神崩溃。


“你错过了一个生日。“Lucifer眯着眼说道:“可真是个模范父亲啊,我就知道。”


Dan颤抖了一下,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当然,我去了。“Lucifer还在继续说着,同时给了Dan一个邪恶的笑容。


”我被禁止购买礼物。“Lucifer看起来有点被冒犯的不愉快。


”但是我可以带个蛋糕,所以我买了个全洛杉矶最棒的四英尺(1.22米)高的巧克力蛋糕。但Chloe还是不开心,她也不喜欢从蛋糕里跳出来的脱衣舞女。有的人啊就是不懂怎么享受生活,我说的没错吧?“


Lucifer期待地看着Dan,显然觉得他会同意。Dan手里的来福枪向上抬了一英尺,差点指向Lucifer的方向。


Lucifer终于注意到Dan正在被某种未知的人类情绪所影响并且很可能使用暴力,但他只是笑的更开了。


“你居然把脱衣舞女带到一个小女孩的生日派对上了?“Dan惊恐地说道,专注于他此刻唯一能够理解的事情。


Lucifer翻了个白眼,抱怨道:“她打扮成了Elsa。很优雅的!孩子们喜欢极了。”


Dan已经做好了冲向Lucifer的准备,尽管脑内的一个声音提醒他一个人刚刚被扔到了仓库那头。身旁出现的绳索阻止了他。


一只手握着弓,另一只手和一条腿缠在绳子上的Barton从屋顶滑下来,站在Dan身边。


“你知道你在干嘛吗,Espinoza特工?“他小声问道。


Dan停了下来,深吸一口气,试图平静下来。


Mazikeen看起来很是嫉妒:“他可以带弓和箭,我就连个十字弩都不能拿?”她转向Lucifer,感觉到了背叛。


“下次再说吧,Maze。“Lucifer漫不经心地回道。


“好了,你们这群蠢货被捕了。你们不能就这样闯入神盾局的设施!“Dan用自己最好的警察语气说道。三个入侵者同时说起了话。


“什么叫我们不能?我们刚刚就这么做了。“Mazikeen嗤了一声。


“神盾局特工可以逮捕别人吗?“Lucifer好奇地问。


Loki在口枷后发出一声轻哼。


“那么你打算怎么阻止我们呢?”Amenadiel不屑地说道,鼻子翘得老高。


Dan的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来福枪,感觉到一阵剧烈的头痛,整个世界都蒙上了一层血红。


“你现在不会想他妈的跟我作对的,Amenadiel。“Dan哼了一声,感觉到理智已经离他而去。“我有你在某个性爱俱乐部的录像。你想了解一下我能用它做什么吗?”


“什么?!“Amenadiel惊讶地喊道,差点放开了抓着Loki的手。他威胁性地逼近了Dan:“你是怎么拿到它的?”


“他发给我的。“Dan指着Lucifer咆哮道:”在凌晨四点,然后花了16个小时给我发屎的emoji(💩)!“


Lucifer哼了一声,然后接着在Amenadiel背后咯咯笑。


“Oh! ”Mazikeen的嘴唇撑起了一个完美的圆形,她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我有一张Amenadiel的照片给你看。你新号码是什么?你一定会喜欢的,你当时也在场。”


Amenadiel转向Mazikeen,Loki被迫跟着他转了个圈儿:“你说你已经删了!那是我母亲——“


”好了!“Lucifer打断道:”没必要开始讨论Daniel的性生活。“他说这话的时候看起来有些胃部不适。


”什么?!“Dan轻嘶出声,无意识地模仿着Amenadiel的表情,然后他甩了甩头,试图回忆自己受过的训练。”够了!你们会被拘留。“他瞪着Lucifer宣布道:”为了试图放出Loki。我以为你们不至于这么卑鄙。“Dan摇着头说道。


那三人看着Dan仿佛他说了什么难以置信的话。


Amenadiel是第一个给出反应的。


”放了他?我们不是来放了他的。他是个到处宣称自己是神的异教徒。“Amenadiel一副被冒犯到的表情。


Dan深吸一口气,环顾四周试图寻找帮助,但他只看到了身后睁大眼睛像是观看网球比赛一样来回扫视着他和入侵者们的特工。Barton的心思比较难猜,他在冷静地分析整个局面。


Dan恼怒地轻哼一声,他指了指左边一半的特工:“你们,去保护基地。“那些特工们愣了一下,面面相觑后开始移动。


深呼吸三次后,Dan转向Lucifer、Amenadiel和Mazikeen,缓慢地问道:“那你们来这找他是想干什么?“


“我们需要答案。“Amenadiel的回答毫无帮助。


”那就去买张报纸!“Dan爆发了一下,然后闭上双眼,再次深吸了一口气:”神盾局已经掌控了局势,空间通道被关闭了,Loki也被抓住了,一切都结束了。“他说道。


”只是一个通道而已。“Mazikeen嘲讽道。


这次Dan的怒火像冰一样寒冷:“是的,一个杀死了很多好人的通道。我也在场,你——“


”你跟Chitauri战斗了?“Mazikeen打断道,她看起来有些惊讶:“事情还没完。你们人类和Asgardian这次是真的搞砸了。那些死去的人类可能还都留在地狱呢。“


”是的,你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天堂可能永远无法被联系到了。“Amenadiel故作深沉地说道。


”Espinoza特工,他们在说什么?“Barton非常担忧地问道。”这些人是谁?“


Dan来回看着他们,他的脸快速地变白了。这一些让他想起了那些他不应该想起的东西。这可能吗?难道他们真的……?他挑起了另一个话题。


”而你们觉得攻击神盾局 – 那些真的在拯救世界的人 – 会是解决问题的方法?“Dan绝望地质问道。


”有人欠我个人情。“Lucifer打断道:”而且我们又没杀人,其实这也是交易的一部分。而且你应该感谢我们。如果我们没有暂时打开地狱大门以释放压力的话,现在这里就该被怪物和鬼魂淹没了好吗。你懂的吧Dan?记得Malcolm吗?如果那个核弹真的在纽约爆炸了……“


”洛杉矶那事是你干的!那个虫洞和巨大的怪物!“Barton说道。


Espinoza需要在事情进一步失控之前一点一点地理解一切。他的一部分正在无声的尖叫,安静地指出神盾局显然知道什么可怕的事发生在他的家乡而他一点风声都没听到。Dan打消了那个想法,他不能在现在失去对神盾局的信任,不然他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你!“Dan指向附近的一个特工,那个特工恰巧就是被Lucifer按在墙上的那位:”打开通讯器。统计一下此次入侵造成了多少伤亡。“


”Lucif——“Dan现在没办法说完那个名字,于是指了指他的方向:“你!如果核弹击中纽约会发生什么?Malcolm跟这一切又有什么关系?”


Lucifer叹了口气,然后像对待小孩子一样开始向Dan解释:“核武器、Tesseract和暗能量都是打乱事物正常运行规律的东西。天堂会被推远,地狱被拉近。这次地狱近到它差点突破到人间。Malcolm是被判有罪的灵魂之一。他才在地狱里待了30秒,回到人间后就杀了那么多人。现在,想象一下所有罪恶的灵魂都逃离了地狱来到人间,更不用提那些恶魔和怪物了。不用客气。”Lucifer小小地鞠了一躬。


Dan的大脑已经短路了。人类天生就是自私的生物。那些关于天堂和地狱的信息没有真的进入他的大脑,但当Lucifer开始谈起他那个几乎毁了一切的错误,他的原罪时,他没办法忽略这一切了。他关于自己和自己犯下的罪过的一切认识都被打破了。


“Malcolm去了地狱,然后回来了?“Dan傻傻地重复。


“是的,是的。“Lucifer为人类的愚蠢而好笑的摇着头:“你向他开枪的时候真的把他杀死了。如果Amenadiel没有把他放出来的话,那些人都不会死。那些都是他的错,好吧也有一部分是你的错。”


“什么——?“Dan迷惑地问道,这时Barton打断了他:“从什么时候开始所有死去的灵魂都进了地狱?”


“从有人用Tesseract打开第一个虫洞开始。那些善良的灵魂必须要在地狱里等着天使来接他们去天堂了。当然这一切也在Odin用暗能量把另一个Asgardian送到地球的时候被毁掉了。“Lucifer回答。


Dan看见过大光球变成通道让仿佛文艺复兴集会参与者一样的人从中走出,他看见过虫洞中涌出的外星人,他认识一个私下里是个超大型绿色怪兽的有礼貌的科学家,而现在,魔王本人,他前妻现在的交往对象,刚刚告诉他地狱和天堂也参与其中了。不是Dan疯了就是这个是世界疯了。他需要再次拿回控制权。


“Lucifer。“Dan说道,听到这个名字的Barton哼了一声。“如果核武器和Tesseract能打开地狱的话,我们需要知道这个。”


“人类,“Amenadiel嘲弄道:”没有接受这种信息的准备。你们怕是只能加速自己的灭亡。“


”别他妈的跟我来这一套。“Dan爆发了:”我这儿有个试图用Tesseract征服世界然后用心灵宝石把所有人变成他的奴隶的神。我们需要知道要对付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否则我们依旧没什么好下场!“


一瞬间的安静之后,Amenadiel震惊地问道:“心灵宝石也在这里?“然后他转向自己的兄弟,悲伤地喊道:”Lucifer?!“


”我听到了,“Lucifer严肃地回答:”这可不妙。“


Dan打量了他们一眼:“心灵宝石控制了一些我们最好的特工。”他快速瞥了Barton一眼,然后移开了视线:“它对我的控制迅速消失了,但是其他的人必须要经历一场认知重校准。”


“你自己挣脱了?“Amenadiel问道,他看着Dan的眼神好像他才是那个奇怪的人。


“Hmm……Dan过去就显示出过超人的自由意志,“Lucifer沉思着说道:“他能够挣脱Azrael的剑,或许这让他有了某种免疫力。”


“什么?”Dan受到了惊吓。


“哦对,你是不是不记得了?人类的大脑就是这样,无法理解神明。“Lucifer说道:”瑜伽大屠杀你还记得吗?“


”那是你!“Dan喊道,他对自身的控制逐渐消失了。


Lucifer叹了口气:“不,那是我另一个兄弟的错,他把那剑带到了人间。不过别担心我已经把他杀了。但是后来母亲告诉了一些人类我把剑藏在了哪里然后事情就变糟了。那把剑会让人类因为一丁点小事而自相残杀,而且还能杀掉神明,包括在下。它会把我们的存在彻底抹去。说实话,事情没有恶化我们已经很幸运了。“


Dan张了张嘴,一次,两次,三次,然后他想起了所有事。


”你吃了我的布丁!“Dan喊道。


Lucifer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他说道:“是的,我告诉过你我没看见上面写的名字而且我道过歉了。我以为我们已经翻篇了?“


Dan还在像离水的鱼一样喘着气,此时Amenadiel开口了。


”你拿着Azrael的剑还能不杀Lucifer?我开心的时候都得拼命抑制自己杀掉他的冲动。“Amenadiel用一种全新的眼光打量着Dan。Lucifer生气地瞪了Amenadiel一眼。


”我很开心Daniel没有因为一堆甜点就杀掉我,但是他能逃脱无限宝石的控制这事还是十分了不起,“Lucifer说道:”事情变得不一样了哥哥。“


”Umm,sir。“那个负责通讯的特工说道,与此同时Lucifer和Amenadiel开始小声争吵。”我询问了基地里的剩余人员,有几个人骨折了,一两个脑震荡的,但是没有人死亡。“


”好的。“Dan说道。


那个特工又拿起了通讯器,仿佛在向什么人报告,此时Amenadiel和Lucifer看起来达成了什么统一意见。


”你说的对,“Amenadiel看起来被这句话伤到了:”这件事也会影响到人类。如果连Dan这样的人都能摆脱心灵宝石的控制,那我们或许应该分享一下信息。“


”好,“Dan试图不让自己感觉到被冒犯:”那么你们想对Loki做什么?“


”哦我们不是真的想要Loki,“Lucifer说道:”他只不过是个棋子。我们只是需要确认他的上司叫什么名字。如果他的上司是我们想的那个人的话,“他顿了一下:”那我们就有大麻烦了。“


就在Dan觉得事情已经不能再糟了的时候,他意识到局面还可以变得更加复杂。


”好吧,但是Loki要回到牢房里。“Dan举起一只手驳回了所有反对意见:”我会安排你们跟他谈话。“他想起了过去Lucifer总能让嫌犯开口交代罪行。


”但是你们知道的所有事情,也要告诉我们,懂了吗?“Dan命令道,然后等着Amenadiel和Lucifer的同意。


Lucifer点了点头,但Amenadiel仍看着Dan,仿佛他是个自视甚高的昆虫。他们两个又开始窃窃私语,说着一些“我们的父亲“、”母亲不会高兴的“和”祂如果不满意就应该自己干活“之类的话。


那个拿着通讯器的特工尖叫了一声,然后跑向Dan,把通讯器交给他:“Fury在线上。“


Dan花了一毫秒理清思路。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这一切都是真的。


”Fury局长,我是Espinoza特工,入侵者已经同意将Loki带回牢房。“Dan报告道。


尽管音量很小并且很遥远,Fury局长的语调还是像刀子一样尖锐:“那么他们为什么答应那么做呢?“


Dan歇斯底里地想着他肯定要被炒了。


”因为我,呃,让他们这么做了。“Dan回答,同时Amenadiel与Lucifer的争吵变得更加激烈了。Dan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停止。


”闭上嘴。“Dan松开通话键,嘶声说道。他看向天空默默祈祷,然后意识到或许真的有人在听。


再次按下按钮,Dan说道:“我认识他们。“然后他松开按钮,向Lucifer和Amenadiel说:”如果你们不马上停下我就要开枪了。“


”我们一见面你就想要开枪了,“Lucifer回道:”而你还没有付出行动呢。“


把手重新放在按钮上,Dan向Fury承认道:“我还在洛杉矶当警察的时候跟他们一起工作过。“然后开始思考到底怎样跟你身为情报机构领导的上司汇报你其实认识魔王本人。


”哦,所以LAPD现在雇了很多子弹打不死的人了?“Fury讽刺地问道。


“谁知道呢,这段时间我感觉我吐口唾沫都能溅到那么两三个。“Dan连忙控制住了自己,他是不是真的要疯了?然后恐慌地补了一个“sir”。


“他们、是、谁?“Fury显然已经失去了耐心。尽管Dan正在逐渐接受Lucifer真的是L U C I F E R这件事,他还是没办法大声说出来。


“Ahhhh,这件事我或许应该当面向您汇报,sir。“Dan又一次试图寻找别的话题:“您需要马上回来,我有新的信息——”


在Lucifer和Amenadiel讨论天堂、地狱与地球之间复杂的关系时一直在旁边用匕首抠指甲的Mazikeen终于决定她无聊了。囚犯还被Amenadiel的死亡之握牢牢控制着而那些人类已经停止了射击,Mazikeen感觉自己无事可做了。


她一路走到这里,现在很想跟某个人打一架。恶魔不遵循人类的逻辑。在她的思维里刚刚五分钟内一直在无视她的Dan是个可接受的攻击目标。


她低下头,匕首拿在身侧,像接近猎物一样靠近了Dan。


Dan马上看到了她,他喊道:“Mazikeen,我能看到你,把匕首放下。”然后松开了通话器。


他试图后退,但她太快了,脸上还带着残酷的微笑。


她向他的方向挥了一下匕首。幸运的是Dan在警局和神盾局的训练帮助他躲到一旁而不是被劈成两半。他反身扑向了Maze。


她抓住了他的胳膊,做了个复杂的扭动,然后Dan就摔倒了地上,凝视着天花板。


慌乱中他向Maze踢了一脚,她一不留神被绊倒在他身旁。


Mazikeen吼了一声,以Dan看不清的速度扑到了他的身上,匕首抵住了他的喉咙。


“退后。“Barton拉开了弓弦,箭指着她的眼睛。她认真打量着他,然后决定要把他放倒。


“够了Maze。“Lucifer说道:“我们不想让其他特工不小心打到Daniel。”


Dan转了过去,看到剩下的特工都冲着Maze举起了枪。


她又翻了个白眼,跳了起来:“我找点乐子都不行吗。”她抓着Dan的夹克把他拉了起来。


Dan可能发出了一声高音调的“epp!”


“你他妈的在干什么?”Barton哼了一声。


“别太紧张(Don’t get your panties in a twist.)我就是跟他闹着玩儿。“Maze随意地在Dan的腹部打了一拳,他呻吟了一声。


”他不介意的。“她接着说:”我们是朋友。“她用手臂环住了他的肩膀。


Dan傻傻地盯着她,这使得Maze用超出常人的力量挤了挤他的肩膀。“我们是朋友,对吧?”她冲着他低声咆哮道。


“没错。“Dan从牙缝里挤出一声回应。Maze松开胳膊冲他笑了一下。


Iron Man选择在这个时候砸碎天花板上的一扇窗户落了下来。他落地时竖起了所有的武器和导弹。


-TBC-

Mr.GiantCock

【授翻】【Lucifer(TV)&漫威】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 章8

原章节【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358532/chapters/23078061


原作者【AO3】:Sherlock_And_Me


Chapter 8: 移动的碎片


复仇者们聚在一个公园里,清晨的太阳刚刚升上树梢。Loki被Erik Selvig做出来的口塞和手铐束缚着,与束具一同做出的还有一个盛放Tesseract的容器,以帮助Thor和Loki传送回Asgard。


Tesseract向Erik展示了很多东西,但他还是因彻夜不眠地为Loki工作而筋疲力尽。


Fury有些奇怪地坚持复仇者们应该立刻...

原章节【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358532/chapters/23078061


原作者【AO3】:Sherlock_And_Me


Chapter 8: 移动的碎片


复仇者们聚在一个公园里,清晨的太阳刚刚升上树梢。Loki被Erik Selvig做出来的口塞和手铐束缚着,与束具一同做出的还有一个盛放Tesseract的容器,以帮助Thor和Loki传送回Asgard。


Tesseract向Erik展示了很多东西,但他还是因彻夜不眠地为Loki工作而筋疲力尽。


Fury有些奇怪地坚持复仇者们应该立刻放个假。他看起来急切地想把Loki和Tesseract送走。


当然,这就是一切事情开始变的不妙的时候。


那个容器就是不好用。


剩余的复仇者们在向Thor告别之后围着他和Loki站了一圈。Thor把那个装着Tesseract的容器拧了一圈,但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们还是站在那里。


Selvig跳了起来,冲向两个Asgardian的方向。他再三检查了容器和Tesseract本身却没有任何发现,似乎问题并不是出现在Tesseract的这一边。好像他一天前所有的计算都出了偏差。他需要更多时间。


复仇者们互相交谈了一会儿并一致同意他们得在这一切解决之后才能去度假。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把Loki带到神盾局的一个基地关押。


自从Tesseract没能把他们送回Asgard,Loki就一直盯着它看,脸上的神情甚至可以称为恐惧。


----


“你压根儿就不会飞吧!”Mazikeen大喊道,她脸朝下撞到了一个篱笆,把木桩从地下拔了起来。


Amenadiel带着Mazikeen和Lucifer从洛杉矶飞到了纽约市的外围。飞行很容易,但降落还是个大问题。


Amenadiel晕乎乎地站了起来,他砸进了一处废弃的建筑,把一整面墙都撞出了裂缝。


“都因为我换了新翅膀!”Amenadiel说,“我还不太适应。”他半蹲下身子,痛苦地揉了揉后脑。


Lucifer的状况稍微好些。他被扔进了一处灌木丛里,所以即便是注重外表的他此刻也是衣衫不整。他的衬衫下摆掀开了一半,胸前还有些许泥渍,一根树枝从他的头发中支棱出来。


“好的吧,起码你把我们带过来了,”Lucifer说完看了看四周,“等下,我们这是在哪儿?”


“你告诉我去纽约市外面!”Amenadiel呻吟着说。


Mazikeen在一旁发出烦躁的低吼,那些链式的篱笆把她困在了中间。她从靴子里抽出了恶魔之刃才得以成功脱身。


远处立着一个路牌:距纽约市50英里。(注:80.47千米)


“或许我们出发之前应该讲清楚到底要离市中心多远,”Lucifer慢条斯理地说,“无论如何我们都得找到那些人类关着那个Asgardian的地方。”


“怎么找?”仍旧有些许站立不稳的Amenadiel问道。


“新闻里提到过那些第一批到达传送门的人类——那些坐飞艇的,你知道吧?他们是神盾局的。”Lucifer边说边翻找着身上所有的口袋,然后做了个“啊哈”的表情,从其中一个口袋里拿出了他的手机。


“大概一个月前我在跟Chloe跨州调查一起案子的时候碰到过一个人。他在差点搞砸一个任务之后跟雇主相处的不太融洽。我帮他跟他们重新搞好了关系,甚至还帮他介绍了个女朋友!”Lucifer开心地解释道,“他会知道神盾局在哪儿的。”


“你就不能在走之前打个电话问问?”Mazikeen吼道,她终于从那一堆篱笆中挣扎出来,身上多了一些正在快速愈合的伤口。“现在那个长翅膀的麻烦精又得带着我们飞一段了。”


“你大概说得对,”Lucifer无所谓地耸耸肩。


此时,Amenadiel撞进的那处建筑轰然倒塌,扬起一片灰尘,盖在三人的身上。


“我们找到那个犯人之后应该考虑下用别的方式回家。”Lucifer说。


愤怒的Amenadiel和Mazikeen正打算对Lucifer的计划能力发表一番见解,但Lucifer把手机举到了耳边,并向他们竖起了食指。


“啊,Dartmore特工,我是Lucifer Morningstar。还记得你之前欠我的那个人情吗——”


----


Chloe正带着她的前-前青春期(pre-pre-teen)女儿爬台阶。Trixie在过去的十二个月里长了半英尺(注:15.24厘米),正处在用一堆“无所谓啦(whatevers)”和叹气与旁人交流的阶段。Chloe简直怕极了未来她女儿变成一个真正的青春期少女的那一天。


不过,经历了许多事情之后,Trixie的确安静了不少,并且在爬了20层到Lux酒吧顶楼之后也没有抱怨。全城还在断电时期而Chloe不想被困在电梯里。


Chloe信任Lucifer,因此在他让她带着Trixie去她母亲家的时候她照做了。但她打开了Lucifer手机上的GPS并且一直在监视着他的位置。


德国的事故发生了,然后是纽约市。她试过打电话,但他显然屏蔽了她的号码(关于这件事她一定会在见到他的时候好好讨论一下)。当GPS显示他正在海里的时候,她带上了Trixie开车赶回洛杉矶,并且看到了一些……事情,在海岸那边发生了。


然后震动波袭来,弄碎了她们身边的所有玻璃并差点导致翻车。路上其他的驾驶者也在慌乱中左冲右撞。在接下来的混乱中,Chloe和Trixie不得不找地方躲避趁机发生的暴动。待到Chloe再次查看GPS迟来浩时,Lucifer已经到了纽约市,这也让她更加下定决心要做点什么。


她和Trixie走向Lux,路上的行人都在互相询问海岸线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个政客在街上试图安抚民众,告诉他们一切都结束了,却不肯说他是怎么知道的。Chloe十分确定Lucifer提到过这位政客,以及他是怎么把一张这位穿着粉色芭蕾舞裙的照片销毁的。她没办法与这个政客交谈,因为他正在街上跑来跑去给行人发钱,并告诉他们哪里能买到食物和水。


Chloe没指望在Lux找到Lucifer,但是她知道他在那里放了很多现金。所有商业航班都停飞了,她需要这笔钱来飞去纽约。


她们走到了顶楼的房间,这里还有Lucifer一个派对的残余物品。是Chloe提出了她跟Lucifer的这种安排。她是个现代女性,并不相信一夫一妻制就是生活的唯一方式。


她想跟Lucifer在一起,但更多的重心还是在Trixie身上。所以,她建议把每一周划分开来,Lucifer可以随便跟什么人调情,但只能在Trixie不在的日子里这样做。


Lucifer马上同意了,但是他想要把周五和周末都留给她和Trixie。Chloe提议他可以用周二至周四去跟别的人约会。Lucifer一脸惊恐地看着她。


“错过Taco Tuesday吗?绝对不要。”


Chloe当时就觉得对他的爱又深了一点。


于是他们达成协议,Lucifer可以在周三中午至周五中午尽情玩乐。Chloe觉得这样很好,她不想让Lucifer变的不像他自己,但Lucifer似乎不这么觉得。他不断暗示Chloe她可以在周三或者周四也来找点乐子。


不是说Chloe不喜欢做爱!她1000%享受性爱的快感,只不过,她真的很忙。


Chloe一直不赞同Lucifer把如此多的现金放在任何人都能进入的顶楼,他甚至都不在电梯或者大门上装锁。但现在她开始感谢他的满不在乎。她弯下腰,从酒吧的一侧拉开一个暗门,余光瞥见阴影里有一个人。


她把Trixie拉到身后,拔出枪来指向了对方。


“LAPD,谁在那里?”她问道。


“Chloe?”Charlotte Richards从暗处走了出来。


令Chloe困惑的是,Lucifer承认了他跟Charlotte之间的关系其实是母子。Chloe也跟Charlotte确认过,她的确曾与Lucifer的父亲交往,但他像赶走Lucifer一样赶走了她。这使得Chloe不太喜欢Lucifer的父亲,尽管他们从未见面。


就Lucifer和Charlotte之间的关系而言,Chloe推测Charlotte曾经是Lucifer的继母,而Lucifer的父亲跟一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人结过婚的事实肯定让Lucifer心里有些难受。


当Chloe跟Lucifer说了自己的想法后,他用一种近乎于恼怒的眼神看着她,并回答道:“不,Chloe。我的母亲是万物之女神。她在‘生下’我的时候当然没有物理形态。”


当然这已经是几天之前的事了,而现在的她对Charlotte多了一份警惕。Chloe需要找到Lucifer。


“你知道Lucifer在哪儿吗?”Charlotte问道。“我找不到他和Amenadiel。甚至连那个魔鬼也找不到。”


Chloe眯起眼问道:“你为什么想找他们?”


Charlotte脸上的震惊完美的有些不太真实。


“我为什么会不想找到他们?他们是我的孩子。你也看到海那边都发生什么事了。”


Chloe看了旁边那一沓现金,思考了一下。即使她拿了这些钱,也不一定能找到愿意带她飞去纽约的人。但Charlotte可是有着不少暗地里的关系。


“我知道Lucifer在哪儿,但你得想办法带我过去。”Chloe说。


“当然,”Charlotte脸上露出一抹狡黠的微笑,“他在哪儿?”


仔细盯着她的面部表情的Chloe把Lucifer的位置告诉了她。


“什么?!”Charlotte惊呼出声,这回她的震惊看上去是真的。“他们掺和进不该他们管的事情中了。那些人类应该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走吧,我认识一个会开飞机的人。”她向电梯走去。


“等一下!”Chloe说道,“我得把Trixie送到一个朋友家去。”


Charlotte转过身打量了一下人类幼崽。


“海里的那个东西,那个门,”Charlotte说道,“它们不止一扇,全世界都有。你的后裔不应该跟你待在一起才最安全吗?”


Chloe感觉到Trixie稍稍靠近了她一些。


Charlotte歪了歪头,微笑着说道:“而且,Lucifer不是很喜欢这个小孩吗?难道他不会保护好她吗?”


Chloe为难起来。她想保护Trixie,但也想找到Lucifer。她知道她被利用了,但她无法确定留在洛杉矶是否会更安全。


“好吧,”Chloe最终坚定地说。尽管Charlotte的微笑使她怀疑自己是不是犯了个错误。


----


Fury此时的心情不是很好。昨天——Coulson死了,纽约市被袭击的一天——是他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但今天看来也不遑多让。


他看到复仇者们进入那个停着受损直升运输机的离纽约市最近的神盾局基地时,只想让他们马上转身离开。


他不相信神盾局的议会,不相信身边的特工,更不想让Tesseract出现在神盾局周边。


纽约市之战中,超过一半出战的特工都死亡了。Coulson战队——Maria这么叫他们——Fury本可以信任他们的。他把剩余的成员召集起来并分派到各个关键位置,尽管他们已经伤痕累累。他甚至考虑过要给Espinoza一些管理权,但他不想吸引过多不必要的注意。


Fury仍在试图查明神盾局里的内奸到底藏的多深,但他却什么也查不到。此时的他真的不想对付关在基地的Loki和又开始捣鼓Tesseract的Selvig。


Espinoza找到Selvig时候的欢喜也使得很多失去战友的特工们开心了起来。然而,Fury没有时间处理这些情绪问题。他需要Espinoza和其他Coulson战队的成员保持警惕,尽管他甚至没办法在保证不被窃听的环境下解释原因。


由于他对神盾局内部事务的关注以及纽约市之战之后全世界的混乱,洛杉矶发生的一切过了很长时间才传进Fury的耳朵里。公平的讲,全世界都有的是人歇斯底里地宣称家门口看见了外星人。但尽管如此,在接到议会那边传来的报告时Fury还是怒火中烧。他知道自己遗漏了些什么,而直觉提醒他洛杉矶正是Espinoza特工的家。


那份报告也包含了一个神盾局议会的“要求”,他们想让Fury亲自带着复仇者们去洛杉矶,理由是他是唯一一个能治得了他们的人。报告中使用了“团结的象征”、“信仰的代表”之类的句子。Fury不想离开基地,但他别无选择。他必须得仔细考量怎样行动才能不让藏在暗处的敌人察觉到他已经盯上他们了。


复仇者们和Fury坐在会议室里观看一段业余人士从阳台拍的俯瞰海面的视频。视频里的水面中射出一道光束,一只巨手伸了出来,然后一阵冲击波震碎了周边的窗户,视频就此截止。


“那是什么?”Tony问道,他浑身还因为之前的坠落而酸痛。


Thor看着平板电脑上那只巨手的静态图片,摇了摇头。


“我从没听说过九界中还有这么大的生物。”他沉重地说道。


“我们去洛杉矶把这一切查清楚。如果真有这么个大个子的话,我们需要Hulk帮忙。”Fury说道。他考虑了一下Espinoza,然后决定在Coulson战队身上赌一把。


在Loki被关押,另一个传送门可能被打开的情况下,留一个异能强大的复仇者在此会显得十分可疑。Fury环顾着众人。


“Barton,你留在这里,”Fury说,“其余的人乘坐最完好的一架飞艇出发。”


众人发出不满的抗议声,但Fury知道在外人看来这就像他对Barton太过多疑了。就像Coulson说的那样,他相信Romanov而Romanov相信Espinoza和Barton,因此Fury也应该相信Espinoza和Barton。


然而他们行程刚过一半,Fury就后悔了自己做出的决定。


----


复仇者们和Fury惊恐地听着一通来自他们离开不到一个小时的基地的通讯。所有红色警报都被触发了。基地正遭受袭击。


“五号楼外发生爆炸!”


“三名入侵者正从东方靠近,等等,他们去哪儿了?啊啊啊啊啊——”


“他们进入了楼内。子弹没有任何作用。我重复,子弹没有任何作用。”


“他们控制了Loki!”


然后通讯就被切断了。Fury思考了一下当前的选择。他,Stark和Thor在一艘飞船上,Romanov,美国队长和Hulk在另一艘。他必须做出决定。


“我们返航。Romanov,你们继续执行任务,查清楚洛杉矶到底发生了什么。”Fury命令道。


两艘飞艇向相反的方向驶去。Stark和Thor离开了飞艇。他们两个都能更快返回基地。


Fury一直试图联系基地,直到所有的红色警报都自动降为了橙色。


“你看到了吗,Stark?”Fury对着耳机问道。


“看到了,”Tony回答,“我们只能假设又是一波心灵控制。”


“或者破坏。”Fury回到。Tony开始加速,把Thor甩在身后。


令人惊讶的是,无线电里有了回话。


“Hello?我的意思是,收到,这里是基地汇报”某个Fury不认识的人说道。


“那就开始汇报!为什么警报降级为橙色了?”Fury喊道。


“入……入侵者已经停止攻击,我们接到停火命令。”那位特工有气无力地回答。


“谁下达的命令?”Fury问道。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直觉开始尖叫,这就是他一直以来错过的东西。


“呃……Espinoza特工?”对面的特工听起来不太确定。


“什么?”Fury冲着耳机大吼。


Fury听到对面传来几声摩擦声,然后是一句低声的“Fury在线上”。


“Fury局长,我是Espinoza特工,入侵者已经同意将Loki带回牢房里。”Espinoza在无线电里回复。


“为什么?”Fury局长声音冰冷,“他们为什么同意了?”


“因为我,呃,让他们这么做的,”Espinoza回答,停顿了好长一会儿后又说道:“我认识他们,”又是一阵停顿,“我在洛杉矶的时候跟他们是同事。”他承认道。


“哦,现在LAPD已经开始大批雇佣防弹人员了?”Fury讽刺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这几天防弹的人简直满大街乱跑。”Dan回答,然后加上了一句“sir”。


“他们 是 谁?”Fury开始发怒。


“呃……这件事我或许得私下跟您汇报,”Dan又补了一句,“Sir,您需要马上返回基地,我有新的情——”他忽然吼道:“Mazikeen,把刀放下!”然后通讯被挂断了。


-TBC-


Mr.GiantCock

【授翻】【Lucifer(TV)&漫威】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 章7

原章节【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358532/chapters/23047029


原作者【AO3】:Sherlock_And_Me


Chapter 7: 这就是不让Lucifer拥有好东西的原因


Fury 站在直升运输机内的一个只有两个人有权进入的房间里。现在Coulson不在了,这里只有Fury能进了。这个房间是Fury个人的情报中枢, 神盾局的人都对此一无所知。


占据一整面墙的显示器上正展示着不同的景象。他正看着直升运输机上所有还能够正常运转的监视器。Fury的耳目无处不在。


这也就...

原章节【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358532/chapters/23047029


原作者【AO3】:Sherlock_And_Me


Chapter 7: 这就是不让Lucifer拥有好东西的原因


Fury 站在直升运输机内的一个只有两个人有权进入的房间里。现在Coulson不在了,这里只有Fury能进了。这个房间是Fury个人的情报中枢, 神盾局的人都对此一无所知。


占据一整面墙的显示器上正展示着不同的景象。他正看着直升运输机上所有还能够正常运转的监视器。Fury的耳目无处不在。


这也就是为什么Fury即使看到了Espinoza跪在死去的Coulson身旁也没有把他关进监狱的原因。Fury一遍遍地反复观看Coulson死去时的视频监控,尝试着不去怪罪Espinoza为什么Coulson死了而他活了下来。人类之于Loki就宛如蝼蚁之于长靴。


现在又有什么别的事情在困扰着Fury,而Espinoza又一次身处于事件的中心。


讽刺的是,Fury从未如此怀疑过身边的每一个人,从未如此需要一个能够真心信任的人陪在他身边。Coulson的死让Fury觉得仿佛他身体中重要的一部分被拿走了,他得拼命挣扎才能让自己不至于倒下。


他身后的门开了,Hill走了进来。


“你想见我——这是什么地方?”她走到Fury的身旁,声音中带着难以置信。


“我需要你帮我看些东西。”Fury说道。


他调出了许多视频,上面显示着Espinoza以Coulson的名义团结起神盾局的特工们,那做好武装准备的命令传遍了整架运输机,特工们在一团混乱中拿起武器,登上可用的飞行装置。


Hill看起来对于她手下的特工全体离开岗位的事实没多么不快。


“Sir,我们现在在空中,通讯装置都无法使用,如果他们能帮上什么忙的话——”她说道,做好了反驳Fury以保护Espinoza的准备。


“仔细看看。”Fury打断了她,这次他指向了显示着其他特工的屏幕。


Hill叹了口气,在把视线转向屏幕的同时暗自怀疑局长是否无法面对Coulson的死亡。然后她就发现了什么。


“不是所有人都去了……”她一边说着一边试图理解她看到的东西。


一些特工相互鼓励彼此为Coulson而战,他们帮着把箱子搬上飞行器,但到了离开的时候,他们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们不能怪罪他们没有——没有遵守指令。”Hill的语气中透露着不确定。


“他们搬运的一些标着‘弹药’的箱子已经空了。”Fury面无表情地说。


“他们让同事去送死?为什么?”


“这正是我想要查明的事情,”Fury说:“待在这里,列一个行为可疑特工的名单,我需要知道我还能相信谁。”


“我觉得我们能信任的人都已经离开了。”Hill已经开始快进观看所有的监控录像了,她听起来十分担忧。


----


在Dan和其他的神盾局舰队到达纽约市并看见一个巨大的金属怪物从天空上的一个虫洞飞出来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没办法应对这个。但纽约市就在下方,他不能就这样放弃那些民众。


一些飞行器连待在空中都已十分勉强,所以Dan和其他特工被空降到了离事发地点尽可能近的地方。其他的战斗机开始与怪物交战,少数完好无损,但大多数都被摧毁了。在火焰和碎片从天而降的同时,外星怪物在建筑物外墙间跳来跳去。事情看起来已经不能再糟了。


但是接下来一个穿着星条旗制服的男人——他居然就是Captain-freaking-America——突然出现并开始下达指令。Dan联系上了NYPD(纽约警局),他现在又做回老本行了。


Dan了解警察,他知道怎么与他们交流,他也知道他们擅长什么。他们被吓坏了,Dan 也清楚这一点,但他们还没有离开岗位。他们还在尝试着帮助民众,Dan能理解他们。


街头突然响起的一声怒吼吓得Dan打了个寒颤。他看到了一个绿色的身影跳到空中,猛击在金属怪物的身上。其他特工们开始欢呼。


“那个绿色的家伙是我们这边的?”Dan难以置信地问道。


“那就是Hulk!”Dan左边的特工回答道,她是个棕发的女人,脸上带着坏笑。

不久之后,Dan和其他特工就被击倒在地。


外星飞船的一个碎片砸在了一幢大楼上,他们试图疏散楼内惊慌失措的人群。Dan正在大楼旁边寻找出口时,他们被袭击了。


除了Dan和那位棕发女士外的所有特工都当场死亡。那位女特工从躲避的两辆汽车间站起身,却发现她已经被入侵者包围了。她看上去害怕极了,直到她看到了Dan。


她的眼中被钢铁般的意志充斥,然后大喊着“为了Coulson!”拉响了手榴弹。大部分的外星怪物和她本人都瞬间被炸成了碎片。


Dan十分愤怒。他已经受够了与善良的人目光对视而后目睹着他们死去。他坚定地站在被困的民众前方,举起了枪。在看到同伴被炸死后,剩余的外形怪物远离了这些人类,同样举起了他们的武器。


一道绿色的影子砸在了它们身上,那些外星怪物像煎饼一般被砸平了。Dan看到了一张充满愤怒的脸。


“Banner?”Dan问道。


那绿色的野兽冲着Dan咆哮了一声,他感到一股狂风吹起了他的头发和衣服。一阵奇妙的平和感掠过了Dan的全身,他忽然想通了前几天的经历。


“Mr. Hulk,”Dan用谈论天气一般的普通语调说着:“我需要你帮我把这幢建筑物顶上的碎片挪走。”


Hulk眯着眼睛冲着Dan吼了一声,然后一把抓起了那块碎片,扭了几下后扔向了一个金属怪物,然后冲它跳了过去。


Dan转过身,开始疏散楼内的民众。一次只帮一个人,Dan想到。这是我能做到的全部了。


----


“这个计划蠢透了。下面还有我们的人。”Fury说道。


“那都是些不服从命令的特工,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需要这样的牛仔主义(cowboyism),”神盾局的议会成员如此说道,然后就挂断了电话,屏幕瞬间黑了下来。


“他们这么做是为了Coulson。”Fury说道,声音中的怒意几乎掩饰不住。


几架被标记为正在维修无法起飞的飞行器忽然飞离了运输机,连Fury发射的手榴弹都没能拦住它们。


“Hill,”Fury打开了他的通讯器,从Fury的秘密房间里她可以清楚地看到一切事情。


她只说了一句话:“ 那些飞行员都在名单上。”


Fury开始担忧起来。


----


洛杉矶的海岸边,Amenadiel正忙着把那些地狱中的怪物和被诅咒的灵魂赶回地狱之门内。Mazikeen像一只拿着刀的疯狂的蒙眼貂一般从一艘人类船只跳到另一艘上,警告那些人类如果他们要逃跑,那他们会宁肯掉进地狱之门也不会愿意被她抓到的(informing the humans that if they tried to run they had better hope they fell through the Hell Gate rather than have her found them)。”


Lucifer正在盯着手机看,如果被问起他会声称自己正在干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掌控全局。


Amenadiel飞得太近了,他带来的气流几乎打翻了旁边的小船,一股浪花打来,几乎打湿了Lucifer。


“看着点儿!”Lucifer抱怨了一声,然后继续低头看着手机。他正在看一个纽约事件的视频,并且能听到下面电视里传来的女播音员的声音。


如果那表情不是出现在Lucifer脸上的话,Mazikeen会称之为恐惧。她越过他的肩膀看去,手机屏幕上的Iron Man正拿着一个核弹。


“那些人类要闯祸了,这样下去不行。”Lucifer深吸一口气,走到前甲板上,让整个地狱都充满了他的声音。


“人类们!”他说道:“把那装置上的杠杆转到底,然后快速转回去。”


船上的人类看上去有些困惑,他们刚刚还被警告千万不要那么做。但他们急着离开,因此并没有人质疑这个决定。


船只开始后退,而那道屏障也随之扩张,不过现在它已经和地狱之门连在一起,看上去就像是地狱之门被扯开一样。


一开始他们并没有什么动力(momentum),屏障轻巧地移动着,那些进入屏障内侧的海水落入地狱之门中。然而,那道屏障如同地狱之门一般都不属于这个维度,因此它并没有重量。那些船只一开始移动,大门就以指数型增长的速度开始扩张。


“你在干什么?”Amenadiel在飞行的同时大喊道。


“相信我!”Lucifer回喊。他紧紧抓着船舷,身后的Ty正以最快的速度让船只倒退。


Amenadiel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因为从地狱之门中伸出了一只大到不可思议的手臂,手臂末端是巨大的带着尖锐指甲的手爪。那摩天大楼一般大小的手臂直伸向天空。Amenadiel先是全力上升,然后猛地俯冲向了那只手爪。


那些船只继续拉扯着地狱之门。船上的人们在意识到他们正在拖着地狱之门前行后开始歇斯底里起来。


Lucifer感到了核弹爆炸的波动撼动了地球与地狱之间的平衡。但那没有他想象的那么严重,事实上,那爆炸小到几乎可以忽略。


随着地狱之门几乎能听到声音的扩张,纽约市的虫洞关闭了,Amenadiel在同一时间狠狠地撞向那只手,逼着它缩回了地狱之门内。Amenadiel与那巨手的接触点处扩散出一股强烈的冲击波,洛杉矶市内也受到了冲击,窗户被震碎,大面积停电开始蔓延。


计划起作用了,Lucifer能够感到来自所有地狱之门的压力开始减退。


“把设备全部关掉!”Lucifer在一片混乱中喊道。


那些人类挤到机器前关上了开关,随着地狱之门和屏障的关闭而松了口气。但这股庆幸没能持续多久,他们很快就意识到他们正在海水形成的悬崖边漂浮。


海水似乎暂停了一瞬,然后开始向内倾斜,越转越快,并发出了咆哮声。


那些人类又开始惊叫,一些速度稍快的船只逃脱了漩涡,但更多的船被卷了进去。


Amenadiel冲进水中,一个个抓起那些人类扔向游艇的方向,Mazikeen会接住他们,然后把他们扔向甲板的方向,任由那些人在甲板上滑动。


堕落天使和魔鬼不用一分钟就把所有人救出了旋涡。仅剩的一半船只飞一般地冲向岸边。那些人类步履蹒跚地走下船,他们浑身是淤青、血迹和海水,但起码还活着。


Amenadiel试图在海中降落,但他像块石头一般从海中滑向岸边,一头撞进沙丘里,把沙子撞起二十英尺高。


Mazikeen由于在船只之间跳来跳去接人已经略显疲惫了。她跳到地上,一边头发翘了起来(her hair on one side stood straight up in a giant poof)。


Lucifer走下了游艇,他全身上下滴水未沾,正在整理西装上的袖口。


“干得不错,”他说道:“不过我觉得我们弄坏了点儿东西。”地狱远的有点儿不正常,仿佛地球被刚刚的波动从地狱边上拽走了一般。他甚至都想象不出天堂现在该如何在地狱与地球间找到平衡。


惊吓中的人群围在他的身边,一些人在哭泣。看到自己兄弟一如既往的精英形象,Amenadiel蹒跚地向前走去,他浑身上下都是沙子,眼中含着杀气。Mazikeen假模假样地试图拦在他们中间,但她很快就决定自己还是坐在一旁看戏好了。


“干得漂亮,”Lucifer满意地环视着人群:“你们都还了我的人情了。”


人们以更响的哭声回应了他。


“呃,好吧,你们的确做得比我通常要求的多,”Lucifer犹豫了片刻,然后就一副自豪的样子宣布道:“我知道了!Lux的终身免费酒水,给你们所有人。”


他转向自己的兄弟和魔鬼,仍在洋洋自得中。又干了一件好事!他在地球上真的学到了很多。Chloe一定会很开心的。


考虑到现在的局势,他回身看向因为他突然的动作而向后一缩的人群。


“这事别说出去,好吗?”Lucifer说道。


“现在都走吧!”他短暂地变为了自己的恶魔真身。


那些人类不需要第二次提醒。他们纷纷转身跑走了。


“这根本无法阻止他们传播这件事,”Amenadiel说道:“更何况岸上的人都能看见我们。”


“你才是那个不喜欢告诉别人我们真实身份的,”Lucifer说(said Lucifer sounding put-out):“更何况,那些人类很可能都会被纽约吸引注意力,他们打赢了Chitauri人。”


“Chitauri?!”Amenadiel惊讶地说道。他在打开地狱之门前没来得及看新闻。又一次,有人把手机塞到了他的眼前。


“你真的得买部新手机了,兄弟。”Lucifer叹道。


Amenadiel没在注意他,不然他可能要对兄弟动手了。他忙着看Lucifer手机上的那些新闻和图片。


“你们都知道Chitauri人是哪儿来的,这只是个开始。”Mazikeen躺在沙滩上说道,她看着天空上的云彩,回忆着战争。在地狱的时候她从未有过什么复杂的情感,但现在的她既激动又有些恐惧。


“这不可能,”Lucifer难以置信地说道:“父亲很久之前就把他驱逐了。”


Amenadiel并不十分确定。他指向了屏幕上一个身穿绿色盔甲的男人:“这个Asgardian会知道。”


“我觉得你是对的。我们应该去跟他聊聊。恐怕短时间内没人能离开地球了。”Lucifer说。


Amenadiel有些困惑,然后他开始寻找地狱、天堂和地球之间的联系。地狱现在十分遥远,短时间内不会再打开了,但还是有什么不对劲。好像一切都被弄坏了。(It was like everything was off kilter. )


“我们怎么办?”Amenadiel叹了口气。


“这……”Lucifer困惑地说道:“我也不太确定。”


-TBC-


Mr.GiantCock

【授翻】【Lucifer(TV)&漫威】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 章6

原章节【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358532/chapters/23025297


原作者【AO3】:Sherlock_And_Me


Chapter 6: 然后地狱就被玩儿脱了


直到他错误地走近了走廊旁的窗户,Dan才意识到他正身处三万英尺的高空之中,他向外看去,意识到窗外那些他本以为是雾气的东西其实是云彩,而地面则在很远的下方。


他绊了一下,摔在地上,靠着脚踝和臀部的支撑向后退去,直到他的背部碰到了一面墙。他蹲坐在地板上,将头埋在双膝间,大口地吸着气。走廊上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都看着他吃吃发笑。


尽...

原章节【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358532/chapters/23025297


原作者【AO3】:Sherlock_And_Me


Chapter 6: 然后地狱就被玩儿脱了


直到他错误地走近了走廊旁的窗户,Dan才意识到他正身处三万英尺的高空之中,他向外看去,意识到窗外那些他本以为是雾气的东西其实是云彩,而地面则在很远的下方。


他绊了一下,摔在地上,靠着脚踝和臀部的支撑向后退去,直到他的背部碰到了一面墙。他蹲坐在地板上,将头埋在双膝间,大口地吸着气。走廊上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都看着他吃吃发笑。


尽管Black Widow为他恢复了职位,Dan还是处于一个特殊的境地:他只是一个一级特工,却身处一架他根本就无权知道其存在的飞行器之中。他的监督长官命令他在走廊上巡逻,但不准进入任何一个房间,甚至连电脑屏幕都不能看一眼。


Dan从神盾局的旧基地到了直升运输机上,又进了那个无窗的房间、实验室以及医学检查室,他一直被羁押,从未离开那些房间一步。他想到了自己应该是在一艘船上,但没猜到自己其实是在一艘飞船上!


有人把手放在了他的肩上,他抬起头,看到一个身着紫色衬衫的男人站在他身旁,两人间的距离近得有些尴尬。


“你一直都这样恐高吗?”男人问道,他的目光温柔而悲伤。


Dan深吸了一口气,试图镇定自己紧绷的神经。


“不是高度的问题。我的整个人生都经历了一次奇怪的大转弯。”Dan一边回答一边尝试起身。那个陌生人把他拉了起来。


“这种事情我能理解。”男人直视着Dan说道。当Espinoza特工直视男人眼睛的时候,他有种溺水一般的感觉。他暗自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才能让一个人看起来如此心碎。


“我是Espinoza特工,不过你可以叫我Dan,请问你是?”Dan问道,然后他开始暗自怀疑自己是不是违反了神盾局那位监督长官的命令。


男人眯起双眼看着Dan。


“你不知道我?”他善解人意地问道。


Dan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连一天不惹麻烦都做不到。


“我现在有点儿状况外。(I’m kind of out of the loop.)”Dan困倦地说道。


男人的表情转为了惊讶,他的嘴张成了O型。


“你就是旧基地里那个特工。我是Bruce Banner博士。”Banner好奇地看着Dan回答,他的表情更加愉悦了起来。他很高兴终于能跟一个不知道“那个家伙”存在的人聊天了。


犹豫了半晌后,Dan终于决定不理会他有没有权利与男人交谈这个问题,他就跟人聊个天,能出什么事呢?


“博士?这就是你为什么在走廊上的原因吗?”Dan问道。衣着普通的Bruce Banner在一群身着制服的特工的环绕下看起来格格不入。


这次Banner的微笑就没那么和善了。


“哦,我只是试试看我的锁链有多长罢了。”他一边打量着Dan一边回答道:“我必须得问,你是怎么摆脱控制的?”


Dan叹了口气,他就知道这个问题是没那么容易结束的。


“我不知道怎么描述那种感觉。我是我而又不是我。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很可能铸下大错,而我觉得我根本无法控制事情的发展。但即便我没有控制权,我也得凑合着过,你懂吗?”Dan解释道,虽然他觉得自己只是在毫无逻辑地瞎说罢了。


但Banner严肃地看着他,然后说:“我懂。”


心情有些恢复,Dan接着说道:“回想起之前一次我控制住自己的经历帮助我摆脱了这一次的控制。”


Banner看着Dan,好像Dan刚刚把太阳从天上摘了下来,然后告诉他圣诞老人不是真的一般。Dan不太明白自己到底又做错了什么。


有人在他们身边清了清喉咙,Banner和Dan都抬起了头,那是个神盾局的特工。


实际上,环顾四周之后,Dan发现他们已经被神盾局特工们包围了,有些特工在假装做别的事情,但他能看出来他们都在监视着这里。他和Banner身边的那个特工已经把手放在了与武器十分接近的位置上。


“Banner博士,sir,”那人的声音有些尖锐:“Fury让我提醒您如果您有任何需要的东西,它们会被直接送到实验室。您不需要,呃,离开实验室来取。”


Banner叹了口气。


“请您跟我回实验室,”那个特工说道,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像是他就要走到炮火当中了一般:“我是说,如果您不会,呃,不高兴的话。”


Dan十分困惑。他来回打量着穿着皱巴巴紫色衬衫的Banner以及那个全副武装但看起来快要昏过去了的特工。


“没关系的,特工。”Dan说道:“我会护送Banner博士回实验室。”


那位特工一副逃过一劫的样子,他草草点了点头就连忙跑远了。Dan发现原本围住他们的那些特工也全都消失不见了。Banner一脸感激地看着他。


“Huh,”Dan对Banner做了个手势:“带路吧博士,我不知道我们到底要去哪儿。”


在实验室里,Banner对Dan讲了伽马射线和他的研究。Dan一点儿也没听懂,但这让他想起了Selvig。他一边默默倾听一边竭力控制自己不要去看任何一个电脑屏幕。


就在那时,被一群警卫团团包围的Loki路过了实验室。Loki在看到Banner时露出了疯子一般的笑容,但那笑在他看到Dan之后就瞬间消失了。他甚至停下了脚步盯着Espinoza。一个警卫不得不推着他继续前进,但即便一步步走远,Loki的目光还是死死地钉在Dan的身上,直到他的身影已经走过了窗户。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Loki对一个人比对我还恶毒了。(It’s been a long time since I thought someone had it worse than me.)”Bruce看着Dan微笑着说道,走廊里脚步声的回响已经消失了。


----


当爆炸发生的时候,Dan已经恢复了他在走廊中的巡逻,并装出了一副完全没有在人生中迷失方向的样子。


整艘飞船都开始震动,他能听见远处传来的尖叫声。地板开始向一侧倾斜。不知所措的Dan向着声源跑去,然后被卷入了一场与一些看起来像是神盾局特工们的战斗之中。


他没什么时间去感到害怕。他在转角处开枪,翻滚到一个空走廊,却迎头撞上拿着一把巨大武器的Coulson。


“跟着我,Espinoza特工。”Coulson发出命令,Dan瞬间服从。

他们走向了一个巨大的玻璃笼子,笼内关着一个金发的男人。Loki站在一个控制面板旁边。Espinoza干掉了警卫,Coulson则威胁Loki,让他离开那个控制面板。


Dan觉得有些不对劲,Loki不像是个受到威胁时会举手投降的人。


“小心!”Dan在看到Coulson身后的蓝色人影之后大喊出声。他试图攻击Loki,但却像个虫子一样被打飞了。


他只能无助地看着Loki捅死了Coulson,然后转向了他。


“你!”Loki咆哮道,他抓住Dan的夹克将他拉了起来:“你是怎么逃脱心灵宝石 (mind stone) 的控制的?”


Dan抓住Loki的手腕试图挣脱,但根本无济于事。Loki将他狠狠地撞在墙上,他盯着Loki的眼睛,忽然有些分不清它们是蓝是绿。然后他看到了躺在地上的Coulson。


“小事一桩。”Dan硬着头皮说道,Loki眯起了眼睛。


“没关系,我总能从你脑子里得到真相的。”Loki将Dan拖向一边。


那个金发男人徒劳地敲打着玻璃,向Loki怒吼着。Loki看着他耸了耸肩,把权杖和Dan换到一只手里拎着,用另一只手砸了一下一个红色的按钮,玻璃笼子瞬间掉落。


Dan觉得自己就要死了,Loki继续拖着他往前走,直到Coulson开口说话。


“你就要输了。”他说道,Loki转过身来看着他。


Coulson继续说着话,他直视着Dan以眼神示意。Dan低下头,看到那把巨大的枪正指着他和Loki的方向,他冲着Phil点了点头。


那把武器的冲力将两个人击飞了出去,Loki放松了抓着Dan的手,撞坏了一面墙。Dan在地板上弹了几下,晕乎乎地盯着天花板。


他尽快站起身,冲向Coulson,在无线电里呼叫医护人员。他跪在Phil身旁,双手按压着他的伤口,看着它们被鲜血染红。


----


仍处于震惊状态的Dan站在原地,看着他指缝里沾染着的仿佛洗不掉的血迹。他之前只在警局门口见过Coulson一面,那时Coulson告诉他他仍可以帮助别人,并改变了他的一生。


Dan十分确定他只不过是Coulson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他可能只是在拯救世界的间隙抽空招揽了Dan。


他想知道Coulson有没有什么家人。


Barton与Natasha一起走来的场面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跟他们一起的还有一个穿着红蓝白的男人。他跟着他们走到了控制室,听着他们讨论着纽约市的Stark大厦,然后看着他们上了飞机快速远去。


Dan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来吧!”他对周围的特工们喊道:“他们要去纽约市对战Loki,我们得跟着他们。”


特工们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他。“这是自杀。”一个人说。“我们没有接到命令。”另一个人说。


“别管命令了!”Dan喊道:“Coulson已经死了,难道只有那三个人在意他的死亡吗?”


Dan的话仿佛有了魔力一般。那些特工们对视一眼,然后抓起了枪与弹药,备好所有还没坏的飞行器冲向了空中。Dan站在驾驶室内向窗外看去,脸上带着坚毅的神情。他们向着纽约市飞去。


Fury在看到第一架战斗机和Stark从飞船上冲出时暗自点了点头,他的计划奏效了。但紧随其后的大批战斗机吓了Fury一跳。这不在计划内,他错过了什么?


----


Lucifer和Amenadiel站在橄榄球星Ty Huntley的游艇上。Ty正在驾驶室内试图将游艇固定在Lucifer要求的位置上。


“你确定这能有用吗?”Amenadiel问道。


“是的,”Lucifer答道:“理论上来说。”


Mazikeen在游艇前与Ty的妻子Debra一起安装一个立在三角架上的仪器,Lucifer声称这个仪器能够开关地狱之门。Amenadiel并不确定这一点,他内心中并不相信人类制造的机器。


Lucifer一整天都在联系那些他曾帮助过的人,这些人当中有一些工程师。将神明的知识翻译成人类的语言有些困难,但那些工程师们还是做出了Lucifer要求的仪器。事实上Lucifer提供了一整个工厂,而他们制造了大概一百台这样的仪器。


地狱之门周边每十英尺就有一艘船,它们围成了圆形,每艘船上都有一个这样的仪器。海水沸腾着,水下火焰一般的光芒愈发明亮了。


Lucifer叫了很多人来帮忙。


政客与法官站在毒贩和演员的旁边。每个有船的人,无论是小渔船还是Lucifer所在的价值百万的豪华游轮都出动了。


人类们非常紧张。全世界的人在那个自称是神的人袭击德国之后都神经绷紧。但没有一个人拒绝Lucifer的请求。这可能是因为他们受到某种神明力量的影响觉得自己必须要回报Lucifer曾经的帮助,不过更可能的是,在新闻中看到Loki的所作所为之后,他们开始为自己与一个自称Lucifer的人做过交易这件事而感到担忧。


纽约市发生的一切开始在新闻上扩散,那些游艇上有Wi-Fi的人通过无线电把消息传给了在其他船上的人。氛围愈发紧张了。


“人类快不行了,”Maze看着周围的人类和她手机上的新闻说道,她爬上了Lucifer和Amenadiel所站的甲板:“而我们没时间了。现在已经没有退路,如果我们现在不做点什么,所有的大门都会打开。”


“好吧。”Lucifer说道,然后他将自己的声音加持了来自地狱的力量。


“听着,人类们。将仪器开到中档,让你们的船保持原地不动。屏障会保护你的安全,如果你离开,屏障会关闭而你就会死亡。不要把仪器开到最高档。”他的声音轻易地掠过了水面,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


“记住我们现在是在拯救世界。”Lucifer补充道。所有的人类都开始按着他的要求行动。


所有的仪器都被打开之后,一道光芒爆发出来,一个圆形的屏障包裹住了地狱之门。


“再提醒我一下计划是什么,弟弟。”Amenadiel用有些嘲讽的语气说道,他们真的要这么做吗?


“那阵波动让地狱与地球相撞了。过大的压力会使所有的大门同时打开。如果我们能够打开一个更大的门,”Lucifer指向了他们眼前的水面:“我们可能能够释放这种压力,就像水坝的溢洪道一样。”


“你负责保证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逃脱地狱之门,”Lucifer继续说道:“你到处飞的时候别撞到船。”


那屏障延伸成了一个空心的圆柱体,从海面直指天空,那些船在一侧,而地狱之门在另一侧。又是一道光芒闪过,地狱之门一侧的海水直直下落。屏障另一侧还算安全的船只随着海浪拍打着屏障的律动微微摇摆,时不时有几滴水珠飞溅到空中。人类通过屏障恐惧地盯着另一侧的深渊。


地狱之门打开了。下方传来了尖叫和咆哮。逸散的空气温度极高而充满灰尘。黑影从屏障另一侧的深渊中逐渐拉长。


“Amenadiel!”Lucifer喊道。


“我看到它们了。”Amenadiel说道,然后飞向天空。


每次Amenadiel或者其他什么东西撞到屏障,屏障都会波动一毫秒,使得那些船只向地狱的方向靠近一些,更多的海水开始落入深渊。船上的人类们开始尖叫,并绝望地试图用引擎让他们的船保持在原本的位置。仪器还在运转,他们不敢完全后退。


“你确定这会有用?”Mazikeen在噪音中喊道:“那些人类用不了多久就会开始逃跑了。”


“那你最好能够说服他们不要那样做。”Lucifer看着这片混乱说道。


Mazikeen低吼一声,跳到了旁边的船上。


这必须有用,Lucifer想。否则一切都完了。他身后的电视屏幕正播放着纽约市内战斗的景象。此时洛杉矶的人们看到了海面上屏障的光芒,开始慌乱了起来。


-TBC-

黑珍珠号船长John Constantine
我用相机软件做的一张图 不过据...

我用相机软件做的一张图

不过据说这对cp在漫画里结局并没有善终,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我用相机软件做的一张图

不过据说这对cp在漫画里结局并没有善终,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