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mcnamandler

7浏览    1参与
ELLL

【未授翻】heather mcnamara's firsts & lasts

含有hc x hm和veronica sawyer x hm

原作者:loveinheaven


Summary:

Heather Mcnamara正在自杀,她已经把那些白色的药片吞了下去。

现在她静静等待着,眼前闪过那些第一次和最后一次。


Heather Mcnamara第一次哭泣,毫无疑问是她出生的时候。

而最后一次是现在,她闭上了双眼。


她于十岁第一次坠入爱河,至少那时她是这么想的,毕竟十岁的孩子对爱情知之甚少。她对Kurt Kelley很感兴趣,他是小小足球队里的明星球员。她现在还爱...

含有hc x hm和veronica sawyer x hm

原作者:loveinheaven


Summary:

Heather Mcnamara正在自杀,她已经把那些白色的药片吞了下去。

现在她静静等待着,眼前闪过那些第一次和最后一次。


Heather Mcnamara第一次哭泣,毫无疑问是她出生的时候。

而最后一次是现在,她闭上了双眼。


她于十岁第一次坠入爱河,至少那时她是这么想的,毕竟十岁的孩子对爱情知之甚少。她对Kurt Kelley很感兴趣,他是小小足球队里的明星球员。她现在还爱着别人,她坚信自己会溺亡于爱河中。

但对象不再会是Kurt。

她绝望地,无可救药地,不可能会有结果地爱着Veronica Sawyer,她是唯一能让她觉得自己被救赎的人。

Heather Duke也总是会出现在她的脑海中,因为Duke是一个——不她不是——

她不可能爱上一个不合群的人。这是Mac坚信Veronica不会爱她的理由。


她第一次和Heather Duke说话是在幼儿园。

穿黄色裙子的小女孩因为被安全剪刀割破了手指而哭泣着,另一个穿着绿衣服的女孩拿着创可贴,让她停止哭泣,因为她的妈妈告诉她“创可贴可以修复一切”。

创可贴真的可以修复一切吗?

她们因为同名而相识,不久Duke提出要把Mac介绍给另一个“注定要成为她朋友”的女孩。

就像她总是说的,Duke是个早熟的人。


她最后一次和Heather Duke说话是半小时前的那通电话。

她打电话给那个她以为会在那里支持她的女孩,惊慌失措的寻求帮助。

她最后一次听到Duke对她说的话是“没有人会在乎你今晚自杀”。她的双颊因恐惧和反胃变得苍白,讽刺的是,这让她的脸开始发绿。

她想了很多。

当Chandler离开后,Duke不就成为了新的Chandler吗?那她呢?成为新的Duke吗?

她绝对要在成为Duke那样的怪物前死掉。

在疯狂的思绪、绝望和混乱中,我希望能有一个创可贴来修复所有的伤害。

Heather Duke的话终于说服了她吞下了那些药片。Mac努力不让自己活到被“那种权势”冲昏头脑的时候。


她和Chandler第一次的互动——或者说是第一次Duke不在场她们间的第一次互动是在幼儿园的某个春天。

那是在Heather Mcnamara第一次发现黄色是她最喜欢的颜色之前。其实说实话,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颜色。

她穿上过各种各样颜色的衣服,直到那天Chandler建议她不要这么做,她说:“你穿一件和你的头发相配的衣服会更好看。黄色就像阳光一样,你也是。”


她和Chandler的倒数第二次互动——Chandler最后一次对她说话是在那场派对后。

Mac紧紧地抱着她,以至于她都可以感受到她手机的震动。Chandler也拥抱了她。

Mac知道Chandler爱她,她也爱Chandler爱得到死。

毕竟Chandler是唯一一个可以忍受她每天“胡说八道”的人。


她和Chandler的最后一次互动是在三分钟前。

她透过泪水、颤抖的双手和渐渐模糊的视线给她死去的正在等待她的朋友发了条短信。

我很快就到啦<3

只有这样才能再见到她的朋友,然后她的泪水被打断了。

Veronica Sawyer很擅长阻止自杀,这种情况之前发生过一次,那是Heather第一次试图自杀。

“你远比那几个数字重要的多。”她是这么说的。

而且——尽管她不愿承认——

Mac从来不相信她的话。


她第一次见到Veronica,

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一个近乎完美的女孩穿着一身非常不完美的衣服。尽管其他Heather总是取笑Veronica,但Mac很喜欢她的海蓝色手织头带。

她曾提出过把发带卷几圈作发圈用,但不时地她会注意到Veronica戴的不是发圈而是发带。


她和Veronica的倒数第二次互动就在十三分钟前。

来自Veronica的短信:

嘿,Duke说了你的事,你还好吗?

HM:对不起。

V:你有多不舒服?

Mac不得不想了一会才继续回答。她不知道测量疼痛的标准。

她的呼吸越来越重了。

她继续打字。

HM:我做了。我很抱歉,你应该知道我爱你。

V:我也爱你。但你到底做了什么??

HM:我爱你不只是朋友!

Veronica在对话结束时哭了起来。她的手抖得厉害,她看不清屏幕。

她按下了Heather名字旁边的小电话图标。

电话铃响了起来。

Mac接通了电话,她现在唯一能发出的声音就是哽咽地一遍又一遍呼喊着Veronica的名字。

“你到底干了什么?”Veronica打断了她,低声问道。Mac本以为她会听到一声愤怒的喊叫。

她对此很感激。她喜欢Veronica的沉着。

也许没有冷静下来的是她,但药物已经开始让一切变得模糊,而不是因为眼泪。

现在她已经无法再哭出来了。

“我喝了他妈的一整瓶。”Mac说着,身子一歪。

“我现在有点头晕,但这起码意味着它起作用了。”


Veronica从没有这么想让Heather呕吐过,但她希望她能活着,即使Heather现在就想死。

“听着,我会打911,好吗?我会挂掉大概两分钟电话,然后我就会再打给你。”Veronica在喘息的间隙间说着,她不想让她听到她有多害怕。

“我不能失去你。如果你无法再为自己而活,请为我活下去,拜托了。”

她挂断了电话。

Mac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感到呼吸越来越慢,睡意正引诱着她。

她闭上了眼睛。

她想离去,

她想离去,

她想离去。

她没有再关注手边震动的手机,上面显示着一条未接来电。

来自Veronica Sawyer的。



刺耳的警笛声在她耳边响起,红蓝交替闪烁的灯光刺得她无法睁开眼睛。

Veronica和Chandler。她呆呆地想。她发现自己的思绪越来越缓慢,她马上就要死了。

我爱她们。


Heather Mcnamara和Veronica Sawyer的最后一次互动

是在

就是在现在。

Veronica泪流满面,怀中抱着心跳越来越微弱的Mac。


在救护车上,Heather突然意识到她不想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