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elaniemartinez

1160浏览    118参与
一杯椰汁

松越是策藏,也可以是策丐策霸策蓬策凌苍藏苍丐。

在一起就很好了呀!

松越是策藏,也可以是策丐策霸策蓬策凌苍藏苍丐。

在一起就很好了呀!

Plume Storm

脑子有病到治也治不好的小段子

#吃醋梨出没

#接吻三十题:简单粗暴的嘴唇相碰

  ①

  是个人都能看出来我现在很不开心,非常的不开心。

  当我不开心时,我只需要推开甜品店的门,吃几块布丁,然后再在Melanie的怀里躺一会儿,所有的烦恼都会烟消云散。

  但是现在问题来了,我不开心就是因为Melanie出门了。

  他妈的一句话不说的就走了。

  但是她至少把甜品店和楼上房间的钥匙给我了,还给我留了个纸条。

  哦,和同学出去聚会了啊。

  那你和我说一声啊!一声不吭地就走了算什么?弃儿事件吗!?你完了,Melanie,你要失去可爱聪明活泼开朗的我了。

  我想我现在只能缩在卧室里等她回来了,无论我...

#吃醋梨出没

#接吻三十题:简单粗暴的嘴唇相碰

  ①

  是个人都能看出来我现在很不开心,非常的不开心。

  当我不开心时,我只需要推开甜品店的门,吃几块布丁,然后再在Melanie的怀里躺一会儿,所有的烦恼都会烟消云散。

  但是现在问题来了,我不开心就是因为Melanie出门了。

  他妈的一句话不说的就走了。

  但是她至少把甜品店和楼上房间的钥匙给我了,还给我留了个纸条。

  哦,和同学出去聚会了啊。

  那你和我说一声啊!一声不吭地就走了算什么?弃儿事件吗!?你完了,Melanie,你要失去可爱聪明活泼开朗的我了。

  我想我现在只能缩在卧室里等她回来了,无论我现在有多么的不甘心。我瘪瘪嘴,赌气似的拿了许多零食跑上楼——Melanie从来都不让我在卧室里吃东西,无论在我的卧室,还是她的卧室。

  但是我今天偏偏就要这么做!我不仅仅在卧室吃东西,我还要吃很多个布丁!一直吃到Melanie回来!

  我把零食一股脑地扔到床上,坐在床头盖好被子,用平板给自己放卡通看。

  Melanie允许我看卡通,但是和其它大多数家长一样,她不允许我看卡通的时间超过一个小时。一旦过了一个小时,她就会走过来敲敲我的脑袋,说:“小朋友不应该看这么久的电视,对眼睛不好!”

  我懂了,别人谈恋爱找老婆,我谈恋爱找了个妈。

  ②

  不,现在已经下午六点了,Melanie还没有回来。我坐在甜品店门口吃掉了最后一块布丁,橙红色的阳光笼罩住这个安静的城市。

  这可真好,以前的我都没什么时间来享受夕阳,甚至都没有地方让我停下来享受阳光。

  这大概是我喜欢Melanie的原因?其它人在知道我是杀人犯以后吓得连话都不会说,她却跟没事人似的让我留在她的店里,甚至给了一个房间让我住下。

  有老婆还有房,我绝对是当代美国青年最好代表。

  但是现在我老婆走丢了。

  周围的店逐渐关掉了,铁卷帘门砸在地上的声音不停地回荡在这个街道里,显得空荡荡的。他们都回家吃饭了,周围的人家里也传来了刀叉碰撞的声音。

  不不不不不不!怎么突然间就只剩我一个人了!

  我觉得自己像是被抛弃了一样,就如同那些完整但是不被需要的脚踏车一样丢在路边。恐慌在一瞬间就蔓延到了全身,我立刻站起身,往道路的两旁张望着。

  不管你在哪,但是拜托了Melanie你快点回来!卧槽你快回来啊!!不给我当老婆给我当妈也可以但是你快回来!!

  ③

  等Melanie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天上一点星星都没有,都被漆黑的云朵挡住了。

  我下楼去接Melanie,她喝了酒,而且还喝的不少,走路都摇摇晃晃。我快步走到她身边,她立刻环住我的脖子,整个人趴在我身上。

  噗,像只喝多了的树懒。

  “Bil…Billie!我肥来惹……”她含糊不清地说,浓厚的酒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脸上。

  “你喝多了。”我假装镇定地搂住她,一步步地往楼上走。她穿着蓝色的纱裙,走路一绊一绊的。

  “这样太慢了,”她抱怨道,然后冲我展开双臂,撒娇般地说:“你抱我上去。”

  卧槽?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这么做好了,万一一不小心把媳妇儿弄丢了可就没地方哭了。

  我撸起袖子,一把将Melanie横抱起来,虽然差点在楼梯处摔了一跤,但是绝对不是因为Melanie的体重!

  “我希望我能听到一个合理的解释,Melanie。”我把这只馋人的树懒放到床上,强行装出一副“我很冷漠但是我又很生气”的样子。

  但是我就是很生气啊卧槽!送你回来的那个女孩子谁啊!?你还和她亲亲了别当我瞎我看见了!?同学有必要这么亲密吗?你都没亲过我啊Mel,你亲都没亲过啊!

  等等,我表白了吗?

  她表白了吗?

  我们在一起了吗?

  哦草,都没有啊。

  我伸出手捏着她的下巴——没准她能很生气,她也确实如此,不满地拍打着我的手,却仍然笑着说:“你弄疼我了,小朋友。”

  “我不是小朋友,”我咬牙切齿地说,至少这样能让我听起来很生气,“别总是用一副母亲的口吻来和我说话。”

  她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说,就连手上的动作都停了下来。然后那只手慢慢地顺着我的胳膊往上走,随后那只手游走到了我的脸颊上。

  她的手一直都是冰冷的,我不知道为什么。Melanie的手碰到我脸的那一刻,我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然而心里却是掩盖不住的兴奋。

  Melanie给了我一巴掌。

  我:“?”

Plume Storm
“当我坠入深海的时候,我觉得有...

“当我坠入深海的时候,我觉得有谁从黑暗中苏醒过来了。”


“我猜,这样也不错?”

(图来自网易云)

“当我坠入深海的时候,我觉得有谁从黑暗中苏醒过来了。”


“我猜,这样也不错?”

(图来自网易云)

甜水。

"Tag, You'reIt", 

砰 到你了,

Looking atme through your window, 

你隔着窗户看着我,

Boy, you had your eye out for a little, 

你探出头凝视着我一会儿,

”I’ll cut you up and make you dinner“,...

"Tag, You'reIt", 

砰 到你了,

Looking atme through your window, 

你隔着窗户看着我,

Boy, you had your eye out for a little, 

你探出头凝视着我一会儿,

”I’ll cut you up and make you dinner“,

“我会把你切成一片片,做成今晚的晚餐。”,

You’ve reached the end, you are the winner”,

“你跑到了终点,是你赢了。”,

Rolling down your tinted window, 

你摇下你有色玻璃的车窗,

Driving next to me real slow, he said, 

紧邻着我开着车,他对我说,

”Let me take you for a joyride“,

“让我带你享受一次奇妙旅程吧,”,

I’ve got some candy for you inside”,

“车里有我为你精心准备的糖果。”,

Running through the parking lot, 

惊慌失措地从停车场出来,

He chased me and he wouldn’t stop,

他追着我,好似就这样永无止境,

Tag, you’re it, tag, tag, you’re it,

砰 到你了,砰 到你了,

Grabbed my hand, pushed me down, 

紧抓着我的手,把我狠狠压着,

Took the words right out my mouth, 

我正想说那句话 (受害者的嘴巴被堵住),

Tag, you’re it, tag, tag, you’re it,

砰 到你了,砰 到你了,

Can anybody hear me? I’m hidden under ground,

有人听得到我吗? 我被深藏在土下,

Can anybody hear me? Am I talking to myself?

有人听得到我吗? 我在自我安慰吗,

Saying, “tag, you’re it, tag, tag, you’re it”,

砰 到你了,砰 到你了,

He’s saying, “tag, you’re it, tag, tag, you’re it”,

他说 砰 到你了,砰 到你了,

Little bit of poison in me, 

我已经被下了药 (指酒后性侵),

I can taste your skin in my teeth, 

我的口腔充斥着你肌肤的味道 (受害方咬施暴者),

”I love it when I hear you breathing“,

“当我听到你呼吸的声音时 我按耐不住自己的喜悦,”,

I hope to God you’re never leaving”,

“我希望你永远不会离开我。”,

Running through the parking lot, 

惊慌失措地从停车场出来,

He chased me and he wouldn’t stop,

他追着我,好似就这样永无止境,

Tag, you’re it, tag, tag, you’re it,

砰 到你了,砰 到你了,

Grabbed my hand, pushed me down, 

紧抓着我的手,把我狠狠压着,

Took the words right out my mouth, 

我正想说那句话,

Tag, you’re it, tag, tag, you’re it,

砰 到你了,砰 到你了,

Can anybody hear me? I’m hidden under ground,

有人听得到我吗? 我被深藏在土下,

Can anybody hear me? Am I talking to myself?

有人听得到我吗? 我在自我安慰吗,

Saying, “tag, you’re it, tag, tag, you’re it”,

砰 到你了,砰 到你了,

He’s saying, “tag, you’re it, tag, tag, you’re it”,

他说 砰 到你了,砰 到你了,

Eenie meenie miny mo, 

手心手背 黑白猜,

Get your lady by her toes, 

抓住你夫人的腿 (这句和下句都指非自愿的性行为),

If she screams, don’t let her go,

如果她不听话乱叫不停,就永远别放她离开,

Eenie meenie miny mo, 

手心手背 黑白猜,

Your mother said to pick the very best girl, 

你妈妈说要选就选最好的女孩,

And I am, 

说的不就是我吗,

Running through the parking lot, 

惊慌失措地从停车场出来,

He chased me and he wouldn’t stop,

他追着我,好似就这样永无止境,

Tag, you’re it, tag, tag, you’re it,

砰 到你了,砰 到你了,

Grabbed my hand, pushed me down, 

紧抓着我的手,把我狠狠压着,

Took the words right out my mouth, 

我正想说那句话,

Tag, you’re it, tag, tag, you’re it,

砰 到你了,砰 到你了,

Running through the parking lot, 

惊慌失措地从停车场出来,

He chased me and he wouldn’t stop,

他追着我,好似就这样永无止境,

Tag, you’re it, tag, you’re it,

砰 到你了,砰 到你了,

Grabbed my hand, pushed me down, 

紧抓着我的手,把我狠狠压着,

Took the words right out my mouth, 

我正想说那句话,

Tag, you’re it, tag, tag, you’re it,

砰 到你了,砰 到你了。

Plume Storm

偷亲这件小事

“Mel,我回来了。”

  Billie轻快地走上甜品店的二楼,推开了Melanie的卧室门,带着一股薄荷香气走了进来。天知道她为了掩盖掉那股血腥味用了多长时间,又浪费了多少沐浴露。

  还好是掩盖住了。Billie在自己的袖子上认真地嗅了嗅,虽然闻起来和Melanie不太一样,但是薄荷和蛋糕在一起也很搭配不是吗?

  Billie嘿嘿地傻笑两声,然后立刻装出一副严肃地样子,侧着耳朵听房间里的动静。

  “Mel?”屋内迟迟没有传出动静,Billie轻轻地推开了门,从门缝中探出头来。发现Melanie此时正躺在她软绵绵的淡粉色大床上,胸口一起一伏,看样子是睡着了。

  “睡着了啊……...

“Mel,我回来了。”

  Billie轻快地走上甜品店的二楼,推开了Melanie的卧室门,带着一股薄荷香气走了进来。天知道她为了掩盖掉那股血腥味用了多长时间,又浪费了多少沐浴露。

  还好是掩盖住了。Billie在自己的袖子上认真地嗅了嗅,虽然闻起来和Melanie不太一样,但是薄荷和蛋糕在一起也很搭配不是吗?

  Billie嘿嘿地傻笑两声,然后立刻装出一副严肃地样子,侧着耳朵听房间里的动静。

  “Mel?”屋内迟迟没有传出动静,Billie轻轻地推开了门,从门缝中探出头来。发现Melanie此时正躺在她软绵绵的淡粉色大床上,胸口一起一伏,看样子是睡着了。

  “睡着了啊……”Billie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生怕吵醒她。她看向Melanie的银灰色眼睛闪着光,一种想法突然浮现在脑海里。

  Billie悄悄地咽下了口口水,她不确定这么做是否正确。她小心翼翼地在床边蹲下,把脸慢慢地冲Melanie靠近。Melanie身上总是有一股奶香味,像一个小孩子一样。

  Billie激动地搓搓手,心脏在胸腔里跳起欢快的舞蹈。她和Melanie离得很近,近到她能感受到Melanie的呼吸,那些热热的气体打在脸上暖洋洋的。

  在嘴唇和脸颊即将触碰到的那一刻,Billie突然停下了动作,然后她屏住气,又默默地缩到床边了。她轻轻地从床边离开,然后一屁股做到了地板上,将脸埋在两手之间。

  “卧槽我在做什么啊……偷亲别人不太好吧,更何况还没表白,她不喜欢我怎么办?她醒了怎么办!她睡着了以后也太可爱了吧好想偷亲一口……不行啊!我怎么能这么做呢!!?”

  Billie觉得自己现在蠢透了,蠢到不像个身经百战的杀人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唯独在爱情这方面是一张白纸,甚至不明白爱情为何物。

         在认识Melanie之前,这件事她连想都没想过。

  心脏此时仍在疯狂地跳动着,Billie用力地揉揉脸颊,仿佛仍然能感受到Melanie的呼吸打在脸上的那种感觉,那种美好的感觉,大概只有再梦里才能体会到了。

  “半途而废不是好习惯啊,小朋友。”Melanie一只手撑住脸,另外一只手则在摆弄Billie顺滑的长发。

  “M……Mel?Melanie?你一直都,醒着?”

  “嗯哼。”

  短短的两个音节就足矣让Billie的大脑爆炸,爆炸的余温则迅速地蔓延到脸颊和身体各处,就连头皮都一阵阵的发麻。

  Melanie见状则是爽快地笑了起来,没有一丁点嘲笑的意味,可这让Billie觉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整个人突然消失。

  “哦,拜托!我才没有笑你呢。”Melanie轻拍了几下Billie的后背,像是在安慰小孩子一般。“但是我讨厌半途而废的孩子。”

  Melanie向前动了动,把下巴搭在Billie的肩膀上,对着Billie地耳朵柔和地说:“所以你现在,要把你没做成的事情做完。”

  这声音像是一副慢性毒药,在Billie的身体里蔓延挥发,直到侵蚀尽她的灵魂。她慢慢地回过头,这次她没有选择逃避,而是毅然决然地冲Melanie的脸颊亲了过去。

        

Plume Storm

Mel的腰,杀我的刀

我也好想趴在Melanie身上(bushi)

此为上文Melanie形象

Mel的腰,杀我的刀

我也好想趴在Melanie身上(bushi)

此为上文Melanie形象

Plume Storm

失眠(💕碧梨❤️牙牙,短篇,纯糖)


碎碎念:这应该是我磕过最冷的cp了,产粮全靠自己。估计再过几个月画同人图的技能都会了。

  所有的梨默认为银发梨

  白沙裙牙见MV《Tag,you're it》

  ——正文

  Billie又失眠了。

  她不耐烦地抓了几下头发,银色的长发在月光的照耀下散发出一种迷人的光泽。她抓起枕头,慢悠悠地往Melanie的房间走了过去。

  Melanie不失眠,可是她就是睡得很晚。甚至在凌晨两三点的时候,Billie仍然看见她的房间还亮着。

  “Mel,我失眠了。”Billie推开了房门,一股香甜的味道扑面而来。Billie开始怀疑这是Melanie身上的香水味,还是她本...


碎碎念:这应该是我磕过最冷的cp了,产粮全靠自己。估计再过几个月画同人图的技能都会了。

  所有的梨默认为银发梨

  白沙裙牙见MV《Tag,you're it》

  ——正文

  Billie又失眠了。

  她不耐烦地抓了几下头发,银色的长发在月光的照耀下散发出一种迷人的光泽。她抓起枕头,慢悠悠地往Melanie的房间走了过去。

  Melanie不失眠,可是她就是睡得很晚。甚至在凌晨两三点的时候,Billie仍然看见她的房间还亮着。

  “Mel,我失眠了。”Billie推开了房门,一股香甜的味道扑面而来。Billie开始怀疑这是Melanie身上的香水味,还是她本身就是这个味道。

  Melanie坐在床头,不知道在小本子上写着什么东西。听到声音以后她立刻放下笔,转过身来面对Billie,随后张开了双臂,宠溺地说:“我亲爱的小朋友又失眠了?过来,让我抱你一会儿。”

  Billie立马把自己的枕头扔在一边,欢快地跑进Melanie的怀里。和Billie想的一模一样,这个看起来甜美的女孩闻起来也是甜的,而且绝对不是香水的味道。

  嗯,就连被子和床单都是香香的。Billie满意地往她身上挤了挤,浑身都粘上了Melanie的甜品气息。

  Melanie穿着她平时不怎么会穿半透明白纱裙,里面的衣物若隐若现。纱裙的质感不错,蹭的Billie痒痒的,还软绵绵的。

  等等,软绵绵的好像不是裙子?

  这、这好像是……

  察觉不对劲的Billie猛地睁大了眼睛,默默地把整个身体往上移,直到自己的下巴搭在Melanie的肩膀上,她才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吗,我的小朋友?”Melanie打趣似的说到,一只手穿过她的银发,另一只手则像哄孩子似的轻拍她的后背。

  “在那里躺着不舒服吗?”

  “……”

  过了许久,Billie才吞吞吐吐地说:“不是不舒服……是……”

  “是什么?”Melanie的语调上扬,像是在等待一场好戏上演。

  “我困了,Mel,对,我现在超级困!”Billie立马抬起头直视她,而后者只是饱含深意地挑挑眉,然后把她搂的更紧了一点。

  “好吧。”Melanie放松地笑了出来,轻轻地撩开Billie额头上的刘海,在上面落下一个吻。她伸出手关掉了台灯,顺便又放下了笔。

  “睡觉吧,小家伙。”Melanie的声音像灌满了甜奶油一样的甜美。她小声地哼起了儿歌,想帮助Billie早点去睡。

  “我这哪还睡得着啊……”Billie小声嘟囔了一句,把半张脸埋进了被子里。她伸出手摸了摸刚刚和Melanie亲密接触过的半张脸颊,那种触感仿佛还没显示,那半张脸仍旧是酥酥麻麻的。

  “我能睡着就怪了……”

  “那我再让你趴一会儿?”

  “我觉得也行……”


染鸭鸭鸭鸭

接上一个帖子

配这个音乐更好喔

接上一个帖子

配这个音乐更好喔

Plume Storm

你知道冰淇淋是什么颜色的吗

Billie最喜欢的地方,就是街上的一家甜品店。

  这家店似乎是专门给孩子开的,老板是个叫Melanie的女孩,比Billie稍微年长一些,喜欢小孩,小孩也喜欢她。一到放学时间或者假日的时候,她的店门前会挤满了小孩。

  “你来的话,甜品给你免费。”Melanie站在柜台后面,嘴里含着一根棒棒糖,含糊不清地对Billie说。“随时都欢迎你来哦。”像是害怕被别人听到一样,她特地和Billie靠的很近。

  这是以前的事情了,只记得接下来,自己的嘴里被Melanie塞进了几颗椰子牛奶味的软糖。

  Billie咂咂嘴,仿佛再一次感受到了糖果的香甜。

  想到着,Billie拎起一旁的明...

Billie最喜欢的地方,就是街上的一家甜品店。

  这家店似乎是专门给孩子开的,老板是个叫Melanie的女孩,比Billie稍微年长一些,喜欢小孩,小孩也喜欢她。一到放学时间或者假日的时候,她的店门前会挤满了小孩。

  “你来的话,甜品给你免费。”Melanie站在柜台后面,嘴里含着一根棒棒糖,含糊不清地对Billie说。“随时都欢迎你来哦。”像是害怕被别人听到一样,她特地和Billie靠的很近。

  这是以前的事情了,只记得接下来,自己的嘴里被Melanie塞进了几颗椰子牛奶味的软糖。

  Billie咂咂嘴,仿佛再一次感受到了糖果的香甜。

  想到着,Billie拎起一旁的明黄色脚踏车,吱吱呀呀地骑向甜品屋。

  那是Billie Eilish最喜欢的地方。

LiuS-AgI
❤️2020.4.8牙牙生日快...

❤️2020.4.8牙牙生日快乐><


❤️2020.4.8牙牙生日快乐><


Lianoxo
梅兰妮女士生日快乐💖✨

梅兰妮女士生日快乐💖✨

梅兰妮女士生日快乐💖✨

莓上川
生日快乐我的宝贝🍼🍼🍼?...

生日快乐我的宝贝🍼🍼🍼💕💕💕💕

生日快乐我的宝贝🍼🍼🍼💕💕💕💕

青时
牙AS发布时间——13月月底?...

牙AS发布时间——13月月底🌚

(图片上的文字是自己p上去的,空白版不知道是谁发的,知道的可以告诉我)

牙AS发布时间——13月月底🌚

(图片上的文字是自己p上去的,空白版不知道是谁发的,知道的可以告诉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