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ichelina

492浏览    7参与
拾堇.

【Michelia】酒


#我来了我来了我跳坑了


#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


Angelina觉得她们之间确乎是存在过一段感情,或许是单方面的,但她心底更倾向于是Michelle也有同样的想法。


她看了看手机里的照片,那是不久前刚拍出来的,仿佛还带着胶片的气息,却早已在各个平台掀起浪潮,罗马的宣传,作为首站地,她觉得她跟Michelle做的还算不错。


妆容精致,笑容完美,气场强大,整体来说无可挑剔,即使女王们息影六年再次出场也依旧能够成为全场的焦点。


岁月从不败美人。


“Ladies together!!”摄影师的声音在她们的耳边此起彼伏,她看向身边的人,于是那对...


#我来了我来了我跳坑了


#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



Angelina觉得她们之间确乎是存在过一段感情,或许是单方面的,但她心底更倾向于是Michelle也有同样的想法。


她看了看手机里的照片,那是不久前刚拍出来的,仿佛还带着胶片的气息,却早已在各个平台掀起浪潮,罗马的宣传,作为首站地,她觉得她跟Michelle做的还算不错。


妆容精致,笑容完美,气场强大,整体来说无可挑剔,即使女王们息影六年再次出场也依旧能够成为全场的焦点。


岁月从不败美人。


“Ladies together!!”摄影师的声音在她们的耳边此起彼伏,她看向身边的人,于是那对蓝色的瞳孔笑着回望她。


我们的红毯女王少有的露出了羞涩又腼腆的少女表情,这与往常硬照高傲冷艳的Angelina截然不同。


和Michelle在一起的Angelina总是会正脸消失,这是社交媒体上的评论,她本人表示不置可否。


她确实喜欢去搜寻那个身影,去找那对眼睛。


那会让她感到平静,就像看见海。


“你在看什么?”那对眼睛的主人有时候会笑着问她,她只是笑着摇头。


“造型不错。”


“你也是。”于是Michelle走近她,给了她一个贴面礼,


“我的女王陛下。”


好吧她承认她在那一瞬间有失神,但只是很短的时间,她没想到Michelle会这么说,或者说是,用这种方式。


罪魁祸首靠近年下的耳朵,轻轻吐息,调情意味明显。


我的女王陛下。


Jesus. 


然后在拍照的时候Michelle就不小心把唇膏蹭在了Angelina的脸上。


其实是很平常的事,Angelina本身也是一个玩的开的人,全美坏女孩从不畏惧与他人调情,但Michelle吻完她的嘴角以后她极不好意思地退开了,且略显慌张地撩了撩自己的额发,笑容羞涩又拘谨。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Sorry.”金发擦去年下脸上淡的肉眼难见的唇膏印后小声地道歉。


“Nothing.”她摇摇头示意没事,在众人的欢呼尖叫声里两人微笑面对镜头,Angelina觉得放在自己腰间的手似乎温度比往常高。


“没有人会在自己的breathe taker面前镇定自若。”那天晚上Michelle在她耳边这么说。


一个小型的派对,比传统的庆功宴更加轻松,大家喝着酒,有一茬没一茬地聊着拍戏和宣传时的各种趣事。


Angelina本来是不打算去的,她从来不去各种party,她在宣传采访的时候这么说,但Michelle来敲了她的门。


“一起去?”她站在门外偏头看,笑得眉眼弯弯。


“你知道我不去…”她笑着想拒绝,然后被门外的人拉住了手腕。


“我相信你的宝贝们可以自己待会儿。”Michelle友好地同Angelina的孩子们打招呼,


“我需要借走你们的Mommy一晚上,可以吗?”


“OK.”小天使们一如既往的贴心。


“hey.”Angie推了推她的胳膊,笑容有些无奈,


“不可以耍赖。”


“我没有。”Michelle握住了那只手,


“你也知道我不擅长喝酒。”她露出一个央求的表情,然后在孩子们看不见的地方轻轻蹭了蹭Angelina的脸。


于是年下缴了械。


与满嘴谎话的恶毒皇后相比,Michelle诚实得多。


她真的不擅长喝酒。


不知道是一杯白兰地还是什么,Angelina看着面前的人的脸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


“well,你确实不擅长这个。”她笑着摇摇头,扶住了Michelle的手腕,得到对方一个软绵绵的眼刀。


“好妈妈少说这些。”她横了她一眼,似乎在表达自己的不满,她答应过Angelina的孩子们不让她喝酒,于是Michelle一边冲某人表达自己的嫌弃一边精准地替她挡掉来自各方的应酬,看的某人笑到腹痛。


“可以了。”不知道Michelle喝了多少杯以后Angelina抓住了她的手,


“你不能再喝了。”


她说得对,此时的Michelle双颊绯红,语言功能尚未缺失,那双蓝色的眼睛蒙了雾气,像清晨薄雾依稀的海面。


她这个样子实在诱人,看的年下的喉咙不着痕迹地动了动。


“可是你又不喝。”金发扁了扁嘴回怼,下一秒一只骨节匀称的手伸过来取走了她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


场面微妙地安静了三秒。


“我喝了。”Angelina看着面前满脸通红的人,语气无奈又有些愠怒,回头礼貌地打发掉来访者以后她扶住了Michelle的胳膊,


“我们可以回去了吧?”


“你喝了酒不能开车。”金发的年上伸出手指点了点年下的鼻尖,表情有些懊恼,


“而且我答应了你的孩子们不让你喝酒。”


“你说得对。”Angelina伸出手,将几缕散落的金发别到Michelle的耳后。


“所以你得庆幸,我们有司机,另外…”


“我今晚上回不去了,你回头自己替我的孩子们解释,my little drunker.”


她送她回了酒店,然后告诉年上的工作人员她会处理好一切,将喝醉的Michelle放在床上,Angelina轻轻叹了口气。


“我很快就回来。”她小声说到,在转身的时候被床上的人握住了手腕,


“Don't go.”醉酒使她的话语听起来有些囫囵,带着湿答答的委屈,于是床边的人折回来抚了抚她的脸。


“我不走。”年下在床边坐下,轻轻地安抚道,床上的人撑着坐起,朝她伸出手。


“抱抱。”幼稚却又可爱。


Angelina张开双臂,将Michelle搂进怀里。


“easy.”她轻声哄她入睡,就像无数个夜晚她安抚自己因为噩梦而惊醒的孩子们,金发受用的在她肩窝里蹭了蹭。


“我有些不舒服。”她嗓音软糯,带着浓浓的鼻音,Angie抚着她如阳光般绵软的金发,语气轻软,


“想吐吗。”


“还好,我感觉到热。”


“要不要去洗个澡?”


“等会儿。”


“好。”


“都怪你。”Michelle从她的怀里抬起头,让她想到了蓝眼睛的布偶猫。


“什么?”


“谁让你不喝酒。”金发小声地赌气,听得Angie只想笑。


“It's my fault.”然后她接下来的话被堵在了喉间。


Michelle吻了她。


她愣住了。


很清浅的吻,如同蝴蝶一样,Angie感觉像被一只受委屈的布偶猫轻舔了舔,带着讨好,请求自己能够安慰它。


于是她张开嘴,尝试着放她进来。


Michelle的吻杂乱无章,似乎在宣泄什么,Angelina尝到了她嘴里那股馥郁的酒香,还有她的眼泪。


咸的发苦,像海。


“What's wrong?”她退后一些,伸手擦去Michelle的泪水,温柔又担心。


“I'm sorry.”金发摇摇头,更多的眼泪流了出来,浸湿了年下的心。


“For what?”


“For now,For me.”她蜷起膝盖往后退,那动作看的Angelina心里发疼。


“You should go now.”她哭的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Your kids are still waiting for you.”


“hey,listen.”年下握住年上的手腕,一如她对她做的一样。


“Don't apologize to me,I don't need that.”她的目光温柔地锁着面前的人,轻吻她的掌心。


“I can't go back.”


“I drank remember?”


“Don't let me go.”Angelina伸手,将那个瑟缩的人拉进怀里,低下头去吻她,


“Now it's my turn.”


“I can't,you are a good mother.”意识朦胧间Michelle伸手抵住身上人的肩膀,柔弱地推拒着。


“But I'm a bad girl.”年下不理会她的抗议,捉了她的手抵在床头。


访谈的时候记者说Ingrith和Maleficent棋逢对手,Angelina想现在她和Michelle应该也是。


昂贵的礼服和高跟鞋被胡乱地丢在地上,手机静音,她的目光只为身下的人停留。


世界让人失落,却从不告知为何。


它逼迫人们选择另一条路,她的另一条路上站着那个金发的人。


没有什么解脱懊悔,没有什么值得怜悯。


她只是站在梯子上唱歌,便俘获了一个年轻女孩的芳心。


Angelina觉得Michelle是她的天使。


teen crash什么的,她说的是实话。


“Present yourself for me.”她注视着她情满,在金发跌回床上的时候,她体贴地接住了她的腰。


Michelle伸出手,勾住身上人的脖子,将她拉下来亲吻。


“I love you.”她细碎地吻着年下的嘴角,眼泪顺着眼尾滑下发根,最后落在枕头上,浸出一片更深的印记。


“I'm your breath taker,huh?”Angelina笑了,伸手撩了撩自己的棕发,以便她能看清身下人的表情,然后她俯下身舔吻她的嘴唇,像小孩吃着最喜欢的水果糖。


“Again?”年下温柔地征求着对方的意见,却还没等到回答就极快速地占有了她。


“Don't come so fast.”她控制着手上的动作,一边注视着对方的表情,确保她不会到得太快,年上难耐地咬紧了自己的嘴唇不发出声音,被年下伸手解放了下唇。


“别咬牙,会头疼。”她温柔地哄着她,看见眼泪在金发的眼眶里打转,盈满得像个小湖,然后流淌下来,成了泉,酸胀的感觉在腿心不断积累,却始终到不了顶,Michelle感觉自己快要疯掉。


“Angie…please…”她撑起身,吻着年下的下颌求饶,腰不自觉地抬起,迎合对方的动作。


“For what?”她听见身上传来一声轻浅的笑,

带着得逞的狡黠。


“唔…”欲望和酒精混在一起,占领了Michelle的大脑,她感觉Angelina手上的动作停下了,正望着自己浅笑。


是了,她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在对方眼里有多诱人。


她被扰得说不出话,年下也不急,只是等,等着她妥协,手上传来的吸力越来越明显,于是年下笑着发问,


“what do you want?”


“you…huh…”


“Say it.”


“Gosh!please Angie…huh…”胸腔剧烈起伏以换得更多的氧气,在确定她无法说出更多的话以后,年下体贴地赦免了她,一股温热淋在手上的时候,Angelina确定自己成功让Michelle起飞了。


她扶她去浴室洗澡,在帮Michelle抹洗发露的时候,Angelina听见她靠在自己怀里轻声说,


“you are a good kisser.”


“Thank you?”她觉得有些好笑,不自觉地笑出了声,于是金发转过来生气地看着她。


“跟谁学的?”


“可能自学成才。”轻佻的语气成功激怒了年上,于是年下被对方愤恨地咬住了下唇,她神色暗了暗。


然后Michelle就明白了Angelina为什么能够出演恶魔夫人了。


“我对喝酒真的很不擅长。”访谈时Michelle看着面前的记者,笑得无可奈何。


“我可以作证。”Angelina回头看了看她,表情遗憾,


“我一定会邀请她共进晚餐的。”


【END】


拾堇.
我发誓我复习之余真的有在认真做...

我发誓我复习之余真的有在认真做功课,ballball列表不要放弃窝qnq
马上出全部当然不可能的hhhhh(顶锅跑走)
但我写完我一定发!qwq

我发誓我复习之余真的有在认真做功课,ballball列表不要放弃窝qnq
马上出全部当然不可能的hhhhh(顶锅跑走)
但我写完我一定发!qwq

安吉的小鯨魚

【Angelina&Michelle】02

聖誕節快到了

家家戶戶都已經開始裝飾自己的房子,到處燈火通明,唯獨Angie與Michelle的家一直沒有動靜,反而在這熱鬧的畫面顯得突兀。

「我們今天去買棵聖誕樹放在家裡好不好?」Angie眼巴巴的望著窗外,顯然是也想沾沾過節的喜氣。

Michelle不以為意,覺得她只是嘴上說說,因為她們能聚在一起的機會實在少之又少,自然也沒有什麼慶祝節日的習慣,且她也不是喜歡熱鬧場合的人。她沒有回應Angie,繼續讀著手裡的小說。

沒想到她這次是認真的,發現對方並沒有理會自己,就悄悄的走到她的身邊,拔走了Michelle臉上戴的眼鏡

「書有我好看啊?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妳怎麼...

聖誕節快到了

家家戶戶都已經開始裝飾自己的房子,到處燈火通明,唯獨Angie與Michelle的家一直沒有動靜,反而在這熱鬧的畫面顯得突兀。

「我們今天去買棵聖誕樹放在家裡好不好?」Angie眼巴巴的望著窗外,顯然是也想沾沾過節的喜氣。

Michelle不以為意,覺得她只是嘴上說說,因為她們能聚在一起的機會實在少之又少,自然也沒有什麼慶祝節日的習慣,且她也不是喜歡熱鬧場合的人。她沒有回應Angie,繼續讀著手裡的小說。

沒想到她這次是認真的,發現對方並沒有理會自己,就悄悄的走到她的身邊,拔走了Michelle臉上戴的眼鏡

「書有我好看啊?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妳怎麼突然想買那種東西了?」

「我看其他鄰居都忙著佈置…所以……」

「所以妳也想跟著他們一起熱鬧對吧?」

Angie像是做錯事被老師抓包一樣,紅著臉低頭不發一語。Michelle果然敵不過她的古靈精怪,還是答應了她的要求:「好吧,我們現在就去」,並在她的額頭上留下一個安撫的吻。

「真好看!」Angie摟著Michelle纖細的腰,眼前的聖誕樹使她看得出神,不知道身邊的人一直盯著自己。

Michelle已經許久未見Angie如此燦爛的笑容了。

「孩子們要是知道我們要一起過聖誕節一定會很高興,妳等等我,我打個電話問問Maddox能不能回來」Angie興奮的說。

「…可我今年只想跟妳過」Michelle握住了對方的手,眼神裡充滿了渴望。

「但我也不能放下孩子不管,不如今天晚點去吃飯?」

「好吧。」

「妳小心一點,別摔倒了,扶著我」

Angie又喝醉了,她的酒量比Michelle差,但她知道Michelle一定會照顧她,所以總是放心的喝酒,而對方也從來沒有怨言。興許是太久沒有一起吃飯,這次喝的又更多了,站都站不穩。

Michelle熟練的幫她褪去身上的衣物,用溫熱的毛巾擦拭她的身體,Angie乖乖的一動也不動,像是睡著了一般。

正當Michelle要離開時,Angie伸手勾住了她的脖子,把她拉向自己,滿口的酒氣就這樣吐在Michelle的臉上,她愣住了,幼稚的女人睜眼便看見她意料之內的表情,滿足的露出頑皮的微笑。

「妳不是醉了嗎?」

「I'm an actress, honey」

「…You bad girl」

「But you love it, don't you?」

「Yeah……」

說完,Angie的嘴已經自己湊上來了,但Michelle並沒有回應她

「Not today。已經很晚了,快睡吧」

女人失望的嘟著嘴想撒嬌再爭取點希望,Michelle在她的耳邊說:「乖,以後多的是機會呢。」

Have a sweet dream, my bad girl.

-----------------
本來要寫車的
但第二篇就寫車好像太快
還是留著後面寫吧(竊笑

安吉的小鯨魚

【Angelina&Michelle】01

第一次產糧,小學生文筆請別嫌棄xx

內容都是私設~~

----------------

這天

梳洗完的Angie聽見房間裡傳出了陣陣打呼聲,原來Michelle還在熟睡著,絲毫沒被剛才吹風機的聲音吵醒,像隻溫馴的小白兔,身體縮成一小球窩在床上。

「睡這麼久還沒醒呀……那我來幫她做頓午餐吧」Angie心想。

才剛要走出房門,Angie馬上就踢到倒在地上的行李箱,痛得往後跌了幾步。

這個月是電影的宣傳期,Michelle總是在世界各地奔波,已經好久沒睡上一頓好覺了,昨天好不容易才結束這段忙碌的日子,而凌晨才剛下飛機的她已經沒有力氣再整理自己的行李,便把東西丟著,倒在沙發上睡著了。...

第一次產糧,小學生文筆請別嫌棄xx

內容都是私設~~

----------------

這天

梳洗完的Angie聽見房間裡傳出了陣陣打呼聲,原來Michelle還在熟睡著,絲毫沒被剛才吹風機的聲音吵醒,像隻溫馴的小白兔,身體縮成一小球窩在床上。

「睡這麼久還沒醒呀……那我來幫她做頓午餐吧」Angie心想。

才剛要走出房門,Angie馬上就踢到倒在地上的行李箱,痛得往後跌了幾步。

這個月是電影的宣傳期,Michelle總是在世界各地奔波,已經好久沒睡上一頓好覺了,昨天好不容易才結束這段忙碌的日子,而凌晨才剛下飛機的她已經沒有力氣再整理自己的行李,便把東西丟著,倒在沙發上睡著了。

「唉…」Angie看著她,無奈與不捨頓時充滿心頭。她慢慢地走近床邊,低下身去,在小白兔的額頭上留一下一個吻,走出房門時還不忘回頭看一眼,才肯放心離開。

過了不久,Michelle被廚房忙進忙出的聲音吵醒了,她望向身旁空空的床位,趕緊撐起了身子。

「Angie?」

那人聽見了呼喚聲,趕緊從廚房跑進房裡

「啊,妳醒啦」

「我怎麼會在床上?我不是睡在沙發嗎?」

「是我把妳抱進來的,我覺得妳瘦了不少欸,一定是這陣子給累著了」

「我幫妳做了午餐,妳昨晚一定沒下吃什麼,要不要來嚐嚐?」

「妳不是不會做菜嗎?」

「當然是趁妳不在家的時候學的呀,妳先整理一下,趕快出去吃吧,行李我來收拾就好」

說完,Angie便起身準備再去忙,卻被Michelle一手拉住

「別走,陪我一下下就好」

Angie轉身給了Michelle一個溫暖的擁抱,在她耳邊輕輕的說:「快去吃飯吧,接下來妳要我陪多久就陪多久,好嗎?」

「不許反悔」

「真好吃,妳的廚藝的確進步了不少」

「是吧,下次妳再離開那麼久我就能煮出一桌滿漢全席了」

Michelle聽出了其中的抱怨,隨即說了些話想安撫:「我最近真的累壞了,打算休息幾個月,反正妳也沒戲約,不如我們去渡個假?」

「都好,只要妳留在我身邊的時間能長一點我都願意」

Michelle聽完耳根子都紅透了,害羞的低頭一直吃並轉移話題

「孩子們最近好嗎?」

「都忙著上學呢,他們也挺想妳的」

「……妳為什麼不問問我好不好?」

被她這樣一問,Michelle突然不知該怎麼回答,可她著實感受到Angie心裡的失望正在傾瀉而出。從坐下來吃飯的那一刻,她就沒正眼看著Angie過,她不知道Angie一直默默的等著她關心自己,她走去Angie的身旁,蹲下身,握住了她的手

「我知道我不該離開家裡那麼久,讓妳一個人孤單,原諒我,再也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You promise?」

「I promise. 」

声控怎么办

图都是从微博扒的,安吉日常,还有来源见水印吧,图9洗脑警告,慎重点开

哈哈哈哈

图都是从微博扒的,安吉日常,还有来源见水印吧,图9洗脑警告,慎重点开

哈哈哈哈

🦁️

Mad about you

Michelle x Angelina


ooc,不是现实


剧情纯属瞎编


——————————分割线————————————


Michelle点了根烟,侧过身坐在阳台的椅子上,半眯着眼欣赏着面前漂亮的晚霞。 


这是她抽的第五根了。 


女人将烟摁灭,又拿起烟盒把仅剩的两根拿出来,准备一个嘴角塞一个。 


可惜,点燃后她还没抽一口,就被来人从身后拿走放进了嘴里。 


“有本事抽一把。” ...

Michelle x Angelina


 

ooc,不是现实


 

剧情纯属瞎编


 

——————————分割线————————————


 

Michelle点了根烟,侧过身坐在阳台的椅子上,半眯着眼欣赏着面前漂亮的晚霞。 


 

这是她抽的第五根了。 


 

女人将烟摁灭,又拿起烟盒把仅剩的两根拿出来,准备一个嘴角塞一个。 


 

可惜,点燃后她还没抽一口,就被来人从身后拿走放进了嘴里。 


 

“有本事抽一把。” 


 

“没了。” 


 

Michelle睁大眼晃了晃手里的烟盒,神情乖巧又无辜,看似无害的小脸下,只有Angelina知道她有多恶毒。 


 

“你迟到了。” 


 

“sorry.” 


 

“不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我迟到就是不对。” 


 

女人低头轻笑,看着她抽了口烟,随后站起来将睡袍的带子解开,右手抚上了她的脸。 


 

“如果David也像你这么会说话,我也不至于杀了他。” 


 

指尖顺着Angelina的脖颈一路往下,Michelle看了看她的眼睛,又盯了盯她的嘴唇,手绕到后面解✘开了她的bra。 


 

小孩发育的很好,反正比她的对A好。她们纠缠的这十一年,她可算是见证了Angelina的发育速度。 


 

她B cup的时候,她A。 


 

她C cup的时候,她A。 


 

现在她28岁,已经D cup,她还是A。 


 

真好。 


 

Michelle在心里默念道。 


 

Angelina将她压在身下,扯开了她身上碍事的浴袍。女人保养的很好,身材还跟她们初见时一样纤细,只不过现在笑起来的时候,眼角的细纹有些多了。 


 

岁月从不败美人。 


 

在Angelina眼里,Michelle还是和以前一样美。 


 

17岁那年,她和父亲受邀去参加David举办的慈善晚会。那时她刚从射击场出来,饿了一天,无视父亲让她笼络人脉的嘱咐,跑到一边去吃长桌上准备的食物。 


 

她真的要批评这里的厨师了,这牛肉烤的也太老了。 


 

还有这蛋糕,是要甜死她吗? 


 

刚环顾半天,怎么一杯喝的都没有。 


 

Angelina翻了个白眼,暗暗的骂David抠门。 


 

“他确实这样。” 


 

女孩惊得跳了起来,心想完蛋了。 


 

谁会在宴会上骂男主人啊。 


 

关键还让女主人听见了。 


 

女人优雅的将手里的香槟递到她面前,接受了小孩的道歉。 


 

趁女孩低头时,她不自觉的开始打量起她。 


 

那人有一头细碎的短发,还有一副精致的五官,最主要的是她的眼睛,明亮又清澈,通透的像是一汪清水,激的她久经干涸的内心起了风浪。 


 

Angelina知道她是谁。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叫Michelle,是David的妻子。 


 

那个在她10岁时给过她一颗糖的女人,最终在她快要成年的日子里给了她一杯香槟。Angelina接过酒杯,看着她远去的身影,不自觉的红了脸。 


 

她好像真的喜欢她,从十岁那年开始。 


 

真是迟钝,她还以为自己得了什么病。 


 

Angelina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吩咐手下拿着酒杯帮她收着,她晚上回去要把这东西和那颗已经躺在保险箱里10年的糖放在一起。 


 

“先别走,记得给人钱。” 


 

手下点了点头,便托着杯底转身走了。 


 

Michelle身着黑色露背长裙,正背着她跟宾客交谈。Angelina抱着手臂,像是在欣赏一副极好的画作,她的眼神顺着她的腰线向下游走,包臀的设计优雅而不失性感,倒是让她口干舌燥起来。 


 

她想听她在她身下迷离的喘息声,也想看她因为情欲而高扬的头颅,总而言之,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令她着迷。 


 

女孩捂着因为遐想而升温的脸颊,低着头平复着心里那团已经升起的火焰。 


 

等到平复成功,再抬头时已经没了那人的身影。她顺着人群去找那抹纤细的腰身,最终是在楼梯上发现了她。女人提着长裙,像是有很急的事情,Angelina尾随她上了楼,但却被保镖拦着询问她的身份。 


 

看来大家都把她当成男生了。 


 

正当她不知如何脱身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嗓音便从背后响起替她解了围。 


 

女人没有问她上二楼的目的是什么,她把她带进卧室后就进了浴室,期间还嘱咐她不要出门。屋子里的红酒味十分浓郁,Angelina蹲下来挑起地上的那条黑裙闻了闻,想必是因为裙子上沾到红酒,所以她才急着上楼换新衣服的吧。 


 

刚才她出来替她解围时头发还在滴着水。 


 

她又欠她一次。 


 

“你要是想穿,我可以买一条给你。” 


 

Michelle无视女孩的反应,准确来说她一点也不在乎女孩是什么反应。 


 

她从衣架上取出两条侍卫带来的晚礼服,架起来贴在身上问她哪条好看。 


 

女孩几乎是脱口而出,她说。 


 

“你穿什么都好看。” 


 

女人笑了笑,她将礼服扔在床上,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 


 

“David要是有你这么会说话,我也不至于花那么多时间用来跟他吵架。” 


 

“吸烟对身体不好。” 


 

Michelle有些错愕,她还没反应过来,手里的烟就被女孩拿去摁灭扔在了烟灰缸里。 


 

“我才抽了一口。” 


 

“够多了。” 


 

“OK.”女人撇了撇嘴,扭过头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她的指尖隔着衣服点在她的小✘腹上。女孩有些紧张,便咽了咽口水,不知所措低着头看着手工地毯,神情复杂。“那么不如我们谈谈,你来二楼的目的是什么。” 


 

“没什么。” 


 

“我不喜欢撒谎的小孩。” 


 

Angelina涨红了脸。 


 

“我只是想见你。” 


 

“你成年了吗?” 


 

“今晚过了就成年了。” 


 

“喔?那你想要什么样礼物?我可以送你。那条裙子怎么样?” 


 

“我想要穿上那条裙子的你。” 


 

Michelle有一刻错愕,因为她从没被人这么坚定的选择过。 


 

就连当初嫁给David,也是别人挑剩下的。她只是个替补。 


 

恍惚间,小孩早已靠在了她眼前。 


 

又是那双清亮的眸子。 


 

那双她既喜欢又厌恶的眸子。 


 

烟草的味道浸满了整个口腔,Angelina不喜欢烟味,但在这刻却被她嘴里清凉的薄荷味迷的魂不守舍。 


 

看来她并不是不喜欢烟草。 


 

她只是不喜欢其他人罢了。 


 

“你刚不是问我,穿哪件好吗。” 


 

“穿深蓝色那件,那件领子高。” 


 

话落,女人领✘口处的皮肤便被她侵犯的只剩一丝完好。Michelle笑了笑,她觉得痒。女孩带给她的吻温柔又霸道,有时像是在珍视一个至宝,有时又像是要将她吞如腹中吃干抹净,弄的她生疼。 


 

多年来的爱慕笼罩着Angelina的内心,她太想看Michelle在她身下释✘放自己了。 


 

女孩扯掉脖子上的领结,俯身吻着床上赤✘裸的女人,眼里满是情✘欲。就连她在前✘戏里带着的轻✘喘,Angelina都差点举手投降,甘愿为她死。所以就更别提她刚进去时,女人在她耳边的那声痛呼了。 


 

“夫人呢?” 


 

“夫人在楼上,酒水毁了礼服,夫人正在换。” 


 

“什么时候上去的?” 


 

“一个半小时前。” 


 

男人没有多想,只觉得她是选择困难症犯了。 


 

不过没她在也好,计划实施之前他倒是希望她是安全的。 


 

晚会结束是在十二点,现在还差半个钟头,他摆了摆手,示意狙击手就位。当午夜十二点钟声响起时,便是Jon的死期。 


 

“No…stop…I want to use the bathroom…” 


 

女人的理智早已被击溃,她敏感的颤着身子,语气里带着哭腔。眼睛红红的,仿佛下一秒就会流泪。 


 

这幅可怜的样子并没有换取女孩的同情,她加快了速度,无视着落在身上的软拳,在她高✘潮的那刻轻轻咬了下她的嘴唇,企图缓解她的不适。 


 

可那没什么用。 


 

她还是哭了,在自己把她弄到高✘潮的那一刻。 


 

Michelle不喜欢这种感觉。 


 

虽说她知道原因是什么,但被一个陌生人做✘到失✘禁,也确确实实有点丢脸。 


 

更何况还是一个刚满18的陌生人。 


 

生理作用,她落下了一颗泪,这反而让面前的Angelina不太好了。一时之间手足无措的,半天也没说出个完整的话。 


 

窗外钟声响起时,Michelle抚上她的脸,在她唇上落下一吻,跟她说了句生日快乐。 


 

Angelina到现在还记得那个场景,那个她含着泪笑着和她说生日快乐的场景,那个她父亲惨死在女人丈夫枪下的场景。 


 

“你当时为什么不听他的话也在我头上开一枪?” 


 

“活好又胸✘大的女人不常见,死了多可惜。” 


 

“我当时就应该杀了你。” 


 

“你舍不得。” 


 

“Fine.” 


 

她又输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