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inecraft

7281.5万浏览    22318参与
末之影界

【Herobrine中心2020除夕24h(16:00)】

又是代发的哟@珹玖 


食用须知:hb普通人。拥有幸福的家。

Minecraft世界。


“别说那么多废话了,快点把早餐吃了!”herobrine的母亲唠唠叨叨的把切面包端上来,又抬头看了一眼太阳的高度,心里揣摩了两下,随即拿出箱子里的铁铲,撇了眼闷声吃饭的herobrine,便又急急忙忙的出去,甚至来不及脱下她做饭时穿的军装。


herobrine依旧闷头吃饭。外面算不上阳光明媚,当然也可能是他眼睛的问题,不过一般人是不会愚蠢的指着他眼睛问的——原本应火红的太阳被一层沉沉的灰笼罩着,整个世界都是暗色调。嘴里的食物带着发潮的奇怪味道,就像是被水泡过再...

又是代发的哟@珹玖 



食用须知:hb普通人。拥有幸福的家。

Minecraft世界。






“别说那么多废话了,快点把早餐吃了!”herobrine的母亲唠唠叨叨的把切面包端上来,又抬头看了一眼太阳的高度,心里揣摩了两下,随即拿出箱子里的铁铲,撇了眼闷声吃饭的herobrine,便又急急忙忙的出去,甚至来不及脱下她做饭时穿的军装。


herobrine依旧闷头吃饭。外面算不上阳光明媚,当然也可能是他眼睛的问题,不过一般人是不会愚蠢的指着他眼睛问的——原本应火红的太阳被一层沉沉的灰笼罩着,整个世界都是暗色调。嘴里的食物带着发潮的奇怪味道,就像是被水泡过再晾干一样,他可欣赏不来。对面屋里的父亲打着滔天巨响,herobrine只觉得整个世界都要随着他的呼噜震颤了。


翻了个并不存在的白眼,herobrine将餐具收拾好后瞄了眼忙着铲除多余泥土的母亲,蹑手蹑脚的从房子的后门溜走,踏着龟裂的泥土越走越远。


今天天气很糟糕。herobrine是这么认为的,他有多坦坦荡荡的走在路上太阳的热量就有多坦坦荡荡的烘烤他的脊背,要不是四周还有些树木让他得空散发一些太阳的热量,鬼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被煎的两面熟,等天地砸下来将他夹住然后送进上帝那只大嘴里。热的糟透了,herobrine靠在树下努力恢复着体力,他能感觉到他的眼皮是冰凉而眼球是滚烫的,附上去就刺激的人直掉眼泪。


四周的花都无精打采,herobrine猜的对的话就是湖泊干涸了太久,不少人都渴死了,更不用说这些花花草草。


herobrine突的又想起母亲每天执行坚决的挖井任务,笑了一番,撑着眼皮脱离阴凉的怀抱,刚刚消失的汗珠再一次迅速爬满了他的后背及额头,就像身上背了个锅炉似的,herobrine热的没气可发,只能闷闷的往前走,一直走。


他出来的目的似乎显而易见,又令人难以置信。手上掏出来的两只铁桶的提手温度在不断地升高,烫着herobrine试图逼迫他放手,但快冒出黑烟的手却再次紧紧的抓住。路过难得一见的河流时herobrine只是兜起小半只桶的水,却也不喝,只是用那双白瞳不住的望,那只手再无其他动作。


路上的人都少的可怜,有的也是被渴疯了到街上胡言乱语,只穿着睡衣就出来一边唱一边跳的大型“民众游玩”从去年就变得普通且无趣,当然也有不少穿着厚厚的衣服把着剑劫持有少量水源的无辜路人的劫匪的,总之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全乱了。


以前都奉notch为神,现在也不说那种话了,只是一味的寻找水源。herobrine看着,内心笑的前仰后合。


大地表面燃烧起层层热浪,herobrine依旧走在值得人们侧目的道路最中间。桶中的水逐渐化作不可见的滚烫雾气升腾开来,趁他的不注意与大气合为一体,全都悄悄的跑开,到大树根里睡觉去了。


只有herobrine还在走。没人知道为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双腿只是在机械的重复上一个动作,手臂早就没了直觉,眼皮已经紧紧贴合…


走一个人,就少一份负担吧。这是herobrine最后的想法。


然后他就被锄头打醒了。


herobrine腾的坐起来,不可置信看着站在他床前的母亲。


“你说什么话呢!?被子都被你蹬破了——!”


herobrine只感觉震耳欲聋。



Lofter ID:珹玖

贴吧 ID:无

半次元 ID:无

月剪红纱

算是为我们衡中MC交流群打个call?

画习惯了ch就突然不会画正常人了…

算是为我们衡中MC交流群打个call?

画习惯了ch就突然不会画正常人了…

-塞卡斯-Colutte.

今天我居然用流量陪我妹妹刷完了全部的破碎

我真是个好哥哥(感动)

然后还诞生了这些表情包awa

今天我居然用流量陪我妹妹刷完了全部的破碎

我真是个好哥哥(感动)

然后还诞生了这些表情包awa

我不做猞猁啦!

连续爆肝将近3-4个小时的产物

有bug,但是我懒得改了_(:з」∠)_


连续爆肝将近3-4个小时的产物

有bug,但是我懒得改了_(:з」∠)_


暖忍冬

大鱼海棠(2)——EHE无差

       清冷的海水中泛起了几股小小的泡沫。

       白色眼睛的神明潜入深海,蓝色的底色上点着一抹白色。“……?”herobrine迅速往海底潜去,追逐着那濒死的生命。千万不要有事啊……herobrine头一次感到不安。

       他是为了我才会受伤的!

       herobrine好不容易抓住...

       清冷的海水中泛起了几股小小的泡沫。

       白色眼睛的神明潜入深海,蓝色的底色上点着一抹白色。“……?”herobrine迅速往海底潜去,追逐着那濒死的生命。千万不要有事啊……herobrine头一次感到不安。

       他是为了我才会受伤的!

       herobrine好不容易抓住了那个人鱼的手。他抱着昏死过去的人鲲迅速浮上海面。到现在为止herobrine才真正好好看了看人鱼的脸——细嫩苍白的脸庞没有什么血色,纯白的睫毛有点长,凝着几颗小小的露珠。。。   这个鲲很清秀。这是herobrine对鲲的第一印象。但鲲嘴角渗出的殷红的血提醒了那位不近凡尘的神明——现在不是盯着别人的脸看的时候。“herobrine!”有人在大喊,“你怎么了?”

       神明不语,只是默默地抱着人鱼游向岸边。“他受伤了,快救他......”herobrine冷冷地甩了一句,将身中利箭的鲲推上岸。

       鲲痛苦地哼了一声。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herobrine小声安抚着人鱼少年,尽管鲲根本听不见。但至少,鲲安静下来了。“等等......我的神明啊,净土是容不下人间的......”“闭嘴。”herobrine用力拔下插在鲲心口的箭,生硬地回了一句。

       不管净土容不容的下你,我都不想再让你像这般痛苦。都是人类的罪......

       herobrine摘下挂在鲲脖子上的埙,拿起来看了看,“呜———”凉凉的音色,就像无垠的大海流淌在灵魂的每一个角落。

       “先给我保管吧。你醒后,我会把埙还你的。”herobrine背起人鱼,在心中自语了一句后,慢慢地走回属于神的居所。

       鲲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一个神明,将他带到了一个美丽的地方。一个没有人类侵扰的净土。

       他还梦见,在不知多久之后,在一片茫茫大海中,自己的手臂化作了羽翼——他挣脱了海洋给他设下的牢笼。

       

鱼腩学说

我回来惹

新新新新楼

diy 时尚芭莎总部

芭莎盛视

我回来惹

新新新新楼

diy 时尚芭莎总部

芭莎盛视

Mr加菲

(送人的,这些天小伙伴们出门记得戴口罩,注意身体)

creeper?

(送人的,这些天小伙伴们出门记得戴口罩,注意身体)

creeper?

夏侯—👴不跟垃圾废物说话☭

勉强翻出了这几天和去医院之前没质量的涂鸦堆积一下

自从跑了两天医院后就一直在和小伙伴打游戏,。。

【做动态心电图真的难受,身上痒死了还不敢挠,不能碰手机不能碰电脑,那天真是把我无聊坏了。。。】

现在还得天天吃药。

还是打游戏快乐。。。。我的世界太好玩了!有人陪着比自己玩要好一百倍游戏体验!!

画画的跟shi一样,天天废话一堆


勉强翻出了这几天和去医院之前没质量的涂鸦堆积一下

自从跑了两天医院后就一直在和小伙伴打游戏,。。

【做动态心电图真的难受,身上痒死了还不敢挠,不能碰手机不能碰电脑,那天真是把我无聊坏了。。。】

现在还得天天吃药。

还是打游戏快乐。。。。我的世界太好玩了!有人陪着比自己玩要好一百倍游戏体验!!

画画的跟shi一样,天天废话一堆


horror_049

第十三章 被作业支配的恐惧

   一班

   老师∶“你们实在是太散漫了,校长决定,增加你们的作业量!”

   him∶“不!”

   303∶“为什么要这样!”

   049瞬间去世。

   null阵亡。

   ceris失去了决心。

   恐惧卒 死因∶增加作业。

   notch和jeb觉得毫无压力。


   二班...


   一班

   老师∶“你们实在是太散漫了,校长决定,增加你们的作业量!”

   him∶“不!”

   303∶“为什么要这样!”

   049瞬间去世。

   null阵亡。

   ceris失去了决心。

   恐惧卒 死因∶增加作业。

   notch和jeb觉得毫无压力。

 

   二班

   patrick∶“我要去世了!”

   abigail∶“呜呜,没时间吃美食了!”

   stera∶“我怎么酿药水啊!”

   darlly∶“悲吹。”

   rian∶“再见了,我的电影和游戏们。”

 

   三班

   三班全员阵亡。

 

   会议室

   him∶“你们觉得应该怎样反对增加作业?”

   303∶“这么简单,直接不写作业。”

   him∶“这个想法不错,你们都把作业带来了吗?”

   众人∶“带了!”

   303∶“现在把作业堆成一堆。”

   堆起来的作业像座山。

   him(望着作业山)∶“我的天…”

   恐惧∶“好壮观啊!”

   him∶“就这样了,咱不理它,第二天老师就会看见了。”

   

   第二天

   老师∶“为什么你们不写作业?”

   him∶“作业太多了。”

   303∶“就是,我的手快断了。”

   恐惧∶“取消作业!”

   null∶“同意,取消作业!”

   校长来了。

   校长∶“你们在干嘛?”

   他们一看见校长,就嚷嚷着要取消作业,连二班和三班也来帮忙。

   最后,校长取消了作业。

 

 

 

 

末之影界

【Herobrine中心2020除夕24h(12:00)】

p1为原图,p2为应和授权图,p3是原作者

Lofter ID:无

贴吧 ID:无

半次元 ID:无

画世界ID:1774531


【Herobrine中心2020除夕24h(12:00)】

p1为原图,p2为应和授权图,p3是原作者

Lofter ID:无

贴吧 ID:无

半次元 ID:无

画世界ID:1774531



horror_049

第十二章 给宿舍改名

   女生宿舍

   049∶“203?我改一下。”(把203改成了666)

   ceris∶“恶魔,不错。”

   zeganirn∶“嘻嘻,改的不错。”

   vordus∶“本来就不错,沙比zeganirn。”

   zeganirn∶“你又骂我!”

   她俩打了起来。

   azura∶“304不好听,改成173怎么样?”

   abigail、stera∶“就这样吧。...

   女生宿舍

   049∶“203?我改一下。”(把203改成了666)

   ceris∶“恶魔,不错。”

   zeganirn∶“嘻嘻,改的不错。”

   vordus∶“本来就不错,沙比zeganirn。”

   zeganirn∶“你又骂我!”

   她俩打了起来。

   azura∶“304不好听,改成173怎么样?”

   abigail、stera∶“就这样吧。”

   

   男生宿舍

   him∶“哇,304室。”

   303∶“哦淦,我选错宿舍了。”

   patrick∶“我们是303室。”

   303∶“303室才是我们的!”(把303改成166)

   him∶“2333,166。”

   patrick∶“改也不至于改成166吧。”

   darlly∶“我们改成682就好了嘛,都是自家兄弟,吵什么。”

   him∶“咱们去看notch他们吧。”

   二楼

   notch∶“我们是205室。”

   恐惧∶“改成538。”

   null∶“233,我三八。”

   303∶“null,你居然自称三八!”

   null∶“我没有!”

   猪人王∶“202室。”

   rian∶“你们改成106吧。”

   猪人王∶“为什么?”

   rian∶“因为你们宿舍除了你以外,其他人皮肤或多或少都有黑色。”

   glagbone、blackbone、死灵骑士∶“……”

   宿舍名字就这样定好啦!

 


 

THIST

过年就要趁机摸鱼

p2不知道是谁

过年就要趁机摸鱼

p2不知道是谁

某人
【Herobrine中心春节2...

【Herobrine中心春节24h活动】10:00


【Herobrine中心春节24h活动】10:00


王明

【Notch中心向】红

*我本人是红色控 小时候啥东西都必须要红色的 不是红色我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那种(……)当然现在是不那么偏激的红色控!!

*最近很喜欢听的一首歌就有类似于“红色 讨厌”的歌词 刚好可以套梗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刚好有两个红色(Red eyes不需要解释,Null叔是因为他设定就是一身的红【红夫人∑】)可以拿来用 走起

*什么你说Entity也是红眼病∑ 算了 他红得不典型(🐶P)他和(隔壁某个白内障)我以后写白就会提到(如果会写的话)

*Notch和Null 刚好是两个N 我愿称之为氮气组💪(不许讲冷笑话)


*顺便和你们说一下,Red还是我小时候的小名(……羞耻死了!!!)

*至于为什么是...

*我本人是红色控 小时候啥东西都必须要红色的 不是红色我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那种(……)当然现在是不那么偏激的红色控!!

*最近很喜欢听的一首歌就有类似于“红色 讨厌”的歌词 刚好可以套梗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刚好有两个红色(Red eyes不需要解释,Null叔是因为他设定就是一身的红【红夫人∑】)可以拿来用 走起

*什么你说Entity也是红眼病∑ 算了 他红得不典型(🐶P)他和(隔壁某个白内障)我以后写白就会提到(如果会写的话)

*Notch和Null 刚好是两个N 我愿称之为氮气组💪(不许讲冷笑话)


*顺便和你们说一下,Red还是我小时候的小名(……羞耻死了!!!)

*至于为什么是小时候的小名……当然因为现在没人叫了啊!















  红色是贯穿生命的颜色。

  你如果剖开一个动物——至少是哺乳动物——的肌肤——只要你不是色盲,映入你眼帘的绝对是红色。红色的血,红色的内脏,把你也染成红色。骨骼也能被染成红色。

  那是Notch不喜欢的红色。他讨厌那种味道。“那绝对是上好的催吐剂,我恨不得把我的胃都翻出来。”他总是会这么形容那种铁锈一般的味道——自然是有所夸张的艺术成分,但足以体现出他对于这种红色的厌恶。

 


  Notch第一次遇到喜欢的红色是在他初遇那个拥有蓝紫色双眸的少年时。当时那位少年已经在森林里兜兜转转了多日,早已奄奄一息。

  “我带你走吧。”披着褐色斗篷的他将兜帽往后一撩。

  那位少年名叫Steve。

  当Steve逐渐从奄奄一息恢复过来后,他才知道这分明是一个强壮的人。“请问你要怎么称呼呢,救命恩人?”Steve如此活泼开朗地向他笑着,向他伸出手。Notch明白这是某种礼节,便将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上,说出自己的姓氏。

  “啊,Persson啊。”他在他的手背上飞快地吻了一下,“和我们的神明一个姓氏呢。”

  “你可真幸运啊。”他说完又高高兴兴地在Notch身边转起圈来。

  Steve还不能离开Notch身边,因为森林中危机重重,他需要Notch的保护。Steve不知道Notch就是Notch,自然免不了用凡人的眼光来打量他的剑术和箭法。“你好厉害!——之后能够教我吗?”他老是这么推搡着Notch,抓着他的肩。

  而Notch的回复一向是“无可奉告”。Steve也总是说他扫兴。

  一个满月的夜晚,那抹红出现了。在Notch面前的不是那个强力、问东问西的蓝紫眸的少年,而是一个更为腼腆压抑的、有着一双血红双眼的少年。

  “你叫什么名字?”

  “Red eyes。”

  “你是Steve么?”

  “不是……”

  ……

  一系列的对话后,Notch才反应过来两位少年的异同与他们之间的关系。“你是从小就陪着Steve吗?”“是的……”“他知道你在?”“是的……”“你为什么会出现?”“……”

  那位少年面露难色。Notch知道自己问得过多了。他立刻表示是自己问多了。

  那几天与Notch并肩的都不是Steve,而是Red。

  “Steve是睡着了么?”

  “睡着了。”

  “你知道么?”

  “我知道。”

  他似乎对我们的关系很感兴趣。Red eyes这么想着。

  我对这种“两个灵魂”的关系很感兴趣。Notch这么想着。

  不知为什么,Notch如此厌恶“红”,却不惧怕Red的“红”。那种红色不是他所厌恶的。

  那不是“恶魔”和“血肉”,站在他面前的就是一个少年而已,普普通通的有着红色眼睛的少年而已——虽然硬是要说的话,他的身手比Steve好多了。

  那段时间Notch的坏主意就是让Red笑出来,像Steve一样“哈哈哈”地笑出来。但他还是太自信了,Red根本不是那种轻易能笑出来的型,干笑两声就没气了。

  那至少要看到他的笑容吧。

  从Red的口中得知,Steve对于小时候几乎是记不起什么事情的。“因为当时我在。”Red毫不客气地从Notch的刀叉上咬下蛋糕。对于以前的事,Red只是强调“Steve当时不在”,其余的细节一概不提——甚至是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Red说过自己很讨厌待在Steve的身体里。

  “和他一起的时候,留给我的绝对都是些不好的东西!”

  “那和我呢?”

  “……你是例外啦!!”

  逐渐变得活泼了是一件好事。Notch就盼着他笑。

  但在他似乎就要成功时,Steve回来了。

  后来那抹他为数不多的喜欢的红消逝在他的面前。

  “……Red eyes!他发生什么事了吗?!”Steve挣扎着苏醒过来,几近失控地询问着在他面前已经是Notch的Notch。

  “……他死了。”Notch说。


  夺走他喜欢的“红”的必定是他憎恨的“红”。

  那一抹红的名字叫Null,一个无论是年龄还是辈分都比Notch成熟得多的人。

  Null有着一双与“被Notch所珍视之人”一样的白色双瞳,一身血红的大衣。他是被Notch唤作“前辈”的那个人。

  与Notch的平易近人不同,他十足的心狠手辣。

  那是一面白色的圆桌,它有着一条直径:一边坐着Notch,一边坐着Null。

  在Null的面前,Notch总是显得分外不自在,到了要纠结手该放在哪的地步。他打心底里地害怕眼前这个血红的外界神明。

  “那个叫Red eyes的孩子怎么样了?”他几乎拍案而起。

  “还在酣睡。”他轻描淡写道。

  “我认为我不能相信你。”

  “那你就这么认为吧。”

  Null笑了,那是刻在Notch骨髓里的笑容。

  他永远都不会忘的,这个夺走了他所爱的“白”和所喜欢的“红”的人。

  那个血红的男人走了,只剩下Notch呆滞在原处。

  红色,红色,红色——全是因为红色!!他的胳膊肘“嘭”一下砸到桌面上,双手抓紧了自己的头发。他死盯着白茫茫的桌面,“看”着脑海中的画面:红色的血,红色的眼,红色的衫……全是红色。

  为什么这种事偏偏都要砸到我的身上?!在送走Red后,Notch在Steve看不见的地方咆哮着。

  为什么我什么都做不到?!

  “白”也好!

  “红”也好!

  反正都是我无论怎么样都无法救回来的东西!

  不,不行。

  可是我……

  Notch撑不下去了。

  他知道Null的目的是什么,而他自己的目的就是不让他达成这个目的。他很显然已经做不到了。

  没有人会帮助他了。

  接踵而至的回忆充斥着Notch。“白”是如何来到“血”的身边的,“红”又与“血”有着什么样的关系。Null将一切的矛头都指向了Notch,随时准备刺出去。

  他思索几番,最终还是决定要拼一把——

 





  Notch最终拔刀向Null的脖颈砍去。
















(爽就完事)

(抱歉啦前面说了一堆水话x)

(人生第一次通宵 留个纪念)


末之影界
【Herobrine中心202...

【Herobrine中心2020春节24h(09:00)】

非常的潦草呢

Lofter ID:末之影界

贴吧 ID:末之影界◆

半次元 ID:晓小末

【Herobrine中心2020春节24h(09:00)】

非常的潦草呢

Lofter ID:末之影界

贴吧 ID:末之影界◆

半次元 ID:晓小末

末之影界
【Herobrine中心202...

【Herobrine中心2020春节24h(08:00)】

Lofter ID:末之影界

贴吧 ID:末之影界◆

半次元 ID:晓小末

【Herobrine中心2020春节24h(08:00)】

Lofter ID:末之影界

贴吧 ID:末之影界◆

半次元 ID:晓小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