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mr.wolf

506浏览    20参与
Florence
【拟人】真男人不回头看爆炸 其...

【拟人】真男人不回头看爆炸

其实内心很慌,但是还是要帅一下

【拟人】真男人不回头看爆炸

其实内心很慌,但是还是要帅一下

Serendipity.
用WPS在学校画的,不记得太多...

用WPS在学校画的,不记得太多细节

用WPS在学校画的,不记得太多细节

伊甸園毀滅_🍎

【坏蛋联盟/🐺🦊】盗亦有道

狼狐组,微🚲,5k,请慢用。

Good Luck to You.


当一个好人从来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至少对于我们的大灰狼先生的确如此。他和他的“同党”就算在监狱改过自新一年之后依旧会在街上被人认出,人们并没有尖叫着跑开,但是依旧会报之以怀疑猜忌甚至是恐惧的眼神。狼从来不认为这眼神会让它感到不满,毕竟自己就是在这种偏见之中长大的,他早就已经习惯于接受人们异样的眼神。


只不过他会觉得有一点点失落——他觉得蹲过监狱就能洗清他的所作所为了,他觉得归还了蒙娜丽莎的画像就能让卢浮宫允许他进入,但是周围的一切似乎变化得有些慢得让它抓狂。好人变成坏人将...

狼狐组,微🚲,5k,请慢用。

Good Luck to You.





当一个好人从来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至少对于我们的大灰狼先生的确如此。他和他的“同党”就算在监狱改过自新一年之后依旧会在街上被人认出,人们并没有尖叫着跑开,但是依旧会报之以怀疑猜忌甚至是恐惧的眼神。狼从来不认为这眼神会让它感到不满,毕竟自己就是在这种偏见之中长大的,他早就已经习惯于接受人们异样的眼神。


只不过他会觉得有一点点失落——他觉得蹲过监狱就能洗清他的所作所为了,他觉得归还了蒙娜丽莎的画像就能让卢浮宫允许他进入,但是周围的一切似乎变化得有些慢得让它抓狂。好人变成坏人将会是一瞬间就能完成的事情,而坏人变成好人可能是一辈子才能完成的事情。


狼的尾巴一直耷拉着,他没能再次体会到和慈善晚会上一样的美好感受。所有的人都在朝着他“尖叫”,朝着他“挥舞拳头”,朝着他“逃窜而来”。那时,他还不理解何为“欢呼”、“鼓掌”和“簇拥”,他甚至翻阅了词典才理解了这些独属于好人的词汇。


但是他也承认他确实还有着不是“好孩子”的那一面,灰狼和拉布拉多还是有一定区别的。钱包肆意地从口袋中露出一角,又有哪只狼能承受住这种诱惑?狼的爪子就是为了捕食而存在的,在狼的眼里,金钱和珠宝当然是最上等的“猎物”。这一切都是因为“坏人”的本能才做的,狼心怀侥幸地想着,当好人什么的从明天再开始是一样的事情嘛。


但每一次,他得手之前总会有人在旁边冷不丁咳嗽两声,或者是直接上手抓住他的手腕,甚至会来一个毫无保留的过肩摔。当狼看着猎物逐渐跑走的时候,当狼在受害人回头是展现出和蔼可亲的假笑时,当狼被摔倒在地疼的呲牙咧嘴时,他回过头去总能看到那个熟悉的脸。她微微眯着眼睛,摆出一幅轻蔑不已的样子,嘲笑着这个不断失手的神偷。


狼当然能够理解“猩红之爪”阻止他的理由,就连盗贼的女王都已经改邪归正当上了州长,他为什么还要小偷小摸呢?狼每次都这样想着,然后耷拉着尾巴和耳朵,像个犯了错的小孩一样,听着市长略显温柔的斥责。


黛安·福克星顿也没想过自己会缠上了这么一个烂摊子,自从橘子酱教授接手了这群麻烦鬼之后,她无时无刻都在盯着这一群人,尤其是喜欢到处搭讪并且趁机摸走值钱的珠宝的那匹大坏狼。她自己觉得有的时候她自己做的比警长女士还要更尽职尽责。不过,既然她现在都已经和这群坏蛋打成一片了,便更要承担起和、帮助他们“洗心革面”的任务。


这个任务对黛安来说确实有些艰巨,就算出狱了,这五人似乎还是有些冥顽不灵。食人鱼上一次在办公大楼的门口把五名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高级保镖打倒在地,他甚至把这五个人的裤子都撕烂了,结果她迫不得已把食人鱼又送进去一个月。狼在一旁陪着笑说这是“天性使然”,她也不知道重申了多少次自己的底线,只不过每一次都没有太见效。


不过,她对狼还是相当满意的。至少他是这几个人里面最安分的那一个,目前来看的话。黛安自己也觉得似乎对这只狼有点太宽容了,有的时候就算他做了什么错事,自己也只是无可奈何地对他笑笑,然后口头上训斥一番,但是温柔得就跟哄孩子一样。她狠不下心来。


蛇哥他们也看得出来这俩人之间已经形成了一点奇妙的关联。“打情骂俏”?似乎也还没到这种地步,他们只不过都是在散发着该死的魅力罢了。一边是权高位重的市长,职场精英的外表下藏着妩媚与内敛,一边是街头小子,傲气自负的风流随时都能让人痴迷。这两人身上的气质完全不匹配,但是却莫名其妙的走到了一起,这究竟是两情相悦还是臭味相投?


狼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只知道当他看见黛安的时候,会有那晚遇见橘子酱教授打扮成的老太太时的感觉——他的尾巴会开始摇动,不管什么时候都会这样。有的时候甚至能扬起地上的一阵尘土。这当然会让狼自己觉得尴尬不已,毕竟这实在是太容易被面前的黛安看穿了。藏不住事的男人,黛安抿着嘴笑着望着狼,帮助他调整了他并没有系紧摆正的领带,提醒他该把掖在皮带下的半边衬衣整理整理,才牵着他的手走进办公大楼。只是牵了一下手,狼的尾巴开始更放肆了。


黛安尝试把自己的注意力移开——毕竟一天到晚陪着五个恶棍上班实在是让人瞠目,他们已经在很好的适应周边的环境了,狼更是直接成为了秘书之一,不为别的,只是想让他时时刻刻都能被自己关注到。黛安如此想到,然后看见了在一旁撕咬着文书的美肚鲨——他饿疯了,就算把每日供应给工作人员的所有甜甜圈给他吃他也从未满足。


黛安有时会和狼讨论关于狼的“狐朋狗友”的事情,他们为此焦头烂额。有的时候他们甚至会大吵一架,毕竟友情和公务通常情况下水火不相容。只不过,两个人在经历过一番“理性的辩论”之后,都会花费两三倍的时间在懊恼和愧疚中折磨自己。他们都忘不了那个晚会,狼把黛安轻轻托举着,在露天舞厅的灯光下,他们二人注视着对方。他们近在咫尺,甚至能感受到在尽情舞蹈后对方的喘息时身躯的微微起伏,“这本应属于你。”狼把那枚镶着祖潘戈钻石的戒指轻轻地放在了戴安的手心,黛安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她能看见狼的眼睛中闪烁着与平日的奸诈狡猾不一样的神采,那是温柔与善良的微光。那一刻对他们来说,就是所谓的“怦然心动”。“蛇生中你会遇到你的‘怦然心动’的,”蛇哥在五个坏家伙们从福克斯盗走了《泰坦尼克号》的胶片源时对狼说过,“就像小聪明般的灵光一现,但你这种花心鬼应该不会拥有这样的体验。”狼很清楚那是一句废话,因为他的确在黛安身上感受到了“怦然心动”的存在。


只可惜好钻石被烂豚鼠拱了,那枚钻石最后在橘子酱教授被捕时物归原主,现在就在博物馆的最严密的展厅里面被滴水不漏的保卫措施防卫着。狼还记得黛安说过,那是她最喜欢的钻石。狼一咬牙,这辈子就当这最后一次坏人吧。这几个臭味相投的坏蛋又聚在一起,把博物馆大闹了一番。这是他们筹备得最精妙的一次,所有人都把自己最喜欢的那几件宝物给揣进了裤兜,只有狼只是“简简单单”地顺走了那枚祖潘戈钻石。半个小时之后,博物馆才警铃大作,坏蛋们早已逃之夭夭。


黛安把五个人又数落了一顿,只不过当狼再一次把祖潘戈钻石放在她的手上时,她心中突然涌出一股带着罪恶感的喜悦。黛安克制住了,“……把这些东西搬到收藏室去吧。”她嘟囔着,早就羞红了脸。“我觉得还是藏在戒指上最安全。”狼把钻石安在了戒指上,然后轻轻戴在了黛安的无名指上。身后的四名旁观者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呼,黛安已经觉得无地自容了,她清醒过来的时候狼已经被她制服在地。事后,门口的保镖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从来没看见身手这么好的州长。


狼似乎对这个怀恨在心,每一次他都会拿这枚钻石跟州长说事。“你可别忘了这可是我替你偷来的,”狼上一次在她的办公室门口等着她,脸上带着无耻的笑容,“不过它确实很配你的气质,州长大人。”


一枚戒指落到了狼的手心中,狼呆呆地望着手上的戒指。“那这枚戒指你拿走,”黛安又摆出一幅轻蔑不已的笑容,“不过,我会从你那里把它偷走,这样的话,这就是我自己偷来的。”黛安抱着双臂,轻轻说着——她早就已经支开了周边的保镖和工作人员。“你难道不怕我报警吗?猩红之爪小姐。”狼杵在原地原地,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对方。


“盗亦有道,我会让它乖乖落到我手中的。”


可爱的小狼就这样落入了她的陷阱之中,他却浑然不自知,他认为这是无用的,戒指从来都在他的手上,从未取下来过。就连狼的死党们都注意到了他无名指上的那个璀璨的钻石。“我还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女性化的一面。”蛇哥望着装模做样地端详着手上的钻石的狼,一脸不解,“黛安向你求婚了?这未免有些操之过急了吧。”蛇哥不安地吐着信子,他在空气中尝到了阴谋的味道。“她想从我的手中夺走这枚钻石?”狼把玩着手中的这枚钻戒,轻轻把它弹向半空,在落下来时把它攥入手心,也不知是用了什么技巧,那枚戒指又自己回到了狼的无名指上。“我可没有那么好骗,童话里的大坏狼可不都是吃素的。”


州郡的酒会将会于今夜开始,黛安已经做好了准备。狼在一旁注视着她打扮,黛安小姐今天打算换一套更特别的装束——狼能看得出来。黛安今天涂上上了其他颜色的唇彩,擦上眼影,在衣柜里翻找出一个装着衣服的盒子。“我现在需要换一换衣服,不介意的话……在楼下的车旁等我?”狼乖乖地垂着尾巴走出门去,乘着电梯下了楼,默默地靠在一旁的黑色加长林肯上,不安地望着手腕上的表,很快就要到也晚了。落日的余晖在他无名指上的潘祖戈钻石中折射出奇幻的神采。


“久等了。”是黛安的声音。狼抬头望去,尾巴都直了。


黛安今日新换上了一套酒红色的修身群,领口大胆地采用了叉形领口设计,精致地包裹住前半身,在后腰收成V字,背部一览无余。腰部被刻意收紧,包臀的设计从腰部施褶展开,下摆合体,在左侧开口,突出强调臀部曲线,充分展现她体形的优美、干练。这一套连衣裙几乎完美地贴合了黛安苗条的躯干,把身体的曲线展现得淋漓尽致。狼痴痴地望着面前的黛安,黛安走到车门前上下打量着狼,又注意到了他的眼神,轻慢地笑了笑,摇了摇头。“难道我需要亲自打开门吗?”


狼手忙脚乱地帮黛安打开车门,弓着腰先一步坐入车中,黛安坐在狼的身侧,尾巴似有意似无意地轻轻蹭了蹭狼放搭在座位上的手。狼只觉得自己突然遍身绒毛耸立,,心脏在胸腔中剧烈跳动,猛烈地几乎要爆炸。“你看起来……好像很紧张。”黛安看见了狼的尾巴把车辆的座椅扫的一干二净,又轻轻握住了狼的手,“别紧张,我在这里。还是说你是因为我而紧张?”狼地尾巴愈发欢快地摇动着,他早就已经满脸羞怯,望着戴爱的眼睛,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怡情的话,但是只觉得话语哽在喉咙里,什么也吐不出来。


狼就算到了舞会上也依旧没有冷静下来,黛安牵着的她的手在酒会里四处拜访名人贵客,狼今天出乎意料的像一个刚进入青春期不谙世事的小男生一样,遇到人只顾低着头,摇着尾巴,侧着眼睛,偷偷的望着身边的黛安。就连名人们问他是如何改邪归正弃暗投明的时候,他都也只是支支吾吾的搪塞过去。黛安笑着侧视着狼,她知道她的计划正在稳步进行。黛安在拜访了所有重要人士并上台致辞后,便挑了一张旁边没有什么人的吧台,悄悄地牵着狼的手,坐在吧台面前。黛安朝着酒保使了个颜色,酒保心领神会,调了两杯酒精度数不高的鸡尾酒,就默默地进到后厨去了。“你在紧张。”黛安首先打开了话匣子,“我以为应付交际工作得心应手的狼会在今天的酒会上大放异彩,但是今天出乎预料的安静呢。”


“我.......”狼依旧在迟疑,黛安捡了一张凳子和他坐在一起,她身体前倾,双手握着狼的手,玛瑙绿的眼眸里满是期待,狼也听得出黛安的言外之意,但他依旧曲着身子,尾巴耷拉着,脸色羞红。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窘迫,就算黛安已经把身边的人全部支开,他依旧不敢对黛安说出心里话。


“胆小鬼。”黛安轻轻笑着。


当狼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觉得有一股暖意袭遍全身,黛安又向前倾了倾身子,轻轻的吻住狼。狼这辈子不曾体会过这样的感受,双唇相叠,好像有一股电流击穿的全身,大脑里一阵轰鸣。对于狼来说,这个吻有点突然,也有些绵长,这是他第一次与黛安有如此亲密的接触。狼有些手忙脚乱,一不小心碰到了身边的鸡尾酒。酒水洒在吧台上淌得到处都是,但是他管不得那么多,只顾着沉醉于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小段温存当中。狼下意识的和黛安十指相扣,他似乎能感受到黛安的鼻息,黛安在这个吻还没消散前,又坏坏的用牙齿咬了咬狼的嘴唇。就是在这个瞬间,黛安悄悄的取下狼无名指上戴着的戒指,把它攥在自己的手中。


“盗亦有道,”黛安在结束这一吻的时候轻轻喘着气,向狼展示着自己的战利品,“现在,钻石归我了,就当做是这一个吻的临别赠礼。”狼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手上的戒指不知何时已经被取下,现在又神乎其神般来到了黛安的手中。“现在,你还紧张吗?”黛安侧着头,在狼的耳边轻声低语呢喃,尾巴掠过狼的小腿。


他这个时候已经没有闲暇再去管这个挑战自己是输是赢,他望着黛安的眼睛逐渐冷静下来。紧接着便牵起黛安的手,匆匆忙忙的从后门走出去,来到一处静谧偏僻的拐角,黛安倚靠在墙上。作为盗贼的女王,黛安本来可以轻轻松松的放倒面前这一只身手笨拙的狼。这一次他被逼退到墙角,像一只无助的猎物,但却没有反抗。他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第一个吻,第二个吻。第三个吻。拥抱。喘息。胸膛里心脏富有活力的跳动着。


这次他没有犯下任何错误,而戴安却从他手上偷走了钻石。祖潘戈钻石?那很重要吗?头脑正发热的狼,脑子里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他似乎并不想继续当一个坏人,这枚钻石对于他现在来说,已经什么都比不上面前的黛安,这枚钻石只有存在于着黛安的手上,才能拥有真正的美感,才能拥有着在任何绚烂的光彩照射下都显现不出来的那种美感。盗亦有道,这次,他是受害者,却也是受益者。


今晚注定是盗贼们的夜晚,哪怕只有一晚也矣。现在狼清楚地知道,祖潘戈钻石不再是他的,但黛安现在,却是他的。

嘟

她来了她来了 

她带着剪烂的视频回来了😭🙏🏻

(此视频设置了彩蛋🥳任何礼物即可触发)

她来了她来了 

她带着剪烂的视频回来了😭🙏🏻

(此视频设置了彩蛋🥳任何礼物即可触发)

Mr.WOLF
尝试画了一下 (是自设哦)

尝试画了一下

(是自设哦)

尝试画了一下

(是自设哦)

橘爪阿木
创了一个聊天的水群,欢迎大家加...

创了一个聊天的水群,欢迎大家加入!欢迎来到坏蛋联盟!

我们群就是开开心心聊聊天吐吐槽没有聊天话题限制~随意聊天即可~

当然为了大家的聊天舒适度,🦐🐢还是不要待在本群较好(指的是某俩艺人不是小虾和小乌龟哈)

最后感谢大家观看我的小啰嗦啦!

记住!

不作恶 不快活!

创了一个聊天的水群,欢迎大家加入!欢迎来到坏蛋联盟!

我们群就是开开心心聊聊天吐吐槽没有聊天话题限制~随意聊天即可~

当然为了大家的聊天舒适度,🦐🐢还是不要待在本群较好(指的是某俩艺人不是小虾和小乌龟哈)

最后感谢大家观看我的小啰嗦啦!

记住!

不作恶 不快活!

姣姣之花

啊啊啊啊狼哥和狐姐或者狼哥和蛇蛇都好好嗑

浅整一个吧

但是这对叫什么

啊啊啊啊狼哥和狐姐或者狼哥和蛇蛇都好好嗑

浅整一个吧

但是这对叫什么

鸭🦆

单纯自己想看的一点变态东西,注意避雷🥺

单纯自己想看的一点变态东西,注意避雷🥺

湖怪

Snack or Snake?

Mr.Wolf&Mr.Snake 

 cp向

无刀可放心观看

私设较多ooc较重还没看电影的产物

正文

—————————————————————


“所以……你就因为这个自己去抢劫?”


Snake的尾尖缠住那块价值不菲的手表,鳞片摩擦过上面镶嵌的钻石,发出细碎的声响。


Wolf不打算解释什么,他还在渗血的伤口已经解释了一切。


单独行动的都他妈是蠢蛋。


这是他们的信条,既然是团队,那合作就是王法,不能背叛,不能单飞,否则无论是个人还是团体都会受到负面影响。


不过这并不代表Wolf要被打下地狱,这不是他第一次自己跑出去,也不...

Mr.Wolf&Mr.Snake 

 cp向

无刀可放心观看

私设较多ooc较重还没看电影的产物

正文

—————————————————————


“所以……你就因为这个自己去抢劫?”


Snake的尾尖缠住那块价值不菲的手表,鳞片摩擦过上面镶嵌的钻石,发出细碎的声响。


Wolf不打算解释什么,他还在渗血的伤口已经解释了一切。


单独行动的都他妈是蠢蛋。


这是他们的信条,既然是团队,那合作就是王法,不能背叛,不能单飞,否则无论是个人还是团体都会受到负面影响。


不过这并不代表Wolf要被打下地狱,这不是他第一次自己跑出去,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因为这种傻蛋行为受伤。


所以大家很快散了,明天没人还会计较这点事。


不,有人计较。


所以他没走。


“所以,你就因为这个自己去抢劫?”


Snake又问了一遍,手表在他的缠绞下发出咔咔的响声。


“今天是你的生日。”


哦,是啊。


按以前他们绝对要办个派对庆祝,就算没有派对,每个人的礼物总不会少。


可是他们今天晚上才刚从牢里放出来。


Snake知道他的生日不会被忘记,改天庆祝不就行了,但是这头蠢狼似乎不这么想。


想来也确实,多少年了,Wolf从来没有忘记过他的生日,从来都是第一个送礼物,从来没有食言过:


“嘿,Snake,等着瞧,我每年都给你送块表!”


尽管那是两个孩子幼稚的赌约。


是的,Mr.Snake喜欢手表,尽管他戴不上,他也要用表把他那面靠床的墙填满。他喜欢表针绕过一圈又一圈的咔嗒声,喜欢齿轮旋转带动另一个齿轮的摩擦声,喜欢去听手表运转的机械声,就像他喜欢听保险箱锁被他撬动的声音一样。


每当Wolf和Shark已经睡到打呼时,他总不禁直起身子,借着夜灯细细地看那块最廉价没品的石英表。


这是他收到的第一份生日礼物。


玻璃的表面有很多划痕,甚至有碎裂的细纹,假皮的表带再也装不下去,涂层一片片墙皮一样地脱落下来,这是当时Wolf身上最值钱的东西。


这块表的时间总是慢着,无论怎么调,都会慢下来,逐渐跟不上其他表的进度。


像什么呢,不知道。


总之,现在似乎不只这块表有纪念意义了。


“所以呢?”


“生日快乐,Snakey.”


Wolf想摆出他那个招牌的帅笑,但身上的伤口因为Snake的逼近而后退的动作让他挤出了个难看的要命的表情。


再问下去也没意思,反正Wolf不会说的。


他们是过命的兄弟,但是Wolf永远都在些小事上矫情装可怜博同情,自己受伤了吃亏了从来不说,从来不解释。


这让Snake很烦,他讨厌行动的时候看见Wolf没遮住的伤口,讨厌Wolf带伤强撑的表情,讨厌Wolf不说谎但也不出声的做法,那会让他产生莫名的情绪波动,想发火,想砸东西,想指着那头蠢狼的鼻子大骂一顿。


或许Wolf就是比他们几个要纯粹,他要在生日的那一天送生日礼物,说生日快乐,他要藏好自己的伤口,特别是不能让Snake看见,他要他们都潇洒快乐,他要Snake每年都收到他的表。


一年都不能落下,少一天,少一秒都不行。


尽管要付出代价。


可是无论如何,他不想让Snake 脸上的骄傲掉下来,换成失神,换成担心,换成悲伤,他都不想看见。


他宁愿他对他发火。


就像现在,Snake转身走掉一样。


这里的每个人都知道,Snake发火了约等于他消气了,所以Wolf照旧爬到床上,拉出床头柜的抽屉,翻出绷带给自己包扎。


自己打结确实是有点难。


躺在床上的Wolf睡不着。


他闭上眼睛就是Snake的质问和背影。


现在他才开始慌神。


今天Snake 没有打他,没有骂他,没有砸东西,直接走掉了,头都没回。


这种情况没发生过。


他真的错了吗?


他是不是应该明天再去拿钱买一块其他的表而不是去收藏店里人家不卖就生抢还被打伤现在还被某个不领情的家伙扔在这?


可是今天是Snake的生日。


可是那块表Snake看上很久了,只有那家店有最后一块了。


换作别人他才不会这么上心。


人不能换,就像表不能换一样。


Wolf把那块表戴在手腕上,秒针转到一点整的时候睡着了。


他不知道今晚不止他一个单独出过门。


第二天很早他就被吵闹的室友们吵醒了。


没有听见Snake说话的声音,但是鳞片摩擦地板的声音越来越近。


门开了。


“OK,it's time to choose.”


“Wha...t?”


Snake晃了晃尾尖挂着的点心盒,是他们小时候最爱去偷吃的那一家,生意好到夸张,从凌晨排到早上是常事。


“Snack or snake?”

                                                         

—————————————————————

                                                            the end











彩蛋在这里

—————————————————————

“Snack or snake?”


Wolf扑了过去。


“Both.”


“贪心的狼。”


“But,snake  first.”


—————————————————————









还有一点!

—————————————————————

“把表还我。”


“不还。”


“蠢狗。”


Snake的尾巴缠上了Wolf裹着绷带的背。


那块石英表终于对上了时间,谁管饼干有没有掉在地上碎掉。



时木学ZANDRA
是谁喜欢被挠挠耳朵还会狂甩尾巴...

是谁喜欢被挠挠耳朵还会狂甩尾巴

--------

去看了the bad guys,全员都好可爱

我们狐狸姐姐也太帅了,还是公务员呢!这样的好女人可不能轻易放过

是谁喜欢被挠挠耳朵还会狂甩尾巴

--------

去看了the bad guys,全员都好可爱

我们狐狸姐姐也太帅了,还是公务员呢!这样的好女人可不能轻易放过

素恩_DoloresM

【The Bad Guys/SnakeWolf】Birthday Present

Summary:Snake的第一份礼物来自Wolf,他曾经喜欢生日,直到有一天意外发生了

(一点对他们小时候的yy,和对Snake着装的yy,全都是私设,有cp倾向!)

小心剧透!!!!!!小心剧透!!!!!!小心剧透!!!!!!


Snake的第一件生日礼物对他来说过于大了,在他还是一条未成年的小蛇时,长大了嘴也只能吃下一只豚鼠幼崽,Wolf神神秘秘地从身后拿出一个破旧的盒子,尽力地用从不知道哪里捡来的缎带装饰着。“生日快乐,伙计。”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有钱,买不起一个美味的蛋糕,只是五个脏兮兮的家伙躲在一间破旧的车库里。

Snake用尾巴拆...

Summary:Snake的第一份礼物来自Wolf,他曾经喜欢生日,直到有一天意外发生了

(一点对他们小时候的yy,和对Snake着装的yy,全都是私设,有cp倾向!)

小心剧透!!!!!!小心剧透!!!!!!小心剧透!!!!!!

 

 

 

Snake的第一件生日礼物对他来说过于大了,在他还是一条未成年的小蛇时,长大了嘴也只能吃下一只豚鼠幼崽,Wolf神神秘秘地从身后拿出一个破旧的盒子,尽力地用从不知道哪里捡来的缎带装饰着。“生日快乐,伙计。”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有钱,买不起一个美味的蛋糕,只是五个脏兮兮的家伙躲在一间破旧的车库里。

Snake用尾巴拆开了礼物,那是一顶骑警的牛仔帽,他的梦想曾经是成为一位逍遥的浪客,骑着马、或者不骑。这顶帽子比他的脑袋大了太多,当他尝试把帽子戴在头上时,他几乎被扣在了下面。Wolf看起来垂头丧气,“抱歉,可是店里只有这么大的尺码了。”

“店里,你哪里来的钱?”Piranha把头探出水面大叫道,这个时候他和Shark还要养在水盆里,分开养,一个咸水一个淡水。“哦……”Wolf紧张地搓了搓手,他抓着自己的衣服支支吾吾没有出声,耳朵完全垂到了两侧。

这仍旧是一份完美的生日礼物,Snake费力地把帽子戴在了Wolf头上,然后像往常一般缠在了对方的脖子上,尾巴轻轻地摆动着,“我很喜欢它,真的,我不在乎它是怎么来的,不过你得帮我看管一段时间,直到我能戴上它。”于是狼尾巴也摇晃了起来,卷起了地上的灰尘,也险些把还没有米粒大的Tarantula扇飞。

后来Wolf小声地告诉他,是偷来的,他跟着人类进了店里,趁着店主不注意偷走了这顶帽子。这是错的,Wolf为此而沮丧,他紧张地把头藏在报纸里——他们的被子,他们只盖得起这个。“为什么是错事?”Snake把头从对方的绒毛里拔出来,“因为我们没有资格拥有那些好东西吗?我们就只能注定住在破烂漏风的车库里,躺在灰尘和泥土里,吃着垃圾桶里的东西吗?”

Wolf抖了抖耳朵,他的眼睛睁大了,Snake知道对方听进去了。“偷窃也是一种天赋,你应该善用它,不,我们应该善用它。”偷会给他们带来更好的生活,至少他们这群食肉动物不用吃剩菜过日,他们会活下去,至少长得和自己同族一般强壮,反正人类也从未把他们当作善良的动物看待。

Wolf点了点头,他把心里的不安和质疑压了回去,Snake总是对的,世界上只有他们不会背叛和欺骗彼此,所以他不需要质疑。他把Snake抱回怀里,变温动物总是需要一个暖炉,Wolf会保护他的朋友。

他们开始偷窃,小到路边小摊边边角角的面包,大到奢饰品店客人的首饰和钱,Wolf第一次用偷来的信用卡买了足够五个人吃的汉堡套餐,他们不再睡在地上,床垫更是一次比一次昂贵。后来他们就舍弃了车库,在城市地底找到了一处独属于他们的据点,电视冰箱衣柜,Wolf甚至在一次劫车时顺手拎走了三笼子的豚鼠送给Snake,“哦不用客气,至少你不会在半夜馋它们的时候把口水流到我的头上了。”

Snake曾经并不讨厌生日,他后来得到的礼物已经一次比一次奢华,Wolf喜欢给他举办惊喜派对,就算Snake已经长大到身长超过了Wolf,他还是可以在生日那天缠在Wolf身上吹那个愚蠢的卷哨。

直到有一次出了意外,他们刚刚干完一票,西班牙金币成堆地堆在地上,Snake盘在金币上美美地打了个哈欠,这时候Wolf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匆匆地冲出了大门。几个小时之后Shark的尖叫吵醒了他,电视在直播着一场追捕,屋子里的四个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开着车被警车围追堵截的显然是他们的狼。然后枪声响起了,子弹穿透了Wolf的肩膀和手臂,血溅在方向盘上。

记者的镜头为什么这么清楚,Snake走神地想着,清楚到能看到对方猛然绷紧的身体和因痛痉挛的手。他发出暴躁的嘶叫,他的狼,那群该死的警察惹错了人。Tarantula黑进了警方的定位系统,他们四个偷了一辆跑车赶到了现场,Snake闻到血腥味之后瞳孔就收缩成了一条竖线,他冲着靠近的警察快速而警惕地抖动着尾巴,一口吞下了对方举起的枪,他再一次张大嘴准备连人一起吞入腹中的时候Wolf拦住了他,对方用没有受伤的手揽住了他的脖子,“等等,Snake!”Piranha趁机把路障钉洒在地面扎破了警车的车胎,七八辆警车相撞在一起冒着黑烟,他们才终于趁着夜幕逃走了。心软的家伙,Snake想着,或许他早就应该发现Wolf比起他们都更善良。

Snake用尾巴一圈一圈地缠着绷带,Wolf的状态看起来并不好,失血让他冷到发抖,而在座没有一个人能帮他,说真的,这个队伍缺一只恒温动物。“你把我们丢下自己偷偷去抢劫?”他的尾巴用力勒了一下绷带,Wolf痛得呲牙裂嘴急忙拍了拍他气鼓鼓的肚子。“不是这么——啊嗷,痛……慢点慢点……”

Wolf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的绒布袋子,那是一个宝石雕刻成狼头模样的串珠配饰,“嘿,今天可是你生日,因为早上的‘大抢劫’让我们都忘记了。”Wolf把珠子摆在自己脸旁,“你看,是不是和我很像,你可以把它绑在帽子上,这样我们就可以时时刻刻在一起了,好吧,虽然我们现在也是时时刻刻在一起。”

就为了一个破珠子,Snake眯起眼睛,为了一个每年都会有的蠢生日,他还能闻到空气中血液和汗渍的味道,Wolf还在喋喋不休地说这是限量的产品,就像那两发子弹没有打在他的身上。

“我不想过什么愚蠢的生日!”Snake大吼起来,他粗壮的尾巴狠狠砸在地上发出巨响,“我不需要什么破生日蛋糕或者礼物!”他把那颗宝石从Wolf的手中拍落,假装没有看到对方受伤的眼神,“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待在家里,做点比自己去偷东西强一万倍的事!”

Wolf的耳朵垂了下来,Tarantula插进他们中间想要缓解紧张的气氛,可是Snake吐着芯子威胁着,他绷紧了身体就像要进行一次攻击,Wolf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收缩的瞳孔,最后咧嘴苦笑了两声。“好吧。”他干巴巴地说,“看看是哪个蠢货在这里自作多情了。”他站起身离开了桌子,故意把地上的那颗宝石踢到了房间阴暗的一角,缩回了自己的床上。

空气还是凝结一般难以呼吸,Snake爬到了烤箱上面取暖,这大概还是他们第一次分开睡觉。第二天一切就像没有发生一般,Wolf给他准备了早餐,Snake吃下了它们。

他再也没有收到过Wolf的生日礼物。

 

 

 

“你知道,我们今天其实可以做点特别的。”Wolf把西装挂在衣架上拍打着狼毛,他们出狱后就把一伙企图抢劫银行的倒霉蛋倒吊着挂在了路灯上当作送给警长的礼物。“毕竟今天还是你生日,虽然你是个不喜欢过生日的怪胎,但是总要庆祝一下。”

Snake把自己瘫在床上团成完美的圆圈,他想起那次对他们每个人来说都糟糕无比的生日,“哦……咳咳,Wolf,我大概需要解释一下。”他眼神飘忽地思考着措辞,和那只可恶的小豚鼠的较量中他俩终于确信了对方在自己心中的重要性,那么就不得不处理一些陈年的旧伤疤。Snake并不是讨厌生日,或许他真的是讨厌蛋糕的味道。他痛恨让Wolf受伤这件事,他们本来应该保护彼此不受到伤害,他只是不能接受自己是令Wolf受伤的罪魁祸首。

“如果你想说的是那件事,那么我们还不如省下口舌来干点别的。”Wolf转身潇洒地把一个小东西用拇指弹飞到床上,Snake把脑袋挪过去,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那颗该死的,他们为此大吵一架的破珠子——好吧,是宝石,狼头的宝石。“你什么时候,我找了很久都没……”Snake发觉说漏了嘴后声音戛然而止,Wolf满意地坐到了床边,他最后还是把这颗珠子串在了Snake的帽子上。“看来我们达成共识了,那就不要浪费时间了。”他把腰带抽出来在Snake面前晃了晃,“至少我们现在不会再吵到隔壁的狱友了。”

“哦,他们只是嫉妒罢了,愚蠢的单身猪仔。”Snake熟练地缠在了Wolf身上,尾尖也圈紧了对方毛茸茸的尾巴。“不用这么心急,我们有足够多的时间。”

 

 

 

 

END

是谁看完电影磕爆了饿死了急疯了乱叫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