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muma木马

554浏览    36参与
薇姑娘的朋友

克莱因蓝

不要回首

回首还是依旧

有流年渲染

从零一年之后


一身烟味缭绕

我的前程还没有搭救

仙乐飘飘的宇宙

我学不会方程

我只认识加缪


一颗恒星照耀

我在人间东奔西凑

我看得太远

忘了近日哀愁

我走得太近

全是欲语还休


我有一根红线纠缠

延伸到缥缈的尽头

我却始终坚信

那是我可摘的娇羞


韶华太快

我都不知道离去了多久

久到天地易容

久到你竟出现在左右


零三零四零五零六

怎么划定的段落

还有结尾的零七

终于写尽了一篇荒谬


告别楼兰的妖孽

好像到了加勒比尽头

一个伯明翰未来的后

一个汴梁城的娇羞


飞花向前

带着飞鱼...

不要回首

回首还是依旧

有流年渲染

从零一年之后


一身烟味缭绕

我的前程还没有搭救

仙乐飘飘的宇宙

我学不会方程

我只认识加缪


一颗恒星照耀

我在人间东奔西凑

我看得太远

忘了近日哀愁

我走得太近

全是欲语还休


我有一根红线纠缠

延伸到缥缈的尽头

我却始终坚信

那是我可摘的娇羞


韶华太快

我都不知道离去了多久

久到天地易容

久到你竟出现在左右


零三零四零五零六

怎么划定的段落

还有结尾的零七

终于写尽了一篇荒谬


告别楼兰的妖孽

好像到了加勒比尽头

一个伯明翰未来的后

一个汴梁城的娇羞


飞花向前

带着飞鱼走兽

差点带走一个不羁的灵魂

一个不羁的灵魂困兽


在此之后

我无花无酒无清秀

我有一个女儿

我换了一个宇宙 




薇姑娘的朋友

仙本那的小仙女

不看永乐大典

不提量子纠缠

不再回首一汪汪的海蓝

不想一朵朵花散


有一只风行的白帆

一个个归一的笑脸

我从长城走过

看到人间的敦煌走远


一颗黑洞旋转

恒星湮没

时间不转

散发总由一个奇点

一处是爆炸

一处是收敛


一处核紧缩

一处核聚变

一处花花草草点幽恋

一处暗暗锁怨怨


一张笑靥永恒

一张笑靥流转

我们躲在太阳之下

看瞬间的永恒

看永恒的遥远 


不看永乐大典

不提量子纠缠

不再回首一汪汪的海蓝

不想一朵朵花散


有一只风行的白帆

一个个归一的笑脸

我从长城走过

看到人间的敦煌走远


一颗黑洞旋转

恒星湮没

时间不转

散发总由一个奇点

一处是爆炸

一处是收敛


一处核紧缩

一处核聚变

一处花花草草点幽恋

一处暗暗锁怨怨


一张笑靥永恒

一张笑靥流转

我们躲在太阳之下

看瞬间的永恒

看永恒的遥远 


薇姑娘的朋友

一个虚姓闺蜜

我早就盼着你出嫁

别在我眼前吟咏蝶化

把你的身段拿走

把我的年华留下

让雨妆点你的雪月风花

让雷历遍千年的刹那 

把你的爱情带走

把我的祝福(诅咒)留下

你会在西湖岸边盼月华

一步一锦鲤

一抹彼岸花

忘了该忘的吧

虫草浸黄酒

金剑入柔葩

快丢掉苏堤的奢求

倏倏然飘飘一刹

一刹恍千年 

快抹去胭脂粉擦

我早就盼着你出嫁

别在我眼前吟咏蝶化

把你的身段拿走

把我的年华留下

让雨妆点你的雪月风花

让雷历遍千年的刹那 

把你的爱情带走

把我的祝福(诅咒)留下

你会在西湖岸边盼月华

一步一锦鲤

一抹彼岸花

忘了该忘的吧

虫草浸黄酒

金剑入柔葩

快丢掉苏堤的奢求

倏倏然飘飘一刹

一刹恍千年 

快抹去胭脂粉擦

薇姑娘的朋友

瞬息永恒

有位医生可以叫卡尔维诺

卡尔维诺告诉我

不要沉迷于美色

爬在微笑上面手起刀落

一会儿是永恒

一会儿是莫测


有个杀手叫让雷诺

纽约城任他予取予夺

最后他死了

忘了身处何所

只记得马婷达的承诺


那些赴死的邦德

管你在海地还是布拉格

管你战乱还是平和

我说了让你死

我说了让她活


不要鸡尾酒调和

不要加冰的莫吉托

东方的香薰晕染恒河

我在浸满龙舌兰的墨西哥

爱上了一个古巴的模特

有位医生可以叫卡尔维诺

卡尔维诺告诉我

不要沉迷于美色

爬在微笑上面手起刀落

一会儿是永恒

一会儿是莫测


有个杀手叫让雷诺

纽约城任他予取予夺

最后他死了

忘了身处何所

只记得马婷达的承诺


那些赴死的邦德

管你在海地还是布拉格

管你战乱还是平和

我说了让你死

我说了让她活


不要鸡尾酒调和

不要加冰的莫吉托

东方的香薰晕染恒河

我在浸满龙舌兰的墨西哥

爱上了一个古巴的模特

薇姑娘的朋友

玉冰烧

羊城不驰骏马

越过九月初八

飞雪飞雁飞黄沙

一别一刹


上古音哑

无声无韵也无葩

离离原上客

无可归家


朝不闻夕语

昼不见月华

恨了盘古恨女娲

仅仅一撇一捺


一撇去海角

一捺到天涯

再也无处起笔 

写不下雪月风花


羊城不驰骏马

越过九月初八

飞雪飞雁飞黄沙

一别一刹


上古音哑

无声无韵也无葩

离离原上客

无可归家


朝不闻夕语

昼不见月华

恨了盘古恨女娲

仅仅一撇一捺


一撇去海角

一捺到天涯

再也无处起笔 

写不下雪月风花




牵狗绳上狗
纯洁2016 - Muma木马

喜欢了很久的歌 一听到就会想到很多事

喜欢了很久的歌 一听到就会想到很多事

薇姑娘的朋友

你好木子柔

一点闲思勾引的哀愁

一壶频频戒掉的花雕酒

五花马和千金裘

这也不会从无到有


一对没有关联的量子

一场梦到了天尽头

你我只有几十年

别这么蒙窗不透


你害怕的我都有

我害怕的才是一条鸿沟

一汪清泉荡漾

到了浊水一抔


背身而走

你的沿途花鸟鱼兽

我的烟花绚烂难久

有倏然的一刹

你看到了我

我也恰巧回眸 

我的回眸泪如雨流 


一点闲思勾引的哀愁

一壶频频戒掉的花雕酒

五花马和千金裘

这也不会从无到有


一对没有关联的量子

一场梦到了天尽头

你我只有几十年

别这么蒙窗不透


你害怕的我都有

我害怕的才是一条鸿沟

一汪清泉荡漾

到了浊水一抔


背身而走

你的沿途花鸟鱼兽

我的烟花绚烂难久

有倏然的一刹

你看到了我

我也恰巧回眸 

我的回眸泪如雨流 




薇姑娘的朋友

薇姑娘

漠北黄沙如昨

潼关以里

郁郁清清澈

一捧花向阳

待你娜娜婀婀


桃花开

水洗脉络

我知你从何处来

玉钗流苏西南惹


寒冰渐远三春硕

挑弄起眉眼无措

天边紫云朵

匣中青绣荷


我等你时日良多

夏去秋来多少个 

魅魅影影又绰绰

奈何此前我总魅惑


听你般若

菩提树下莲花座

莞尔你莫再如梨落

带我入红尘

风悄悄兮雨默默  

漠北黄沙如昨

潼关以里

郁郁清清澈

一捧花向阳

待你娜娜婀婀


桃花开

水洗脉络

我知你从何处来

玉钗流苏西南惹


寒冰渐远三春硕

挑弄起眉眼无措

天边紫云朵

匣中青绣荷


我等你时日良多

夏去秋来多少个 

魅魅影影又绰绰

奈何此前我总魅惑


听你般若

菩提树下莲花座

莞尔你莫再如梨落

带我入红尘

风悄悄兮雨默默  

薇姑娘的朋友

2021.7.18

说大不大

一个世界的天涯

说小不小

一朵雾中的彼岸花

一方虚无净土

一段死去活来的年华

灵魂游荡在古希腊

然后迷失在波西米亚

又是荷马又是凯撒

似乎也未曾忘记古莲花 

把心投进爱琴海

把梦刻在亚细亚

骑上特洛伊的木马

忘掉海伦吧

去北方的斯堪的纳维亚

去薄伽丘的佛罗伦萨


说大不大

一个世界的天涯

说小不小

一朵雾中的彼岸花

一方虚无净土

一段死去活来的年华

灵魂游荡在古希腊

然后迷失在波西米亚

又是荷马又是凯撒

似乎也未曾忘记古莲花 

把心投进爱琴海

把梦刻在亚细亚

骑上特洛伊的木马

忘掉海伦吧

去北方的斯堪的纳维亚

去薄伽丘的佛罗伦萨


薇姑娘的朋友

且听风吟

女:我要走了 

踏着青春的尾巴打马而过 

出行是首无奈的歌 

谱曲的乐师名叫寂寞 

一个世纪有几个铭心的交错 

离别几多 

听风吧 

它在时光里轻声吟哦 

我或许会把你忘记 

或许会在回忆里 

恍然如昨 


男:你走了 

从此风花雪月叶落 

往事随风没 

灯烛瑟瑟容颜弱 

心结却是难破 

相思莫抛躲 

两江相隔 

只说是红颜如祸 

千万年却都同一个错

女:我要走了 

踏着青春的尾巴打马而过 

出行是首无奈的歌 

谱曲的乐师名叫寂寞 

一个世纪有几个铭心的交错 

离别几多 

听风吧 

它在时光里轻声吟哦 

我或许会把你忘记 

或许会在回忆里 

恍然如昨 


男:你走了 

从此风花雪月叶落 

往事随风没 

灯烛瑟瑟容颜弱 

心结却是难破 

相思莫抛躲 

两江相隔 

只说是红颜如祸 

千万年却都同一个错

薇姑娘的朋友

愚人的国度

河流将永恒冲刷千古 

时而隐匿 

时而玉立江渚 

荒蛮走来紧握一把狂疏 

林丛里点点花株 

柔弱而出 


如花似玉最初 

清泉下 

杨柳垂屋 

总有日月悬朝暮 

哪曾想过风雨飘乎 


幻梦中凌波微步 

怎能忘菊满京都 

蜂飞蝶舞荣枯 

花败花开旅途 

没有人是无辜 


时光厉厉如斧 

怎不在目 

岁月似马奔突 

千金难驻 

春花秋月难赋 ...

河流将永恒冲刷千古 

时而隐匿 

时而玉立江渚 

荒蛮走来紧握一把狂疏 

林丛里点点花株 

柔弱而出 


如花似玉最初 

清泉下 

杨柳垂屋 

总有日月悬朝暮 

哪曾想过风雨飘乎 


幻梦中凌波微步 

怎能忘菊满京都 

蜂飞蝶舞荣枯 

花败花开旅途 

没有人是无辜 


时光厉厉如斧 

怎不在目 

岁月似马奔突 

千金难驻 

春花秋月难赋 

悲欢离合梁祝 

你在天涯寻路

我在海角处 

阿水
纯洁2016 - Muma木马

这是最好听的“啦啦啦啦啦”

这是最好听的“啦啦啦啦啦”

薇姑娘的朋友

宇宙稽查队之歌

二零一二以后 

身披铠甲的爬虫巨大又丑陋 

肆虐着残败的高楼 

城市边缘住着半人半兽 

在漆黑的夜里喝着血液粘稠 

文明被撕裂重构 

人类亮了狼的绿色眼眸 

末世的景象出自玛雅人之口 

先知却没有留下拯救 

我们稽查队隶属宇宙 

飞行穿梭在七个大洲 

我们扣押非分的欲求 

手握激光枪维护推演出的圆周 

每个时代的关口 

都有特殊的规则遵守 

抬手狙杀说不清的是人是兽 

生灵啊 

别急着抛给我们...

二零一二以后 

身披铠甲的爬虫巨大又丑陋 

肆虐着残败的高楼 

城市边缘住着半人半兽 

在漆黑的夜里喝着血液粘稠 

文明被撕裂重构 

人类亮了狼的绿色眼眸 

末世的景象出自玛雅人之口 

先知却没有留下拯救 

我们稽查队隶属宇宙 

飞行穿梭在七个大洲 

我们扣押非分的欲求 

手握激光枪维护推演出的圆周 

每个时代的关口 

都有特殊的规则遵守 

抬手狙杀说不清的是人是兽 

生灵啊 

别急着抛给我们诅咒 

新世界冲走旧有 

谁的心都在雾霭中飘乎迷走 

浩劫之后 

人类的阳光和罪恶并存依旧 

没有人会自守 

没有路通往天堂门口 

我们是稽查队头字宇宙 

在光与暗的轻波里 

依然游走

薇姑娘的朋友

那时你还是小萝莉

我在最好的年华遇见你 

那时我还不会在诗里描述别离 

你为我吟咏了诗情话语 

然后离开 

坐上了漫长的火车不知去了哪里 


我在最好的年华遇见你 

从未想过后来各担风雨 

我们以为永恒就是我牵着你 

说着不离 

道着不弃 

却不知稍纵落花已满地 


我在最好的年华遇见你 

遇见你的青春和你跳舞曲 

我送你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 

和我的昆德拉交织在一起 

我总在梦醒时分想念你 

虽然这只是梦的延续 ...

我在最好的年华遇见你 

那时我还不会在诗里描述别离 

你为我吟咏了诗情话语 

然后离开 

坐上了漫长的火车不知去了哪里 


我在最好的年华遇见你 

从未想过后来各担风雨 

我们以为永恒就是我牵着你 

说着不离 

道着不弃 

却不知稍纵落花已满地 


我在最好的年华遇见你 

遇见你的青春和你跳舞曲 

我送你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 

和我的昆德拉交织在一起 

我总在梦醒时分想念你 

虽然这只是梦的延续 


我在最好的年华遇见你 

那些日子像小溪清澈见底 

你总能把我的忧伤抹去 

就像我在你耳旁窃窃私语 


我在最好的年华遇见你 

带走了你的青春 

却挡不住告别的圆舞曲 

总觉得上天欠了我们一个或许 

那又怎样呢 

在你最好的年华

 一个少年爱过你

薇姑娘的朋友

姬文叶

自古深情瘦

又奢裘马长

雾霭之中费思量

自是南柯一望

一望仓廪足

一望五色裳

一望莺莺燕燕语

一望春心降

层峦难跃

雕虫翰墨木惊堂

经年别过

碧玉红绳绿香囊

秦淮枯

桨影亡

我在北宋你在唐 

自古深情瘦

又奢裘马长

雾霭之中费思量

自是南柯一望

一望仓廪足

一望五色裳

一望莺莺燕燕语

一望春心降

层峦难跃

雕虫翰墨木惊堂

经年别过

碧玉红绳绿香囊

秦淮枯

桨影亡

我在北宋你在唐 

猪比特君
纯洁2016 - Muma木马

把一个乐队的一张专辑反复聆听接近二十年,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的听觉、视觉还有我们的感觉都是会疲倦的。如果说有什么东西可以超越我们肉体的感官,那是诗的力量。如果说中国真的有人歌词写得好,那个人就是谢强,前木马乐队主唱,现在叫木玛;曾经被《音乐天堂》杂志称之为“医生、诗人、火车司机的儿子”,现在是一个用摇滚精心打扮浓妆艳抹的艺人。

把一个乐队的一张专辑反复聆听接近二十年,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的听觉、视觉还有我们的感觉都是会疲倦的。如果说有什么东西可以超越我们肉体的感官,那是诗的力量。如果说中国真的有人歌词写得好,那个人就是谢强,前木马乐队主唱,现在叫木玛;曾经被《音乐天堂》杂志称之为“医生、诗人、火车司机的儿子”,现在是一个用摇滚精心打扮浓妆艳抹的艺人。

Season 2 Episode 3
纯洁2016 - Muma木马

一起赞美吧 燃烧的火焰

一起赞美吧 燃烧的火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