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munich

2515浏览    181参与
归作飞白书
  死去的cp攻击我……

  死去的cp攻击我……

  死去的cp攻击我……

尔卜尔筮

去年生日老婆给我写生贺

今年跨过大西洋来和老婆面基了🥰🥰🥰 @不额外加糖 

去年生日老婆给我写生贺

今年跨过大西洋来和老婆面基了🥰🥰🥰 @不额外加糖 

君陌鸢

【KP】笑意

  主大kp➕小kp,一句话vp

  一发完,3k➕

  个人矫揉造作文学,ooc求放过

  假设Porchay没那么天真傻白甜

  

  Porchay视角


  一直以来,我总觉得p撑起了我的整个世界,他总是笑着用轻松的语气来试图掩盖一切,无论是去Theerapanyakul家做保镖前与我谈起以后想在海边随心所欲开个酒吧的梦想,还是我在Yok姐酒吧的一片狼藉中后知后觉得发现不对劲时,努力向我解释着自己都不确定的来龙去脉。也许在p的眼中,无论我是18岁还是28岁,永远都是那个8岁时拉着p的衣角,懵懂地问着关于双亲的问题的孩童。

  

  明明没比我大几岁,却要在双亲离世后,...

  主大kp➕小kp,一句话vp

  一发完,3k➕

  个人矫揉造作文学,ooc求放过

  假设Porchay没那么天真傻白甜

  

  Porchay视角


  一直以来,我总觉得p撑起了我的整个世界,他总是笑着用轻松的语气来试图掩盖一切,无论是去Theerapanyakul家做保镖前与我谈起以后想在海边随心所欲开个酒吧的梦想,还是我在Yok姐酒吧的一片狼藉中后知后觉得发现不对劲时,努力向我解释着自己都不确定的来龙去脉。也许在p的眼中,无论我是18岁还是28岁,永远都是那个8岁时拉着p的衣角,懵懂地问着关于双亲的问题的孩童。

  

  明明没比我大几岁,却要在双亲离世后,拖着我一步一步在现实中挣扎。唯一的舅舅嗜赌,可念在早前对我们兄弟俩的照顾,p为了还债去当了保镖。一开始他还骗我呢,后来发现瞒不住了才告诉我实话,但我知道,多得是他没告诉我的危险。那天我坐在泳池边上,他从水中探头,笑着对我说想照顾我和p Kinn的未来。我瞧着他认真的眼神,以及他谈起p Kinn时不自觉扬起的眼角,我希望p可以一直这样笑着,无论是看着我还是别人。


  去质问p Kim的那天,得到答案的我蹲在墙角哭得浑身发抖。之前的种种往事如梦一场,回到主家的客房后缩在床上拿被子紧紧地裹住自己,p来问时也拿太过想念他的借口搪塞过去了。好在p在这方面总是有些迟钝,倒也没在继续追问下去。


  再后来因为双亲的死因,当然这是我在一切看上去尘埃落幕后才知道的,p匆匆忙忙地带着我回了家,他自己也在纠结中寻找答案。我不止一次在深夜里起夜时偶然瞥见他站在院子里,没有点烟,只是盘着腿坐在那架秋千上,微弱的灯光映在侧脸。双亲离世得太早,早到我尚未存下任何关于他们的记忆。偶尔p还会坐在客厅的地上,轻轻摩挲着矮柜,拧着眉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p的笑又不见了。


  突然有一天,p的笑意好像回来了,但还含着些其他的东西。他说妈妈其实没有出事,只是失去了记忆,现在在主家养病。因为p Kinn的坚持,我从他们口中得知了“真相”,妈妈是Theerapanyakul家族的养女,分家的Gun舅舅因爱而不得造成了我们一家的悲剧,而主家的Korn舅舅为了结束这一切的荒唐闹剧而亲手了结了弟弟的性命。


  我不知道p的想法,也许因着他对p Kinn的爱,不得不暂时相信Korn舅舅的鬼话。连我都听得出的鬼话,我不相信p也会信,疑点重重却冠冕堂皇。


  收到p Kim的视频后,我曾问自己:这一次,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这一次,他又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呢?上次Yok姐酒吧里的惨状到底是瞒不过p的,不过我也没想瞒着就是了。早在在坦白了一切后p问过我:我到底对p Kim抱着怎样一种想法呢?我想不出来,好几个晚上在床上辗转反侧,那段时光中的点滴碎片如走马灯似的在我眼前晃动。后来我有了答案,那天我和p一起去看了妈妈。


  面对妈妈,我总有一种陌生又熟悉,但是却奇怪到无法言语的感觉。画架上放着她还在斟酌的素描画,黑白色,左右对称的四只小鸟,就像中国的太极八卦图一样。p拿出他小时候的画册,指着其中一张凤凰的图笑着对妈妈说,他好好得成长成了涅槃的凤凰,好好得保护着我到现在。我们倚在妈妈的肩头,窗外丝丝缕缕的光洒在我们身上。我原以为是我的错觉,妈妈的视线在看向p和她的画之间游移了一瞬。直到离开时我才隐隐约约觉得摸到了一丝不寻常的事实。


  自从p掌管分家后越来越忙,之前留下的一堆烂摊子都要他去收拾,整天忙得头脚倒悬。虽然我拒绝了p Kim母校的面试,但还是庆幸之前为了以防万一做的第二手准备,选了另一所差不多的大学继续学音乐。我和p Kim谈过了,毕竟如果一直僵持着,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系,为难的也是p罢了。p已经够忙的了,就不让他再多操心了,他该多笑笑的。


  当初p Kim把我从Tawan手中救出,扶着走出仓库的事我还记忆犹新,但我也忘不掉他推开我的手冷漠地吐出句对不起的样子。我听见我艰难地开口道:“p Kim,我知道你利用过我,现在就让我也利用你一次吧。我只要一个真相……”我也没有第二个人选了,p现在还自顾不暇,就算疑心Korn也不能让人在明面上抓到把柄。p的“好闺蜜”p Pete现在也是分身乏术,一边照料着他那还躺在医院的老公p Vegas和小叔子Macau,一边考虑分家以后的路。


  他没有犹豫便答应了,也不知是真心愧对于我想重新开始,还是对他父亲的解释嗤之以鼻。不知怎的,我忽然想起妈妈的画来。


  p曾告诉过我,妈妈以前总说小鸟是自由的。两只诞于黑暗之中却通体雪白的鸟儿,和两只身处纯白却沁满墨色的鸟儿,两两相对,不知结果如何。


  挖掘证据和事实总是漫长的,偶尔烦躁厌烦了也想过干脆糊里糊涂过完这一辈子算了。但一想到p的笑眼不再像以往一般纯粹,我便逼迫自己再度投入那些琐碎的字节之中。


  可是离事实越近,我就越慌张。p对p Kinn的那份爱已然无法割舍,我不得不佩服Khun Korn下的这步好棋,妈妈还在主家,p和主家的关系千丝万缕纠缠其中,我们一家泥足深陷,我要怎么让p面对这一切,我又该如何面对p Kim呢?我得不出答案。


  我有想过有朝一日真相来临,争执会爆发,但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令我和p猝不及防。


  “你还记得吗,我说过的,我不站主家,也不站分家,我站在你这边……”


  “Porsche……”


  几张布满褶皱的旧相片和一段影片揭开了一切。


  本家,分家,所有人站在本家富丽堂皇的大厅里,神色各异。人到齐了,台子也搭好了,我站在一旁冷眼看着唱戏的角儿登场。我原以为p会激动地质问Khun Korn,可是他没有,想来也是早有疑心,不过是为了p Kinn自欺欺人罢了。如今这层薄薄体面下的暗流涌动,影片中Gun哑着声音质问Korn的贪欲和自私,还有他们那在Gun口中和他哥哥一样混蛋的父亲。p Pete紧紧拉着p Vegas的手,在背后一点点摩挲着他的脊背,两人的手十指紧扣。天使自折双翼拉住了原本身处炼狱的灵魂,那身陷囹圄的凤凰呢?


  死人是不会开口的,结局由胜利者书写。我明白了妈妈当初游移的眼神,她是不敢说也不能说,两代人的恩怨,三代人的纠缠,到最后大梦一场唯有活人痛苦挣扎。


  直到很多年后,我问坐在海滩边吹着风的p,是否怨恨我揭开了众人粉饰太平的遮羞布,是否后悔当初做的决定。他晃着杯中晶莹的酒液,摇摇头说不后悔也不怪我,若换成是他也会这么做。p说,他爱Kinn的灵魂。


  我拨弄着吉他的琴弦,有点想念疯疯癫癫却比任何人都清醒的天坤大少爷。他总是把那句“多想着点你爱的人”挂在嘴边,可从那天起他再也没说过这句话了。p Kinn的好友p Tay得知此事后什么也没说,只是转天拉着我和p一起坐着游艇出了趟海。p Tay对别人的遭遇总是清醒又理智的,只说让我们不要违背自己的本心,刺一日不拔,伤口便会日复一日得扩大。


  我曾听过一句话,不要爱上与你太过相似的人,也许我和p该早早记住的。p Kim会为了他们的Theerapanyakul家族,我也会为了我的家人,毫不犹豫地在血淋淋的现实里放弃对方,头也不回。那p和p Kinn呢?两个为了责任和担当遍体鳞伤的人依偎在一起互相陪伴,最终却发现一方的苦难源自于对方,即使并不是对方本人。p Kinn和p Kim就像那两只诞于黑暗之中却通体雪白的鸟儿,匹夫无罪但却怀璧其罪。即使那日冲突爆发后,Korn被远送海岛终身囚禁,我和p也似乎被永远困顿在了那一天,作茧自缚。


  我留下了p Kim的音乐视频,p留下了他和p Kinn初次约会的相片。


  p和我带着妈妈离开Theerapanyakul家族,待我完成学业后在海边开了个酒吧,过上了他之前说随心所欲想什么时候开门就什么时候开门,想卖什么酒纯粹取决于他想喝什么的生活。偶尔p Pete他们还会一起来串个门,但p Kinn和p Kim从来没来过,这样也好,省得大家都尴尬。不过我倒是看到过p望着天空偶尔出现的直升机发呆,问他也不答话所以我也放弃了管他,反正我也没有答案。


  妈妈离世的那天,穿着一身白裙,笑着拉着我和p的手说要干干净净不带一丝怨恨得去见爸爸。她等这一天等了太久太久,都开始担心爸爸会不会和她耍小脾气了。她摸了摸p背后的凤凰问p还愿不愿意为他再最后停留一次。人说世上有三件事无法掩盖,喷嚏,贫穷和爱意。这一切自然瞒不过妈妈的眼睛。p犹豫了一下,靠在妈妈肩头说不知道,但是他们以前一起去拜过佛了。妈妈笑着说真好,她和爸爸也去拜过的。


  后来p托好闺蜜p Pete给p Kinn送了副画,就是那副妈妈画的黑白画。只是画上不再只是那四只鸟儿,还多了一束色彩艳丽的花。我曾在p醉酒后哄骗着问他花的来历,他醉眼朦胧挥着手告诉我那是他和p Kinn去做功德时拉着他献的花束,接着转头就开始抱怨Tawan的出现和之后的麻烦,嚷嚷着说p Kinn一开始还不信他之类的话。


  p的笑再次回来了,多了点什么也少了点什么。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总是操心我的事,被他问得烦了我也搪塞他几句,问他什么回曼谷看看爸妈。他总是不肯和我一起回去,笑着说是贪恋海风。我虽不信但也说不出什么反驳他的话,也只能随他去了。


  我望着p在海风和阳光中散步的背影,想到了妈妈最后的一幅画作。她把那副画作给我了,但p丝毫不知情这幅画的存在。那不再是一幅黑白画作,灰蒙蒙的天空,浴火重生的凤凰在夜晚灯火阑珊的城市上空展翅,双爪仿佛抓着什么,但是那影子模糊不清。我一直琢磨不透那是什么,这一刻我突然想到了,也许就是那副手铐碎片的影子。他亲手放走了爱人,面面相对,黑色掩盖了爱人的面庞,却把纯白的内心双手奉上。

  FIN

Mustafar.

【Munich】Almost Lover

他俩第一次接吻是在牛津的图书馆里。


人来人往,穿着校服的学生不时从对面的过道经过,Paul拉着Hugh的手溜到犄角旮旯的厚重书架旁——这里是一些早就该被淘汰的陈书栏,少人问津,Hugh甚至能看到最边上一排书上的一层薄灰,看来就连管理员也放弃这儿了。

“你想怎样?”男孩不久前才从浴缸里爬出来,棕色卷发上还有一丝水汽,一对湖蓝色的眸子盯着那排发灰的书,就是不肯看抓着他手的罪魁祸首。

Paul只是好笑地看着他,从书架上抽出本破破烂烂的马哲,封面在书脊上只剩三四个线头,显得岌岌可危,他又一脸懊恼地把书给塞了回去。

“咱们不是昨晚才打了赌吗?你忘啦?”

“我没……”

“Hugh,这种时候...

他俩第一次接吻是在牛津的图书馆里。


人来人往,穿着校服的学生不时从对面的过道经过,Paul拉着Hugh的手溜到犄角旮旯的厚重书架旁——这里是一些早就该被淘汰的陈书栏,少人问津,Hugh甚至能看到最边上一排书上的一层薄灰,看来就连管理员也放弃这儿了。

“你想怎样?”男孩不久前才从浴缸里爬出来,棕色卷发上还有一丝水汽,一对湖蓝色的眸子盯着那排发灰的书,就是不肯看抓着他手的罪魁祸首。

Paul只是好笑地看着他,从书架上抽出本破破烂烂的马哲,封面在书脊上只剩三四个线头,显得岌岌可危,他又一脸懊恼地把书给塞了回去。

“咱们不是昨晚才打了赌吗?你忘啦?”

“我没……”

“Hugh,这种时候不要固守你英国人的迂腐。”Paul正声扯了扯前者的手,Hugh则用另一只手拧起了自己紧皱的眉毛。

他俩昨晚喝得很醉,醉到错过了今早的阅读课。

Paul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拉他到图书馆来,嚷嚷着“你昨晚答应我了!”这些话,而他则因宿醉的头痛行尸走肉地跟了上来。

Hugh没忘,他昨晚喝得不省人事,不知哪来的攀比心涌上心头,就和Paul猜起了远处晃晃悠悠的过路人到底是男是女。

这很傻,他知道,但昨晚他俩就是这么干了,Paul还像平常那样把鞋子脱了冲进了水里,比了个望远镜的手势看半天,最后一屁股坐在他身边,用法庭作证的严肃口吻宣誓:

“是的,legat先生,那绝对是位绅士,绝无其他可能!”

而Hugh则把他推搡开,自己站起来,研究半天后了然一笑:

“如果我说是位lady,你怎么办?”

“你看错了!”

“不……我可没有……你就说你输了怎么办吧Paul?”

被点名的人从草地上支起身来,打量着Hugh的背影,远处稀疏灯光被他身子挡着了,害Hugh看起来像团黑影。

“那我就做你的斯文加利……”

“哈?你说……”酒精冲上头来堵住耳洞,Hugh听不清Paul蚊子大小的声音,跌跌撞撞地又退回来,差点摔在Paul身上。

“'斯文加利'——我说的是!”Paul凑到他耳朵边上,Hugh闻到一身酒气,虽然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斯文加利……?少臭美了。”

“不,我认真的……”Paul使劲晃了晃脑袋,“你和我接吻怎么样?”

Hugh整个人像个海星一样瘫在一旁的地上,一对眸子空荡荡的,似乎是喝断片了,“那我输了呢?”


“你做我的斯文加利……嗯,我和你接吻。”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不远处小提琴还在奏鸣,飘到小溪处已经失真,Paul和Hugh就这么躺在地上,两人搂着对方的肩看一片漆黑的夜空。

“喂……你们英国污染真够重的。”

“闭嘴,德国佬。”


所以他俩最后看到那位路人到底是先生还是女士了吗?谁知道呢,Paul今早醒过来头快炸开,只记得他俩约定了要接一次吻。

“只作为朋友?”Hugh一脸嫌弃地盯着地板,仿佛面前这个紫罗兰色眼睛的英俊男人是个多大的麻烦一样。

“只作为朋友。”Paul给予他肯定。


然后生灰的书架成了一位德国留学生和英国学生接吻的见证者,它活得够久了,见着这场景大概气得够呛,所以吱吱呀呀地响,像是想要一把把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给拽开。

他们亲了多久Pual后来并不记得了,只知道最后有个戴眼镜的银发女教员抱着一摞书,从书架对面射来剜人的眼神。

“Boys?”她说话时声音都在抖,抽了抽自己的老花镜,“这里是公共场合!告诉我你俩的名字!”

接下来Pual记得自己顺势拉着Hugh溜了,还不小心撞倒了别人堆在桌上的一大堆医学研究。



那时的日子真美好,Paul总会想,自己到底是怎么又和Hugh疏远的呢?时候到了?长大了?政见不合?谁清楚呢。

Paul在嘈杂大堂里一眼认出了英国外交部新星,那个曾笨拙地吻过他的男人,那一刻,被烧毁的照片和信件又再度燃起一团火焰,灼伤他的气管,害他差点说不出一句话。


然后是什么呢?他们在医院门口的黑夜里像曾经一样再度共享一根烟,Hugh吐出的烟像英国永远散不去的雾,让他又爱又恨——但他对Hugh没有恨,这点他一直都清楚。


“我会想念你的。”一片漆黑,他的朋友强撑着向他道别,这是他最后的体面。

“……永别了。”他吐出一口浊气,被烧毁的喉咙发不出声了。



最后呢?最后就是永别了,当然,只作为朋友,也只能作为朋友。




不良人【《大梦一场》余本戳置顶】

【独特默契 08:05】甜食债

官方号:@GUI crane观星不摘星 博肖 

上一棒:@雾凉呀 画手老师

下一棒:@米德加尔特 画手老师


不良人《甜食债》


“东西我一样不拿,都留给你,还有戒指。”他从指肚往下撸,竟不像当初戴上那么顺滑,不过小半年的光景,每天保证四菜一汤,他早被喂得圆润了。

肖战只盯着桌面,又盯着桌面左上角的一处污渍,那是他们给矮凳补漆时溅上去的,怎么擦也擦不掉。

“只要能办得到,我都不亏欠你。”戒指被小心翼翼地放在视线里,叹了气,谢了幕。“甜品店的股份也是……都送你。”他用近乎气音的音量,紧张地看着肖战的反应。

股东是他们大学同宿舍铁...

官方号:@GUI crane观星不摘星 博肖 

上一棒:@雾凉呀 画手老师

下一棒:@米德加尔特 画手老师


不良人《甜食债》


“东西我一样不拿,都留给你,还有戒指。”他从指肚往下撸,竟不像当初戴上那么顺滑,不过小半年的光景,每天保证四菜一汤,他早被喂得圆润了。

肖战只盯着桌面,又盯着桌面左上角的一处污渍,那是他们给矮凳补漆时溅上去的,怎么擦也擦不掉。

“只要能办得到,我都不亏欠你。”戒指被小心翼翼地放在视线里,叹了气,谢了幕。“甜品店的股份也是……都送你。”他用近乎气音的音量,紧张地看着肖战的反应。

股东是他们大学同宿舍铁三角,肖战,王一博,陈晓。虽然三个老爷们儿开甜品店多少有些违和,不过谁能抵挡美食+男色呢。

肖战噗嗤笑出声,“王一博,谢谢你。马上就是2/3的老板了,却不是你的那1/2。”

对方的眼神倏尔变得严肃,停了停又缓和语气道:“听话……”伸手过去,想在他额前的头发揉一揉。

肖战撇开脸,冷笑一声,“我不是狗。”


他本是个极有脾气的人,重庆娃儿的脾气大多火爆,说一不二。唯独碰到王一博,该软的不该软的,统统软了下去。

彼时他是文艺部部长,王一博是学生会会长,压他一大头,传言是靠经管院院长舅舅的关系当的,不过没人敢在他面前造次。

他话少,脸冷,做事杀伐决断,动真格连校方都得让他三分,见过初生牛犊不怕虎,却没见过披了虎皮装了虎爪的。

和肖战第一次说话,他头也没抬,食指指节在他的新生欢迎会的策划书上敲了敲,“欠点儿意思。”

换做以往,肖战早把策划书扔在他脸上——虽说那张脸俊俏清朗,也不敌他熊熊燃烧的重庆魂。

他盯着王一博头顶的旋儿,直到他狐疑地抬起头,蹙眉道:“同学你还有事吗?”

肖战生生把喷涌的脏话咽回去,“知道了王主席,我这就去改。”

首次交锋便落了下风,正如他们之后的关系,他总是弱一点,让一点。讽刺的是,王一博自始至终以为肖战的性格本来如此,温婉居家,却不知还有句“不卑不亢”。


骤雨初歇,肖战推开甜品店的门,迎客铃蔫蔫地响一声,像是被这阴雨天浸淫地喑哑。

不怪它,迎客也响,送客也鸣,迟早要倦的。肖战倚在门边点烟,一口口缓缓地抽,像是故意拖延时间。陈晓远远地隔着玻璃望他一眼,叹口气,继续忙手里的活。

距离打烊还有一个小时,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陈晓已经开始擦擦洗洗,连展示柜上最小的污渍都不放过,喷清洁剂,擦拭,清水第二遍,绒布收尾。

放眼整个M市,没有一家店面比“仨人”更整洁,没有一家店主比他们更教人脸红心跳。

肖战抽完这支烟,扭转脸看回去,又见王一博故意捣乱踩脏刚拖干净的地板,陈晓腰间还系着围裙,气急败坏地从柜台后跳出来捶他,肖战在一旁大笑,那是他们最快乐的日子。

把王一博引见给他时,陈晓对这个传说中完美的学生会主席充满怀疑,肖战站在他们中间,轻声而坚定地说:“晓,这是我男朋友,王一博。”

对着他伸过来的手,陈晓臭着脸警告道:“你要敢对他不好,我找黑道打断你的腿。”才勉强握了握。


这种2+1的模式伴随他们直到年初,他们仨都迈入30岁大关,家人、社会、职场的压力接踵而至,肖战偶然撞见王一博相亲,对方是个温柔的上海女孩,纤瘦,说话声音也是细细的,望着王一博会脸红。

“应付家里而已。”王一博答得坦然,倒真看不出有何不妥。

肖战只能把焦虑说给陈晓听,两人蹲在甜品店的后门,像两个逃课的中学生,烟屁股碾了满地,陈晓眯起被熏红的双眼,“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有撒子办法哦。”肖战自嘲地笑笑,“大学到现在八年了,绑在一起甩也甩不脱。”



肖战喜甜,古今中外凡是叫得上名的都要尝上一尝。王一博骑车带着他跑遍城内所有的甜品店,城北的桂花糕,南门的杨枝甘露,美食街的红豆大福,闹市区的焦糖布丁,或卖相诱人,或香气四溢。甜字拆开便是舌知甘者,这些年,王一博陪肖战吃出一颗蛀牙,换了两辆自行车,大三强行换宿舍后和他最远超不过同个屋檐,亲密仿佛连体婴,这感情虽不见光,二人却甘之如饴。

时间纵有万般苦,也被应接不暇的甜食弥补了。

22岁的肖战说,我们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甜品店吧。

王一博毫不犹豫地应下来,肖战很少提要求,是个给予型的恋人。好不容易有所求,他兴然应允。启动资金匮乏,便把陈晓生拉硬拽地拉入伙,“替哥们儿实现理想。”他说地义正言辞。

“哎,欠你俩的,真是。”陈晓假意长叹一声,与王一博相视而笑。


感情说穿了,就是你欠我、我欠你的债。


王一博回去收拾东西,客厅的门虚掩着,肖战斜倚在桌前,吃着一盅荔枝罐头,剥了壳的荔枝浑圆润白,泡在糖水中,又甜又腻,他却吃得津津有味,嘴唇微张,荔枝淌着甜汁,他整个人亦醉得白里透红,看上去也像颗荔枝了。

他吃着,流着泪。

再没有比这更甜,更苦的东西了。

门被推开,他仓皇抬起头,与王一博对视,与王一博手里的行李箱对视。

“你这辈子的甜食,我包了。”曾经的情话犹在耳边,然而肖战却看得清楚,他们之间的罗曼蒂克正在迅速消亡。

可八年的时日,两人早已盘根错节,纠纠缠缠。王一博缓步走到他身边,端起罐头,将浓度过高的糖水一饮而尽。

而后望住他白得失真的脸,抚上去——

“欠你的,大概要一辈子才还的清。”

char

 Happy new year, 

and I think 

Meine Laune ist so schlimm wie meine Nägel

But I love u


 Happy new year, 

and I think 

Meine Laune ist so schlimm wie meine Nägel

But I love u


甜鱼先生
I Hate Everything About You - Three Days Grace

Showering in the dark, while sitting on the floor, watching water dripping off my long hair that I don't even care to cut, is probably the most comforting moment...

Showering in the dark, while sitting on the floor, watching water dripping off my long hair that I don't even care to cut, is probably the most comforting moment I've had for a while.

不良人【《大梦一场》余本戳置顶】

乡心新岁切

看到大家都在刷年终总结,我也来凑个热闹。

去年我还是挣扎在地铁上下班的普通社畜,直到十月份遇到《陈情令》,一切都大大不同了。

开始磕的时候很孤单,一个人坐在车上面对老外惊异的目光笑得不能自己,无人分享的感觉真的很憋屈,于是开始寄情于文字,动笔写了关于他们的第一个长篇《都是套路》,彼时还是轻松搞笑风多一些。

后来认识了老师们,我性格惰懒不爱交际,一年下来保持联系的也还是那么几个人。但也正是因为这几个人的热情和纯粹,支撑着无论写作还是陪他俩度过风风雨雨,浮浮沉沉。

写同人的不少,但能从一而终,文字历史中饱含热情的不多,幸甚至哉,能与你们相识。

@无又又 @灰云触手 @...

看到大家都在刷年终总结,我也来凑个热闹。

去年我还是挣扎在地铁上下班的普通社畜,直到十月份遇到《陈情令》,一切都大大不同了。

开始磕的时候很孤单,一个人坐在车上面对老外惊异的目光笑得不能自己,无人分享的感觉真的很憋屈,于是开始寄情于文字,动笔写了关于他们的第一个长篇《都是套路》,彼时还是轻松搞笑风多一些。

后来认识了老师们,我性格惰懒不爱交际,一年下来保持联系的也还是那么几个人。但也正是因为这几个人的热情和纯粹,支撑着无论写作还是陪他俩度过风风雨雨,浮浮沉沉。

写同人的不少,但能从一而终,文字历史中饱含热情的不多,幸甚至哉,能与你们相识。

@无又又 @灰云触手 @我的无谓的希望(重生预售置顶) ,最新发现的宝藏老师@Rosieee. ,都是特别棒的人,不仅仅是文。

还是最特别的小成,@及時行乐 还是习惯叫刚认识你时的名字,你永远是我的甜蜜饯儿。


2020年的三次生活大多是一地鸡毛,新的一年希望能平和一些,多挤出时间练笔,最重要的是能和你们继续相伴。


来日方长,不只是说说而已。


爱你们的阿良,2020.12.31于慕尼黑家中




不良人【《大梦一场》余本戳置顶】

小王发新歌这天,我的书总算从工作室漂洋过海来到德国。

2019年开始到现在,从喜欢他俩到开始创作,收获的不止一星半点,感谢陪伴,感恩遇到志同道合的朋友,足矣。

这本书里包括许多德国生活的点滴,悲喜哀愁、嬉笑怒骂,全在满纸荒唐言,愿君能得一二感触。

转发这条wb,at三位好友,通关密语七字箴言,抽六位【在德国】的果子送出《大梦一场》签名版。(🔗见评)

祝ggdd新的一年红红火火,平安顺遂。


小王发新歌这天,我的书总算从工作室漂洋过海来到德国。

2019年开始到现在,从喜欢他俩到开始创作,收获的不止一星半点,感谢陪伴,感恩遇到志同道合的朋友,足矣。

这本书里包括许多德国生活的点滴,悲喜哀愁、嬉笑怒骂,全在满纸荒唐言,愿君能得一二感触。

转发这条wb,at三位好友,通关密语七字箴言,抽六位【在德国】的果子送出《大梦一场》签名版。(🔗见评)

祝ggdd新的一年红红火火,平安顺遂。


裳安
开学第一周 果然很多事 都比想...

开学第一周


果然很多事

都比想象的难做许多

可是做完又觉得

也不过如此


开学第一周


果然很多事

都比想象的难做许多

可是做完又觉得

也不过如此


Üjia
小樹底下好乘涼

小樹底下好乘涼

小樹底下好乘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