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

37200浏览    2122参与
我要是会画画我嗑的cp就不会冷了
眼里,脑里都是N智,我好喜欢N...

眼里,脑里都是N智,我好喜欢N智咋办,梦里都是他们🙈🙊🎉
万恶的手!万恶的色!

眼里,脑里都是N智,我好喜欢N智咋办,梦里都是他们🙈🙊🎉
万恶的手!万恶的色!

阿暴凸

这一套


大家最近注意安全啊

这一套



大家最近注意安全啊

娜娜酱

最后的初恋

和他有10年没见了吧!自从我们分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了。还记得那天我们被迫分离的情景,让我历历在目。还有我们一起养的那只仙人掌。今天在机缘巧合下,又让我遇到了他。只是他身边多了一个人。他们两个感觉很相爱的样子。这样我就放心了,终于有人照顾他了。我们约在了咖啡厅叙旧。他告诉我,下个月他就和那个人结婚了。我为他们感到高兴。同时又莫名的很伤心……


故事还是要从那一天开始说起……


第1次遇见他的时候是在初中军训的时候,那时,他染了一头粉粉嫩嫩的头发。本来就有一张精致的面孔,再加上那个粉色头发,让他在人群中更加的显眼。因此有很多女生在她面前说她都被她拒绝了。后来因为机缘巧合下我们成为了朋友...

和他有10年没见了吧!自从我们分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了。还记得那天我们被迫分离的情景,让我历历在目。还有我们一起养的那只仙人掌。今天在机缘巧合下,又让我遇到了他。只是他身边多了一个人。他们两个感觉很相爱的样子。这样我就放心了,终于有人照顾他了。我们约在了咖啡厅叙旧。他告诉我,下个月他就和那个人结婚了。我为他们感到高兴。同时又莫名的很伤心……


故事还是要从那一天开始说起……


第1次遇见他的时候是在初中军训的时候,那时,他染了一头粉粉嫩嫩的头发。本来就有一张精致的面孔,再加上那个粉色头发,让他在人群中更加的显眼。因此有很多女生在她面前说她都被她拒绝了。后来因为机缘巧合下我们成为了朋友。在他过完生日的时候,我向他表白了。他竟然答应了,我很高兴。我们交往了,两周后。他急急忙忙的拉着我的手,带我向教室里跑去。我也知道,这是我和他最后一次见面了。那一天是我最伤心的一天。太伤心的在我怀里哭。后来因为父母把他所有通信的东西给断掉,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渐渐的就生疏了。但我依然忘不掉他就是我最后的初恋。

花生焖锅

17世纪中期的fai省(并不准确

我是真的不会画头发布料这种质感👋

17世纪中期的fai省(并不准确

我是真的不会画头发布料这种质感👋

清茶与酒🍃

【BW/BW2】“欢迎回来”

“欢迎回来”


*《宝可梦黑白2》延伸文

*我流主人公和精灵设定

*八百年过去了我还在搞黑白,谁会不喜欢N呢(但实际上本文N也没有出场很多.jpg)

*本文涉及双透加N奇妙的非情侣但非常亲密的三人组关系,同时有黑连×白露,恭平×芽衣

*私设时间为BW2以后,黑白女性主人公姓名为「透子」,黑白男性主人公姓名为「透也」,黑白2女性主人公姓名为「芽衣」,黑白2男性主人公姓名为「恭平」


“哎呀,你们是来拜访透子的吗?”眼前的女性露出笑容,“她说去接人了,很快就会回来,请先进屋坐坐吧。”...

“欢迎回来”

 

*《宝可梦黑白2》延伸文

*我流主人公和精灵设定

*八百年过去了我还在搞黑白,谁会不喜欢N呢(但实际上本文N也没有出场很多.jpg)

*本文涉及双透加N奇妙的非情侣但非常亲密的三人组关系,同时有黑连×白露,恭平×芽衣

*私设时间为BW2以后,黑白女性主人公姓名为「透子」,黑白男性主人公姓名为「透也」,黑白2女性主人公姓名为「芽衣」,黑白2男性主人公姓名为「恭平」

 

 

 

 

“哎呀,你们是来拜访透子的吗?”眼前的女性露出笑容,“她说去接人了,很快就会回来,请先进屋坐坐吧。”

 

现任合众地区总冠军恭平露出窘迫的神色,虽然是被前辈的母亲邀请,但还是从心理上感觉很是拘谨。

 

反而是他身后的芽衣眼神发亮,一个劲地戳青梅竹马敏感的腰窝,让他赶紧应下。见恭平死活不开口,她干脆自己把用于伪装的帽子一掀,连声答应道:“好呀好呀!”

 

最近在合众地区宝可梦好莱坞中大放光彩的女演员为了心中偶像完全抛弃了半个小时前说要低调行事的作风。

 

“我很喜欢你演的‘公主殿下’,很可爱。”

 

透子的母亲将他们两人带进客厅,一人送上一杯热茶暖和暖和在冬季室外被冻僵的身体。

 

那部电影情节很是精彩,昨天电视上正在首播,不过很可惜她昨天光顾着和女儿打电话而忘了看结局。现在主演就坐在她面前,这让她忍不住问道。

 

“后面小公主有成功离开魔王的城堡吗?”

 

芽衣点头,笑起来的模样和电影中的公主殿下一模一样的可爱:“是的,她最后那个计划终于成功了,逃出城堡的时候还和王子遇见了……王子当时的表情可以说是本色出演了哈哈哈哈哈。”

 

恭平露出无奈的神情。

 

对面的女性将温和的目光转移到这位年轻的冠军身上,感觉透过他挺拔的身姿有些看到自己孩子的身影,她笑道:“王子是恭平先生出演的吗?”

 

透子前辈的名号在整个联盟都是有所耳闻的,加上两年前他还未从白檀市的学院毕业时,透子曾到过那里作为前辈指导过他的对战。现在让前辈的母亲称呼自己为先生,实在感觉压力太大。

 

他好像被茶水呛到一样连连摆手:“不不不,您称呼我为恭平就好……当时我只是被拉过去客串,因为我也不知道女主角是芽衣出演的。”

 

芽衣瞪他:“我演的不好吗?”

 

恭平举手投降:“非常精彩的演技,修看了都要落泪。”

 

“?”

 

“正面含义、正面含义。”恭平立马补救。

 

“你们关系真好,就像透子和透也一样。”温柔的女性微笑起来,为两位年轻的拜访者将茶满上,“说起来今天还有两位说要来拜访,不知道什么时候来……”

 

话音刚落就响起了敲门声,同时还有一两句抱怨。

 

“白露,以前我就跟你说出发前一定要做检查,你看这次你忘了带东西回来了。”

 

“呜啊啊——”被点名的人企图蒙混过关:“不是我没有定闹钟!是闹钟它自己坏了!”

 

“……闹钟会自动撞墙把自己弄坏吗?”

 

“说不定呢哈哈哈哈哈。”这个有些熟悉的女声尴尬地笑了起来,试图转移话题:“走吧走吧我们快进去,我还带了伴手礼要给透子他们。”

 

恭平和芽衣对视了一眼,这回换成芽衣整个人坐立不安起来。

 

“恭平……”她很纠结地询问自己身旁淡定下来的竹马:“要不然我们先告辞?”

 

“就算现在出去也会撞上黑连老师他们的。”恭平提醒。

 

两年前黑连刚作为新任一般属性道馆馆主的同时也兼任了桧扇市精灵学校的老师,芽衣当年作为总是低空飞过考试及格线的学生,每次都会被拎到教师办公室进行教育,导致她现在听到黑连老师的声音就条件反射快有心理阴影了。

 

“阿姨好!”

 

他们坐在客厅里听见那位给他们带来初始精灵的博士助手小姐活泼的问候声。

 

接着果然是黑连老师冷静又略带疑惑的声音。

 

“阿姨好,今天是有其他人来拜访吗?”

 

“是的,恭平和芽衣,你们应该也认识。”

 

“啊!芽衣也在吗!她之前演的公主真是太棒了!”

 

“……白露,你这个回答和问题没有任何关系。”黑连的声音顿了顿:“认识是认识,只是没想到他们会来拜访透子。”

 

毕竟自己教过的学生中,一位成了现任合众地区的冠军,另一位成了宝可梦好莱坞的大明星,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你们先去客厅坐,我去厨房再给你们泡些茶。”

 

“好的——”

 

白露熟稔地回答,然后轻车熟路地推开客厅的门就看见目前整个合众地区都很出名的两位明星僵硬地坐在桌前,仿佛两个排排坐的小学生,见到她身后的黑连第一反应是——

 

“老师好!”

 

“……”

 

白露回头看黑连,发现对方因为无话可说准备下意识地想推眼镜,结果发现自己眼镜早在很久以前就拿下了。

 

发现自家女友偷笑的黑连咳嗽了两声,佯装无事发生。

 

他正想找个话题缓解一下四人忽然见面好似官方工作会面现场的凝重氛围时,门外又一次响起了声音。只不过这一次声音可大得多,就算他们在房间内也能听见破空而来的呼啸声,甚至还有不分前后而来的雷电的轰鸣。

 

但是冬天为什么会打雷?

 

在场战斗经验更丰富的恭平和黑连迅速起身跑到窗边,手已经压在了腰间的精灵球上,两人把芽衣和白露护在身后,如果情况不对就准备让她们先带着伯母离开。

 

窗外远处的天空中出现两道白色的尾痕,云层被翻搅成破碎奇特的形状,将天空一分为二,一边是晴空万里的模样,另一边是电闪雷鸣的模样。

 

由远及近间有两只精灵从高空俯冲,白色与黑色交替前行,双方好像比赛般互不相让,最后一个冲刺同时在鹿子镇的一户人家门口停下。

 

然后在客厅里的四个人听见一道清亮的女声。

 

“谁赢了?”

 

“同时到的!”另一个带着帽子的少年从精灵背后冒出头。

 

“莱希拉姆和捷克罗姆说你们这个游戏很无聊。”第三个声音传出来。

 

“明明祂们自己也玩得很开心……哇!”

 

少女的话音还未落下,黑白两只精灵就已经抖了抖身子,将他们三人抖下去。

 

N先掉在还未铲净的松软雪堆中,接着透也直接以躺着的姿势压在他身边,最后透子从天而降成功偏离了两人去接她的手,满脸是雪地着地。

 

“欢迎回来。”

 

有谁的笑声传来。

 

年长的家人与许久未见的朋友正站在他们面前。






美廊

《灵魂学》:N

作者:美廊
归纳一下,灵魂和N的关系,有一点非常地不同,那就是在体验中,超越体验。那一个瞬间的灵魂,不再是隐秘的,而是彰显的,就是精神。

N,在一表中,对于我自己来说,是一个最不解的区域。因为N,象什么,一直不是很确定,总觉得有一种断桥的意思。这其中可能有我个人的体验,也有人类意识的共同。正如小写的n,相比于小写的m,会有一个更明确的指向,单或者双通道。所以,N可能意味着,只是一半的意思,整个应当是M。

莺丸
想蹭蹭N的头发所以用了自己的人...

想蹭蹭N的头发所以用了自己的人设(……!)

想蹭蹭N的头发所以用了自己的人设(……!)

莺丸
摸鱼鱼,最近才玩的我好爱n

摸鱼鱼,最近才玩的我好爱n

摸鱼鱼,最近才玩的我好爱n

奈ちゃん
终于找到这段话了. 翻译by艾...

终于找到这段话了.


翻译by艾玛

终于找到这段话了.


翻译by艾玛

云先森

2

你好屏幕那侧的人——林茜

  当晚我就查遍了许多资料甚至是拿出了从前的档案,档案内写着在三年前高中内一位女生跳楼自杀目的不明?我轻轻摩擦了下目的不明四个字,嘴角微微上扬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之后我又翻了一页写着嫌疑人“林茜”和其他的名字的资料。

  第二天我打开电脑查看昨天晚上林茜发的资料,看到林茜的头像亮了起来连忙问道:“关于那条短信……”

  对方很快回答[那条短信就是让我觉得害怕的根源。]

  “不要怕,我们冷静分析一下。”

  [问题是,我心里并没有任何线索,一丁点也想不明白为啥会有人干这种事。]

  [又气又怕……]

  [怎么办才好?]

  “我建议你小心,你...

你好屏幕那侧的人——林茜

  当晚我就查遍了许多资料甚至是拿出了从前的档案,档案内写着在三年前高中内一位女生跳楼自杀目的不明?我轻轻摩擦了下目的不明四个字,嘴角微微上扬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之后我又翻了一页写着嫌疑人“林茜”和其他的名字的资料。

  第二天我打开电脑查看昨天晚上林茜发的资料,看到林茜的头像亮了起来连忙问道:“关于那条短信……”

  对方很快回答[那条短信就是让我觉得害怕的根源。]

  “不要怕,我们冷静分析一下。”

  [问题是,我心里并没有任何线索,一丁点也想不明白为啥会有人干这种事。]

  [又气又怕……]

  [怎么办才好?]

  “我建议你小心,你们云南之行可能会发生一些事。考虑取消如何?”

  [这恐怕不行,这次云南之行是三年前就定好的。而且也是我们好不容易相聚的机会。大学毕业以后,很多人转身就是一辈子,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不能因为这种事取消!]

  “我有一个想法,你想听吗?”

  [你说]

  “我的想法,听上去可能有点像逃避。”

  [你说呗,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我的意见是换个角度。我们都觉得发信息的动机可怕,原因在于——这个人在暗处。”

  [是的,就是这点,在暗处有种防不胜防的感觉。]

  “换个角度想:在暗处说明他有见不得光的理由。我们只要搞清楚这点,对方的优势就变成了劣势。”

  [有道理,我这边会想办法查明这个“理由”。同时我也会低调询问其他人有没有收到这条信息。]

  “没错,尽量低调问。很有可能……”

  [你想说,发短信的人很有可能是我们八个人其中之一……]

  “我还不知道。”

  [啊……………]

  我看着对面的头像久久不能回神,缓缓叹了口气又看着桌面上的一张报纸,上面明晃晃显眼的标题写着“天才的完美犯罪?神秘犯罪团伙多次犯案警察毫无头绪!!”

  天才……会是你吗!

  这时手机突然亮了屏,我拿起手机看了下消息内容,随后我起身穿好衣服戴上一顶鸭舌帽,拿上钥匙就出门了。

  我下楼后就拦到了一辆出租车,司机戴着一顶白色的鸭舌帽低声说:“先生去哪?”

  “……市图书馆。”我沉思一会说。

  “好的,麻烦先生系好安全带。”

  出租车停在图书馆外司机道:“先生图书馆到了。”

  “谢谢,麻烦了。”我将钱递给司机笑着说完便推门下车。

  司机接过他摸到了角,一看是一张折的四四方方的纸条,纸条展开写着“我会找到你的证据。”

  司机勾唇一笑,那我便期待着~小猫咪~

  我停下转头看向出租车,坐在里面的男人微微抬了抬鸭舌帽,露出一张带着浅笑的脸,笑容看着就让人充满好感。

  我看了便头也不回的走近图书馆,摸着书架上的书籍突然摸到硬的地方,环顾四周然后用力一按那本书籍便陷了下去,隐蔽的角落一扇门缓缓打开他猫着腰走进。

  那是一间密室,随着我的开门墙壁上的灯顺势而亮。

  “哟~Sherlock你终于来了。”声音从电脑后传出,那人歪了歪脖子露出脸灿烂的笑容。

  “怎么?”我摘下帽子看着那人问道。

  “Sherlock帮我一个忙。”那人扶了扶眼睛说。

  “嗯……hacker的忙考虑考虑~”我依靠在门檐处玩笑道。

  “嘿!人都来了肯定是同意,而且Sherlock还有事,毕竟你都都亲自来了~”hacker笑道。

  “是的,我有事找你。”我也不含糊点了点头说。

  “哈!我就知道Sherlock一定会帮我的!”hacker搬起一把椅子惊喜道。

  “说说什么事?”我拉开椅子顺势坐下问。

  “Sherlock也知道我的朋友很多,这不一个朋友在出任务,这人已经打入敌人内部了,不知怎么的突然就陷入一个奇怪地方出也出不来,也找不到他们BOSS在哪?所以……”hacker皱着眉头说。

  “所以说你的朋友是路痴?而且执行任务还不知道BOSS在哪?”我笑了笑说。

  “不不不,这个朋友经常出任务,算是一个厉害人物。”hacker说。

  “你不是黑客高手吗?侵入那个地方的网络找到图示对你来说是轻而易举的小事!”我说。

  “如果说这么简单我就不会找你来了,这次来的有点奇怪。”hacker无奈的说。

  “那里奇怪?那么这个地方没有信号?或者你侵入不了?”我说。

  “没错!这个地方的网络构图很乱,而且也没有任何收视信号,就向是在原始森林一样!如果不是我提前改造了他身上所有的电子设施,恐怕我也找不到他了。”hacker说。

  “原始森林?还有这样的地方?”我看着hacker眉头紧锁道。

  “如果不是今天见识了我也不信,充分说明住在里面的人有着很强大的反侦查意识。”hacker一脸凝重的人说。

  “好吧~就让我看看这个让大黑客hacker都进不去的地方。”我笑了笑说。

  “好!我接通他的电话。”hacker说着拿出一个小巧的耳机塞进耳朵,手快速的在键盘上敲打。

  “N!在不在!能不能发张所在图片?来了来了看看怎么出去?”hacker连忙拉过我说。

  “能不能连通视频?”我看着模糊不清的图片道。

  “N,那边信号怎么样?能不能连通视频,图片看不太清。”hacker又说。

  hacker说着电脑从模糊不清的画面渐渐清晰,我看着场景愣了愣说:“这个地方的主人信风水?”

  “啊?这个和风水有什么关系?”hacker不解道。

  “这个地方和罗盘很像。”我看着视频说。

  “罗盘?这又是什么?”

  “你看“卯”代表东方,“午”代表南方,“酉”代表西方,“子”代表北方,“巽”代表正东南,“坤”代表正西南,“乾”代表正西北,“艮”代表正东北……”我解释道。

  “哎呀,我又不懂这些先找到出口吧!”hacker连忙阻止了男生未继续的话。

  “这个没事,很快就能找到了。”我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说。

  “这个怎么走?”hacker道。

  “现在听我的,我说有哪里,hacker就让他走哪里。”我看着视频说。

  “好!你说。”

  “坐丙向壬、可以相兼午子。年为正中间,丙是生而午是进代表南方,所以是先向南方走也就是右边。”我没有看视频拿出魔方一边不紧不慢的转动一边说道。

  “走南方右边,然后呢?”hacker说着又问道。

  “再走左边应该可以看到门上写着“丙”这个字。”我将魔方的红色恢复后说。

  “走左边看到丙字了吗?看到了。”hacker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脑屏幕说。

  “走右边看到门了吧,从门哪里出去向东边走,推开东边从左往右数的第二个门就是你的目标人物。”我又随意的转动魔方说。

  “天啦!这才十分钟,不仅找到了出口还找到了终极大BOSS!不愧是Sherlock真厉害!”hacker重复了男生的话看到视频内的人找到了目标人物惊叹道。

  “这个也好了~hacker该帮我了。”我将手中已经完全复原的魔方放在桌子上说。

  “好了N任务完成了就赶紧撤,没问题Sherlock帮了一个大忙,互帮互助应该的!”hacker一边笑眯眯挂了电话一边看向男生说。

  “帮我查查在三年前一位女高中生突然莫名跳楼的所有资料。”我的手指拨动魔方说。

  “啊?Sherlock突然查这个干嘛?”hacker疑惑的看着男生问。

  “一个委托人的要求快查~”我说道。

  “哦,好。”hacker说着说着,手指在电脑上快速的移动。

  “查到了,因为在哪个时候没有嫌疑人只有几个目击证人,而且同寝室的室友都有不在场证明所以这个就当做自杀结案了。”hacker说。

  “自杀?把资料发给我看看。”我思索了番说。

  “不行,这个是从警察档案警察查到的,如果被泄露出去我可是会倒霉的,所以……现在快点看吧~正好我要休息休息~等会看完了直接把电脑关机就好。”hacker伸了伸懒腰说。

  “你就不怕我盗了你的秘密?”我玩笑道。

  “我的电脑是加过密的,如果你盗了不管下在任何电子设施都会中毒,况且Sherlock不会这么做的。”hacker摘下眼睛掀开被子躺下说。

  我笑了笑看着电脑,他的眼睛浏览的很快,这些资料不一会儿就看了一大半。这个资料里面分别有当时住在寝室的室友和相关人员,如:他认识的林茜,而里面关于林茜事情的讲的很清楚。

  好吧~这是一位酷酷的女孩~我这样想着。

奈ちゃん
虽然不太专注于玩游戏但是这种感...

虽然不太专注于玩游戏但是这种感觉我明白

能投入这种不需要计较产出的事情里真的非常奢侈非常爽.

虽然不太专注于玩游戏但是这种感觉我明白

能投入这种不需要计较产出的事情里真的非常奢侈非常爽.

打死狸换
古有绿巨人洗泡泡澡,今有小绿领...

古有绿巨人洗泡泡澡,今有小绿领削红苹果。🍎

???南方我错了,南方!(⌯˃̶̥̆д˂̶̥̥̥̆ ू)

古有绿巨人洗泡泡澡,今有小绿领削红苹果。🍎

???南方我错了,南方!(⌯˃̶̥̆д˂̶̥̥̥̆ ू)

云先森

流言迷案[1 流言侦探]

  这一次,我会当着你们的面,将那个虚伪懦弱的骗子揪出来。我会用我的方式报仇——戚红梅

    我趴在沙发上翻看手中的书籍,眉眼低垂显得懒散,这时沉静了许久黑屏的电脑突然亮了亮,我懒洋洋的抬起头眯着眼睛看到……

  [嗨,请问……你是……]

  “这是我该问的问题哦~”

  [你说的对,对不起,应该我先自我介绍。]

  “别紧张,你可以慢慢说。”

  [我叫林茜,现在我有一些疑问解不开。有人告诉我,你可以帮助我。]

  “好的,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做到的请尽管说。”

  [我现在遇到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有人告诉我必须借助你的智慧才行。]

  ...

  这一次,我会当着你们的面,将那个虚伪懦弱的骗子揪出来。我会用我的方式报仇——戚红梅

    我趴在沙发上翻看手中的书籍,眉眼低垂显得懒散,这时沉静了许久黑屏的电脑突然亮了亮,我懒洋洋的抬起头眯着眼睛看到……

  [嗨,请问……你是……]

  “这是我该问的问题哦~”

  [你说的对,对不起,应该我先自我介绍。]

  “别紧张,你可以慢慢说。”

  [我叫林茜,现在我有一些疑问解不开。有人告诉我,你可以帮助我。]

  “好的,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做到的请尽管说。”

  [我现在遇到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有人告诉我必须借助你的智慧才行。]

  “我有必要谦虚一下,我不一定能帮上你。”

  [那我只能先谢谢你了。]

  “先别谢,我想先听听你所谓‘奇怪的事’。”

  [恩……是这样的。我会把我遇到的事情直接写成日志,由于这些事情跨越了三年之久,恐怕要分成回忆篇和现在篇两条线索。]

  “我想先了解一下,你现在有危险吗?”

  [我不知道,但我有不好的预感。不仅仅是我自己,还有其他人也可能遇到麻烦。]

  [对了,我还有一个问题]

  “呵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想问我们最开始的问题。”

  [是的……你是谁?]

  “我是谁,对你来说真的很重要吗?”

  [对不起,我修改一下,我想问的其实是……“你真的是人类吗?”]

  “哦~我是‘人类’吗?”

  [是的屏幕那一侧的你是“人类”吗?]

  “你这么一问,我也不确定了~”

  [不好意思这么问,我只是有一种直觉……]

  “你现在需要的不是直觉,是理性。从我们刚才的对话来看,现在不确定的事情太多了。”

  [但有一点事确定的……]

  “没错!是有一点事确定的:随着我们相互了解深入,所有的谜团都会有答案。”

  [同感。]

  我安静的看着电脑上的聊天记录,闭着眼睛伸了个懒腰嘴角微微上扬,看来最近不会无聊了……
  我看着因为长时间没有消息而黑屏了的电脑,屏幕上的男生有着卷曲柔软的黑色短发,茶色像小猫一样瞳孔的眼睛。现在我手撑着下巴,指尖轻轻的缠绕着额前卷曲的黑色头发,看着电脑上的留言。

  骨节分明的手指滑动着鼠标,翻看着刚才那位女生发来的资料,这份线索似乎是从回忆开始讲起的。首先是一条让人诡异的短信:[这一次,我会当着你们的面,将那个虚伪懦弱的骗子揪出来。我会用我的方式报仇——戚红梅]
  在我看来这条短信并没有什么,诡异的是我看到后面才发现这个署名为“戚红梅”的人在三年前就坠楼自杀了。看到这里我的嘴角划过一抹微笑露出小虎牙。
  呵~有意思~真有意思~我心想。
  随后我又打开他和林茜的聊天记录,手指敲击着键盘眼睛一闪一闪的看着屏幕。

  “关于戚红梅坠楼那件事……”

  [你已经看到了啊?]

  “恩,对不起又让你想起那时的情景。”

  [没关系,是我拜托你帮助推理这些事的。]

  “现在回想起来还会害怕吗?”

  [我这么说可能有些奇怪,那些场景和画面虽然历历在目,但给我带来的冲击已经不想当初那样了。]

  “有些事情的确会随着时间消退,这不怪你。”

  [这种所谓的消退让我很难过,明明那么……唉……不说了。现在想起来,恍然间像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或者在什么地方看的电影。]

  “记忆本就是很奇怪的。”我打着字揉了揉太阳穴,皱起了眉头。

  [是因为本能要逃避那些刺激心灵的事情吗?]

  “恩,我想是的。大脑要保护自己。”

  [人真是奇怪复杂的动物。]

  “奇怪复杂的不是人,是人心。”

  [也许吧……话说回来,当然戚红梅坠楼现场的情况你有什么细节还想了解吗?]

  “我再回顾一下文章,想一想。待会找你。”

  [恩恩,随时。]

  “林茜,我还想再了解一下你。”

  [刚下班……累到死……]

  [恩,好呀,你说想了解什么?]

  “你在出版社上班?”

  [于是现在你开启查户口模式了吗~~~~哈哈哈]

  “是啊,我就是想多了解一下你。”

  [请不要这么肉麻,我不太擅长这种……]

  [我今年24岁,勉强还能算24岁。在一家出版社工作,工作就是杂活。去年开始接触了一点业务,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还是没有什么成就感,跟预想的不太一样。]

  “也许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看清一份工作的实质。”

  [恩,确实……貌似你属于想问题深刻的人。]

  [总之我就是平凡无奇的一个人啦~]

  “好像是菲茨杰拉德说过:凡是自称平凡的人,大多有所隐瞒。”

  【呵!知道我在出版社工作之后,就开始飙文艺了。】

  [可以的,朋友。]

  “开玩笑而已,别往心里去。”

  [没往心里去,我心里最近有点满,进不去东西。]

  
“林茜,关于戚红梅坠楼的事,我需要了解一下细节。”

  [好,我其实已经把我记忆中的细节全部还原在文章中了。你还有哪些需要问的?]

  “关于自杀之外的可能性……”男生嘴角上扬缓慢敲着键盘。

  [这……]

  [这…没有人想过啊!这想法太吓人了…]

  电脑对面的女生似乎吓到了,都有些语无伦次。

  “不用惊慌,我只是想把任何可能性都考虑到。”

  [我能问一下…你产生这种怀疑的原因吗?]

  “既然大家都搞不明白戚红梅自杀的原因。那么其他可能性就需要考虑。”

  [你所谓的“其他可能性”难道指的是“他杀”?]

  “自杀、他杀、事故,无非这几种可能。”

  对面沉默了很久才说[在场并不是我一个人,一大群人都清清楚楚的看到了,戚红梅坠楼的瞬间身边没有人,我们寝室那天除了红梅都去上课了。]

  “有时候杀死一个人有很多方法。”

  [这个幻想我觉得有待商榷,除非出现真正的证据。你说呢?]
  “后面如果有证据出现的时候,我会再把这个想法提出来的。”

  [还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吗?关于戚红梅坠楼的事情。]

  “戚红梅坠楼这件事对哪些人影响最大?”

  [所有人!]

  “包括?”

  [班上的同学,我们寝室的三个女生,还有我们当时一个项目团队的人。]

  “好吧~后面我有机会跟他们也聊聊。”

  [会有机会的,你后面会一个个遇到他们。]

  “我很期待你的从不同侧面了解问题是有益的。”

  [是的,多听听大家的意见,也许能更快解决这个神秘短信问题。]

  “希望他们像你一样友善。”

  [肯定的,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呀。]

  我看着屏幕上的对话神色不明,三年前的坠楼事件似乎在哪里听过?




第一次写,文笔渣不好意思😃😃😃😃

颗麦的次元仓库

去年1000天画的一套阴阳师全图鉴……稍微拼了拼应该没有谁丢掉了吧

去年1000天画的一套阴阳师全图鉴……稍微拼了拼应该没有谁丢掉了吧

日光奏
你想成为🌸吗?

你想成为🌸吗?

你想成为🌸吗?

Cinna
依旧是老图~ 当时抽到囧蝌又画...

依旧是老图~ 当时抽到囧蝌又画了Nwww

依旧是老图~ 当时抽到囧蝌又画了Nww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