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n

10.6万浏览    2676参与
九鸟木木罢了

一些腻腻歪歪小情侣日常x

两个一起玩就是爽.JPG

一些腻腻歪歪小情侣日常x

两个一起玩就是爽.JPG

工藤優幸-hiloyuki

新群,语c群,人少,皮多,欢迎来玩,欢迎半白。

华喵正在等着您的投喂,福喵随时随地可以为您答疑解惑。更有N让您安心。

P2直通,P3皮表。欢迎你的到来。

新群,语c群,人少,皮多,欢迎来玩,欢迎半白。

华喵正在等着您的投喂,福喵随时随地可以为您答疑解惑。更有N让您安心。

P2直通,P3皮表。欢迎你的到来。

予数

有很多离谱的穿模......比如疑似生出自我意识的透子双腿......已经改不过来了......

分享模型的太太是神!!!

话说场景是什么游戏里的吗?很好看就拿来用了也没做考证,不过问题应该不大?

我CP跳舞√   >w<

【N主♀】乱躁滅裂ガール_哔哩哔哩_bilibili

有很多离谱的穿模......比如疑似生出自我意识的透子双腿......已经改不过来了......

分享模型的太太是神!!!

话说场景是什么游戏里的吗?很好看就拿来用了也没做考证,不过问题应该不大?

我CP跳舞√   >w<

【N主♀】乱躁滅裂ガール_哔哩哔哩_bilibili

花泽香蕉
新约的一个N透,新衣服太好看了

新约的一个N透,新衣服太好看了

新约的一个N透,新衣服太好看了

予数

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吃的是touko粮

为了偷懒把“N主♀”打成“N白”好像有点不合适,以后都乖乖用这个标签好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吃的是touko粮

为了偷懒把“N主♀”打成“N白”好像有点不合适,以后都乖乖用这个标签好了

秉

靠一些拍照暖胃🥺🥺我被击晕

靠一些拍照暖胃🥺🥺我被击晕

我没cp饭要饿死了

N龙龙……就想表达N这个臭小鬼(草🙏画得也只是单纯的魁爸捡到个屁事特别多的祖宗罢了.jpg带回去根本是挨折磨(?)真没觉得N小时候多么孤独多么痛苦伤痕累累,这么多宝可梦陪他他根本就是很开心嘛……!!而且待在鸟不拉屎的林子里根本没有外人去揍他的,魁爸怕是他见到的第一个以外的人类所以好奇罢……

N龙龙……就想表达N这个臭小鬼(草🙏画得也只是单纯的魁爸捡到个屁事特别多的祖宗罢了.jpg带回去根本是挨折磨(?)真没觉得N小时候多么孤独多么痛苦伤痕累累,这么多宝可梦陪他他根本就是很开心嘛……!!而且待在鸟不拉屎的林子里根本没有外人去揍他的,魁爸怕是他见到的第一个以外的人类所以好奇罢……

一只水饺

N的报告4——漩涡 中

行动之前,耗子开过来一辆印度街头常见的铃木两厢。

“开车更安全一点,到时候出什么事儿方便逃跑。”

我里里外外绕着车子车子转了一圈,最后打开了后备箱。

“耗子,你实话跟我说,你到底在印度干什么?”

“怎么了?”

我从后备箱里掏出一把M1991。

“这哪来的?我记得印度枪支管制还算严格吧?”

“就这一次,我可是守法公民!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吗?说实话我真觉得你这趟不靠谱。这就跟上去了?还单枪匹马,这要是真出什么事没人去救你……。”

“那你跟我一起去?”

“别别别别……”耗子迅速摇头,“你跟过去凶多吉少,我跟过去直接没吉了。”

我笑笑。

耗子因为之前的经历,擅长观察和逃跑,但并不是...

行动之前,耗子开过来一辆印度街头常见的铃木两厢。

“开车更安全一点,到时候出什么事儿方便逃跑。”

我里里外外绕着车子车子转了一圈,最后打开了后备箱。

“耗子,你实话跟我说,你到底在印度干什么?”

“怎么了?”

我从后备箱里掏出一把M1991。

“这哪来的?我记得印度枪支管制还算严格吧?”

“就这一次,我可是守法公民!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吗?说实话我真觉得你这趟不靠谱。这就跟上去了?还单枪匹马,这要是真出什么事没人去救你……。”

“那你跟我一起去?”

“别别别别……”耗子迅速摇头,“你跟过去凶多吉少,我跟过去直接没吉了。”

我笑笑。

耗子因为之前的经历,擅长观察和逃跑,但并不是专业人士,单从把手枪放后备厢里这一点就能看出来。

“耗子。”

“咋了?”

“很抱歉把你卷进来了。你在印度干什么我也没兴趣管,我知道你也不会做多出格的事。这次的事算我欠你的,以后有机会还吧。”

“……或者你再多给点钱。”

“……”

 

周五晚六点半,我开车到了耗子提供线索的那家饭店。

那的确是一家普通的饭店,表面看不出什么异常。客人不多,看得出来互相多多少少都认识,估计都是回头客。

到了七点,街上开始陆陆续续有赶晚集的货车和行人。

这时,一辆白色的货车从饭店侧门开出来,加入了赶晚集的队伍。

我掐灭手头的烟,跟了上去。

那辆白色货车中等大小,表面到处都是陈旧的刮痕和污渍,样式也是印度随处可见的老式样,混在一堆乱糟糟的车辆和行人之间毫无违和感,也不知道耗子到底是怎么看出来差别的。

永远不放过细微的异常,这是耗子让我很佩服的一点。

不久,我到了星期天市场所在的地方。那是一条在市中心之外的宽敞道路,道路两旁摆着各种各样的市场摊。

我原本以为那辆白色货车会穿过这些摊子和人群,趁乱开到城市外面,却没想它也跟着停在路边,随后下来两个印度人从货车厢里卸下来许多货物,竟也在道路旁摆起了摊子。

我皱了皱眉,随后将车停在路边,跟了上去。

摊主都是平民打扮的印度人,摊子上也都摆着一些看似是香料的绿叶植物

“这些怎么卖?”我用英文问道。

“都写在旁边呢,先生。”摊主用浓重的印度口音英语懒散地答道,并不抬头看我。

我看向标价牌,上面写着一些看不懂的英文名称。

难道他们真的只是来采购和做生意的吗?

我决定试探一下。

“就这些货吗?”

摊主瞥了我一眼:“您什么意思,先生?”

“我看你们的货车还挺大的,就卸下来这么多?还是说这些只是样品?”

“您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我们是饭店里的员工,是来采购的,摆摊只是顺便帮老板做的小生意。”

“什么样的生意?”

摊主抬头,用奇怪的眼神盯着我:“先生,您到底买不买?”

“我认得这个玩意儿。”我看着他,故意压低了声音,“我想进一些,最近手头紧了,想做点生意。”

两个印度人互相看看对方,用印度话摇头晃脑地交流了一番,随后其中一个站起来回到车上,另一个跟我说:“好的,我们知道了,您上车吧。”

上车?

我心里一惊,习惯性地将手伸到腰间,那里空空荡荡。

因为身上没有藏枪的地方,我把M1991放在了车上。

“不用了,我可不想呆在货车车厢里,我开自己的车吧。”

尽管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我还是决定顺着他们的意思跟过去,毕竟有些机会,放过了就很难有第二次了。

那个印度人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同意了。

请您跟紧点儿。”他说。

一路上,我尽量和货车保持距离。

直觉告诉我这两个印度人不简单。

我跟着货车越开越远,渐渐地远离了市场摊、车流和行人,四周变得荒凉起来。

我觉得不对劲,放慢了车速。

就在这时,白色货车突然停了下来。我一惊,赶忙倒车,但那两个印度人比我更快。他们迅速下了车,对准车窗就是一枪。我赶紧低下头,子弹打在了后座。

随后,我听见了爆胎的声音。

没有退路了。

子弹不断地从破裂的车窗外射进来,我能感觉到他们在不停逼近,继续呆在车里只有死路一条,下了车两边都是密集的攻击,附近也没有掩体。

难道要交代在这儿了吗?

我深吸一口气,握紧M1991,然后,撞开车门,冒着枪弹压低身子躲到车后。

他们似乎是知道我有枪,或者是假设我有枪,都不敢贸然接近,我一探出身子子弹就擦过来。

我不知道他们谁会先打完这一把子弹,只能赌一赌。

忽然,在射弹的间隙,我听到左边有一声轻微的“咔啦”声。

我迅速转身,举起枪射击,左边的印度人被击中,倒在了地上。

幸好拉开了距离!

右边的人看到同伴倒地愣了一下,就在这一瞬间,我开枪击中了他。

枪声终于停止了。

我松了一口气,随后剧烈的灼痛感从全身上下涌了出来,伴随着尖锐的耳鸣。

我靠着车门喘息着,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还没有结束。

我走上前。

或许是因为耗子这把M1991已经有些年头,威力打了折扣,左边的印度人被打中了腹部,但居然还活着,瞪大眼睛惊恐地看着我。右边的印度人被打中了右臂,在地上吱哇乱叫。

我扔给左边的人一件大衣:“想活命就别动。”

他听话地拿衣服按住了伤口,仰面朝天一动不动。

我捡起地上已经换好弹夹的枪,又走到右边,踢开印度人身边的枪,扯下他的外衣替他简单地包扎了一下。他不敢反抗,不断用英语说着“谢谢”,然后,被我拎着领子拖到了货车上。

“手机呢?”我问。

“在在在,这里。”

我接过手机,看了看另外一个在地上躺尸的印度人,报了警。随后坐到了驾驶座上。

“你们为什么要杀我?”

“是……我们……我们看你不对劲,还说什么想买我们的货,我们感觉你就不像来买东西的……”

咔啦。

我拿枪抵住了他的头。

“说实话。”

“是!是……我们老板。就在一周前我们老板让我们在星期天市场摆摊,我们觉得很奇怪,因为我们以前都是直接开走。然后我们老板说,我们摆摊的时候,会有一个中国人来找我们,来试探我们。只要我们觉得不对劲,就杀了他。然后我们就看你不对劲……”

我皱紧了眉。

“那些绿色叶子的,是用来做毒品的吗?”

“不,不是毒品,我们这里,是药……”

这时,印度人的手机响了。

“是谁?”

他看了看手机:“是,是我们老板。”

“告诉他,你杀了我,你的同伴死了,你受了伤。还有,开免提。”

电话里传来低沉的男声,是较为标准的英语。

“结束了?”

“是,结束了。拉吉死了,我受伤了。”

他僵坐着机械地地重复我的话,语气却听不出异常。

“好,你回来吧。”

他合上手机。我拿枪抵了抵他的头。

“带我去,不要再想害我,我随时都能崩了你。”

路上,我思考着印度人的话。他们说摆摊是为了等一个华人,现在看来,他们要等的人大概率就是我。这两个印度人虽说胆小,但办事手法还算专业,看得出来是有经验的,这次我也算是运气好才没有交代在他们手上。看来,这个所谓的“老板”早就知道我要来,还设了一个局让我自投罗网。一周前,正好是我委托耗子调查的时间,会是耗子暴露了吗?但是耗子做事向来小心,以前做线人的时候也从来没有失手过,他们警惕心真的那么强吗?而且如果是耗子暴露了,为什么他们不直接对他下手,他们又怎么知道我会来?难道说……一开始,他们就知道,我会来

我现在几乎浑身上下都是伤,单枪匹马地过去显然不是个明智的选择,但机会只有一次,而且他们以为我已经死了,应该多少会放松警惕。

另外一个印度人,如果能撑到警察到来就最好,但他也不一定会说实话,就是说了实话,恐怕在这里也不见得能把那些人怎么样。

我拨通了耗子的电话。

“N是吗,怎么样,还活着吗?”

“……我是鬼吗,死了还能给你打电话……”

“诶,开个玩笑开个玩笑,你没事就好,查到你想要的了吗?”

“还没,不过我觉得快了……嘶!”我不小心扯到了伤口,咬了咬牙。

对面立即紧张起来:“你受伤了?赶紧回来,我跟你说,不急这一时,冲动没有好果子吃。你回来,有什么事我可以帮你。”

“来不及了,我已经在路上了。”

“你!”

“我抓住了机会,就不能放手,我不能让他们再跑了。耗子,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你知道怎么追踪我的手机吧,如果我回不来,就把位置发给叶允昭,联系方式我待会儿会给你,还有一些照片,是制作毒品的原料,你也发给他。我现在只有这么多了。还有,你告诉他,还有老秦,陆沉的情报是对的,他没有枉死,有人替他去办他未完成的事。

“不是,什么叶,什么秦……N你等等!”

我挂了电话。

“喂,你知道你们的老巢那边有什么隐蔽的地方可以停车吗?”

盗星.

宣群啦!!!喜欢N和流言侦探的宝贝快look look,有购买意向的宝火速进群!!!!!!虽然是北极冷圈,但争取让小绿领陪大家过温暖的冬~群里面的妹妹都很温柔😌大家人都超好哦!心动不如行动!!!家银们冲

宣群啦!!!喜欢N和流言侦探的宝贝快look look,有购买意向的宝火速进群!!!!!!虽然是北极冷圈,但争取让小绿领陪大家过温暖的冬~群里面的妹妹都很温柔😌大家人都超好哦!心动不如行动!!!家银们冲

茄汁苹果煎蛋卷
被我画成偷税犯 进行一个立绘的...

被我画成偷税犯

进行一个立绘的抄

被我画成偷税犯

进行一个立绘的抄

茄汁苹果煎蛋卷
不会画(恼) 关于因为入坑太晚...

不会画(恼)

关于因为入坑太晚找不到粮吃这件事。。

不会画(恼)

关于因为入坑太晚找不到粮吃这件事。。

茉莉

改张旧图,最近想你了,小绿领

改张旧图,最近想你了,小绿领

一只水饺

6. N的报告4——漩涡 上

我们来自一个谜,我们又走向一个谜。

真相就是这样,真相让人起疑

——斯蒂芬•金 


我对印度不算了解,最多也只是在很多年前执行任务的时候在这个国家呆过几天。

直到现在我对这里的印象也只有一个字,乱。

喧闹繁杂的交通,令人烦闷的热气,熙熙攘攘的街头市场,一切都毫无秩序感。

但往往是这种狂躁的混乱,为隐藏者提供了最佳的伪装。

在这里找人对我来说也不算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好在我依然有走得通的渠道。

启程之前,我联系了几年前我还是刑警的时候手底下的一个线人,请他帮忙事先调查一下陆沉提供的地址。

他在我离职后就去了印度,这么多年,对这里也算是了如指掌。

“喂,耗...

我们来自一个谜,我们又走向一个谜。

真相就是这样,真相让人起疑

——斯蒂芬•金 

 

我对印度不算了解,最多也只是在很多年前执行任务的时候在这个国家呆过几天。

直到现在我对这里的印象也只有一个字,乱。

喧闹繁杂的交通,令人烦闷的热气,熙熙攘攘的街头市场,一切都毫无秩序感。

但往往是这种狂躁的混乱,为隐藏者提供了最佳的伪装。

在这里找人对我来说也不算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好在我依然有走得通的渠道。

启程之前,我联系了几年前我还是刑警的时候手底下的一个线人,请他帮忙事先调查一下陆沉提供的地址。

他在我离职后就去了印度,这么多年,对这里也算是了如指掌。

“喂,耗子,我到了,有什么发现吗?”

“哟,N警官,速度够快啊。”

“……别这么叫我,我早就不是警察了。”

“那你也别叫我耗子了!说真的,我那么多名字代号你怎么就偏偏要叫最难听的那个……”

“……那你说我该怎么叫……”

“问得好!我跟你说啊,名字这玩意儿,讲究的就是一个入乡随俗。所以呢,你应该叫我的印度名。我跟你说,我现在叫潘吉特•贾瓦哈拉尔•尼•拉及普尔。”

“……姓潘的。”

“不是,不是姓潘,这个潘吉特是……”

“行了,我没功夫跟你扯这些有的没的,说正事。”

“我说你好歹也叫一声老潘……算了,随你喜欢吧。诶,我跟你说啊,你给我的地址实在是太模棱两可了,就说了个附近有什么标志物,还有什么踩点的市场摊,拜托,这里可是印度!不过我还是按着线索一个一个去找了。功夫不负有心人啊,就在前两天,我发现了一个有点可疑的地方。”

“可疑?哪里可疑?”

“咳,怎么说呢。那是一家饭店,表面看起来没什么,结果我进去吃了个饭,你猜怎么着?”

“怎么了?”

“那里的咖喱特别难吃,你能想象吗,这里可是印度!”

“……没什么事我挂了。”

“诶,等等等等,我说正事,我说正事……就是我一进去,你猜怎么着,柜台前居然坐着一个病人!”

“病人?”我皱皱眉,“在饭店的柜台前?”

“你也觉得奇怪吧?而且还是个华人,脸色白得吓人,还瘦得跟个什么似的。我当时就吓了一跳,但是我看来吃饭的客人好像都不怎么奇怪。我问了下,他们说这就是店主,好像得了什么癌症,没几年可活了,店都准备转手了,就像趁自己还能动的时候多来看看。好家伙,在这打感情牌呢。”

“等等,你说,店主是个华人?”我警觉起来,“瘾君子吗?”

“我说不准。这种人我以前见过一些,但我感觉没那么像。他虽然脸色惨白,身体消瘦,但精神还不错,说话还挺有水平的。”

“……还有其他什么可疑的地方吗?”

“哦哦,还有,我发现这里每周五到周日晚上七点钟左右会有一辆货车从饭店开走,而且这些开走的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没回来过。”

“什么?”

“那就是前几天,周五的时候,我在那坐了一天,想看看能发现什么。然后就看到一辆白色的货车开出去了。那里的服务员说是出去采购的车子。这里每周五到周日会有‘赶晚集’的传统,就是那种星期天市场,周五到周日的晚上开放,不仅种类繁多而且价格便宜,饭店就趁这个时候去采购。这个乍一听好像没什么问题,而且我看他们好像的确是往那地儿开的。但我就觉得有点奇怪。这就是个小饭店,客人还不多,每天多买点菜就差不多可以供应饭店需要了,有必要每周开个大货车去囤货吗?囤那么多菜打算搁哪儿啊?虽然这儿的咖喱是难吃但我也没吃坏过肚子就是了……不过怀疑归怀疑,咱也没证据,他爱怎么干咱也管不着。然后我就在这又坐了两天,结果我发现,好像这几天开出去的都不是同一辆货车。”

“你确定吗?”

“确定,而且我是从晚上七点一直待到第二天晚上,关门了我还在附近转悠,就没见上一辆车回来过,第三天也没回来过。”

“会不会从其他路进去了?”

“就一条路,这里可是居民聚居区,没那么大地方。”

我皱了皱眉。得绝症的华人店主,对外称采购却从来没有回来过的货车,赶晚集……

他们,运了什么出去?

“喂,N,你还在吗?”

“嗯,你说的没错,那里的确不寻常。”

“你打算怎么办?再自己去看看吗?”

“你既然已经看过了,我就没有必要再去一遍了,我不会比你发现的东西多。”

“啊,你是在夸我吗?”

“算是吧……不过我打算想办法跟上他们的货车。”

“啊?”

“我怀疑,这里可能不是他们真正的据点,本来他们会藏在这样的地方就很奇怪,这里是乱,但毕竟是市区,没法制毒,交易恐怕也很难。”

“或者他们改邪归正开了饭店?”

“……你想象力真丰富。”

“开玩笑的啦。你是打算混在赶晚集的人里,然后找机会跟他们接触吧,不错的方法,不过你要注意安全啊,那伙人不见得就是去赶集的,我也没跟上去看过。还有别冲动,就你以前那股劲儿……”

“行了,知道了。对了,你在那边没有引起他们怀疑吧?”

“没有,耗子嘛,就是来无影去无踪,不过我为了观察是倒吃了一肚子的劣质咖喱,我这辈子应该都不想碰咖喱了……等你完事儿了,记得请我吃饭。”

“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