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白

18184浏览    214参与
重铬酸根

”追寻真实的白英雄与追寻理想的黑英雄“

”追寻真实的白英雄与追寻理想的黑英雄“

砂糖🍬
2020年还有磕n透子的人吗?...

2020年还有磕n透子的人吗???😭😭😭

2020年还有磕n透子的人吗???😭😭😭

青竹岚语

口袋妖怪黑白2芽衣的恋爱历程7

不喜欢的话请安静的离开,谢谢。

反正我只是放上了为作品数添砖加瓦的。

。。。。。。。。。。。。。。。。。。。。。

月光偏移,芽衣终于看清了N,两片红云覆在他白净的脸颊上,支支吾吾的表情让芽衣嘴角一抽。

  “堂堂七尺男儿能不能干脆点!”

  芽衣很无奈,这天都快亮了。

  她跑了一天容易吗?麻烦快一点好不好?

  良久,N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认真的回答:“是的,我想我的心已经沦陷了。”

  ??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文艺?

  芽衣挑眉。

  算了,反正我磕的cp终于要成真了。

  一边想一边把实况接收器举到N面前。

  N清楚的看见了画面中透子的表情――惊喜又慌乱。

  “...

不喜欢的话请安静的离开,谢谢。

反正我只是放上了为作品数添砖加瓦的。

。。。。。。。。。。。。。。。。。。。。。

月光偏移,芽衣终于看清了N,两片红云覆在他白净的脸颊上,支支吾吾的表情让芽衣嘴角一抽。

  “堂堂七尺男儿能不能干脆点!”

  芽衣很无奈,这天都快亮了。

  她跑了一天容易吗?麻烦快一点好不好?

  良久,N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认真的回答:“是的,我想我的心已经沦陷了。”

  ??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文艺?

  芽衣挑眉。

  算了,反正我磕的cp终于要成真了。

  一边想一边把实况接收器举到N面前。

  N清楚的看见了画面中透子的表情――惊喜又慌乱。

  “透子……”N的话刚开头实况接收器的屏幕就一黑。

  芽衣虽然也对透子的行为感到诧异,但很快就露出一抹畅快的笑容。

  哼,叫你作,追妻火葬场了吧。

  虽然她乐得看N吃瘪,但是为了透子前辈的幸福她还是把N状态拉了回来,并提醒了他该怎么做。

  “这次该你去追透子前辈了。还愣着干嘛?赶紧去了N之城。”

  “她在……那里吗?”真的不是我一个人在痴心妄想,这是真的吗?

  “当然在那里,透子前辈她可喜欢你啦~”芽衣特意拉长了音调。

  N果然红了脸颊,连忙和捷克罗姆一起消失了。

  芽衣生了个懒腰,望了眼破晓的天空。

  “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前辈,这大概是我半年以来最忙的一天了。”

  “真是累人,跑来跑去都快把我热死了。去吃飞云冰点吧,也不知道这个点有没有开门。”

  芽衣慢悠悠的走下塔。

  。。。分割线。。。

  飞云冰点店前,天马赶在开店之前完成了他的采访。

  他刚刚得到了一个劲爆的消息,那个传说在这里买冰点的冠军并不是现任冠军恭平。

  而是前任冠军也就是现任冠军恭平的姐姐。

  那个只当了一个月冠军就撂挑子的少女,那个从未在公共场合出现连冠军的全国巡游都拒绝了的神秘少女。

  合众的绝大部分人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相关人员也从来不对外透露,口风紧的很。(不紧的话就会被芽衣请去好好切磋一下。)

  正因如此,店主在说的时候甚至有点得意。

  “如果不是她之后来买冰点的时候,冠军先生来找她的话,我也不可能知道。”

  “她是一个棕发的漂亮小姑娘,扎着双丸子头长辫。我还听见冠军先生叫ya yi。不过距离有些远,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听错了。”

  这个ya yi是他想的那个吗?

  说起来那次通话的时候她的确说过,她已经拿到八个徽章了。

  也说过她有弟弟。

  而且她很强,这点毋庸置疑。

  导电飞鼠虽然是为了跟他才自愿被收服,但是她却把他训练得很好。

  台里切磋的时候,就没有人一个人的精灵撑得下导电飞鼠三招。

  天马不禁摸向腰间的一个精灵球,那是他之前去丰缘出差的时候抓到的拉鲁拉丝。

  沉思的天马甚至一反常态,并没有回应粉丝的话。

  另一边向飞云冰点店赶来的芽衣看到被那些女粉丝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店,有些惊讶。

  “这还没到开店的时间吧?这里已经这么受欢迎了吗?原来恭平那小子的魅力这么大呀。”

  人群中的天马,一回神就看见了人群外的芽衣,顿时慌乱了起来。

  为什么她会现在过来?!要是被她看到我这副样子,要是她发现她被骗了的话――她一定会很伤心的。

  虽然他的确是震惊于芽衣的身份,但人家至少告诉他的是真名。

  而且她也从来没有对这些有过隐瞒,只是没有刻意和他讲而已。

  看她当冠军时的表现,就知道她不喜欢炫耀这些。

  不过他的担心并没有成真。

  芽衣看已经有这么多人了,很干脆的就离开了。

  奔波一天虽然对她来说也是常事,但是身体上的劳累也是必然的。

  有时间在这排队,还不如回家闷头睡大觉。

女巫懿星
不知道什么TAG,这应该可以?

不知道什么TAG,这应该可以?

不知道什么TAG,这应该可以?

薄荷鱼与十三香

一些摸鱼和一点N主♀

假设 找人的这两年里主♀去了趟阿罗拉收服了鬼鸟

.

什么lof居然可以批量加滤镜了!(究极反射弧

.

破壳萌tag好多我该怎么打


一些摸鱼和一点N主♀

假设 找人的这两年里主♀去了趟阿罗拉收服了鬼鸟

.

什么lof居然可以批量加滤镜了!(究极反射弧

.

破壳萌tag好多我该怎么打


圣光咸鱼

是描改,p2原图
哈尔莫尼亚的移动城堡(指N之城

是描改,p2原图
哈尔莫尼亚的移动城堡(指N之城

沙雕少女软猫猫

给我结婚!!!
上色废是我没错了

给我结婚!!!
上色废是我没错了

青竹岚语

口袋妖怪黑白2芽衣的恋爱历程6

不喜欢的话请安静的离开,谢谢。


反正我只是放上了为作品数添砖加瓦的。

。。。。。。。。。。。。。。。。。。。

  “喂。修,N前辈呢?”发现人并不在联盟后,芽衣立刻联系了修,“我不是让你把N前辈绑到联盟的吗?”

  画面那面的修头上滑下一滴冷汗,他能真把前辈被绑到联盟去吗?

  “我在他的通讯器上装了雷达。我这就把地址发给你。”

  “好吧,快点。”

  片刻之后,芽衣收到了地点信息。

  “这是龙螺旋之塔?说起来之前在雷纹市,那个摩天轮也是……明明喜欢,还要躲着人家。搞不懂他们在干什么。”

  芽衣回想起他刚当上冠军后在N之城见到的N。

  那时N明明跟她说想要去找透子前辈,跟她好好说声谢...

不喜欢的话请安静的离开,谢谢。


 

反正我只是放上了为作品数添砖加瓦的。

。。。。。。。。。。。。。。。。。。。

  “喂。修,N前辈呢?”发现人并不在联盟后,芽衣立刻联系了修,“我不是让你把N前辈绑到联盟的吗?”

  画面那面的修头上滑下一滴冷汗,他能真把前辈被绑到联盟去吗?

  “我在他的通讯器上装了雷达。我这就把地址发给你。”

  “好吧,快点。”

  片刻之后,芽衣收到了地点信息。

  “这是龙螺旋之塔?说起来之前在雷纹市,那个摩天轮也是……明明喜欢,还要躲着人家。搞不懂他们在干什么。”

  芽衣回想起他刚当上冠军后在N之城见到的N。

  那时N明明跟她说想要去找透子前辈,跟她好好说声谢谢。

  但是自从她拒绝接受捷克罗姆之后,就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完全没有任何消息!

  而且按艾姆利多的说法,他也没有去找透子前辈,真不知道这个绿毛负心汉还在想什么!

  N静静的站在龙螺旋之塔的顶层。

  月光从他身侧划过,阴影里看不清他的神情。

  芽衣带着君主蛇冲上了顶层。

  “你终于还是来了。”

  “我可不是来帮你带捷克罗姆的。”芽衣翻了个白眼,“自己的搭档自己管好。”

  “但是,他应该守护这片土地。”N回身。

  芽衣一语道破天机:“既然你明白这个道理,还在外面瞎晃了两年。”

  N沉默。

  “所以前辈究竟在逃避什么?”芽衣看了眼实况接收器上的时间,然后直奔主题。

  N没想到芽衣会问这种问题。

  他为什么会逃避?还不是因为……他伤害了这片土地,伤害了――她。

  “哎呀前辈,有什么不能说的呢。你想让我接受捷克罗姆,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毕竟他更喜欢你。”芽衣步步紧逼。

  “我……伤害了他们。”

  “伤害了谁?算了,这种问题无所谓。关键是既然伤害了就是要补救,逃避算怎么回事。”芽衣一脸为什么你比我大这么多还要我教你这种事的无奈表情。╮(╯_╰)╭

  “……”

  难道我今天这样做一回人生导师?芽衣想单手扶额。她今年也才十六哎。

  算了,这种深奥的问题让他自己去想好了,反正我只是想把透子前辈和他凑到一起而已。

  “N前辈你喜不喜欢透子前辈?”和这种情商低的人不适合弯弯绕绕的,还是直奔主题好了。

  为什么智商高成那样,情商却低成这样?都拿去充值智商了吗?

  N被芽衣的问题吓了一跳,直接就愣住了。

  其实也不怪他,毕竟这话题跳的有点快。

  “我……可是她应该会讨厌我吧……毕竟我……”

  可是?果然。

  芽衣深吸了一口气,话像连珠炮一样不停的往外窜:“可是什么可是!喜欢透子前辈的人都可以从冠军之路排到鹿子镇了!但她却找了你两年,麻烦你用你那高智商的脑子想想这到底是为什么!”

  这个N还真不知道,但是他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七贤者被抓的新闻。

  “这不是她的任务吗?”

  “前辈啊,你可没有上通缉榜。不然你以为你能和我站在这里好好讲话,我早就把你送到……咳咳,而且你觉得谁会因为一个不熟的人的委托花了两年的时间。”

  芽衣顿了一下,暗暗的拨通了实况接收器。

  “你之前不是还说要找透子前辈的吗?怎么事到临头反而退缩了?”

  N还没从滞愣状态完全回过神来:”你的意思是?”

  “你先别管我什么意思,反正你就告诉我你喜不喜欢透子前辈吧。”


青竹岚语

口袋妖怪黑白2芽衣的恋爱历程5

不喜欢的话请安静的离开,谢谢。

反正我只是放上了为作品数添砖加瓦的。

。。。。。。。。。。。。。。。。。。

  “意志力……和外表不一样……你有很强大的意志力。”亚克诺姆忽然出现在芽衣面前。

  芽衣熟练的侧退一步。

  “根本就不需要找,自己就跑出来了。”芽衣低声吐槽了一句。

  吐槽完芽衣开门见山的问:“你能回心之空洞吗?”

  “可以,我本来也就是不想来的。只是既然来了就想来到这里的冠军之路看看。”亚克诺姆回头望了望冠军之路的尽头,“不过我来的好像很不巧,并没有人来这里挑战。”

  “应该是由克希告诉你我在这里的。既然她都给了你提示,那我也给你一点好了。”

  “那个叫...

不喜欢的话请安静的离开,谢谢。

反正我只是放上了为作品数添砖加瓦的。

。。。。。。。。。。。。。。。。。。

  “意志力……和外表不一样……你有很强大的意志力。”亚克诺姆忽然出现在芽衣面前。

  芽衣熟练的侧退一步。

  “根本就不需要找,自己就跑出来了。”芽衣低声吐槽了一句。

  吐槽完芽衣开门见山的问:“你能回心之空洞吗?”

  “可以,我本来也就是不想来的。只是既然来了就想来到这里的冠军之路看看。”亚克诺姆回头望了望冠军之路的尽头,“不过我来的好像很不巧,并没有人来这里挑战。”

  “应该是由克希告诉你我在这里的。既然她都给了你提示,那我也给你一点好了。”

  “那个叫N的男生来过我这里。他有的意志很坚定,有的却很动摇。”

  “和他一起来的黑色的巨龙说,‘他觉得他和他喜欢的女生年龄实在相差太大了,差了5岁呢。’这是原话。”

  “区区5岁算什么?”芽衣嘴角抽搐,这是什么奇葩理由,虽然听说过N对常识的了解都有些……偏差,但没想到偏差到这种程度。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再见。”亚克诺姆飘悠悠的飞走了。

  芽衣挑了挑眉:“所以说这一个两个来干嘛的?”

  “算了算了,还是先替恭平守门吧。”芽衣耸耸肩,走到冠军之路的尽头前,不知道从哪摸了张凳子坐着。

  随手把6只精灵全放了出来。

  君主蛇,路卡利欧,双倍多多冰,胖嘟嘟,首席天鹅和噬魂吊灯这将堵在路上。

  这可是前冠军的标配战队。

  光是噬魂吊灯就已经让人不敢靠前了。

  谁不晓得前冠军奇招频现,光是鬼火和精神干扰就被她玩出了不少花样。

  更何况训练师之间还有流传着一句――宁可一起惹怒现任的四大天王和冠军也不能也不要去惹前冠军。

  现任的四大天王和冠军至少还会留有余地,最多教训教训你。

  可是前冠军是在气发完之前绝对不会停。

  关键是她既让你生不如死,还让你无话可说――打人不往要害打,只往疼的地方打。

  现任的四大天王和冠军还会因为心疼精灵在精灵对战里留手。

  前冠军直接不和你进行精灵对战,一个精灵拖你全队不说,剩下五个帮着她打你。

  就这样靠直接的武力威胁,芽衣硬是一场精灵对战都没打,就撑到了恭平回来。

  “老姐你,你这是……”恭平嘴角抽搐。

  芽衣打了个哈欠站起来:“替你守门呀,不然还能是什么?”

  “既然你回来我就走了,我还要去天堂之塔一趟。”

  恭平看了看芽衣飞走的方向,无奈的说:“老姐还是这么特立独行。不,或者应该说是,懒。”

  “而且还是个女强人,不仅精灵对战强自己打架更是牛。她要是嫁不出去怎么办?”一个长期呆在冠军之路的训练师,顺着恭平的话说下去。

  他当年不仅输得很惨,而且还因为出言不逊被芽衣猛揍了一顿。

  恭平还记得那件事,面前这个训练是当前当时说他是一个只会躲在女人后面的……

  结果就被老姐一脸微笑的,揍得鼻青脸肿。

  他现在这样说芽衣,恭平自然不能,也不可能坐视不理。

  “我老姐家务满分,生存能力满点。不但做饭好吃,人长得很好看,而且还很厉害,怎么就嫁不出去?”

  “话说回来你真的很努力,到现在还在这里练习,不如我陪你练一场吧。”恭平笑的“和善”。

  画面一转,白色的天鹅在高高的圆形塔的门前落下。

  出于对里面亡灵的尊重,芽衣一直都是自己步行到塔顶的。

  经常来这里看望自己伙伴的那些人,显然已经和芽衣很熟了。

  一路上都有人和她打招呼,还有人上前给她塞东西。

  因为有急事,所以芽衣匆匆和他们打过招呼之后,就继续爬楼。

  终于她爬到了顶楼。

  但是塔顶连个鬼影也没有。

  “不在这里吗?可是我实在想不到哪里的感情比这里浓厚了。”

  “嗯,说不定她去挨家挨户的寻找透子前辈了。”

  “希望她能好好隐身,不然引起骚动的话,收拾起来很麻烦的。”

  芽衣叹了一口气,上前敲钟,这是她每次到塔顶都会做的事。

  低沉的钟声传荡,天地为之一肃。

  “果然是一个感情丰富的孩子。”轻灵的声音直接在脑海中响起。

  “艾姆利多?”芽衣后退一步直视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艾姆利多,暗想,三位都很喜欢突然出现么。

  “你向很多人倾注了你的感情,也有很多人向你倾注感情。好多好多感情在你身边交织,我真的好喜欢你这样的孩子。”

  “所以呢,你想说什么?”

  “如果不是我想帮小透子找到她喜欢的人,我一定会好好观察你的。那个被小光带来的少女,有着复杂却坚定的感情,这样的感情也很让我喜欢呢!”

  “明明那个叫N的男孩子应该也是喜欢她的。我感受到了他想他留在她身边的那种的感情,可是为什么他会离开呢?我不理解。”

  “因为胆小,因为自以为对她好,因为他是一个绿毛负心汉。”最后几个字是被芽衣咬着牙齿说出来的。

  透子前辈那么棒一个人,那么好一个女孩子,N竟然让她花了两年的青春年去找他。那可是少女最美好的年华呀!

  艾姆利多歪头:“你好像很懂的样子?那你可以帮他们在一起吗?”

  “只是物理上的在一起的话,倒是可以,不过你得告诉我透子前辈在哪里。”

  “她去最后见到那个男孩子的地方了。”

  “N之城?”

青竹岚语

口袋妖怪黑白2芽衣的恋爱历程4

不喜欢的话请安静的离开。
反正我只是放上了为作品数添砖加瓦的。
。。。。。。。。。。。。。。。。。

  “三圣菇?你们不是神奥的传说精灵吗?”芽衣诧异的问。

  三圣菇没有回答,而是各自飞出了洞。

  艾姆利多在飞出去前还在芽衣身边转了一圈。

  还没想通的芽衣被红豆杉郑重地拍了拍肩膀。

  “怎么了,博士?”

  “了解三圣菇吗?”

  “在书上看过。由克希代表智慧,艾姆利多代表情感,亚克诺姆代表意志。”

  “很好,那寻找她们的工作就交给你了。不能让她们在合众呆太久。毕竟他们是神奥的传说精灵,可能会造成混乱。”

  “为什么是我。”这绝对会累死人的。

  “你的图鉴一点...

不喜欢的话请安静的离开。
反正我只是放上了为作品数添砖加瓦的。
。。。。。。。。。。。。。。。。。

  “三圣菇?你们不是神奥的传说精灵吗?”芽衣诧异的问。

  三圣菇没有回答,而是各自飞出了洞。

  艾姆利多在飞出去前还在芽衣身边转了一圈。

  还没想通的芽衣被红豆杉郑重地拍了拍肩膀。

  “怎么了,博士?”

  “了解三圣菇吗?”

  “在书上看过。由克希代表智慧,艾姆利多代表情感,亚克诺姆代表意志。”

  “很好,那寻找她们的工作就交给你了。不能让她们在合众呆太久。毕竟他们是神奥的传说精灵,可能会造成混乱。”

  “为什么是我。”这绝对会累死人的。

  “你的图鉴一点都没有增加吧。”

  “呃――我去就是了。”

  红豆杉对芽衣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然后潇洒离去,独留芽衣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认命的芽衣只好打开地图:“由克希代表智慧,嗯,去七宝市的图书馆看看好了。”

  走出洞穴,芽衣立刻让首席天鹅载她去了七宝市。

  果然还没进图书馆就和由克希撞上了。

  “我只是被艾姆利多强拉来的,因为她说我们三个必须一起行动才行。”由克希飘到芽衣面前,不等芽衣开口请她回去就自顾自的说,“我先回心之空洞了,你帮我和艾姆利多说一下。”

  “还有亚克诺姆应该会去冠军之路。”

  由克希刚飘走没多远突然回身。

  “艾姆利多很在意那个叫透子的女孩,好像和一个叫N的男生有关。”

  这次说完就真的飘走了。

  “透子前辈和绿毛负心汉?原来是同道中人。”芽衣回过神来摸了摸下巴,“艾姆利多的话,应该在天堂之塔。”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这是我实况接收器的声音?

  芽衣低头一看,是恭平的电话。

  “怎么了?”芽衣接通电话。

  “老姐帮帮忙,我有急事要出去一下,你能帮我想一下那些挑战者吗?”

  “四天王就足够了,有实力的挑战者真的没有多少。所以我才会撂了挑子走人,在那工作真的是太无聊了。”

  虽然芽衣不喜欢精灵战斗,但她更不喜欢被闷在一个屋子里,啥事除了看文件什么事都干不了。”

  “拜托老姐,道馆馆主说最近有几个很有实力的挑战者。我这次去做的事绝对不能半途回来,所以老姐帮我挡一下呗。”恭平做祈求状。

  芽衣想,本来就是她撂挑子给的恭平,已经是她先不对了。

  反正还要去冠军之路找亚克诺姆,替他挡一挡也没什么,只是有些好奇这小子到底是去干嘛的,居然不能半途回来。

  联盟不可能让冠军去做这种不能半途回来应对挑战者的任务。

  那么就是私事。

  不能半途回来,可能是没办法半途脱身,或者说半途回来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嗯,这小子不会恋爱了吧?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得告诉我你是要去做什么。”

  “呃―这个,老姐你就不用管了,嗯,我真的很着急先挂了。”

  “嘟嘟――”

  好小子,会挂我电话了。芽衣挑眉,真当你老姐,没有办法知道你到底是去干什么了吗?

  不过还是先解决博士交代的事吧,唉,这个还真是马虎不得。

  等等,我好像忘记了什么。

一滩老瑞

混更,大概八月初写的……我太久没完整写过正经东西了。

N白向。是和达令一起玩的狗血梗棋盘(……)的一段,主题是“前世今生”。不过比起前世今生更像是一个if。就当作是他们的前世好了,今生一定要HE的(笑


他在前面走。

她在此刻却开始犹豫不决,带着略有些担忧的神情试探着迈出几步,地面铺着的厚厚的落叶被压实、压碎,发出吱嘎的声响,而他没有阻拦她。

她便跟上。他们在森林中越走越远,走向死寂去,走向黑暗去,背后传来崩塌声,而不需看她也知道,那前一刻还是面前的人的理想城的宏伟建筑如今映出冲天的火光,无数人,本躲得远远的无数人在她的胜利后涌来,加入一场围剿残党的乘胜追击的狂欢。他们发出欣喜的...

混更,大概八月初写的……我太久没完整写过正经东西了。

N白向。是和达令一起玩的狗血梗棋盘(……)的一段,主题是“前世今生”。不过比起前世今生更像是一个if。就当作是他们的前世好了,今生一定要HE的(笑



他在前面走。

她在此刻却开始犹豫不决,带着略有些担忧的神情试探着迈出几步,地面铺着的厚厚的落叶被压实、压碎,发出吱嘎的声响,而他没有阻拦她。

她便跟上。他们在森林中越走越远,走向死寂去,走向黑暗去,背后传来崩塌声,而不需看她也知道,那前一刻还是面前的人的理想城的宏伟建筑如今映出冲天的火光,无数人,本躲得远远的无数人在她的胜利后涌来,加入一场围剿残党的乘胜追击的狂欢。他们发出欣喜的叫喊,为一个又一个微小的胜利弹冠相庆。

而他们也清楚,他们还没取得真正的胜利——“他”在哪里!在哪里!


他突然开始狂躁地扯下他身上那件白色的罩袍,向地面上狠狠一掷;布料叹息着,缓缓地飘落下去,“啪嗒”地落在层层落叶之上,不再动了。她向它伸出手去,却又停住。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便是祈祷那将是蝉蜕,求眼前的人展开翅膀。

在她分神时他已经走出一段距离。她加快脚步跟上。

“……。”

他很小声地叫了她的名字。那更像是一句唇间吐出的叹息,而她也紧张地捕捉到这讯息。

“嗯。”她回应。

他回过身来。他们如今停在一片狭小的空地:一棵树被雷击倒砸下更多棵。月光自他们头顶投下,这一刻她才真正看清他的脸。或者是说眼睛,那方才还日心一般烧灼着不入他眼的一切的双眼……如今像黑洞那样。空空荡荡的。

她心里一惊。男人叹息,他想说很多话的,从他们的初遇一直追溯到现在,说他的世界是如何因此而开始晃动,而最终在摇摇欲坠的顶峰上迎来毁灭。一座金宫碎裂了,埋葬欲望、阴谋、谎言和灾难,以及他自己。

他望着她,啊,清澈的人。她像他在狭槽中窥见的一缕云,而最终为他带来整片天,之后那天空向他崩塌,任何一处都如此。

他继续沉默着,该说什么呢,从何谈起,他该怎样才有开口的颜面?

而她仍然安静地等待,带着那样温柔的担忧。他更加无法开口。死寂。

时间被拉得无限地长。她在犹豫该不该说些什么,怎样才能安慰曾活在纯粹的幻梦里,被狂热攫去的人?而她也犹豫。

最后他仰起头,望着一方明亮的天空,圆月在他们——他头顶正上。

在这样的光下还是看不真切。他是流泪了吗?她想,有光在他脸颊上闪动。

他闭上眼,长长地叹了一声,像是要叹息出他所有的一切。他掏出一把短剑来。

她惊呼,朝他冲过去,伸出手想要徒劳地阻拦。

而他只是说,“再见——”



钫
嗯感觉还是未处理的图更好看

嗯感觉还是未处理的图更好看

嗯感觉还是未处理的图更好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