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ct127

98693浏览    5971参与
唯愿风雨吉

慢行 ③

   最近真是磕马东磕到上头


正文↓


       李东赫用最快的速度逃出了食堂,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面对李马克去谈这件事情。他想在李马克面前保护着他那一点自尊心,可是明明那时候李马克已经看到了他被拒绝的画面。 


         “欸,宣武,那不是你的暗恋者吗?”李东赫没走两步就停了下来,他现在很想躲起来,但是灾难来了是躲不掉的。朴宣武和他的一众狐朋狗友...

   最近真是磕马东磕到上头



正文↓




       李东赫用最快的速度逃出了食堂,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面对李马克去谈这件事情。他想在李马克面前保护着他那一点自尊心,可是明明那时候李马克已经看到了他被拒绝的画面。 

 

         “欸,宣武,那不是你的暗恋者吗?”李东赫没走两步就停了下来,他现在很想躲起来,但是灾难来了是躲不掉的。朴宣武和他的一众狐朋狗友正向着他这个方向走过来。 

 

       “宣武啊,我……”     “怎么,迎难而上?失败了还想在表白一次?上次没有观众,那这次我给你叫来几个观众怎么样?大家快来看啊,这有人要向我表白了!”  


      李东赫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朴宣武,听着他口中说出的话。他怎么也没想到明明以前是朋友来着,现在怎么……怎么会是这样? 

 

        他们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多的李东赫有些喘不过来气。李东赫不知道他该怎么办,头越来越低。“怎么,害羞了?昨天怎么……呃”       

    

        “疯子,你再说一遍试试!” 

 

         李马克刚出了食堂就看到这样一幕,脑袋里的冷静都去喂狗吧,扒开人群冲上去打了朴宣武一拳之后拽着他的衣领,整个人散发着戾气。“你TM再给老子说一遍!”  “我就说怎么了?李东赫他喜欢男人,他恶心”        “我cnm” 

 

      李马克听到朴宣武的话之后立马又挥起了拳头。   “马克,别打了”李东赫着急的想上去拦一下,他倒不是怕朴宣武会受伤,他就是怕李马克因为这件事受到学校的处分。 

 

       显然罗渽民跟黄仁俊也想到了这一点,立马上去拉开李马克,眼看着李马克还要在冲过去,黄仁俊赶紧说了一句 “马克哥,这是学校里。” 

 

       “我知道,东赫呢?”  李马克冷静下来之后回头开始找李东赫,他看见李东赫站在那全身发抖,吓到那孩子了吧。


        “东赫,我……”   “马克啊,我们走吧”李东赫边说边上前拉住李马克往人群外面走。 

 

        看热闹的人并没有因为其中一个主角的离去而散开,反而议论声愈发的大了起来。 

 

       “该散了吧,现在还在这儿是等着吃热乎的吗?”果然校霸就是校霸,罗渽民一开口,周围的人果然都散开了。朴宣武还在那躺着,跟具尸体一样,黄仁俊半蹲下来笑着吐出几个字“你、要、完、了” 

 

        李马克看着这路不是回教室的路,好奇心使他打破了这份宁静“东赫啊,我们这是去哪?”     “医务室 ”      “没事,我这点伤又算不了什么。”李马克挠了挠头,他以前脸都要破相了都没说去什么医务室,这让罗渽民跟黄仁俊知道不得笑死。 

 

        “你当时为什么要打他?”  李东赫的突然转身把李马克吓了一跳,嘴角的伤因为惊吓的表情而传来阵阵痛意。 

 

         “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就看你站在那,我就过去了,然后就……”李马克的眼神飘忽不定,他不敢往前瞅,因为现在李东赫离他……太近了。 

 

       “谢谢你”  李东赫突然来这么一句倒把李马克整一楞,刚想继续说点啥,发现李东赫早都往前走好远了。 

 

      “呦,李马克?稀客啊!能搁这儿见到你,旁边这你朋友?”    医务室的门一打开的时候中本悠太正坐在桌边剪指甲呢,看见进来的李马克立马开始嘲笑,这小子不说这辈子不踏入医务室吗?今天这是咋了?真香打脸现场? 

 

       “中本医生,马克他受伤了,您帮他看一下。”      “受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李马克!你受伤了?你当年不是一打十……嗯额呢” 

       

      眼看着中本悠太越来越没边儿,李马克赶紧上前捂住他的嘴  “中!本!老师,我现在受伤了,帮我看看吧,嗯?”  


     中本悠太像李东赫发出质疑的目光,你说这是受伤?伤在哪? 


     “这点小伤上点药就好了。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你是怎么受伤的?诶~别跟我说是磕哪儿,我可不信。”  中本悠太给李马克上完药之后,就靠在桌子上抱着肩膀,眼神来回在李马克和李东赫之间游荡,这李马克的脸肯定和李东赫有关系。 

 

      “被人打了。”李马克看着镜子里上完药的脸,毫不在意的说。中本悠太砸吧了一下嘴,感觉从李马克嘴里问不出什么他感兴趣的,于是把目光转向了李东赫 “同学,是因为你?” 

     

      还没等李东赫答话,李马克赶紧把手里的镜子撇向了中本悠太  “有这闲工夫问东问西的,还不如赶紧找个对象。”     “得得得,不问了不问了。不过你们打算在这呆多长时间啊,你们高中生现在都这么闲吗?” 

 

      中本悠太一语惊醒梦中人,李东赫“刷”的一下站起来,他忘了要上课了,这属于赤裸裸的逃课啊。李马克看见李东赫的反应,双手往兜里一插,顺便踢了踢旁边中本悠太的凳子“哥,开个假条吧。” 

 

      “这会儿知道叫哥了,刚才干嘛了?” 李马克看着中本悠太嘚瑟的样子皱了皱眉,他逃课都逃习惯了,要不是为了李东赫…………他忍! 

 

        “哥,你好歹也算个老师,给我开一张吧,以后我补偿你咋样?” 中本悠太听见李马克这么一说立刻心动了,他想要的,还真就得李马克才能给。  “得了,卖你个面子,给你开!” 

 

        “李马克,你来趟办公室!”回到教室李马克凳子还没坐热,他们班主任董思成就把他叫了出去,教师办公室里正是脸都被打肿的朴宣武,以及隔壁班的班主任金道英。 

 

       “说说吧,怎么一回事?”董思成揉了揉眉心,他这个表弟啊,真是有点……小调皮(?)呢。  “我没有什么想解释的,就是老师你看到的这样。”     “老师,我可没做什么,李马克像个疯子一样就开始打我。”朴宣武看着李马克没有丝毫想解释的意思,他决定一定要把李马克这个“罪名”坐实了, 反正李马克也绝对不会提李东赫的事儿不是吗。 

 

        

 

 

 

         

 

        

Ryeoxillllll咧西西西西

划时代研究社「7」(21条×你)

★来源于脑🕳️中二超能力梗慎入,走中二风,比较沙雕


★现在开始可能会有一些感情线「玛丽苏的21个人感情线不要揍我」骂我骂我(但不要骂太凶吧TT)


★这章试着开始改了人称,“我”变成“你”看不惯和我说🦆。今天依旧小学生记事风巴拉巴拉……


划时代研究社人物简介 +

划时代研究社前情回顾 +


-


00


少女被黑洞吞噬后,出现了一个黑影扼住了她的喉咙张口对她说话。“啊...原来是一个可怜虫啊,我还以为会附身到比较强一点的人身上。”


“……”她感到不能呼吸了。


“想要变强吗?”


少女被他松开了脖颈,犹豫地抬头看向他认...

★来源于脑🕳️中二超能力梗慎入,走中二风,比较沙雕


★现在开始可能会有一些感情线「玛丽苏的21个人感情线不要揍我」骂我骂我(但不要骂太凶吧TT)


★这章试着开始改了人称,“我”变成“你”看不惯和我说🦆。今天依旧小学生记事风巴拉巴拉……


划时代研究社人物简介 +

划时代研究社前情回顾 +



-


00


少女被黑洞吞噬后,出现了一个黑影扼住了她的喉咙张口对她说话。“啊...原来是一个可怜虫啊,我还以为会附身到比较强一点的人身上。”


“……”她感到不能呼吸了。


“想要变强吗?”


少女被他松开了脖颈,犹豫地抬头看向他认真的说道:“我...”


“变强之后你可以把那些人都欺负一遍...或者说你想她们死吗?”黑影把手一挥,少女的心智便好像被控制住了,眼睛即刻发红。“她们都是该死的啊...不是吗?杀了她们吧。”



“杀了...她们。”



少女再次醒来时躺在了自己外婆家的床上,好像感觉怪怪的。



-


01



傍晚的小巷子里,三个女生把一个略显娇小的女生挤进了暗处,不用想也知道,是校园霸凌。


在路人眼中这种现象很常见所以这里路过的人都是冷漠的瞟一眼,也没有上前制止就走了,正因为这么多的冷漠的旁观者才促成以后更多的悲剧啊。


“乐乐,好久没有一起玩了吧?”一个长得清秀看起来无辜可人的长发女生把萧乐乐脸庞的头发挽到耳边。


她的耳下有个刀疤以至于她都是散下自己并不是很长的短发来遮掩住这个疤,而这个疤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女生。


“许妍你到底想怎么样?”


萧乐乐躲开她的手,却被旁边那个扎高马尾的女生拽住了头发打了一巴掌。


“长能耐了是吧?会躲了?”


那个扎着丸子头戴着眼镜的女生拿出了手机录像:“今天拍点什么好呢?我们乐乐里面那件是什么颜色的呀,让姐姐看看吧。”


“够了...”


萧乐乐抬头眼睛变成了红色,把高马尾甩开,不知道哪里拿出来一把刀,往她手上一割,娇嫩的皮肤即刻出来一道血痕。


“嘶...他妈的你拿刀?”


三个人被吓到了,想走但是身体却又好像被什么定住了一般动不了,也说不出话来了,只能站在原地。


“杀了她们...杀了她们...杀了。她们。”


萧乐乐握着刀一步步朝她们逼近,快要到的时候刀突然自己漂浮了。


肖德俊接过空中飘过来的刀,还甩甩:“我靠真刀啊。”



-


02


“破解。”


你小声念完她们三个人便感觉可以动了,见你们一行五个人阵仗挺大的样子,以为你们是来帮萧乐乐的自然有点心虚便跑了。


“什么嘛我们救了她们哎居然什么也不说就跑了?真是没良心...”黄冠亨不满的嚷嚷。


等他们再反应过来时对面的萧乐乐也不见了,你一巴掌拍到你旁边的李马克肩膀上,别问为什么不拍黄旭熙,问就是他看起来人高马大打不过。


“你怎么不看着点!”


“我???”


李马无辜。


行呗,敢情你们就是来凑了场寂寞的热闹。



-


03


回去电梯一打开撞见了中本悠太,又是尴尬的对视,旁边的肖德俊看中本悠太进入电梯便问他:“哥你去哪?顺便帮我带罐老干妈回来。”


“啊?我...出去买点东西,会帮你带的。”说完电梯门便缓缓关上了。


你用胳膊肘碰碰肖德俊:“你刚刚出去怎么不买?”他伸出手用手高压制住我,按住我的头。


“哦。忘了。”


忘了就忘了你压我你是几个意思?


“你们几个站在门口干嘛??”钱锟拿着把菜刀走出来,应该是还在做着饭身上的围裙都还没有解开。


“没...现在就进来。”


你们讪讪拖下鞋子换上拖鞋。


“道英哥呢?”你走进厨房想着想帮忙做点什么,便挽起了自己的衣袖。


“廷祐他们又被叫家长了,所以道英就被请去喝茶了。”他切着砧板上的肉,转头让我把那边煮着汤的火关小一点。


“哥你干嘛?”


你走过去就看见李永钦用汤勺舀了一点汤在偷喝,兴许被你一下烫到了,放下汤勺他的表情一下变得很难看。


钱锟瞄了一眼快速走出厨房找水的李永钦无奈地对我说道:“别管他他就那样。”


……


晚上到了饭点,所有人也都在饭桌聚齐了,今天有几位气氛好像有点不太对劲,你看看今天坐在你对面的金道英双眼无神地看着盘里的西红柿炒蛋,感觉都要盯出个洞来了。


你桌下的脚踢踢旁边的黄仁俊小声问他:“道英哥这是怎么了?”


黄仁俊一脸见怪不怪的样子,叉了一口午餐肉凑过来小声回答你:“哎呀习惯就好了,每次道英哥去完学校都是这样的啦,不过最近他好像老是做噩梦,应该是累了吧。”


“嘭-”


他刚说完对面的人就倒了下去。


“哥!?”


“我擦...九哥你们几个把道英哥都气晕了!”虽然钟辰乐离你并不是很近但是他的声音快让你的耳膜炸掉了。


这顿饭没有那么愉快的匆忙结束了,李泰容让黄旭熙把金道英扛回房间然后中本悠太先进去治疗。


你和他们一起站在门外等候,一旁朴志晟一直在念叨,你转头时发现他哭得还...挺凶那种。


“朴志晟?”


不叫他还好,一叫他他就抱着你哇哇大哭,不一会儿他又变成了仓鼠掉在地上,你只好撵起他放在手上小心翼翼地摸摸他试图给他点安慰。


安慰仓鼠还挺费劲...如果换黄旭熙那个五大粗(不是)来可能一指头就能让朴志晟升入仓鼠天堂。


大概不到一个小时中本悠太出来了,他擦擦汗瞄了一眼旁边看起来很担心的你:“没什么事的就是太劳累了。”


“那就好。”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你摸摸在你手上趴着已经睡着了的小家伙。


“给我吧,我和志晟一个房间的。”你抬眼对上了一对明朗的笑眼,毫不夸张的说李帝努可以说是你认为全社最温柔绅士的人。


“那行。”你把手上的那坨肉肉的仓鼠递给他,他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朵花递给你。


“早点睡吧。晚安。”


我擦!


这无疑给你的少女心一个暴击,显然你真的很吃这一套。


“嘁…”


你回头见中本悠太靠着门框不屑地看着你,你怼回他白了他一眼转身就离开了。



-


 04


第二天靠着李马克的职权,你和刘扬扬两个人因为起晚迟到了也没有被记上名字。


“你不上课?”我见要刘扬扬朝着小卖部的方向走,拽住他的书包就走。“小心被抓,你教室好像在我旁边是吧?快走快走要打铃了。”


“我就去买个益达而已很快的啦。”他似是要挣脱我抓着的肩带。


“我擦!教导主...”


我还没有说完就被他光速拉进了教学楼,看来肯定是经常干这种事情没错了,他还探出个头问我:“哪呢哪呢?”


“逗你玩的。”


“……”



你刚进到教室坐下同桌姜娜娜便有过来和你聊起了最近学校的八卦。


“哎你知道吗?今天早上对面五班的萧乐乐好像去教务处举报许研了,我觉得许研看起来还挺好的啊...你说会不会是在冤枉她?”


“看今天早上晨会怎么讲就知道了啊。”


你若有所思,然后转头笑着回复她。


……


今早晨会校长也讲了很多东西,例如哪个班级表现得好,哪个班级退步了,谁谁谁又违反规定了但就是没有提到举报。


怎么回事?难道萧乐乐没有去举报许研吗?你皱眉看向不远处五班的队伍,幸好今天早上你有戴上隐形眼镜。


萧乐乐低着头,握住拳头全身都在颤抖,排在她后边的许研倒是挺胸表现得坦荡自若。



-


05


今天早上起床萧乐乐感到一阵恶心,努力回想了昨天下午发生的事情,她昨天好像又被堵了…后面有一股力量操作着她,让她有点不受控制了再后来就不记得了。


说起来自从她好像那天去学校拿书后...莫名其妙到外婆家无缘无故睡着后身体里好像住了另一个人,有时候自己也总会不知道这一天发生了什么就好像她从来没有经历一样。


她突然觉得不能再坐以待毙了,她要去教务处举报许研。


但是明明教导主任答应她会上报的,她也都给他看了自己被威胁的证据...为什么会这样?


萧乐乐感觉到许研靠近她的耳边说道。



“没用的。”




----


因为晚上作死的喝了奶茶所以一晚上没有睡的我来了。


写这章时想到了一个初中的同班同学,我们只同过初三一年的班,但是我却对他影响很深刻。他因为以前爸爸妈妈不注意烧坏了脑子,所以智力有点缺陷。班里的男生总是欺负他,他也当做好玩的样子...我们女生其实都还是很喜欢他的,真的特别单纯一男的。


和我一个大组课间发牛奶时总会帮我和我同桌拿,我也会把自己的蛋糕或者饼干分给他,虽然会被班里一些男生抢走...emmmm说来可气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让我恶心的是班里一个学习成绩很好级里排名前五十的男生就是经常排挤他的人之一,听他们说还在宿舍拳打脚踢。


但是好像老师也没办法...因为他智力问题也给老师惹了不少麻烦。他自己也不会告老师,因为他总觉得他们在和他玩。


现在也不知道他在新学校过得怎么样了,也希望他能被这个世界温柔善待吧!


没有人是完美的,但是诋毁凌辱无辜者的人一定不是完美的甚至恶心,不论是你家室好还是成绩有多好也一样。


心動警告Bong

「搞条搞搞搞」

b站最近连续推了各种up主发的你条沙雕视频,?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b站这么了解我的喜好了? 既然推了那么多素材就写点? 随随便便就是一个掐点 你条果然是梗多 🙄😂 


1 「悠太哥 好难啊」——来福泰昀悠炫道锟 


泰容:wuli用悠太的名字试试吧? 

貂儿/宣儿/容儿:完美通过 

win:那塔莫拖有塔...那...卡...啊啊啊啊啊 

其他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悠太用生命晃董☁的肩膀 

win:悠太哥 ...

b站最近连续推了各种up主发的你条沙雕视频,?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b站这么了解我的喜好了? 既然推了那么多素材就写点? 随随便便就是一个掐点 你条果然是梗多 🙄😂 

 

1 「悠太哥 好难啊」——来福泰昀悠炫道锟 

 

泰容:wuli用悠太的名字试试吧? 

貂儿/宣儿/容儿:完美通过 

win:那塔莫拖有塔...那...卡...啊啊啊啊啊 

其他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悠太用生命晃董☁的肩膀 

win:悠太哥 哦嘞哦哟~ 

钱锟:哈哈哈哈哈哈哈 

win: 为~求嫩中国撒浪「委屈」 

泰容:那用中国人来一次吧「做了一次示范」 

win:「自信感」ok 种国任 中过人 种过认! 

其他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ww: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我还可以吧 满足的拍拍手」 

崽崽太可爱了 我的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西吧 

 

2「翻译器?!」——同上来福篇 

 

车内 

貂儿:「自信感」我觉得现在做什么都能赢 

锟儿:.... 

A Few Moments Later 

.........  

Day two 

..... 

Day three 

.... 

Day four 

锟儿:马甲哟 

貂儿:噗..「什么鬼,这时间差」 

锟儿:哈哈哈哈哈哈哈 

貂儿:因为同步翻译,翻译需要时间  

所以感觉隔了一个世纪的对话 

——乒乓球桌 

请锟对winwin说一句话 

锟儿:就像在宿舍一样,我不会对你太狠的 

昀:哦~ok 

宣泰悠「摸耳机等待翻译」貂儿「摸耳机戴耳机,摸半天摸不出来」 

.... 

其他成员:哦哦哦哦哦哦~ 

宣:「击掌」韩牛!! 

泰悠昀:阿一古!「不甘示弱」 

 

3「戒赌?」——爱不释手mv花絮 

 

又是一年一度锟儿跟铁块猜拳的日子 

第一回合  

铁胜 锟被打 

第二回合 

铁胜 锟被打 

第三回合 

铁胜 锟被打 

第四回合 

铁胜 锟被打 

.... 

第八回合 

铁胜 锟被打 

请问 锟的手还在吗?被打了几次? 

 

4 「两排鸡?」——以团之名威人篇 

昀:我「指着自己」 

卢:你! 

昀:开心成! 

卢:看思成「眼睛一亮」 

昀:开心成!!!! 

卢:董思成! 

昀:...两百 

卢:两排? 

昀:两百斤! 

卢:两排鸡?!!! 

「来不及了时间」 

昀:我开心的像两百斤的胖子 

然后一脸懵逼的卢卡就被转过去了 

卢:我也不知道 

十:你也不知道吗 

卢:啊,董思成 

十:董思成!! 

卢:是个胖子 

昀:? 

十:??? 

卢:董思成是胖男人 fat boy 

十:董思成胖...胖女人..胖男人? 

昀:....「天啦噜谁来救救我」 

瓜锟:「我的笑不是笑」 

铁:「我他妈的好兴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卢:董思成是胖子!!! 

十:懵懵懂懂迷迷糊糊「转过去了」 

 

5「我韩文不太好」——梦梦idol room 

 

李诺:无趣..天国 

猪猪们:...? 

亨敦:或许仁俊xi可以给我们表演刚才这个吗? 

仁:「抱歉脸」我韩文不太好 有点没听懂 

亨敦/Defconn:gan za gi?「被摆了一道」 

Defconn:哇不是一直都说的挺好的吗 

仁:「依旧抱歉脸」 

「目光转向钟辰乐」 

亨敦:辰乐你可以吗? 

辰:...我也 

猪猪们:nuo do???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仁:「跟辰击了个掌」学我呢! 

辰:「我笑的还可以吧」 

「目光转转了韩国出生的罗娜」 

亨敦:渽民呐 你来试试 

可怜巴巴罗娜:我...我韩文也不太好没听懂 

亨敦/Defconn:?????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文笔渣子

15,上升期爱豆如何谈恋爱?

“啊……?”金筱蓿觉得今天非常,不正常,今天真是个魔幻的一天,只发出了一个音节便低头不说话了

我其实真的想问!金道英你看上我哪里了,我马上改行不行 你好可怕

“只是考虑一下……都不行吗”金道英以肉眼可见的颓废

“我……”

手还在给她按着腰   手法确实好舒服!!!

“好了”给她裹上被子“晚安”

就走出了房门

“我刚刚,都说了点什么阿”金筱蓿握住自己的脸

“果然还是,不喜欢我吗……连考虑都不行”

金道英颓废了,金道英疯了

他没回宿舍,而是去了练习室,一直练到第二天早上

///

哐哐哐

“干嘛?!”

“筱蓿!你赶紧的起床”董云非常...

“啊……?”金筱蓿觉得今天非常,不正常,今天真是个魔幻的一天,只发出了一个音节便低头不说话了

我其实真的想问!金道英你看上我哪里了,我马上改行不行 你好可怕

“只是考虑一下……都不行吗”金道英以肉眼可见的颓废

“我……”

手还在给她按着腰   手法确实好舒服!!!

“好了”给她裹上被子“晚安”

就走出了房门

“我刚刚,都说了点什么阿”金筱蓿握住自己的脸

“果然还是,不喜欢我吗……连考虑都不行”

金道英颓废了,金道英疯了

他没回宿舍,而是去了练习室,一直练到第二天早上

///

哐哐哐

“干嘛?!”

“筱蓿!你赶紧的起床”董云非常焦急

“啊?”

穿好衣服给董云打开门

“怎么了这是?”

“快去我们的练习室”拉着就跑

中本悠太看着他们牵在一起的手,还笑的那么甜蜜蜜

蓿哥:“你是瞎还是瞎??”

中本老师哭了呜呜呜winko你怎么又去找别人了呜呜

“……你那个男朋友?”

董云看了一眼自己在哪里演情景剧的中本“别理他,闲的”

然后她就看见了,还在跳舞的金道英

已经有些站不稳了

眼睛里充着血

“他……跳了多长时间了?”

“从昨天10点半 到现在”

“……他疯了嘛?!”金筱蓿扒拉袖子

“得嘞”董云带走了其他的成员

///

“金道英!”金筱蓿走上前用武力让他停下

“你疯了吗你?!”

“没……”现在更像兔子了,眼睛贼红

金筱蓿拉着他坐到一边

“我说啊……你…”

“筱蓿……你真的不考虑”

“考虑阿,但你上升期诶,谈恋爱的话会被李秀满老师踢出去的”

“可是……”

“但是,我也没说不同意阿”

“!!!真的!”

“唔……”

妈的,金道英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喜欢亲嘴!!

不对,等等!现在,today,now,有一个问题!

啊啊啊啊!金道英同志!你刷牙了嘛你!!!

-//-/

早早早

夜莺的玫瑰不在春天

【NCT李泰容】 随机游戏(十七)

终于换地图了。


17.墨西哥城(1)


  从首尔飞往墨西哥城,哪怕是直达都要16个小时左右,一般来说还要转机。

  早在飞机起飞之前,金雨熙就在电脑里下好了一众资料,以防她在飞机上闲得发霉。

  她知道泰容很喜欢长途旅行,也许在飞机上的十几个小时里给了他充足的时间冥想和挥发自己的灵感,这样才诞生了‘Long Flight’这首歌。

  可惜金雨熙实在不能理解这种艺术家的心情,她习惯了像高速陀螺一样转得飞快的生活,偶有的闲憩就是看书或者在咖啡馆里面呆上那么一两个时辰整理自己...


终于换地图了。


17.墨西哥城(1)

 

  从首尔飞往墨西哥城,哪怕是直达都要16个小时左右,一般来说还要转机。

  早在飞机起飞之前,金雨熙就在电脑里下好了一众资料,以防她在飞机上闲得发霉。

  她知道泰容很喜欢长途旅行,也许在飞机上的十几个小时里给了他充足的时间冥想和挥发自己的灵感,这样才诞生了‘Long Flight’这首歌。

  可惜金雨熙实在不能理解这种艺术家的心情,她习惯了像高速陀螺一样转得飞快的生活,偶有的闲憩就是看书或者在咖啡馆里面呆上那么一两个时辰整理自己的思绪,一二十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对她来说更像在浪费生命。

 

  她身边原本坐着另一个staff,去了趟洗手间到现在还没回来。

  金雨熙皱了皱眉。

  就在这时,一道白色身影旋风般在她身边落座,看清对方的衣着后金雨熙无奈地撇了撇嘴。

  “你又穿夏装。”

 

  对方穿着白色T恤,上面是个性十足的彩色涂鸦,大冬天的白净纤瘦的胳膊裸露在外面,胳膊虽然劲瘦,但隐藏在袖子下的肌肉轮廓分明,小臂上的凸出的青筋一直蔓延到手背。

  “冷吗?”金雨熙问着,伸出手背轻轻碰了碰他手臂上的肌肤,青年男子本就拥有夜夜笙歌的本钱,哪怕是在这种几度的环境穿短袖,他的温度仍然发烫,比裹着大衣的她暖和多了。

  真是烙铁手臂。金雨熙被烫了一下,收回手,心里吐槽道。

  

  谁知道李泰容的反应比她还要大。

  她的手背陡一贴上去,李泰容就像挨到了一台触电设备般,他全身哆嗦了一下,然后飞快地抽离手臂。

  金雨熙怔愣了片刻,承认自己的自尊心受损了。

  “有那么冰吗?”她偏过头,按住心里的不满。这一看,越发愣住了。

 

  他头正对着前方的座椅,微微低着脑袋,也不知道转过来看看她,脸上倒是看不出什么表情,耳根却红透了。

  什么啊?

  金雨熙忍住笑意,略微凑过去低声吐槽:“你也太容易害羞了吧?”

  这也太不经逗了吧。回想起有些女生玩得飞起的撩机,如果这孩子碰上了,那不是羊入虎口。

  

  “哪有!”李泰容立马偏过头反驳,对上她距离极近的目光又有些羞赧,理直气壮的辩驳说不出口了,“明明是你突然伸手,这么突然,我当然......”

  其实换做别的女生他不会反应那么大的,只是金雨熙,金雨熙......

  金雨熙她怎么就那么不懂呢?

 

  “好好好,我的错。”他的耳根染得霞红一片,金雨熙实在不忍心继续说下去,“赶紧回自己座位上吧,一会儿人来了要赶你走了。”

  说着,她往后压了压身子退回自己的安全区域,挥了挥手,做了个驱赶的手势。

  

  他勾了勾修长的食指,示意金雨熙靠过去。

  “我和他换了座位。”李泰容的嗓音就在耳畔,和平时的软糖质感不同,他嗓音有些低沉,那种酥麻的感觉从耳膜延绵至大脑,一句短暂平静的话震得金雨熙头腔共鸣。

  她抬起头和他对视,发现他微抿的唇角抑制不住地扬了起来,却被主人控制着维持正常的弧度,强忍着得意,他明明有些不好意思了,还是强作镇定。

  比谁脸皮更厚?

  金雨熙放轻语调,嗓音像丝绒一样钻进耳朵里,“是吗?泰容君,那接下来的十几个小时我们要一起度过了。请多指教啊。”

  往常金雨熙每一个字都咬得很清楚,嗓音清朗平和,语速很快,这会儿的字眼却和嗓子揉在了一起,轻飘飘的,伴着气音,像模糊暧昧的水汽声。

  十分不习惯。

  李泰容第一个受不了了,他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小脑袋抖了一下,一头棕发都伴着他的动作跳动着。

  金雨熙第二个就受不了,她感觉到一股海浪从胃里翻涌到了喉头。

  硬生生把那种想吐的感觉吞下去,金雨熙高冷地退开一步,点评道:“幼稚。”

 

  飞机平稳后,她打开电脑,里面下着好几万字的韩文和中文,全都是她韩译西中译西的工作量。

  一般来说,笔译能赚到的钱不多,相较口译来说投入产出比太低,金雨熙也就在读书时期靠这个赚点外快。但优点是工作地点和时间不受限制,只有个deadline,像她在飞机上这十几个小时,完全就可以用来做这个。

  消磨时间,赚点咖啡钱的不二之选。

  

  更重要的是,金雨熙喜欢那种投入工作的感觉,不至于在飞机上一二十个小时,把她饱满的精力杀个稀碎。

  她一旦投入工作就听不见任何其他声音,神思专注,手下键盘发出密集的按压声,硅胶质地减缓了噪音,只有仔细地听才能听到键盘呼吸的声音。

  李泰容看得出她在做正事,也没打扰她,拿着一个本子不停地写着什么。

 

  大约过了两个多小时,高速运转的金雨熙摆停,中间她休息了两次活动活动筋骨,减少久坐引起的不适。

  她戴上耳机打开播放器,整个人倒在椅子上,宁静地等待着入睡。

  “你在听什么?”身边,猫猫低柔的嗓音响起,像羽毛一样抚弄了听者的神经,金雨熙心情跟着变得轻柔起来,她懒洋洋地动了动手臂,直接摘下一只耳机递过去。

  李泰容接过耳机听了一会儿,学着她躺了下来,两个人都是沙滩阳光SPA的躺姿,脑袋靠得很近,中间悬着一副耳机,共享着同一段音频。

   对金雨熙来说,助眠的音乐只能是她不会的语言或者纯音乐,耳机里播放的是肖邦的降E大调夜曲,然而不知为什么,钢琴的节奏在她脑海里渐渐放空,她只能听到李泰容浅浅的呼吸声。

  金雨熙睁开眼,洁净的天光映在一双黑色的玻璃珠上,装的是无措的情绪。李泰容和她侧过头的动作几乎同步,两人翻过身来面面相对。

  无需言语的,世界又一次沉默了。

 

  金雨熙看到太平洋上的云彩在他黑亮的眼珠里游走,和云彩一起的还有那几乎溢出来的柔软情绪。

  她的心跳声早就盖过了钢琴键的声音,变成了蒙着皮革的响鼓,发出的声音震耳欲聋。

  和泰容好像没有界限分明的暧昧期,打从一开始,他们就有些相熟。

  冥冥中的第七感,像暗暗追随的云彩一样,牢牢困住途径的候鸟。

  无论你和风往哪里走,我永远追随你。

 

  李泰容起先还能听一听钢琴曲,他的乐感不是金雨熙能比,节奏很容易吸引他的心神,但在和她对视的那一秒,他的大脑突然放空,耳朵像失聪了一样。

  心跳的频率飞速上涨。

  几乎在那一秒钟,李泰容下意识想扭头掩盖自己泛红的耳根,想把头埋得臂弯里,或者飞快地说什么来掩饰自己的无措和羞赧。

  然而他整个人像被定住了一样一动不动。

  他动弹不得。

  就这样短暂的第一秒,只要错过这个时机,就不可能再移开目光了。

 

  好像移开了目光,一切就会恢复往常一样。

 

  李泰容心一横,捞起她垂在身侧的右手,他低下自己的头颅,把嘴唇印在她微微发凉的食指上。

  他牵住她的动作很快,亲吻手指的动作却很慢,很轻柔,像旧电影里头的慢动作,李泰容心口提起一股气,紧张得要从嗓子眼里冒出去,但头没有偏离分毫,更不敢抬起眼观察她的反应。

  是厌恶?是排斥?是抗拒?是惊讶?是无措?还是......

 

  像柳絮从柔软的肌肤上拂过一样。

  温暖的体温映在她的指尖,白色T恤的少年在她面前低着头,虔诚地亲吻着她的手指。

  2019年11月,金雨熙第一次在华盛顿见到李泰容,彼时的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在美帝的舞台上初次进入她的视线的男孩,会有这么一刻,丢掉所有面具,低下他高贵的头颅,亲吻她的手指。

  

  这会儿四周的成员们都睡着了,机舱里十分安静,只有起起伏伏的呼吸声。

  在人生中的转机时刻,每多一秒,紧张就会放大成平方倍数。

  李泰容已经懵到无法思考,他的嘴唇早就从对方纤长的手指上挪开,但他还是低着头,简直没有勇气去看金雨熙。

  下一刻,他微阖的眼睛张开,瞳孔骤然放大。

 

  金雨熙发誓,她这辈子没有这么糊涂的时刻。

  活了整整二十五年,从十五岁起她的一举一动就带上了强烈的个人色彩,印着一种名为理智的标签。

  她向来谋定而后动,此刻她根本想不起自己是个能思考的人。

  谋?有的相遇从一开始就是大雾迷蒙,谋定而后动在这会儿提起更像一个笑话。

  她脑子里的蒸汽比外边的云层里含着的水汽还要旺盛,下一秒在太阳底下蒸腾得干干净净。

 

  她毫不犹豫地弯下身,低首扣住他的脸颊,玉刻般的手指勾住少年分明的下颚线,然后亲上他的脸颊。

  时间在这一刻变得很慢很慢。

 

  李泰容却觉得,他们的将来还会很长很长。

 



  



两个问题: 大家想看什么戏份?比如不喜欢太多描写什么的,喜欢偏剧情一点的blabla

                  觉得床戏怎么样?(在犹豫要不要写,感觉不适合这种画风)


你的朴雅拉

一个预告(我又双挖坑了)

妥瑞氏综合征。

不是什么大病,但足以让患病的人受到排挤。

嘴角抽搐,眨眼睛,摇头晃脑,骂脏话,说胡话。

这是控制不了的。

一旦反抗,就会有濒死的疼痛感灌满全身。


但别怕,你不是一个人。

你不是怪物。

因为我知道,我理解你。

不要自责,不要责怪自己哟。

敏亨,错的一直都是这个世界,而不是你。

错的一直都是嘲笑你的人。

不要怕,我来了。

有我在,没人能够再抢走你的自信。


写在前面:戳这里

妥瑞氏综合征。

不是什么大病,但足以让患病的人受到排挤。

嘴角抽搐,眨眼睛,摇头晃脑,骂脏话,说胡话。

这是控制不了的。

一旦反抗,就会有濒死的疼痛感灌满全身。

 

但别怕,你不是一个人。

你不是怪物。

因为我知道,我理解你。

不要自责,不要责怪自己哟。

敏亨,错的一直都是这个世界,而不是你。

错的一直都是嘲笑你的人。

不要怕,我来了。

有我在,没人能够再抢走你的自信。

 

 

 

写在前面:戳这里

MUSEFILM

191128 李马克纽约感恩节游行

191128 李马克纽约感恩节游行

MUSEFILM

191128 郑在玹纽约感恩节游行

191128 郑在玹纽约感恩节游行

MUSEFILM

191128 李泰容纽约感恩节游行

191128 李泰容纽约感恩节游行

MUSEFILM

191128 中本悠太纽约感恩节游行

191128 中本悠太纽约感恩节游行

MUSEFILM

191128 中本悠太纽约感恩节游行 上班

191128 中本悠太纽约感恩节游行 上班

MUSEFILM

191128 李泰容纽约感恩节游行 上班

191128 李泰容纽约感恩节游行 上班

MUSEFILM

191127 李泰容 美国男孩风格

191127 李泰容 美国男孩风格

MUSEFILM

191127 中本悠太 半扎马尾发型

191127 中本悠太 半扎马尾发型

MUSEFILM

191119 李泰容纽约肯尼迪出发 猫猫的眼睛

191119 李泰容纽约肯尼迪出发 猫猫的眼睛

MUSEFILM
191119 李泰容李永钦 T...

191119 李泰容李永钦 TaeTen 

191119 李泰容李永钦 TaeTen 

怎么还是学渣
哥哥真的好可爱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哥哥真的好可爱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哥哥真的好可爱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新用户注册登录

樱桃炸弹@


不能发多图>:-<!

樱桃炸弹@




不能发多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