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EKOΦωΦ

886浏览    33参与
匹诺曹须方不方
是暗黑系(?)Neko 最近喜...

是暗黑系(?)Neko

最近喜欢搞黑的

觉得夕烧好适合做暗黑系的然后就搞了搞

谁来拯救我平角裤的上色,草

是暗黑系(?)Neko

最近喜欢搞黑的

觉得夕烧好适合做暗黑系的然后就搞了搞

谁来拯救我平角裤的上色,草

utoc-
还没下锅不要偷吃!.jpg

还没下锅不要偷吃!.jpg

还没下锅不要偷吃!.jpg

匹诺曹须方不方

瞎 临 摹

!!!我好爱extinguisher

第一个MM(旧图啦

瞎 临 摹

!!!我好爱extinguisher

第一个MM(旧图啦

雁南

NEKO#ΦωΦ# 5

因为有提名,所以就放在这了。

NEKO#ΦωΦ# 5

因为有提名,所以就放在这了。

雁南

NEKO#ΦωΦ# 4

因为有提名,所以就放在这了。

NEKO#ΦωΦ# 4

因为有提名,所以就放在这了。

琉Ryuh
今天被老师叫去画室教课orz我...

今天被老师叫去画室教课orz
我都几百年没碰马克笔了
画了neko,但是画完猛然发现感觉有点像邦邦的那谁()我不是故意的

今天被老师叫去画室教课orz
我都几百年没碰马克笔了
画了neko,但是画完猛然发现感觉有点像邦邦的那谁()我不是故意的

古尔茕
辣鸡流作品没赶上…还是迟了(*...

辣鸡流作品
没赶上…还是迟了(*'へ'*)
有空再好好摸

辣鸡流作品
没赶上…还是迟了(*'へ'*)
有空再好好摸

米粥粥粥粥
因为她的谱打起来最爽所以摸了Φ...

因为她的谱打起来最爽所以摸了ΦωΦ

因为她的谱打起来最爽所以摸了ΦωΦ

PMM

 大家好 这是两个无料徽章的宣 
画了两款 试了特殊烫色工艺☆★ 
 
【领取一个】 
 无条件, 本周六晚八点拍下邮费链接即可 
链接请戳 这里(或者扫图3的二维码) 
 
【领取两个 】 

私聊我你的氪金记录:解锁人物/曲包的截图

(因为lofter不能发图,请移步微博@芹泽的雨伞)


希望能发掉叭!!!!发不掉就当我森莫都没搞过(。

 大家好 这是两个无料徽章的宣 
画了两款 试了特殊烫色工艺☆★ 
 
【领取一个】 
 无条件, 本周六晚八点拍下邮费链接即可 
链接请戳 这里(或者扫图3的二维码) 
 
【领取两个 】 

私聊我你的氪金记录:解锁人物/曲包的截图

(因为lofter不能发图,请移步微博@芹泽的雨伞)


希望能发掉叭!!!!发不掉就当我森莫都没搞过(。

Black Hole

XN | 不请自来的猫咪小姐

※是高甜Xenon×NEKO!


※这对呼声很高也很好吃,所以写了,没想到吧


※这篇不是建立在cytus的世界观上,所以是古代(靠


01


Simon Jackson初次来到Node 08时,迎接他的是很小说化的一个夜晚,一场大雨和一个不靠谱的房东,呃,他说就是不靠谱。站在雨里撑了很久的雨伞似乎有点禁不住大雨瓢泼,等他终于收到房东发来的正确地址,迈开步子的那一刹他察觉到了脚边生命的存在。


很小说化的相遇。映着路灯的光他勉强看清,一只躲在被雨水泡软的纸箱里的米色小弃猫,额上有一撮像是挑染过的粉色毛发...







※是高甜Xenon×NEKO!


※这对呼声很高也很好吃,所以写了,没想到吧


※这篇不是建立在cytus的世界观上,所以是古代(靠









01




Simon Jackson初次来到Node 08时,迎接他的是很小说化的一个夜晚,一场大雨和一个不靠谱的房东,呃,他说就是不靠谱。站在雨里撑了很久的雨伞似乎有点禁不住大雨瓢泼,等他终于收到房东发来的正确地址,迈开步子的那一刹他察觉到了脚边生命的存在。


很小说化的相遇。映着路灯的光他勉强看清,一只躲在被雨水泡软的纸箱里的米色小弃猫,额上有一撮像是挑染过的粉色毛发。


然后,故事就很小说化地展开了。






02




而Simon并没有捡走它,事实上作为一个刚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刚刚来到Node 08的他根本没有足够的经济基础来承担另一个小生命的抚养费用。Simon当天只是那把有些弱不禁风的伞撑在了墙角、想办法固定住它不让它被风吹走,然后自己淋雨跑去了借住的公寓。


嗯……他说,公寓的房东是个怪人,不光有个怪名字叫黑洞,而且也总是说一些奇怪的话,让他一头雾水。终于好好住进了房间,房东又在门口探出头来:“哦对了,我们是单身公寓,是不可以带异性回来的哦。”


“好。”


Simon没在意。


竟然没在意啊。






03




第二天开始他就要在Node 08的A.R.C.公司工作。已经把前一天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的Simon,在半路上遇到了一个老朋友——那只有粉色毛发的猫咪。那猫咪像是预测到自己会经过一样,狡黠地舔了舔爪子。


这Node 08怎么全是怪事啊,Simon想着,背着背包加快了脚步。


然后不出预料的是晚上从A.R.C.回来的Simon也遇到了那只猫咪,那只猫咪连同纸箱和他自己的那把伞一同从那个墙角移动到了他上下班的必经之路,怎么想都觉得不对。


Simon叹气,没办法,便捧起猫咪的纸箱,将它带了回去。






04




养猫比他想象的还要贵一些,不过A.R.C.给他先开了一个月的工资、加上他有一点从家中带过来的零花钱,至少不至于没饭吃。Simon划着手机逛网店,洗过澡的猫咪坐在对面带着好奇的眼光看着他。


Simon抬起眼睛看着猫咪,除了那搓奇异的粉色毛发,看上去和正常的猫咪也并没有什么不同。体型很小一只,耳上的绒毛看上去手感很好,尾巴晃来晃去表现出有兴趣的样子。


下了一大波订单,Simon叹口气,胡乱揉了揉猫咪的脑袋便去睡觉了。房间落入平静的黑暗里,枕头上有一个热乎乎的小生命靠在自己的耳边——一夜好梦。






05




而班还是要去上。


那只猫一个猫在家还习惯吗,会不会不知道自己给它留了一点面包和牛奶当午饭然后饿着啊,会不会蹭完饭就翻窗跑了啊。Simon对着电脑打字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地挂念那只猫。隔壁的危险同事跑来找他修电脑他也心不在焉,还为此收到了对方的嘲讽。


等到终于可以回家,Simon飘飘忽忽地打开门。想象中很美好的回家应当是自家猫咪坐在自己的拖鞋上仰头看着自己,然后蹭蹭自己的脚——被脑内理想猫治愈的Simon却只看到了一个女孩子的身影。


“呀,你回来了喵!”


“……?”


Simon卡在门板和门缝之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我是朝仓音心,叫我NEKO就好,请多指教喵!”






06




其实Simon在看到NEKO的第一刻的想法是,这公寓不能带异性进来,于是他当时赶紧把门关上窗帘拉上——结果这足以成为日后NEKO笑他的把柄。


“喵——?!你做什么?”猫咪一样的少女瞬间缩到了角落里。


“……这个公寓不能带异性进来,我怕被房东看到。”Simon一头雾水,进来脱了外套放到椅背上,然后走到NEKO面前保持着安全距离注视她。


“……亏NEKO还紧张了一下……不对。”


“?”


“诶嘿~总之你是Simon吧!对吧!以后就请多指教了!”NEKO笑了起来,脑袋上的猫耳一动一动,尾巴也晃来晃去,和原先的米色小猫并没有什么不同。


Simon有些呆滞:“嗯……等等?”


于是,与不请自来的猫咪小姐的生活就开始了。






07




“怎么样,住的还舒服吗?”


这个不~靠~谱~的房东偶尔看到Simon还是会打招呼,Simon点点头,然后试探着问道:“话说黑洞小姐,这个公寓可以养猫吗……?”


“猫?可以啊,只要不是异性都可以进来。”黑洞点了点头,表示了认可。


“你为什么对异性就那么排斥呢?”


“现充什么的最讨厌了。”黑洞盘起了双臂,似乎不再想聊这个话题。


啊,总之,对Simon来说就是奇怪的话。Simon和房东道过别,然后打开自己家门——预料之中养猫一定会发生的乱七八糟并没有发生,桌上反倒是摆着整整齐齐的飘香的饭菜。


“你回来了喵!”


穿着Simon买回来根本没用的围裙,小小的猫咪女孩挽着袖子盛米饭。与其说家中没有乱七八糟,家中反而比起原先来说看上去干净了不少,看来待在家里的某只猫咪起到了如同钟点工一样的作用。


Simon还暂时来不及注意到自己整洁的房间:“……你会做菜?!”


“没有什么是NEKO不会的喵!”NEKO又笑开来,很自豪地拍胸膛说着。


“太厉害了吧……。”Simon接近饭桌,“呃,但是你以后不用每天都那么认真地准备饭菜……我的意思是说,这样很辛苦。”


“Simon是在关心我对吧!是关心对吧!”


“……。”


“好啦好啦快吃饭——”


到底是谁养谁啊?Simon嚼着口味丝毫不输饭店的饭菜,看着猫咪小姐自豪的笑容,有些自卑地想道。






08




通常的生活里,Simon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NEKO是一个需要伪装成猫咪的女孩。而NEKO的作用根本不像是普通的猫咪用来让人铲屎(划掉)治愈心灵,反倒是Simon意外地觉得自己被照顾了。


“所以你其实什么生存技能都会,那你为什么还要流浪呢?”普通的饭桌上,Simon这么问NEKO。


“因为我没房子住,原来的主人把我弃了喵。”NEKO愤愤地说,“真是的,明明知道NEKO不是普通的猫,还做出这么伤人的事情——”


“那为什么要盯着我?”Simon琢磨了一会儿,“我是说,为什么那天你会执意跟我走呢?”


猫咪一样的少女眨巴了几下眼睛,用一种理所当然、含有感激、释然而庆幸的语气说着:


“因为那天晚上只有你帮NEKO撑了伞啊。”


那是Simon第一次听见少女那样的语气。






09




他们偶尔也会一起出门,只不过出门时他会让NEKO变成猫的样子,然后再到不起眼的地方让NEKO变回人形。


NEKO其实比他还要熟悉Node 08。她带他去自己常去的游戏机厅(Simon:原来你白天无聊时都干这些事啊),带他去买自己超喜欢的偶像歌姬的新专辑(Simon:你自己买不就好了为什么我也要来),带他去这个繁华的Node 08的很多很多有趣的地方。


Simon有时看着走在前面蹦蹦跳跳的NEKO会觉得有些恍惚,他原本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在Node 08的生活会变的这样有趣而丰富。等他回家的少女,带他出游的少女,不知到底是猫咪还是人类的少女。仿佛自己的生活被小小地入侵了一下,然后就被植入了名为NEKO的病毒。






10




Simon发现自己的养猫账单并不长,况且NEKO一直会承包他的晚饭,他连晚饭钱都不用支出。(虽然Simon至今很疑惑NEKO为何会有自己的财产。)


支出增大的是电费。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


“啊啊啊啊啊——”


“……。”


『Game Over.』


“——啊!输了!Simon你好好打啦!”


“……我不太会打游戏。”


“太无趣了吧……”


他们还有很多很多个普通而寻常到乏味的周末要渡过。NEKO把游戏手柄往旁边一扔,像猫一样伸了个懒腰,毛衣下露出腰部一小块白白的肉。虽然Simon抠着自己的游戏手柄,并没有注意到。


“那Simon你会什么啊?我是说除了打代码以外的事情。”NEKO嘟囔着踢了踢小腿,头转向Xenon,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


Simon仔细思考了一会儿。从高中以来他都做过些什么呢,比如说学习,为了考上Node 08最好的大学(虽然没考上)?比如说在大学里参加各种各样的社团?那些社团里最有趣最让人感觉拥有灵魂重量的是哪一个?过了很久,Simon慢慢地开口:“那……弹吉他?”


“真的吗真的吗!NEKO想要听!”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少女便趴了下来,露出一种“你不弹我就赖着你不走了”的期待。Simon笑着摇摇头,跑去衣柜里拿出尘封的吉他。之后的那个下午,暖橘色的阳光下飞舞着的尘埃格外明显,Simon仔细思索着大学时期摸过的练习曲,断断续续,NEKO也在一旁断断续续地听。


最后米色的猫咪靠在Simon的腿边睡熟了,小生命的呼吸声一起一伏。


不知道为什么,Simon对这个日子的印象相当深刻。






11




后来,Simon用小小的积蓄给自己买了一辆摩托车。周末,他神秘兮兮地抱着猫形的NEKO来到摩托车前,猫咪的眼睛亮亮的,跳到一边看着Simon戴头盔。


“好,上来吧……?!干嘛变成人形。”


“诶嘿~”


NEKO自说自话地从后座拿了第二个头盔戴上,然后坐在Simon身后,双臂绕上Simon的腰。Simon整个人一僵。


“Simon——出发喵!”


“……好。”


他们依旧去他们熟悉的Node 08的地方,只不过那天给Simon留下印象的,最终只是少女留在自己后背上温暖的温度。






12




他们唯一一次吵架,Simon Jackson想,应当是那一次。他的公司办了一个奇异的新年活动,然后自己就抽到了一个巨大的猫抱枕——他扛着那个巨大的抱枕回家时,趴在桌上等到睡着的NEKO抬起头来,对巨大的毛绒玩具充满了敌意。


“那是什么喵?”


“公司给的猫抱枕。”


“呜……那你会把它放在床上喵?”


“嗯——应该会,因为它手感很不错,你要不要摸摸看?”


“才不要喵。”


“……?”


没有在意NEKO的情绪变化,Simon把猫抱枕随意往床上丢了去。没过多少时间,Simon突然看到它的时候,那只抱枕已经布满了抓痕,里面的棉花都蹦了出来。


想也知道谁做的。


“……NEKO?”


“NEKO是不会道歉的喵!”


后来他们就莫名其妙地吵架了,Simon现在想来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或许在当时他真的觉得NEKO有些无法理喻,即使他并不在意那个猫抱枕是死是活。后来就是NEKO变成猫从窗口翻出去,Simon冲到窗前看,小猫已经不见了踪影。


啊,得把她找回来。当时的Simon只有这样一个想法,以至于他很自然地抱起了猫抱枕,带上伞推门出去,把猫抱枕丢进了垃圾桶。撑起了伞,刚开始落下的小雨逐渐变大,在黑暗之中明亮的路灯前,落下千万的银针。






13




这么说起来恰好仍然是下雨的夜晚,这天。


Simon有点乱乱地想着自己对NEKO的看法。是不请自来的猫咪,是相处很舒适的少女。两者都是,都给他在Node 08的生活加了一些预料不到的元素。


他想他有点喜欢这个奇奇怪怪的女孩子,但是他还有些不敢断言,或许只是日常相处中萌生的一点点好感呢?没能得出答案,Simon换了一个角度,那么对方会怎么想呢?


Simon不记得自己在雨中跑了多久,一开始他只是没有方向地乱跑,后来不知为何他心中就是有声音告诉他,NEKO在他们初次相遇的地方。来到那个墙角,缩在墙角发抖的猫咪的耳朵抖动了一下,没有了后文。


Simon也没有说话,蹲下身子来给猫咪撑着伞。过了很久,雨的声音渐渐变得细密了,Xenon揉了揉猫咪湿漉漉的脑袋。


“……回家吧。”


“喵。”


猫咪往温暖的手心里蹭了蹭,任由Simon的臂膀托起了自己。






14




NEKO晃晃悠悠地在Simon的肩上坐了很久,后来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了终于回到他们的公寓。Simon端来热水,用湿润而温顺的毛巾包裹着湿漉漉的猫咪。NEKO这时候总算感觉清醒了一点,在Simon打算起身离开时,NEKO变回人形,拉住他的手臂。


“怎么了?”


“Simon,……你记得,那次你问NEKO为什么盯着你吗?”


NEKO带着紧张的神色,仿佛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说出来一样。Simon点了点头,不解地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NEKO说,因为你是唯一一个给我撑伞的人。”


“其实……其实这个理由不是完整的。”


“不光是因为撑伞,还是因为,看到你了之后NEKO发现,NEKO真的很喜欢你……”


NEKO的声音越来越小,Simon见少女的猫耳尖也泛起了可爱的红色。Simon站在原地有些懵,但他还是下意识地去摸了摸NEKO的脑袋。不如猫咪形态那样柔软,但猫耳的手感更加细腻。他轻轻地去碰热乎的猫耳尖,温软的猫耳躺在手里,像一团云一样。






15




“……Simon,痒……。”


“啊对不起。”


撸猫过度。Simon嘲笑自己,但NEKO的耳朵手感实在太好,导致他都有点玩物丧志。此刻的NEKO一定还在等他的回答吧,Simon内心感到抱歉。


“……朝仓音心。”


Simon觉得自己有些中气不足,但他很坚定地这样说。


“不要以为我什么都看不出来啊。”


其实自己或许真的什么都没看出来,Simon想。


“如果我们两个可以称为家庭的话……我很开心,和你相处很舒适。”


“你的不请自来,和别的什么,我都可以接受。”


“……为了我也可以说,我喜欢你,这样的话。”






16




他们还有很多很多个普通而寻常到乏味的周末要渡过。周六的上午十一点,Simon拿起床头柜上放着的手机,懒洋洋地应着话。


猫咪小姐——人形的猫咪小姐正缩在Simon的臂弯里,均匀呼吸着,耳朵一抖一抖。Simon放低了说话的音量,用手轻轻地去碰NEKO的耳朵。


——好治愈!


讲完事情的Simon放下手机,打算将两只魔爪伸向NEKO的耳朵——不料猫咪小姐一下子跳起,去揪Simon好久不剪的长发。


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17




“我就是在想,为什么你一定要盯着我。”


“我喜欢你呀喵!”


“也太小说化,我才来Node 08,就被人不人猫不猫的怪人盯上。”


“嘁——那你写啊,写下来啊,写给黑洞姐看,我保证她不会打死你。”


“……或许有可以写下来的可能性,但是给她看之类的还是算了吧。”






18




以上,便是Simon Jackson和猫咪小姐之间的奇妙回忆。


后来Simon还是来告诉我了,他写下来的所有内容,跨越次元不太方便,便是我来叙述。作为转述人,很为他们感到高兴。


大概。






19




顺便,昨天晚上听到他们房间传来这样的对话:


「啊啊啊啊啊Simon你不是说要工作吗!真的很……很痛喵!」


「你不是从一开始就很期待吗?」


「讨厌~嗯……Simon你那时真的太好笑了,总之……啊啊痛!」


「朝仓音心,我喜欢你。」


「知道了喵——嗯……」


……我是不是该把他们赶走,在线等,挺急的。






20




啊,总之,他们要搬出去了。最近几天是暂住。


所以说,我还是要重申一下我的原则,拜托各位入住我公寓的房客们不要带异性回来。从今天开始加一条,成精的动物也不可以。


现充真的太可恶了。


拜托了。


以上。







—END—












*21




我对象(?)10月15日要过生日了,我决定修改一下我的原则~


总之~欢迎各位情侣来住我的公寓~我和 @管竹月 会幸福地祝福你们的~


在那之前,请你先对她说声生日快乐!好!吗!


我先说!


管子生日快乐!BH爱你!








Black Hole

PNP | 漂流

※感觉快要非cp向了……写来耍废,是之前那个奇怪文字的扩写


※可能会有1.7的剧透


※我跑去骚扰kiva说这首歌很好听他回我谢谢呜呜呜呜呜(你好烦


叮。


从大街的这一头走到另一头,都让Aroma难以迈出第二步。她感觉自己的双腿被灌了某种密度极高的液体。


为了省电,喇叭君正缩在风衣的口袋里。


她虚弱地经过一家店的门前,那家店的玻璃橱窗上挂着日历,让她稍微回想起之前的日夜。出逃大约两个星期了。她不记得自己活过两星期的依靠,虽说她也在小时候经历过贫穷和苦难,但那时身边有姐姐Helena,至少她不是一个人。...






※感觉快要非cp向了……写来耍废,是之前那个奇怪文字的扩写


※可能会有1.7的剧透


※我跑去骚扰kiva说这首歌很好听他回我谢谢呜呜呜呜呜(你好烦









叮。





从大街的这一头走到另一头,都让Aroma难以迈出第二步。她感觉自己的双腿被灌了某种密度极高的液体。


为了省电,喇叭君正缩在风衣的口袋里。


她虚弱地经过一家店的门前,那家店的玻璃橱窗上挂着日历,让她稍微回想起之前的日夜。出逃大约两个星期了。她不记得自己活过两星期的依靠,虽说她也在小时候经历过贫穷和苦难,但那时身边有姐姐Helena,至少她不是一个人。




——咦?


这是我的记忆吗?




不对,这是Helena和Noah「告诉」自己的记忆。Aroma不再去想,她已无法分清楚自己记得和记错的东西。越是被「告诉」自己与Node 03无关,越是控制不住地去「想起」那里的景色、那里的人的面孔,和那首歌谣的旋律与歌词。


在她破碎的记忆的一个豁口上,来自Node 03的女孩面对着镜子,一束光却遮掩了她的面容。


快想起来。


……快想起来。


在回忆的边缘难以捕捉的,这个身体的面容和歌谣。Aroma感觉到一阵稳压器失常的晕眩,在马路边蹲下身子,一阵风吹过去。






叮。






是风铃的声音。


下一秒是世界蒸发的沸腾声音——她如同漂流在海面上的浮木,下半身浸在水中,脚底是暗无天日的深层海水,头顶是灿烂明媚的广阔天空。


眼前的蔚蓝海岸线没有尽头。




她从梦境中惊醒,多亏天空突然落下雨来。


是啊,现在Node 08的雨季要开始了。







叮。







第三个星期,气温和降水都开始坐过山车。


Aroma慢慢踱到第三象限,抬头望着天空。钢筋水泥森林遮住灰色的天空,在夹缝中间浮于空中的是A.R.C.的总部。


她知道那里有世界一流的科学技术,或许可以拯救她——但她不能那么做。她内心有一丝恐惧阻止着她前进,这丝恐惧如同电流一样突然经过全身,在脑海里模拟出尖叫的声音。恐惧而无力。


她把喇叭君放出来,小小的机器人便在她耳边叫着:“Aroma情绪低落,Aroma情绪低落。”


Aroma叹气,我知道。


她回想起Node 03在脑海里的模样。没有那么高的楼,不是钢铁色,而是低矮短促的小楼房。色彩斑斓,灯牌璀璨。人群拥挤之中,一种不知名的点心香味穿梭过人群的间隙。还有玻璃做的风铃,中间挂着玻璃弹珠,敲动四周,发出悦耳的声响。


她不在这种记忆里找到任何的孤独色彩,哪怕她或许是个造访者。没有iM的混乱和虚情假意,没有cyTus的隐瞒和有口无心。


镇压器的晕眩感又一次出现,Aroma在晕过去之前想着。


什么时候能去一次Node 03就好了。






叮。






她在海面上的同一个地方。


她听到白鹭飞行的叫声,悠扬长远。空气划过那洁白的翅膀,云端停留不住的阳光指明方向。


她的手臂旁游过肉眼难以捕捉的浮游生物。水流抚慰疲累的肢体,柔软地托起她。


她向遥不可及的前方漂着,无法回头,没有记忆。没有自我决定的能力,没有自我的部分。


不知会去向何方。


紧接着一个踉跄,在海水中漂流的她倒下来——







——一场大雨浇下来,惊醒的Aroma躲到附近的店铺底下。


店铺的屋檐上悬着的风铃是自己熟悉的模样。







叮。







第四周,感冒中的Aroma比原来更加艰难地飘荡着。


连着几天都没有放晴,天空一直都是灰蒙蒙的。Aroma走在街道上,听着人们关于娱乐新闻的窃窃私语。


她早就接受了,自己彻底是一个人这件事情。


喇叭君依靠着微弱的电量提醒Aroma糟糕的身体状况,Aroma走投无路似的,思考良久,她决定去终结自己的犟脾气。


「帮我查Iris的地址。」


「查询中……未发现记录。」


「?!帮我查Iris Baker的地址。」


「查询中……未发现记录。」


……哈。


Aroma抽动了两下嘴角,似乎把这件事当做意料之中,亦是预料之外。她知道她和Iris在学校里是互相依存的存在,但这又有什么用呢,「PAFF」不会再需要Iris Baker来依存,Iris Baker也一定有了自己稳定的人生。


……是呢,到头来一直是一个人的,大概只有我一个。


Aroma的失落情绪便再次出现。这时刚才放着八卦新闻的电视机,流出了熟悉的音乐声。


「这是……。」Aroma对这首曲子有印象,是多年前NEKO刚进入单声时,Chris给自己听的她的作品。才刚成年的小女孩NEKO能做出极为成熟的Future Bass音乐(尽管Aroma对音乐类型并不了解,但她听Chris这么说),Aroma觉得她非常厉害,从音乐便开始对NEKO抱有好奇和期待。


而之后有了太多太多的误会,她没能和NEKO道歉,也没能再见对方一面,跟她好好打声招呼。


Aroma忘记了自己当时的心态,或许是想弥补与NEKO错过的很多东西,也或许是在末日中找到稻草一样的渴求,她问了喇叭君NEKO的地址。恰好在她现在处于的第二象限,一点也不远。


过了不久她就来到NEKO家的门前。思考了很久,她颤抖着敲了敲门。没有人应,恰好是出去了。于是她退开,走到旁边的小巷子里头,沿着墙壁缓缓坐下。


她回想起那首歌谣。



「そろそろ試合終了の鐘を鳴らしてよレフェリー

いつの間に 氷も溺れたアイスティー」



她缓缓地唱出来,与刚刚进入脑海的NEKO的曲子交织在一起。旋律变得嘈杂,她尽全力地想着两首歌曲的名字。稳压器又开始警报,感冒的脑袋愈发昏沉。


在晕倒之前,她想起NEKO的曲子叫做周日夜蓝调,而这首Node 03听来的歌谣,似乎有很孤独美丽的名字。







如同这片再次出现的海洋。


她一个踉跄,远离了表层的光亮。下沉。她不觉得呼吸困难,但随着深度增加,她每一寸皮肤上受到的负担愈发沉重,如同被什么东西束缚着。


她无法形容这样的感觉,只是愈发黑暗地下沉。下沉。表层的光亮愈发遥远,可她仿佛看到另一个她,在表层漂流。她伸出手,似乎是在祈求救援,但却无法发声。


然后她继续下沉。下沉。下沉。钟声未响。







——「PAFF?!」


惊醒的Aroma睁大了双眼,在余悸中喘了几口气。


她转过头去,粉红色的猫耳少女正在她敲过的那扇门前收拾着滴水的雨伞。她几乎是挣扎着爬起来,用尽最后的力气走到那个女孩面前。


「……PAFF?!」对方像是反应了很久,Aroma也听不见她后来再说了什么,放心地把重心交给了少女的支撑。







叮。






深层海水将她托起。柔软流过的水流,愈发光亮的四周。


她随着水流的托举上升。


她听到白鹭自由的声响。







「……对不起……」


她想起歌谣的名字,只是,终于道歉了的她,暂时没有力气再说出口了。








——————————



试着垃圾翻译:




そろそろ試合終了の鐘を鳴らしてよレフェリー

いつの間に 氷も溺れたアイスティー


“比赛结束的钟声在即

在不知不觉中淹没沉溺”








—END—

ToxicIW
大型认亲现场 觉得SCHau和...

大型认亲现场

觉得SCHau和NEKO真的很像【】单纯外表【】

然后呢出现的是妈妈给女儿挑衣服的场景

就是换了个衣服。没什么了

恭喜猫箱成员又添一丁

我讨厌上色.png


大型认亲现场

觉得SCHau和NEKO真的很像【】单纯外表【】

然后呢出现的是妈妈给女儿挑衣服的场景

就是换了个衣服。没什么了

恭喜猫箱成员又添一丁

我讨厌上色.pn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