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ero

51万浏览    4209参与
Malice_Fleur

【NV】兄长的责任

If 那天尼禄在车库里并没有被“拿手好戏”的故事

If 尼禄还有一个双胞胎兄弟/姐妹,他会照顾好它吗

阅读注意:

1、这是一个失败的PWP,写的很胃痛,但还是写完了,感谢卡普空

2、各种预警,具体写在蓝色地址里,总之很狗血很雷的展开


那本来是个普通的傍晚。尼禄正在车库里修理着房车,而妮可先溜去了吃饭。

而他估计几分钟后也可以完成顺利完成任务,然后回去吃姬莉叶做的可口晚饭,本该如此——直到一个陌生人出现在车库的门口。

“那个,你,有需要什么吗?”尼禄停下了手头的活,回头望向门口的人。 

“怎么了,饿了吗?”他从车后走向车旁蹲下来边放下了工具边继续说:“算你...

If 那天尼禄在车库里并没有被“拿手好戏”的故事

If 尼禄还有一个双胞胎兄弟/姐妹,他会照顾好它吗

阅读注意:

1、这是一个失败的PWP,写的很胃痛,但还是写完了,感谢卡普空

2、各种预警,具体写在蓝色地址里,总之很狗血很雷的展开


那本来是个普通的傍晚。尼禄正在车库里修理着房车,而妮可先溜去了吃饭。

而他估计几分钟后也可以完成顺利完成任务,然后回去吃姬莉叶做的可口晚饭,本该如此——直到一个陌生人出现在车库的门口。

“那个,你,有需要什么吗?”尼禄停下了手头的活,回头望向门口的人。 

“怎么了,饿了吗?”他从车后走向车旁蹲下来边放下了工具边继续说:“算你走运了,我们的饭刚做好,而且姬莉叶总是做得太多......”

门口的人往前走进了车库,尼禄感到了有什么不对劲,他站起来望向那个陌生人。

那人的脸孔笼罩在厚重的兜帽中,被阴影所掩盖而看不清容貌,但看身形应该是个男人。

那个男人发出了沉重的喘气声,尼禄久违地感到了来自他恶魔右手里面的共鸣,“怎么了......”他抬头望向了那个似乎来者不善的陌生人,突然醒悟到了对方并不是人类。

这时姬莉叶的声音从屋里传来,“尼禄,饭要凉了。你在干什么?”

就在尼禄马上要开口大叫危险不要过来的时候,那人忽然“啪”一声直直地倒了下去,就这么躺在车库的地上。

尼禄呆住了,到口的话语吞了回去。他走上前去看见那人面朝下地躺着没有了声息。

“怎么了尼禄?”姬莉叶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天啊,有人受伤了吗?”

“等等,姬莉叶你别过来,”尼禄阻止了一如既往温柔善良想要上前查看的女孩,“他,有可能不是人类。”

姬莉叶停住了脚步,她疑惑地看向地上那个穿着破破烂烂的陌生人,似乎跟平时接济的一些流浪汉没什么区别。“但总不能丢在那里不管吧。”

这个尼禄也明白,他试探着把男人的身躯翻过来,现在看来确实没什么危险。他拨开了男人低垂的兜帽,看到了一张苍白的与普通人类没什么不同的脸孔,但是那人的皮肤上面布满了裂纹,这不是说上了年纪的那种老态,而是单纯的字面意思。

尼禄盯着那张脸,感到了似乎有点眼熟但是又联想不到任何人,他应该没见过这人。

“发生什么了?”很明显也发现不妥的妮可过来了,“这是哪里来的流浪汉,他饿晕了吗?”

尼禄犹豫地摇摇头,“我刚刚感受到恶魔的气息,他可能不是什么普通人。”

最后3人商量着还是把男人带回了屋去,毕竟如果是普通人他们没理由见死不救,是恶魔的话也不能让他在外面自生自灭而伤到人。


密码是头胎的口头禅共7个芬芳英文字母小写无空格

排版会好看点的:门牌号23382856

顺便搞了个提问箱,因为我十分低产,也不知道有没人来玩2333搞太冷门了除了DMC其他冷门写过的也可以跟我聊聊!

·Sunday·

今天搞了一套nero崽崽的衣服!(oẅo)

今天搞了一套nero崽崽的衣服!(oẅo)

飂泽

Bésame Mucho(上?)【CN

去年的脑洞了,因为不知道怎么发展卡到忘掉,偶然翻出来发现好像又有些思路了...先更一点点。


Fortuna的秋天总是来得很快,9月来临后暑热和海洋的湿气便已是强弩之末,被从大陆吹来的风赶的一干二净,随着而来的磅礴洁白的云团,宣告了秋季降水即将拉开序幕。

Credo站在办公室的窗前,玻璃上浅淡的影象映出远处厚重的灰白色厚重云层,一场降雨在所难免。男人敲击着窗台,木质的台面发出咚咚的响声,传达出有些不耐烦的情绪。座钟已经敲响第三下,门外终于传来皮靴踏在老旧木制地板上引起的刺耳吱呀声。门把手被旋开,Credo从窗前转过身,他的眼前站着拥有一头银发的年轻人...

去年的脑洞了,因为不知道怎么发展卡到忘掉,偶然翻出来发现好像又有些思路了...先更一点点。











Fortuna的秋天总是来得很快,9月来临后暑热和海洋的湿气便已是强弩之末,被从大陆吹来的风赶的一干二净,随着而来的磅礴洁白的云团,宣告了秋季降水即将拉开序幕。

Credo站在办公室的窗前,玻璃上浅淡的影象映出远处厚重的灰白色厚重云层,一场降雨在所难免。男人敲击着窗台,木质的台面发出咚咚的响声,传达出有些不耐烦的情绪。座钟已经敲响第三下,门外终于传来皮靴踏在老旧木制地板上引起的刺耳吱呀声。门把手被旋开,Credo从窗前转过身,他的眼前站着拥有一头银发的年轻人

“进来前先敲门,Nero,”随着第十下钟响,棕发的男人叹息着,“你迟到了。”而缺失了礼貌的那位只是撇了撇嘴,“门外地板那鬼动静可比敲门声响亮多了,再说你也知道来的是我,别吹毛求疵了Credo。”Nero明显是不想和对方继续纠结迟到了一个多小时的问题,Credo看来没有什么想要继续指责他的意思,反正说了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又有脏活吗?”年轻人一边问一边顺风顺水的接过对方从衣兜里拿出的纸条,“反正我很快就能搞定。”

“必要的讯息都在上面。”

Nero漫不经心的扫完后就将纸条在桌旁的蜡烛上烧尽,“看来是个大块头,嗯?”他向Credo咧嘴一笑,他喜欢看对方因为自己吊儿郎当的态度而眉毛皱起来的样子。

那抿紧的嘴角总让Nero想亲上去。

当然他不可能这么做,即使早就不是第一次动过这样的念头,但也仅限于此。Nero回忆起之唯一的一次自己鼓起勇气想要去亲吻。年长者巧妙又自然的避开,而自己想再次靠近时,Credo却用前臂轻轻格了他一下。Nero猛然抬头盯着对方的眼睛,那双灰色的虹膜里,有什么情绪一闪而过,只剩浓浓的警告盘旋其中。

“尽量早点回来,有可能会有大雨。” Credo的视线重新回到了渐渐靠近山顶的云层,随后转过头看着Nero转身走出办公室。

那背着RedQueen的身影向他敷衍的挥了一下手,随后就消失在门板后。地板吱嘎吱嘎的声音逐渐消失后,男人抬起手,拇指尖轻擦了下唇角后便脱力般的垂下,良久,他闭着眼发出一声充满忧愁的叹息。如果这时的Credo被其他人看见,他们一定会惊讶站在门前的骑士团长身影竟然如此颓唐。



Nero带着深深的懊悔站在树林里,任务目标因为他一时的大意没能速战速决,反而带着伤跑进了Fortuna的深林中,一想到如果就此没能完成任务要面临Credo的批评教育他就感到头皮一阵发麻。 “看来今天回去肯定是要晚了,报告什么的明天再写吧。”Nero叹了口气,出门前Credo说了什么来着?今天有雨?他挠了挠头发,暗暗希望任务完成之前不要被浇成落汤鸡,然后就顺着目标负伤留下的血迹向森林的更深处追去。




办公室里的座钟响了五下,Credo坐在办公桌前思索Nero为什么还没有来述职,他的报告虽然总会拖延交,但是每次完成任务总会第一时间来自己的办公室报到,这次的工作并不难,Nero本应早就回来了。

空中饱含水汽的云团早就将日光遮蔽,显露出夜幕提前降临的趋势。Credo仔细想了一下任务目标的所在地,察觉到那户人家的位置距离森林很近,不由得捏了捏眉心,叹出一口长气,随即拿起杜兰德尔快步离开了办公室。



“妈的。”Nero站在被杀死的恶魔前恶狠狠的骂道,看着那丑陋的身躯一点点消散在雨幕中。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身上早就沾满了泥浆,周围的树林拜RedQueen巨大的威力所赐,已经削平了一片,只能庆幸这片森林并不属于个人,否则追过来一路上被他砍倒的树木的赔偿可是有够受的。夜幕缓缓笼罩下来,但是Nero早就不知道自己深入这里多少了。

换言之,走出这片森林,就要凭运气,最倒霉的情况就是他得被这兜头的秋雨淋一晚上,穿着湿漉漉的衣服躲在某棵树下等待雨停或者天明。趁着还没完全天黑,Nero决定顺着砍倒的树林往回走走看。越来越密集的雨点敲击树叶,林间的地面一片湿滑,迫使他不得不摸着树干寻找返回的路。

光线越来越暗,Nero在不知道被树根绊倒多少次后只能停下往回走的路,即使他的夜视能力好像比常人好上那么一些,在如瀑的雨夜里也已经不再好用了,他只能像被淋的凄惨的小狗一样坐在大树下休息。抹掉脸上的雨水已经是徒劳的事情,Nero把头靠在树干上,冰凉潮湿的衣服让他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大喷嚏。无论如何都无法在天黑前赶回教团总部,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了,晚上赶不回去Kyrie肯定要担心,明天肯定又要因为这件事被Credo一顿狠批......如此迷迷糊糊想着,Nero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意识渐渐模糊前,他脑海里一个小小的声音响过:


“真不想看到那家伙失望的眼神....”



Credo拿着手电筒,在森林里呼唤着Nero的名字。雨夜的森林中除了橘黄色的光线点亮一小片的区域,其余地方都是一片漆黑。他来的时候战斗的痕迹和鞋印还没有完全被雨水冲刷殆尽,随着时间的流逝却越来越难以寻觅,Credo最后只能依靠RedQueen在树木上留下的痕迹寻找。很明显,年轻人因为失误导致了迟迟未归,但是现在当务之急是把人找到。

他也不是很确定自己到底为什么会担心到出来找人,Nero虽然还是个毛毛躁躁的年轻人,但是他的战斗能力在整个教团是数一数二的,普通的恶魔都几乎伤不到他,何况是森林中的动物。也许Nero早就完成任务顺利走出了森林,现在正行为不端的将满是泥土的靴子翘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等着述职。Credo用手指擦开沾在眼睫上的雨水,即使理智在脑海中喃喃着这是多余的行为,他依然在森林里寻找Nero的踪迹。







黑色。

一切隐藏在如幕布般厚重、沉闷的黑色里。

眼前的一切是如此的模糊不明,耳畔是仿佛丧失了听觉一般的寂静。

手掌触摸着无边黑暗中的事物,冰凉而坚硬,是砖瓦砌成的墙。不知道如何走出去,但是很清楚,随着这面墙壁,前面或许会有什么存在。

寂静无边的暗幕中,唯一能明确听见的,是手掌和墙面轻微的磨挲声。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冰凉坚硬的触感似乎没有边际。直到某个瞬间,掌心传来的触感改变了。

坚硬,但不比砖瓦;微凉,又有生命的温暖。

是木头。

意识到这一点时,眼前的黑暗仿佛有了生命一般波动起来,浪潮漾起、变形、逐渐固定。仿佛被什么东西缓缓照亮了,眼前的世界渐渐清晰,发出微微温暖的灰。

有叶片的娑娑打破了寂静,微潮的空气流动进来,模糊的树影在眼前展开。继续顺着枝叶的间隙走,指尖与叶脉的轻触仿佛在低语着前方应有之物的名字。

层层不同深浅的树叶在眼前交错、展开,仿佛被引导着到达了“那个”的面前。藤蔓攀爬其上,光滑的触感传来,与引导的树木有着相近的温度,夹杂薄凉的金属质感。

巨大的木门矗立在树影的最后,手中所握持的是将门板缠绕的铁链和悬挂其上的斑驳铁锁。 

靠在沉重木门上,双手捧起有着微微暖意的金属。如同婴儿一般蜷缩了身体,温暖度到心口之上,源自身体的热度回应的瞬间,锁与链的重量消散在掌心里,木门发出沉稳的吱嘎声,微亮的光线从缝隙里透露。

更清晰的也更繁茂的枝叶在门后层叠着展开,发出柔和的浅灰色,在这安静又有着微微潮意的环境中缓缓发出令人安心的摩挲声。水滴顺着叶脉滴落,有的沿着面颊缓缓流向脖颈、胸膛,有的甚至滴落到唇瓣上,但每一滴都传递着无尽的温柔。

层层密密的树叶,水滴,仿佛有着生命一般交织出低语,引领着向更深处,有着更明亮的温柔光芒走去。

脚下渐渐染上了水边的湿意,回过神时早已身处一片静谧的湖泊,这已是最深之地。水波微漾,粼粼光芒将视线引向远处的湖心。

闪耀着银色光芒的动物停留在那里,它的光芒越过层层枝叶与黑暗,呼唤着、引导着双脚踏入湖水。

漫过脚踝,漫过膝盖,漫上大腿,但彼此间的距离仿佛从不曾缩短。

远处的林中响起模糊不清的声音。 

漫过胯骨,漫过胸线,漫上脖颈,痛苦与挫败感随着湖水逐渐带来窒息的错觉。

为什么..为什么无法靠近...?银色的动物舒展身体,巨大的翅膀拍打着湖水,即将离开湖心。

“n...r.......”

不...不要...

即使窒息着也伸出手,用力的伸出去。

光芒在逐渐升高。

远处模糊的声音越发清晰,那是在呼唤着谁的名字。

“nE....R....o.....”

双脚拼命的奔向那银色,即使就要被湖水吞噬。

不...不要走!不要离开!!

“ne...ro....!”

伸长的手终究不能虚握住那远离的光芒,最终精疲力竭,身体渐渐沉向水中,困倦与无奈的从湖底传来,将一切包裹。

呼唤声越来越清晰,平静的湖水掀起波澜。

“nero...Nero....”

是...谁?

“NERO!!”



猛的睁开眼睛,刺眼的橙黄色光线瞬间撞满了视野,汹涌的泪意袭来,Nero捂住双眼大骂出声:

“该死的!Credo,你能不能关上那操蛋的探照灯?我快瞎了!”

昱一

一些鬼哭5 的涂鸦

摸最久的竟然是V,纹身也是我瞎画的((捂脸

原谅我一点都不想画尼禄的机械手ww


一些鬼哭5 的涂鸦

摸最久的竟然是V,纹身也是我瞎画的((捂脸

原谅我一点都不想画尼禄的机械手ww


老香蕉刷绿漆

迷惑小图合集3

p1解释起来很麻烦的击鼓传画

p7反向兔女郎

迷惑小图合集3

p1解释起来很麻烦的击鼓传画

p7反向兔女郎

鳴神@佛系生活

【4ND】After the Dark

*BGM: The Dark(angela) 
*OOC屬於我

尼祿在一片黑暗中清醒了。——或許不能說清醒了,但他的意識的確脫離了夢境。他的右手現在正溫馴的沉默著,一點光都沒亮,就像一隻普通的手。 
半個月前的發生的一切直到現在都讓他覺得很不真實。說到底,從但丁破教堂的天窗而入到救世主巨大的身軀轟然倒地,也不過就是一天的時間。那之後的混亂、重建的過程,還有一大堆被遺留在佛杜那的低等惡魔他簡直不想再提。 
尼祿捶了下床墊,震顫從他握起的拳下擴散。 
 
但丁現在在哪裡呢。 
他...

*BGM: The Dark(angela) 
*OOC屬於我 
 
 
尼祿在一片黑暗中清醒了。——或許不能說清醒了,但他的意識的確脫離了夢境。他的右手現在正溫馴的沉默著,一點光都沒亮,就像一隻普通的手。 
半個月前的發生的一切直到現在都讓他覺得很不真實。說到底,從但丁破教堂的天窗而入到救世主巨大的身軀轟然倒地,也不過就是一天的時間。那之後的混亂、重建的過程,還有一大堆被遺留在佛杜那的低等惡魔他簡直不想再提。 
尼祿捶了下床墊,震顫從他握起的拳下擴散。 
 
但丁現在在哪裡呢。 
他想到但丁離開前的那天。但丁在他房裡留宿,這件事在他想像中都覺得不可思議。 
毯子亂糟糟的纏在他們身上,光滑的皮膚輕輕碰蹭。尼祿枕著手臂側躺在但丁身邊,靜靜的聽著男人平穩的呼吸聲。很輕,很規律。像是細微的風聲擦過耳廓。 
他平常會略微垂到右眼上的瀏海散著,眼皮緊閉,看不到月光石藍的眼珠。鼻梁筆直,薄薄的嘴唇抿著,唇尖卻微微翹起。睡著的但丁整張臉幾乎有種純潔的色彩。 
他好想吻他。 
但丁的皮膚一點都不細膩,臉上還有鬍渣——尼祿連賭都不用都能知道是這傢伙懶得刮鬍子的結果——但為什麼那麼吸引人? 
就連尼祿都不得不在心底承認但丁很性感。不管是他玩世不恭的態度、輕佻的言行,還是他勻稱的體格—— 
但丁的身體,唉。 
尼祿將眼神移到男人的喉頭以下。他們兩人現在都只穿著貼身衣物躺在床上,尼祿好歹還穿了一件黑色的棉質背心,可但丁根本不在乎,只套了件內褲就一頭埋進枕頭裡呼呼大睡。 
這老傢伙,尼祿憤憤的想,難道都不怕自己襲擊他? 
……但丁還真不怕……說不定還在等他亂來好狠狠的嘲笑他呢。 
男人仰躺著,飽滿的胸肌和結實的腹部暴露在空氣裡,隨著呼吸起伏。他的下半身、兩條筆直有力的腿被蓋在毯子下,留下糾纏的毯子皺褶捲在尼祿心底。 
他無聲按耐住衝動——他不想再讓但丁覺得自己是個不能控制自己的毛頭小子。 
……好吧,雖然在但丁眼裡他就是,他洩氣的想。 
待在但丁身邊有種難言的安心。誠如對方所說,他或許不能懂彆扭青少年的想法……但他可太瞭解一個男孩急速想要成熟裝作男人的做派了。他平常的確把尼祿當成成熟的個體看待,在做掃尾工作的時候也放手讓他去,毫不干涉。 
和克雷多以及姬莉葉待在一起的安心感不同……他說不上來具體的差別,但和但丁一起,他可以隨意的使用力量不遭到側目。他也和年長者學到了不少戰鬥的技巧——他們甚至在協作戰鬥中發展出了一點默契。這讓他暗自竊喜。 
只有在問到和閰魔刀有關的問題的時候能讓但丁露出一點不自然的表情,雖然會馬上被但丁輕佻的轉移話題(很不幸的是尼祿每次都上當),但那種被過去襲擊一樣的神情讓尼祿印象深刻。 
不過,但丁有時候的態度仍舊令人火大。……特別是在床上的時候。好像尼祿怎麼做他都無所謂似的,游刃有餘的笑容讓他不爽。 
他溺愛、包容他這個年紀所有的任性和彆扭,並且不當一回事。因為太常見、太合理……而不當一回事。 
他很想被當一回事。 
陰影跨過窗戶,蔓延到他們交疊的腿上。男人翻了個身,將寬厚的背部對著他。兩道淺淺的呼吸一起一落。 
 
當天他起床的時候但丁已經回去了。姬莉葉和他說的。 
他說你還在睡,也沒吃早餐就走了。 
……他沒說什麼嗎? 
沒有呢,只說下次見。 
 
尼祿盯著綢白色的天光緩緩挪上床單。 
他將額側枕到手臂上,閉起眼。 
 
黎明到來了。

什么马沙

【DN+VN 睡觉前记得让头发干掉

是崽崽和叔叔爸爸分别一个月以后的深夜激。情

头发干掉之前来做点别的事?

3p不包含双long情节

写到肾透支 

唉 看着tag慢慢冷掉真的太难受了 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下一个坑

有没有搞nero的群我好馋

是崽崽和叔叔爸爸分别一个月以后的深夜激。情

头发干掉之前来做点别的事?

3p不包含双long情节

写到肾透支 

唉 看着tag慢慢冷掉真的太难受了 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下一个坑

有没有搞nero的群我好馋

天体观察员

是一张互绘

p2是深夜奇怪趣味

是一张互绘

p2是深夜奇怪趣味

阡坟-Andrea

【NV/DV】渎神(4)

大家凑合着看,我文力不好现在还爆炸退步。


警告就是有抹布明示,反正有洁癖的别看别看别看。没写真的车,就是怕被屏,所以走两重链接。


点我进中转站 

大家凑合着看,我文力不好现在还爆炸退步。


警告就是有抹布明示,反正有洁癖的别看别看别看。没写真的车,就是怕被屏,所以走两重链接。


点我进中转站 

QUINN.

圣莫妮卡旅馆里的一夜

DVN乱炖,写完重发一次(想写熟妇哥不知道成不成功

憋了一万字,黄且脏乱差,慎点

文中出现的小玩具是类似这种,但更细小(德国货找不到图了otz

[图片]

    图链

    凹3


DVN乱炖,写完重发一次(想写熟妇哥不知道成不成功

憋了一万字,黄且脏乱差,慎点

文中出现的小玩具是类似这种,但更细小(德国货找不到图了otz



    图链

    凹3



Dulcie

LOF二压有点跳帧,建议走B站观看👇

【鬼泣5/踩点】Bullet In A Gun

踩点练习+私心VN同框尝试

BGM:Bullet in a Gun--Imagine Dragons

LOF二压有点跳帧,建议走B站观看👇

【鬼泣5/踩点】Bullet In A Gun

踩点练习+私心VN同框尝试

BGM:Bullet in a Gun--Imagine Dragons

透猫だよ

【DMC|ND】吻于试衣间

干啥啥不行,垃圾投放第一名

挖出来的小坑,当小剧场看还是OK的

ooc⚠️ 无厘头⚠️

—————

小青年衣服都是凌乱的,他不能按耐心中去见对方的冲动。他想给但丁留下最帅气的初见面,可是这点矜持和自尊被想见他,想告诉他自己的喜悦这个念头击得粉碎。

他拽着犹豫不决的几根领结冲出了门,在掀开帘子的瞬间随手选了一根,就像他们初见那样,无法用理智去解释和抉择,是生命赋予的一道惊喜和永恒。

“但丁。我要这个。”尼禄对整理好衣裳正处在微妙羞怯和自满的但丁说道,却在入目的景象中呆滞。

实话说,那裙子并不适合但丁。他太高壮了,漏肩的设计让他那结实的臂膀和肩部显得更加粗壮,没有一点女装丽...

干啥啥不行,垃圾投放第一名

挖出来的小坑,当小剧场看还是OK的

ooc⚠️ 无厘头⚠️

—————

小青年衣服都是凌乱的,他不能按耐心中去见对方的冲动。他想给但丁留下最帅气的初见面,可是这点矜持和自尊被想见他,想告诉他自己的喜悦这个念头击得粉碎。

他拽着犹豫不决的几根领结冲出了门,在掀开帘子的瞬间随手选了一根,就像他们初见那样,无法用理智去解释和抉择,是生命赋予的一道惊喜和永恒。

“但丁。我要这个。”尼禄对整理好衣裳正处在微妙羞怯和自满的但丁说道,却在入目的景象中呆滞。

实话说,那裙子并不适合但丁。他太高壮了,漏肩的设计让他那结实的臂膀和肩部显得更加粗壮,没有一点女装丽人的柔美,反倒像是节目里变装皇后,胸部意外合体的设计让这种违和更加凸显。

可尽管如此,但丁依旧夺目,他拧着裙摆带着少见的优雅转过身,笑容满满地打量着尼禄和他脖子上的领结。而映在镜子里的自己却显得那么凌乱,崩开的扣子,扯出的一半衣摆,散乱的发型,尼禄顿时慌乱起来,垂着脑袋手足无措地拉着衣摆

看着像个小姑娘捏着衣服下摆的尼禄但丁一步一顿地靠近他,轻轻地捧着尼禄的脸在他鼻子上咬了一口。

“嗯,很适合你。和你的眼睛一样迷人。”

“胡说八道。”尼禄自然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奇怪,要是跑到大街上,别人可能会以为他发疯了。

“是的,你现在超级迷人的。”但丁盯着尼禄的眼,愈发坚定地对他说。

老天,他接受过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对他的爱,像是母亲的,蕾蒂和崔西的,帕蒂的,甚至维吉尔的,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的爱意能这么直白而鲜明地被他捕找到,他一滴不漏地捕找到了尼禄的喜悦,尼禄的焦急,尼禄的唯一爱意,对在用亲身行为告诉他,他此生将永远和他绑在一起,无论之后他们会经历怎样的争吵和反目,他将永远停留在他身边。

他已经厌倦失去了。而尼禄,将弥补他心中的这个空洞。

但丁取下尼禄脖子上歪扭的领结,调整了一下长度。但他没有还给尼禄,而是把它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恰好的长度,完美无缝地贴合他的脖子。

“尼禄,你将成为我生命中绝对不会割舍的一部分。”

尼禄被但丁眼中流淌的朦胧光芒给震撼住了,他也是第一次这么真实地看清楚但丁内心的空洞,他毫无保留地向他展示自己长久以来的软弱和痛苦,他希望有一个人能与他相伴而已,不管发生什么,都紧握他的灵魂不松手,最后两人完全地融为一体。

尼禄比刚才更手足无措了,他想回应但丁的呼唤,但是他要怎么做?告诉他他不会离开吗?可这样的感情似乎没有办法被声带处理,他张了张嘴,却只能叫出但丁的名字,还是磕磕巴巴的那种。

最后,直脾气的两人都没办法忍耐这种盈满的气氛,身体告诉他们现在最恰当的行为。相触的唇点燃了所有的感情和本能。

既然渴求,那就去获取。既然想要满足,那就去践行。

双唇狠狠地相互碾压,薄皮摩擦得发热破碎,渗出的细微血珠融合在一起,混进唾液中,被交缠的舌头再一次搅浑得不可分割,最后被分食下肚。像是古老的血契,将彼此的誓言刻进身体,融进一生。

“不要把衣服弄脏了,我可不要为了明天的仪式将自己卖给这家黑店。”但丁喘着气,为了提这个醒而短暂分离的亲吻像是掐断了他的氧气,让他觉得自己就要死了。拉过尼禄的脖子,但丁又吻了上去,接过尼禄同样急切的渴求。

勉强分过一丝神,尼禄颤抖着拇指和中指拉下但丁裙子的拉链,食指跟随着滑过逐渐流出的皮肤,指肚抚过后是指甲划过,留下一条签名似的红痕。

很快,尼禄把但丁的裙子完全剥离下来,纯白的衣裙在他脚边围成了一圈白色的涟漪。凭着优秀的身体能力,但丁灵巧地踢开了那圈衣料,双腿缠上尼禄的腰背,把自己挂到尼禄身上。

赤裸的胸膛相互紧贴,透过两层肌肉,狂乱不已的心跳在两个方向鸣响,回音交缠。

 

阡坟-Andrea

「DV/NV」如何饲养仿生人鱼(5)

#不好意思我文艺复兴那么一下#

#是不是都没有人记得这篇了#


怪物已经围在浅海,Vergil甚至不得不用他仅存的魔力击落几只爬进洞穴的怪物。或许只有在这时他才会真切地恼怒起来,如果不是Dante不肯留下阎魔刀,他也不会这么狼狈。


又能怎么样?就他现在这个样子,拿着阎魔刀又能游到什么地方去?人鱼的尾巴既是未来科技的最简表现,也是身体进化的最大阻碍。无论科技有多么强大,人鱼始终无法脱离水域。这也许就是法则的限制,与高速发展并肩而行的就是不可逾越的极限。


海底早已被那些原始的生物占据,从其他维度穿行而来的无定形生物,从地...

#不好意思我文艺复兴那么一下#

#是不是都没有人记得这篇了#



 

 

怪物已经围在浅海,Vergil甚至不得不用他仅存的魔力击落几只爬进洞穴的怪物。或许只有在这时他才会真切地恼怒起来,如果不是Dante不肯留下阎魔刀,他也不会这么狼狈。

 

又能怎么样?就他现在这个样子,拿着阎魔刀又能游到什么地方去?人鱼的尾巴既是未来科技的最简表现,也是身体进化的最大阻碍。无论科技有多么强大,人鱼始终无法脱离水域。这也许就是法则的限制,与高速发展并肩而行的就是不可逾越的极限。

 

海底早已被那些原始的生物占据,从其他维度穿行而来的无定形生物,从地心深处逃离的远古噩梦,从其他时间穿梭而来的怪异生物,和那些原本隐藏在人类中间的怪物,全都露出了尖利的爪牙。

人鱼的自留地被一层又一层的防护力场包围,像他这样的仿生人鱼,既不属于人类也不属于人鱼,根本没有容身之地。他游离在整个世界之外。

 

随着白昼逐渐黯淡,他都不用去刻意聆听就知道Dante和Nero一起来了。自从Dante告诉他Nero是他的儿子后,另外一根若有若无的链接就被接在了他的精神世界里。他的确想不起来他和谁生下了Nero,可这根链接的出现就是证据。他们血脉相通,才会精神相接。

 

这是他们家的诅咒吗?血脉相连者的互相吸引会转变成比爱情更复杂的事物。

 

Vergil不喜欢这样。

他追求力量。

 

这个世界留给他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在黑暗中挣扎求生,要么在虚无中放手等死。

但他绝对不可能屈服。他是斯巴达的长子。他绝不会认输,他绝不会等死,他绝不会低下高傲的头颅。

 

 

“阎魔刀给我,我们两清。”他游近岸边,看也不看走进洞穴的Dante,语气淡漠,直截了当地伸出右手,“把原本就属于我的力量还给我,让我重新拿回屠杀那些杂鱼的力量,这样我们从今往后两不相欠。”

 

Dante直视Vergil的眼睛,心里苦笑起来。

他今天来原本就是为了把阎魔刀还给Vergil,却绝不是为了两清这种结果。他不可否认自己杀死Nelo Angelo的举动是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可他想补回这一切。

 

又或者说,只是那股占有欲在作祟。

 

他不想Nero占有Vergil,他不想Vergil被其他的生物杀死。他和Vergil,无论是生是死,他们都只属于对方,就算是杀死Vergil,也只能由他来执行。他们的命运是永远交缠的,他允许有他人进入他们的命运,但开始与终结,存在与占有——只有他们可以。

 

他们是双生子。

 

他们降生在这世上的瞬间,命运就已经打上了结。

 

 

Dante的眼中闪过暗红的光芒,他勾起嘴角,语气中难得的染上了危险:“阎魔刀本来就会给你,哥哥。但我们之间……永远不会存在两清。我们,属于对方。”

 

Nero几乎能看到实体化的威压从Dante身上升腾起来,笼罩的整个洞穴都显得比外界更为危险。Nero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他都快忘了Dante可是传奇的赏金猎人——他可以一个人冲进实验室杀光Mundus的整个团队,他可以一个人解决数十个顶尖杀手,他是传说。

 

他似乎玩世不恭。他只是把心中的恶魔锁了起来。

 

现在,那把钥匙再次出现了。

 

 

Vergil沉默而严肃地看着Dante,慢慢的,近乎于杀气的气息也显现出来,Nero甚至以为海水都开始翻腾。纯粹对比气场的话,Vergil气场甚至可以压过Dante一筹,但Nero也清楚的知道,如果真的战斗起来,落败的一方十有八九是Vergil——即使他们拥有相同的战斗本能,能够上岸的一方也拥有绝对优势。

 

在这种对峙的状况下,Nero甚至产生了干脆还是跳进海里比较安全的错觉。

 

 

阎魔刀最终还是回到了Vergil手上:无论如何,阎魔刀只有在斯巴达的长子手里,才发挥过它最大的能力。Vergil爱惜地在刀上裹了一层薄薄的空气,不至于让他手感产生偏差也不至于让刀受到损伤。自然,刀刃的锋利与它本身的能力也毫无改变。

 

Vergil小范围地划开了时空,想尝试自己的能力有没有恢复,但海水却不断地灌进虚空,他不得不立刻合上了空间,等着海水倒灌进来。他满意地甩了甩尾巴,平稳地坐在洞穴中心。

 

 

“这两天他们就能进来了。你要留下还是走?”Vergil根本没有把Nero考虑在内,他盯着Dante,杀气倒也没有再升起,“你要留下救留下,你要走也没关系。反正你永远都知道我在哪里,你永远都知道我的死活,现在何必纠结?”他冷笑起来,那种高傲又显了出来。

 

 

Dante清楚自己的兄长脾气其实相当恶劣,因此他并不在乎Vergil的语气,也不理会Vergil的居高临下,他干脆地靠在墙上:“你赶都赶不走我,Vergil。”

 

“你们都等等。”Nero无语地捂住脑袋,“你们到底在争什么?现在的重点根本就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吧?到底是你们幼稚还是我才是三个人里面最年轻的一个?”这两个人连拌嘴都能起杀气,Nero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我也要留下来,别想赶走我。”

 

 

“这与你无关,Nero。退下。”Dante与Vergil异口同声地说道。两人对视一眼,又都侧过了头。

 

“和我无关?按照你们的说法,你们是我的亲人,那么这怎么能和我无关?”Nero简直是忍无可忍地竖起中指,“Fuck you Dante,我的父亲我自然要陪着他一起面对,我管你怎么想?反正该带的我都带着了。”

 

Dante虚着眼,双手抱胸:“太双标了,Nero。”Vergil轻笑一声,没有再说什么,任由两人留了下来。

 

“这就是你今天非要扛着绯红女皇来的原因?你是早就想好了吧。”Dante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调笑般地说着垃圾话,盯着Nero也盯着Vergil。

 

 

 

最终回应Dante的只有两个充满感情的中指。

 

 

--tbc--

Mukas

⚠微DN暗示

随便摸猫的后果很严重x

⚠微DN暗示

随便摸猫的后果很严重x

我也想要踏雪啊
摸了四代的奶油。 我真的好喜欢...

摸了四代的奶油。

我真的好喜欢他T T!!

摸了四代的奶油。

我真的好喜欢他T T!!

折叶听风

填了个入坑前后印象表(问朋友要的,P2原图),含VD元素,想说的话好多啊美图秀秀写不下(草)


起因是朋友送了DMC5给我玩,卡普空天下第一!(什么时候出V哥特别版我要给你送钱!)


双子真好呜呜呜呜,入坑赶上复婚太快乐了!


V是手残党福音!第一次打完的时候我连但丁的风格都没摸清,今天刚打完真正意义上的第二遍发现好多新东西!


三个月前:单机有什么好玩的

三个月后:真香,巫师和鬼泣都是神作!

填了个入坑前后印象表(问朋友要的,P2原图),含VD元素,想说的话好多啊美图秀秀写不下(草)


起因是朋友送了DMC5给我玩,卡普空天下第一!(什么时候出V哥特别版我要给你送钱!)


双子真好呜呜呜呜,入坑赶上复婚太快乐了!


V是手残党福音!第一次打完的时候我连但丁的风格都没摸清,今天刚打完真正意义上的第二遍发现好多新东西!


三个月前:单机有什么好玩的

三个月后:真香,巫师和鬼泣都是神作!

多糖多醋烤冷面
#双性🥚预警# 摸一张nd涩...

#双性🥚预警#

摸一张nd涩图,完整图走评论区。


#双性🥚预警#

摸一张nd涩图,完整图走评论区。


Mukas

本来想画产卵梗,结果画完看不出来😣

挂了就走这边 

本来想画产卵梗,结果画完看不出来😣

挂了就走这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