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nk

62968浏览    632参与
✌
  没仔细看参考打完就急匆匆来...

  没仔细看参考打完就急匆匆来摸鱼了₍˄·͈༝·͈˄*₎◞ ̑̑应该没画错吧【大概】

不过小情侣赛高(*´I`*)

  没仔细看参考打完就急匆匆来摸鱼了₍˄·͈༝·͈˄*₎◞ ̑̑应该没画错吧【大概】

不过小情侣赛高(*´I`*)

苏泠折

Mermaid

Summary:Once upon a time, a little mermaid fell in love with a human girl.


海底的景象是大不相同,没有细沙、海草,更没有森林,一眼望去,尽是各式各样、毫无止境的珊瑚丛——这是珊瑚王国。


Nero和他的家人们生活在红墓海,这是一片极其美丽且安全的海域对于他们来说。


“hey,Nero,vergil有没有说过不要浮到海面上来,这里很危险的,记得吗?”

“你不会告诉爸爸的吧?求你...

Summary:Once upon a time, a little mermaid fell in love with a human girl.


海底的景象是大不相同,没有细沙、海草,更没有森林,一眼望去,尽是各式各样、毫无止境的珊瑚丛——这是珊瑚王国。


Nero和他的家人们生活在红墓海,这是一片极其美丽且安全的海域对于他们来说。


“hey,Nero,vergil有没有说过不要浮到海面上来,这里很危险的,记得吗?”

“你不会告诉爸爸的吧?求你了,dante。”谁可以拒绝nero的星星眼呢

“好吧,好吧,下次我可不帮你了,被你爸发现我俩都得die。”

Nero低下头,不说话。

“回去吧,nero,vergil回家没有找到你会担心的。”

“那我们得在爸爸回家前,回去,走吧。”


他们是从后门溜进去的。

“回来了?还记得回家啊”vergil正在用小刀切割鱼肉,看到他们回来的时候抬眼看了看。

“爸爸,我们回来了。”

Vergil没有说话只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眼看他们。


他需要一个答复。

“哥,没有想到今天你这么早回来了,太好了,刚才nero还说饿了,你回来的也太及时,嘿嘿。”dante也知道自己说的话真的不靠谱,尴尬的挠挠头。

就这样尴尬了一段时间,vergil才淡淡开口

“吃饭吧。”

终于是有惊无险的混过去了。

“最近,没事就在海底呆着,听到没有哪里都不要去。”

在吃鱼的nero,噎了一口,咳嗽起来

“没事吧,nero,”vergil不安的问

Nero挠了挠头“没事,好的,我知道了。”

Vergil点点头,继续道“你也是,dante。”

“我又不是小屁孩,哥,”dante是不服的,刚想反驳就看到vergil生情严肃“知道了。”



晚饭后,nero以前一样照例去看看自己养的海葵,海葵色泽非常亮丽,足部呈圆盘状,颜色为橘色,上面有小红斑点缀着。身体呈黄色,体上具有48条短胖的触手,触手顶端有紫色的小肉突,中间部分则有一明亮的环带,常生长在深水区的边缘,水色清澈时色泽鲜艳,混浊时就变得较为暗淡,喜欢居住在软质地上。

他特别喜欢他的海葵,虽然海葵有毒。


趁nero去照看海葵不在的时候


“船队要来了。”

Dante沉默了一会儿,笑着说“人类啊,稀客。”

“愤怒的人永远得不到救赎,他们只能诅咒,喊叫,在无尽的深渊里咆哮、咆哮…… 暴风雨终将吞噬他们。”

“老哥,没必要这么绝。”

“没必要?他们连快临盆的同类都可以杀啊,你怎么会知道他们这次来是不是为了来杀我们啊。”

“我.......哥,我知道你还在意那件事。”

“好了,闭嘴吧,dante不要再tm说了。”

Dante愣住了,不可思议看着哥哥,vergil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抱歉,我只是不想让你们受伤,我要保护你们,抱歉dante。”

Dante抱住自己的哥哥小声重复“我知道,我知道。”




“船队要来了。”

Dante沉默了一会儿,笑着说“人类啊,稀客。”

“愤怒的人永远得不到救赎,他们只能诅咒,喊叫,在无尽的深渊里咆哮、咆哮…… 暴风雨终将吞噬他们。”

“老哥,没必要这么绝。”

“没必要?他们连快临盆的同类都可以杀啊,你怎么会知道他们这次来是不是为了来杀我们啊。”

“我.......哥,我知道你还在意那件事。”

“好了,闭嘴吧,dante不要再tm说了。”

Dante愣住了,不可思议看着哥哥,vergil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抱歉,我只是不想让你们受伤,我要保护你们,抱歉dante。”

Dante抱住自己的哥哥小声重复“我知道,我知道。”

三花

  关于眼神对上之后

  有请

  【纯爱小情侣】组

  【老夫老妻】组

  关于眼神对上之后

  有请

  【纯爱小情侣】组

  【老夫老妻】组

catin

  模板摸个鱼。。。绝望的色盲

  大概是一些小情侣日常出门前扎头发(

  

  

  姬丽叶的头发画着画着变长了啊啊啊啊

  模板摸个鱼。。。绝望的色盲

  大概是一些小情侣日常出门前扎头发(

  

  

  姬丽叶的头发画着画着变长了啊啊啊啊

Rimo。
NK酱的无料贴纸 做了很多没有...

NK酱的无料贴纸 做了很多没有实际作用的周边实在是对不起 感觉不太环保 深深鞠躬

5代NK酱画不动了 所以只有这个无料贴纸 再次对不起🙇

NK酱的无料贴纸 做了很多没有实际作用的周边实在是对不起 感觉不太环保 深深鞠躬

5代NK酱画不动了 所以只有这个无料贴纸 再次对不起🙇

三花

  【—预警!—】依旧ooc憨憨小故事

  二还没有先来番外(¦3[▓▓]一不小心脑太多了再不画就忘记了!

  【—预警!—】依旧ooc憨憨小故事

  二还没有先来番外(¦3[▓▓]一不小心脑太多了再不画就忘记了!

mikipie的狗

南通画累了来点knk和双ncb向,若智而且ooc,但是全员性转——p1是nico哥p2是尼妹给nico哥点烟(完全看不出来(完全看不出来)后面越画越没耐心所以很潦草……

南通画累了来点knk和双ncb向,若智而且ooc,但是全员性转——p1是nico哥p2是尼妹给nico哥点烟(完全看不出来(完全看不出来)后面越画越没耐心所以很潦草……

三花

  预警!!|・ω・`)

  VD生N设定

  现代AU,但保留恶魔设定,当老师的兄弟俩和(未来的)传奇恶魔小猎人尼禄

  二编:感觉会有连贯一点的剧情就标个序号!

  预警!!|・ω・`)

  VD生N设定

  现代AU,但保留恶魔设定,当老师的兄弟俩和(未来的)传奇恶魔小猎人尼禄

  二编:感觉会有连贯一点的剧情就标个序号!

Glow

【NK/DV】要来一颗小熊软糖吗

Summary:一觉醒来的Nero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180cm的小熊玩偶,而解除诅咒的条件是集齐666个拥抱。

Nero中心,崽是DV的,有大量亲情向内容。充满了沙雕和OOC,逻辑都被作者吃掉了。


要来一颗小熊软糖吗


01

早上六点三十分钟,Nero床头的闹铃准时响起。

年轻的恶魔猎人艰难地从温暖的被窝里伸出手,一路拍拍打打从枕头摸索到床边的柜子,找到闹钟用力按下去,终止了萦绕在卧室中的滴滴声。

闭着眼睛为卧室重归宁静露出满意的笑容,Nero又在被窝里磨蹭了一会,才慢悠悠地翻身,睁开眼睛迎接Fortuna清晨金色的阳光。...

Summary:一觉醒来的Nero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180cm的小熊玩偶,而解除诅咒的条件是集齐666个拥抱。

Nero中心,崽是DV的,有大量亲情向内容。充满了沙雕和OOC,逻辑都被作者吃掉了。




要来一颗小熊软糖吗

 

 

 

01

早上六点三十分钟,Nero床头的闹铃准时响起。

年轻的恶魔猎人艰难地从温暖的被窝里伸出手,一路拍拍打打从枕头摸索到床边的柜子,找到闹钟用力按下去,终止了萦绕在卧室中的滴滴声。

闭着眼睛为卧室重归宁静露出满意的笑容,Nero又在被窝里磨蹭了一会,才慢悠悠地翻身,睁开眼睛迎接Fortuna清晨金色的阳光。

……Oh shit。他昨天回来的太晚,简单收拾过后就倒在床上昏睡了过去,完全忘记要拉窗帘。结果就是现在扑面而来的不是经过布料渲染后的柔和日光,而是大片大片的夏日晨光,璀璨的快要把斯巴达后裔整个后半生都一起点亮。

下意识地抬起手臂挡住直射而来的光线,Nero忽然觉得自己的手指看起来和往常不太一样。

为什么它们看起来很圆、很短……还,毛绒绒的?

是睡觉之前忘了摘机械臂吗?年轻人还未完全清醒的大脑艰难运转,吱嘎吱嘎地晃动齿轮,试图理解现在的状况。

可他没有哪只机械臂是毛茸茸的?

疑惑地翻过手掌,Nero发现自己手心变成了一块看起来质感很好的皮革垫。

哦,不过是一块皮革垫而已,不是什么大问题。

……

…………

等等?!

皮革垫?!

大脑终于完成重启的斯巴达后裔飞速从床上弹起来,可他没能像以往那样直接用这个动作完成起床这项工作,反而又轻飘飘软绵绵地跌回到柔软的被褥中,还发出了一声很奇怪的、像是儿童玩具的“啪叽”声。

操。

Nero骂了一声,但没有任何声音从他的嘴巴里发出。

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带着电子音的“I love you”,清晰地回荡在被阳光填满的卧室中。

……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

察觉到事态可能要比自己想象中的严重,年轻的恶魔猎人深吸一口气,不可置信地慢腾腾地挪下床铺,屏住呼吸,以一种视死如归的气势一步步走向放在房间一角的镜子前。

然后他从里面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模样。

 

——一只白色的、毛茸茸的、一米八的巨大小熊玩偶。

 

终于理解发生了什么的Nero,衷心地、诚心的、真情实感地,对着镜子骂了一声:操。

 

02

“I love you!”

 

03

“这是某种诅咒吗,就像你们之前说的那些……恶魔的小把戏?”望着坐在椅子上垂头丧气的Nero小熊,Kyrie惊讶地遮住嘴巴,眨眨眼。

“看起来很像,但我没见过有人变成这么大的玩偶,还可以自主行动。”入伙Devil May Cry分店后自诩见过不少世面的Nico绕着巨大的白色小熊转了几圈,伸手戳了下Nero毛茸茸软绵绵的手臂,“嘿,兄弟,你真的是Nero吗?”

“……”回头看看一脸好奇的搭档,Nero点头。

“你现在真的是玩偶?里面都是棉花的那种?”饶有兴趣地盯着小熊玩偶,年轻枪械师的眼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视线在白色的绒毛间来回移动。

她到底在找什么?

Nero不明所以,可他现在除了那句“I love you”根本说不出别的话,只能放任搭档那令人胆战心惊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探寻。

“你在找什么,Nico?”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Kyrie倾身凑到Nico身边。

谢谢你,Kyrie!

听到声音的Nero小熊立刻看向温柔的女孩,试图用自己亮晶晶的玻璃眼珠传达谢意。

“怎么了,不舒服吗?”发现小熊玩偶侧身转向自己的Kyrie弯腰拍拍对方的脑袋——嗯,手感真不错——又摸摸Nero头顶那对软乎乎的耳朵,女孩收回手,关切地询问对方的感受。

好吧,果然这对玻璃眼珠没办法传达出完整的感情。

摇摇头,Nero小熊又恢复了垂头丧气的样子。

然而,下一秒,来自搭档兴奋的叫喊让他瞬间打起了个精神。

 

“看看我发现了什么,一个——线头!”

 

04

“……Nico,别拽!!”

“I love you!!!”

 

05

手停在线头上方的Nico和用有生以来最快速度出手的Kyrie纷纷怔在原地,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的小熊玩偶。

“你、你你说什么?”

“Nero?”

被发现秘密的白色小熊默默扭过头,趁着Kyrie这会听不懂,小声抒发了自己的糟心之情。

 

06

“I love you。”

 

07

“总之这是一个诅咒,不致命,没伤害,但是解除方法很麻烦。”放下电话,Nico向端坐在椅子上的两个乖学生传达“有事找Trish”的热线回执。

“很麻烦是指……”Kyrie歪头。

“?”白色小熊同步歪头。

不愧是Kyrie,真可爱。先是为自己高端的审美点个赞,Nico继续说下去:“先拥抱一个人,接下来玩偶的口袋里会出现一种食物。让被拥抱的人把食物吃下去,诅咒自然就解除了。”

“嗯?”摸摸脸颊,Kyrie露出不解的神情,“听起来不难?”

“是不难,但如果说,我们的Nero小熊要一共——”故意拉了声长调,枪械师露出一个幸灾乐祸的笑,“拥抱666个人才能解除诅咒呢?”

“吓。”Kyrie又一次捂住了嘴。

而Nero——

 

08

“I love you!!!”

 

09

“是Nero?”懒洋洋地在沙发上伸展身体,Lady弯腰,系好靴子上的绑带。

“嗯哼。”耸耸肩,放下电话对着镜子继续涂抹刚刚涂了一半的口红,Trish抬手点了点饱满水润的下唇,为今天自己选的色号感到满意。

扣好外套扣子,Lady一边整理桌面上的资料一边笑道:“你没告诉他后半部分。”

“那部分不需要我告诉他,只要按照步骤进行就会自动完成。”对自己隐瞒了一部分事实的做法毫不在意,金发恶魔又从包里掏出一支睫毛膏,“这个方法十分安全,没有一丁点危险,并不需要额外叮嘱什么。”

“十分安全,没有一丁点危险。”重复了一遍友人的话,Lady转身靠在桌上冲对方勾勾手指,“你确定,亲爱的?”

将装满武器的手拎包递到Lady手上,Trish弯起唇角:“是的,我确定,亲爱的。”

 

10

“666个人……!”听到人数的Kyrie愣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过了好一会,善良的女孩才慢慢眨了下眼睛,提出问题的关键所在,“Fortuna的人数够吗?”

“我觉得Fortuna的人数绝对够,问题是我们的Nero宝宝肯去拥抱陌生人吗?”

 

11

Nero小熊不说话,Nero小熊低下了头。

 

12

“总之先从我开始吧,和熟悉的人会比较容易一点。”从椅子上站起来,Kyrie拍拍手,对着Nero小熊张开怀抱,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Nero?”

哦,天哪。这对一只小熊来讲,实在是太过了。

不止Nico在这,还有窗边不知道什么时候露出来的一排小脑袋,全部用好奇又期待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房屋中央的“公主与小熊”。

这是为了破除诅咒,而且只是一个拥抱,没什么大不了的!

在心里闭了下眼睛,握住圆乎乎的手掌,Nero小熊心一横,上前一步,张开毛茸茸的双臂。

然而还没等他碰到对方,Kyrie就抢先一步,像个小女孩一样跳进小熊的怀里,整个人扑在Nero暖烘烘的肚子上,紧紧搂住他的脖子,脸埋进玩偶的胸口猛蹭了几下。

“真的好可爱啊,Nero!”

 

13

砰!

Nero小熊的脑袋上升起一朵蘑菇云。

 

14

抱住小熊蹭了好一会,又恋恋不舍地摸摸对方因为害羞垂下的脑袋,Kyrie松开手,转而拍拍Nero的手臂:“那里有东西出现吗?”

摸摸左胸处的口袋,感到里面有什么在刷啦啦的摇晃。小熊拉开上面的拉链,啪地,一包橙汁软糖掉在地板上。

弯腰拾起地上的软糖,打开包装吃下一颗,Kyrie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好吃。”

“橙汁软糖?”凑过去看看Kyrie手里的食物,Nico掏出衣兜里的笔记本记下一笔,又抬头看看一旁依旧低着头的小熊,“第一份就算完成了?”

Nero点点头。

如果Trish的说法是正确的,现在诅咒解除的进度条确实往前走了一格,从0变成了1/666。

“好,现在还差665个拥抱,做好准备了吗,搭档?”对刚刚场面十分喜闻乐见的Nico摩拳擦掌,信心十足地提醒Nero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

小熊不说话,小熊现在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15

“OK,那么搭档,下一个就由——”

“等等,Nero。”忽然,Kyrie开口,打断Nico即将送出的充满友谊的拥抱,“你什么时候才会向我求婚呢,我已经期待很久了。”

 

16

“吓。”

一片沉寂中,女孩受到惊吓般地捂住了嘴。

 

17

“不、不是的……我没想说这句,虽然我一直期盼着Nero向我求婚的那天——天啊我在说什么,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惊讶地瞪大眼睛,Kyrie的慌乱程度堪比刚刚发现自己变成小熊的Nero。女孩焦急地摆手,失去一贯的温柔从容,满脸通红结结巴巴地试图解释:“我想说的是……虽、虽然Nero很强大,但我还是会担心你的安全。我知道自己帮不上什么忙,能做的只有点亮一盏灯,照亮你回家的路——不是,我要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很高兴你能和Dante先生还有Vergil先生团聚,这次诅咒你一定要去找他们,没有人可以拒绝一只小熊的拥抱,何况你还是他们的家人——天啊,我真正想说的是,就算Nero变成小熊也没关系,这样子真的很可爱——啊啊,斯巴达在上……Nico,我该怎么办!”

 

18

“哦。”眨眨眼睛,Nico觉得现在这样害羞到不知所措的Kyrie简直可爱炸了。不过作为朋友,她还是默默收回了这句话。拾起被女孩失手丢在地上的软糖包装纸,仔仔细细翻看了一遍,枪械师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嗯……我想,这是那颗软糖的功效?

“一个拥抱,换来反应本人印象的食物。吃下相应的食物,说出一段被埋藏的真心话。”研究过不少恶魔力量的Nico迅速抓住事件的关键点,整理出真正解除诅咒的方法。

可惜现场没有任何一个人(熊)能听进去她的解释,无论是Kyrie还是Nero,都处于爆炸的边缘。两个人扭过头,一个看墙壁一个看地板,好像上面画着世界上最好看的画,就是不肯看对方一眼。

 

19

过了一会,Nero小熊率先用自己毛茸茸的手掌包住Kyrie的手,把女孩因为劳作变得粗糙的手指小心地握在软乎乎的皮革垫里。

女孩转过身体,对着小熊露出一个羞涩的微笑。

 

20

“嗯咳!两位,我觉得接下来是不是该继续解除诅咒?还是说你们都不介意以后过‘洋娃娃和小熊跳舞’的童话生活?”

话音刚落,小熊和Kyrie便迅速分开。后者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了镇定,表示自己昨天晚上在冰箱里放了两瓶果汁,现在可以拿出来了,请Nico和Nero稍等,待她回来后再继续。

“因为很好奇Nico对应的食物是什么。”Kyrie笑眯眯地展现出自己的求知欲,“当然,如果你们在意,我会回避真心话环节。”

“没关系,反正我对Nero的想法在之前都和你说过了。”拍拍Kyrie的肩膀,Nico十分大方地说。

疑惑地盯着眼前露出心照不宣的两个女孩,Nero小熊头顶上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她们到底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说了什么?

 

21

“总之——第2/666份,来吧。”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Nico大笑着张开双手,拥抱了毛茸茸的搭档。

啪啦,一块褐色软糖掉了出来。

接过软糖看了看,年轻的枪械师双眼闪亮:“是樱桃可乐味!”

 

22

“第一次见到的你的时候,我就说过,不要用手指指着别人。结果到现在,你还是会用手指指人。嘿,这样真的很没有礼貌好吗?”抱着胳膊,Nico一副从容不迫的模样,完全没有Kyrie那样慌乱,甚至让人怀疑她讲出的到底是不是真心话,“虽然你有很多缺点,比如直接搞坏我的新发明——我只是让你测试的时候用力点,不是让你直接把它捏碎?还有不承认和我是好搭档,明明都要哭出来还非要假装硬汉,会在Kyrie不在的时候用语……呃,比较激烈,而且还喜欢吃糖!”

“哭出来?”捕捉到关键词,Kyrie摸摸一脸呆滞的小熊,“有人欺负你了吗?”

至于Nero,则是在思考另一个问题:成年人喜欢吃糖算缺点吗?

“总之,虽然搞不懂为什么Kyrie会喜欢上你,还想和你互定终生,不过作为你们的朋友,我会支持你们的。而且你确实是个好人,和你一起工作非常愉快,我觉得我们的车还可以改造的更狂野一点——你不觉得荒野狂飙号这个名字简直酷毙了吗?!比你给它起的灰白急速号要好听多了!哦,还有,真的不能下次让你爸帮忙指认恶魔部件吗?我真的很需要他的帮助,拜托了,伙计!”

说出最后一个字,Nico愉快地拍了下手掌,对着Nero眨眨眼睛,点了下头,一副“你知道的,伙计”的表情。

可小熊并没有觉得自己和搭档心有灵犀,只觉得自己恢复人形后的第一件事大概就是和Kyrie解释自己真的有在努力控制不要口吐芬芳。

 

23

为了让Nero逐渐适应被拥抱,在Nico贡献了第二份进度条后,Kyrie让孤儿院的孩子们排好队,一个一个扑进小熊怀里,等待属于他们的糖果。

苹果味、树莓味、牛奶味……不同颜色的软糖像星星一样噼里啪啦地掉下来,在孩子们的欢呼声中被一抢而空。然后,属于孩童的稚嫩话语飘了出来,洒满了孤儿院的上空。

“Nero哥哥虽然看起来有点凶,但其实很温柔!”

“机械手好酷哦,我长大了也想有!”

“我觉得能够保护大家、保护Kyrie姐姐的Nero哥哥非常厉害!”

“我要做Nero哥哥和Kyrie姐姐婚礼的伴娘,新娘花捧我一定会接到!”

“哥、哥……”

最后一个还不怎么会讲话的小孩子在Kyrie的帮助下,挥舞着手臂再次扑到Nero怀里,亲了下他毛茸茸的脸颊,随后咯咯地笑了出来。

 

24

Devil May Cry分店紧急增设营业项目:只要一个拥抱,一颗软糖,就可以为彷徨的小熊找到回家的路!

软糖滞销,帮帮我们!

 

25

Dante和Vergil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解除诅咒的进度条已经到了663/666。

和Morrison完成第664个拥抱后,Nero小熊被塞进满是图纸材料以及武器家具的房车里,风驰电掣地被带到了Devil May Cry总店。

 

26

“哇哦,kid,这是一个惊喜吗?”没有多问什么,Dante看看一旁的双胞胎哥哥,在得到对方“你先”的眼神示意后,张开双臂抱住小熊。拍了拍Nero的后背,恶魔猎人对被诅咒的侄子挤挤眼,“最后一个拥抱就留给你老爸了。”

悄悄看了眼不远处的Vergil,Nero发现强大的斯巴达长子这会正抱着胳膊,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有那条银蓝色的长尾啪嗒啪嗒地拍着地面,暴露出些许情绪。

哦,至于为什么他老爸会长出尾巴,是因为五分钟前他和Dante为松饼上应该抹果酱还是抹蜂蜜打了一架。

 

27

结局?

当然是一个松饼抹了果酱,另一个松饼抹了蜂蜜。

每个半魔都有光明的未来。

 

28

一颗软糖从Nero胸前的口袋里掉出来。粉红色,草莓味。

“啊哈,刻板印象。”晃晃手里的软糖,Dante打开包装把糖果丢进嘴巴里,“不过我喜欢。”

 

29

“嗯……”Dante摸摸下巴。

“嗯…………”Dante慢慢踱步。

“嗯………………”Dante掐腰望天。

 

30

除了Deadweight你就没有任何话想对我说吗!

Nero在内心大吼。

 

31

“呃……”拨弄下耳边的头发,传奇恶魔猎人耸肩,露出一个歉意的笑,“之前叫你‘累赘’的事,抱歉,kid。”

操,能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吗。Nero小熊一动不动。

又过了几秒钟,Dante深吸一口气:“其实在确认你是Vergil的儿子时,我真的……很高兴。对我来说,你的出现是一个意外之喜。在那之前我从不相信命运,也不喜欢这个单词,但你让我相信了,冥冥中的确有命运存在,而且命运带来的也不一定都是坏事。”

用极少出现的柔和眼神注视Nero,斯巴达的小儿子笑了笑。又看了眼一旁的双胞胎哥哥,Dante迎上去,再次给小熊一个拥抱。

“Thank you,kid.”

 

32

“对了,Nico告诉我,你不管说什么都会变成‘I love you’?”

“……”

“能给我们表演一下吗,我已经准备好了。说出来,没关系,别害羞,kid!”

 

33

“轰”地一声,即使变成小熊玩偶也依旧有着无穷怪力的Nero用软绵绵的手掌把叔叔锤飞到沙发里。用掌心的皮革垫按住对方那张帅脸,小熊身体里发出仿佛孩童一样的电子音,响彻事务所的每一个角落。

“…………I love you!”

 

34

当传奇恶魔猎人重新打理好自己,解除诅咒的进度条也前进到了665/666。

Nero一直觉得这个数字充满了恶趣味,解开恶魔诅咒需要的不是圣水,而是代表魔王撒旦的数字,而他老爸……恰好差点成了魔界之王。

哦,好吧,理论上他老爸和Dante现在的确是魔界双王,不过他们一个怀念舒适的床铺和可口的披萨,另一个觉得回来也没什么不好,于是双双辞职,撇下偌大的江山选择一起窝在又乱又旧的事务所里。

这样看来,第666个拥抱由前魔王Vergil本人完成,是一个合理且完美的结局。

 

35

不过……一个来自父亲的拥抱。

Nero忽然觉得自己比刚刚变成小熊时还要紧张。

 

36

尾巴又在地上甩了甩,Vergil看着迟迟在原地不动的小熊,感到后背被身旁的Dante轻轻推了下,不禁叹口气。

“Nero。”

伴随着本人干燥冷静的嗓音,前魔王向前踏出一步,搂住圆溜溜毛茸茸的小熊玩偶,很快、但很坚定地抱了下Nero。

 

37

一颗薄荷巧克力味的软糖掉了出来。

Vergil接住了它。

 

38

拆开包装吃下软糖,先是辛辣的薄荷味瞬间炸开,充满Vergil的口腔。接着属于黑巧克力的苦涩蒸腾开来,浓郁的可可香气里混着一丝丝不易察觉的甜,微风一样拂过年长半魔的味蕾。

凭心而论,这颗糖果的味道实在算不上好。如果放在货架上出售,极大可能成为滞销品。

但Vergil却觉得世界上可能没有比这颗软糖更好的糖果了。

 

39

年长的半魔眨眨眼睛,声音依旧冷淡干燥,但和刚刚相比,仿佛因为软糖变得柔软了些许,“把你生下来的那个人——你的母亲,和你长得很像。

“Nero,你是被期待着出生的。”

 

40

小熊低下头,盯着自己毛茸茸的脚掌,一动不动。

过了许久,在Dante以为这对父子又一次陷入尴尬的沉默时,Nero用剔透的玻璃眼珠望向满脸疑惑的Vergil。

他挪动装满棉花的双腿,用软乎乎的手碰了下父亲的胳膊。

然后很小声的说了句——

 

41

“I love you.”

 

42

离开Devil May Cry回到Frotuna的当晚,还是小熊的年轻半魔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他变成了一个小婴儿,身上包着一块黑色的布,被人抱在怀里。

他看不清那个人的脸,只能感受到对方的动作异常僵硬,大概在对待婴儿这件事上是个完全新手。

“太小了。”

那个人说,听起来很是不满。

“太软了。”

那个人捏捏Nero短短的手,似乎更加不高兴了。

“……太像了。”

那个人注视着Nero的双眼,又摸摸他毛茸茸的头发,语气忽然变得很复杂。

复杂到无论是小婴儿Nero还是梦里看着一切的大Nero都不能听懂。

不过在梦境的最后,那个人还是对着刚出生不久的斯巴达后裔笑了出来。

虽然看不清对方的脸,可Nero就是知道,那是一个笑容。

一个微小的、不易察觉的珍贵笑容。

 

43

梦境的最后,那个人在还是婴儿的Nero头顶上落下一个吻。

 

44

在Nero得到第666个拥抱的第二天,Devil May Cry接到了自开店以来最特别的委托。

“嘿,Dante,还有……老爸。”抓了抓后脑毛茸茸的短发,恢复人形的年轻人试着用更亲近的称呼叫了声Vergil。在得到对方的点头后,他松了一口气,但马上再一次进入紧张状态。咬了下嘴唇,Nero鼓起勇气,说出了自己的委托内容:“……我想和Kyrie求婚,你们能来帮忙吗?”

 

 

 

-END-

 

 

 

00

“老哥,Nero的母亲……和他很像吗?”

“很像。”放下手中的诗集,Vergil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做出一副不经意样子的胞弟。

可惜他的双胞胎弟弟并不擅长隐藏——的确,在他人面前,Dante可以用笑眯眯的脸孔隐藏一切,做一个另类poker face。可在Vergil面前,所有的伪装都是无效的。

尽管他们之间有过误会,有过争吵,有过死斗,但当斯巴达家的儿子们放下手中的刀剑,选择给对方一个拥抱,一个亲吻和一段宁静的时光后,他们的目光透过彼此已经不再相像的脸,看到的是内里的灵魂,和出生至今沉积的所有。

传奇恶魔猎人撇撇嘴,从办公椅移动到沙发空着的一侧,向后靠去:“你之前和我说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那时候我们忙着打架,没空也没心情。现在我们很闲,没有委托也没其他娱乐项。怎么样,有空和我说说了吗?”

“你想知道?”侧过身体靠在扶手上,前魔王用手背撑着脸颊,饶有兴趣地看着胞弟。

“就当闲谈。”耸肩,恶魔猎人皱了下鼻子,“当然,如果你不想说,也可以不说。我也没那么大兴趣知道你们的——”

“Dante。”打断对方的话,Vergil示意胞弟回头。

他们一起看向身后的玻璃窗。在路灯的映衬下透明的玻璃变成一块镜子,映衬着两个人的身影。

“我说过,他和我们很像。”碰了下玻璃窗上Dante的影子,Vergil眯起眼睛,似乎想到了遥远的过去,“其实我曾觉得Nero没有那么像我,不过事实证明,他的确是我的儿子。

“但是他的战斗习惯,还有一些……其他问题。”顿了下,年长的半魔收回视线,不再去看玻璃上的影子,而是转向现实中的Dante,“确实和我不太像。”

“……”

“我说完了。”重新打开诗集,年长的半魔十分平淡地结束了这次谈话。

像是被摄魂了一样,伟大的传奇恶魔猎人一动不动。直到年长的半魔从沙发上起身,准备换掉杯子里已经冷掉的水,Dante忽然抓住兄长的手,仰头看着对方。

“Dante?”

“老哥,你觉得今天Nero对我们说的两句‘I love you’,原意是什么?”

“……”回想起胞弟被小熊揍飞在沙发上的模样,还有自己手臂上毛茸茸的触感,年长的半魔笑了下,“我不知道。如果你想知道,可以去问问他。”

“算了,我大概能猜到他真正想说的是什么。”撇撇嘴,斯巴达的小儿子似乎很快就对这件事失去了兴趣。

看看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Vergil抬头重新望向Dante那双蓝色的眼眸:“结束了?我要去倒水。”

更加用力握住兄长的手,恶魔猎人的语气和目光一起变得坚定而柔和:“等等,我还有一件事要和你说。”

“什么?”

 

“I love you.”

 

 

 

-FIN-



大家新年快乐,希望阅读愉快!

崽梦里哥抱着小婴儿尼禄的画面灵感来自 @里欧欧欧欧欧 ,谢谢leo,嘿嘿

埃崖

  他们还可以和俩老的一起结婚

  他们还可以和俩老的一起结婚

-origin
禄 戏水 (小黄鸭模拟器玩多了...

禄 戏水

(小黄鸭模拟器玩多了)

禄 戏水

(小黄鸭模拟器玩多了)

-孤独又自闭-

【NK】回归

注:姬莉叶有个愿望,而尼禄在尝试弄清她想要什么。些微个人私设


“为什么不行呢?”姬莉叶问,十岁的小女孩还不懂得什么叫世俗的束缚,但是她即将被层层禁锢住。

“因为你是百年来最好的圣女。”修女说,她还带着温和的笑意,但是却不容拒绝的为她环绕上纱织的披肩:“好了,去吧,他们都等着你呢。”

她从梦里醒来。


“是的,是的。”尼禄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有点小问题,不过那没什么大不了的。”年轻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带着点温和,但是听起来有点陌生:“我能克服它,哦,我还给你带了个小惊喜——”

这样的电话一周会来一次、或者两次。姬莉叶往常会带着笑意听完,沉浸于尼禄描绘出...

注:姬莉叶有个愿望,而尼禄在尝试弄清她想要什么。些微个人私设

 

“为什么不行呢?”姬莉叶问,十岁的小女孩还不懂得什么叫世俗的束缚,但是她即将被层层禁锢住。

“因为你是百年来最好的圣女。”修女说,她还带着温和的笑意,但是却不容拒绝的为她环绕上纱织的披肩:“好了,去吧,他们都等着你呢。”

她从梦里醒来。

 

“是的,是的。”尼禄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有点小问题,不过那没什么大不了的。”年轻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带着点温和,但是听起来有点陌生:“我能克服它,哦,我还给你带了个小惊喜——”

这样的电话一周会来一次、或者两次。姬莉叶往常会带着笑意听完,沉浸于尼禄描绘出的战斗图景:她的小骑士用那把剑斩杀恶魔,无往不利的为她带回来当地的一点‘小惊喜’。然后轻柔地道别,挂断电话去继续手头上的工作。

但也许是因为昨天晚上的那场梦,又或者是凝滞在心里的某些东西越过了那道堤坝,姬莉叶垂下睫毛,只觉得疲惫和难堪。

她和尼禄隔着的不只是几千公里的距离,战斗的生活、冒险的旅途都是与她无关又强行链接的只言片语。她不只是想从尼禄这获得转瞬即逝的旅游周记,如果她……

“抱歉,”姬莉叶突兀的开口,打断了尼禄对于风土人情的叙述:“我……我有点累了。”

“啊,啊!”尼禄茫然又迅速的应下,姬莉叶几乎能想到那张脸上出现的惴惴不安的神色:“抱歉,是我……”

“不是你,”姬莉叶轻声说:“是我……我并不止想听到……”她顿了顿,捏着裙子的手将布料扯出褶皱。女孩低垂着眼睛,手指紧攥着:“对不起,忘了它吧。”

尼禄安静地听着姬莉叶的呼吸声,那声音逐渐变大,又在深深的呼吸后恢复了平静。他开口:“那好,那……再见?”

“再见。”姬莉叶答。

电话被轻轻的挂断了。尼禄怔怔的望着手里传来忙音的话筒,只觉得有点茫然。一些久远的、稀疏的记忆浮现出来,他叹了口气,把话筒挂到电话机上。

“小女朋友,嗯?”但丁冲他挑了挑眉。斯巴达家的男人们难得齐聚,维吉尔扫了他怅然若失的表情一眼,没有说话。

“要我说,她比你看到的要坚韧的多,”但丁还在说,尼禄心不在焉的听着,脑子里还在费劲的从回忆里翻出点关于姬莉叶今天情绪低落的原因:“如果不是那个什么鬼教团,她说不定会成为相当不错的恶魔猎人——当然不是蕾蒂那样的。”

尼禄猛地把头拧过去盯着他叔叔一张一合的嘴唇。

 

姬莉叶在沙发上坐了一会,眼神盯着裙子的褶皱发呆。在别人看来她是坚强的女性,少女时作为圣女完美的承担了这一职责,战后又帮助其他仍旧愿意相信她的镇民恢复生活。照顾孤儿、操持家务、在家里的其他人外出时不让他们有后顾之忧——本来是这样的。

但是在闲暇时她总觉得惴惴不安。尼禄的工作过于危险,惶恐和不安无孔不入的袭击她的思绪,在每一次思考时搅乱她的想法,转而换成‘如果’。

但是没有如果。就像在十岁那年她没能成为教团第一人女骑士那样,现在也没能进入另一个精彩纷呈的世界。她一如既往的微笑着包容家里的其他人,在夜半梦转时仍旧有不甘心激烈地冲击着她——可她放不下的东西像山那样多。

TBC

很早之前的草稿,没写完,今天跟来咪聊到了就暂且放出来,但是说实在的我觉得这样的设定有点痛——因为姬莉叶很显然不能在一天内变成老道的恶魔猎人,而又的的确确承担了家里的工作。她即使能够成为恶魔猎人也只不过是‘一日限定’,在这种情况下尝试了比没尝试更痛苦……

不过如果我想到了怎么让她幸福,我会努力写完的,原作里的姬莉叶真的太温柔了,想给她一个温柔的故事。

一颗西蓝花
画个nk但是姬莉叶被抓走了名场...

画个nk但是姬莉叶被抓走了名场面

画个nk但是姬莉叶被抓走了名场面

铁骑绕龙城

摸了点斯巴达家跟发型有关的鱼

(前2p是四代,后2p是五代

摸了点斯巴达家跟发型有关的鱼

(前2p是四代,后2p是五代

湮浊湮于浊

  这人怎么又在画小马

  不会画人只能这么产cp粮了(痛苦)

  nero是在搓鼻子啦...4的结尾有这样的小动作,不知道为啥画出来就像娇羞小妹(指nero)和温柔姐姐(指kyrie)聊八卦

  p2是个小尝试,翻转来翻转去最后上面记的日期都反了hhh

  p3是n的草稿,和自己以前画的一张动作太一致了就没继续画x话说这么叼着绯红女王和dante拼刀的话,感觉嘴都会震歪脸也会震裂啊...

  这人怎么又在画小马

  不会画人只能这么产cp粮了(痛苦)

  nero是在搓鼻子啦...4的结尾有这样的小动作,不知道为啥画出来就像娇羞小妹(指nero)和温柔姐姐(指kyrie)聊八卦

  p2是个小尝试,翻转来翻转去最后上面记的日期都反了hhh

  p3是n的草稿,和自己以前画的一张动作太一致了就没继续画x话说这么叼着绯红女王和dante拼刀的话,感觉嘴都会震歪脸也会震裂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