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MD

21262浏览    269参与
什么时候脾气能不暴躁呢

不就是心疼钱 直说不就好了嘛

不就是心疼钱 直说不就好了嘛


苍沐晓寒

【comicup25摊宣】正式摊宣一下

正好摊位号出了,放一下打样和摊位信息!

comicup25
摊位名:皇牌空战等你
摊位号:T59
参展日期:Day1/Day2

★商品部分★
DMC4    Dante&Nero  滴胶闪粉挂件
             Dante&Nero  星幻膜铁底吧唧
          ...

【comicup25摊宣】正式摊宣一下

正好摊位号出了,放一下打样和摊位信息!

comicup25
摊位名:皇牌空战等你
摊位号:T59
参展日期:Day1/Day2

★商品部分★
DMC4    Dante&Nero  滴胶闪粉挂件
             Dante&Nero  星幻膜铁底吧唧
             Dante&Nero  白底不干胶贴纸

鬼灭之刃   继国缘一/继国严胜   闪粉立牌
                继国缘一/继国严胜   星幻膜铁底吧唧

DMC & DmC   人物徽章
DMC5 & DmC   NeroxDmC Dante  同人小
说   36p

★无料部分★
1.DMC5 斯巴达一家  透卡
领取条件:投喂/同系列无料交换

2.DmC mVmD  婚礼请柬
领取条件:DmC系列无料交换/购买DmC徽章组/小问题大冒险(游戏设定相关)

3.刺客信条 奥德赛  无料  萨列塔斯x阿历克西奥斯
领取条件:投喂/同系列or卡普空系列交换/小问题大冒险(游戏设定相关)

★其他★
DMC4叔侄吧唧   场贩限定
余量继续在之前某宝挂件页面贩卖,买过预售挂件需要加购的宝贝可在页面更新后拍下找我修改邮费。

DMC4叔侄贴纸   场贩前十购买挂件者免费赠送

鬼灭之刃日黑吧唧   场贩前五购买立牌者免费赠送

后面几张图是吧唧和贴纸的打样返图,家里光线不好可能拍不出实物那种闪亮亮的效果😭挂件和立牌会在过几天拿到后再发一次返图!

最后再一次感谢大家的喜欢和支持!!到时候欢迎来摊位玩呀!💖

预备五班的小曹

番外

*ooc注意


*IE,nmd注意。


*超短注意。


*下期预告注意!


#ready?go!


 

——————————————————————————————

 


多么美好的一天啊。


花儿在绽放,鸟儿在歌唱。


Core!Frisk穿越了一个AU,突然发现自己好久都没拜访过Ink了。


嘛,今天去拜访一下吧!


Core!frisk来到了Ink画的房子旁边。


“emmm……ink一般都会在这里的吧……”它犹豫了一下,准备敲敲门。


要不我直接潜进去吧!给Ink一个惊喜!Core!frisk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突然蹦出这一...

*ooc注意


*IE,nmd注意。


*超短注意。


*下期预告注意!


#ready?go!


 

——————————————————————————————

 


多么美好的一天啊。


花儿在绽放,鸟儿在歌唱。


Core!Frisk穿越了一个AU,突然发现自己好久都没拜访过Ink了。


嘛,今天去拜访一下吧!


Core!frisk来到了Ink画的房子旁边。


“emmm……ink一般都会在这里的吧……”它犹豫了一下,准备敲敲门。


要不我直接潜进去吧!给Ink一个惊喜!Core!frisk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突然蹦出这一个想法。


“要是当时这个想法 没蹦出来,”据当事人Core!frisk回忆,“我可能已经没命了……”


它潜进了房子,正想给Ink一个惊喜……


……却看到ink正在**Error。


Error还昏迷了。


Core已经存在了很久,也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场面,但是当时它真心吓坏了。


“怎么可能不吓坏啊!”当事人近几崩溃的喊,“看见自己的朋友在*他的宿敌!Are you kidding me?”


Core冷汗直出。


对了,dream肯定知道!


得赶快问一下dream!


这一想法随着ta来到dreamtale而破碎。


……因为ta看到nightmare在和dream愉快


的聊天。


【Core!frisk感觉自己收到了双重暴击,ta的世界观崩塌了。】


Core看两人在聊天都没注意,赶紧回了omega时间线。


“好了就到这里!”当事人捂着脸说,“让我缓缓!我有点缓不过来”……


 


 


……因当事人要求本节目只能获取以下线索。百年冤家竟神秘和好,对立兄弟竟重新言和,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骨性的泯灭,请受看下集《今日骨评》。下期再见。


 


 


 


 


……


……


……


……据本台消息,几天前采访的当事人竟被一笔,一线,一箭,一触手神秘袭击,请各位观众在外要保护自己。再见!


多么美好的一天啊。


 


花儿在绽放,鸟儿在歌唱。


在这样的一天里,像你这样传八卦的孩子。


就应该在地狱里焚烧!


紫电青霜
优衣库配阿迪,这搭配也是绝了

优衣库配阿迪,这搭配也是绝了

优衣库配阿迪,这搭配也是绝了

墨心[还是这么渣]

【传说之下】作者作死调查cp日常!

*调查目标:Nightmare和Dream  ink和error  reaper和gone

*已完成【1】

  *无视错字谢谢

〔咕啊!昨天出了点意外,我们今天继续调查!看看会遇到谁〕

〔诶!Dream!〕

Dream“作者你也在这啊!要跟我一起去Nightmare家吗。”

〔好啊(可以近点观察了)〕

————————————

Nightmare看见Dream把作者带来了,一脸不开森,作者也察觉了,但不能半途而废!

Dream“作者一起开黑不?”

Nightmare“谁教你开黑这两个字的?!”

Dream“ink。”

〔(异常不开森,感觉自己被无视了)〕

Dream“作者一起来吗?”

〔好...

*调查目标:Nightmare和Dream  ink和error  reaper和gone

*已完成【1】

  *无视错字谢谢

〔咕啊!昨天出了点意外,我们今天继续调查!看看会遇到谁〕

〔诶!Dream!〕

Dream“作者你也在这啊!要跟我一起去Nightmare家吗。”

〔好啊(可以近点观察了)〕

————————————

Nightmare看见Dream把作者带来了,一脸不开森,作者也察觉了,但不能半途而废!

Dream“作者一起开黑不?”

Nightmare“谁教你开黑这两个字的?!”

Dream“ink。”

〔(异常不开森,感觉自己被无视了)〕

Dream“作者一起来吗?”

〔好啊^o^~〕

开黑了三把第五,一把吃鸡和一把王者

〔Dream你敢不敢玩这个〕

Dream“什么?”

〔bendy and ink machines(没错是班迪和墨水机器!)〕

Dream“我康康!”

Dream玩了一会后…

〔往左跑啊!〕

Dream“那边是左啊!”

Nightmare夺过手机看了一眼…

Dream“哥!挂了啊!”

Nightmare“什么挂了,对了,作者你可以走了。”

〔为什么啊!〕

作者被送出去了

Dream“哥!你干嘛。”

Nightmare“她打扰到我们了。”

Dream“???”

Nightmare“我今天打算跟你过二人世界的,现在浪费了半天时间,你得补偿我。”

Dream“诶诶诶?!你没告诉我啊!”


下章车车!

同时也是 @今天的姬灵酱也在咕咕咕 点的

拖了这么久真是抱歉!


向十之水

【Black Crow of Origin(BCO)】救援行动(15+,nmd向,少量be,cnm)

  暖色光线投射于尊贵帝王耀金的羽翼间,为锐利的边角附上层轻柔薄纱,这平日里总是保持严肃的统治者,此时也享受着片刻宁静,稍作打扮后参与庆祝会的宴席——合作的成功终归是好的,将富人“愿意”上缴的资金,分发给因元素错乱而导致地区崩塌为虚空的民众。

  尽管他稍微用了些暴力施压,方才获得这份来自贵族的援助。

  暂时无人找他禀报什么,倒让Dream乐得轻松,向来紧绷的神经松弛开,那原本锐利如鹰隼的目光也柔和下。

  直到扁平托盘端至帝王身侧,他侧首向侍者点头示意,抬手将盛满酒液的高脚杯取过,凑至口边缓慢品尝一二。

  葡萄酒自然的酸味于舌尖蔓延,后劲热度由喉管反馈上面骨,双颊不消半刻便被晕色...

  暖色光线投射于尊贵帝王耀金的羽翼间,为锐利的边角附上层轻柔薄纱,这平日里总是保持严肃的统治者,此时也享受着片刻宁静,稍作打扮后参与庆祝会的宴席——合作的成功终归是好的,将富人“愿意”上缴的资金,分发给因元素错乱而导致地区崩塌为虚空的民众。

  尽管他稍微用了些暴力施压,方才获得这份来自贵族的援助。

  暂时无人找他禀报什么,倒让Dream乐得轻松,向来紧绷的神经松弛开,那原本锐利如鹰隼的目光也柔和下。

  直到扁平托盘端至帝王身侧,他侧首向侍者点头示意,抬手将盛满酒液的高脚杯取过,凑至口边缓慢品尝一二。

  葡萄酒自然的酸味于舌尖蔓延,后劲热度由喉管反馈上面骨,双颊不消半刻便被晕色浸透,四肢百骸间也仿佛被融化开来。

  他讶异自己酒量何时变得如此差劲,却又不舍这宛如在流出界时无实体的状态,温暖给予他莫名的安全感,但与此同时思绪也随之飘飞,兜兜转转最终来到一直不愿见他的亲王身上。

  总要有一者来作为恶人的。

  Dream盯着掌心盛满液体的容器出了神,摇摆不定的深红表面一副和他相仿的相貌若隐若现,不过是糅杂了紫色,用披风的兜帽遮蔽大半脸避免被认出的模样。

  绝对不是他,也不能是他。

  就算这个世界的黑暗聚集在亲王一身,Dream也不允许那个被认定的恶人是Nightmare。再度呷下酸涩酒液,回过神来时,那个幻影般的人已经从他的杯中消失,正如在那平淡无奇日常的某一天中,烟雾般飘散的无影无踪。

  “Nightmare…”

  ——

  “不是?Cross你哪来的消息。”

  Nightmare闻见Cross急匆匆跑来向他汇报的事情后一脸愕然,却也不忘从这风尘仆仆的团长头上将不合时宜衔了根稻草飞上去真打算做窝的Kevin抱下来。同时因心疼着早出晚归,还要负责他们几人一日三餐的Cross,从一大堆空着的牛奶盒里挑挑拣拣,选出瓶混杂其中的椰汁递过去。

  Cross拍了拍肩甲上的灰尘,接过饮品盒撕开个小口一饮而尽,稍微缓过气方才将缘由仔细道出。

  “你知道,前几天蔷薇十字团的人给我送来消息,说是当面详谈。我今天早上急匆匆出门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得到的情报就是这样,说是那些贵族组织叛乱军队,就在一会的酒宴上,准备推翻你那独权的兄弟。为此他们也将计划向因为那暴君导致解散的蔷薇十字团通了气,试图招揽我们一起参加反叛…”

  Cross微顿,他敏锐察觉到Nightmare神态的不对劲,尽管自己的确是很讨厌Dream,但至少看在眼前亲王面子上——或者可以说是碍于人情,在私人仇恨这方面选择了退让。

  “…如果你想要去,就去吧,目前应该还来得及。我会和蔷薇十字团的人说好,避免这次纷争。

  亲王自然明白Cross的苦衷,他仰头伸手拍拍对方的肩侧,揣起一侧桌子上摆放着用来通讯的晶体留作备用,转首向黑白骷髅眨了眨眼:“谢啦,Cross。另外麻烦你帮忙跟Error说一声,之前我为了训练Kevin的载人飞行能力,拿了他两瓶那半成品的灵药。喔…材料费就从Kevin的伙食费上扣吧,毕竟是给他用的。”

  ——

  遍地的玻璃碎渣反射出爆炸的火光,混合着粘稠鲜血的葡萄酒开始发酵,在空气中酝酿出欲要诛神的罪人腐烂野心。狂躁的元素翻滚着被法师凝聚起释放破坏性的魔法,无一不是砸在那以积极情绪凝造的屏障上,光元素与水火风土碰撞着相互抵消,却终是不敌那源源不断的冲击,闪烁着几乎完全黯淡下去,却又卡着临界点突兀亮起。

  金色半神的羽翼从尖端起便不断化作零碎光点融入屏障之中勉强维持。不知何时开始渗入体内的毒素摧残着神经,晕眩感如海潮般拍击由本能做出防御姿态的最后防线。分散于各处的魔力一时难以收回,以及温养人类躯体所用的部分,都占了不小的消耗程度。

  他身边的近侍于方才的叛乱间已是联络了外部军队,只是不知能否来得及赶回,眼前的攻势愈发猛烈,硬生生将半神的护罩敲击出裂痕来。

  本就超负荷运作的躯体受到的压迫更是夸张,Dream明显感觉到自己肋骨碎裂的程度几乎超过了光元素所修复的速率。再者他强行扩展灵魂通道,从流出界引出的部分也完全付诸在了防护用途上,对毒素的压制也愈发力不从心。

  直到骨骼碎裂的痛楚席卷全身,再无精神力去调动元素,微弱的光罩终于崩裂开彻底消失。Dream趔趄着后退几步,躯体抵靠在墙面勉强支撑站立。他喉间一阵腥甜翻涌,刹那间恍如人类体内鲜血般的粘稠亮金液体顺着嘴角及齿间溢出,帝王的瞳光猛缩,连忙下意识抬手堵住口试图阻止生命力流逝,却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反叛的号角促使着弑神者们一步步逼近,正如当年另一位半神受到的危机,而现在,光与积极的神明也被暴动军所伤。

  ——

  尖锐啸声刺破长空,足以使万物凋零的黑暗裹挟狂风席卷天际,巨翼遮天掩去日光,给王都土地蒙上层深沉的阴影。而于这庞然大物头顶直立的身影,一袭被肆意扬起的紫色披风着实引人注目。

  Nightmare多么庆幸自己没有恐高症,他蹲身轻拍了拍Kevin的头示意降低飞行高度,另手扯紧了兜帽探身向下方望去,同时释放了情绪感知魔法,为了在那片密密麻麻的房顶平面图中,辨析出他再熟悉不过、却成为叛乱主会场的建筑。

  嘈杂的声响十分明显,甚至没让他费多大功夫。他估摸了一下自己目前的纵向坐标,以及该以什么样的pose出场,才能完美开启这如同童话般的英雄救美之旅。尽管这并没有什么用途,他还是在这不严肃的思考中掐准了下跳的时机。

  未开启的天窗在接收自由落体的骷髅怪物时已然碎裂,伴随着纷飞的玻璃,爆破般将王宫地面砸出个大坑,轰然巨响的同时扬起一片尘土,这也使得那些暴乱者稍微被吸引了些许注意力。与此同时,结束了使命的Kevin也心领神会的离开了现场,在这片区域的高空悠然晃荡,享受着自己成为百鸟之王的时刻。

  而当Nightmare刚打算将方才想到的创新姿势摆出时,从灵魂处传来的钝痛感让他瞬间放弃了玩闹的想法。

  Dream…?

  那位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帝王,现如今的生命之火却如风中残烛般摇摇欲坠。Nightmare在惊愕之余身体也先一步做出动作,魔力流转瞬移至他再熟悉不过的人眼前,隔开了Dream和人群的直接接触。

  作为这个世界的黑暗面和消极情绪,Nightmare能够感觉到这一片人山人海的军队,对自己身后光之半神的一切恶意:厌恶、嘲讽、不满等等…

  但他更能感觉到自身那股无法遏制般的愤怒。

  ——

  Dream静待着处刑的时刻。他体内的毒素愈发嚣张,伴随火烧火燎的碎裂疼痛,每一寸的骨骼都被浸透了热度,手脚因为麻痹而难以动弹,精神力透支,作为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尽管光元素无时不刻修复着他的身体,却无法空出多余的部分去化解药性。

  如果说这就是最后的结局,半神则在消失前,更加清晰认识到不因将信任交付于下界生物,他们大部分存在都是丑恶的,仅此而已。

  但结束半神统治王朝的致命一击并未到来。Dream抬起眼眶,映入他视线的熟悉背影则是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不可置信、甚至做梦都不敢想象会存在的情况。他内心被充斥的渴望几乎促使自己伸出手去捕捉对方的衣角,却因再难动弹的肢体而被束缚,只能喉间模糊不清的吐露人名,呼唤让自己心心念念的存在。

 “Ni…Nightmare…?”

  反叛军被这突然冒出来的亲王弄得一愣,看着对方的动作似是只身一人要庇护此次暴乱所针对的目标,不由引起片轻嗤及不屑嘲笑声。在他们看来,能够将一位半神逼退至此,那么另一位自然也不在话下,况且这后续赶来的还是黑暗的部分,正好趁机着为民除害,一箭双雕之举。  

  想是这般想着,为首的人还是装模作样的开口似是劝导Nightmare放弃袒护帝王,一个一个消灭的风险总比同时对上两个半神要小的多:“嘿,你这家伙来这里难不成要帮助这暴君…?这可是推翻他统治的好时机喔?”

  “…好吧,我就问你们一件事。”Nightmare微不可闻的叹息声,为这些下界生物而感到可悲,且投去怜悯意味的目光。他仰首视线扫过那些反叛军,紫瞳间暗流翻涌,周身环绕着的消极情绪愈发浓厚,弥散空气中笼罩整栋建筑,甚至连先前Dream制造的积极力场也完全覆盖。

  不详预感压在暴乱的军队心头,这股力量的强大让他们下意识颤抖着,宛如死神所奏出的的旋律回荡于意识深处,在消极情绪的影响下被激起恐惧本能。反应过来的群众慌忙调动起四大元素的力量,为抵抗这毁灭性攻击而合作支撑起防护——土石碎块架起高墙制成坚固堡垒,烈风呼啸极速旋转作空气璧附加其上,高压水流湍急于外侧再度增叠,炽焰炙烤焚烧尽可能散发出猛烈火光去抵御那吞噬一切的黑暗。 

  以Nightmare为中心,能量所聚集形成的漩涡牵引起狂暴气流。披风微扬、不留半点空隙的将身后人牢牢护住。他下意识回首看了眼Dream的状态,也许是体力不支进入了昏迷,又或是因药物作用而导致的晕眩,无论哪一个,好在并未有生命危险存在。

  光元素正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修复Dream的身体,展现出惊人的生命力,这便是光的优点。反之作为世界另一面的暗元素可没那么生生不息,它们疯狂、它们破坏,所展现的一切均是无与伦比的攻击性。正因如此,这个王国最恐怖的存在并非是被冠名为暴君的帝王,而是先前被不计其数暗杀所困扰的Nightmare。

  下界生物操纵自然界元素需要以自身以太作为链接,而不能径直操控,这也是他们劣于半神的原因。从这点来说,十分可惜,黑暗恰巧是摧毁以太的绝对利器。

  Nightmare抬手,此刻他便是世间一切黑暗的统治者,恶的事物均得对其俯首称臣,聚集在他掌心,温驯却又狂躁的翻涌着,他沉默片刻,半晌后方才缓慢启齿:“难道像是你们这样愚昧的下界生物,会比Dream他做的更好么?”反问语气冷冽如冰,哪怕是再粗线条的家伙也不难察觉,这位素来隐忍不发的亲王殿下现如今燃起的熊熊怒火。

  愤怒引领浓烈的消极情绪能量化作风暴,于逼近那层层守护之际如蝗虫过境般吞噬了那些人们操控自然元素时的以太。中断了操控的能力,自然再多的防御魔法也土崩瓦解。

  黑暗所到之处尽是废墟,生命也不可留存。一切由以太构成的事物都瞬间泯灭在这个物质界,连回到流出界再度转生的希望也彻底破碎,连末路之人的哀鸣还未脱口而出,便被抹杀了存在过的痕迹。

  飓风过境后也会剩下些残垣断壁,而这阴郁的暗元素席卷过后的宴会厅,无论是人亦是摆设都被销毁,层层具有实体的事物都被黑暗所打磨化作最为原始的能量体——以太。

  空旷的建筑物内只剩下了Dream和Nightmare。

  真要说,Nightmare现在反而不知该如何应对这位帝王,若说将人留下必然是不行的。哪怕是半神,昏厥状态下也是任人宰割的鱼肉,也不知那些叛军们是否还有后援残党,置之不理过于危险…但带去和Cross还有Error的暂居地,总会担心着当他醒来时会闹出什么麻烦事。

  …还是在旁边找间空房先暂且安置一下为好。

  Nightmare依稀记得过去他仍是拥有亲王实权的时候,回到Dream所在的主城时的暂住小房。虽然在他逃亡期间就没再去过,但依着Dream的秉性,他相信那间房屋仍在原处,仍然属于他。

  亲王以消极情绪间的共鸣唤回他心爱的宠物兼坐骑,未褪去一身墨羽的Kevin应声而来,巨翼拍打着掀起阵飞沙走石,在建筑门口缓慢降落,收敛双翅微俯下身子为自己的主人提供方便路线。此时的Nightmare将早已晕厥过去的Dream置于肩上,出乎意料的轻巧,或许是为了能够飞行而模仿鸟类中空骨骼的光元素组成?Nightmare揣测着自家兄弟身体构造的同时并未停下步伐,迎上Kevin不情不愿的目光时,不得不以少量的消极情绪安抚兼半强迫自己的爱宠,方才让他同意了搬运积极情绪和光聚集一体的帝王。

  ——

  不出所料,他所持有的钥匙依旧能和锁孔对上型号,房间内甚至连薄灰都不曾落过一层,就像是主人方才离开不久的居住所。也许Dream一直抱有着离家者会归来暂留的侥幸心理,又或只是为了将他自己的执念坚持下去。无论如何,他所期望的的确到来了,尽管并不是那么愉快的过程。

  好不容易将Dream的繁杂服饰褪去大半,留下贴身衣物安置上床榻后,Nightmare终于得以松一口气。作为对立面来说,他可以明确感知光元素的流动,所以对于Dream的昏迷转之沉睡这点上并不担心。

  但除此之外,有件事情还是要处理一下的。

  他从腰间小包中摸出先前带走的那块通讯用的晶体,熟练的操纵着其中蕴含的风元素,给那前任首席皇家炼金术师发送了消息去。很快的,对面的声音便回传至Nightmare听觉内。

  “具体事情我听Cross说过了。所以现在你发消息给我,是救出Dream陛下了吗?”Error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尽管他习惯性使用了敬称。

  “啊,是的,我们现在在王城旁边的房屋内暂避风头。”Nightmare看了看一侧的未醒的帝王,微不可闻叹息声后,又将语气严肃起:“我此次通讯的来意,实际上是想问问怎么解掉Drean身上的毒,你明白…这些事情只有你们炼金术师清楚。”

  “你说Dream陛下中毒了?”Error的声音也不由严肃起,他下意识开口询问具体细节,却又突兀戛然而止:“症状是…不,我知道了。”

  之后便是长久的沉默。

 “什么?Error,你说清楚?”

 “Dream陛下和你一样是半神体质,正常的药或是毒是绝对无法起到效果的。”被亲王催促下的炼金术师缓缓开口,原先平稳的声线轻微颤抖着。就算是隔着通讯工具,Nightmare仍然能够捕捉到其中他再熟悉不过的事物——恐惧。他并未出言打断人进行一番安抚,仅是静静的听了下去。  

 “而这种能够在半神身上起到作用的毒…只有炼金术师能够炼制出。不是我虚言,能够做到这种毒药配置的炼金术师,除了我以外,只剩下一个人。”

  通讯对面的Error深呼吸一口气,几乎是竭尽全力平稳下自己的情绪。许久,近乎是失声着吐出一个名字:“…Blue。”

  似是察觉到自己的异样,Error努力将思维拉扯到就事论事的点内,而不是先前那个家伙在自己身上所做的一切,他缓了缓语气,对Nightmare匆匆道了句抱歉,便开始叙述起自己的思路来。

  “如果我猜的没错,这是一种造价极为昂贵的毒药,光是基础材料就需要盐,硫磺,以及百分百的纯金。因为只有将这三种采用炼金术的手法炼制,配合魔力,才能让物质界所生产出的毒素在光属性半神的身上起到效果。”

 “至于是物质界的哪一种毒…我想,一定是那个人最喜欢的——曼德拉。”
  
 “说起来很容易理解,但真做起来,其中工艺非常复杂…所以我只能在理论方面和你这般讲述。具体若要让我上手,估计也会经历数百次失败才能做出一小瓶,也就相当于一次的量而已。”

 “我想Dream陛下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像你口中说的中毒吧。”

  Nightmare有些不能理解,并不是说关于那毒的制作流程,毕竟他自己对炼金术的知识可以说是一窍不通。而问题就在于毒的制作者动机上:“但是Blue为什么要害Dream呢?他不是被聘用的首席皇家炼金术师吗?他还想做什么…”

  Error打断了Nightmare的疑问,径直带着些恳切意味给予亲王自己的忠告:“Nightmare,听我一句劝…就算是你,也最好离他远点。我想那家伙是在类似于黑市的地方受了那些叛军的委托,方才炼制药物的吧。就算他是皇家炼金术师,但实际在很多事情上,都无视了这个身份所带来的制约。‘忠诚’二字对他来说如同虚设,一直都是随心所欲的做些什么,哪怕是涉及到半神的事情。除了保全自己和追求炼金术的至高目标以外,他什么都不在意。”

  Nightmare摇了摇头,明白Blue带给Error的心理阴影究竟有多大,索性换个话题——同时也是必要的问题来询问这位炼金术师:“那有什么方法可以将毒素从Dream身体里面驱除出去的吗?作为这个王国的帝王,他这么一直沉睡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解毒方法…我很遗憾的说,无解。Blue所喜爱的曼德拉本来就是一种极为麻烦的三种效果的毒,在加之半神身躯之后,效果更是被强化了不少。况且药物的制作也需要那三种基础材料作为桥梁,才能将药的作用在半神身上起效…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制作出来的。”Error那带着稍许歉意的声音从通讯水晶那头传来。

 “但你也不用担心,Nightmare。曼德拉的毒素并不致死…想必那些叛军也只是想让Dream陛下暂时昏迷麻痹或者出现幻觉…之类。慢慢化解是没有问题…”

 “你在和谁说话?”Error话音未落,便被水晶中传来的显然异于Nightmare的沙哑音色所打断。

  Nightmare显然没有想到金色半神这么快便清醒过来,猛的一惊差些将手里的通讯工具摔在地上,他慌忙将水晶塞去床侧抽屉内,方才坐去床沿扯起绒被给仅着里衫的帝王盖上至脖颈处保暖,叹声无奈对他的兄弟道出关心性的言语:“Dream,这么快就醒了吗?多休息会也没事的,那些家伙已经不会再跟上来了。”

  他的话语获得了Dream的颔首回应。

  Nightmare突然意识到Dream似乎还并未完全清醒,否则不可能连刚才自己那般拙劣的掩饰也看不出倪端,而没有任何反应,这让他有些担心的凑近去打量着帝王的模样。

  急促的呼吸,以及面骨上泛起的晕色,总让Nightmare觉得不大对劲,是毒素的后遗症吗?如果是只是出现幻觉或者昏迷麻痹应该不会是这副模样…

  正当亲王在回忆着是否是Error没有把症状和自己完全说清楚的同时,突然间抵开他下颌的骨指硬是将那思维扯回,本该不存在的温热鼻息落在Nightmare面颊。他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硬是逼迫自己与之亲吻的帝王,魔法造物的舌于接触的瞬间便被裹上交缠,对方完全是一副侵略性的架势。

  一吻完毕,Nightmare有生以来第一次严肃思考起是否骷髅在亲吻时也需要换气的问题,同时再次对Dream的行为疑惑及震惊不已。他刚想从床榻旁起身,最好打开时空门回去找Error问个清楚,却被光元素所打造的绳索所固定了腕骨并被强硬扯回原处。

  待他反应过来时,已被Dream十指相扣的压在了身下。

  ……

  问题是,Nightmare从一开始便完全忘记了切断和Error的通讯。

LULILA

🏆

第四次了,我还能说点什么呢


走评论

第四次了,我还能说点什么呢


走评论


洋葱*zi

偶尔回圈康康(˶˚  ᗨ ˚˶)
私心nmd

偶尔回圈康康(˶˚  ᗨ ˚˶)
私心nmd

妈妈说烤大饼要刷酱.

靠,为什么我的喜欢里面好多都显示不能看了……

靠,为什么我的喜欢里面好多都显示不能看了……


Lecolor

p1偏nmd向,大概是nm吔完苹果之后?

p2EI

p3芥末番茄

p4福福

多cp注意避雷

还有什么不对劲的还请告诉我

p1偏nmd向,大概是nm吔完苹果之后?

p2EI

p3芥末番茄

p4福福

多cp注意避雷

还有什么不对劲的还请告诉我

不咕的笔不是好键盘

【nmd】IF

是一个if线,大概是dream和nightmare的最后一站,双方一同去世,但他们的灵魂结合成了一棵种子,种下后便会重生……之类的?

拟人。

↓↓↓↓

“嘿……嘿!”有人在大力摇晃dream的肩膀“你这个白痴!快点醒醒!”

声音很近,就在身边。

dream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nightmare狰狞的面孔。

“哇啊啊啊!”

dream尖叫出声,胡乱挥舞着手。

“啪!”

哎呀,手拍到nightmare的脸了呢。

嘿嘿。

dream直觉完了。

果然,nightmare沉默了一下,下一秒直接动触手“啊啊啊dream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

鲁迅说过打不过就跑路可以活得更久些...

是一个if线,大概是dream和nightmare的最后一站,双方一同去世,但他们的灵魂结合成了一棵种子,种下后便会重生……之类的?

拟人。




↓↓↓↓



“嘿……嘿!”有人在大力摇晃dream的肩膀“你这个白痴!快点醒醒!”

声音很近,就在身边。

dream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nightmare狰狞的面孔。

“哇啊啊啊!”

dream尖叫出声,胡乱挥舞着手。

“啪!”

哎呀,手拍到nightmare的脸了呢。

嘿嘿。

dream直觉完了。

果然,nightmare沉默了一下,下一秒直接动触手“啊啊啊dream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

鲁迅说过打不过就跑路可以活得更久些。

现在按照先人的话一定是没错的!

鲁迅: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瞎说!

于是dream站起来撒腿就跑。

两人转圈圈转了一个小时转得不亦乐乎……

等到终于跑累了,nightmare率先停下,就这么坐了下来。“我说……你就不累?”

听见nightmare说话所以回头查看继而重心不稳以至于一个踉跄来了个平地摔的dream:“……”

“哈哈哈哈哈……”nightmare毫不吝啬的给予了他的嘲笑。

“能不能不要笑啊……很丢人的……”用了脸刹的dream觉得自己的脸好像更红了。

“还是先把你的鼻血擦擦干净吧……”

不知道是出于哪种原因。

两人都默契得没有再谈及,谈及——他们已经死去的内容。

nightmare和dream不知道在这里待了多久。

“啊……nightmare,我好无聊啊……”

“那就睡觉。”

“可是我才刚刚睡醒诶……”

“那就发呆。”

“那不和睡觉没什么两样嘛……”

“所以你到底想干嘛?”

“想!”

“你什么意思???”

“额不,没什么。”

“莫名其妙……”

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这个地方出现了一扇门。

还在上面写了一行大字:只允许一个人通过。

不管怎么说,在看见这行字时,dream和nightmare脑中不约而同闪过这个念头:好智障的情节哦……

两人开始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沉默了一会便将话题移开。

但nightmare知道,dream会时不时看着那扇门出神。

“诶,nm,你觉得那扇门后面会有什么?”

谈话的内容也越来越多

“不知道。”

“我觉得后面会有很多美妙的东西!”

dream手舞足蹈。

“湛蓝的天空,美丽的大地……还有好多的积极情绪!”

“……”

“……哦。”

nightmare觉得他在做点什么了。

“dream,我们一起出去吧。”

“诶!”dream开始有点震惊“真……真的嘛?可是上面的字……”

“谁管他!”nightmare打断dream“要是是假的呢?”

“额……你说的没错。”

两人站在门前。

靠近在足够的距离。

同时将手放上去。

很显然进不去。

“啊……nightmare……工人还是不行呢……”dream失望到。

“不,进得去。”

“什……”

dream话还没说完,便被nightmare一脚踹进去。




dream会想什么呢?

nightmare这样想着,对不起,又留你一个人?还是……

【湛蓝的天空,美丽的大地,和……积极情绪】

邪绝Tal

百年的信【dnm】

【第一次写文…(紧张)】纯脑洞产物

cp:dnm  ds dream×nightmare【其实dnm,nmd无差】


    一个漆黑的身影静静的坐靠在一个枯萎的树桩旁边,手里拿着一封信。信封的边缘带有淡淡的黄色,很明显它已经被保留了很久。nightmare默默的拆开了信封,拿出了信封里的一张信和一支散发着淡淡金色光芒的羽毛,虽然羽毛上的魔法能量已经被时间所侵蚀的所剩无几,但是nightmare依然可以感受到上面令人讨厌的正面能量,这股正面能量让他忍不住的皱了皱眉。

    nightmare小心的打开信,看着信...

【第一次写文…(紧张)】纯脑洞产物

cp:dnm  ds dream×nightmare【其实dnm,nmd无差】





    一个漆黑的身影静静的坐靠在一个枯萎的树桩旁边,手里拿着一封信。信封的边缘带有淡淡的黄色,很明显它已经被保留了很久。nightmare默默的拆开了信封,拿出了信封里的一张信和一支散发着淡淡金色光芒的羽毛,虽然羽毛上的魔法能量已经被时间所侵蚀的所剩无几,但是nightmare依然可以感受到上面令人讨厌的正面能量,这股正面能量让他忍不住的皱了皱眉。

    nightmare小心的打开信,看着信中的内容。


   信里的内容讲的是很多日常的事情,如工作的事情,还有抱怨自己属下的事情,自己的兄弟是多么的麻烦。


  【他和自己真的很像…起码在这种方面……】nightmare想着,把信装回了信封,拿着那根散发着淡淡光芒的金色羽毛。【虽然是令人不愉快的正面能量…】


   不知道过去了几百年……


  在同一个空间里,有个金色的身影来到苍老的巨树下,手上拿着一个黑色的边缘略有些腐烂的信封,信封上带有着讨厌的负面能量。ds dream金色的眸子静静的看着这个信封,漏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我等到你的回信了呢…还真是不容易。】


  dream拆开了黑色的信封,拿出了几张泛着暗黄色的纸,阅读着上面的内容。信上的内容好像是在抱怨着自己的生活,抱怨着自己的属下。


   【有的时候还真是期待和你见面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呢…】dream想着,手指摩擦着其中一张信上黑色的印记,感受上面淡淡的负面能量。【有点想和你见一面呢,虽然不可能。】

  dream张开了金色的翅膀,拿起了从翅膀上掉落的羽毛装进了一个白色的信封里。

【下一次看到你的回信,会是多久以后……】


   他们存在于不同的时间,却同样是极端的守护者,妄想着将自己对面的力量消灭干净,自身拥有着强大的力量。也一样的孤独一人…等待着同样的结局…等待另一个不一样的开始……静静的等着下一次轮回,对方是否还记得这封信,是否记得回信给下一场轮回的对方。


  如此相似…却截然不同……

                                   ——吞噬苹果的守护者


泷

我痛,我的理智合剂还有三天过期,我正在努力消耗理智,然后我升级了……nmd为什么

我痛,我的理智合剂还有三天过期,我正在努力消耗理智,然后我升级了……nmd为什么

糯米黛西
(这里新人报道)好激动呀第一次...

(这里新人报道)好激动呀第一次发布作品,是猫化的梦兄弟,希望大家喜欢(•͈˽•͈)

(这里新人报道)好激动呀第一次发布作品,是猫化的梦兄弟,希望大家喜欢(•͈˽•͈)

低速鱼
关于明世隐带后羿被对面铠拿了时...

关于明世隐带后羿被对面铠拿了时尚八杀会对队友造成什么影响的小论文

“我觉得这样不行。”韩信说。“我得去抓他一次。”他的眉峰显出坚毅的模样,马尾随打野的动作摇晃着,荡出的弧度却无端令人感到酸楚。王昭君伸出手又收回,欲言又止,微微蹙起秀丽的眉,但最后她还是没能说出阻止的话,别开了视线。

“我和你一起去。”她握紧了手中的法杖,修剪整齐的指甲在掌心掐出浅浅的弯月。

韩信的眼中盈上了些许柔情:“我不会负你的,我们会一起赢得这场胜利。”

很快,六分钟到了,那时吕布在上路与敌方射手和钟馗塵战正酣,突兀跳出的投降界面让他闪了神,走位失误被打掉了半管血,他连忙闪现回塔下,看了看已经亮起的三个绿色光点,又...

关于明世隐带后羿被对面铠拿了时尚八杀会对队友造成什么影响的小论文





“我觉得这样不行。”韩信说。“我得去抓他一次。”他的眉峰显出坚毅的模样,马尾随打野的动作摇晃着,荡出的弧度却无端令人感到酸楚。王昭君伸出手又收回,欲言又止,微微蹙起秀丽的眉,但最后她还是没能说出阻止的话,别开了视线。

“我和你一起去。”她握紧了手中的法杖,修剪整齐的指甲在掌心掐出浅浅的弯月。

韩信的眼中盈上了些许柔情:“我不会负你的,我们会一起赢得这场胜利。”

很快,六分钟到了,那时吕布在上路与敌方射手和钟馗塵战正酣,突兀跳出的投降界面让他闪了神,走位失误被打掉了半管血,他连忙闪现回塔下,看了看已经亮起的三个绿色光点,又看了看不知何时已经到了1/15的全队战绩,犹豫了一下,他想到貂蝉,还好这个要强的姑娘没有来参加这一对局,还好,本局毫无斩获的样子没有被她看见……

吕布打开队伍面板,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0/4的射手和辅助,在投降选项中点下了。

同意。

权铭

是文手首尾挑战。(p1是7.4的)
只有上半部分,下半部分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完。(我太菜了,两天了只有2300+)
第一次写undertale au相关,ooc,逻辑不通。
是Nightmare×dream,可能不明显,预警都在p2了

是文手首尾挑战。(p1是7.4的)
只有上半部分,下半部分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完。(我太菜了,两天了只有2300+)
第一次写undertale au相关,ooc,逻辑不通。
是Nightmare×dream,可能不明显,预警都在p2了

algae water

谁说过生命不能等待?

(当然Dream实际上不会为了Nighty而停下 不会有结果的……

只是考完试回来脑一脑.*^_^*

谁说过生命不能等待?


(当然Dream实际上不会为了Nighty而停下 不会有结果的……

只是考完试回来脑一脑.*^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