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npc

29.4万浏览    3050参与
滚动的大头
原神中的这些npc真的太离谱的有没有也被气晕过的qaq
原神中的这些npc真的太离谱的有没有也被气晕过的qaq
艾纳剪辑
我的掌门女友2:少女穿越到游戏世界,与NPC联手对抗邪恶组织
我的掌门女友2:少女穿越到游戏世界,与NPC联手对抗邪恶组织
晨

本来觉得有npc的密室挺刺激的(因为没去过)结果到了那里看到密室的封面和门就不敢去了,看完注意事项更不敢了……(然后我哭着不进去,现在想想也丢人)

果然我不适合恐怖密室一类的,只适合解密……因为我怕黑怕鬼,鬼屋都不敢去的那种!!(后来进去的朋友有俩受不了出来了,同病相怜)

本来觉得有npc的密室挺刺激的(因为没去过)结果到了那里看到密室的封面和门就不敢去了,看完注意事项更不敢了……(然后我哭着不进去,现在想想也丢人)

果然我不适合恐怖密室一类的,只适合解密……因为我怕黑怕鬼,鬼屋都不敢去的那种!!(后来进去的朋友有俩受不了出来了,同病相怜)

果糖爱影视
恋爱角色请指定:当游戏NPC有了自我意识,会发生什么?
恋爱角色请指定:当游戏NPC有了自我意识,会发生什么?
月白小剧场
兢兢业业的NPC,展现得淋漓尽致,真是太赞了#你是我的美味
兢兢业业的NPC,展现得淋漓尽致,真是太赞了#你是我的美味
娱乐放映室
当节目组允许莽夫们抓NPC之后...我深深为NPC捏了一把汗
当节目组允许莽夫们抓NPC之后...我深深为NPC捏了一把汗
寒蝉

秋分·雾(二十二)

勿上真人!!

撞梗巧合!!

文笔略渣!!


22.


   范丞丞和蔡徐坤对视的时候,蔡徐坤的勇气总是倏地被抽走,他又败下阵来,软踏踏的微缩着肩膀。这种浅咖色的衣衫很适合他。他的肩胛骨很凸出很瘦削,敞开的领口露出的也只是一把骨头。可是他的脸却还和婴儿一般稚嫩柔润。范丞丞压了压他的躁动的心。天越来越亮了。


   蔡徐坤熬了个通宵,有暖气,可是他依旧浑身冰凉。他什么也没做,平静的看了看范丞丞。那个男人的头发梳的很硬朗,可能是疯了一夜现在有些散乱了,他揉搓着眉眼,熬夜后的疲惫也在他参差的胡茬上显示出...

勿上真人!!

撞梗巧合!!

文笔略渣!!




22.




   范丞丞和蔡徐坤对视的时候,蔡徐坤的勇气总是倏地被抽走,他又败下阵来,软踏踏的微缩着肩膀。这种浅咖色的衣衫很适合他。他的肩胛骨很凸出很瘦削,敞开的领口露出的也只是一把骨头。可是他的脸却还和婴儿一般稚嫩柔润。范丞丞压了压他的躁动的心。天越来越亮了。




   蔡徐坤熬了个通宵,有暖气,可是他依旧浑身冰凉。他什么也没做,平静的看了看范丞丞。那个男人的头发梳的很硬朗,可能是疯了一夜现在有些散乱了,他揉搓着眉眼,熬夜后的疲惫也在他参差的胡茬上显示出来。他把眼睛揉红了,蔡徐坤突然想冲上去抱他。范丞丞现在比蔡徐坤高,蔡徐坤感觉在他身边很温暖,他好久没有挽过他的胳膊了。




   “走了。”范丞丞只是匆匆走进书房拿了个什么,又快要出门。他撂下这句话时,蔡徐坤瞬间委屈一股一股的往喉咙里涌,他疯了似的追上范丞丞,想把刚刚自己写下来的东西使劲塞给他,范丞丞手机铃声突然想起,他外套都没来得及穿,回头看了眼,蔡徐坤忽然出现在身后让他一下心虚似的把电话挂了,若无其事的又放回了兜里,蔡徐坤红着眼睛看他,心疼。




   (你的情人?)蔡徐坤掉下眼泪,他恶狠狠的瞪着范丞丞。好像要把他的痛苦目送给他。




   从开始到现在蔡徐坤越来越不自控,他们俩的嘴唇在他的脑海里亲了又亲,纠缠纷纷,他恨得手捏的指节咔咔响。




   (你的情人?)他咬紧牙关,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甚至满不在乎的人。他的满腔怒火似打在空气上,他的鼻尖每次一哭就红彤彤的。




   哑巴的动作是无声的,在范丞丞眼中蔡徐坤还是静如死海,他不慌不忙的站着,看着蔡徐坤等不到答案的着急忙慌的打手语的手打的噼里啪啦的响,因愠怒而忙乱的手语让手失控的碰在一起,他的手掌最后放下时通红的颤抖。




   (你是坏人!)蔡徐坤的嘴角都在发抖,他的眼泪流了好多。那个人依旧心安理得的模样。




   “啊!啊……”他的手语似乎表达不了他的所有感情,他急的张开嘴啊啊的叫,却不成字,什么也不是。范丞丞甚至觉得无聊的撇着嘴角闭上眼睛靠在墙边小憩了起来。




   (你怎么这样对我!我对你那么好!我那么喜欢你!你怎么这样对我!你看着我!)手心手背相撞的声音越来越大,范丞丞不禁皱起眉,蔡徐坤越这样他越痛快,从小腹往上冲得凉爽的痛快。




   (你和我在一起,怎么可以还和他接吻,你是我的人!你看着我!你看着我!)蔡徐坤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大,范丞丞闭上的眼睛让他都绝望了。他的肠胃都在战栗。




   你看着我。




   (看着我,看着我!为什么呀……)他的眼睛哭的血红。




   ——他发出的声音,全部声响,全部活动,就像一声汽笛长鸣,声嘶力竭的悲哀的喧嚣,但是没有回应。蔡徐坤的语言,是对范丞丞来说难以想象的奇异的语言。




   “啊!啊!!呃啊!”蔡徐坤吼叫着,声音刺耳,他突然搂住范丞丞的脖子,疯狂地亲吻他的嘴,他没用牙齿咬他,他的心忽然软了,无力了,他忽然好心酸,酸涩的整个心脏蜷缩在一起不能跳动。范丞丞并没有因猛然的亲吻而感到疼痛,他只是被蔡徐坤突如其来的动作下了一跳,他心里一瞬间觉得蔡徐坤肯定是疯了。




   范丞丞的心也燎起火焰,他一挥臂推开蔡徐坤,发现他的脸色惨白着,嘴唇惨白着,他的脸湿的,细腻白皙的脖子上都是反光的泪水,只有眼睛是那样的愤恨,蔡徐坤还有愤怒的资格?范丞丞的恨瞬间烧毁了他的理智,他一把抓住蔡徐坤的手,不顾他的拚命挣扎拽下他的戒指。范丞丞这个人残忍啊,他可知道蔡徐坤痛处在哪里,他逮住就戳。




   “你疯了!你真疯了!”他刚要甩开手却被蔡徐坤死死攥住,“啊!啊!”蔡徐坤抓着他的肩膀去抢戒指,他张大嘴巴呵斥范丞丞,这对范丞丞来说当然不痛不痒,他够不着范丞丞举高后的手,丢了心的趴在范丞丞的身上向上攀,他拼命用指甲扒,在范丞丞的手臂上划出一道道红痕。范丞丞吃痛狠狠推了他,他一屁股摔在地上。又猛地爬起来冲向他,去抢手上的戒指,范丞丞有点被他吓住了,他从来没见过这样失控的蔡徐坤,男孩哭泣的眼睛都快要流出血来。




   范丞丞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他咒骂了一句,捏住戒指转身想离开。蔡徐坤撕心裂肺的哭声却突然止住,他一口咬住范丞丞的肩膀,男人的神经因疼痛猛地一缩,蔡徐坤赶紧接住掉落的戒指。却没想到眼前陡然一黑。额头传来钻心的痛。




   “妈的!你真他妈疯了!你是狗吗!你他妈的!真该死!!”范丞丞双手铆足了劲,愤怒快要炸裂,他好像把他的恨全部吐出来似的。死命的把注意力全部在失而复得的戒指上的蔡徐坤向后推出去好远。




   摔在地上的蔡徐坤,磕在尖锐的桌角的头沉重的动不了,他感觉到耳边有什么东西在淌,却仿佛神经失常的突然坐了起来,而后猛烈的晕眩感冲了上来。血沿着他汗湿的头发林里迅速蔓开,他痴愣的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苍白的手指上红艳的有温度的血环绕着,他的视线开始模糊,他连口水都咽不下去了,舌头好像被拴住了,另一个手心里的戒指随着他的再次倒地滚落在旁。




   范丞丞这会儿反应过来,赤红着眼睛,那个木质的桌角上蔡徐坤的血液泛着光。天大亮,他浑身冰凉。




   他悄悄的走近倒在地上的人,他的身上没有血迹,露出的半边脸依旧是洁白如雪的,范丞丞蹲下来,拍了拍蔡徐坤。




   “蔡徐坤,蔡徐坤,你别装死…蔡徐坤…”他说到最后开始底气不足,声音都消失了。他看着他干净的脸上泪湿的睫毛,男孩晶莹美丽的眼睛再次冲进脑海。




   “你睁开眼睛!蔡徐坤……戒指我拿走了蔡徐坤…”他努力的平复呼吸,凑近将男孩的身体扶起来,他用臂弯搂住他,血流了一脖子,他的整个后背快被浸满,范丞丞再次张嘴时声音已喑哑。




   他甚至找不来止血的东西,蔡徐坤的头的重量压在他的臂弯,他哆嗦的放下手机等着救护车。四处搜索的视线总不受控的望向那血快凝滞的桌角,它扎进头里是什么感觉。范丞丞的心跳的厉害。他开始不停的给蔡徐坤说话,想唤醒他,叫他不要睡,他的嘴唇也哆嗦。蔡徐坤这样的躺在他怀里,真怕他没了生息。




   他感觉到蔡徐坤的血像在一股股的涌出,他吓得不敢动。




   范丞丞恍惚感觉整个房子那么静谧。




()里的是手语。娱乐看文,谢谢!🍁

随口叭叭 : 我需要更多的赞👍和心❤️和粉丝🐱。静下心来看,别着急,有些故事哪有那么快,又不是吃肯德基。

添望
  萍姥姥:谁年轻时还不是个美...

  萍姥姥:谁年轻时还不是个美女?

​当时看到这个角色时还以为是新角色,没想到竟然是个npc,mhy你到底会不会赚钱?😡 😡 😡

  萍姥姥:谁年轻时还不是个美女?

​当时看到这个角色时还以为是新角色,没想到竟然是个npc,mhy你到底会不会赚钱?😡 😡 😡

風の涙

推文主受灵异游戏

《恋爱NPC在噩梦游戏》作者:浪里淘浪

文案:

周洲是一款恋爱游戏NPC,为广大玩家送温暖送祝福,还能亲亲抱抱举高高,被一群妈妈粉亲切称为小甜粥。


只是某天,他穿越到星际全息恐怖游戏中。


周洲:? 


面对各种恐怖场景,NPC周洲继续兢兢业业完成自己的任务,送温暖送祝福,只不过送的对象好像哪里有问题。 


怨女披散着长发,惨白的脸上笑容诡异,悄然出现在玩家身后。 


周洲:“你头发乱了,我帮你扎好。”几下扎好两个麻花辫。 


怨女:? 


周洲:“你的妆太白了,不好看,我帮你重新化!” 


看着...

《恋爱NPC在噩梦游戏》作者:浪里淘浪

文案:

周洲是一款恋爱游戏NPC,为广大玩家送温暖送祝福,还能亲亲抱抱举高高,被一群妈妈粉亲切称为小甜粥。


只是某天,他穿越到星际全息恐怖游戏中。


周洲:? 


面对各种恐怖场景,NPC周洲继续兢兢业业完成自己的任务,送温暖送祝福,只不过送的对象好像哪里有问题。 


怨女披散着长发,惨白的脸上笑容诡异,悄然出现在玩家身后。 


周洲:“你头发乱了,我帮你扎好。”几下扎好两个麻花辫。 


怨女:? 


周洲:“你的妆太白了,不好看,我帮你重新化!” 


看着镜中美貌如花的自己,怨女:…… 


幼童怨灵午夜十二点准时出现在玩家床下,吓得一群大汉夜不能寐,挤成一堆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只是这次他遇到了周洲。 


周洲:“小朋友不可以睡床底,先洗脸刷牙,我给你讲个睡前故事,我刚刚记下来的哦。” 


半夜,怨灵幼童成功被周洲的鬼故事吓哭。 


鬼城堡中,玩家们被怪物残肢体追赶,满屋都是尖叫声。 


只有周洲一脸认真地对怪物说:“你的手掉了,我帮你捡回来了。你的头不能放在马桶里,冲不下去的。” 


游戏中的玩家都知道有一位顶级大神,不仅长得好,还能和游戏中的鬼怪和睦相处,甚至成功把这些吓人的鬼怪吓哭?


“游戏通告:凯撒大帝与周洲结为伴侣,让我们一起为新人送上祝福。” 


玩家:……话说咱们这不是恐怖游戏吗?为什么还能结婚? 


星际帝国皇帝表示:游戏是他的,人也是他的。

————————

大家新年快乐呀✧٩(ˊωˋ*)و✧

寒蝉

秋分·雾(二十一)

勿上真人!!

撞梗巧合!!

文笔略渣!!


21.


   啊,那种心力交瘁是什么样的感觉,我鬼鬼祟祟的偷偷跟在他们身后,我一会躲在树后一会躲在广告牌后,等红绿灯的人们在我匆匆略过的目光里他们的脸是那么滑稽,看着滑稽的在马路上小跑的我——蔡徐坤的目光随着他的快步的颠簸,范丞丞的影子隐没在不远处的一所酒吧里。这时天一片灰压压在头顶。


   蔡徐坤走进去后,四处张望着,那里人太多,哄哄闹闹,灯光转换跳跃着,让他眼花缭乱的逃进墙角,你知道吗,他像是走进了另一个世界。这也只不过眨眼的功夫,范丞丞和他的...

勿上真人!!

撞梗巧合!!

文笔略渣!!




21.




   啊,那种心力交瘁是什么样的感觉,我鬼鬼祟祟的偷偷跟在他们身后,我一会躲在树后一会躲在广告牌后,等红绿灯的人们在我匆匆略过的目光里他们的脸是那么滑稽,看着滑稽的在马路上小跑的我——蔡徐坤的目光随着他的快步的颠簸,范丞丞的影子隐没在不远处的一所酒吧里。这时天一片灰压压在头顶。




   蔡徐坤走进去后,四处张望着,那里人太多,哄哄闹闹,灯光转换跳跃着,让他眼花缭乱的逃进墙角,你知道吗,他像是走进了另一个世界。这也只不过眨眼的功夫,范丞丞和他的情人早已经消失在蔡徐坤竭力追寻的视线中。被突如其来一束强光扫了眼睛,猛然间他似乎回到初次留守在那棵大树下等待从花店走出来不知去哪里的范丞丞,那时他被刺眼炽热的太阳烘烤的汗流浃背,可是当那个男人望向那里时,蔡徐坤一瞬就后背发凉,简直快要腾空的双脚打颤。




   昨晚蔡徐坤做了一个梦,他对我讲了他的梦:他俩和叶智浩一起呆在某个地方——一个大大的房间,正中间有一张床,就像是剧院的舞台,范丞丞命令他待在一边,而他当着他的面跟叶智浩做爱。他在一旁看着,这个场面让他痛苦难忍,他想用肉体的痛苦强压住灵魂的痛苦,便用针往指甲缝里刺,他边想边握紧拳头,好像他的手真的受了伤。




   你向前看,在那个酒吧有一个驻唱舞台,人们突然像发疯了一样都往前拥了过去,蔡徐坤被他们不知所措的挤到人群中,那里到处都是呼吸声,他们舞起双臂,身子摇摆着,蔡徐坤在他们的推搡间空间越来越小,就在人群最大限度的浓缩在舞台前时,蔡徐坤就在那人群的正中央。




   那里响起了什么音乐,美妙的钢琴前奏后是鼓声接着是吉他后来又是鼓再后来又回到了钢琴,前面的人们开始鼓掌,混乱的一片片手掌,蔡徐坤的眼睛装满了无数双手,他明亮的瞳孔忽明忽暗,他快要被挤到窒息,在一片音乐后突然出现被放大了的,他的,五十米远的舞台上的爱人的声音。那声音一出来,蔡徐坤的身体倏地挺直了些,就像,就像一个为其骄傲的信徒。他开始踮脚尖,试图超越身前阻碍的人看看范丞丞。




   范丞丞从钢琴凳上起身,他拉过叶智浩的手,唱着歌,那是什么样的歌,情歌吗?动听的乐符对蔡徐坤就像被长在那荆棘条上的尖刺在抽打他般痛苦,他的脸像暮冬般愀然,刚刚被他遗忘了的呼吸这时突然出现,让他一下喘不过气,脚跟愣愣的落到地上,他的嘴巴因为他的吃惊而小小开着,瓷白的牙齿露出一点被强光灯照射着,像口含珍珠般惊为天人,他的这种美,是想象不到的,明明这么美的人,连疼痛都这么美的人,为什么爱人还要抛弃他呢?那根蓝色的小血管此时格外鲜明,啊,心快要蹦出来了。范丞丞和叶智浩他们两个人面对面逐渐……逐渐……靠近,他们多么亲密……多么亲密无间的十指相扣,在他们互相吻上的一瞬,台下的声音像爆炸般轰开,蔡徐坤几乎耳鸣,他听不清他们集体都在欢呼雀跃什么,他只觉得他的心似乎裂开了,那肉崩裂,血管崩裂的声音太小,只有他自己听到。




   他们吻的难舍难分,啊,羡煞旁人的爱侣。蔡徐坤在台下——他像中风了似的浑身剧烈颤抖起来,他明白了在漫长岁月里他一直最害怕的是什么,蔡徐坤才发觉有什么东西从扭成一团的五脏六腑最深处挣扎着涌上来。他的眼睛仍然定着那里,红肿的眼角在细微抖动,我看见他的泪水正在皮肤上蔓延,晶莹的泪水像烛泪一样在他昂扬的脸上一直流到了耳根。




   他微微的摇着头,有些站不稳向后倒去,双腿却在后面狠狠本能的挺立着,就像看了场喜剧片,可是最后却是潸然泪下的悲剧结尾。他忽然哭笑不得起来,忧伤而不可置信的眼睛凝望着台上笑的甜如蜜的人,啊,这大概是幸福的样子。蔡徐坤不久前的手术后的伤疤突然开始痛起来,他的伤口那里似乎有根坚硬的手指在挖,他又痒又疼。片刻,这痛症像幻觉似的消失掉,然后,不知何时——又开始新的疼痛。




   他转身离开,他的视线冻僵在眼前,除了那条堆满雪的路,周遭的一切他什么也看不见。蔡徐坤像是结束了掐着鼻子的漫长潜水,终于能够长吁一口气,从窒息般的紧张中解脱,一点一点加快走路的速度,他的腿脚似乎本能的走着,却不知在动作着什——翻涌的呕吐感已经压不住了,蔡徐坤强忍着胃里的疼痛,再一次走过那道沿河的小路,他开始呕吐,虽然饿了一天,胃里空空如也,但他却像要把肺腑都呕出来一样吐了很久。




   ——蔡徐坤恍惚中仿佛望见一只海鸥扇动着沉重的翅膀飞去,它飞去的方向有一轮落日正红,脑海里突然浮现起范丞丞开心的笑脸,一瞬间对范丞丞的情感像要烧焦他的喉咙。




   *




   ——呕吐后肿胀的嗓子像被烫伤一样灼热,胃里有一股难忍的疼痛不断涌上来,蔡徐坤坐在那个空荡荡的房子里一边强忍着像要干呕一般的不快感,一边思索着自己究竟为什么一直无法放弃这个人。




   蔡徐坤的理智总是在不合时宜时出现,用来缝补他的心。好像在一只塞满棉花的玩偶里继续填塞棉花。他总是反思自己,哪里不够好,哪里有偏差,观念上,行动上,还是他的手语太过繁杂。可是转念一想,蔡徐坤遗憾地笑着,他有时候真想把自己的舌头扯出来看看是哪里出了问题,他不能陪他唱歌,他是个哑巴,他只是个无奈的哑巴。他的眼泪一点点点缀在他的眼尾——我不算丑,不算一无是处,不算无理取闹,不算一事无成,不算是个不合格的爱人吧,丞丞,如果你在,你仔细的看我一下,你会发现,我很好的,我真的很好的,我从来没有那么难过的爱一个人,你是我第一个爱人,也会是永远唯一的爱人。




   蔡徐坤倏地停下了手中的笔。他害怕范丞丞不耐烦他的手语,他迅速把自己想说的话写下来,等他回来拿给他看,向他证明自己是个很好的人,很好……很好的,爱你的人。可是,写到最后徒然的无力了起来。蔡徐坤忽然意识到,自己早已没有了曾经的无畏和自信。他好像除了向范丞丞证明自己安守本分,忠诚勤恳,除了向他证明自己的好,好像没有什么可以使他惊奇的了,可以使他像看到叶智浩那般惊奇的东西了。




   *




   范丞丞是黎明时分回来的,真奇怪,他的脖子上还围着蔡徐坤送给他的围巾。这让等了他一夜的蔡徐坤看到这一场景倒无所适从起来。




   “你在干什么?”范丞丞脱下衣服,皱起眉,疑惑又怨怼的看着站在沙发旁单衣薄衫的蔡徐坤。




   蔡徐坤不知怎地抬不动手,他对范丞丞尴尬的笑笑,又低下头,又抬起头,眼神飘忽不定,一会瞟一眼范丞丞,一会扫一眼自己的并的齐齐的双腿。




   好像是他的贴身丫鬟。




   蔡徐坤猛然惊醒似的,脑中一个声音大声喊着,你在干什么!你是他的合法丈夫,你是这个戒指的主人,是这个家的主人,为什么此时此刻却像个小偷般怯懦。




   “你傻了?”范丞丞双手叉腰,戏谑的表情看着呆在原地拘谨的微垂着头,眼睛却骨碌碌转的蔡徐坤,他的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像是在想什么鬼点子,看起来伶俐精怪,一下回到了他十七岁的时候,那个傲娇张狂的蔡徐坤也一下冲到范丞丞的脑海中。这个男人刚刚的火气慢慢的渗透成他的欲望。他吞咽了一口口水。




娱乐看文,谢谢!🍁

西贝午言

【混更/半成品】

放假了~攒几张摸鱼再一起上色~( • ̀ω•́ )✧

【混更/半成品】

放假了~攒几张摸鱼再一起上色~( • ̀ω•́ )✧

寒蝉

秋分·雾(二十)

勿上真人!!

撞梗巧合!!

文笔略渣!!


20.


   命运将他们胡乱抛在一起。蔡徐坤站在窗前,向右走几步,走到玻璃门前拉开门,呼啸的风嘶嘶的一股脑钻了进来,这个房间的采光比范丞丞的那间好,半夜三更还会有月光或路灯的隐约光影。


   离开范丞丞那里后,当时心里的血一下子充上脑门,蔡徐坤如果不是个理智占上风的人估计半小时前可能被车撞飞了。那司机噼里啪啦一堆骂他的话,他突然有些感动,那些话把他徘徊在悬崖边的理智一下扯了回来。他回家后什么也没干,脱了衣服就站在窗前,怎么一个男人现在却那么苗条。快...

勿上真人!!

撞梗巧合!!

文笔略渣!!




20.




   命运将他们胡乱抛在一起。蔡徐坤站在窗前,向右走几步,走到玻璃门前拉开门,呼啸的风嘶嘶的一股脑钻了进来,这个房间的采光比范丞丞的那间好,半夜三更还会有月光或路灯的隐约光影。




   离开范丞丞那里后,当时心里的血一下子充上脑门,蔡徐坤如果不是个理智占上风的人估计半小时前可能被车撞飞了。那司机噼里啪啦一堆骂他的话,他突然有些感动,那些话把他徘徊在悬崖边的理智一下扯了回来。他回家后什么也没干,脱了衣服就站在窗前,怎么一个男人现在却那么苗条。快和那窗帘融化到一起了。光线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暗淡,所以他现在又站在阳台上,风一股一股不停歇,他的脸被冻的没知觉,眼睑处像塞了刀片。被硌塞的生理泪水一小滩在他瞳孔下随着眨眼波漾。




   如果他看不见范丞丞的话,他其实不会又难过又渴望。蔡徐坤总是会回到起点,他开始思索范丞丞为什么要那么做。蔡徐坤从未想过这会发生,他总是想,不管怎样——我会得到他的爱,我以为我会看到,他的灵魂转向我的灵魂,带着迅疾的甜蜜与光芒,如太阳光辉。




   他似乎想明白了什么,他甚至想……




   “把今天的事忘了吧。”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蔡徐坤的不远处传来。他的眼睛颤抖着睁大,范丞丞的声音吵醒了他,他突然从漫天飞雪里醒过来。他的肉体也跟着醒了,哆嗦了一下,脚边的雪花化成了一滩水,蔡徐坤慢慢走回屋里,将玻璃门关上,风瞬间静止了。




   “他没有强迫我…”范丞丞用一种不带感情没有抑扬顿挫的声音继续缓缓重复道“把这事儿忘了吧。”他说罢站起身拍了下外套就要出门。蔡徐坤立刻想跟着他跑去,他的膝盖却突然咔嗒一声,一下折了下去,他砰一声摔在地板上,范丞丞听到那么大的动静他回过身去看,看见蔡徐坤低着头跪在地上,他的黑色毛衣随着他逐渐稀碎的喘息声一折一展,消瘦的脊椎骨头在惨白的皮肤的包裹中蛄蛹。范丞丞呆呆的看着蔡徐坤疼的手指尖扣着地板,好像眼前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啊——啊——”蔡徐坤等了半天,范丞丞并没有向他走来,他呻吟着试图引起他的注意,蔡徐坤伏在地板上许久,寒气尖锐地刺进膝盖。




   “啊……啊……”疼,疼。




   好像河水一点一点漫上来淹没过脖子,麻木了四肢,冻凉了心脏,想要大口呼吸,想要发出声音,嘴里却全是半凝的血液。蔡徐坤这样看着眼前的男人,这辈子最死心塌地,最心甘情愿的爱的人,在那三米远的地方一点点放开了自己。




   丞丞,我快感觉不到你了。




   *




   第二天,蔡徐坤从床上醒来,他聚集意识,却无法睁开眼睛,阳光越过阳台射进来,从玻璃门的背后针尖似的刺入双眼。




   他又像一个战士站了起来,他整装待发。蔡徐坤身体里不知道什么东西绷着他,他不肯倒下。外面的雪水打湿了柏油路,阳光冰冷刺眼,他美丽,苍白的手轻轻缩进胖胖的袖口,除了一只朴素的结婚戒指外,没有戴什么别的首饰。厚实温暖的衣服——只会使那说不出的娇柔、慵倦的脸蛋儿,显得更加迷人,神秘和可爱。阳光下褐色的头发,松软的梳理完后,有些散,靠近在右边的太阳穴,在他浓黑显明的眉弯上面,有一根出奇的小血管,呈淡蓝色,带几分病态,在明净无疵、仿佛透明的前额上岔开。




   在两年前,在他重新找到范丞丞那时候,在范丞丞公司附近楼下他不知徘徊了多少次,就在那时候,他发现了一家很小的咖啡馆,只有一家很小的门面房,被簇拥在华丽的橱窗和耸立的高楼大厦与繁华的车水马龙间。那里靠窗有个小桌子,蔡徐坤那次实在渴得不行,去哪里要买杯水,当时是一个老伯在哪里做咖啡,他的动作慢,递给他水并没收钱,他挥挥手蹒跚着步伐,微哑的说“一杯水而已,喝着暖身子。”




   门口挂了风铃,哗啦啦的响了起来,门是打开的,蔡徐坤在门外站了一会。




   门框不是银色的,是木质的,角落处一点点腐朽,独舔了几分复古色彩,门框边水泥砌成一个不很高的“小花园”另一边放着喷水壶。那里面没有种什么艳丽芳香的花,只是几簇小雏菊,昂着头对着冰冷的天。它们和这钢筋水泥建造的城市真是格格不入。蔡徐坤突然安慰自己——人的命运这种东西,要在它已经过去之后才能回头看见,而不能抢先跑到前面去看。




   他拽了拽袖口,走了进去。




   “我说她,这么善良软弱的,怎么在这险恶的世上生活啊?”




   “——人心呀得狠一点才行,比辣椒还要冲,比蒜还要辣才行。”




   “我就这样说啊,可是那丫头说不是那样的,她说世道会变的,善良正直的人会幸福…”




   里面墙角坐着两个年长的女人,一个头发盘起来箍在后脑上,见店里来了人她站起身向另一个打招呼,她瞅见蔡徐坤乖巧的站在门口看了下自己,轻轻对他笑了笑,虽然她的衣着打扮不是很精致,头上的碎发有些乱,眼角的鼻翼旁的皱纹在这微笑里那么明显,可是好像是风化后的温情,显得有些暖心。另一个呢,扎着低马尾,长长的发须捋向耳后,她走过来,眼窝有些深,眉尾很尖,或许是画过的,“想喝什么?”蔡徐坤听到她的声音,刚才说“那丫头”的应该是她。




   蔡徐坤掏出纸笔写了他想要的,递给她后就转身坐在那个窗前的小桌子上。




   其实看了那么多,我想告诉你的是——坐在这里透过窗子往上看,那里,对,那个西斜大概六十度的地方的那座楼的第五层是范丞丞的工作室,你看,今天,他把他铅灰色窗帘拉开了,曾经我在楼下徘徊亦或坐在这里时,最期待的事情就是他可以在窗边走一走。




   蔡徐坤偏着头微微昂着,往那个方向。那根淡蓝色的小血管,里面跳动着,只要蔡徐坤抿一口咖啡,或是皱皱疲乏的眉眼——它就明显的隆起,给脸部带来一些紧张、甚至郁闷的表情,使人感到一种不可名状的担忧。




   ——要逃避痛苦,最常见的就是躲进未来。在时间的轨道上,他想象有一条线,超脱了这条线,当初的痛苦便不复存在。但是蔡徐坤看不到他面前的这条线,惟有回顾过去,才能带给他一丝安慰。




   三个小时后,在下午四点二十分,他的丞丞从公司的大门出来,蔡徐坤愣了,他从小店跑出来,风铃哗啦啦的响着,他跟在了范丞丞和叶智浩身后。




娱乐看文,谢谢!🍁

山而

NPC(二)

马群耀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漏出马脚的,只能结结巴巴的装作强硬的犟嘴,坚持自己就叫那个随口说出来的编号。

只见K-109左手在右手手腕上点了一下随后右手一翻露出了手心中凭空出现的东西。那是一个边长大约一厘米的正方形卡片,其实说是芯片更准确些。

“这是你的芯卡,你确定不坦白从宽?”K-109放松身体肩膀靠在墙上,眼神略带玩味的看着马群耀。

马群耀这才反应过来,K-109压根就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说谎或者说自己说不说谎对他来说没什么大不了。

“你把东西给我。”马群耀有些恼羞成怒,伸手就要抢走K-109手里的东西,虽然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哪成想K-109的反应很快,马群耀刚有动作他就闪开了身并抬起...

马群耀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漏出马脚的,只能结结巴巴的装作强硬的犟嘴,坚持自己就叫那个随口说出来的编号。

只见K-109左手在右手手腕上点了一下随后右手一翻露出了手心中凭空出现的东西。那是一个边长大约一厘米的正方形卡片,其实说是芯片更准确些。

“这是你的芯卡,你确定不坦白从宽?”K-109放松身体肩膀靠在墙上,眼神略带玩味的看着马群耀。

马群耀这才反应过来,K-109压根就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说谎或者说自己说不说谎对他来说没什么大不了。

“你把东西给我。”马群耀有些恼羞成怒,伸手就要抢走K-109手里的东西,虽然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哪成想K-109的反应很快,马群耀刚有动作他就闪开了身并抬起手格挡了一下。肢体接触的一瞬间,马群耀看到K-109表情瞬间变得欣喜起来。

“你的皮肤是那个实验室研究的?摸着好像真的啊。”

马群耀品了品他这句话,再回想一下自己那个只有个骨头架子的小游戏,觉得自己懂了他的意思。

“高新技术,贵得很。”

“啧,有钱人。”K-109恋恋不舍的在马群耀手背上揩油般摸了好几下。

“你看起来也不穷啊,竟然养得起珍稀植物。”马群耀通过刚才的对话试探性的提了一句,眼前的人果然中计了。

“当然了,这可不是谁都能搞到的。”109好像很喜欢植物,拉着马群耀介绍起来。他介绍的都是马群耀的认知里很常见的植物,可在109点眼里,这些全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这个,编号D-416-1308,我很喜欢这个植物,可惜已经灭绝了。”

类似电脑的仪器屏幕上显示着一株植物,虽然马群耀也没见过真的,但他还是知道那是一朵昙花。

经过马群耀的观察,他发现109用的机器作用应该和电脑差不多,他找了个借口坐到“电脑”边,按照109教的搜索起来。

不搜不知道,一搜才发现这个世界运行规则和马群耀写的那个小游戏的框架基本一样,只不过变得更生动具体了,这里变成了一个真实存在的世界,这里的每个人都是有思想的、活生生的、半人。

为什么说半人呢,这个问题要回到109夸了半天的皮肤上。

当时马群耀就有疑惑,现在他才算搞明白了,这里的文明以改装为荣耀。不是改机车超跑,而是人体改造。

喜欢军事的人会把自己的手臂改装成半自动式武器,喜欢动物的人会把自己的皮肤变成绒毛触感。总之,在这里,才是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人都有。

“你呢,你改了哪里?”马群耀略带探究的转向身边的人问。

“我?几乎都该了,为了适应社会嘛,不改活不下去的。”

马群耀又要说些什么,突然一阵电流声打断了他的话,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黑暗。

人骤然从明亮的地方转向黑夜是要有一段时间过度的,马群耀确认不是自己瞎了之后伸出手摸索着试图找到可以照明的工具。

刚刚还亮着屏的电脑也灭了光,冰冷的金属壳硌得马群耀手疼。

“别怕,估计是总电路断了。”109的声音出现在他耳边,紧接着马群耀察觉到他身上被盖了层薄薄的类似衣服的东西。

“总电路一断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修好了,到时候极寒酷暑都有可能出现,你穿这点以防万一。”

马群耀没问为什么会出现极寒酷暑,这些都是他写出来的他当然清楚,他有些担心109,哪怕他们只认识不到两小时。

“你呢,你有的穿嘛?”

“我不用。正常情况下的变温不会影响我。”

行吧,马群耀心想。他现在都弄不清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更不知道自己身体有没有改过哪里,他在这里该用什么身份生活,这些他通通不清楚。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紧109的大腿。

既然109能几乎改完全身,应该挺有钱的吧。

马群耀秉承着多说多错的原则,打算当只死鸭子。他看到109拿出一个大概长一米五宽五十厘米看起来就很沉的长条箱子。

109一手拎起箱子一手拉住还在观察箱子的马群耀:“跟紧我。”

马群耀现在很像刚开始接触这个世界的小孩儿,脑子里充斥着十万个为什么。“你要带我去哪儿?”

“集中营。”

“……奥斯维辛集中营?”

109一点停顿都没有,头都不回的拉着他七拐八拐的走进一个铁门前。只见他在铁门上拨弄来拨弄去,最后咔哒一声,门开了。

“奥斯维辛集中营是什么?西边给集中营起的名字?果然西边那帮疯子脑子都很怪,应该去改改。”

109在动作的时候马群耀一直在观察,可惜周围太黑了,唯一的光源是109衣服胸口处的扣子,那个扣子好像一个小型灯泡,可以照亮他俩脚下的一点。

“这里通向哪儿?”马群耀站在一眼望不到边的门口,本能的恐惧。

“走吧,我要是想卖你去机械营地就不会把你带回家了。”

真是日了狗了,机械营地又是哪儿!马群耀在心中无声呐喊,恨自己为什么那么贪睡,当时就该把那个随手写的程序再完善完善。怎么着自己这个创世者得知道东西南北吧。

马群耀觉得自己就像只待宰的小羊羔,除了咩咩叫就只能跟着109这个不知是屠夫还是动物保护协会成员的人。

哎,颜狗属性害死羊啊。马群耀在心里唾弃自己,要不是109的这张脸,马群耀一个有理智的成年人怎么会稀里糊涂的就跟他走了呢?

那个铁门通向什么地方马群耀依旧不清楚,只知道他走了得有20分钟。期间他伸手摸了下墙壁,墙壁也是金属材质,冰得狠。照这个温度来说,在这里行走20分钟体感温度应该是偏低的,可马群耀没有一点冷的感觉。是109给他的衣服起了作用。

双马尾女壮士
动画:黑心老板研制合成机器,造成NPC互相交换!
动画:黑心老板研制合成机器,造成NPC互相交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