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S

23.3万浏览    1244参与
OhMuraSakiC
『舞力全開2020』被我玩成了...

『舞力全開2020』被我玩成了廣播體操⋯裡面「I am the best」這首終於被我玩到megastar真是太難了!눈_눈

『舞力全開2020』被我玩成了廣播體操⋯裡面「I am the best」這首終於被我玩到megastar真是太難了!눈_눈

KyoUko
模仿了一下寺田老师的风格(&a...

模仿了一下寺田老师的风格(´-_ゝ-`)

模仿了一下寺田老师的风格(´-_ゝ-`)

坑爹牌小慕容

最近在家憋了太久,然后熬夜,脑子处于坏掉的边缘。结果就是,买了一台Lite🤣而且不知道啥时候能发货那种,疫情当前,没办法,都能理解。

其实家里已经有一台ns了,外加8个手柄,外加2个大手柄,外加一堆游戏。

本来是想等动森直面会出限定机再买一台的lite,毕竟是我最爱的养老游戏,。我3ds目前唯一的高频使用就是每天上去摘桃子,逗动物,卖农产品赚钱,攒起来。

当时动森宣布上ns大家都猜大概率会有动森限定机,大概率会是Lite。我忍了好久没有下单,寻思搞个动森的Lite。结果出来是ns…我有点萎…家里不想再搞一台了。

于是最近某天的熬夜结果,就是冲动下单了一台蓝色Lite。然后,对动森限定...

最近在家憋了太久,然后熬夜,脑子处于坏掉的边缘。结果就是,买了一台Lite🤣而且不知道啥时候能发货那种,疫情当前,没办法,都能理解。

其实家里已经有一台ns了,外加8个手柄,外加2个大手柄,外加一堆游戏。

本来是想等动森直面会出限定机再买一台的lite,毕竟是我最爱的养老游戏,。我3ds目前唯一的高频使用就是每天上去摘桃子,逗动物,卖农产品赚钱,攒起来。

当时动森宣布上ns大家都猜大概率会有动森限定机,大概率会是Lite。我忍了好久没有下单,寻思搞个动森的Lite。结果出来是ns…我有点萎…家里不想再搞一台了。

于是最近某天的熬夜结果,就是冲动下单了一台蓝色Lite。然后,对动森限定不死心的我开始了找痛贴定制自己的"动森限定机"之旅。

最喜欢的当然是当年2dsll的动森限定了,讲真我觉得比这次ns的都好看。不过当年没有入手(早就有小三三了我),那就趁着这次自己做一个吧!网上压根没有高清资源,对着2dsll真机图试了好多办法比如改清晰度都觉得不咋样。

最后决定,我直接重画吧。

于是开了一下午ps,手残党一笔一笔画出来的现在这个图…(背景动森官网找的不是我画的)。

要是个稍微懂点AI之类的明白人,我估计画这么几个简笔画logo也就几分钟的事儿,再摸鱼也就半小时结束了。

手残又废物的我,从最开始的尝试改清晰度到关掉ps花了一整个下午…直到早上9点多…真是太菜了。

不晓得我做出来的这个图,会不会变成tb奸商的新款痛贴之一啊😂不过定制就必须发原图,这也只能认了。只要做出来好看,我能用就行啦~不过还是会有点不爽噻,毕竟我肝了一下午呢555

【唉,我怀疑我的痛贴会比机器先到…心好累】

【或许颜色我是不是再调一调?官网的这个背景图,颜色本来就比2ds限定机颜色要深很多,我基于这个背景色调的。现在看来不够清新啊。摸下巴】

棠糕

【磁石/2y】这不是人设吗?!(10)

“我说,那个二宫桑可真是个好人啊。”


樱井翔瞥了一眼桌面上倒映出来的松本的影子,头也不抬的问了一句,“二宫桑?”


“二宫和也,上次一起吃饭的那个。”


“哦~哦?!”樱井猛地抬头一看,金色挑染头发的松本润出现在眼前,“新发型真不错啊。”


“嗯,在理发店里遇到了二宫和也,他给推荐的。真是个不错的人呢,我以为爱豆都挺难交流的,意外的聊很多。”


樱井头粉顿时对自己的头粉位置质疑了,为什么自己就没能和二宫一家理发店呢,而忘了二宫住他隔壁的事情,“你和二宫和也一个理发店?!”


“是啊,我也是刚发现,...

“我说,那个二宫桑可真是个好人啊。”

 

樱井翔瞥了一眼桌面上倒映出来的松本的影子,头也不抬的问了一句,“二宫桑?”

 

“二宫和也,上次一起吃饭的那个。”

 

“哦~哦?!”樱井猛地抬头一看,金色挑染头发的松本润出现在眼前,“新发型真不错啊。”

 

“嗯,在理发店里遇到了二宫和也,他给推荐的。真是个不错的人呢,我以为爱豆都挺难交流的,意外的聊很多。”

 

樱井头粉顿时对自己的头粉位置质疑了,为什么自己就没能和二宫一家理发店呢,而忘了二宫住他隔壁的事情,“你和二宫和也一个理发店?!”

 

“是啊,我也是刚发现,说是听到松本先生在就过来看看了。”

 

“诶——”樱井假装自己不太想知道松本的理发店到底在那里,而对那一头金发也显示出没什么兴趣的样子客套了一会。

 

“说起来大野桑最近又很有精神了。”松本的意思是他又开始在网上连载长篇竹马小说甜文。

 

“是吗,我一会去看看吧。”樱井心里想的是相叶雅纪到底又用了什么神奇方式接近大野智,而大野智毫无自知。

 

 

 

“小翔~”

 

“啊,下班了啊。”樱井礼貌的点点头,“听说我们公司的松本在理发店和你见面了,多谢照顾了啊。”

 

“没有照顾啦,我给他的发型出了点主意,还不错吧。”

 

“不错不错,焕然一新,很漂亮的金色。”那么‘要不要去试试呢?’‘这家理发店不错我推荐给你哦’的客套呢?!

 

“嗯,不过和小翔的审美是不太搭啦。”二宫.我从来不套路.和也说,“这样的黑发很好看,像新闻主播一样我喜欢。”

 

“啊,是呢,我不常染发呢。”樱井.少年金发.翔这么说道。

 

“对了,小翔对动物园熟悉吗?”

 

“诶?动物园??”

 

“嗯,最近有个工作,我是没去过啦,最后一次去还是初中的学校活动。”

 

“说起来我也好久没去过了。”

 

“能帮个忙一起去吗?”

 

不愧是宅家爱豆人设不倒啊,樱井.动物苦手.翔说,“这么难得,约个时间一起去吧!”

 

“明天休息?”

 

“休息。”

 

“那金耀晚上不出门难道在家看综艺吗?”二宫和也忽然熟络的勾肩搭背,“今晚一起吃饭吧。”

 

“诶?!我,我们?”

 

“小翔今晚一定要死守我哦~铃木桑可是超级想和我喂食的,我逃都逃不掉。”

 

樱井翔一边点头一边有种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到了地方的时候大野相叶和松本都已经做好了,失了智的大野像樱井举起酒杯,“翔君,坐这里呀~”

 

樱井坐下的时候,并没有看见二宫和也的眼神,随即二宫也习惯性的坐在他身边。

 

有没有尝试过和本命爱豆玩宴会游戏呢?这种感觉是不是愿意一年买十年份的会员呢?樱井叼着从大野那里接过来的冰块时心跳得飞快,二宫和也的脸就近在咫尺,真的连睫毛都看不全了吧。

 

而二宫凑过来叼在冰块的另一端,却怎么也接不过去,一块方块冰,在两人的温度下已经开始融化,而一心想赢游戏的樱井只想着怎么把冰块传过去而用着扭曲的科学姿势却忘了,这根本就块是间接接吻了啊!

 

喀喇一声,冰块掉地上了。

 

“啊——真是遗憾啊——”二宫夸张的说,脸上明明全是笑意。

 

“赢了!”樱井欢呼道。

 

“谢谢你啦。”二宫小声在樱井耳边说。

 

“哦,对啊对啊。”不知道是不是这么说话太多次,樱井翔已经习以为常,才想起自己今天该帮忙二宫和也避开投喂的。

 

肩负此重任的樱井翔在锤子剪刀布游戏里一招被秒杀之后,大喊着,“啊——我失守了。”一边看着二宫营业式的笑着咽下了对方喂给二宫的甜品蛋糕。

 

“给我换个干净的勺子啊!”樱井在心中呐喊,然后有点希望二宫回礼的那一口能够顺势转到自己这里。

 

可是一回头看帮手大野智,已经开始在相叶的盘子里吃巧克力了。

 

完了,这社长是不中用了。

 

樱井翔心里想。失守的樱井翔浇灭了热情一般,后续的聚餐并不是特别的用心,二宫和其他人也都喝了酒,似乎住宿在就住在附近的一起吃饭的某个艺人家里。

 

樱井一脸绝望的看着自家社长,会社之光上了相叶雅纪的车,形单影只的坐上出租,错失和爱豆一起回去的机会,比错失一个亿还难受。这都是真的。

 

为什么……我这么遗憾呢,失守樱井翔第二天带着愧疚又奇怪的心情和二宫出现在动物园门口的时候忽然看见了三个熟悉的身影。

 

“外景。”相叶雅纪说。

 

“投资商谈。”松本和大野也异口同声。

 

————

 

于是二宫的包围战术开始了。


白熊☕️

【NSN】浅尝辄止 ①

――――

1.报社系列#1

2.婚后婚前ns都有。

3.人物归AB,ooc归我

4.配点看虐文的音乐可获得更佳体验√

本章BGM:我的一个道姑朋友-以冬

5.文艺预警

6.爽后产物不用带脑子观看:)

――――――

……

黑暗中,他抓住他的手,不停地颤抖和啜泣,眸子很深很深地低下去,嘴唇开开合合终于是什么都空空如也的寂静。

空气里涌动的是沉默,清晰可闻的呼吸声让他很想质问他:

“你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结婚。”

可是张口的一瞬间就蓦然惊醒。

他从来不会这么问他。

浅浅的眠,sasuke近乎一夜没睡。

窗外的阳光照得他头晕目眩,sasuke从梦魇里迷蒙地脱出之后,就完...

――――

1.报社系列#1

2.婚后婚前ns都有。

3.人物归AB,ooc归我

4.配点看虐文的音乐可获得更佳体验√

本章BGM:我的一个道姑朋友-以冬

5.文艺预警

6.爽后产物不用带脑子观看:)

――――――

……

黑暗中,他抓住他的手,不停地颤抖和啜泣,眸子很深很深地低下去,嘴唇开开合合终于是什么都空空如也的寂静。

空气里涌动的是沉默,清晰可闻的呼吸声让他很想质问他:

“你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结婚。”

可是张口的一瞬间就蓦然惊醒。

他从来不会这么问他。

浅浅的眠,sasuke近乎一夜没睡。

窗外的阳光照得他头晕目眩,sasuke从梦魇里迷蒙地脱出之后,就完全被请柬刺痛了神经。

一阵一阵,烦躁得令人难耐。

有千百只小虫在脑海中互相吞噬撕咬。

他仍然低垂着眼睛,拿起请柬,无言地盯着刺目的红色,心中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

但他是sasuke。

Uchiha sasuke从来不会沉溺于情爱,少年早早看尽人间冷暖,情爱之流不是将他千疮百孔就是至死方休,他厌倦了没力气了之后撒手了,旁人便以为他不在乎。

似乎他自己天生就是反骨。是自私自利又偏执疯狂的怪物。

sasuke长舒一口气将思绪拉回,披上外套,穿上鞋子,简单用完早餐,便走出了他的公寓。

他在街上走着,觉得很不适应地躲着人群。衣料之间的摩擦声竟然像巨大的噪音,让他混沌一片,耳膜嗡嗡作响。

他是来请火影大人批准他长期出村的任务的。

昨天彻夜难眠了那么那么长时间,最后的决定还是逃走。sasuke自私自利,他可以骗任何人,可以杀了自己所有的心结人,但是他究竟骗不过自己。

女与子是好,子与子呢?

是违背世俗的孑孓。

他侧身敏捷地躲开人流,终于走到火影楼下,踌躇地走上楼,敲门。

谎言一团一团在他混乱的脑海里成形,他似乎天生就是这样的人,狡诈猜疑。

握在手中的任务纸浸染上一点点的汗。

“请进――”Naruto抬头道,而忽然他看见面前黑色的人影,便拉开椅子站起:“sasuke?你怎么来了?”他皱起眉头:“出了什么事吗?”

“没有。”似乎是Naruto的错觉,他恍惚看见眼前人的俊美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痕。听了这话后他才安心坐下来,再次批改文件:“呼……那真好啊。”

迷人的浅金色笑容。

sasuke拿出那张纸,微微深呼吸,声音坚决冷冽而不带一丝起伏:“我要长期出村。”

“啊?!!”Naruto这下子什么改文件的心思都没有了,他瞪大眼睛问道:“为什么?”似乎是觉得找不到什么理由,便很词穷地说:“啊哈哈,那个,你还要留下来参加我和雏田的婚礼吧?可以缓一缓……”

“吗”字还没出口,就被sasuke一句堵了回去:“不行,naruto。”他这个时候的神情非常幽深,让他看不清他面孔里蕴含着的即将爆发的东西。

非常平静又恰到好处的拒绝。

他何苦要将自己落得个这么下场呢。

“可是Sakura她……”naruto讪讪道,他不太明白今天的sasuke为什么会这样。

sasuke话语一凝,接着淡淡道:“我和sakura的事情没必要你操心。”

他生气了。

naruro清晰地认识到了这一点,阳光下sasuke白皙的脸庞有些透明,好像要就此逝去一般。他没来由地感到一阵焦躁。

窘迫。

sasuke有一瞬间的窘迫,在听到Sakura的名字的一瞬间。

他会和Sakura结婚的。如此理所当然。

可笑。

……

两人对视良久。

“……sasuke,为什么。”他苦笑着问他。但两人都看到彼此瞳孔之中的认真。

“……我不能适应木叶,我虽然相信…但也只是,出于对这个村子的最后一分情面。况且外面局势相当紧张,村子需要我。”他自认为自己说的很艰难,天知道他是多么与木叶不相容。

“没有我的一分情面吗?”

出人意料地,Naruto仰头看着他。

“……哼。”他暧昧地回答了一声。便迅速转移话题:“……那么,你和雏田的婚礼,我就不去了。”

长久的静默。

窗外仍然春花四月,陈树新芽。

“那,一路顺风。”naruto笑了笑,选择了妥协。

sasuke微微点头,转身开门离开办公室。楼梯转角处,他正好与雏田打了个照面。

“啊,sasuke君。”雏田与他打了个招呼。她手提着便当,笑意温柔。

“……”

忽然就喉咙如火灼,一个回答都不能应下,sasuke的脚步有一些停顿,随即便匆匆与她擦肩而过。他什么都没说。

没有人会不喜欢火影的妻子的。sasuke下楼的时候不经意地想。

这便和他无关了。

……

他匆匆来到火影楼外面,突然觉得恍若隔世。和naruto最后究竟还是走到这个地步。

真是可笑。

一封请柬轻而易举地将两人的关系打碎,战场硝烟散尽之后的生活竟然这么不堪,如果他那时早就知道现在是这个处境,就是宁愿和naruto一起下地狱,他也不会相信他任何一句承诺。

鼬的别天神终于是毫无用处,人死如灯灭。

无论如何,他心系Naruto这件事情已经是,毫无办法的了。

听凭时间调论吧。

他想。

naruto的妻子和他那么般配,雏田不仅是一个极温柔的女子,还是一个一开始就暗恋naruto的日向宗家的长女。

这桩姻亲将现存的两大家族连在一起,倒颇有些滑稽。

这件事他早就料到了。可是早知道又有什么用处,他自嘲一笑,就和他当年明白鼬在为自己铺路的时候一样,早就晚了。

今生至此,如同个笑话一样。

他纵身跃入荒漠,将一切埋葬在霜雪之下的木叶。

从此是跋涉荒漠的旅人,无牵无挂。

……

木叶村在他离开之后的那场婚宴,办的轰轰烈烈,当然从此往后,他和Naruto便是泾渭分明的两个世界。

简单明白,不必含含糊糊地纠结,一别经年,两厢安好。

终于。

“sasuke……我不介意的。”Sakura微微笑着,语气有些犹豫,然而她最终选择等待。

sasuke何尝不明白她的苦心。

他和Naruto一样是他的同伴,知心交心,即便经年流转,她仍然是喜欢sasuke的。只不过是,多了一些成熟和包容,冲淡了先前年少的恋恋不舍。

“谢谢你,Sakura。”他最终选择淡淡地回应,随即看到了Sakura眼里转瞬而过的落寞与不舍。

于是他在婚姻届上填写好了自己的名字。

在落笔前的一瞬间,他突然很想告诉直截了当地Sakura,他有喜欢的人了。他与她之间有着很大的鸿沟。

他们结婚之后不会像Naruto和雏田一样甜蜜,而Sakura到底还是很想让sasuke陪她,而sasuke仍然是做不到。

  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平淡地过着幸福的生活,这也许是鼬所希望sasuke的最好的结局。但是这期望一开始就被打乱,落空。sasuke承认亲情是他渴望的东西,但是亲情不等同于拥有一个家庭。sasuke即便没怎么享受过亲情,也是知道婚姻是要对等的。

Sakura可以爱他,陪伴他,并且等待他回来,并且为他生儿育女。

但这只是Sakura单方面的付出。

她也知道这件事情。

所以说,她是个温柔的女人,和天下所有的好妻子一样。

他有什么必要,拒绝呢。

sasuke在婚姻届上清晰完整地填上了自己的名字。他站起来,将纸交给Sakura:“……我希望,婚礼可以从简。”他望着Sakura,轻轻一笑,仿佛有什么压在他心头的东西不翼而飞:“我很感谢你,Sakura,让我拥有一个家庭。”

“别这么说,sasuke……”Sakura被他难得的一笑而有些晃神,随即感到一股温暖涌上心头。

“再见。”sasuke微笑,走出了屋门。

……

Naruto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他放下,然而他不能够轻轻过去。

你看,现在,他也轻轻放下了。

就让一切过去吧。

他累了。

箱子里的猫🐈

通!关!啦!

打了三遍,打的快吐了....八个前置小BOSS,如果再加上真BOSS的第一阶段,应该是9个,一遍打下来将近两个小时,打不过去都睡不着。

看了攻略说打BOSS的时候不能存档,必须准备妥当才能去,于是花了两天把八个人刷到人均70,两个主力刷到85,各种药全部备齐,按照攻略上的队伍技能阵型排好,于是昨晚上信心满满的去了,以为一次应该能过了吧....

然而打到魔神二段,一招秒跪!!攻略不管用啊!!

心态差点炸了,然后第二次只能重新自己排队,重新换技能,打到魔神二段,竟然还撑了几回合,感觉有了点希望,但是又跪了....

打第三遍有了点经验,中间失误了两次,两个人趴地上根本带不起来...

通!关!啦!

打了三遍,打的快吐了....八个前置小BOSS,如果再加上真BOSS的第一阶段,应该是9个,一遍打下来将近两个小时,打不过去都睡不着。

看了攻略说打BOSS的时候不能存档,必须准备妥当才能去,于是花了两天把八个人刷到人均70,两个主力刷到85,各种药全部备齐,按照攻略上的队伍技能阵型排好,于是昨晚上信心满满的去了,以为一次应该能过了吧....

然而打到魔神二段,一招秒跪!!攻略不管用啊!!

心态差点炸了,然后第二次只能重新自己排队,重新换技能,打到魔神二段,竟然还撑了几回合,感觉有了点希望,但是又跪了....

打第三遍有了点经验,中间失误了两次,两个人趴地上根本带不起来,以为这一次又要跪了,最后没想到剑士1血救场,破防完了大招每击将近5W的伤害直接把魔神带走,瞬间兴奋的想原地转圈!

终于打完了啊!打了三遍6个小时!

八个幽灵BOSS还算是比较好打,就是有点耗时间,打完看了看幽灵的日记本,总结了一下全部的故事,虽然剧情补完了,可还是觉得商人线很迷,其他线的单独看也能算是比较完整的小故事,主角和反派的背景都还算是有来历出处,唯独商人线的反派,迷,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哪里看漏了。

不过呢,游戏确实是好游戏呢!很值!

箱子里的猫🐈
打到最后才发现原来是有支线任务...

打到最后才发现原来是有支线任务表的...眼神真的差...

以为没有还费了好大劲自己做了个笔记表,还做了个迷宫表,排着等级顺序去刷...真憨憨...不过也算没白做,用来做标注了,任务太多了,数了一下101个,然而——就这101个任务里面也没有哪个有说商人故事线的女BOSS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到底是想要干吗!也么得说特蕾莎到底是陷进哪个阴谋诡计里了!

我好迷啊!

隐藏BOSS果然是有点难打,需要8个角色平均都75级以上,同时都要安排上,可是我只有两个是70级,三个60级,剩下的三个都是30级,唉,又要费劲去刷级了,都打了94个小时了,还通不了关。

打到最后才发现原来是有支线任务表的...眼神真的差...

以为没有还费了好大劲自己做了个笔记表,还做了个迷宫表,排着等级顺序去刷...真憨憨...不过也算没白做,用来做标注了,任务太多了,数了一下101个,然而——就这101个任务里面也没有哪个有说商人故事线的女BOSS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到底是想要干吗!也么得说特蕾莎到底是陷进哪个阴谋诡计里了!

我好迷啊!

隐藏BOSS果然是有点难打,需要8个角色平均都75级以上,同时都要安排上,可是我只有两个是70级,三个60级,剩下的三个都是30级,唉,又要费劲去刷级了,都打了94个小时了,还通不了关。

箱子里的猫🐈

八条线全完结!开始最终终BOSS了!

神官线依旧普通没啥特色....

商人线故事真是无力吐槽,前三章还有点正常,第四章那个女BOSS是个什么意思?莫名其妙冒出来,莫名其妙就要看人日记,睿智的特蕾莎还就那么莫名其妙就同意给人看了,然后就莫名其妙被抢,以为日记有什么惊天大秘密,进了迷宫莫名其妙又说日记没卵用,BOSS还又不愿意还,还莫名其妙对特蕾莎撂出一句陷的太深要KO了她,EXO???陷太深?陷哪了???这BOSS存在的意义在哪?还是说有什么支线故事我没打完所以才这和不清不楚的?....迷......

等把真BOSS打完再去清清支线看看,是不是有什么看漏的....

八条线全完结!开始最终终BOSS了!

神官线依旧普通没啥特色....

商人线故事真是无力吐槽,前三章还有点正常,第四章那个女BOSS是个什么意思?莫名其妙冒出来,莫名其妙就要看人日记,睿智的特蕾莎还就那么莫名其妙就同意给人看了,然后就莫名其妙被抢,以为日记有什么惊天大秘密,进了迷宫莫名其妙又说日记没卵用,BOSS还又不愿意还,还莫名其妙对特蕾莎撂出一句陷的太深要KO了她,EXO???陷太深?陷哪了???这BOSS存在的意义在哪?还是说有什么支线故事我没打完所以才这和不清不楚的?....迷......

等把真BOSS打完再去清清支线看看,是不是有什么看漏的....

箱子里的猫🐈

药师和剑士也打完了。

药师的故事稍微有点沉重,让我联想到《怪物》那个动画了,类似的主题,救了不该救的人,之后的罪恶到底谁来负责?很有思考空间。

剑士嘛,故事就比较王道了,没啥特点,emmm烈焰剑士有点帅?

就剩下神官和商人了,这两个是最提不起兴趣的故事😑

药师和剑士也打完了。

药师的故事稍微有点沉重,让我联想到《怪物》那个动画了,类似的主题,救了不该救的人,之后的罪恶到底谁来负责?很有思考空间。

剑士嘛,故事就比较王道了,没啥特点,emmm烈焰剑士有点帅?

就剩下神官和商人了,这两个是最提不起兴趣的故事😑

箱子里的猫🐈

猎人,学者,盗贼,三条线也通了,完成一半了,接下来看看药师的吧。

剩下的人要怎么组合呢,好纠结呀。

猎人,学者,盗贼,三条线也通了,完成一半了,接下来看看药师的吧。

剩下的人要怎么组合呢,好纠结呀。

棠糕

【磁石/2y】这不是人设吗?!(9)

“nino,你的意思我可能是误解了。”樱井翔此时坐在二宫和也的沙发上,面前有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


二宫静静的看着他不说话。


“那天确实是太突然了,我就这么逃跑确实是十分失礼的。”


又留出一段诡异的空白,二宫开口说,“我就是那个意思。”


樱井.论鞠躬角度谁也不输.翔一下子背挺得笔直,“那什么我确实是你的粉丝,演唱会也去了不少,但是不是那张意思,不不做提款机,啊不对,我是说我对追爱豆是十分理性的。”樱井翔把票根摆在桌上,数量极其可观。


“不要紧啊,以后能慢慢习惯的。”


“不是,那什么不是,我...

“nino,你的意思我可能是误解了。”樱井翔此时坐在二宫和也的沙发上,面前有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

 

二宫静静的看着他不说话。

 

“那天确实是太突然了,我就这么逃跑确实是十分失礼的。”

 

又留出一段诡异的空白,二宫开口说,“我就是那个意思。”

 

樱井.论鞠躬角度谁也不输.翔一下子背挺得笔直,“那什么我确实是你的粉丝,演唱会也去了不少,但是不是那张意思,不不做提款机,啊不对,我是说我对追爱豆是十分理性的。”樱井翔把票根摆在桌上,数量极其可观。

 

“不要紧啊,以后能慢慢习惯的。”

 

“不是,那什么不是,我真的还是比较喜欢黑色比基尼金发……”

 

“我也可以黑色比基尼金发……”

 

樱井赶紧打断他,“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但要是大工程的话可能不行了,我毕竟是偶像还得靠这幅脸和身体吃饭呢。”二宫一脸认真甚至像是在好好的考虑未来的事情。

 

“不不不你可是越讲越偏了,我的意思是我就是个头粉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那也是一样的,有很多别的方法我们可以试一试啊。”说着他耳根都红了。

 

他在害羞!!樱井心里警铃大作,怕是真的吧,于是十分正式的说,“心意,心意我接到了,但是真的不能回应。”

 

二宫看似十分受伤的盯了樱井几秒,随即大笑道,“我就是接了个剧本试一试,你真是太可爱了!”

 

樱井坦言要是多几秒他这个高地可能就沦陷了,“啊——吓死我了。”

 

“所以你是我头粉?”二宫忽然移动到樱井的沙发这边,玩心大起的说。

 

“我——”

 

“虽然我要的是这样的对戏,但是头粉拒绝爱豆表白……意想不到呢~”

 

“我就是胡说的。”

 

“哦~”

 

“晚上吃饭吗?”

 

“吃饭?”此时樱井内心被玩弄甚至有些崩溃翔心里想的是:又吃饭啊!

 

“你也可以叫上上次那个社长啊。”

 

“上次那个社长就是我们公司的社长……哦,好的,我叫来。”

 

“位置一会儿发你哦。”

 

然后樱井就第一次被本命爱豆剥夺了喝咖啡的权利赶出家门,还没来得及替松本润问问他家的咖啡豆哪里买的呢。

 

嘛,也不想想那个粉丝能有这待遇去爱豆家里喝咖啡。

 

 

 

松本润忽然背着手走着台步进了大野智的办公室,“大野老师,你已经在长篇里下了半个月的刀子雨了。”

 

“樱井翔收到怨念了吗?”

 

“你知道,翔桑他不看这些的啊。”松本吃惊润在惊讶于公司邮箱里居然混进来一封来自网友对自家社长的抱怨,一边震惊自己社长在网上写了这些个文,另一方面发现了他用榎本这个名字在公司里上班居然还得了最优员工奖。

 

“我不知道。”

 

“而且翔桑今晚和二宫和也吃饭,你去吗?”

 

“去!我当然去。”

 

 

 

樱井翔看着这一桌子人他不认识也就罢了,说实话实在没必要把预算用在请投资的月九剧组吃饭的地方。

 

“这是铃木桑,这是田中桑,这是……这是我们月九的赞助之一大野社长。”

 

樱井翔看了看各位,会社公关气氛又呼之欲出的时候二宫跨过两个人一屁股坐在了他身边,悄悄说,“那天吓到了你,对不住啊。”

 

“没事的,大风大浪的见过了。”樱井端好杯子稳定心情,相叶雅纪也来了,又坐在大野智边上。他本能的有种受害者一般害怕的心情。

 

“那边那个小姐姐的黑色比基尼翔桑可以买到杂志哦。”

 

“谢……谢谢了。”樱井虽然解除警报,怎么觉得只要他敢买,二宫和也会像新电影里头那个利落的杀手一样结果自己。

 

但二宫和也再没有其他的动作,甚至整个晚餐都十分的安静,樱井替大野智张罗一番,敏锐的发现大家都很随意,遂叫来了松本润之后再不管大局如何,一心只管面前这盘赤贝到底怎么做到这么好吃这么新鲜的。都没有想海鲜过敏的二宫和也为什么点了这么多海鲜。

 

他吃得心无旁骛,几乎只听得见身边大野智的谈话。

 

然后他听见相叶雅纪忽然小声对大野智说,“你是那个大野与海吧?”

 

大野眉毛一挑,“你对这种事情有什么看法?”

 

“没问题啊,我也是有这个兴趣了解的。”

 

难道?!难道?!大野智喜从心来,是真的,一定是真的!于是他面包脸通红的说,“相叶,你可真得加油啊!”大野为自己的本命cp还是拍了拍相叶雅纪的肩膀。

 

相叶眼中立刻迸发出精光,收到攻略许可一般天然元气的说道,“没问题~收到~”

 

樱井翔想相叶雅纪大概是真的误解了大野智的意思。

 

——————

 樱井高地今天也还在hhh


inter.Src工房

NS 牢狱公主全结局方法

圣剑和圣杯都做成了的情况下:

1. 只有一个公主的 san 值是满的,为结局 2 或 3

2. 两个公主的 san 值都是满的,根据最后回答是否需要力量,需要力量为结局 4,不需要为结局 5


其他情况应该都是结局 1


快速完成解谜且不乱摸公主,完成迷题后公主 san 值增加

完成解谜慢或非礼公主,完成迷题后公主 san 值减少


几本小黄书选择拿走都会同时减少两位公主的 san 值,小黄书对完成游戏不是必须的


全结局了 全cg 也就差不多了


游戏制作精致,感觉很有诚意,画面美好。

两种性格的公主,立绘有各种姿势和角度,不仅是观赏还是学习的佳品。

圣剑和圣杯都做成了的情况下:

1. 只有一个公主的 san 值是满的,为结局 2 或 3

2. 两个公主的 san 值都是满的,根据最后回答是否需要力量,需要力量为结局 4,不需要为结局 5


其他情况应该都是结局 1


快速完成解谜且不乱摸公主,完成迷题后公主 san 值增加

完成解谜慢或非礼公主,完成迷题后公主 san 值减少


几本小黄书选择拿走都会同时减少两位公主的 san 值,小黄书对完成游戏不是必须的


全结局了 全cg 也就差不多了


游戏制作精致,感觉很有诚意,画面美好。

两种性格的公主,立绘有各种姿势和角度,不仅是观赏还是学习的佳品。

箱子里的猫🐈
这对话,很有意思嘛~😼

这对话,很有意思嘛~😼

这对话,很有意思嘛~😼

箱子里的猫🐈

舞女线可算打完了。

刷了50多个小时才升到50级,只打完一条故事线,真的是有够慢的。

虽然是刷了那么长时间,但故事体积真的挺短的,人物对话也都超简洁,几乎没什么废话,最终BOSS依旧是很典型的哲学型反派,没有什么太大的惊喜。

目前让我比较有成就感的就是在不看攻略的情况下去打魔公祠,开局几回合完全被虐的不行,各种三连击,然后就突发奇想,让两个副手全部给BP道具,让舞女跳秘诀舞,把神官的反属攻技能加全体,直接把魔大公的技能全部反弹回去,我杀我自己,省力的很呢。

舞女线可算打完了。

刷了50多个小时才升到50级,只打完一条故事线,真的是有够慢的。

虽然是刷了那么长时间,但故事体积真的挺短的,人物对话也都超简洁,几乎没什么废话,最终BOSS依旧是很典型的哲学型反派,没有什么太大的惊喜。

目前让我比较有成就感的就是在不看攻略的情况下去打魔公祠,开局几回合完全被虐的不行,各种三连击,然后就突发奇想,让两个副手全部给BP道具,让舞女跳秘诀舞,把神官的反属攻技能加全体,直接把魔大公的技能全部反弹回去,我杀我自己,省力的很呢。

棠糕

【磁石/2y】这不是人设吗?!(8)

樱井翔早早备下的应援扇,手里是神席的票是二宫和也送他的,两张票并不连在一起,他坐一排,大野在……十排。


以前樱井翔也不是没中过票,那都觉得自己是芸芸众生一部分,今天就是觉得佛光都在自己头上,他被二宫和也焦点了。


樱井摇了摇小扇子,他喜欢二宫和也一首歌,自弹自唱的。遗憾的是那一场趴场边的是大野智,而他都快坐到场馆外边的铁架子上了。


今天这把扇子上用的也是那一场的照片,所谓天遂人愿就是这个意思。二宫和也居然临时借了钢琴清唱了一段。唱完指了指他的扇子,又笑了笑。


接着有工作人员叫他散了场到后台去,原来不是指他的灯牌,而是指他这个...

樱井翔早早备下的应援扇,手里是神席的票是二宫和也送他的,两张票并不连在一起,他坐一排,大野在……十排。

 

以前樱井翔也不是没中过票,那都觉得自己是芸芸众生一部分,今天就是觉得佛光都在自己头上,他被二宫和也焦点了。

 

樱井摇了摇小扇子,他喜欢二宫和也一首歌,自弹自唱的。遗憾的是那一场趴场边的是大野智,而他都快坐到场馆外边的铁架子上了。

 

今天这把扇子上用的也是那一场的照片,所谓天遂人愿就是这个意思。二宫和也居然临时借了钢琴清唱了一段。唱完指了指他的扇子,又笑了笑。

 

接着有工作人员叫他散了场到后台去,原来不是指他的灯牌,而是指他这个人啊。

 

樱井翔手里抓着一把彩带出现在二宫和也休息室的时候,二宫正满身汗水脱了上衣T恤正要解皮带。

 

“那个……”

 

“你真的来了呢,谢谢捧场啊。”二宫的皮带象征性的合在一起,转身给樱井翔打招呼。

 

“这么难得的机会……”

 

“稍等我一会呀。”二宫拿上自己的衣服去了帘子后头,只不过强光把他的身形都映了出来,樱井不知该看是不该,“我看见你的扇子了。真是麻烦你了,还特别准备这些。”

 

“没,没有。”

 

“彩灯也买了呢。”

 

“嗯,我看见大家都在买。”

 

“我来给你签个名吧!”二宫换好衣服出来,顺便整理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

 

“诶?可以吗?”

 

“当然啦,饭撒嘛。”二宫签上名字之后又问,“拍照留恋吧。”

 

樱井看着扇子,心里不过当这是一套熟悉的应付粉丝的模式,把手机调到自拍模式,刚要举起来,被二宫拿了过去。

 

“要这么拍才好看哦。”二宫把竖着的手机横过来。

 

“是,是吗?”二宫确实很好看,可樱井总觉得自己的脸圆了点点。

 

“爱豆拍照可是专业的。”二宫说。

 

“是,是吧。”樱井肩膀上传来二宫的温度,他刚开完演唱会格外明显的体温,视线不知道往哪里放,落在了沦为背景的庆功蛋糕上。

 

二宫和也一边搂着樱井翔拍照,一边在他耳边说,“明人不说暗话,我喜欢你。”

 

樱井头粉很是满足并且说,“我也喜欢你啊,喜欢得想入会。”

 

“不是。”二宫和也嘴唇都快碰着他耳朵了,“我喜欢上你了,要和你约会的那种。”

 

“kya~~”樱井小翔夺过手机刷新了自己的短跑记录夺门而逃。

 

 

 

樱井坐在沙发上,把脸埋进手掌里,手机上显示着他和二宫的合照。一个粉丝的人生算是圆满了吧。天呐。

 

什么意思,喜欢我?

 

胡说八道吧,满嘴跑火车的人设又上来了吗?

 

真喜欢我的话,我该怎么办啊。

 

樱井想,真喜欢我的话我有多少种回避的方法呢?我可不是那种尖叫的女子高啊。是黑色比基尼小姐姐不够好吗?

 

他一边想一边看着网上对演唱会的回应,刷着刷着突然看到一条熟悉的名字,大野与海更新了一篇竹马长文。

 

看来演唱会的热度真的使人冲昏头脑啊,大野智的脑子里除了开天窗和钓鱼,居然有更文了。

 

[我的天,活久见,大野渔夫更新了!]

 

[海的儿子,你是终于从船上下来了吗?]

 

[胡说,明明是船上通网了。]

 

[前排兜售进口鱼竿,能钓金枪鱼的那种。]

 

[没人在乎今天的巧克力play有多限制,却有人刷起来鱼竿……]

 

[大野桑也是我们的小爱豆啊。]

 

樱井滑动着网页,心里想,一会我该让你们的小爱豆精神崩溃了。

 

于是心乱如麻的樱井翔拨通了大野智的电话。

 

 

这边因为坐到神席而热血沸腾的大野甜甜正卯足了劲发糖,并且非常高兴的和自己的小粉丝们互动着,忽然屏幕上亮起来樱井的名字。

 

电话那头传来樱井拖拖拉拉的声音,“尼桑……”

 

听到这个称呼大野正经了不少,“翔君怎么了你说?”

 

“尼桑……二宫和也说他喜欢我。”

 

大野智听到了本命cp碎裂的声音。

 

——————

 

这是个爱豆非要到粉丝面前搞cp的日子


Yolanda
计划被突如其来的病毒全部破坏,...

计划被突如其来的病毒全部破坏,但是无聊的时候,还可以去海利亚的草原看看落日。

林克虽然小小的身躯,只要不害怕,用对技巧,依然可以打倒比自己大到几倍的怪物。

愿这场浩大的战役,早日找到“解药”。


计划被突如其来的病毒全部破坏,但是无聊的时候,还可以去海利亚的草原看看落日。

林克虽然小小的身躯,只要不害怕,用对技巧,依然可以打倒比自己大到几倍的怪物。

愿这场浩大的战役,早日找到“解药”。


世界末彼岸花丛中的死亡花

带口罩的鸣佐


看到这条文章不管用不用这头像 ,都不许生病!

知道了吗(;`O´)o


喜欢鸣佐的人一个都不许少!


武汉加油!

带口罩的鸣佐


看到这条文章不管用不用这头像 ,都不许生病!

知道了吗(;`O´)o


喜欢鸣佐的人一个都不许少!


武汉加油!

棠糕

【磁石/2y】这不是人设吗?!(7)

寿喜烧的锅里咕噜噜冒着热气,头号假粉大野智已经完全因为那一盒巧克力而失了智一般,本命cp在面前都不想撮合了。

 

大野智并没有,并且脑子里写着一篇名为‘谁也不能动我竹马的巧克力’的嫉妒宫中心文。但嘴里还尝着半块相叶的限定巧克力,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还没开始呢,就先把自己写成了本命爱豆的假想情敌。

 

倒是也没错。

 

二宫和也是左撇子,樱井手又不方便,一碗里有大半碗都是二宫给帮忙的。

 

吃着烫嘴啊。

 

樱井能说会道翔仿佛中了大野智的毒,除了埋头吃竟然没有别的事情做。

 

“你喜欢吃巧克力吗?”

 ...

寿喜烧的锅里咕噜噜冒着热气,头号假粉大野智已经完全因为那一盒巧克力而失了智一般,本命cp在面前都不想撮合了。

 

大野智并没有,并且脑子里写着一篇名为‘谁也不能动我竹马的巧克力’的嫉妒宫中心文。但嘴里还尝着半块相叶的限定巧克力,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还没开始呢,就先把自己写成了本命爱豆的假想情敌。

 

倒是也没错。

 

二宫和也是左撇子,樱井手又不方便,一碗里有大半碗都是二宫给帮忙的。

 

吃着烫嘴啊。

 

樱井能说会道翔仿佛中了大野智的毒,除了埋头吃竟然没有别的事情做。

 

“你喜欢吃巧克力吗?”

 

“喜欢,喜欢啊。”两颊塞得如同仓鼠的樱井翔如梦初醒的说。

 

二宫本想从相叶的盒子里拿一个,却止住了动作,“我们出去吧。”

 

樱井看了看分享巧克力店位置乐不思蜀的大野,点了点头。

 

“那我找个不会被发现的地方。”

 

樱井本来是要反驳二宫和也的话,又想起来人家是爱豆啊,被拍到怎么办,此时脑子里又有三五个选项能去的地方,“要不我们……”

 

“走啊走啊。”二宫拉着迟疑的樱井上了出租。

 

 

 

眼看着车子开得离中心区越来越远,樱井不由想起二宫的电影,难不成是变态明星谋杀粉丝?出租终于在一家店铺前停下,

 

樱井翔疑惑地跟在二宫和也身后走进店铺,老实说已经不吃惊了,就是二宫和也叫台出租然后从东京打车到北海道去吃生巧他也不稀奇,何况不过是到了横滨。此时横滨夜景翔并没有这个意识,甚至觉得这家店实在普通,“这里?”

 

店头点着一盏昏黄的灯,空气中弥漫着沁人心脾的香甜味,二宫和也按了按铃,“我明天这里出外景,早上六点。”

 

“……”樱井在脑内幻想了一下二宫和也做巧克力的样子,忽然发现就是自己这个头粉也竟然不觉得特别搭调,如果是威士忌酒场也许更加让人高兴吧。等等,这是你一个头粉该挑的吗?“这么早就来么?”

 

二宫察觉到空气里并不太高涨的氛围,心想自己失策,又不是女孩子,看着巧克力哪里会尖叫。“设置组还没来,我先熟悉熟悉。”

 

樱井翔心里佩服,真是努力不让人看到的敬业爱豆,于是配合的问,“做巧克力吗?”

 

“嗯。”二宫影帝心里高兴面上冷静,和店家进行一番‘沟通’,确定夜间只有一套模具能做,殊不知被店员偷瞄的樱井翔想的都是,这巧克力带回去给大野,是不是能加薪。

 

现在面临着一个问题,是二宫和也的围裙装可爱,还是自己的溜肩挂不上围裙可爱呢。不约而同的背过身去的两个人心照不宣的想。

 

谁知道这深夜营业的巧克力店,甚至十分有眼力的让樱井和二宫独处。忍住拍照片的冲动,这是你的本命爱豆,他在和你做巧克力。他还十分顺手的擦掉了樱井脸上的巧克力,樱井自以为自己面不改色。

 

磨巧克力豆机发出规律的声音,

 

“你当我是爱豆吗?”二宫把玩着模具不冷不热的问。

 

樱井仿佛遇到了哲学一问,觉得自己站在人生的交叉口一般,他避重就轻的说,“我看过你的演唱会。”

 

“哦,觉得怎么样?”

 

“氛围挺好的。”

 

“我下次送你神席的票吧。”

 

“这可太麻烦你了。”客套客套,我可是真的想要啊。

 

“不麻烦,这不是我自己的演唱会嘛。”坐那么远我怎么特别饭撒。

 

“那……我能问我社长要一张吗?他去过很多次演唱会了。”樱井下意识的问道。

 

滴——巧克力豆磨好了,二宫假装没有听到这不合时宜的问题,揭开盖子问,“能替我尝尝味道吗?”

 

樱井翔一只手撑着桌子,一只手打着绷带,哪里还有手去蘸巧克力尝味道。

 

那么爱豆送到嘴边的巧克力尝不尝呢?当然尝啊,没洗手都尝啊!樱井一口尝下去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不客气了,还是说舔到了二宫的手指?天呐。

 

二宫和也至今没有想到,樱井翔做个巧克力能做成这样,先是被切巧克力豆的刀子又差点切了手,然后又被烤箱烫到。说起来一只手能做成这样不错了,二宫和也佯装帮忙实则摸腰的帮着樱井翔一起压膜。

 

“你这做的什么?”

 

“我的名字啊?”

 

“剩下的是什么?”

 

樱井翔有点不好意思的挪开了点,“我本来想做个兔子,做到耳朵放弃了。”

 

“剩下的呢?”

 

“试验品一二三四五。”

 
“不早了就回去吧。”二宫和也善意的捂住了脸。
 

 

樱井到了家门口,像是做了课外拓展的小学生,“难得的体验,谢谢了。”

 

二宫和也心中给自己上了一课,是做陶艺不是巧克力!

 

第二天却收到了樱井翔做的,用樱井所谓‘残次品’拼接成二宫名字的巧克力。

 

不可能,难道樱井翔会欲擒故纵吗?

 

————

新的一年甜美醇厚就像巧克力啊~

 

天然在干嘛没人知道。

 

箱子里的猫🐈

卡进度了。

虽然是按自己喜好先把五个角色开了第二章,但是开完也发现,其他的想往下开也挺难,有些高级地图实在难过,前期没怎么刷钱配装备,武器防具太差,升到30级开始不好打了,遇到精英怪一个群攻技能直接全队濒死,缺钱买装备,只好按攻略里说的带上商人开始跑图刷钱,可是各个地图NPC身上带的装备凌乱的很,一时之间也根本不知道要买哪个,也没有什么系统的装备表可以查看对比,无从下手。

还有各个支线,没有任务记录,不知道都开过哪个任务,虽然可以查攻略,但是游戏机制竟然没有个已接任务列表真是有点太不适应。

已经30个小时了,还是刚开篇的感觉,以我的进度,想通关估计得200小时以上。

商人线的剧情不太喜...

卡进度了。

虽然是按自己喜好先把五个角色开了第二章,但是开完也发现,其他的想往下开也挺难,有些高级地图实在难过,前期没怎么刷钱配装备,武器防具太差,升到30级开始不好打了,遇到精英怪一个群攻技能直接全队濒死,缺钱买装备,只好按攻略里说的带上商人开始跑图刷钱,可是各个地图NPC身上带的装备凌乱的很,一时之间也根本不知道要买哪个,也没有什么系统的装备表可以查看对比,无从下手。

还有各个支线,没有任务记录,不知道都开过哪个任务,虽然可以查攻略,但是游戏机制竟然没有个已接任务列表真是有点太不适应。

已经30个小时了,还是刚开篇的感觉,以我的进度,想通关估计得200小时以上。

商人线的剧情不太喜欢,有点二,强调着事物的灵魂却没让我感觉到故事的灵魂,台词只觉得像在生硬的喊口号一样,奈何词汇量太少想不出其他什么词能形容,希望后续会有反转。

最想先打通的是舞女普里姆萝洁的故事线(还是对黑暗的故事比较有兴趣),以及想把她和猎人海茵特凑CP😼。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