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neil gaiman

1054浏览    41参与
刷电影老太太

神奇联动,尼尔·盖曼:意外惊喜!还迅速吃了安利哈哈哈哈~

神奇联动,尼尔·盖曼:意外惊喜!还迅速吃了安利哈哈哈哈~

寥若晨星

尼尔盖曼的汤不热post一则

某天我重看自己的邮箱,我看到了特里那时候的邮件,邮件开头就说“你得搞这个电视剧。”,“我知道你有多忙,但你是唯一一个对那孩子(原文,the old girl,指《好兆头》原著)有着和我同等的理解与热情的人,所以你得搞这个。因为我想看。”那时我回复说:“好。”,此后不久,特里就去世了,所以现在他看不到了。

于是我不得不制作他想看的东西,这也就意味着,这电视剧的制作变得疯狂又激情。很多事情,如果是我自己的项目,我早就让步了,但在《好兆头》电视剧上,我像个什么疯眼先知一样坚守。

猛然间我就开始跟别人讲:“你不能删掉这部分情节。这部分得留着。因为特里写了这一幕,他会想看的。...


某天我重看自己的邮箱,我看到了特里那时候的邮件,邮件开头就说“你得搞这个电视剧。”,“我知道你有多忙,但你是唯一一个对那孩子(原文,the old girl,指《好兆头》原著)有着和我同等的理解与热情的人,所以你得搞这个。因为我想看。”那时我回复说:“好。”,此后不久,特里就去世了,所以现在他看不到了。

于是我不得不制作他想看的东西,这也就意味着,这电视剧的制作变得疯狂又激情。很多事情,如果是我自己的项目,我早就让步了,但在《好兆头》电视剧上,我像个什么疯眼先知一样坚守。

猛然间我就开始跟别人讲:“你不能删掉这部分情节。这部分得留着。因为特里写了这一幕,他会想看的。所以这一幕得留着。”其它人就说:“噢,可是你知道我们要是删掉这部分能省多少钱吗?如果我们能删掉艾格尼丝·风子被逮捕被带去柴堆还有引爆之类的,你知道我们能省多少钱吗?我们可以就拍一堆柴堆,画外音叙事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这也很不错对吧?”几位制作人在早期提出了这个建议,他们后来离开了团队。

特里·普拉切特的幽灵在我脑袋里面反刍了一下这建议。我问:“特里,这提议还不错吗?”,特里说:“见鬼去吧。(Fuck'em)。”


Terry wrote to me and he said  ”You have to do this ”- he began this email, I went back and looked at it the other day -  ”I know how busy you are, but you are the only person who has the same understanding of and passion for the old girl that I do, so you got to do it ‘cause I want to see it.” And I said yes. And very shortly after, Terry died. So now he couldn’t see it.


So I had to make the thing that he wanted, which meant it became kind of a mad passion project. The things that if it was a me-project I would’ve given away on, things I wouldn’t have held the line on like some kind of a mad-eyed prophet.


Suddenly I’m going ”No, you cannot take this out. This is going to be in there. Because Terry wrote that scene and he would have wanted to see it, so it’s in there.” And they’re like ”Oh, but do you know how much money we could save if you don’t actually see Agnes Nutter being blown up and arrested and dragged to the stake, we got this idea,” said an early bunch of producers who later left, ”that we could have woodcuts and the narrator explaining what happened. Isn’t that just as good?”


And I sort of mentally run that by the ghostly Terry Pratchett in the back of my head, it’s like: ”Terry, is that just as good?” And he’s like: ”Fuck ‘em.”

秋静夕

The wind howled about the bus, and the wipers slooshed heavily back and forth across the wind-shield, smearing the city into a red and yellow neon wetness.

--Neil Gaiman, American GodsThe Tenth Anniversary Edition, Chapter One, pp. 18

The wind howled about the bus, and the wipers slooshed heavily back and forth across the wind-shield, smearing the city into a red and yellow neon wetness.

--Neil Gaiman, American GodsThe Tenth Anniversary Edition, Chapter One, pp. 18

Osiris_Norton

◤𝔇𝔢𝔞𝔱𝔥☥死亡

◤𝔑𝔢𝔦𝔩 𝔊𝔞𝔦𝔪𝔞𝔫 𝔱𝔥𝔢 𝔖𝔞𝔫𝔡𝔪𝔞𝔫-𝔠𝔬𝔰𝔭𝔩𝔞𝔶

◤𝔉𝔬𝔯 𝔰𝔬𝔪𝔢 𝔣𝔬𝔩𝔨𝔰 𝔡𝔢𝔞𝔱𝔥 𝔦𝔰 𝔯𝔢𝔩𝔢𝔞𝔰𝔢, 𝔞𝔫𝔡 𝔣𝔬𝔯 𝔬𝔱𝔥𝔢𝔯𝔰 𝔡𝔢𝔞𝔱𝔥 𝔦𝔰 𝔞𝔫 𝔞𝔟𝔬𝔪𝔦𝔫𝔞𝔱𝔦𝔬𝔫, 𝔞 𝔱�...

◤𝔇𝔢𝔞𝔱𝔥☥死亡

◤𝔑𝔢𝔦𝔩 𝔊𝔞𝔦𝔪𝔞𝔫 𝔱𝔥𝔢 𝔖𝔞𝔫𝔡𝔪𝔞𝔫-𝔠𝔬𝔰𝔭𝔩𝔞𝔶

◤𝔉𝔬𝔯 𝔰𝔬𝔪𝔢 𝔣𝔬𝔩𝔨𝔰 𝔡𝔢𝔞𝔱𝔥 𝔦𝔰 𝔯𝔢𝔩𝔢𝔞𝔰𝔢, 𝔞𝔫𝔡 𝔣𝔬𝔯 𝔬𝔱𝔥𝔢𝔯𝔰 𝔡𝔢𝔞𝔱𝔥 𝔦𝔰 𝔞𝔫 𝔞𝔟𝔬𝔪𝔦𝔫𝔞𝔱𝔦𝔬𝔫, 𝔞 𝔱𝔢𝔯𝔯𝔦𝔟𝔩𝔢 𝔱𝔥𝔦𝔫𝔤. 𝔅𝔲𝔱 𝔦𝔫 𝔱𝔥𝔢 𝔢𝔫𝔡, ℑ'𝔪 𝔱𝔥𝔢𝔯𝔢 𝔣𝔬𝔯 𝔞𝔩𝔩 𝔬𝔣 𝔱𝔥𝔢𝔪.

“对某些人来说死亡是解脱,对某些人而言则是灾难,可怕至极的存在。

但到头来,我都会在尽头等着他们每一个人。”


是拖了很久的二姐cos,lof也发一下。白粉底好难打,出不了二姐的美

Big Ocean

【好兆头x坟场之书】良宵

《好兆头》和《坟场之书》的crossover,关于Adam Young和Nobody Owens。盖曼笔下两个熊孩子的见面。

翻译选手终于自己写了篇文。私设很多,没去过圣詹姆斯公园也没看完GO剧改,所以完全是按照我记忆里的原著写的,然而我上次读Good Omens是两年前,上次读The Graveyard Book是四年前……

总之就是因为想看Bod在有一堆称号的敌基督面前帅帅地说“I am Nobody”的样子,而疯狂写下的拉郎。

玩了一些盖曼作品的梗。


-----


下塔德菲尔德的夜晚,是伦敦...

《好兆头》和《坟场之书》的crossover,关于Adam Young和Nobody Owens。盖曼笔下两个熊孩子的见面。

翻译选手终于自己写了篇文。私设很多,没去过圣詹姆斯公园也没看完GO剧改,所以完全是按照我记忆里的原著写的,然而我上次读Good Omens是两年前,上次读The Graveyard Book是四年前……

总之就是因为想看Bod在有一堆称号的敌基督面前帅帅地说“I am Nobody”的样子,而疯狂写下的拉郎。

玩了一些盖曼作品的梗。


-----

 

下塔德菲尔德的夜晚,是伦敦无法比拟的。在那个近郊的小镇上,一切事物都急匆匆地趋于平淡。一场暴风雨除了翻出新鲜泥土的清香不会留下任何痕迹,而被强风吹过的树林也不见一块落木。太阳一落山,镇子上便会泛起点点灯光,在远处的山坡上看来,就像繁星在水中的倒影。

伦敦的夜晚,喧闹、华丽、忙碌。每一条巷子里都至少有一个酒吧亮着劣质的霓虹灯,敞开着大门,大大咧咧地向过往路人示威。硕大的显示屏和广告牌的亮光,盖过了在高楼大厦的缝隙里露出的一小块天空中淡淡的星光。承载着繁忙渡船的泰晤士河,无论如何也似乎比不上小路上的汪洋。

对于习惯了人烟稀少的郊区的亚当来说,伦敦无论哪里都是仓促的人、快活的人、崩溃的人,即使在大学里也不得安宁。一旦他能够从考试和作业中抽身,便定会在临近午夜离开宿舍,在午夜时分伴着钟声准时溜进圣詹姆斯公园,今天也是如此。

没有了晒太阳的人群,没有了兴奋的游客,也摆脱了狂热的足球粉丝,圣詹姆斯公园只剩下空旷的草地和湖畔的潺潺流水。这里并非漆黑一片;白金汉宫和无数楼宇的灯光会安静地洒在湖上,形成斑驳破碎的光点。除去在长椅上昏沉睡去的流浪汉和在小树林里私会的情侣,无人打扰。

他不太喜欢在白天过来这里,因为他总是感觉在河边散步喂鸭子的人群中,有两双眼睛在盯着他看。在一个早在记忆里模糊了的夏天,似乎也曾经有两双同样炙热又冷酷的眼睛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只有在晚上,在连鸭子们都酣然入睡的深夜,深爱着下塔德菲尔德的亚当·扬才能在嘈杂的伦敦得到片刻平静。

他沿着以往的路线在公园里漫步。先是越过一座泛着雾气的小丘,又穿过闪着昏黄灯光的林间小路,在湖畔继续走大约五分钟,就踏着十二点的钟声走到了他通常停留的地方——一座湖上的小桥。

他最喜欢站在桥中间,靠着桥栏看湖水,直到一点的钟声将他惊醒。他的桥上通常不会有其他人在,即使有也不会像他一样站一个小时之久。冰冷的湖水使伦敦夜晚清冷的空气变得十分锋利,路过的行人都不会逗留。

今天,有个例外。

亚当已经在湖上站了约二十分钟,而那个人——亚当惊愕地意识到,他甚至不知道那人是什么时候走到桥上的——那个人,也至少站了二十分钟。那人就站在他的右边约五米处,和他一样靠在桥栏上看着湖面。亚当的视力很好,听力也不错,甚至能很容易地感觉到外物和他人的气息,却完全没有察觉这个人的存在。

不得不说,这人确实不是很容易被发现——他比亚当要矮一头,身材瘦削,穿着一件灰色的夹克和黑色的长裤,一动不动地倚着栏杆,目视前方。他有一头色调暗淡的淡金色头发,而亚当一时间竟说不上来具体的颜色。他的侧脸看上去像是个年轻人,一个与亚当年龄相仿的男孩。他的脚边放着一个塞得鼓鼓囊囊的旅行包,亚当只在游客和流浪汉身上见过,而这个人不像是其中任何一个。他安静地站着,似乎没有注意到亚当好奇的眼神。除去偶尔眨动的眼睛和微微起伏的胸膛,在他身上,亚当看不到任何生命的迹象。

白金汉宫的光芒照在男孩身上,似乎能直接穿透他的身体,洒在地面上。远处的广告牌突然切换到彩色的画面,映得亚当五彩斑斓,男孩却仍然是灰色的——他也被染上了灯光的色彩,看上去不知为何却仍然显得十分黯淡。虽然毫无疑问地活着,但是他俨然像是一尊趁着夜幕溜出墓地的天使雕像,褪去了翅膀、洗净了苔痕,穿上了一套人类的衣服。

自从安娜丝玛之后,亚当已经很久没有对一个人产生如此浓郁的好奇心了。从小到大,奇怪的事情总是在他身边发生——奇异,却从不危险,仿佛冥冥中有股力量像磁铁一样将怪奇事物吸引到他身上,又在它们即将砸到他时挥动棒球棒将其一一打散。此时此刻,亚当再次感觉到自己身上正汇聚着这股力量,而这自从许多年前的某个夏夜以来,就很少有了。

于是,他将自己从栏杆上推起,向一旁正聚精会神盯着湖面的人走去。

“晚上好,”敌基督亚当·扬,神之大敌、诸王的毁灭者、无底深渊的天使、名叫恶龙的猛兽、此界的王子、谎言之父、撒旦之种和黑暗之君,说。

对方平静地抬起头,脸上没有一丝惊讶或恐惧。亚当这才看清他的眼睛——那是一双浅色的眼睛,映着湖水,闪闪发光。

 “幸会,亚当,”灰色的男孩说,“我是诺伯蒂。”

 

---

 

与他的名字不同,诺伯蒂·欧文斯——“叫我伯蒂”,他说——并非什么无名之辈。

亚当和伯蒂并肩站在桥上,凌晨一点的钟声刚刚响起,远处的高楼大厦也早已偃旗息鼓,只剩下湖边昏暗的灯和月亮带来微弱的光。

“我在东格林斯特德的坟场里长大,”伯蒂说,“父母是鬼魂。”他煞有介事地解释道,仿佛这就能解答亚当所有得问题一样。伯蒂说话的方式就像是个中世纪的人,突然穿越到了千禧年之后,正在努力融入现代社会。

“抱歉,我们那里的人最晚也是几百年前就死了,”伯蒂大概是猜到了亚当心里的困惑,“他们对外面不太了解,在我离家之前,也没怎么和别人打过交道。”

他说他现在正在游历全国,接着解释了他的亲生父母如何被名为杰克的杀手集团暗杀,而尚是婴儿的他——按照收养了伯蒂的欧文斯夫妇和他的老师塞拉斯的说法——是如何懵懵懂懂地爬进了那座位于城市中心的古老墓园的。是那些死去几百年的人为他起名为诺伯蒂并将他抚养成人,而他现在这副样子也完全是因为习惯了在坟场里与半透明的死者一起,悄无声息地生活。

伯蒂说到他小时候曾因为无法像其他鬼魂一样隐藏气息、消失不见而难过。他说到他结识的第一个同龄的活人朋友,一个因为迷路误入墓地的女孩,也说到他们最后的不欢而散。他说到了在月光下的死者之舞、山丘上孤坟里的小女巫和山洞里的食尸鬼,还有他在对抗杰克时终于学会了隐藏自己,保护了墓园。

“……但我不属于坟场,所以我出来了,”伯蒂总结道,“毕竟我还没死。”

亚当目瞪口呆。他并非不相信伯蒂的话,也并非在质疑鬼魂的存在——事实上,他十分确信,这世界上除了他以外,没有在这方面思维更加开放的人类了——他只是惊讶于诺伯蒂·欧文斯本身。他不会说自己不属于塔德菲尔德,自己大概永远也无法像伯蒂一样彻底离开从小生长的环境,但他理解伯蒂的话;在家乡,他确确实实地能够感觉到自己与其他人的不同。并非海水与河水之间的差别,而是油与水。这种不同使“他们”变成了他们。

像十一岁时一样,二十一岁的亚当·扬仍然迫切渴望以自己的力量将世界变得更好,只是他现在已经清楚地意识到,世界的边界并非止于塔德菲尔德。

“我是特意来伦敦找你的,”伯蒂说,“你在我们那里是个大名人。”他转过头,用炯炯有神的浅色双眼直视着亚当, “我们都很感谢你。”

 

---

 

在这个不同寻常的夏日夜晚,站在漆黑的湖上,亚当·扬面对着几乎在黑夜中隐身的诺伯蒂·欧文斯,再次回想起了他平淡的童年里唯一一件值得称道的奇事。

那时他刚满十一岁,还相信着飞碟、外星人和深海巨兽的年纪。他刚刚在一本自然杂志上看到了地球绿化问题,还有北海残忍的捕鲸行当。他天天带着“他们”跑来跑去,在田野间用一整天的时间骑车,幻想着成为世界之王,将地球分成一块块领地。

他还记得,他最想要就是塔德菲尔德。

后来,在那座废弃的军事基地,亚当和“他们”遇到了他们。他们中,有安娜丝玛和她的猎巫人男友,有一个矮小的暴躁老兵和一个穿金戴银的妇人,还有那两个家伙,一个戴着墨镜,一个手持炎剑。除此之外还有四个人,一位红衣女士,还有一个白色的人、一个黑色的人,还有死亡……

他们似乎要做什么;他们似乎在争抢什么。戴着墨镜的人和持剑的人做了些什么,接着一个个头很大的人出现了。十年前的记忆早已模糊不清,亚当最后说了一句话,大家便立刻停止了争吵。

他只记得,在那天之后,世界仿佛焕然一新。变化并不明显,但切切实实地发生了。

在那之后的某一天,安娜丝玛单独叫他去她的小屋做客。在她的屋子里,除了她,还有两人。“敌基督,”他们说。“天堂。哈米吉多顿。”

所有孩子长大的必经之路,都是被告知圣诞老人不存在。亚当·扬走了另一条路。

 

--- 


对于这件事亚当想不出自己有任何值得感激的地方。就算他曾经阻止了天堂与地狱的大决战,也不是他有意为之。相反,亚当现在甚至时不时会被噩梦惊醒,在梦中他有时是一头野兽,有时则是飞在天上的白鸟。毫无例外,梦中的他会回到那座废弃的军事基地,在他的亲生父亲面前,做出一个无法挽回的选择。

所谓敌基督在超自然世界中的至高地位,对于以人类身份长大生活的亚当·扬来说也不太重要。事实上,他十分确定他是在所有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的人中,最不在意这件事的。暂且不提那两双时刻注视着他的眼睛,安娜丝玛就时常捧着一本书,提醒他控制情绪。

在他十六岁的生日聚会上,牛顿·帕西法-仪祁结结巴巴地对他说:“安娜丝玛让我告诉你,她曾曾曾曾曾曾曾祖母什么的在预言书上有写,‘巨龙只在必要时苏醒’。”

亚当说:“好。”

他本来也没想苏醒。

若是诺伯蒂·欧文斯知道了这些,一定会失望的。

“我还以为那件事已经没人记得了,”亚当字斟句酌地说,“毕竟世界重启了,什么什么的。”

“对普通人来说可能是吧,”诺伯蒂摆摆手,“但幽灵们都是出于什么原因被卡在中间,上不去也下不来的。天堂和地狱要对人间做些什么,我们——我是说他们——会最先受到影响。这些事情,死者从不忘记。”

“可是东格林斯特德和塔德菲尔德之间也不近啊?”他还记得伯蒂说过,他小时候很少离开墓园。

“塞拉斯会带来外界的信息,”伯蒂说,“我爸在沃金有个朋友,他的坟被后人迁到了萨瑟克区的陵园。他们那儿有一个从M18公路旁边的郊区公墓过来的家伙,她说有一天晚上她亲眼看见两个从下面来的人,把一个摇篮交给了他们的,呃,在人间接头的同伴什么的。”

亚当竟然有点想笑,那摇篮里的肯定就是他了。

“我有没有让你失望?”他问。

“还好吧,”伯蒂拖长了嗓音,回答道,“只是,我还以为你头上会有犄角来着。”

他们相视一笑。这亚当第一次在伯蒂的脸上看见这样的表情;他微微眯着的眼睛在睫毛下一闪一闪,眼角也出现了几条鲜活的皱纹。在这一刻,这个幽灵一般的男孩似乎才真正活了过来。

亚当突然产生了一股想要抓起伯蒂的行囊,把它扔到水里的冲动。

 

---

 

一阵风吹过,伴随着凌晨四点的钟响,吓得亚当打了个寒颤。他丝毫没有注意,他们竟已经在圣詹姆斯公园的湖上,站了足足四个钟头。湖那边的白金汉宫上,已经出现了一丝丝光亮。过不了多久,就会有第一批园丁、垂钓者和晨练者来打扰公园的宁静了。

幸好明天——今天——他不需要去上课。

伯蒂又在一动不动地盯着湖面看了,而亚当则仔细端详着伯蒂。虽然他仍然面色发灰、动作僵硬,有时亚当甚至能够隐约透过他的脑袋看到另一边的湖面,但他的身体却散发着温暖,他的眼中闪烁着光亮。

从塔德菲尔德军事基地一路向南,沿着坑坑洼洼的乡间小路,越过那些风格迥异的邻居房屋,便能一直走到扬家。在院子外,小路旁,种着一颗苹果树,亚当曾经在佩珀的怂恿下爬到树上摘苹果吃。那棵树在他动身到伦敦读大学之前的夏天得病死了,一个月内掉光了所有叶子,最后一个苹果也摔到了一个小路尽头的小水坑里,成了虫子的食物。

那是个毫不起眼的小水坑,也许算是个小水塘,而亚当甚至都不知道水来自哪里。“他们”曾经在一个干燥的夏天,专门研究过这个问题——最终的结论是没有结论,因为观察到第三天他们碰到了路过的牛顿,在得到下午茶的邀请后,这场伪科学实验立即被抛到了脑后。无论如何,水坑一直在那里,连水的多少都从来没有变过。

每到夜晚,天上的星星会落在水坑里。有时,当亚当晚上回家路过水坑,一晃之间,在小路的尽头,仿佛不是一个充其量称得上小池塘的水坑,而是一片汪洋。

他曾经把这一发现告诉“他们”,但他的朋友们对在水坑中玩闹的狗的兴趣显然大于他口中所谓的“小路尽头的海洋”,他便再也没和任何人提起过。

那片汪洋和汪洋中的繁星,自从那年夏天后亚当就再也没见过,如今却在半透明的诺伯蒂·欧文斯眼中看到了。

他突然意识到那股吸引他接近伯蒂的力量是什么了。假若你用布裹上眼睛,在一间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里掷骰子,每次都将得到随机的结果。如果你投掷成千上万次,则得到必然的结果的概率必定是其中的六分之一。你仍然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坐在全黑的房间里蒙着眼睛扔骰子,那个带你进入房间的人也不见踪影,你甚至连这场不可言说的游戏的规则也不清楚,但你知道,你总能得到那六分之一。

他真希望自己能是什么人的六分之一。

“我要回去了,”亚当说。

在这个雾气蒙蒙的破晓时分,一只夜莺在伯克利广场放声歌唱。


---fin---


谢谢阅读。

认真工作的卷喵

什么?睡魔居然已经上映了?旁白是盖曼巨巨,里面还有辛妈和一美?My God!想看,好想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哪里能看到?

什么?睡魔居然已经上映了?旁白是盖曼巨巨,里面还有辛妈和一美?My God!想看,好想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哪里能看到?

认真工作的卷喵

一部《好兆头》已经让我变成三个人的忠实粉丝了——大提提,甜辛,盖曼巨巨。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天使的朋友也是天使,他们真的都是非常非常优秀,非常非常努力,并且非常非常善良的人!推荐盖曼巨巨的大师课,受益匪浅!

一部《好兆头》已经让我变成三个人的忠实粉丝了——大提提,甜辛,盖曼巨巨。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天使的朋友也是天使,他们真的都是非常非常优秀,非常非常努力,并且非常非常善良的人!推荐盖曼巨巨的大师课,受益匪浅!

k

尼尔盖曼在汤不热上答粉丝问(F-word)

问:请问是否有一场讨论是关于在好兆头中使用“fuck”这个词的?先是亚茨拉菲尔,然后是克劳利,最后是加百列。这是由经过讨论后得出的决定,还是只是说“这是对公司解体的唯一正确反应?”

答:当特里看到这段内容时,他给我打电话:“你不能在特里·普拉切特的小说里使用'fuck'这个词。”

“但在尼尔·盖曼和特里·普拉切特的小说里可以,”我说。“他们会把责任归结到我头上的。”

他说“很公平”,这就是我们的讨论。

尼尔盖曼在汤不热上答粉丝问(F-word)

问:请问是否有一场讨论是关于在好兆头中使用“fuck”这个词的?先是亚茨拉菲尔,然后是克劳利,最后是加百列。这是由经过讨论后得出的决定,还是只是说“这是对公司解体的唯一正确反应?”

答:当特里看到这段内容时,他给我打电话:“你不能在特里·普拉切特的小说里使用'fuck'这个词。”

“但在尼尔·盖曼和特里·普拉切特的小说里可以,”我说。“他们会把责任归结到我头上的。”

他说“很公平”,这就是我们的讨论。

k
尼尔盖曼在特里普拉切特逝世后写...

尼尔盖曼在特里普拉切特逝世后写的信


Dear Terry -

    The phone would ring, and you would say " It's me," and start talking. And I would learn things: the history of ...

尼尔盖曼在特里普拉切特逝世后写的信


Dear Terry -

    The phone would ring, and you would say " It's me," and start talking. And I would learn things: the history of newspapers, perhaps, or best Victorian street slang:" Has your mother sold her mangle?" "To pence more and up goes the donkey!" Always wise, funny and you.

Neil Gaiman

 

电话响起时,你会先说一句“是我”,然后开始和我讲话。我就会学到一些东西:也许有关是报纸的历史,或者是维多利亚时代最流行的街头俚语:“Has your mother sold her mangle?”“To pence more and up goes the donkey!”你永远都这么充满智慧,并且有趣。


 Has your mother sold her mangle?:你妈妈卖了她的绞肉机吗--含义很下流! (妨碍流行的原因是:对年纪大的人不适用。)

To pence more and up goes the donkey!:再多两便士,驴子就能爬到杆子顶上(应该是在说杂技

k
尼尔盖曼在汤不热上答粉丝问(C...

尼尔盖曼在汤不热上答粉丝问(Crowley的眼睛)

问:你好,我想知道为什么克劳利的眼睛在不同场景中有些许区别?当他第一次在花园里遇到亚茨拉菲尔的时候,两只眼睛全都是黄色的。但在之后的其他场景里我们可以看到他的眼白。有原因的还是只是编辑特效时产生的误差?谢谢

答:如果你观察得足够仔细,你就会发现当他紧张时眼睛就会变得全黄。

尼尔盖曼在汤不热上答粉丝问(Crowley的眼睛)

问:你好,我想知道为什么克劳利的眼睛在不同场景中有些许区别?当他第一次在花园里遇到亚茨拉菲尔的时候,两只眼睛全都是黄色的。但在之后的其他场景里我们可以看到他的眼白。有原因的还是只是编辑特效时产生的误差?谢谢

答:如果你观察得足够仔细,你就会发现当他紧张时眼睛就会变得全黄。

k
尼尔盖曼在汤不热上答粉丝问(天...

尼尔盖曼在汤不热上答粉丝问(天堂的机构类型)

问:你好:)如果你之前已经回答过这个问题了我感到很抱歉(我试着找了一下,但是没有找到任何结果,所以我来这里问你。)请问好兆头里的天堂(电视剧,不是书)代表着代表大公司或者是压迫性政府吗?我还想说,谢谢你带来了好兆头。作为一个同性恋、非二元性别者、年轻人、气候活动家、渴望从事写作的人,这对我意义重大。

答:我觉得天堂是一种特殊的组织或政府,就像地狱是另一种不同类型的机构或者政府。我认为它们是有着截然不同的企业文化的两个相互竞争的组织,或两个政党。


Nonbinary在这里指“非二元性别的”——意指那些性别认同不单纯属于男性或女性的人

尼尔盖曼在汤不热上答粉丝问(天堂的机构类型)

问:你好:)如果你之前已经回答过这个问题了我感到很抱歉(我试着找了一下,但是没有找到任何结果,所以我来这里问你。)请问好兆头里的天堂(电视剧,不是书)代表着代表大公司或者是压迫性政府吗?我还想说,谢谢你带来了好兆头。作为一个同性恋、非二元性别者、年轻人、气候活动家、渴望从事写作的人,这对我意义重大。

答:我觉得天堂是一种特殊的组织或政府,就像地狱是另一种不同类型的机构或者政府。我认为它们是有着截然不同的企业文化的两个相互竞争的组织,或两个政党。


Nonbinary在这里指“非二元性别的”——意指那些性别认同不单纯属于男性或女性的人

k
尼尔盖曼在汤不热上答粉丝问(上...

尼尔盖曼在汤不热上答粉丝问(上帝声音)

问:嗨,尼尔,在这段艰难时期希望你过得好。我最近又看了一遍好兆头。我有一个关于选角的问题,但是我好像在其它任何地方都找不到答案,所以我想我应该来这里问一下。我非常好奇,在许多采访中,你都提到你希望上帝的声音是由一个美国人来配的,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呢?提前道谢。请您注意身体,祝您健康!

答:是的。好兆头已经有足够英国味和男性的荷尔蒙了。我喜欢这个我们一开始听到的声音既不是英国人的,也不是男性的想法。

尼尔盖曼在汤不热上答粉丝问(上帝声音)

问:嗨,尼尔,在这段艰难时期希望你过得好。我最近又看了一遍好兆头。我有一个关于选角的问题,但是我好像在其它任何地方都找不到答案,所以我想我应该来这里问一下。我非常好奇,在许多采访中,你都提到你希望上帝的声音是由一个美国人来配的,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呢?提前道谢。请您注意身体,祝您健康!

答:是的。好兆头已经有足够英国味和男性的荷尔蒙了。我喜欢这个我们一开始听到的声音既不是英国人的,也不是男性的想法。

k

好兆头电视剧入围了雨果奖的最佳戏剧表演(长篇)


Neil:你看看我们所在的团队,“能被提名就已经感到很荣幸了”这句话从未像现在这样真实。


同时入围的作品有:复仇者联盟:终局之战,惊奇队长,轮回派对,星球大战:天行者崛起


(不知道为什么汤不热给我发了很多通知让我看这条帖子)


尼尔盖曼写的福尔摩斯同人《绿字的研究》也曾获得过雨果奖(我只是在推书,全文超短入股不亏

好兆头电视剧入围了雨果奖的最佳戏剧表演(长篇)


Neil:你看看我们所在的团队,“能被提名就已经感到很荣幸了”这句话从未像现在这样真实。


同时入围的作品有:复仇者联盟:终局之战,惊奇队长,轮回派对,星球大战:天行者崛起


(不知道为什么汤不热给我发了很多通知让我看这条帖子)


尼尔盖曼写的福尔摩斯同人《绿字的研究》也曾获得过雨果奖(我只是在推书,全文超短入股不亏

k
尼尔盖曼在特里普拉切特逝世五年...

尼尔盖曼在特里普拉切特逝世五年时的推特

Terry Pratchett @terryandrob:五年了……一路顺风,特里。

Neil Gaiman @neilhimself :Aww. Fuck.在很大程度上,特里的去世只是我生活中的场景的一部分。然后这有时就像在我的脑海踢了一脚。这是奇怪的五年。


尼尔盖曼在特里普拉切特逝世五年时的推特

Terry Pratchett @terryandrob:五年了……一路顺风,特里。

Neil Gaiman @neilhimself :Aww. Fuck.在很大程度上,特里的去世只是我生活中的场景的一部分。然后这有时就像在我的脑海踢了一脚。这是奇怪的五年。


k

尼尔盖曼在汤不热上答粉丝问(Crowley头发颜色相关)

问:在电视剧版里他们为什么要改变克劳利的头发颜色?这让我感觉有点奇怪,特别是因为大卫·田纳特的头发天生就和书里的颜色很接近。

答:书中对于克劳利的头发颜色的唯一描述是“dark”(深色)。电视剧版的克劳利的头发颜色绝对符合“dark”这个词。(这不是指深棕色或黑色,而是深红色。)

而亚茨拉菲尔的头发是浅色的。


另一人回复:你知道有多少人要对付那些整天叫嚷着亚茨拉斐尔必须是个金发白人的种族歧视的蠢货……

你这是在对那些人竖中指,是在给种族主义者证据

答:我的意思是,在电视剧中,亚茨拉斐尔有着浅色头发。在书中,...

尼尔盖曼在汤不热上答粉丝问(Crowley头发颜色相关)

问:在电视剧版里他们为什么要改变克劳利的头发颜色?这让我感觉有点奇怪,特别是因为大卫·田纳特的头发天生就和书里的颜色很接近。

答:书中对于克劳利的头发颜色的唯一描述是“dark”(深色)。电视剧版的克劳利的头发颜色绝对符合“dark”这个词。(这不是指深棕色或黑色,而是深红色。)

而亚茨拉菲尔的头发是浅色的。


另一人回复:你知道有多少人要对付那些整天叫嚷着亚茨拉斐尔必须是个金发白人的种族歧视的蠢货……

你这是在对那些人竖中指,是在给种族主义者证据

答:我的意思是,在电视剧中,亚茨拉斐尔有着浅色头发。在书中,亚茨拉斐尔可以有任何你认为的头发颜色或皮肤颜色。


问:这么说的话,克罗利可能会有粉色或蓝色的头发吗,而且符合原著设定?只要它是深一点的颜色? 

答:当然(当然指的是书中设定)。就像在电影版Coraline中,她的头发就符合dark这个描述,并且它是蓝色的

深粉色可能会有些难实现,不过我觉得会有一些人愿意去尝试一下。

k
尼尔盖曼在汤不热上答粉丝问(特...

尼尔盖曼在汤不热上答粉丝问(特里普拉切特相关)

问:您和普拉切特先生的照片几乎总是能相当于克劳利和亚茨拉菲尔,这难道只是个巧合吗? 或者说这些角色是以你们两个为原型被创造出来的——说实在的,不论是哪种解释我都不会惊讶。

答:如果我们要一起拍照,特里总是会穿白色的衣服。他说这是为了让人们认为他看起来像是个好人,而我,就是那个穿黑衣服的,会像是那种用砖头砸窗户的人。

许多人,尤其是那些不太了解特里的人,认为他是在开玩笑。

尼尔盖曼在汤不热上答粉丝问(特里普拉切特相关)

问:您和普拉切特先生的照片几乎总是能相当于克劳利和亚茨拉菲尔,这难道只是个巧合吗? 或者说这些角色是以你们两个为原型被创造出来的——说实在的,不论是哪种解释我都不会惊讶。

答:如果我们要一起拍照,特里总是会穿白色的衣服。他说这是为了让人们认为他看起来像是个好人,而我,就是那个穿黑衣服的,会像是那种用砖头砸窗户的人。

许多人,尤其是那些不太了解特里的人,认为他是在开玩笑。

Variola

尼尔·盖曼长篇小说《美国众神》改编漫画

第一部:影子 & 第二部:我自己

提取码:552d


第三部《风暴时刻》正在同步龟速翻译中……


我们是TIF工作室一定不鸽汉化组

我们争取不鸽🕊


尼尔·盖曼长篇小说《美国众神》改编漫画

第一部:影子 & 第二部:我自己

提取码:552d


第三部《风暴时刻》正在同步龟速翻译中……


我们是TIF工作室一定不鸽汉化组

我们争取不鸽🕊


势-
盖曼聚聚在睡魔最后的致谢名单里...

盖曼聚聚在睡魔最后的致谢名单里还专门感谢了terry!!!

盖曼聚聚在睡魔最后的致谢名单里还专门感谢了terry!!!

晏时隐

[GOTV指南][翻译]In the Beginning 下

*原文来自The Nice and Accurate Good Omens TV Companion,In the Beginning一章。翻译只出于兴趣,禁转,侵权则删除

*尾注皆为译者注,标注可能翻译不当或有疑虑之处。如有发现错译,或有更好的译法,欢迎指出

*找得到通行中文翻译的专有名词都用中翻,没有则保留英文

————


特里·普拉切特标志性的软呢帽广为人知(帽子在剧中作为一件感人的致敬物出现,挂在亚茨拉斐尔书店的衣帽架上),尼尔·盖曼却拥有许多种暗含隐喻的帽子。他是小说版《好兆头》的合著者,也是电视剧改编版的编剧和制作人。

“这是个有趣而模...

*原文来自The Nice and Accurate Good Omens TV Companion,In the Beginning一章。翻译只出于兴趣,禁转,侵权则删除

*尾注皆为译者注,标注可能翻译不当或有疑虑之处。如有发现错译,或有更好的译法,欢迎指出

*找得到通行中文翻译的专有名词都用中翻,没有则保留英文

————


特里·普拉切特标志性的软呢帽广为人知(帽子在剧中作为一件感人的致敬物出现,挂在亚茨拉斐尔书店的衣帽架上),尼尔·盖曼却拥有许多种暗含隐喻的帽子。他是小说版《好兆头》的合著者,也是电视剧改编版的编剧和制作人。

“这是个有趣而模糊的头衔,”他如是评价后者,“按美国人的理解,制作人的产生是由于剧组中通常有多位导演、多位编剧,你需要一个贯穿始终的人。至于‘好兆头’,只有一位编剧,我,和一位导演——道格拉斯·麦金农。于是,我的职责就不再是提供贯穿始终之见了,更多是要保证,我们的所作所为符合我的构想。”

在实行过程中,尼尔认为他的制作人工作分为两个阶段。“最初,这涉及到与道格拉斯和罗伯的密切合作,在诸如选角和排演的大事上,”他解释说,“我其实不太清楚怎么做才是好的。我只知道,如果没有我,其他人就会决定起删减的事来。这可能是好事,但也可能不是。如果你写过剧本,这就跟交出建筑图纸差不多。你把图纸交给建筑师后离开,当你再回来的时候,他们会说,‘你怎么想?’你说,‘嗯,关于厕所有点不确定的地方。’他们回答,‘你不想涂成紫色?’你答,‘不,我并不想它出现在厨房中央。前门怎么样了?’建筑师讲,‘我们觉得你不需要前门。’而且,每个人,即使跟建造过程完全无关,也都会来问你,你干什么设计这么一栋奇怪的建筑。”

再一次地,尼尔将其合著者的缺席当作他的动力,保证《好兆头》原汁原味地走上银幕。“特里对我最后的要求,乃是让我做出令他骄傲作品。这便是我的工作。”

许多制作人会在写剧本时集结理想的参演人员,使角色更生动。尼尔也不例外。在写好兆头时,以纪念小说的合著者为愿,尼尔开始将他们的梦想转为现实。

“写的时候,我就想着麦克·辛和大卫·田纳特了,”他说,“我正写第三集写到一半,构建教堂中的一幕。我猛然决定,想要找大卫。我就像大卫会参演那样写了,结合着角色的活力,也知道他能安排好每句台词。你为不同类型的演员写出不同的台词,”他接着说,“你写出一些特定类型的台词,知道他们会安排好它。比如说,你可以写得更玩味些。我希望能找大卫时,正在写克劳利边说‘噢噢噢!’边走完过道,不得不边跳脚边讲完整段话。你不会把类似的桥段交给大部分演员的,除非你知道他们优秀到演得出。”

这个故事探索了敌对阵营碰撞而生的火花,尼尔明白小心选取角色组合的重要性。面对许多选角建议,这位好兆头的编剧和制作人还是选择了那两个让他在写剧本时找到方向的角色。

“麦克·辛身上有一种良善,一种甜美和脆弱感,同时也见复杂。”他相信他可以使天使的形象具象化,并跟与他相配的恶魔组成奇怪的一对(couple),“就我见过的表演而言,麦克常常出演相当锋芒毕露的角色。我就想着,我很乐意让他在好兆头中表现这种完美。”

为故事中的每一对配对时,关键来了。尼尔认为,正是这种关系使得觉得变得饱满。“剧本里有这么一段,”他说,“亚茨拉斐尔对克劳利说,‘最后,你心底里还是很好的。’而克劳利回答说,‘很高兴知道,你心底也有那么点恰到好处的混蛋。’这就是我为什么找了他们。麦克能演有过错处的天使,大卫演的恶魔却有点儿甜。”

讨论到大卫·田纳特与麦克·辛这一组合时,尼尔形容了他们各自在演绎中逐渐理解对方的过程。“在剧本通读会上的前五分钟,我还担心他们没有化学反应,”他说,“第十分钟,他们开始找到感觉。一刻钟后,事情变得有趣起来;吃饭的时候,他们已经找到了默契。[1]我能感觉到,这两位相当喜欢对方,享受着与对方演戏。事情会很不错。”

大卫与麦克的角色是什么时候锁定就位的?道格拉斯·麦金农提起时,给出了简明的解释。“他们开始找到乐趣了,”他说,即便他补充说,他很高兴这发生在第一句台词之后。“个人来讲,我并不喜欢剧本通读会,”他说,“这意味着我们还没开拍,就会多出事来[2]。我最喜欢的是那种平淡的剧本通读会,所有管理者都不来问,‘这样行不行。’就该这么开。剧本通读会最好不要有。”作为负责将剧本的精髓具象化的导演,他如是说。

见证完拍摄前,从选角到剧本通读会的准备工作,尼尔的制作人工作重心转变为对细节的把控。“我们进入制作环节后,我更多是在处理细节问题,没有我,剧组可能会走向错误的方向。”他说,“这意味着,我可以在任何时候探出头来说,‘啊,我说我们在卷轴上看亚当的族谱的时候,意思是它自圣经中的亚当开始,发展到诺亚一系;不是那位撒旦后裔。’”卷轴也许只是个微末的细节,但尼尔知道,每个侧面都在支撑整体观感。很明显,剧组的成员都很欢迎他带来的信息(input)。他也在觉得必要时提供指导。他一直在那儿,准备回答问题,或是解释剧本。他也同意,他扮演着本剧制作标尺的角色。

“如果这只是我一个人的创造,我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这么做,”他承认,“但我觉得,这是我欠特里的,我们得有一个人到场。如果只是我的作品,我更愿意离开:‘嗯,我都写好剧本了,就看大家会怎么演绎了。’但就好兆头而言,我对大家的处理方式很感兴趣,很愿意到场。”最重要的是,作为制作人,尼尔得在道格拉斯坐在一起,适应导演的职责。“我是他的第二双眼睛,”他说,“我们尊重彼此。如果有什么地方我让感到不太对劲,我们会一起搞清楚,怎么处理好它。”

好兆头是尼尔与道格拉斯的第一次合作,后者曾执导许多广为人知、饱受赞誉的电影与电视剧。尼尔指出了“变身怪医”——BBC于2007年推出的连续剧,由詹姆斯·内斯比特主演——以体现这位苏格兰人有才华去结合一系列叙事元素,作出独特的重磅作品。“‘变身怪医’很有趣也很吓人,含有冒险元素,”他说,“这意味着,没有任何一个元素被妥协,被牺牲。我知道,如果要拍好好兆头,我们需要一位能做到这一点的导演。”尼尔停下来,思考如何描述这个待讲的故事的独特内涵,“好兆头是很有趣,但如果你不在意后果,暴力不成暴力,恐怖不成恐怖,那整部剧都会失去意义。我需要像道格拉这样能如此行事的导演,我却曾见不少导演做不到。他们的失败在于试图定下单一的基调。”

基调的问题常在与好兆头剧组讨论时出现。相较追求全剧统一的情感,或是氛围,尼尔与道格拉斯所选之创造,将妙极的行为、哲学意味的影射、无比机智的讽刺和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尽数织入了一副壮美的织锦。尼尔亦认为,他们的作品难以定义。“我无法概括它,”他说,“但看到成品的那一刻,我领悟了。我听道格拉斯过,‘好莱坞有它自己的一套做法,而好兆头用的是另一套,’我就明白了。我们谈论的是一部略显出格的作品。”他提出,“美好而独特。”

道格拉斯亦对基调有所见解,"这部剧兼具怀旧感与时代感,"他还说,关键是接近喜剧的感觉。“在我看来,一切伟大的书本都处在荒谬的边缘,”他说,“而我们使用这样的风格时,就已经徘徊在边缘了。如果过了界,就会显得愚蠢,然而如果我们认真起来对待,事情不知怎的就成了。我记得我们第一场试镜的是撒旦修女。那么多人试着用上喜剧的腔调,而我们发现了妮娜·索珊娅。她是一位书粉,而且试镜时感觉很对。这是我第一次想,‘这才是好兆头。’在麦克·辛和大卫·田纳特身上,我们也看出了这一点。拍摄现场有欢笑,但不是在笑剧本。喜剧效果来源于认真的表演方式。”

尼尔赞同地点头。“我们让角色讲出故事,而非故意引人发笑,”他说,“如果你在意的是别人怎么想,那就止于滑稽戏了。”

很明显,尼尔与道格拉斯二人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了这次制作之中。这是个野心勃勃的项目,需要大把的决心与创造力。“做起来真的很有趣,”尼尔说,“我想,我还挺擅长做这个的,但会不会再做一遍,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会做回一个小说作者,把作品直接交给电影制作者,有很多人能拍很棒的电视剧。而我不知道的是,有没有许多人能像我一样写小说。也许这非我不可。”他不动声色地玩笑道,“拍这部戏花了我好几年,但我的确想与道格拉斯再次合作。我们得再做出点什么来。好兆头第二部?谁知道呢?”

 


[配图5:尼尔与他早在交掉剧本之前就在脑中定下的两位演员站在寒风中。]


[配图6:在拍摄现场,大卫·田纳特与好兆头剧组的其他成员都非常欢迎尼尔到场,将之视作完善角色的基石。]




[配图7-9:剧本通读会为尼尔,道格拉斯和执行制片人罗伯提供了第一次机会,聆听即将把故事带上电视屏幕的演员们通读它。]


[配图10:尼尔与道格拉斯在拍摄场地上讨论。拍摄计划时长六个月,日夜兼程,地点涉及两个大陆、相反的季节和极端的天气。]


[配图11:特里·普拉切特“地球上的代理人”,项目执行制片人罗伯·威尔金斯,与尼尔一起出现在伦敦圣詹姆斯公园的取景地,纪念开机的一刻。]

 

————

[1]原文:Andthen by minute ten they began to find something. By minute fifteen it wasinteresting, and then after lunch they were a thing. They found it somewhere inthere. 

[2]原文:Itmeans that something's happened in that read-through that we've not filmed.

————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