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elsonMurdock&Page

   1参与
Red Dbl

Karen Page’s Dog&Cat (1)

一个猫猫狗狗的快乐代餐,TV版设定,时间在第三季之后,有Matt x Karen 和Frank x Karen的友谊向,但本质还是个罚D,现在还只是拿猫猫狗狗疯狂代入,但是两个本人之后也会有戏份的!我保证!


Shout out to @Rashi !很早就说猫猫狗狗(人人)要整整齐齐,终于搞了。写得很开心,应该不久就会掉落第二章w(“不久”大概在一周到两个月不等,取决于有没有人想看w)


———————————————————

———————————————————


   Karen有一只狗和一只猫。...




一个猫猫狗狗的快乐代餐,TV版设定,时间在第三季之后,有Matt x Karen 和Frank x Karen的友谊向,但本质还是个罚D,现在还只是拿猫猫狗狗疯狂代入,但是两个本人之后也会有戏份的!我保证!


Shout out to @Rashi !很早就说猫猫狗狗(人人)要整整齐齐,终于搞了。写得很开心,应该不久就会掉落第二章w(“不久”大概在一周到两个月不等,取决于有没有人想看w)


———————————————————

———————————————————




   Karen有一只狗和一只猫。


   狗是Foggy的主意,他的原话是:“你的公寓已经是地狱厨房非法入侵次数最多的场所了。如果你不同意Matt和我给你请个24/7的私人保镖,起码你也该给自己养个看门狗。”


   “我本来就不觉得你们能请得起保镖,”Karen在胸前交叉起双臂,环视他们刚刚从Theo的肉店铺搬出来的小的可以的新办公室。“而且光会看门也没用,”她意有所指地看向Matt,“很多入侵我家的人都不喜欢走门。”


   Matt假装没听出来Karen什么意思,但他在墨镜后面的眨眼频率显然变快了,“Foggy的意思是,如果有条狗在,它也许能够帮你吓唬入侵者,起码能用叫声警醒你。”


   她放下了手臂,动摇了一点点。虽然她不喜欢自己需要被人保护的这个概念,但在这间经历过前同事惨死地毯上,被袭击,被绑架,被狙击手射了一墙洞眼,还让她不断梦见威尔逊菲斯克把自己掐死的公寓里,也许养条狗并不是什么坏事。


   而且,她喜欢狗。


   “Mike怎么办?”她突然想到。Mike是她一个月前刚捡回家的一只流浪猫。她在佛蒙特的时候就经常会带一些误闯到公路上而受伤的小鹿回家去,现在她在纽约一个人生活,又捡起了捡流浪小动物回家的习惯。一般来说她都会带它们回家洗个澡然后把它们交给收养所,但这只不太一样,这只就算交给收养所她也不确定会不会有人愿意收养它。


   它有一只眼睛是瞎的,一道伤疤划过它的左眼,左眼球是雾蒙蒙的白色,像是附上了一层翳。


   “你可以试试嘛,如果相处不好的话,你总可以把狗再送给Matt。”Matt把头猛地扭向Foggy的方向怒视他,脸上写满了“这可不是我们说好的”。Foggy啪地拍在他背上,不知道是不是正好拍到他身上哪块不为人知地淤青上,Matt的表情扭曲了一下,Foggy赶紧改手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反正我从大学开始就想说服Matt养只狗了。”


   “为什么?”Matt干巴巴地问。


   因为当时百分之一的他相信(或者想要相信)Matt脸上的伤真的是因为他撞在了门框墙壁电线杆上。 百分之一的他觉得,让他养条狗能解决这个问题。 虽然剩下百分之九十八的他也多少能猜到这并不是问题所在,但当时再给他百分之两百的想象力他也猜不出,问题的答案是一对红色的小角。


   “因为你是一个盲人,伙计。”他说,“能做很多很炫酷的事但是依然是一个盲人,有条狗在我比较放心你一个人出去瞎晃。”


   他已经不再为Matt的夜间活动而过度担忧了(就算有他也没有表现出来),但他却还是担心让Matt一个人走在街上。


   “这不一样。”Foggy说,“这可是纽约,纽约的街头这么多人,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



   Foggy送给Karen的狗是一条刚从军犬退役了的多伯曼犬,严格来讲,是Brett从匡蒂科的军犬训练基地搞来的,带着全NYPD警察们的支持,他来到新Nelson & Murdock & Page事务所,把狗郑重交到了Karen手里。


   我的同事们托我告诉你:“请不要再让我们收到你家的入侵报告了。”他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也请不要让我们再在案发现场看到你了。”


   “我在尽力。”


   “也不要再从我们派来保护你的警察那儿逃走了。”


   “我尽力。”


   起码现在她逃走了,她还有条狗。


   Brett看上去很满意,临走前他告诉他们“对了,这条狗叫Frank。”


   Frank就像所有多伯曼犬一样,有黑色的毛色和始终树立的耳朵。他的一条后腿受过伤,所以走起来稍微有点跛,但在有需要的时候依旧能以很快的速度进攻,他站直的时候,耳朵能到穿高跟鞋的Karen腰那么高。


   Karen先把Frank在办公室留了两周,让他熟悉她和Foggy和Matt三个人的存在,因为她的朋友也就只有Matt和Foggy两个人,Frank只需要知道他们是友好的,其他都是不该出现在她公寓的存在。 他很听话,白天就在他被拴住的范围内乖乖地趴着,几乎让人忘记他的存在。每天傍晚的时候Karen会带他出去散步,有时候Foggy会跟着,有时候Matt会跟着,有时候三个人会一起遛他。


   Frank不像一般的狗那样好奇地追赶着吸引它们注意力的东西扯着牵引绳到处跑,他几乎不被任何东西吸引注意力,一直在Karen身边,打量着过往的人,像在执行任务的保镖。 不过他还是像其他狗一样喜欢抛接,他受伤的一条腿也不影响他像一阵黑色的风一样朝着远飞的木棍冲去,然后飞速地跑回来把木棍郑重交回到Karen手里,端庄地坐下吐着舌头。


   Foggy对他很满意,就连Matt也愿意为了他去一个充满宠物味道的公园里散步,虽然没说,但Karen知道他也已经爱上了这条狗。


   Frank的前训练师也来看过他,给了他一些引导让他能更快地认新主人,然后又给了Karen一些如何养他的建议:“他之前每天都会有高强度的训练,所以现在每天带他出去跑下步也是必须的。他不会攻击认定是没有危险的人,但是他还是不会像普通的宠物犬一样温顺亲近,先不要试着去摸他的头,如果想向他表示友好和奖励给他喂吃的就可以了。”他犹豫了一下,“不要让他听到擦炮一类的声音,最好也避免电视里的枪声什么的,他对此有些不太好的回忆。还有就是他对他受伤的那条腿会比较敏感,最好不要去触碰那条腿。”


   Karen在心里认真地一一记下,在训练师准备走之前,她又叫住了他:“还有一点我想问问。” 她说,“我家有一只猫,他会对此有什么特别大的反应吗?”


   训练员犹豫了一下:“通常来说...应该不会,但是我也不确定,我甚至不觉得他这辈子见过猫。”


   Karen看了看Frank,Frank也正好抬头看着她,他乌黑的眼睛里倒映着Karen金色的轮廓。


   “总而言之,记住这点Page小姐。”训练员说,“Frank是一条军犬,他永远都会把自己看作一条军犬,他在他的战场上经历了很多,但他本身也是非常温和的一条狗,服从命令,绝对不会误伤他不该伤害的人。所有带过他的训练师都能保证这一点。”


   训练员微笑着,但眼睛有一点红。


   “请好好照顾他。”



——————————————————



   “你准备好了吗?”Karen 站在自己的公寓门前问旁边的Frank。Frank一声不吭,甚至都不吐舌头,只是笔直地肃静地站在Karen身边,认真地盯着门把手,像个听候女王差遣的骑士。


   她总还是要带Frank回家的,对此她比Frank还紧张。倒不是说...Mike是一只特别凶的猫,他有野性,当然,他毕竟不久前还是一只流浪猫,而且有一只眼睛看不见的缺陷,这让他总是处于戒备状态。 



   Karen是在自己家楼下的垃圾桶里捡到的这只猫,当时她就要把巨大的垃圾袋往里面扔了,突然听到了一声猫叫,及时地收了手,避免了他被垃圾袋压死的结局。 当她往垃圾箱里看去的时候,她看到的是一只黑色的猫,只有下巴和前爪的地方是白的,但因为脏也几乎看不出白色了。


   他的一只眼睛上有一道深且瘆人的疤,Karen不知道那是被其他猫抓伤的还是被人类伤害的,但哪一种都让她感到难过。她放下了垃圾袋,向垃圾桶里伸出手想把他抱出来,但猫的背瞬间拱起来从喉咙里发出嘶嘶的威胁声,伸出爪子就要抓Karen的手,Karen敏锐地收回了手,但猫依旧充满敌意地瞪着她,好像随时随地要跳起来抓花她的脸。


   除了他显然因为什么原因跳不了这么高,不然他早就自己跳出这个垃圾箱了。


   Karen不是第一次对付流浪猫,也不是第一次面对有危险的事。她果断回到了自己公寓,拿出一包以前喂猫用的小零食,因为怕与此同时还有其他邻居下楼扔垃圾没注意就把猫埋葬在垃圾堆下,几乎是小跑着回到了垃圾桶旁。猫还在,他果然自己跳不出这个垃圾桶,但又拒绝帮助。她拆开了一包零食,长长的肉干条,然后伸到他面前。


   但让她惊讶的是,这招对付流浪猫成功率百分之百的办法居然没有用。这只猫并没有立刻吃她给的食物,哪怕是他闻过了,知道这是食物,哪怕他看上去那么的瘦,让人忍不住想他上一次吃东西究竟是什么时候,但他还是没有接受Karen的食物,他看看食物,又看看Karen,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拒绝了她的好意,一边嘶嘶叫,一边小心地往后退了几步。



     “......为什么你永远不肯接受我们的帮助?”



   Karen心里突然刺疼了一下。



    “......为什么你总把所有人推开?”



   “我也不会把你丢下的。”Karen郑重地说,像是在对他说,像是在对自己说,也像是在对她脑内浮现的那个黑色的背影说。像在发一个誓。“听好了,我不会丢下你的。”


   猫听不懂,他只是继续发出威胁的凶狠的声音,但像是害怕般地退到了垃圾桶的一角。为什么他会连食物都拒绝?Karen忍不住想,难道以前有人喂他食物,但食物里藏着什么不好的东西...? 


   尖锐的东西。


   毒药。


   她不忍心往这方面想,人心的黑暗肮脏就像一个无底洞,你以为你已经见到最糟的了,但总还是会有更糟的事。但她并没有打算就此放弃,如果要说,这更加坚定了她要把这只猫带回去的决心。


   她又回了一趟家,这次拿来了更多的东西:一袋猫干粮,一个纸箱,一把折叠椅,这将是一个慢慢长夜。


   她先小心地伸手把一点干粮撒在他的附近,因为干粮是一小粒一小粒的,而且不再是另一端握在她手中,她希望这能说服他她无法对它动手脚。 然后她打开折叠椅隔开一点距离坐下,消失在猫的视野中。 就像个专门看管垃圾分类的阿姨一样,坐在几个垃圾桶旁边守着。


   这期间还真有一个人来倒垃圾,她就跟他解释了猫的事,让他先把垃圾袋留在旁边,等她想办法把猫抱出来之后再帮他扔进去。对方照办了,但还是给了她困惑的不理解的眼神。



   Karen不在乎他的眼神,她就只是坐在肮脏的小巷子里,坐在垃圾桶边上,在深更半夜安静地等待着。 当她听见遥远的地方传来警笛声的时候,她控制不住地想起了Matt。


   他现在又在地狱厨房的哪个屋顶上呢?他又在为了谁和什么样的人战斗? 


   Karen抬头看向不太晴朗的夜空,想着这样的夜空在Matt的眼中又是怎样的。 想着自己第一天遇见他的那个夜晚,背对着广告牌鲜艳的光线,他摘下了眼镜对她温和地微笑:“我愿意付出任何东西只为再看一眼天空。”


   那依旧是她见过最美的眼睛。


   她知道最终还是自己拒绝了他,她知道自己只是众多的抛弃Matt的人中的一个,但这和她依旧爱着他并不矛盾。 至少现在的Matt已经不是她在Jasper Evens家见到的那一个,不在乎自己是否会进监狱,讽笑着说“如果运气好也许他们还会把我关在Fisk旁边。” 不是她在教堂地下室见到的Matt,满脸疲惫,满身伤痕,拒绝她的帮助,只想把她推出他的世界。那是被Foggy形容成“有一部分埋葬在中城圈”的Matt。


   这只猫让她想起了那时候的Matt。


   现在Matt终于一点点地回来了,回到了像是Karen一开始见到他的样子,但又有有些不同。以前的Matt一直给人感觉温柔又彬彬有礼,但和他相处时又像是隔了一层墙,知道他隐藏了什么东西却摸不透是什么。Matt Murdock就好像是他的面具。


   但现在时不时地,Karen能看到Matt生气,大笑,或者恼怒。现在他会在办公室里自由地毫无障碍地走来走去,盲杖在他一进办公室的时候就被丢在一边,他会直接分享自己在夜巡时得来的情报,他会在午休的时候和Foggy像只有5岁一样用办公室的纸篓进行扔纸球比赛,他会开过多的盲人玩笑。有时候,偶尔,在他们碰到一起让人心碎的案件的时候,他也会露出阴郁的甚至让人畏惧的表情,像是他夜晚身为恶魔的那一面被悄悄放出来了一般。Karen能听见他在办公室里用拳头砸向桌面的巨响,能看到他永远红肿的指关节,但Karen知道,这才是真实的他。 她会在第二天早上大声读出报纸上所写的前一晚夜魔侠抓住的人。Matt会有点害羞地敷衍着快速溜进办公室,但是他会带着那个笑容,那个能点燃她一整天的笑容。


   她很高兴她还能继续和这样的Matt成为朋友。


   只是需要时间,她相信,时间能把一切伤痕磨平,时间能创造信任。 只要付出足够长的时间就一定可以。



   很久以后,她总算听到了垃圾桶传出咯嘣咯嘣的嚼干粮的声音。



———————————————————



   她又抓了一小把干粮,小心翼翼地走近了伸手进去,猫依旧条件反射般地往后退了两步,但没有嘶她,看着她把猫粮撒下,把手收回去。这次她没有离开他的视线,而是站在垃圾桶旁边。猫谨慎地和她直视着,Karen撇过头去,假装看着对面的墙看的津津有味,又等了很久很久,她才听到了他吃干粮的声音,然后耐心地等他吃完这一点,再抓一小把进去,如此循环。



   大约第五次的时候,他已经可以在她的注视下吃了,并且在她的手伸进去之后虽然没有直接凑过来,但也不再后退,他看上去放松了一点,虽然还不至于愿意让她触摸,但Karen觉得他不再对自己有敌意了。于是这时候,她把纸箱放了进去,然后下一把干粮 她撒在了纸箱里。猫犹豫了一下,在她撤走了手之后进去吃了。他的确是后脚受伤了,他要爬进纸箱里的动作都有点抖,Karen等他吃完这几粒,又放了几粒,然后在他低头吃的时候,她迅速把纸箱拿出了垃圾桶。



   猫还是受到了惊吓,他的背又拱了起来,毛炸了一下。Karen怕他发狠了一爪子挠上来,迅速地把纸箱放在地面上,然后退后了一小步。她也可以直接关上纸箱然后把他带回自己公寓,但她知道突然被关进漆黑一片的狭小空间里被人带走只会让他更加不安。所以她把纸箱放在地上,让他自己选择。他从纸箱里张望出来,看到自己已经在地面上了,然后试探性地一脚踩出去。Karen心想,这就是再见了,虽然她还是很担心他能不能在这外面的世界活下来,但至少不用担心他被从天而降的垃圾袋砸死。


   但他没有出去,他没有逃走,他突然又把伸出去的那只前爪收了回来,在纸盒中坐了下来,不知道是不是他脚上的伤让他不太方便逃走,他那一只爪子始终悬空着,指尖血肉模糊像是被人踩过一脚。 又也许他打定了什么主意要留下。他抬起头 用它好的那一只眼睛看向Karen,黑暗里乌黑的瞳仁扩大的圆圆的,他轻轻地叫了一声。



   他在Karen重新把纸箱从地上捡起来的时候没有挣扎,他在Karen把他带进公寓楼的时候没有挣扎,他在Karen打开门把他带进房间的时候也没有挣扎,可能有点害怕,俯低了身体贴着纸箱底,睁大了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Karen也没有急着把他抱出来,她剪开一个一次性纸杯,盛上水放在纸箱的角落里,然后又多倒了一点干粮在里面,然后小心翼翼地把纸箱推到沙发后面比较隐蔽的角落,因为她知道躲在没人看得见的地方能让猫有点安全感。猫的眼睛看上去伤的很厉害,不太睁得开,但已经是旧伤了,结了痂,暂时应该不会有感染的危险,Karen打算一步步来,等他更熟悉一点自己的存在和新的环境时候再给他洗澡和处理伤。


   他那只好的眼睛在灯光下呈棕绿色,让Karen想到Matt的眼睛,他只有下巴和前爪的地方是白色,让她想到了Matt夜晚时的形象,他全身上下只露出的下半张脸,和他手上总喜欢绑上的绳子。


   她想起自己在中城圈的事故后,第一次正式见到Matt的护士朋友Claire,他们聊到Matt(当时她们都喝醉了,聊起他的事是为了纪念他)Claire和她说了她第一次见到Matt的时候的事,她字面意思上从她家的垃圾桶里把伤痕累累的Matt捡起来带回家里,给他包扎,忍受了他的各种动来动去扯开伤口,把血弄了她一沙发和乱七八糟的不愿意去医院的借口,结果这小混蛋还不肯告诉自己他的名字。


   那你后来管他叫什么?Karen问。


   Mike。Claire说,我叫他Mike。



   “Mike。”Karen轻轻地呼唤着猫的新名字,Mike慢慢闭上了眼睛。



———————————————————




   “我有一个疑问。”听完故事的Foggy问,“你最后垃圾到底扔进垃圾桶了吗?”


   “还有你的折叠椅。”Matt从另一个房间插嘴道。


   “我忘了。”Karen叹气,“可能是为了惩罚我忘了垃圾的事,我早上再去的时候我的折叠椅已经被人偷走了。”


   “嘿,”Foggy说,“一把椅子换一只猫,还是挺值的。”


   一把椅子换一只猫值不值得Karen不知道,她花了不少精力才终于把Mike清理干净了,是一只挺漂亮的公猫,处理好伤的那只眼睛虽然已经是没法再复明了也不再半眯着总算可以睁开了。  不过因为只有一边的视力,他掌握不好面前事物的距离感,尤其一开始他还不熟悉家里的摆设的时候,他经常撞到些什么东西,撞到之后心情还会变的很暴躁,毛炸开,对着沙发弓背呲牙发出呼噜噜的威胁。他并不是真的很凶狠,到现在为止都还没真的抓伤过Karen,但也远没到亲人的程度,只是在进食的时候勉强接受Karen的一点点触碰,大部分时候还是不让她碰。


   她真的不知道如今Frank的出现会不会让情况急转直下。在过去的两周她每天都带有Frank的味道回到家,Mike就离她远远的一点也不让她靠近。如果Frank的到来让他比原来更加不安了怎么办,更糟的是,如果他俩打起来怎么办。


   无论如何,答案就在门的另一端了,Karen总在走廊里站着也不是办法,Karen已经暗自发誓过不会离开Mike,如果Frank和他不能好好相处的话,至少她知道Matt一定会对Frank很好,而她也可以经常去看他。 


   她拿钥匙打开了门,然后Frank在那一瞬间以飞快的速度冲了进去。



———————————————————



   对,飞快的速度,也许训练员和Brett忘记告诉她了:Frank以前做过搜查犬的工作。 警察带着他去捅毒贩的老窝,他是率先一个冲进去的,以最快速度搜寻整个房子 然后在任何人能有时间销毁证据的时候拉住试图有所行动的毒贩。


   当Karen在门口犹豫不决的时候,他把那看作从前他的人类搭档们在嫌疑人的门前等待的准备工作,然后随着一个指令,他拔腿就跑一路狂吠着冲遍了Karen房子每个房间的角角落落。他的工作能力出色,很快就找到了...找到了...


   这是什么?



   Mike被吓飞了,字面意思上从沙发后面吓得飞了出来。 当他重新落地的时候他的毛比Karen见过的任何时候炸的都要高,根根竖立,像个刺猬,背弓的高高的蓄势待发,喉咙里发出几乎破音的尖利嘶吼。 Frank认出这个威胁的姿态了,也呲了呲牙但并没有做出要攻击的姿势,他的前主人只教过他攻击有危险的人类,他也和比他高大两倍的歹徒搏斗过,而面前这个小东西,他看起来很生气,但对Frank来说也不是什么很大的威胁,更何况他还在比较懵逼的状态,因为他从来没见过这是什么。


   他收起了牙齿,凑上前嗅了一嗅。


   Mike喵的一声,一巴掌就拍在了他的脸上。



   就算他起初没有恶意,但是他也是一条有尊严的军犬。Frank开始发怒了,他退后了一点,耳朵笔挺地直立起来,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比Mike大概要响3倍,呲出他一半的牙,伏低高大的身体做出要进攻前的动作。 如果是普通家猫这时候可能已经魂都吓没了,但Mike怎么也是在地狱厨房街头混迹的野猫,是一只无畏的猫,他没有跑,用尽全力地嘶嘶,就这么和一只成年杜伯曼犬勇敢对峙着,至少气势上没输。


   房间里的气氛剑拔弩张,紧张到极点。



   当Karen一闭眼,舍身插到一猫一狗之间的时候,她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这么做的。 思考着她的墓志铭:狱警的绳索没能杀死她,James Wesley的子弹没能杀死她,Benjamin PointDexter的比利棒也没能杀死她。 她最终在她多灾多难的公寓里,被她的猫和她的狗撕成了碎片。



   但是没有,半晌,她小心地睁开眼睛,发现面前的Frank已经以一个规范的坐姿坐回了地上,所有的敌意和威胁都已经消失,像得到命令一样全身而退。她又转过头去看Mike,他还虎视眈眈地从Karen两腿之间瞪着Frank,但他的毛逐渐软了下来,脊背也放松了一点点。 他们都不想伤害Karen,这个心情起码是相通的。


   不过Frank还在等待Karen的下一步指示的时候,Mike已经飞快地跑走了,他要去找一个以Frank的身躯肯定挤不进来的角落筑窝,而Frank,他有点困惑,又有点生气,最主要是懵逼。 Karen蹲了下来,正在查看他的脸,他能感觉到自己被猫爪拍过的鼻子痒痒的,但不疼。 


   至少Mike并没有伸爪子。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