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nick and charlie

6浏览    2参与
伞骨

【自汉化】Nick And Charlie (ONE—1)

小说非官方翻译,仅供学习交流参考,不得二传或商用。

也为找不到资源或者受困于翻译问题的同好提供便利,有能力的同好尽量去相关平台支持原作者。

时间线在两人已交往两年后,Nick高中毕业前后。原文分别以Nick和Charlie的一人称视角展开叙述,文段开头会对视角进行标明。



Charlie

作为特鲁厄姆文法学校的学生会主席,我做过很多事。我曾在学生家长的晚宴上喝大人的酒醉过,曾和市长合影过三次,曾意外弄哭了一个七年级学生。

但这些都没有现在这件事糟糕:停止所有十三年级学生“享受”他们在学校的最后一天。这是我们的班主任,Mr.Shannon正在试图让我去做的事情。

现在似乎...

小说非官方翻译,仅供学习交流参考,不得二传或商用。

也为找不到资源或者受困于翻译问题的同好提供便利,有能力的同好尽量去相关平台支持原作者。

时间线在两人已交往两年后,Nick高中毕业前后。原文分别以Nick和Charlie的一人称视角展开叙述,文段开头会对视角进行标明。



Charlie

作为特鲁厄姆文法学校的学生会主席,我做过很多事。我曾在学生家长的晚宴上喝大人的酒醉过,曾和市长合影过三次,曾意外弄哭了一个七年级学生。

但这些都没有现在这件事糟糕:停止所有十三年级学生“享受”他们在学校的最后一天。这是我们的班主任,Mr.Shannon正在试图让我去做的事情。

现在似乎应该提及我两年来的男友,Nick Nelson,他就是十三年级生的一员。

“你不会介意的,对吧?”Mr.Shannon倚靠在普通教室的桌子上——我在那里为我的AS Levels考试复习,但事实上在手机上看Mac DeMarco❶的音乐会——“事情变得有些难以控制了,我认为他们更愿意听从你的话而不是我的,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❶加拿大摇滚歌手

“呃……”我看向我的朋友Tao Xu,他正坐在我旁边吃一包Galaxy Minstrels巧克力,我看向他时他对我挑起眉毛,看起来好像在说“像你这样真是太惨了”。

我并不是非常想答应。

今年十三年级生在校的最后一天是主题为“歌舞青春”❷的狂欢日,他们在校门口学校名牌的位置挂起名为“东部高中”的横幅,在教室的电脑上播放《歌舞青春》电影原声带,所以不管你在校园的哪个位置,你总能听到从某个角落传来《歌舞青春》电影里的音乐,只是你永远没办法确定是哪个角落。他们还参加了一个名叫“What time is it”的快闪活动,活动在休息时间的足球场上举行。学生们穿着红色篮球服或者拉拉队队服现身学校。让我失望的是,Nick穿的是篮球服。

  ❷《High School Musical》即《歌舞青春》2006年起在美国上映的歌舞类电影,后文中“东部高中”为该电影中的高中名称,篮球服和拉拉队队服是学生们在模拟电影中人物的穿着,“WILDCATS!”是电影中学校篮球队的名字,Nick衣服上别的画与之有关,Harry哼的歌《We're All in This Together》是电影插曲。特鲁厄姆十三年生几乎在复刻整个《歌舞青春》。

更有甚的是一件和“歌舞青春”主题没有丝毫关系的事:他们在网球场上搭了一个纸板箱城堡,并且在里面进行烧烤。

“我只是想让他们把烧烤架移出来,”Shannon这么说显然是在试探我有多不情愿走进那座纸板箱城堡,叫那150个比我高一级的学生别闹了,“你知道的,健康和安全是第一位,如果有谁不幸烧伤了,我就是那个面对愤怒的家长们的人。”

他咯咯笑起来,我当选学生会长后的几个月以来,Mr. Shannon一直给予我完全的信任。这有些好笑,因为我几乎从不完成他交代我的任务。

对老师和学生一碗水端平,不要结下敌人亦或结交过多朋友。这是我在学校“处世”的经验。

“当然可以,没问题。”我说。

“你简直就是我的救星!”他走开前用一根手指指着我说道,“复习不要太辛苦了!”

Tao只是看着我,依然在把巧克力往嘴里送:“你不会真的想去和十三年生对着干吧?”

我笑了:“当然不,我只会去看看他们到底由谁负责,并提醒他们小心Mr.Shannon。”

我的另一个朋友Aled Last,从桌子的对面抬起头看着我,他之前一直在用彩笔标记数学复习笔记:“你能拍一张Harry Greene穿裙子的照片吗?在线等急。”

我从椅子上站起来,穿上我的外套:“我觉得我们都需要看看这张照片,说实在的。”

十二年生几乎都已经因学术假离开学校了,我留下来的唯一原因是我在学校复习比在家效果更好,Tao和Aled也是这样想的。我们其实都不是真正想来的。现在是一年中最热的日子,某种程度上,我只想枕着冰袋躺在某个角落。

Nick和我已经有了这个周末的计划。他终于从学校毕业了,我在复习中抽空也给自己放个周末假。今天是周四,晚上我会去Nick家过夜。明天晚上我们会去参加Harry为每个第六学级学生准备的派对。周六我们会去海边。周日我们会去伦敦。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其他周末不会在一起。

这也不意味着我们不能每天见面。

如果三年前你告诉我,我在17岁时就已经谈了两年恋爱,我可能会当着你的面笑出声。

“CHARLIE SPRING!”

我走进入口上方挂着“WILDCATS!”标语的纸板箱城堡,Harry Greene伸了伸胳膊朝我走了过来。他穿着《歌舞青春》中十二年级拉拉队队长的衣服,露着一大截大腿,与学校所普遍接受的仪表相去甚远。

这座城堡很大,占据了两个网球场的面积。他们除了用了大量的纸板箱,还从不同教室偷了至少十张桌子,在两个网球场之间搭起一套功能齐全的烧烤架。有些人在分发汉堡和小面包,角落里的蓝牙播放器正放着Vampire Weekend❸的歌。不说全部,至少大部分十三年生在这里。和其他年级相比,十三年生是格外大的一个群体——希格斯女校被烧毁后,那里大部分十三年级的女生都转到了特鲁厄姆。

  ❸美国乐队

Harry双手垫着屁股,咧着嘴冲我笑道:“作何感想?”

Harry Greene,一个有着高挺头发的矮个子男生,可能是全校最臭名昭著的人了。一方面因为他乱开了太多派对,另一方面因为他从来不会闭上嘴。

我扬了扬眉:“你指的是这座城堡,还是你的大腿?”

“两者都是,伙计。”

“两者都很好,”我面无表情地说,“干得不错,继续保持。”

Harry走到一边做了一个弓步:“我知道穿裙子错不了,我以后应该经常穿。”

“那当然。”

Harry还在做弓步,边做边问道:“是Mr.Shannon派你来的吗?你要来打断我们的快乐吗?”

“理论上说,是的。”

“那你会那样做吗?”

“显然不会。”

“大有可为,伙计,大有可为。”

Nick在人群中通常很容易被认出来,但今天大多数人都穿着红色衣服,这就变得有些困难。当然有些人还是很容易认出来,我姐姐Victoria就是其中之一,她穿着黑色的特鲁厄姆校服,坐在角落的沥青平台上,和她的朋友Rita在聊天。但除了她和那少数人,其他人都融成了一大块模糊的红色。

“Nick在那里。”

我回头看了Harry一眼,他指着左前方,朝我咧嘴一笑,哼着《We're All in This Together》朝那个角落走去。我跟了上去。

“NICK!我的老伙计!”他朝十三年生的人群叫喊着,大家拿着食物和红色塑料杯,互相拍照留念。

Nick就在这里。

他从一小群人中转过身,脸上泛起略显茫然的神色,好像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幻听到了Harry的声音。

我14岁就开始和Nick Nelson约会了,他喜欢橄榄球、Formula1赛车、小动物(尤其是狗)、漫威电影、毡尖笔在纸上发出的声音、雨天、在鞋子上画画、迪士尼乐园和极简主义。他也喜欢我。

如果你在意这些小事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他的头发是深金色的,眼睛是棕色的,他比我高两英寸。我觉得他很帅,但也可能只有我这么觉得。

他看见我们之后热情地向我们挥手,等我走近后,他对我说:“感觉还好吗?”

Nick的“歌舞青春”式打扮是红色的运动短裤和红色背心,他胸前别着一张纸,上面有一只画得很丑的野猫。说实在的,他穿得比别人都要糟糕。

“你没回我消息,混蛋。”我说。

他吸了一口饮料:“我忙着打游戏去了。”

紧接着他举起移动相机,在我反应过来露出笑脸或者整理着装之前,按下快门拍了一张我的照片。

我举起手挡在镜头前的动作慢了一秒钟:“Nick!”

他发出响亮的笑声,在把相机收回口袋之前回放了一次:“‘抓拍Charlie’相册的新收藏!”

“我的天!”

Harry已经走远去和其他人说话了,所以Nick走过来和我靠得更近,我们的手不自觉地触到一起,他轻拍着我的手,好像我们在玩拍手游戏:“你在这待了有一会了,还是你之前在复习?”

我环顾四周:“我并不是真的在复习,我在看Mac DeMarco的音乐会。”

“Mac DeMarco?”Nick笑了,“我记得你说他是个蠢蛋来着。”

“他就是,但是他的音乐很好。”

我们就这样牵着手站在原地,一会儿过后Nick抽出一只手,轻轻为我整理头发。我突然意识到这是我们在同一个学校的最后一天。同校的整整六年,在同一个地方度过的每一个工作日,今天就结束了。我们在学校交往的这两年,一起吃午饭的日子,坐在同一间教室的日子,躲在音乐教室、信息室、体育试衣间的日子,在晴天一起回家的日子,在冷的时候一起乘公交、Nick在窗玻璃凝结的水汽上画笑脸、而我靠在他肩上睡着的日子,就这样结束了。

通常情况下,我们会一起交流这些事——这些我们会觉得伤心、烦恼或者愤怒的事——但是Nick对大学表示非常兴奋,我不想抱怨或者让他觉得不好。我已经做过太多那样的事了,上帝有眼可以看见。我只是……我才是那个落在后面的人,那有些糟糕,真的。

当轻微的按键声和一阵响亮的笑声响起时,我们同时抬头张望,Harry饶有兴致地,拿着Nick的相机给我们拍了一张照:“真是太他妈浪漫了,我真不敢想我在大学要怎么找一对新的情侣来‘打扰’❹?”

  ❹原文用词“cockblock”,直译为阻止x行为发生,大意可理解为打搅情侣间的亲密举动,此处Harry的玩笑意味较重。

Nick微笑着一把夺过相机:“你刚才偷扒了我的口袋?”

Harry朝他眨眼一笑,随后很快走开了。Nick摇了摇头,回放了刚才的照片:“将会是怎样糟糕的一张照片啊…”

“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个相机?”

“我买的。我觉得在我大学的墙上挂一些真实有形的照片比在手机储存劣质照片更好。”

我从他手中抢过相机并给他拍了一张照。

“Hey!”他又把相机抢了回去,笑着说,“我可不想拍只有我的照片,大家会觉得我是个自恋狂的!”

我也笑了起来:“那就让我保存那一张吧。”

Nick用手臂环住我:“好了,我们至少需要一张我俩都比较正常的合照。”他将相机举在我们面前,镜头上反射出我们的脸。我说:“说实在的,我们从来没有看起来正常过。”接着再次确认我的头发没有显得很奇怪,Nick在这个时候冲着我笑,然后我们都微笑了,他拍下了这张照片。

“我去大学看你的时候,我希望这张照片被裱起来了。”

“只有你给我买一个相框才行,我自己要付房租。”

“天呐,找份兼职怎么样?”

“什么?你的意思是你现在有一份兼职,你也不愿意给我买东西吗?那我们为什么还要谈恋爱?”

“我也不知道呢,Nick,你为什么还在这段恋爱中?已经两年了。”

Nick只是笑着,快速在我脸颊上吻了一下,随即转身走向饮料桌:“你真好看!”

我向他竖起中指。

我们刚开始交往的时候,我并不喜欢在学校和他太过亲密,那样我们会收到很多异样的目光,大多数来自一些年少的男孩。我并不喜欢在任何别人会看到的地方牵他的手,我甚至会觉得我们在学校交谈也有些尴尬,因为总有一群男孩会看着我们,就好像他们在犹豫是不是应该嘲笑我们。

现在这些异样的目光只会让我更想握住他的手。


TBC.

Azi

💛PART 2💙

自截自修|高清修复

禁二改二传|抱图吱声 ​

💛PART 2💙

自截自修|高清修复

禁二改二传|抱图吱声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