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noctyx

36.1万浏览    6735参与
瑾七
幼儿园集合啦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幼儿园集合啦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我终于画完了拼在一块了


幼儿园集合啦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我终于画完了拼在一块了


皮老师今天冲了没

嗯(?)改的吊图罢了(雾)

嗯(?)改的吊图罢了(雾)

绛川酒_ALCOHOL
KEEP YOUR FUCKI...

KEEP YOUR FUCKING EYES ON ME.


是九三咪设定的uki!

KEEP YOUR FUCKING EYES ON ME.



是九三咪设定的uki!

鱼吃兔子吗
☆红羊图书馆 ☆场馆开放时间:...

☆红羊图书馆

☆场馆开放时间:00:00—6:66

☆注意事项:遇到管理员和她的女仆时请屏住呼吸,注意不要让她们发现你是人类哦

☆红羊图书馆

☆场馆开放时间:00:00—6:66

☆注意事项:遇到管理员和她的女仆时请屏住呼吸,注意不要让她们发现你是人类哦

むむ

是推特上老师的私设

真的太可爱了TT

是推特上老师的私设

真的太可爱了TT

奈萘
vsf哒 bababababa...

vsf哒 bababababababababa

vsf哒 bababababababababa

幽栖

【Shugur】指尖

  • Shu / Fulgur 前后有意义? 擦边

  • 现代AU

  • lofter别再屏蔽了求求了


  Shu回到家时已是深夜,Fulgur一打开门就见到一个醉鬼站在门口。


  醉鬼将Fulgur一把抱住,将脸埋进他颈窝。好吧,也许还不到醉鬼的程度,至少还能好好站着,不是被人抬回来,只是模样看上去比平常傻了几分,脸颊也红扑扑的罢了。大概在同学会上真的很开心才会喝成这样吧? Fulgur拍拍Shu的背示意他站好,随后扶着他走向客厅,却在快抵达沙发时被Shu一个使劲压龘制住并跌坐在沙发上。


全文:

wb:幽娜娜7

A/O/3:tiramisyushi ...

  • Shu / Fulgur 前后有意义? 擦边

  • 现代AU

  • lofter别再屏蔽了求求了


  Shu回到家时已是深夜,Fulgur一打开门就见到一个醉鬼站在门口。


  醉鬼将Fulgur一把抱住,将脸埋进他颈窝。好吧,也许还不到醉鬼的程度,至少还能好好站着,不是被人抬回来,只是模样看上去比平常傻了几分,脸颊也红扑扑的罢了。大概在同学会上真的很开心才会喝成这样吧? Fulgur拍拍Shu的背示意他站好,随后扶着他走向客厅,却在快抵达沙发时被Shu一个使劲压龘制住并跌坐在沙发上。



全文:

wb:幽娜娜7

A/O/3:tiramisyushi  3/9/9/6/1/1/0/7(繁体)


行かないで
产粮地:Twitter 作者:...

产粮地:Twitter   作者:Akemono  (@papercider)

授权详情请见  链接 ✔︎

产粮地:Twitter   作者:Akemono  (@papercider)

授权详情请见  链接 ✔︎

卿

大概是有进步的,,没画完,作业写不完~~~~///二次编辑:画完了

大概是有进步的,,没画完,作业写不完~~~~///二次编辑:画完了

Nevermore

盒羊七夕24h一宣来力!!!!!
这是国内fukuma圈组织的首个同人创作企划!(因为我们把520给忘了(什么
各位老师走过路过都来看看我们冷cp给赏口饭吃吧,凑不够人我真的会哭


⚠️产粮须知:

‌·同人文、图、手书等创作形式均可

‌·左右注意:盒羊√ 无差√ 羊盒×

·‌红组only,不接受修罗场、all向


⚠️重磅福利:
所有文手老师看这里!!只要现在来参加盒羊七夕24h!即可白嫖乌色老师独家专享配图一张!!!(是真的,证据在p2)


⚠️入群截止时间:
七夕节前一周(7月28日)晚22:00


以上都没问...

盒羊七夕24h一宣来力!!!!!
这是国内fukuma圈组织的首个同人创作企划!(因为我们把520给忘了(什么
各位老师走过路过都来看看我们冷cp给赏口饭吃吧,凑不够人我真的会哭


⚠️产粮须知:

‌·同人文、图、手书等创作形式均可

‌·左右注意:盒羊√ 无差√ 羊盒×

·‌红组only,不接受修罗场、all向


⚠️重磅福利:
所有文手老师看这里!!只要现在来参加盒羊七夕24h!即可白嫖乌色老师独家专享配图一张!!!(是真的,证据在p2)


⚠️入群截止时间:
七夕节前一周(7月28日)晚22:00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p1是活动群,欢迎老师们来给lambros做饭!!!

酸菜鱼不要鱼

【Fulgur/乙女】镜花

  • 结合Legatus505小说设定衍生出的乙女

  • 有荤菜预警

  • 设定有误请勿介意 (本人真的不太看赛博文学)

你不是镜花水月,是他命中注定的爱恋

01.

Fulgur Ovid,现在是505师团的副将,未曾幻想过有朝一日他会又一次遇见一位自己的童年偶像,而且还是以如此出其不意的方式和如此残破的环境。周围洋溢着有毒的空气——这原本无伤大雅,但面前的女人似乎都没有一个喉部过滤器,拜托了,就连不能住在城市中心的人们都有这种低级的护具。

他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看面前的内容闪动了几下,接着面前的女人的一切都变得分外真切。

黑色头发泛着自然的光泽,显然也是...

  • 结合Legatus505小说设定衍生出的乙女

  • 有荤菜预警

  • 设定有误请勿介意 (本人真的不太看赛博文学)

你不是镜花水月,是他命中注定的爱恋

01.

Fulgur Ovid,现在是505师团的副将,未曾幻想过有朝一日他会又一次遇见一位自己的童年偶像,而且还是以如此出其不意的方式和如此残破的环境。周围洋溢着有毒的空气——这原本无伤大雅,但面前的女人似乎都没有一个喉部过滤器,拜托了,就连不能住在城市中心的人们都有这种低级的护具。

他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看面前的内容闪动了几下,接着面前的女人的一切都变得分外真切。

黑色头发泛着自然的光泽,显然也是人工制品,并不是自然生长的毛发。你用一种类似于胎儿的姿势坐在地上,双手环抱自己。听见他沉重的脚步时,才抬起头去和他对上眼神。

黑色的眼睛,偏东方化的五官,睫毛颤动的频率如同设定好的一般,实际上后来有所考证,这确实就是设定好的。副将悄悄地试图去看你的本体,却被巨大的屏障刺了一下。

下载你的人大概是在最后时刻也没忘了重启你,他心底里浮上一层轻蔑和不安,但还是迟疑着想要突破不断屏闪的影像,试探你到底是什么。是双域形象还是I‘mprint,这个问题困扰着他。

为了避免在报告上写错数据引来加班的命运,他选择聚焦于你的眼睛,几乎可以肯定那是IIs。他伸出手,黑红相间构成他的美学,而机械手指此刻却能感受到你机体的柔软和脉搏的频率,你安静地站起来,露出他曾经见过无数次的笑容,却让整个画面变得有些诡谲。

他悄悄停下了正在靠近你后脑的拳头。

02.

说来好笑,在Fulgur的记忆里他童年时期炙手可热的多半是些讽刺的谐星,而你作为一个缄默的女性不知为何在他年幼时能够大红大紫。他也觉得奇怪,于是看了眼出现在视线里的搜索框,发现查不到你的信息,只有一个简单的艺名,叫Karina。

他撇了下嘴角,觉得自己被年幼时的记忆指挥得团团转,甚至于都看不明晰面前的你是不是个可怜的复制人。实际上他要能看得出倒是怪了,下载你的人可在软体上下了狠功夫。而副将只顾着思索要不要向总部汇报你的存在,在你迈过地面上的污水坑时都没有注意到。

楼顶掉落下一小块坚硬的建筑材料,砸在你的躯体上,他没有出声,安静地看着你的影像模糊了一瞬——这就够了,复制人小姐,他悄悄地下结论。

人类不喜欢看到那些会勾起他们不好的回忆的东西。如果它没让你感到怦然心动,那就丢弃之。他没来由地想到这句话,仿佛被触动。你转过身,看见副将眨着他美丽的眼睛,没有开口。年轻的副将明白有关复制人的法律尚在完善,所以自然会有人乘虚而入,他不想管这个。

但是,你勾起了他不好的回忆,却让他怦然心动。所以面对这样的东西自然不能丢弃之,于是他选择了把你从报告上抹除,取而代之,偷梁换柱。任凭如何定义这一份柔软,他希望上面不要催他交报告催得太紧。

就算把这个祈愿当作是想要喝杜松子酒的偷懒,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他原本这么觉得。

03.

等他意识到自己跟你之间存在的距离不只是物理上的,你已经对着他食用时会露出微笑的能量棒撇嘴了,你并不喜欢这种仿制的味道,并且清晰地告诉他这味道一点都不像椰子和巧克力。副将难得扬起一边的眉毛,听你问他如何将这些东西咽下去。

实话说,共和国建立之后,能够尝到真正的椰子和巧克力的要么就是住在城市中心的富人,要么就是活在过去的疯子。他不知该将你归为哪一种,但从目前你的发言来看,两种都并不是很合适。你在他的升降桌前站住,抚摸每一个按钮和看不见的衔接处,感叹他的生活水准如何的高。

而他站在你身后,迟疑着是否在报告提交上去前杀死你。

童年时期的记忆里,你是个在荧幕上会露出笑容的美丽女子,现在美丽这一点并没有改变,最起码他认为没有。但他真的不觉得他年少的时候会有人还能吃得到椰子和巧克力,那太荒谬了。你在桌前朝他微笑,看上去那么人畜无害,他默默地收起了猜疑。

她只是个复制人,他会这么想,她什么也不知道。

04.

鬼使神差地,他从夹克的内袋里拿出被自己咬过的苹果,因为走的路程太长,空气里又都是毒物,所以苹果的缺口已经非常难看,像是被腐蚀过一样下陷。考虑到你看见这个可能会直接问他要不要拿去做堆肥,他没有让你看见自己的小动作。

刀刃扎进苹果的表皮,刺入半白的果肉,沿着未被污染的边缘描摹,动作小心,就像在雕刻爱人的脸庞。Fulgur很可能不会削苹果,但他很擅长切割,起码最后那一小块苹果看上去尚且能够被人类所吞食。

你接过去,当着他的面吃下他递过来的那一小块残缺的苹果,用牙齿咬碎,吞进胃里。

他看你的眼神就在那个瞬间变化成了怜悯。

全部的记忆此刻拼凑成完整的事实,他想起来原本年少时看见的所有场景,你无一例外露出笑容甚至就像个美艳的玩偶般对着所有人报以笑意。他想起来了,你只不过是一段被修复过的共和国成立前的过去人的意识,现在被放在了这个软体里。

看来对下载你的人下的定论有些太过片面,他们不只是违法分子,还是念旧的违法分子。

还是富有的,念旧的,他心里轻蔑地这么想,你所能够提供的绝对不止这么多,绝对还有更多复杂的硬件,更多丰富的体验。也许应该说的直白些,你既不是复制人也不是仿生人,只是有着自主意识的双域模型,甚至于他们下了血本给你安装的程序只教会了你在雄性面前如何优雅的衣不蔽体。与其这么不明不白地变成人尽皆知的玩物,可能更好的归宿是用硬盘的形式留存。

“真可惜你对我一无所知。无耻应是我的中间名。”

你不是任何时代的人,或者任何形式的活物,硬要下一个诗意的定义的话,也许你只是来自过去的镜花水月罢了。他尽力温柔地靠近你,接着握紧了左拳,砸了下去。

硬盘,称得上精巧的软体,还有已经变成腐烂的碎块的苹果,这就是你的全部了。

05.

他再一次见到你时,几乎要抑制不住自己的人类心脏轰隆隆地跳动,如同地震时的版块般不断地发出巨响,生怕自己因为心率过高而当场倒地。你终于以人类的姿态站在了他面前,任凭IIs如何闪动,你的肉体都是真实存在的。

仿生人怀着Legatus时期杀死你的愧疚,几乎当场就要向你合掌道歉。

直到你走到他的面前,声音清脆地询问:

“我能把意识保留下来吗?”

他抬起眼睛,流光溢彩眸子里倒映出你的面容。

他忽然明白为什么自己没有办法在Legatus时代的搜索引擎上查到你,因为你的意识并不是像他之前遇到过的Dana女士那样被出售,而是被偷走了。因为一个完全来自过去的人的意识,在当时的时代远比一个为了物质享受而出售自己的意识,供人下载享乐的女子的要珍贵,所以你能够在他年少的时候就作为新时代的代表,在荧幕上露出来自过去的笑容。

所以他看见你时,会不可抑制的心动。

仿生人明白了,不管是现在与你相遇还是在未来看见你,这都是命中注定要发生的事,擅自改变时空内的必然事件一定会产生时间线的扭曲,也就是割裂出多元宇宙。而且他不知道要在这个时代待上多久,心里有个声音在劝来自未来的他,它说:

“你也不想失去她,对吗?”

06.

在记录你的意识并且观察了你一周之后,你注意到了他总是落在你身上的清澈目光。开始时他还推脱说是因为档案室第一次记录人的意识到硬盘内,所以想要观察真人和意识模拟的软体之间有没有区别,在你一再逼问之后,他用Fulgur的身份承认了自己从第一次见面起就对你心怀倾慕。

那不是年少时候情窦初开的见色起意,至少不完全是,副将心里太清楚自己和另一个自己会怎么想了,你是鲜活的人类。他是从见到真正的你那一刻起,意识到了自己年少时对着屏幕上的美丽女子心中悸动的感觉并不是对于冰冷机器的亲切,而是真实的感情。

你让他意识到那可能真的是在未来及其少见的爱,给了他自己还是人类,而不是杀戮机器的理由。换句话说,你给他真正的生命,赋予他存在的理由,让他理解是什么激活了那颗人类的心脏。

所以当月色笼罩上他的机械部分时,他试着在公寓楼下,和未来世界电影里俗套的爱情故事一样,亲吻他心爱的女孩。

(此部分有删节,可在答谢中查看途径)

迷蒙中你看见他眼睛下缘的闪电标志在昏暗处闪着红色的光,用指腹描摹过一遍之后你感受到他握住你的手,放在自己被你抓扯过的背心上。那里有一颗心脏在安静的跳动,像是温柔的鼓点和大提琴的低鸣混杂着的回音。

他说他会永远记住你,因为你唤醒了他有关爱的记忆,他原本就该热烈的灵魂。

他是Legatus,也是Fulgur Ovid,就算你变成镜花水月和跨越时间的空荡数据也会永远记住你,因为他是你的爱人。


是送给 @君薇sama 的中考礼物,祝我的小闺女以后一切顺遂,万事随心,往后无悲,幸福相随。

感谢审稿 @长天东君(期末周限定版)  (这是薇薇的daddy嘿嘿)

 @唐琛 (谢谢唐老师)

照例宣群544416427,进群找我也能看!!!!!!!

顺便说一下有关约稿的事,因为我最近比较忙所以暂时不打算(而且本来也不打算)开放约稿,大家细看的话会发现我的两篇定制都是给家里人(其实就是群友)的,所以可以选择等我哪天缺钱或者闲下来了,也可以选择进群给我提供灵感,谢谢各位支持和谅解!!!

刺猬糯米团
懒得上色了,自己看应该看的懂...

懒得上色了,自己看应该看的懂吧哈哈₍₍◞( •௰• )◟₎₎ 

原梗不过审,简单理解就是↓的延伸产物啦

                            ⚫⚫⚫⚫⚫ ...



懒得上色了,自己看应该看的懂吧哈哈₍₍◞( •௰• )◟₎₎ 

原梗不过审,简单理解就是↓的延伸产物啦

                            ⚫⚫⚫⚫⚫ 

                                      ⚪

【连点蓝手的拷走!】朝楚楚楚楚子

【psyborg】Sonder(过客)

写完了整理重新发一下()


5k+ 一发完 一些个我流 问题缺爱少年 uki×站街寡妇fu


主psyborg向  🔮左🐏右 注意!!

 有一点点shugur/fukuma(只有一点点!比比划划)


叉屁产物 没有逻辑三观不正很雷人 介意请退出


——————————🔛——————————


“啧。”uki解决掉试图涌上来的混混,很不爽地擦了擦脸上的......

写完了整理重新发一下()

 

5k+ 一发完 一些个我流 问题缺爱少年 uki×站街寡妇fu

 

主psyborg向  🔮左🐏右 注意!!

 有一点点shugur/fukuma(只有一点点!比比划划)

 

叉屁产物 没有逻辑三观不正很雷人 介意请退出

 

 

 

 

——————————🔛——————————

 

“啧。”uki解决掉试图涌上来的混混,很不爽地擦了擦脸上的血迹。

 

他是在一个月前转学来这里的——uki是violeta家的私生子,之前和母亲在另一个三流城市过活。但因为生父不切实际的承诺与现实造成的落差,他的母亲精神状态一日不如一日,前几年去世,便只留下他独自一人。因为violeta家出了意外长子夭折了,不得已只能把uki接回去。但由于现在那里很乱,只能暂时把他安置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城。

 

其实到哪里都一样,他自嘲地想,就算转到最繁华的都市,过上最锦衣玉食的生活,已故母亲那歇斯底里的尖叫和失控的行径还是会在他的睡梦里上演一遍又一遍。

 

但现在可不是悲天悯人的时候。

 

他抬起一双漂亮的异瞳瞥向巷子里的角落。想要找他麻烦的人很多,但这次似乎不是冲着他来的,而是——

 

一个穿着高领毛衣,看上去人畜无害的银发男子。

 

“人都被我解决了,你可以出来了。”uki向巷子里伸出手,他并不想在这里呆太久,“下次换条道走吧,这里危险。”

 

面前人闻言微微抬起头,露出一个浅浅的勉强笑容。

 

“谢谢——但没事,我已经习惯了。”

 

“今天……谢谢你,我是fulgur。”

 

也许是太久没有接收到别人的善意,又或许是fulgur长得确实很漂亮,他愣住了几秒才想起来回答。“……hi,我是uki。”

 

大概是自己不同于常人的性取向,uki意外地发现自己对fulgur很有好感。

 

但他方才略微的错愕却似乎被fulgur曲解成了另一种意思:“我知道很多人都不愿意靠近我……抱歉,给你造成困扰了吧。”

 

uki宕机的大脑这才开始运转。fulgur?好像有点耳熟……

 

“昨天我看到fulgur又带男人进他的屋了……啧,都有孩子了还这么下贱,婊子。”冷不防想起后桌和同学的讨论,他这才想起来:fulgur就是他们口中那个站街的婊子。

 

婊子?似乎以前也听到过这样下流的表述。

 

是了,他的母亲在violeta家的口中,也是“那个婊子”。

 

“那不是刚好。他们说我是婊子的儿子。”他心头莫名涌上一股不可名状的情感,或许是同病相怜。

 

Fulgur楞楞地望着他很久,似乎看起来很纠结。但是终于,他踌躇着,搭上了uki的手。

 

“不管怎么样——谢谢你。”他轻声道。

 

 

 

 

 

 

通过与fulgur的对话,uki了解了很多。听他的自述,他在三年前就带着十一岁的儿子yugo在这里定居了。

 

“儿子?你之前……有妻子吗?”uki疑惑地看他。

 

Fulgur叹了口气,漂亮的眉眼本就具有一种脆弱的破碎感,此刻更甚:“是有爱人……他是我的先生。”

 

“他叫shu yamino。”fulgur终于在这一刻抬起头来望向远处,小城的傍晚不算得漂亮,天空中浮着淡淡的鸦青,隐约有一丝黛色。路灯一盏接着一盏早早的亮了,uki也抬头看,只看见fulgur眼里灯光璀璨。

 

小城的傍晚实在不算得漂亮,和fulgur的眼睛相比。

 

fulgur顿了顿,继续说下去:“我和他很久之前就认识……然后我们结婚了。yugo是我们领养的孩子。后来他在一次任务中牺牲了。如你所见,现在我在这里,干着……这样的生意。”

 

其实世界上的人本来没有什么两样,要么殊途同归,亦或是同道殊途,到头来总要被恼人的命运耍得兜兜转。fulgur停了话头,没有把这句话说下去。

 

“啊……我到家了。今天谢谢你。”

 

很生硬的结束话题的方式,fulgur心想。

 

临别时,uki忽然拽住他的袖子,声音微乎其微,听不真切:“……我们还会再见吗,fulgur”

 

“你愿意的话。”

 

 

 

 

再见是在阴雨连绵的梅雨季节。淅淅沥沥的雨下个不停,到处都是潮湿的,搅得人连心情也发潮发霉。uki背着书包跑到街边的小店躲雨——他没带伞,而且就算带了也会被恶劣的高年级学生弄坏。

 

不经意间抬头,他看到fulgur穿着细吊带的米色棉麻睡衣靠在对面居民区的窗边。淅淅沥沥的雨模糊了视野,似乎也给fulgur的眼尾带上几分媚意和湿意。

 

uki不喜欢吸烟的男人。但是说来奇怪,当他看到fulgur那只匀称白净的手掐着细长的女式香烟时,心里剩下的只有几个字:他真好看。

 

fulgur也显然发现了uki。他笑着向他招招手,招呼他上楼来坐。uki的心雀跃起来,似乎此时楼道里潮湿的朽木味道也变得可爱——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到fulgur家做客。

 

他突然有点庆幸自己私生子的身份:他们都不清白,就不必太矜持稳重。

 

fulgur带他进了门,给他端了水果。见他没带伞,说什么也要给他找一把。

 

家里实在是昏暗逼仄,光靠眼睛看完全找不到伞,fulgur就蹲下身,顺手把滑落下的银发别在耳后。

 

露出了一串附着在后颈上的殷红吻痕。

 

“你和谁睡了?”uki忽然觉得心里有抑不住的烦躁。

 

“啊……?”fulgur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赶紧放下头发,却没有正面回答uki的问题,“抱歉……”

 

“我问你和谁睡了!”

 

话一出口,uki 就觉得气氛生硬起来。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

 

“如果你只是为了来问一个妓女他和谁睡了的话。”fulgur终于找到了伞,塞到他的手里,强硬地把他推出去关上了门,“恕我无可奉告。”

 

 

 

 

 

“……已经快要八点了,你再不回去天就黑了。”在不知道多少次的道歉后fulgur终于开了门。

 

“我想如果你不接受我的道歉的话我可以坐到明天早上八点或者更久。”uki的语气很坚定。

 

fulgur和他对视了很久,终于败下阵来:“……好吧。”

 

怕他迷路,fulgur把他送到了路口。已经上了灯,fulgur在路灯下和他告别。

 

像约会结束的情侣一样。uki突然想。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fulgur……我可以吻你吗?”他近乎恳求地发问。

 

fulgur怔愣了半天,最终没有拒绝。

 

毕竟是少年人,uki的吻技稍显青涩,几乎是fulgur在带着他接吻。

 

他闻到一股好闻的味道,似乎是fulgur的衣领上散发出来的。像是混合着雨后的青草与薰衣草,清淡却让他无比着迷。

 

“fulgur。”uki抵着他的唇,一字一句道,“我爱你——我爱你。”

 

 

 

 

 

接下来的一切似乎都理所当然,他们牵手,拥抱,接吻,在闷热的夏夜里相拥着入眠。

 

“跟fufu chan说我今天回家吃晚饭!”偶尔在路上碰到小yugo,哪怕是隔着拥挤的人流,uki也要笑着用力朝他挥挥手。

 

多好啊,不是fulgur的家,不是uki的家,是“我们”的家。

 

他终于拥有一个完整的家。

 

夏天真的很闷热。fulgur偶尔会在家里扎起他的短发,漂亮的后颈白净修长,再也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痕迹——violeta家打来的丰厚的生活费足够三个人的开销。fulgur甚至找到了一份在酒吧调酒的工作。

 

一切都那样美好,像一触即破的流转光芒的五彩斑斓的肥皂泡。

 

如果这真的是梦的话……他希望永远都不要醒来才好。uki心道。

 

但他到底是忘了他是violeta家的私生子。

 

在那个夏天的末端,他收到violeta家的信息,告知他要回本家了。

 

 

 

“你要回城里了?什么时候?”fulgur听到这个消息显得有些惊讶,“之前从没听你提起过。”

 

“……嗯。明天,明天我就要走了。”其实uki并不是忘记提,而是害怕fulgur像其他人一样也渐渐地离他而去。

 

两个人都没说话,只留下窗外的泡桐树上的蝉还在热火朝天的闹着。

 

每个人都好像树上的叶片。uki突然很有诗意地想,生老病死,悲欢离合,那些撕心裂肺和无力回天,在旁人看来只是风过林梢,叶片微微地动了一动。

 

他和fulgur,只是两片叶片。

 

接近夏天的末尾,阳光已经不再灼目,只是带着泡桐树投下的影子在阳台上微微地,缄默不言地浮动着。

 

fulgur去楼下小卖部买了两瓶啤酒。

 

夏天实在太热了,不过多久玻璃的瓶身上就结出一层透明的水雾。fulgur撑着头垂眼看着玻璃瓶,伸手用指腹抹去水珠,轻柔得像在抚摸孩子的母亲。

 

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从钱包里掏出一张照片——是他前几天和uki去拍的拍立得。

 

“收着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了。”他无意识地轻轻揪着自己的指尖,“你大概不会回来了,对吧?”

 

“……嗯。”

 

uki只觉得多吐出几个音节突然显得那样生涩和困难,想了半天,只蹦出来一句——

 

“fulgur……我爱你。”

 

fulgur就那么看着他,很悲伤的样子。良久, 他开了口。

 

“今天yugo不回家……我们还有一个夜晚的时间好好道别。”

 

“别拒绝我,uki。”

 

热。

 

太热了。

 

屋里的窗帘没有拉严实,朦朦胧胧透进午后的阳光,在被揉乱的床单和被子上印出蕾丝样的花纹。uki看到一条明黄色光线从窗帘缝里偷偷溜出来,打在fulgur漂亮的肩胛骨上。

 

fulgur在吻他。

 

他跪坐在床上,神情虔诚得好像在吻他的神明。

 

“别拒绝我,uki——别拒绝我。”fulgur闭着眼,银白色的眼睫轻颤,好像展翅欲飞的蝴蝶,“我想给你留下一些好的回忆。”

 

“只是一点——别拒绝我。”

 

米色的吊带不知何时已经从肩头滑落,fulgur靠在他肩头轻声喘着气。

 

uki看到fulgur的脸上浮上一层薄红,像是烂熟透红的桃李一类的果品,仿佛轻轻伸手一掐就能溅得人满手汁水。

 

他又想到花园里被雨水打落在地的玫瑰——那样糜烂的,破败的美。

 

uki看着fulgur黛色的眼睛,只觉得心神摇曳,恍惚间失了神智。等到回过神来时,fulgur的眼泪早已把他的衣服泅湿了一大片。

 

他看着fulgur精致的侧脸,好像一个易碎的瓷娃娃。

 

“妈妈。”他轻轻喊了一声。

 

fulgur在他怀里触电似的一抖,睁大了蓄着泪的眼睛惶恐地看着他,祈求似的:“不,别说了,别说了uki……”

 

于是他就住了口。只是用更激烈的动作来回应fulgur的呜咽。

 

uki小心翼翼地抱着fulgur,手足无措的样子。年少人的心动猝不及防而汹涌,此时此刻他只记得吻fulgur。他吻得那样凶,好像要把fulgur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fulgur回应着他,好像低声说了句什么。

 

“你看,我们都是一样的。”

 

“嘶。”顶着宿醉的眩晕感,fulgur勉强把自己从床上撑了起来。

 

他看着地上惨不忍睹的一片狼藉,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

 

明明已经日上三竿,他却仍固执的盼望着uki还会再留一会儿。

 

但是一如既往地,命运之神没有眷顾他。

 

餐桌上还留着uki给他的纸条,大意是他已经离开了,让fulgur好好照顾自己。

 

fulgur轻轻地笑了笑。适逢一只不知死活的浅绿色小飞虫爬上纸条,fulgur便伸手轻轻地把它碾碎,在纸上留下一道绿色的湿痕。

 

轻柔得像在抚摸孩子的母亲。

 

其实真正的送别没有长亭古道,没有劝君更尽一杯酒,就是在一个和平时一样的清晨,有的人就在昨天了。

 

所谓浪漫,就是没有后来。

 

 

 

三年后。

 

uki几经辗转终于到了偏僻的小城。violeta家的根系实在是太大了,他花了整整三年的时间才坐上一把手的位置。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剧情不厌其烦的一次次上演,日子似乎和他进入violeta家之前一样难捱难熬。

 

除了夜幕降临,fulgur那双漂亮的,带着点忧愁的紫色眼睛会取代之前模糊的童年回忆,几乎不着痕迹地出现在他的梦境里。

 

好在这些都已经过去,他此次行程就是想要带fulgur回家。

 

不——应该是重新回到他的“家”。

 

若说小城于他只是落脚的住处,那么fulgur于他,便是逝去的年少心动,是在蝉鸣声中被定格的夏风悠长。

 

沿途路过熟悉的风景,他又看到街边的泡桐树,整棵树似乎都比三年前大了一圈,在阴沉沉的天空下晃悠着油亮的叶子。

 

他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紧张地跳动。是的,快些,再快些!uki几乎是坐在车上无声地喊,让我再快些见到fulgur!

 

“先生,到了。”车夫吱呀一声踩了脚刹,指了指几米开外的居民区。

 

他走过那个散发着霉味的通道,轻轻抬手敲了敲那扇他敲开过无数次的门。

 

“谁啊?”一个陌生的女声传来。

 

“fulgur……?……哦,你说的是卖给我房子的那个人吧?有银色头发,紫色眼睛的那个?”新的女房客听了他的问话之后比比划划地描述道,“他啊……一年前就搬走了,好像是和一个叫vox akuma的商人谈恋爱了,他就带着孩子去akuma家住了。”

 

“咔哒” 门又被关上,一切的一切又都归于平静。

 

uki失魂落魄地扶着楼梯走下楼,只觉得好像被人抽空了周身的骨头,连抬起手指都没了力气。

 

他拿出那张fulgur送他的拍立得,伸手轻轻摩挲着照片上银发男子的侧脸。蓦地,他又想起三年前的那个夜晚。

 

“……我们还会再见吗,fulgur”

 

“你愿意的话。”

 

 

“今天太阳怎么这么大,这里的夏天还是很长呢。”在回城的路上,他听见路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车夫聊天。

 

“大?先生——夏天都结束啦。”炙热的风推着车夫的声音打在他脸上。

 

是啊。夏天结束了。

 

uki心想。

 

他的夏天,已经结束了。

Yolu
推推新无盈利谷群——汩泉 现在...

推推新无盈利谷群——汩泉

现在在开的是alban喵的谷《怪盗》,后续也会开其他新的谷子,请大家多多关照

推推新无盈利谷群——汩泉

现在在开的是alban喵的谷《怪盗》,后续也会开其他新的谷子,请大家多多关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