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ora

7456浏览    230参与
fby13

僵尸皮nora


萌袖是私心(这人没救了)

祥云不太会画,改了一点

符和衣服上的布是贴的官方皮肤图片

僵尸皮nora


萌袖是私心(这人没救了)

祥云不太会画,改了一点

符和衣服上的布是贴的官方皮肤图片

Q子233
画了nora小可爱

画了nora小可爱

画了nora小可爱

劣人_弗洛
我被官方预告虐到了 所以决定摸...

我被官方预告虐到了

所以决定摸个鱼来虐看到它的人(?草,我有病)

雷亚你没有心

我被官方预告虐到了

所以决定摸个鱼来虐看到它的人(?草,我有病)

雷亚你没有心

Soueve
摸摸鱼吧,一个Nora

摸摸鱼吧,一个Nora

摸摸鱼吧,一个Nora

鸡笼里哮喘的驴

不动点大!会动!扑腾扑腾的!

p2图源代餐bot,俺早就觉得nora像小福尼啦

不动点大!会动!扑腾扑腾的!

p2图源代餐bot,俺早就觉得nora像小福尼啦

1001.1100-_1

摸摸鱼)p1角色及小脑洞有,p2xc人自产自销(什)孩子要饿死了太太们救救孩子孩子不挑食(混乱)(ni)

摸摸鱼)p1角色及小脑洞有,p2xc人自产自销(什)孩子要饿死了太太们救救孩子孩子不挑食(混乱)(ni)

fby13

nora

p2还是原来那张neko,挑染被我忘了我重新传一下……

nora

p2还是原来那张neko,挑染被我忘了我重新传一下……

須方不方
涂涂Nora (儿童画真好

涂涂Nora

(儿童画真好

涂涂Nora

(儿童画真好

1001.1100-_1
若是那样可以遇见原本的你的话,...

"若是那样可以遇见原本的你的话,该多好啊。"

Nora

"若是那样可以遇见原本的你的话,该多好啊。"

Nora

劣人_弗洛
Grand Emotion真的...

Grand Emotion真的太好听

虽然没什么跟剧情关联但还是在激情摸鱼

Grand Emotion真的太好听

虽然没什么跟剧情关联但还是在激情摸鱼

黑傀儡

[RWBY/Renora]锤与双刃枪

信标学院的猎人资格考核随着夏日的第一声蝉鸣如期而至。

“猎人资格考核不仅是对个人能力的考验,更是对团队配合的考验。所以我们会以小队为单位颁发资格证书,没有通过的小队请做好接受暑假的地狱补习的准备。”

正当Goodwitch老师推着眼镜一本正经的样子浮现在我脑海中的时候,Jaune的声音将我拉回现实。

我们——JNPR小队——接到的任务是营救被敌人囚禁的人质。这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任务,RWBY小队的任务是与作为假想敌的老师们进行对战。显然,“地狱补习”相当有威慑力,看着她们哭丧着脸,平时沉稳的Pyrrha都有点幸灾乐祸,更别提在一边手舞足蹈的Nora了。相对而言,我们的任务显得简单的多,Nora...

信标学院的猎人资格考核随着夏日的第一声蝉鸣如期而至。

“猎人资格考核不仅是对个人能力的考验,更是对团队配合的考验。所以我们会以小队为单位颁发资格证书,没有通过的小队请做好接受暑假的地狱补习的准备。”

正当Goodwitch老师推着眼镜一本正经的样子浮现在我脑海中的时候,Jaune的声音将我拉回现实。

我们——JNPR小队——接到的任务是营救被敌人囚禁的人质。这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任务,RWBY小队的任务是与作为假想敌的老师们进行对战。显然,“地狱补习”相当有威慑力,看着她们哭丧着脸,平时沉稳的Pyrrha都有点幸灾乐祸,更别提在一边手舞足蹈的Nora了。相对而言,我们的任务显得简单的多,Nora甚至已经开始列暑假计划清单了。

“那么Ren,”Jaune正在一一确认我们的状态,“上次作战中受损的武器修复好了吗?”

我低头看向自己手中的双刃枪,上面的裂纹隐约可见。风暴之花的刀刃部分来自于一种稀有的戮兽,没有材料的话,学院的修复科只能进行应急处理,无法完全修复。于是我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那这次就拜托你做侦察工作了,”Jaune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摆出奇怪的姿势,“像忍者一样。”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受谁的影响。

“像忍者一样。”我有气无力地重复了一遍。

Jaune继续说着作战计划:“侦察结束后,我和Pyrrha从后方潜入营救人质,Ren用外向力掩护我们,正面就拜托Nora吸引敌人的...Nora?”

我环顾四周,却找不到Nora的身影。模拟训练场内一片寂静,唯有风在建筑间呼啸而过。我打了个寒战,这是有不好预感的表现。

正当Jaune打算按下通话键的时候——

“Nora Smash!”

粉色的闪电带着要将人质一同歼灭的煊赫气势从天而降。

在漫天的粉尘中,我的脑海里再次浮现出Goodwitch老师的脸和“地狱补习”的余音。紧接着,Pyrrha抓着目瞪口呆的Jaune冲了出去,我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

“为什么会这样啊?”

精疲力竭的RWBY小队向垂头丧气的JNPR小队发出吃惊的疑问。

“……呃,也就是说Nora吸引敌人的想法并没有错,但是没有进行侦查导致我们并不知道人质是被分开囚禁的……”Jaune似乎在努力地遣词造句,想让我们的失败看上去不那么尴尬,于是我接过了话茬:“简而言之,某个笨蛋的想法导致了计划的失败。”

看着对方四人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Nora向我投来了“你说谁是笨蛋啊!”的不满目光,不过被我无视了。

“你们诸位的情况如何?”Jaune还保持着奇怪的官腔,好在对面并没有注意到。

带着点炫耀的神情,Ruby开始绘声绘色地描述老师们的火力是多么凶猛,防守是多么完备,自己小队又是如何急中生智联合破防出奇制胜的。

我们毫不吝啬自己的赞叹,只是每当她提到一次Goodwitch老师,我们的脸色就会变得难看几分。

……

当晚,我们便被告知补习的安排。

“居然会是你们,我原本以为会是CRDL小队呢。”Goodwitch老师脸上波澜不惊,但话语里却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

“明天是学生离校的日子,补习将从后天开始。你们的个人能力都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在团队合作时却出现了问题,个中原因请你们自己好好考虑考虑。后天的补习也是以团队形式进行,请调整好心态。”

“请调整好心态”,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我回想起这句话。在过去考核的时候,或许有小队在失败后队员们互相指责,或者某些队员过度自责的情况出现吧。不过我倒是希望某个家伙能稍微自责一下。

但是事与愿违,Nora正大大咧咧地拐着我的脖子向Jaune和Pyrrha问话。

“为什么老师觉得不通过的可能会是CRDL小队呢?明明Ruby她们的任务才是最难的吧?”一如既往没头没脑的问题。

“CRDL小队的任务是猎杀戮兽,确实不算困难的任务。或许有比较考验团队配合的戮兽存在?毕竟他们的队长有点…唔…独断专行。”

CRDL小队的队长Cardin曾针对Jaune和Pyrrha发难,但即使这样,Pyrrha还是斟酌措辞,不想在人后说同学的坏话。

Nora松开了我的脖子,似乎若有所思。不过话题很快便转移到宵夜上去了。

……

第二天对我们来说是仅剩的休息日,Nora一大早就没了身影,想必是抓紧时间去完成她那长长的暑假计划清单了。

归家心切的学生们在早上就走的差不多了,唯有零零星星没有回家打算的少许学生留在校内,比如来我们宿舍借书的Blake。诺大的校园变得十分空旷。

我和Jaune在打扫宿舍的卫生,而Blake则被Pyrrha挽留下来喝茶。发觉Nora不在的Blake好像想起了什么:“说起来,我早上醒来的时候听到了Nora的声音。”

弗纳人的清晨总是格外的早,这么看来Nora的热情非比寻常。“虽然是难得的假期,但希望她别忘了明天还有补习啊。”我半开玩笑地说道。

每当Nora专注于一件事的时候,她就会把其它事情忘在脑后,所以这玩笑话其实有一半是出自我的真心。不过,当被两位女生抓去购物的我们夜里回来的时候,连睡衣都没换上的Nora已经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了,我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然而很可惜,我的话还是一语成箴。

当一觉醒来看到旁边的床又是空空如也的时候,我就有了不好的预感。而在教室看到难得早到的Nora的希望,也在推开教室门的那一瞬间化为泡影。

这次Goodwitch老师把失望写在了脸上。

“看来你们的情况比我认为的糟糕很多,心态不仅没有调整好,反而还有所恶化。”在联络Nora无果后,老师的语气越发冰冷,她一定是认为我们在讨论考核的时候发生了冲突,“再给你们最后一天时间。无论你们是否产生了矛盾,或者产生了什么样的矛盾,如果明天坐在这里的不是JNPR小队全员的话,你们就不用准备二年级的课程了。”

虽然事实上我们并没有对失败的合作进行过反思,Nora也不是因为与我们产生了嫌隙而翘课,但这些都不是用来辩解的好借口,甚至还有火上浇油的风险。我们只好老老实实地接下这份留级警告。

……

早上的课草草收场,在去食堂的路上,我向Jaune和Pyrrha低头道歉。

Nora和我相依为命一起长大,尽管没有血缘关系,但我一直把她当作亲妹妹看待。也正因为如此,一旦她捅了什么篓子,我认为自己这个做兄长的也难辞其咎。或许正是她捉弄我时我的纵容,以及随着年龄增长而减少的劝诫次数,导致了这次的情况吧。我有必要为自己的失职道歉。

Jaune苦笑着挠了挠头,而Pyrrha则是担心联系不上的Nora是否被卷入了什么麻烦之中。

不能再给他们添乱了。本着这样的想法,我先行告退,打算一个人带上武器去校外找她。正当我走向武器柜的时候——

“Ren!”

那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回过头,穿着外出便服的Nora一脸开心的表情向我冲来。然而这次,一直让我感到安心的Nora的笑容,却让我心中那点小小的担心顷刻间化为了愤怒。

我并不反感Nora对我的恶作剧,我觉得那是彼此间亲昵的表现,但这次的情况不同。考核的失败和翘课不仅牵扯了我,还让Jaune和Pyrrha也一起连带着受罚,而负主要责任的人却在这里嬉皮笑脸。我实在不觉得这是还能笑得出来的状况。

“Ren?”

吊在我脖子上的Nora终于发觉了气氛的不对。我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弯下腰迁就她的身高,而是笔直地站在原地。Nora松开双臂,小心翼翼地望着我。

“Nora Valkyrie,”我静静地看着她,“请你适可而止。”

越短的话语,表示的事态就越严重。Nora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她呆呆地站着,眼神茫然失措,紧接着用细若蚊蝇的声音想要辩解着什么:“不是的…我不是去…”

“我不想听你的解释。”我用冷冰冰的词句打断她的话,“你现在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回去好好反省,而不是在外面闲逛。明白了吗?”

泪水开始在Nora的眼眶里打转,她似乎还不相信最亲爱的Ren会对她发这么大的火。大声的斥责往往只是情绪的宣泄,而无言的注视才是愤怒的标志。Nora泫然欲泣的表情让我的内心也隐隐作痛,但我还是横下心来,稍稍提高了音量又重复了一遍:“明白了吗?”

在Nora哽咽着点点头后,我越过她,从武器柜中取走了自己的双刃枪。或许Nora还在期待我会安抚她几句,但我并没有回头,而是拿着武器径直走向了修复科。

……

在得知修复科有了我所需要的材料后,我的心情稍微好转了一些。毕竟产出这种材料的戮兽并不常见,看来今天的运气不错。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有通讯打了进来。

“怎么回事?”是Pyrrha压低声音的询问。

据Pyrrha所言,她和Jaune吃完饭回到宿舍的时候发现了正哭得稀里哗啦的Nora。他们也试着问过情况,但Nora什么都不肯说。现在Nora正闷在被子里小声啜泣。

在听完我一五一十的叙述后,Pyrrha得出了“原来你们吵架了啊”的结论。但我认为这只是一次训诫,目的是为了让她未来不犯这种错误,这也是我的职责,并不是各执己见的吵架。我想为这一点进行申辩,通讯那边却率先传来Pyrrha的叹气声。

“唉,看来Jaune说你有时候像块木头并没有说错。”

原来Jaune是这么评价我的么?

“你总把Nora当成不懂事的孩子来看,但Nora并不是笨蛋,她有自己的考量。虽然有时候她会做错事,但她也会用自己的方式圆满补救回来。等你看到她的计划清单的时候,你就明白我在说什么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自己想出来,否则你回来的时候我可是会生气的。”

通讯被不由分说地挂断了。从Pyrrha的语气来看,她生气的原因并不是女生间的惺惺相惜,而是我确实做错了事情。虽然就结果来看我说的话伤到了Nora,但我并不认为我的立场有问题。况且明知道一开始是Nora做错了事的Pyrrha依旧站在Nora那边,这让我一头雾水。

还有计划清单的事,Nora那长长的暑假计划清单我并没有仔细看过,偶尔瞥到一两行都是对食物充满渴望的字句,这些愿望和这件事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一边着手修复武器,一边苦苦思索着。

……

结果直到武器修复结束,我也没想到什么头绪。修复科的老师看准时机,叫住了准备离开的我。

“你是一年级的学生吧?”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递过来一个信封,“请转交给Goodwitch老师,这是学生的出任务证明。”

信标学院鼓励学生们猎杀戮兽,而将戮兽身上的材料带回学院换取奖励的事也是屡见不鲜。我点点头,接下了信封。

但是…等等…现在不是假期么?

这样的话还留在学校可以出任务,而且还是一年级的学生屈指可数。

就像是找到了拼图的最后一片似的,刹那间,所有的线索都摊开在我的面前。

我武器的损坏只有稀有戮兽的材料才能修复;

CRDL小队不被老师看好的原因或许是他们碰上了特别的戮兽;

想要在早上学生离校前向别的小队打听情报就只能早起;

在野外奔波一天后自然会累得倒在床上就能睡着;

完成任务回到学院要把武器放回武器柜;

以及,出任务的证明不仅可以换取奖励,也能够增加学分,或者消去旷课记录。

仿佛听到我的心声似的,修复科的老师把我拿着的最后一块拼图按进空格:“是个拿着锤子武器的女生。”

Nora知道自己搞砸了考核,于是她想到了合适的补偿方式,并成功付诸了实践,甚至拿到了出任务证明作为保证。正如Pyrrha所说,Nora会用自己的方法圆满补救错误。

而当Nora好不容易完成了她的计划,想向她最亲爱的Ren炫耀邀功的时候,我甚至都没给她把话说完的机会。

我只是在摆着兄长架子乱发脾气罢了。

“什么兄长啊,”我靠在墙上,用手捂着脸苦笑着,“明明就是个不懂事的小鬼。”

……

Pyrrha并没有给回来的我好脸色看,不过当看到我脸上愧疚的表情之后,她还是拽着Jaune离开了宿舍。

“好好表现!”这是Pyrrha在关门前给我的嘱咐。

我走向书桌,Nora的暑假计划清单静静地躺在那里。就像是要对我的行为进行强烈谴责一般,Nora那并不漂亮的字写成的长长的计划清单上,唯有第一行被打上了表示完成的红勾——

修好Ren的武器。

心脏再次被名为后悔的情绪死死抓住,让我呼吸困难。在我做着琐碎的小事,生着无谓的气的时候,Nora正为了我和小队,独自在野外与危险的戮兽交战。而某个家伙却自以为是地否定掉了她的努力。

我转过头,Nora依旧蜷缩在她的被子里,像一只受了伤的小猫,蒙住了自己的头和四肢。我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唤着她的名字。

“Nora?”

被子窸窸窣窣地动了动,回应了我的呼唤,但Nora依旧没有钻出她的避风港的打算。于是我继续说了下去。

“Nora,对不起,是我的错。”

“…Ren…”熟悉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但却带着沙哑的哭腔,“我…我是去…”

比起责怪我,Nora更着急着想解开误会。失去了往日的活力、干涸的声音,宛如锯齿一般划开空气,让人心如刀割。我再次打断了她的话。

“Nora,你看这个。”

我取下别在腰间的武器,轻轻放在她的枕边。踌躇了片刻,Nora慢慢从被子里探出了头。她苍白的脸上挂着泪痕,眼眶周围更是一圈红肿,脸颊上还有一些细小的伤痕,那一定是战斗留下的痕迹。好在,当看到完好如初的风暴之花的时候,Nora的表情随着小小的惊呼舒展开来。

缓缓坐起身的Nora把风暴之花拿在手中摩挲着,良久,终于露出了轻轻的微笑。是因为误会解开了,还是因为看到自己的努力有了结果?又或者是二者都有。她看向我,眼神中带上了责备。

“傻瓜,你要怎么补偿我?”

我伸出手,捋了捋她乱糟糟的头发,然后指向了风暴之花的枪柄处。那里刻着一个小小的图案,一个带着闪电标志的战锤图案。那是Nora的纹章。

猎人不会轻易地碰他人的武器,一来自己并不会使用,二来武器一点小小的变动都可能在战斗中带来巨大的危险。但我曾听Ruby说过一个传言:一旦在别人的武器上刻上自己的纹章,那么那个武器连带其使用者都会对自己言听计从。虽然知道这并不真实,但不懂得如何制造浪漫的我,只能笨拙地用这种方式传达自己的心意。

Nora看了看武器上的纹章,又看了看我的脸,然后似乎突然弄明白了状况,噗嗤一下笑出声来。不过她并没有嘲笑我的笨拙。

“这可…太隆重了,我也得还礼才行。”

还礼?Nora也要在自己的神威战锤上刻上我的纹章么?但Nora却在我的注视下闭上眼睛,扬起了下巴。

笨拙如我也能明白,带着一脸“你也来刻上纹章吧”表情的Nora在想些什么。但我并没有这个资格。我还是个不成熟的小鬼,是个惹她落泪的可恶家伙,是个不会表达心意的木头,这样的人可不能拥抱祝福。

于是我微微伸出头,吻在她的脸颊上。

“Ren!你这个大笨蛋!”

发觉自己的期待落空的Nora大声嚷嚷起来。她终于回复到了往常那个我最熟悉最亲爱的Nora。这样的话,我就知道该怎么转移她的注意力了。

“吃烤薄饼吗?”我站起身,向厨房走去。果然,身后立刻传来下床的声音。随后,像往常一样,我的后背受到了熟悉的冲击。

“吃!红树汁要加的多多的!”趴在我后背上的Nora露出了如阳光般耀眼的笑容。

“能天天看到Nora的笑容”,我一定要把它列为我暑假计划的第一条。

不,是我人生计划的第一条。

X.向雏

【RWBY/renora】其实你也是草莓味的啊

“Ren~Ren~Ren~Good MMMorning~~Good~Morning~~今天想吃什么早餐呢~是草莓果酱好呢还是蓝莓果酱好呢~或者~树莓果酱~?”


“Nora.”从被窝里传来慵懒的声音。
“怎么了!? 今天身体不舒服吗?还是做晚没睡好?是昨天和戮兽交战的时候受伤了吗?”Nora掀开被子,拨弄着Ren的睫毛。
Ren还未睁开眼睛,任由着Nora玩弄他的睫毛。


“欧~!Ren!不要离开我!你还没告诉我今天早上应该用哪种果酱呢~!Ren~!不,不要离开我!”一头橘色的短发埋进Ren身旁的被子里。双手不停揺着Ren的肩膀。用哭腔不断喊着Ren的名字。


Ren睁开朦胧的...

“Ren~Ren~Ren~Good MMMorning~~Good~Morning~~今天想吃什么早餐呢~是草莓果酱好呢还是蓝莓果酱好呢~或者~树莓果酱~?”


“Nora.”从被窝里传来慵懒的声音。
“怎么了!? 今天身体不舒服吗?还是做晚没睡好?是昨天和戮兽交战的时候受伤了吗?”Nora掀开被子,拨弄着Ren的睫毛。
Ren还未睁开眼睛,任由着Nora玩弄他的睫毛。


“欧~!Ren!不要离开我!你还没告诉我今天早上应该用哪种果酱呢~!Ren~!不,不要离开我!”一头橘色的短发埋进Ren身旁的被子里。双手不停揺着Ren的肩膀。用哭腔不断喊着Ren的名字。


Ren睁开朦胧的眼睛。看着身边这个橘色短发,粉色裙子的女孩,“Nora.”
“Ren!”女孩一把抱住他,脸颊贴着脸颊。
“我没事,只是想和你说早上好。”
Nora松开他,“快点起床。”
转身走出房间。
“诶~还是草莓果酱好呢~~嘿~”


Ren坐在床边小声嘀咕:“其实你也是草莓味的啊。

莫妮卡唱脑力
乱摸的UU 我甚至看不出是No...

乱摸的UU

我甚至看不出是Nora

乱摸的UU

我甚至看不出是Nora

澜镜
cytus2的nora。她的曲...

cytus2的nora。她的曲子好爽,爱了。


以及这张是一个这两天才发现的远古巨坑(也没多远就一月叭)隔了一段时间画以前的图感觉挺奇妙

cytus2的nora。她的曲子好爽,爱了。


以及这张是一个这两天才发现的远古巨坑(也没多远就一月叭)隔了一段时间画以前的图感觉挺奇妙

雪销existrystal

一些cy2🐟 都是群友点的 最后1p ivy是自己想摸的鱼

一些cy2🐟 都是群友点的 最后1p ivy是自己想摸的鱼

柠柠.
—荷魯斯之眼— 加了點濾鏡 老...

—荷魯斯之眼—

加了點濾鏡

老師們都怎麼畫蘿蔔頭的 我不會

跟光影搏鬥我輸了

—荷魯斯之眼—

加了點濾鏡

老師們都怎麼畫蘿蔔頭的 我不會

跟光影搏鬥我輸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