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O

5228浏览    9441参与
MOCHI
序号+服饰=我画 一个小游戏...

序号+服饰=我画

一个小游戏

选评论最多

序号+服饰=我画

一个小游戏

选评论最多

非直饮水

【氢氧】【非拟人】初见和重逢在那银河彼端

(一)

  “遥望夜空,群星闪烁......赐予我们黎明的光辉、白天的温暖和黄昏的余晖。”

  

  剧烈的燃烧、激烈的碰撞、膨胀的压力?

  最初的世界撕扯、炸裂——再骤然收束。

  之后过去了多久时间?或者说,对时间来说只是闪过了多少个瞬间?

  ——并不重要。也许有一件值得记住的事情是,从那一刻之后,宇宙开始熠熠生辉。自远处所睹的涂抹色彩的星云,映射着部分自己创造的光芒。每一个在近处最为炽烈的经历,经由黯淡的稀释,成为跨越了等量的时间与空间的风景——与它诞生的过程相比,如此的静谧、悠远,却同样的不可思议。

  

(二)

  “氢和氧的结合形成了云彩、海洋、湖泊和河流。”...

(一)

  “遥望夜空,群星闪烁......赐予我们黎明的光辉、白天的温暖和黄昏的余晖。”

  

  剧烈的燃烧、激烈的碰撞、膨胀的压力?

  最初的世界撕扯、炸裂——再骤然收束。

  之后过去了多久时间?或者说,对时间来说只是闪过了多少个瞬间?

  ——并不重要。也许有一件值得记住的事情是,从那一刻之后,宇宙开始熠熠生辉。自远处所睹的涂抹色彩的星云,映射着部分自己创造的光芒。每一个在近处最为炽烈的经历,经由黯淡的稀释,成为跨越了等量的时间与空间的风景——与它诞生的过程相比,如此的静谧、悠远,却同样的不可思议。

  

(二)

  “氢和氧的结合形成了云彩、海洋、湖泊和河流。”

  

  最初的最初,可能是在某个遥远而未知的角落,某个已经毁灭了的角落,一下不经意的触碰,掀起了热浪。伴随着诞生时刻般的热烈,以及贸然闯入的不速之客带来的爆炸,成为了其他的存在。它也许伴随着一粒尘埃漂泊过了数亿、数十亿、数百亿的历史。或者,它本身就是尘埃,静静摆渡过了数个长夜,途经了许多星体漫长而短暂的历史——甚至参与了许多。继而,新的存在以各种姿态汇聚于一处,凝聚成为能砸穿空间的重量,被陌生的呼唤捕获。

  又经过了许久时间,封存这一方天地的冰霜终于解冻——虽然与它存在的岁月相比微不足道,但等待的结果是如此动人。自己以这种陌生的存在,孕育出的新世界是如此动人;以自己的身躯创造的景象是如此动人;从此处仰望到那穿越了无尽时空的过去的自己,正照耀着现在的自己——如此动人。

  这种新的存在有时看起来亘古不变,甚至比穿梭过的亿万年的星空看起来更接近永恒。即使是与其他的物质结合,最终还是会在微不可见的燃烧中,成为在自己看来最永恒的存在——水。

  

(三)

  “氢是所有气体中最轻的。”

  

  嘶——

  有什么不可见的东西在撕扯着它们。

  看不见但感觉得到,是被他们称为“电”的东西吗?

  撕扯仍在继续,自己能感受到,明显的分离——它们在分离。

  消失了...或者说,是放开了?

  透明、透明、还是透明。似乎有一种空空如也的感觉,在刚逝去的那个刹那,一闪而过。

  透明的空间里,封闭着透明的自己。

  这就是最纯粹的自己吗?没有旁的杂质,没有压力,没有...它的自己。

  封闭的空间缓缓打开,不可抑制的是失重一样的上升、上升......最后逃脱了引力——最初催促它们来到此处的陌生呼唤。途径了空气的水雾,途径了稠密的云层,去向自己的来处。背景依旧黯淡无光,近处和远处是经久不息的、熟悉的燃烧和爆炸——群星闪烁。

  

  (四)

   “If I am gone, I'll still look at you above the earth.”

  

  沉睡。长久的沉睡。

  也许自己已经经历了无数次物质与物质的转化,见证了无数次恒星的诞生与死亡。它不知道。

  直到被这并不高的温度唤醒——起码与宇宙深处的那些燃烧相比。

  一簇淡蓝色的火焰出现在视野中,自己再次与自己撕裂,像第一次的结合一样,再一次成为新的存在。但没有爆炸,没有突兀,没有陌生感。

  这是簇拥着纯粹的我们,它想。

  久别重逢,成为那熟悉的、让人心安的存在——水。

  

  (五)

  “没有任何一个东西会回归为无,但一切东西都将因回归为它们的元素而隐退消失。”

  “有一些东西不在元素周期表里,例如光、爱情、逻辑和时间,但是这些东西我们是无法触摸的。”

  

  如果我们有一天突然因为莫名的转变而分离,独自向不同的方向漂泊,我也坚信我们会再次相见。

  因为我们曾为一体,封存在陨石的缝隙里,流经过高山和平原,一同俯瞰过这一方、自己亲自孕育的天地。因为我们一同奔腾过大地、海洋,甚至是一株松木、一颗野草的脉搏。因为那些虚无缥缈的、无法触摸的、却真实存在的东西。

  我们无法贪求作为一种形式的永恒,因永恒的唯有变化。但也正是因此,只要我们分开——无论是在玻璃管里,或是在雷鸣惊涛中,或在宇宙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只要分开,那么无论漂泊过多少时空,我们都将会再次相见。也许是在另一支玻璃管里,也许在一个更加遥远的角落。

  ——在某颗星体偶然溅出的尘屑上,在晨风中的花瓣上,在两个素不相识的人的眼瞳中,在一粒种子埋下土壤的瞬间,在夜空尽头安静燃烧......我们的重逢,也是生命与生命的重逢。我们总会再相见,以旧的或新的姿态——因为那些看似不真实的存在,却是可以跨越时空的存在。


  (六)

          我们最终都会重逢在银河的彼端。







—————————————————————————————————————————————————————

这种奇妙的格式写得还蛮不熟练的(

每一段加粗的句子,英文那句来自一课一练,其余的都来自《视觉之旅:神奇的化学元素》。

之前说要写氢氧的坑终于填上了(一点)

回头再看心情安排一下碳氢氧死三角。

星黎ジ总部蠢貓喵喵

玩pocky游戏吧!!

ooc


当距离一点点的缩短,气息逐渐混淆,妳却仍毫无变化时,他的反应是——

[陈毛利]

突然间有点不满于妳的冷静了。

想要看着妳满脸通红气喘吁吁的样子,泪眼婆娑用着甜腻的声音求饶。

于是他偷偷将手按在了妳的后脑勺,调皮地少年瞬间缩短了妳和他的距离。

巧克力的香气连同着独属他的味道在妳口中,灵活却有些迟钝的舌尖小心翼翼的点了妳的舌头,见妳没反抗,他便更加放肆的掠夺

当少年吐着舌头离开妳时,他终于看到他想要的画面。

[徐闲良]

带着成熟男性的稳重,让他不至于做出什么事,将妳困在怀中,耐心等候妳自己的主动。

慢条斯理不带一丝迫切,就算理智已经岌岌可危,还是能做到面无改...

ooc


当距离一点点的缩短,气息逐渐混淆,妳却仍毫无变化时,他的反应是——

[陈毛利]

突然间有点不满于妳的冷静了。

想要看着妳满脸通红气喘吁吁的样子,泪眼婆娑用着甜腻的声音求饶。

于是他偷偷将手按在了妳的后脑勺,调皮地少年瞬间缩短了妳和他的距离。

巧克力的香气连同着独属他的味道在妳口中,灵活却有些迟钝的舌尖小心翼翼的点了妳的舌头,见妳没反抗,他便更加放肆的掠夺

当少年吐着舌头离开妳时,他终于看到他想要的画面。

[徐闲良]

带着成熟男性的稳重,让他不至于做出什么事,将妳困在怀中,耐心等候妳自己的主动。

慢条斯理不带一丝迫切,就算理智已经岌岌可危,还是能做到面无改色。

知道唇畔间的碰触,咬碎了Pocky后是放纵的享受与寻求,必要时几乎没有攻击性的撕咬和吸取,都是做的既超过且难以发觉。

不喜欢巧克力的甜味,但是对于妳口中糖果的香气却甚是喜爱。

棕红色头发下,那双眼睛已经锁定了妳。

[诸葛泽]

直接抽出妳嘴中的巧克力,霸道的索吻。

习惯性的会将手掌覆在妳的双眼上,不希望妳看到他脸红的或者贪婪的表情。

无论性格多么的成熟,在这种事上都会有着属于少年的青涩与冲动。

结束后都会在妳脖颈上留下咬痕,还不许妳遮住。

舌尖往往留着巧克力的味道和妳的牙痕,盖住妳的手掌会不自觉的向衣领和衣服深处探寻,如果妳拒绝了,会带着不爽的表情用指腹细细磨蹭妳的脸颊,终归不会做出任何出格的动作

[O]

面色是与妳一样的平静。

只有当彼此的气息混淆,自己的心跳声震的让自己发颤后才开始羞涩起来。

唇瓣轻轻擦过,仅剩最后的一小块pocky时,会大口的咬下,然后开始攻略妳的唇齿之间了。

不给妳任何退路的驯龙使,在得到自己最想要的东西之前是不会停下的。



花生焖锅

17世纪中期的fai省(并不准确

我是真的不会画头发布料这种质感👋

17世纪中期的fai省(并不准确

我是真的不会画头发布料这种质感👋

美廊

《灵魂学》:O

作者:美廊
这一篇的O,关于灵魂的意象,就确定于多重泡泡。从一个界面,到一个泡泡,再到多重泡泡,是一个升维的过程。这有点象是情绪,是一个从界面开始的,一个一个的泡泡,累积起来的模式。

在一表中,O是一个很特别的区域,是唯一的一个圆满的符号。有时,很不理解,为什么一个符号,可以表达某一个意念?O,和数字0一样,但却不是一个原始的符号,在英文字母中是第14个。但从抽象的意义上,O可能和0一样,是一个界面,正如L的边界意思那样。

喝茶去

母亲

虽然是成年人,个子大,

但母亲的心

却很小。


因为她说,

装我这一个小个子,

她的心就已经满满的了。


我是小孩子,

虽然个子小,

但小小的我

心却很大。


因为我的心里

装下了大个子的母亲后,

另外还能装下很多很多的东西。

母亲

虽然是成年人,个子大,

但母亲的心

却很小。

 

因为她说,

装我这一个小个子,

她的心就已经满满的了。

 

我是小孩子,

虽然个子小,

但小小的我

心却很大。

 

因为我的心里

装下了大个子的母亲后,

另外还能装下很多很多的东西。

O
四氧化三铁-IronQ

起源【4】

在漆黑的深空中,她渐渐恢复了意识。这一次命运将她抛向宇宙深处。抬眼望去,只有一些方向上有着来自恒星遥远而微弱的光。

她化作一道火焰,向着某颗恒星飞去。这个熟悉的谱线是不会错的,她想。

这一次她来晚了,他们早已降生。没有塔楼群,没有生命管道,他们散落各地。又或许还有人同她一样被抛在深空中。

但她看到了分布在各处的塔楼,听说了有人已经组建了教会。教会高层只有三个人,然而信徒不计其数。卡本维持着世界的结构与秩序,奈特罗珍和奥克西维持世界的生态。

“修行者可能成为能力者。”

这倒是个好方法,该来的人都会来的,她想。于是她以他们口中神的身份降临了。

“来吧,随我去那里。”她打开了一个球形的空洞,指引三人穿过。这一次...

在漆黑的深空中,她渐渐恢复了意识。这一次命运将她抛向宇宙深处。抬眼望去,只有一些方向上有着来自恒星遥远而微弱的光。

她化作一道火焰,向着某颗恒星飞去。这个熟悉的谱线是不会错的,她想。

这一次她来晚了,他们早已降生。没有塔楼群,没有生命管道,他们散落各地。又或许还有人同她一样被抛在深空中。

但她看到了分布在各处的塔楼,听说了有人已经组建了教会。教会高层只有三个人,然而信徒不计其数。卡本维持着世界的结构与秩序,奈特罗珍和奥克西维持世界的生态。

“修行者可能成为能力者。”

这倒是个好方法,该来的人都会来的,她想。于是她以他们口中神的身份降临了。

“来吧,随我去那里。”她打开了一个球形的空洞,指引三人穿过。这一次她成功了,所有的信息完好地展现在他们面前。

“其实我和你们一样,不必信奉我。这世上没有神。但至少在他们可以理解之前,教会还是要存在的。”

她在离塔楼群最近的湖水下方放置了通向这空间的门,这里后来被人们称为镜湖,成为了教会的圣地,也在人们口中被传为禁区。她又让卡本帮忙按前几世的样子在塔楼群中补建了生命管道与中枢大厅。

就在这不久之后,十三号塔楼中出现了生命的迹象。


四氧化三铁-IronQ

起源【2】

她醒了。

她环顾四周,暗黄色的岩石铺向天际,这里丝毫没有生命存在的痕迹。刚刚还在会议室中的人们全都不存在了,甚至会议室,整座大厅都不存在了。

“最后我们没能阻止世界的收缩。”她想起之前的事情。

“我带着记忆来到了下一个宇宙。”

“我有个名字,叫希德罗珍。”

生命力不断涌入她的身体,使她恢复了越来越多的记忆。她在最近的山脚下开了一个洞,在里面刻下所有她所知道的,关于上个世界的事情。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海拉姆降临。后来卡本、奈特罗珍和奥克西诞生,他们在此处建造了塔楼群及其生态系统。

“你们⋯⋯还记得之前的事吗?”

“哪有什么之前。”

她确定了他们都没保留任何记忆,于是把他们带到了...

她醒了。

她环顾四周,暗黄色的岩石铺向天际,这里丝毫没有生命存在的痕迹。刚刚还在会议室中的人们全都不存在了,甚至会议室,整座大厅都不存在了。

“最后我们没能阻止世界的收缩。”她想起之前的事情。

“我带着记忆来到了下一个宇宙。”

“我有个名字,叫希德罗珍。”

生命力不断涌入她的身体,使她恢复了越来越多的记忆。她在最近的山脚下开了一个洞,在里面刻下所有她所知道的,关于上个世界的事情。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海拉姆降临。后来卡本、奈特罗珍和奥克西诞生,他们在此处建造了塔楼群及其生态系统。

“你们⋯⋯还记得之前的事吗?”

“哪有什么之前。”

她确定了他们都没保留任何记忆,于是把他们带到了山洞中。

“以后重要的事情都记录在这吧,只有这样我们才可能打破那个限制。”

教会第一次诞生了。

至少到下一次终点到来之前还有很多时间,她想。她坐在大厅里,望着某个塔楼,生命管道不停流动着。在那里,下一位神选之人将要出生。

哔哔哔

又是被angel嘎震撼的一天

又是被angel嘎震撼的一天

番薯妹
牛牛牛~一次吃个够!

牛牛牛~一次吃个够!

牛牛牛~一次吃个够!

xiawo2011
花生焖锅

穿穿衣服戴戴假发

(并不准确

穿穿衣服戴戴假发

(并不准确

四氧化三铁-IronQ

星落如雨(1)

他们又来到了这座大厅。自幼时起,格曼就对这银白色的地面印象深刻。如今他终于再次回来,敲起那扇门。如果没有格曼近乎回溯时间的能力,他们还真的无法找到这里。


门扉轻启,无数枝条瞬间涌出,格曼躲闪不及,被紧紧缠住。


此刻布罗敏燃烧了起来,随着枝条的延伸,整个大厅已在她的燃烧中化作火海。烧尽一切之后,一颗流星将大门完全砸开。


“你看你还有在这守着的必要吗⋯⋯”尽管说着这样的话,布罗敏还是保持着她那小心而胆怯的语气,她的声音还在轻微发颤。


那人从灰烬中起身,重新聚集起藤蔓。


这时赛琳从最后面走上前来,说道:“别这样,奥克西。我们不是来打架的。”


他凝视着生命组最温柔怜...

他们又来到了这座大厅。自幼时起,格曼就对这银白色的地面印象深刻。如今他终于再次回来,敲起那扇门。如果没有格曼近乎回溯时间的能力,他们还真的无法找到这里。


门扉轻启,无数枝条瞬间涌出,格曼躲闪不及,被紧紧缠住。


此刻布罗敏燃烧了起来,随着枝条的延伸,整个大厅已在她的燃烧中化作火海。烧尽一切之后,一颗流星将大门完全砸开。


“你看你还有在这守着的必要吗⋯⋯”尽管说着这样的话,布罗敏还是保持着她那小心而胆怯的语气,她的声音还在轻微发颤。


那人从灰烬中起身,重新聚集起藤蔓。


这时赛琳从最后面走上前来,说道:“别这样,奥克西。我们不是来打架的。”


他凝视着生命组最温柔怜悯的人,并没有收手。布罗敏还没有熄灭,紧紧盯着前方。


“没关系,我来。”赛琳看着那判若两人的女孩,竟也感觉到一丝恐惧。


枝条再次扑来,却在她身边全部被溶解。


“看来我拦不住你们了,不过我不希望你们过去,真的。”奥克西叹了口气,接着说:“不如先听我讲些事情吧。”


格曼从藤条中起身,阿森尼终于向前走了一步,赛琳静静地站在原地,想听听他会说什么。


所有人都忽略了一颗火球穿过了那道门。

长男病人
以后会多画画之前没画过的

以后会多画画之前没画过的

以后会多画画之前没画过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