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oc

835.9万浏览    118.9万参与
鲛人灭绝啦⚛︎

本章以此,纪念我的爱人(梦女)

  我生于漫漫海洋之中,在这宽广的海洋中,我被这些生物誉为“女神”

我不知道我会活多久,我对生命毫无意义

一天一天,一年一年,时间在我眼里没有概念,利益成了我的全部

看着一日又一日的重复,一天又一天的经历,我不曾认为这很有趣

我的生命如同白纸,没有污点,同样没有华丽的渲染

我在漫漫生命中游动.....直到我生命中出现了色彩,他们很闪耀...很温暖

他是那渐冻症患者,时日无多,我却是久久无法死去

即使他无法陪伴,但我不得不承认,我爱上了他

那藏银色的耳环,华丽的唐装,那傲慢,玩世不恭的性格.......

他剩余生命中将充满我的身影,而我的生命中他却一闪而过

...............

  我生于漫漫海洋之中,在这宽广的海洋中,我被这些生物誉为“女神”

我不知道我会活多久,我对生命毫无意义

一天一天,一年一年,时间在我眼里没有概念,利益成了我的全部

看着一日又一日的重复,一天又一天的经历,我不曾认为这很有趣

我的生命如同白纸,没有污点,同样没有华丽的渲染

我在漫漫生命中游动.....直到我生命中出现了色彩,他们很闪耀...很温暖

他是那渐冻症患者,时日无多,我却是久久无法死去

即使他无法陪伴,但我不得不承认,我爱上了他

那藏银色的耳环,华丽的唐装,那傲慢,玩世不恭的性格.......

他剩余生命中将充满我的身影,而我的生命中他却一闪而过

............

我在喧闹声中寻找他,我在坍塌的悬臂上寻找他,我在喧哗声中向他呐喊

...无人回应

我问他们“他在哪里”他们无法回答

我认为我并不会悼念太久.......我错了

我想念他,想见到他,想再听一次他的毒舌,想再看一次他到处冒险,想再一次见到他的笑容

泪水何时爬满我的脸庞,它何时会流干...

海底的珍珠闪耀,落下哀默,哭声永无止境,将旱地浇灌成湖泊

.......我疯了,我无法忍受寂寞,我无法忍受白纸上的色彩消失....

我想利用一切复活他!我想利用任何人,任何事,任何方法.........

我变得比他们想的还要疯狂

白纸上的渲染无从,色彩在哪茫茫白纸中如同虚设,但这段记忆永存........



                                            -----吉塞拉·朴珊

-藤萝萝萝-
  手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可是我想...

  手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可是我想画画。。。

  手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可是我想画画。。。

Monsieur Legris

时间跨度非常大的练习合集(从去年八月累积到昨天的练习)

p1是同人,其他都是oc or随手画,看过且过

至今仍然是无法纠正光污染上色(悲)

时间跨度非常大的练习合集(从去年八月累积到昨天的练习)

p1是同人,其他都是oc or随手画,看过且过

至今仍然是无法纠正光污染上色(悲)

庑玥庑雷给我再一起!
画瞎了……呜呜呜

画瞎了……呜呜呜

画瞎了……呜呜呜

余

  二号设子(σ≧∀≦)σ

  二号设子(σ≧∀≦)σ

沉迷于贝哀无法自拔

据名柯官方所透,红方将再加一人且是一位推理能力超强还会捉鬼的中国道士?!


———

咳不好意思我是标题党,其实是自设啦!

(求约约捏我爱钱!

据名柯官方所透,红方将再加一人且是一位推理能力超强还会捉鬼的中国道士?!


















































































































———

咳不好意思我是标题党,其实是自设啦!

(求约约捏我爱钱!

阿咕咕水水
Ayn•Solville.  ...

Ayn•Solville.

  只是一条if剧组生活线!🙌

Ayn•Solville.

  只是一条if剧组生活线!🙌

安崎ERROR

  oc里最人畜无害的一个

  。。。也许吧

  oc里最人畜无害的一个

  。。。也许吧

沈倦

跟自己创建的oc

我叫沈年,这是我的暗卫十一,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互相了解的程度比你们想象的还要深,他不仅是我的暗卫,还是我的玩具,更是我的……夫人。


十一是我手中最锋利的一把刀,也是最无情无义的那个,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眼里开始产生情愫的,或许是那一次在帐中,我把他唤到身边触碰他时开始,又或者是在浴池边,他说不仅仅想是一个玩具,更想感受我的温度和爱意,虽然当时我开着玩笑说他不是感受的很深吗,却又痴迷于他祈求的样子,失控的样子,又或者……是他迷离着攀附着我想亲吻我的样子。


十一,你的样子很美,少爷的恶劣性子在你的身上很好得到了满足,还记得故意把你压在墙上,让你的声音盖过隔壁的花魁,你可真乖,一声......

我叫沈年,这是我的暗卫十一,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互相了解的程度比你们想象的还要深,他不仅是我的暗卫,还是我的玩具,更是我的……夫人。


十一是我手中最锋利的一把刀,也是最无情无义的那个,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眼里开始产生情愫的,或许是那一次在帐中,我把他唤到身边触碰他时开始,又或者是在浴池边,他说不仅仅想是一个玩具,更想感受我的温度和爱意,虽然当时我开着玩笑说他不是感受的很深吗,却又痴迷于他祈求的样子,失控的样子,又或者……是他迷离着攀附着我想亲吻我的样子。



十一,你的样子很美,少爷的恶劣性子在你的身上很好得到了满足,还记得故意把你压在墙上,让你的声音盖过隔壁的花魁,你可真乖,一声一声的,让别人都止住了叫声。


还有在书房中,一边上一边让你对着镜子画出我们此时的样子,又让你自己把东西抹在交合的位置,真是太可爱了,最后这幅画还被你偷偷的藏了起来,以为我不知道?


那次在桃林中你我都失了控,最后竟是把你弄晕了过去,不过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知道,对于我而言,你不仅仅是一个玩具。


第二天云小姐便派人来提了姻缘之事,你失魂落魄的模样让我心痛,借着这个机会我偷偷办了婚事,让你以为我接受了联姻,你一晚没睡,第二天还被我哄着换上了红衣,与我拜堂成了亲。你当时愣在那里差点没哭出来的样子实属把我逗乐了,可又觉得心疼,十一,我爱你。


这个晚上你很主动,第一次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最后没有体力瘫软在我的怀里……


只是十一,你叫我夫君的样子,太过让我兴奋了,今晚不会这么早结束,夜还很长,我们慢慢来。

北陌的偏爱给卢老爷和绫人

看望绫人的全过程

  正常原神角色设定

        ooc致歉

      因为某种原因,两天前便乘上船,在风波肆意时前去稻妻和神里家谈商务生意。站在甲板上,海风裹挟着咸咸的气息扑面而来,不时有海鸟飞着,唱着它们自己的歌,觅食,生活。海洋是纯粹的,那抹幽深而神秘的蓝色像极了他的眼睛,我想。不过自己也并不是很想见他,但又期盼着见他,这样的矛盾心理固然不为人所知,总不见得说晨曦酒庄的迪卢克因为一纸书信而跨越山海只为见神里家家主一面吧?虽然事实如此,但自己是断然不允许被传......

  正常原神角色设定

        ooc致歉

      因为某种原因,两天前便乘上船,在风波肆意时前去稻妻和神里家谈商务生意。站在甲板上,海风裹挟着咸咸的气息扑面而来,不时有海鸟飞着,唱着它们自己的歌,觅食,生活。海洋是纯粹的,那抹幽深而神秘的蓝色像极了他的眼睛,我想。不过自己也并不是很想见他,但又期盼着见他,这样的矛盾心理固然不为人所知,总不见得说晨曦酒庄的迪卢克因为一纸书信而跨越山海只为见神里家家主一面吧?虽然事实如此,但自己是断然不允许被传言这种事情发生的。

       连续吹了两天的海风后,第三天,很荣幸地与感冒为伴,别的倒没有什么,就是莫名头疼以及声音的变化,就如同闷在罐子里一样听上去让自己很不舒服。所幸平日里话也不多,那就尽可能再少说一些话好了。

       登上这片略有陌生(因为曾经来过一次)的大地,入目是全然不同于蒙德、璃月的风土人情,但也没空多想,径自前去神里屋敷,“站住,什么人!”,门口的侍卫抽出剑,“劳烦通报,我是……”“这是贵客,让他进来。”熟悉的声音响起,侍卫果然收回了剑,自己则畅通无阻地向前走,时隔七个月,门口那抹蓝色的身影出现在眼里,有欢欣,但更有一股无名的火气。

       “迪卢克老爷,好久不见,甚是想念。”他脸上还是那抹熟悉的笑容,如阳春白雪般温柔,而我只是冲他点了点头,随及召出狼末,他心领神会,召出波乱月白经津,兵刃相斗间,能很明显看出双方都没有认真,都在放水,从旁人来看,两人不时的眼神交流更令人摸不着头脑,动作都并未用力,软绵绵的,这么“切磋”了几下后,就像必要仪式结束了一般,我们各自收回了武器。

       他也是将我带进了会客厅,跪坐在榻榻米上,看他早已摊放在桌面的合同,还未来得及落笔签字,便被他一把抓住了手,他身子向前,额头贴上我的额头,我盯着那双眸,像白鸥凝视深不可测的汪洋恣肆,“没发烧啊”,他自言自语般喃喃说着,随后起身出去,“等我一下”,我只在心里嘀咕着“谁要等你”,不过没一会他回来了,又一会托马端着一个碗进来了,瞥了一眼那不明淡绿色液体,有种不祥的预感。

      “既然感冒了,我让托马熬了一碗药,温度适中,喝了。”近乎于命令的口吻,这让自己很是抗拒,“不必。”而且本身自己就很怕苦,这东西一看就……“确定不喝?”“我喝不喝好像和神里家主并无干系。”“再问一遍。”“我要不是为了到你这里来我也不会感冒,所以既然你已经欠我的了又何必再逼迫我呢?”“由不得你。”几乎是同时,在我惊讶的瞳孔的注视下,他仰头一口喝完了碗中的药,把碗“嗒”一声放在桌上便抓住我的双手,凑上前紧紧吻住我的唇,是熟悉的古柏的清香气息,头脑略微清醒了一下,反应过来要挣扎,刚准备有所反抗却被抓得更紧,他的舌头灵活地撬开我的牙,随后,意料之中的苦味蔓延开来,液体充斥着口腔,被逼无奈之下(因为我要呼吸)咽下了那苦不堪言的汤药,随后想推开他但并没有成功。“想跑到哪里去?嗯?”“你……你,堂堂正正的社奉行大人,神里家现任家主,就只会玩这些见不得人的把戏么?”“见得人啊,卢老爷要是愿意我现在就昭告——”我一把捂住他的嘴,恶狠狠威胁,“闭嘴,不许说下去。”遂推开他抱臂陷入沉思。

       却突然被人从身后抱住,“你……”“卢老爷如果忘了,我不介意让你重温一下那天。”能感受到脸部温度逐渐上升,“你个不正经的,信不信我把你的神里屋敷给烧了?”“这也是你的家,你的另一个家。”他轻声说,本身自己也只是嘴上不服输,其实心里早就屈服给他了。

       是,我的另一个家,是他给我的,在稻妻的,也是他的,必将成为我们的,家。

R e g 寿星

耶!越来越熟练了!!( ˝ᗢ̈˝ )

耶!越来越熟练了!!( ˝ᗢ̈˝ )

氧化钙

自家oc的摸鱼玩意

好喜欢怨种兄妹本体的相处场合()

自家oc的摸鱼玩意

好喜欢怨种兄妹本体的相处场合()

洋洋洋洋阳云

急急急!

 特价20r接两个摸鱼页,没有例图就是为了当例图,一个Q全一个半身一个Q头(单纯一个头没脖子那种)

  大概二月下旬画,急急急!

 特价20r接两个摸鱼页,没有例图就是为了当例图,一个Q全一个半身一个Q头(单纯一个头没脖子那种)

  大概二月下旬画,急急急!

蓝珀 Blue Amber
除开每三个月一次,被各路族长围...

除开每三个月一次,被各路族长围在密室里“评鉴”妖力强度的日子,威莽贺的生活很简单。

读书识字,学习规矩,被其他年纪大很多的哥哥姐姐们相约比试——还往往是她单方面的碾压。

【无聊】

这是贺最直观的想法。

曾经的玩伴和熟识的长辈都不在身边,她本身又是个凉薄性子,就导致与外界的交流,只剩下和长老与兄长们的寥寥几句。

学术和武力倒是日益精湛,毕竟除此之外她没什么可做的。

但也是有想要做的事情的。

她想去宅院外面看看。

就像二哥说的,那个什么,出门历练。她想去历练。

至少,别再被关在这个院子里了。

她想要自由。

除开每三个月一次,被各路族长围在密室里“评鉴”妖力强度的日子,威莽贺的生活很简单。

读书识字,学习规矩,被其他年纪大很多的哥哥姐姐们相约比试——还往往是她单方面的碾压。

【无聊】

这是贺最直观的想法。

曾经的玩伴和熟识的长辈都不在身边,她本身又是个凉薄性子,就导致与外界的交流,只剩下和长老与兄长们的寥寥几句。

学术和武力倒是日益精湛,毕竟除此之外她没什么可做的。

但也是有想要做的事情的。

她想去宅院外面看看。

就像二哥说的,那个什么,出门历练。她想去历练。

至少,别再被关在这个院子里了。

她想要自由。

黑麦草Lolium_perenne
*本设定衣物中的确有参考越剧/...

*本设定衣物中的确有参考越剧/京剧服装,但仅是参考,如果形制不符请您谅解,毕竟这只是一个小菜鸡自己随便脑的服装...

姓名:青明

性别:雌性

种族:怨面

怨面:由极度哀怨、愤怒、惊惧等的转化而来,也有自然存在,目前自然种群只剩一只,就是青明。肉可入药,但药用价值不大,骨头和角磨粉后是一种具有极大成瘾性的兴奋剂。头顶的黑白珠子据说能让人忘记忧愁,至今为人所追捧。具有正常人类的智慧与自理能力。人性,头生六角,顶一宝珠,背后六翼。被人类大量捕猎,现已濒危。黑市上仍有流通个体,骨粉是部分地区的硬通货。在法律层面上不具有人权。

*外面那身和戏服似的衣服就是怨面的皮。有些地方会使用它们的皮毛制......

*本设定衣物中的确有参考越剧/京剧服装,但仅是参考,如果形制不符请您谅解,毕竟这只是一个小菜鸡自己随便脑的服装...

姓名:青明

性别:雌性

种族:怨面

怨面:由极度哀怨、愤怒、惊惧等的转化而来,也有自然存在,目前自然种群只剩一只,就是青明。肉可入药,但药用价值不大,骨头和角磨粉后是一种具有极大成瘾性的兴奋剂。头顶的黑白珠子据说能让人忘记忧愁,至今为人所追捧。具有正常人类的智慧与自理能力。人性,头生六角,顶一宝珠,背后六翼。被人类大量捕猎,现已濒危。黑市上仍有流通个体,骨粉是部分地区的硬通货。在法律层面上不具有人权。

*外面那身和戏服似的衣服就是怨面的皮。有些地方会使用它们的皮毛制作服装。

年龄:20

学历:你指望牲畜有什么学历?(会两种语言,但基本只能沟通,会写一点点。)

工作:你指望一头逃亡的牲畜有工作?

外貌:普普通通人型,黑发,黑瞳,眼睛狭长。身高1.76m,角高82cm,最大翅展2.71m,总高2.58m。因为是直立的,所以我懒得算肩高了。

性格:比一般人更加悲观、更加敏感,但也更坚强。你很难指望有什么事情能彻底打倒她。她的计划中总是包含着自己的死。话比较少,可能是因为没啥文化,说话比较困难,话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攻击性。

攻击力:你看着她头上的角再想想?(能够快速使2~3个着护甲有准备的成年人失去行动能力,猎杀时请做好充足准备。)



维徕_

  福利盒29.9拦截!活动结束抽一个草立

  福利盒29.9拦截!活动结束抽一个草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