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oc长毛了

24.2万浏览    6095参与
风物集

线稿一堆,这是唯一上好色的QwQ

林影摇,做饭很好吃的一枚汤圆精口牙

其实是克苏鲁那边的菜

追番看合集,事实证明txt是能发MP4的!

(推荐把好吃的分享喂给别人家的oc)

线稿一堆,这是唯一上好色的QwQ

林影摇,做饭很好吃的一枚汤圆精口牙

其实是克苏鲁那边的菜

追番看合集,事实证明txt是能发MP4的!

(推荐把好吃的分享喂给别人家的oc)

风物集

第四集:the magical girls

创作不易,日更连载,红心蓝手,随便互动 

可以把你家oc和我家oc写在一部日常番里口牙!


        三个少女一台戏,北辰的侄女,魏庄的外甥女,林影摇的表妹。

        假期父母出门旅游把电灯泡丢给家里靠谱且单身的青年没有毛病,去游乐园玩没有毛病,但是游乐场的小丑大玩偶突然被暗黑之力污染开始散播悲伤与绝望,问...

        

创作不易,日更连载,红心蓝手,随便互动 

可以把你家oc和我家oc写在一部日常番里口牙!


        三个少女一台戏,北辰的侄女,魏庄的外甥女,林影摇的表妹。

        假期父母出门旅游把电灯泡丢给家里靠谱且单身的青年没有毛病,去游乐园玩没有毛病,但是游乐场的小丑大玩偶突然被暗黑之力污染开始散播悲伤与绝望,问题就很大。

北辰就很绝望地吐槽:“该怎么和亲戚交待我把她家闺女带丢了啊!”

        林影摇指了指天空。

        魏庄也很悲伤地呐喊:“我知道那是魔法少女在和怪兽战斗但是我家外甥女也不见了啊!”

        林影摇指了指天空。

        北辰抬头:“啊,那个戴着绿色面具的穿着绿色公主裙的绿毛魔法少女有些眼熟。”

        魏庄也抬头:“那个粉色的东西也是呢,让我想起异世界的魅魔,嘿嘿,魅魔小姐姐……”

        林影摇物理意义上地打断魏庄发电:“这里有很多小孩子。”

       “所以,你家表妹去哪儿了呢?”他们想起来了,齐齐地问林影摇。

       林影摇指了指天空。


       看着天上一遍尬舞一边念“拉普多嗦”发射彩光的三个少女,他们陷入了沉默。

        北辰绝望低语:“我好像明白她们为什么要戴面具了……”

       魏庄悲伤叹息:“如果不是我没有了身为魔王的魔力,我一定要让这强迫初中少女做这种羞耻事情的幕后黑手付出代价……”

       林影摇他很安静,一言不发。

       绝望,悲伤,痛,看着这一切他们都替这些被雇佣童工的未成年少女感到心疼。


       黑色的小丑被硬生生尬得痛苦面具与本体分离,变回了那个给孩子们带来欢笑还要挨拳打脚踢的道具。暂时失踪的三个少女手牵手找到了大人们,却感受到了来自成年人们沉重的凝望。


       游乐园之行,只有北辰一个人因为过山车跳楼机惊声尖叫,其他人面无表情,没有感受到刺激,北辰怀疑自己是过于正常才和他们格格不入。


       魔法少女们尚未得知,下个学期开学,她们进入高中,将会遇见一个神出鬼没的音乐老师,他总是会在最需要的时候突然路过或者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冒出来,然后作为很好用且很善良的亚撒西普通靠谱成年男性被“一无所知”地抓壮丁。

想肝手书的沙雕七狩
  好久没画萌系了,摸摸鱼

  好久没画萌系了,摸摸鱼

  好久没画萌系了,摸摸鱼

梢野

误会  和解   左邓

天润出场


误会  和解   左邓

天润出场



梢野

南风知我意2

校园/ooc严重/竹马/破镜重圆


勿上升


“张极!”张泽禹出了门就看到张极拎着一袋包子站在他家门口等着他。


许是有过一次分别的经历,让两人都有患得患失的感受,张泽禹现在看到张极比对他爸都亲。


“喏,我妈让我给你带的。”张极把包子递给张泽禹。


张极还记得,张泽禹小时候天天跑过来蹭饭,他妈妈还特别稀罕这小孩,每次都塞给张泽禹张极私藏起来的好吃的。


“谢啦。”张极心里一咯噔,他们之间的关系都开始说谢谢了吗。


一整天都是低气压。


刚到校门口,两个黑点风一样冲过来,前面跑得快的看上去冷冰冰的,像捂不热的冰块。后边那个,嗯,像个操...

校园/ooc严重/竹马/破镜重圆


勿上升



“张极!”张泽禹出了门就看到张极拎着一袋包子站在他家门口等着他。



许是有过一次分别的经历,让两人都有患得患失的感受,张泽禹现在看到张极比对他爸都亲。



“喏,我妈让我给你带的。”张极把包子递给张泽禹。



张极还记得,张泽禹小时候天天跑过来蹭饭,他妈妈还特别稀罕这小孩,每次都塞给张泽禹张极私藏起来的好吃的。



“谢啦。”张极心里一咯噔,他们之间的关系都开始说谢谢了吗。



一整天都是低气压。



刚到校门口,两个黑点风一样冲过来,前面跑得快的看上去冷冰冰的,像捂不热的冰块。后边那个,嗯,像个操心的老大爷。



“阿志!阿志你慢点!哎哟别摔了阿志!”后面那个跑着跑着摔了一跤。



前面那人拉他起来又跑过来,后面那个还没起利索,又“啪”的摔倒。



张泽禹:……这哥们好执着。



那两个人跑过来,那个摔了两次的先注意到了他:“你好,我是高二六班苏新皓,你们隔壁的。他是朱志鑫,高二五班。”



又点点头:“张泽禹,你好。”



叫朱志鑫的那个一把搂住张极,张泽禹眯了眯眼,啧,不爽。



张极能感受到似的,把朱志鑫推开,朱志鑫被推开也不恼,笑笑:“靠,我说你这么快就带入角色了。”



苏新皓把人拉回来:“南城那货还是在北门等你昂,听说这次他们老大出来的。”



“知道了,不用你操心。”说着还瞟了一眼张泽禹。



这小家伙,肯定又在发愣。



张极上课上一半趁着张泽禹没注意翻墙出去,他们说的“南城那货的老大”由于长相像摩尔。因此被人成为摩尔先生。



等张极真的看到这位摩尔先生不由一愣,这真真正正就是摩尔好吧!!



“呦,来了。”“摩尔先生”叼根烟,缓缓吐出烟圈,大夏天还带着毛线帽……真不多见。



“摩尔先生你不热么?”张极非常友好的询问,他发誓,他绝对是出于好意的。张极嘴里叼的棒棒糖还是张泽禹给的,是张泽禹最喜欢的橘子味。



“卧槽你大爷的,老子特么不叫摩尔先生!!”张峻豪看着张极恍然大悟的样子,以为他懂了,结果这人又道:“真的吗!冒犯了摩尔女士。”说完,深深的鞠了一躬。



张峻豪:(嘴角抽了抽)



张泽禹这边,转头时发现张极不在,挺疑惑的下课跑去五班问了问朱志鑫,别问,苏新皓肯定跟着。两个人总是待在一起,看上去和张极也挺熟悉的,张泽禹觉得问他们他们应该知道。



“张极不让说。”朱志鑫看着张泽禹。怎么办?这么可爱的小孩越来越想要,想邦邦给张极几拳把人抢过来。



苏新皓看着朱志鑫笑的和花一样的脸,叹了口气:“收着点心吧,也不怕他把你揍一顿。”



“好嘛~”



张泽禹受不了两个人腻歪,腿一迈跑远了。



他自己去找。



“我……”靠这个字还没说出口,张泽禹迎面撞上打架回来的张极,胳膊和腿上都挂点彩,张泽禹皱皱眉,拉起他的胳膊:“不是说再也不去打架了吗?”



张极初一的时候就经常逃课打架,张泽禹说,只要他不打架每天都给他一块橘子味棒棒糖……



看来他不在这段时间某人可不听话啊。



“没,就出去的时候摔了一跤。”张极脸不红,心不跳的狡辩。



这角度……侧身摔过去好像也合理。



“闭嘴。”张泽禹凶他:“我去和老师请假,带你去医务室看看。”



“哦。”张极还是死死的盯着张泽禹。





两人怎么都没想到,在医务室会看到张峻豪。



“顺子?”张泽禹一股子无名火窝上心头,他突然就明白了什么。



两个人都坐在医务室里乖乖受张泽禹说教。



“不是都和我保证好的不打架啦么?”



“行,都不说话是吧?”



“张峻豪先说你,你高二刚转过来就打架,校服你领了么?书籍你领了么?第一件事去打架了?”



“还有你,张极。初一怎么和我保证的?橘子糖你肯定吃腻了吧?”



“来吧,继续打啊。看谁先打.死.谁。”张泽禹往椅子上一座,抱着胳膊看着他俩。



“不是都挺厉害的么?”



张极和张峻豪面面相觑,不得不说,张泽禹生气起来真的可怕,他既不闹也不找事,冷冰冰的,张极想,以后真的不能把人惹毛了。



谁来救救他们!!



张泽禹带着坏情绪径直略过两人,回班走去。



张极张峻豪:(独留我在风中凌乱)。



张泽禹放学没等他,张极挺委屈,他的小竹马一直都没搭理他,这一天都垮着脸。



张极在备忘录里悄悄写下:



饲养小狗指南:



1.不要打架,打架会惹小狗生气,小狗生气很可怕。



2.上一条批注:尤其不要和张峻豪打架。



3.小狗喜欢橘子味的糖,要多带一些。



4.小狗不会无缘无故不搭理自己,要反思!!



……



—tbc.



风物集

《第三集:the leading roles》

      创作不易,日更连载,红心蓝手,随便互动 

      可以把你家oc和我家oc写在一部日常番里口牙!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比如,异世界过来的和去异世界的。...


      创作不易,日更连载,红心蓝手,随便互动 

      可以把你家oc和我家oc写在一部日常番里口牙!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比如,异世界过来的和去异世界的。

        医学奇迹,即是一个人深夜触电、打游戏猝死、下楼梯摔死、救过马路的小女孩被车撞死,然后死去活来,有的脑震荡失忆,有的以为自己是另一个人,有的中二起来。

       鬼门关走一遭嘛,亲朋好友们就算觉得不对也会表示理解理解,反正再过一段时间他们会表现正常起来的。

       北辰看着医院里对着杯子和苹果念咒的高中同学魏庄,只觉得操蛋,于是他趁着对方在背对病房门对着窗户捣鼓什么的时候,果断轻手轻脚上前捂住了他的眼睛。


北辰微笑,伪音:“猜猜我是谁?”

魏庄摸了摸他的手:“啊西巴是谁呢?双手保养得这么好的话,一定是我们的护士小姐了吧!”

北辰:“你少和我贫嘴,不然切掉你的舌头哦~”

魏庄:“我当然是在逗你的啦。”

北辰:“那就猜猜看吧~”

魏庄战术打盹。

北辰出声:“睡着了吗?”

魏庄:“啊,我的头还是有点晕。”

北辰:“现在回答吧。”

魏庄:“问题是什么来着?”

北辰:“还能是什么啊快说我是谁啊!”

魏庄:“还能是谁啊当然是我们亲爱的了!”

北辰:“看这小子动脑筋的样子。”

魏庄:“亲爱的,现在放手吧,感觉眼珠子要被扣下来了。”

北辰:“亲爱的是谁呢?”

魏庄:“那是什么泡泡茶壶一样的话啊,亲爱的还能是谁啊!”

北辰:“闭嘴给我说名字!”

魏庄:“无所不知的光明神啊——”

北辰:“没有那种东西!”

魏庄:“你真的觉得我不知道吗?”

北辰:“别耍花招了你这冒牌货啊。”

魏庄:“你现在是在怀疑我是吗?”

北辰:“说个名字有那么难吗?”

魏庄:“这不是名字的问题,是我们信赖的问题!”

北辰:“什么啊那就走到底吧,我用我的一面墙的手办赌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你要赌什么?”

魏庄:“一定要押上重要之物才行吗?”

北辰:“怂了吗?”

魏庄:“ 怂的不是我是你才对吧。”

北辰(声线崩坏):“哈哈哈哈哈看看这小子故作坚强的样子。”

魏庄:“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放手。”

北辰邪笑:“最后的机会应该是我给你的吧!”

魏庄:“现在再也无法回头了!那样也没关系吗?”

北辰(声线崩坏):“好呀这就是我想要的,今天我们两个人中总要没一个。”

魏庄:“数到三我们同时说出第一次见面的地点。”

北辰(声线崩坏):“哈哈哈哈哈能想到的只有那个吗,可爱的家伙。”

魏庄:“怂的话就去打魔龙王啊。”

北辰(声线崩坏):“不要耍嘴皮子了开始吧。”

北辰:“One、 Two,祈祷nia?”

魏庄寂静后终于开口:“走之前,再让我说一句吧。”

北辰:“说。”

魏庄:“你还是这么喜欢玩烂梗呢,林影摇。”

北辰:“错了​你个​狗崽子!!!!”

“咔!”​


      林影摇拎着便当开门,看见扭魏庄脖子的北辰,眯眯眼变成了小小的豆豆眼,里面是大大的疑惑:“所以你们在做什么?”

      “肩颈按摩。”

       他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魏庄咳嗽两声开口:“说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在短短的几天之内穿越到异世界当了一回魔王。”

       林影摇点点头,拿起桌上的病历本:“脑子坏了。”

       给他上吊瓶的真正的护士姐姐推车而入。

      “魔、魔王?!”

      “勇者?!”

      他们认出了彼此,这枚手背针是在魏庄的强烈要求下让林影摇扎的。

风物集

《第二集:what the hua》

        “导演编剧您们食不食油饼?一个现代都市日常番里面为什么会出现哥斯拉啊!!!”

         北辰拖着被画得飘成了世界名画《呐喊》里面条身型的林影摇拔腿狂奔,以蛇形走位躲避掉下来的一大块又一大块钢筋水泥。

        “你有没有听见孩子们的悲鸣?......


        “导演编剧您们食不食油饼?一个现代都市日常番里面为什么会出现哥斯拉啊!!!”

         北辰拖着被画得飘成了世界名画《呐喊》里面条身型的林影摇拔腿狂奔,以蛇形走位躲避掉下来的一大块又一大块钢筋水泥。

        “你有没有听见孩子们的悲鸣?

        你有没有感受到城市在分崩离析?

        你不曾注意阴谋得逞者在狞笑。

        你是否想过……朋友不再是朋友,家园不再是家园……”

       北辰大喊着不属于他的台词,发动了严肃中搞笑搞笑中严肃的被动技能,堪堪躲过又一块掉落物。

        背景中,炮火炸开,大楼崩塌,哥斯拉举起一辆公交车朝特警的防线扔了过去,坚实的护甲免疫枪支弹药。

       北辰一边跑一边对镜头呐喊:“所以那些个头那么大的超人的过肩摔为什么就可以奏效啊!明明都是物理攻击!难道变个身就有高贵的真伤吗!”

        建筑倒塌的声音掩盖了一切。

        特写给到应用战斗的超人和怪兽上,那怪兽被超人甩来打去,周围的建筑物就像泡沫塑料一样脆皮,怪兽被举起来扔了出去。

最后怪兽被击败缩小逃亡天空,超人在劫后余生的人们感恩戴德的声音中举手握拳标准横飞消失在天际,欢喜团圆结局。

        喜个鬼!

        你有没有听见孩子们的悲鸣?

        你有没有感受到城市在分崩离析?

        你不曾注意阴谋得逞者在狞笑。

        你是否想过……朋友不再是朋友,家园不再是家园……


       “你还好意思打标签是日常番啊!日常懂不懂!泡面懂不懂!”北辰把一包盐摔倒了地上,因为被摔的东西无所谓。

        “把日常的理念先搞懂啊!砸了!一切都砸了!”他连摔了好几包盐。

       “阿辰,别激动。”林影摇上来安慰跪在地上伤心落泪抓着土的北辰,“我们是日常番啊。”

       “欸?!你睁眼了!”

       “有没有一种可能,这一切只是你的一个梦。”林影摇说着,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小巧的鸽子,猛地一捏,“一个你稿子画不完还想睡懒觉,逃避现实想着有什么不可抗力让你名正言顺地拖更的梦。”

        鸽子叫了:“汪!”


        于是北辰垂死病中惊坐起,揪着床边学狗叫的林影摇的衣领疯狂摇晃:“啊啊啊你为什么要叫醒我让这个城市毁灭吧赶紧的!!!”

        一个暴栗让他乖乖打开了SAI,因为林影摇威胁如果中午之前画不完就不给他做红烧鲤鱼。


        厨房,林影摇眼镜反光,微微一笑。

        北辰看不到的宇宙深处,一只怪兽改道另一个星球,因为它打了个盹儿梦见它的目的地有能克制它的超人。

        超人今天,依旧是一个勤勤恳恳在办公楼里打工的社畜。他大腹便便的老板把一叠A4纸甩了回去要求他重做。

        这是阳光明媚风和日丽的周六,街角红绿灯人流熙熙攘攘,OP回收,大家都有光明的未来。


【旁白君:个鬼啊!

你有没有听见社畜们的悲鸣?

你有没有感受到线稿在分崩离析?

你不曾注意阴谋得逞者在狞笑。

你是否想过……主角不再是主角,配角不再是配角……】


风物集

《第一季 第一集:who am I》

     【在一个奇幻题材的世界里,总有那么几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在一个泡面题材的世界里,总有那么几个制造笑点的。

        他们知道自己在一部番剧中生活,会精准地找到镜头说出这一集怎么怎么样的话,吐槽主角毫不留情,有的时候甚至可以成为全番最高的战斗力。

        有的人说,他们是主角的小弟,有的人说,他们是异次元的神。】......


     【在一个奇幻题材的世界里,总有那么几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在一个泡面题材的世界里,总有那么几个制造笑点的。

        他们知道自己在一部番剧中生活,会精准地找到镜头说出这一集怎么怎么样的话,吐槽主角毫不留情,有的时候甚至可以成为全番最高的战斗力。

        有的人说,他们是主角的小弟,有的人说,他们是异次元的神。】


        北辰在这一集,停下了吃泡面的动作,走到墙角对着摄像头悄悄表示:“别听旁白乱说!我不是我没有!”


         他的室友林影摇一边嗦面一边歪头,他的头上冒出了一个问号,配着叮一声的音乐。

北辰回头:“没什么,只是画了一天漫画有些碎碎念而已。”

     【旁白君:如你所见,这是一个普通的宅男漫画家和他青梅竹马的合租基友,顺带一提,基友是一个带着右单边金丝眼镜的音乐教师,还是个眯眯眼。】

       “别把我基友说成一个神秘反派啊喂!”

风物集

        哼啊啊啊啊啊蝈蝈蝈蝈蝈蝈蝈

       刁民的极致就是在老福特那脆弱而敏感的神经上反复横跳口牙(bushi)

      说AI绘画聪明吧,它知道修格斯(p1)修叽是女仆(bushi),还能通过pl(七车)的自设线稿把kp(初三)(p2)给整出来,但是说它是人工智障也很有道理,七车的另一个自设p2和p5,被它整成照骗

        哼啊啊啊啊啊蝈蝈蝈蝈蝈蝈蝈

       刁民的极致就是在老福特那脆弱而敏感的神经上反复横跳口牙(bushi)

      说AI绘画聪明吧,它知道修格斯(p1)修叽是女仆(bushi),还能通过pl(七车)的自设线稿把kp(初三)(p2)给整出来,但是说它是人工智障也很有道理,七车的另一个自设p2和p5,被它整成照骗

阿巴阿巴
  是oc 翎心   

  是oc 翎心

  

  是oc 翎心

  

傲罗办公室主任🍱

【德哈】如果哈利没用神锋无影

抱歉哈

这次以哈利的视角写(下次德)

德拉科.马尔福没有上课,他在医疗翼照顾他老婆(划掉)🌚

————————————

我最后的记忆,是德拉科.马尔福对我用了钻心咒


再次醒来,我在医疗翼的床上……身边还有个马尔福。他很好看,灰色的眼睛温柔的能溢出水来。我有个秘密估计梅林都不知道。

我喜欢德拉科.马尔福

对,没错,我脑子抽抽了,我喜欢我的死对头。他不是gay,不可能,他绝对不会喜欢我,我天天催眠自己。可我还是喜欢他,不是吗?

“破特,你醒了?我可照顾你好久了,给点报酬吧?”

一如既往的欠揍……

(小剧场

作者:拽哥,你这样追不到老婆的

拽哥:那你来?

哈利:你俩背...

抱歉哈

这次以哈利的视角写(下次德)

德拉科.马尔福没有上课,他在医疗翼照顾他老婆(划掉)🌚

————————————

我最后的记忆,是德拉科.马尔福对我用了钻心咒


再次醒来,我在医疗翼的床上……身边还有个马尔福。他很好看,灰色的眼睛温柔的能溢出水来。我有个秘密估计梅林都不知道。

我喜欢德拉科.马尔福

对,没错,我脑子抽抽了,我喜欢我的死对头。他不是gay,不可能,他绝对不会喜欢我,我天天催眠自己。可我还是喜欢他,不是吗?

“破特,你醒了?我可照顾你好久了,给点报酬吧?”

一如既往的欠揍……

(小剧场

作者:拽哥,你这样追不到老婆的

拽哥:那你来?

哈利:你俩背着我聊啥呢……)

——————————

  

  

  

  

  

  

  

  

  

  

Sorry,我咕的是不是有点儿久?

35赞更,谢谢!


勿忘诺

  感觉还行,发一下,虽然还是画不出质感(╥╯﹏╰╥)ง

  

  感觉还行,发一下,虽然还是画不出质感(╥╯﹏╰╥)ง

  

冥秋殇

沙雕梗 第八章 猫咖里的小公子

        有名的31世纪即3022年冬天,在全地球已经被划分到了半星际科技水准星际级别为蓝星的东方区域之后,这里头神秘的昆州与长命山中间夹着的一个叫归去谷世外桃源里面一进门就是一个很高科技产品化得半自动区域,这里是归去谷的猫咖,作为星际时代的半神兽化形状态的各个奇异生灵中的猫族归去谷的猫咖几乎清一色的都是招待客人改换心情的未成年猫咪和可以变出耳朵尾巴的猫咪公子和姑娘们。


         一个身穿白...

        有名的31世纪即3022年冬天,在全地球已经被划分到了半星际科技水准星际级别为蓝星的东方区域之后,这里头神秘的昆州与长命山中间夹着的一个叫归去谷世外桃源里面一进门就是一个很高科技产品化得半自动区域,这里是归去谷的猫咖,作为星际时代的半神兽化形状态的各个奇异生灵中的猫族归去谷的猫咖几乎清一色的都是招待客人改换心情的未成年猫咪和可以变出耳朵尾巴的猫咪公子和姑娘们。






         一个身穿白衣头上顶着耳朵身后顶着尾巴的漂亮的少年公子正在桌子和对面的一个身穿紫衣的姑娘商量着什么事情,只听公子说到:阿湘,我想休个假不可以吗?你看看我的尾巴都好几次差点被客人们撸秃了,还有我的耳朵,老是被客人捏来捏去的,毛都快掉完了耶!






        紫衣姑娘看到自家的小公子噘着艳红的小嘴,一脸幽怨的表情看着自己身后还在排队等着撸公子的客人们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然后抬起头认真的看着眼前的人说:好吧!公子你去找个地方等我会儿子,我去和你姑姑说一声,让她给你多放几天假!






        听到这里白衣公子才开心的收起了脸上的怨念,然后举起拿着一个半智脑形态的玉骨金泥折扇的手轻摇了几下,然后还积极的送顾湘往猫咖后头的一个颇具西方欧美风格的古堡里面轻轻的推去。






        紫衣的姑娘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脚下一点以极快的速度凭空飞到了古堡里面,然后瞬间来到了一个黑发红裙额间有个红色印记的绝美女人面前说到:老板,公子他已经好久没有休息了,要不就放他出去玩几天好不好?大不了,让他在外面找个乐意养他一辈子的好男人嫁了呗(未成年的小奶猫公子不能离开归去谷半步,应为必须每天让客人撸,换取一定数量的星际货币和特殊货币所以未成年之前都不让离开归去谷,而白衣公子是老板的亲侄子所以现在虽然还不到十九岁离成年足足差了一岁,但是他已经到了寻找有缘人的时候了),反正咱们猫族的公子们都是暗双,也不怕绝后,你说可以不?老板?






        红衣美人无语的朝着焦急等待的白衣公子那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然后才开口说道:让他出去玩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必须带两个人一起保护好他就给他一年的时间吧,希望他回来的时候是带着定亲信物回来的!






         紫衣的姑娘听到这里,转头拉了两个人一起出了古堡来到了温客行的身边,对他说:公子,老板倒是答应了放你一年假,不过你得尽量在一年内找到有缘人愿意养你一辈子,不然就只能和西方区域的血族机械战甲战士相亲然后成亲了,至于我和千巧姐姐还有蝎王哥哥则是要跟着你走保护你的,毕竟你身体虽好但手脚功夫确实不太灵活(想打左边,出手后,扇子却打去了右边,方向感极差,不分左右,经常会不小心误伤自己人,属于无差别攻击模式😂😂😂😂)。






         随后白衣公子就带着一个容貌绝美,已经成年并且成过亲的被自家姑姑罗浮梦捡回来的大姐柳千巧和二哥兼大姐夫蝎王还有顾湘一起离开了归去谷的美丽区域来到了昆州的四季咖啡城门口,看到了一个可以给猫族的未成年小奶猫挑选守护人和可以给青少年公子姑娘挑选有缘人的大型猫咖门口贴着招聘广告!






        广告上写着四季咖啡城一号猫咖急几个打工的猫族族人,未成年公子姑娘两个和已成亲可以化成人形的夫妻档猫猫两个,然后还缺了两个猫咪管家,白衣公子一看就来了兴趣,直接速度飞快的跑进了猫咖里面,然后来到了坐在收银台后面的四季咖啡城主人周子舒的面前。






        周子舒看着眼前的几个人一眼就看出来几个人都是符合猫咖招聘标准的人于是抬手一挥,猫咖里的店长立马就拉着其他的三个人到后头的猫咪厨房里去了,然后把白衣公子留在了周子舒的面前。






        另一头的罗浮梦通过玉骨折扇里面的半智脑系统发现了周子舒看上了自家的侄子,于是转身离开了,镜头回到此时的周子舒这里,周子舒看上了眼前的猫耳公子,他身后那只尾巴不安分的来回晃动。






        然后周子舒就听见面前的猫耳公子说到:老板你好啊!我叫温客行,我是来应聘猫咖领班的,我的耳朵和尾巴上的毛毛可软呼呼的了,以前我们归去谷的贵族客人们可喜欢撸了,好几次差点被撸秃了,我问问咱们店里的客人不会这么凶残吧?






         周子舒听到这里温柔平淡的说:你放心吧!我们这边的客人都是皇室中人,一般不会撸的多狠,他们喜欢撸幼崽(无法化形的普通猫族幼崽,因为年龄太小不够化成人形),毕竟对他们来说幼崽更好撸(皇室对猫族的皮毛天生没有半丝抵抗力,尤其是不能化形的小奶猫,好多回归去谷的小奶猫就是从周子舒这里被皇室领走的)哦,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大名叫周子舒,乳名叫周絮,你可以叫我阿絮或者子舒对了你是归去谷的小公子对吧,行儿?






         温客行疑惑的抬起头单纯清澈好奇无辜的眼神瞬间戳中了周子舒的心巴头,周子舒表面稳如老狗,心里已经被弹幕刷屏了诸如:天呐,他的尾巴和耳朵看起来软乎乎的,声音好好听啊,皮肤好白啊,都发光了耶!长得也好看,可是像极了家里挂的那种神仙的样子!头发看起来也是手感估计会很好的样子!






         下一秒周子舒就听见他很满意的略微还带了点小奶音的青年声音响起疑惑的问到:阿絮,你干嘛呢?






         温客行的这一声呼唤让周子舒回过神来,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差点被美色迷惑的像个色狼似的直接扑过去。






        随后周子舒依然一脸正气凛然的开口说道:我得行儿小公子小兄弟,我可以摸摸你的尾巴吗?






         接着周子舒当着一猫咖老客人的面对着温客行伸出手,温客行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乖乖的把尾巴晃荡到身前周子舒够得到的地方,周子舒轻轻摸了摸,心里又起了几句弹幕:嗯,果然是毛茸茸软乎乎的,感觉真不错,啊!真的太开心了!






         然后看着温客行脸红的样子,周子舒的心里有些得意了起来,没想到招聘广告刚刚挂出去不到五分钟的功夫,这么快就抓住了一只小奶猫,他决定逗逗他的小奶猫,于是他故意从温客行的尾巴尖慢慢的撸到了温客行的尾巴根那里,结果一下摸到了温客行的弱点,摸得温客行浑身一颤,然后脸色直接爆红起来,红的像麻辣小龙虾的颜色一样。






        温客行心想:这可不行啊!不会上班第一天尾巴就要秃了吧!干脆给阿絮做点好吃的,贿赂他一下?和他说说,让他轻点撸,省的把我的尾巴薅秃了?然后就开口问道:阿絮啊,你喜欢吃什么?我给你做去!






        周子舒说到:最近天气变冷了,我最近的胃口不太好,你去后厨帮我弄点开胃的吃的过来吧。温客行听到这里就朝着后面的厨房那里跑过去了。






         过了一会儿温客行端着一碗热腾腾的兰州牛肉面放到了周子舒面前,看着周子舒夹了一筷子然后烫的不停吸气都不舍得咬断的样子,感觉很开心,毕竟阿絮吃的很香的样子,然后开口说:阿絮,你慢点吃,小心噎到,还有啊你干嘛不咬断呢?这么烫,不怕烫坏嘴吗?






        听到最后这句话的周子舒抬起头看了看温客行,然后笑了笑,说到:谢谢你啊,我的行儿小公子,这还是我第一次吃到自己亲手做的面食呢!






        此时猫咖的客人们一脸辣眼睛的表情纷纷去了后厨找到负责收取猫咪领养资料表格以及费用的曹蔚宁这个猫咖大厨师交了星币然后迅速抱起自家的小猫咪主子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就跑掉了,有一种落荒而逃的感觉。






        接下来的三个月里温客行一直都在猫咖里陪着周子舒,给他讲着归去谷里面的故事,给他讲着青崖山里面的奇闻异事,还经常带他去青崖山里面玩。






        第四个月第一天晚上,温客行躺在周子舒的床上对周子舒说道:阿絮,我明天就要走了,我姑姑那边有事情需要我回去帮忙来的,你会想我吗?






         周子舒摸了摸温客行的头发,又捏了捏温客行的猫咪耳朵然后才开口说道:我们都是男的,怎么会想呢?






        温客行听了后,心里有些失落难过,但他没有说出来,他记得姑姑和他说过如果能找到有缘人愿意养他一辈子那他就不用回去归去谷了,不然就要回去归去谷继承老板的位置。






        周子舒看到他失落的样子和状态后,开口说道:你放心吧,行儿,我可是连你的尾巴根都摸过了,我不会忘了你的,等我(你)回来了,我们就成亲吧。






        温客行听到这里后,脸瞬间红到耳根了,他赶紧背过身躯,面对着周子舒说到:阿絮,你快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周子舒笑了笑,然后闭上眼睛,说到:好,那我先睡了。假装睡死了的周子舒感觉到温客行转过身在周子舒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角度窝着然后开口小声的说了句:晚安,阿絮。接着温客行就闭上了眼睛,渐渐睡着了,然后刚刚假装睡着的周子舒偷偷的亲了一下温客行的额头,然后又把温客行往怀里又揽了点距离,接着闭上眼睛渐渐睡死了。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透的时候,温客行就走了,周子舒此时也很舍不得放自家的小奶猫公子回去归去谷,但是他想等他回来,他们就成亲,所以只好暂时的忍痛割爱了。






        毕竟这次去到了归去谷的人还是四季咖啡城一号猫咖的老客户,皇室的七皇子和七皇子妃,所以只能同意让自家后厨的大厨师曹蔚宁和温客行四人一起去了归去谷。






        归去谷的猫咖里面坐着一黑一白俩长得很俊美的男子,尤其是白衣服那个,长得和祸世妖君似的,绝美无双的样子看的温客行一愣,然后和温客行关系很好的那个黑衣服的皇子妃一看到温客行就扑到了温客行的怀里。






        温客行被他扑的一愣,然后哭笑不得的抬起手搂住了差点儿把温客行扑摔跤的男子,接着才淡定的开口问到:不是啊,巫溪,你这是怎的了?怎么还直接往我怀里扑过来了呢?你不是说我的衣服太麻烦了,根本就不方便抱抱嘛!






巫溪听到温客行的问题后才轻轻的送开了温客行的腰肢然后委屈的撇着嘴说:还不是我家夫君嘛,他家里希望他能娶个女的猫咪回去生小猫仔,可是我不想让他娶他那个‘情投意合’(不是,是手下)的所谓表妹,然后我就和他家人打起来了。






        这不,他刚刚还说要让我在这里呆着不要回去了,等他娶了那个表妹再来接我回去,我不开心了嘛。






        温客行疑惑的走到巫溪身边再度把巫溪揽进了怀里,然后抬起头疑惑的看着白衣男人,似乎是在用眼神询问着什么。






         接着就看到白衣服的人带着无奈的眼神摇了摇头,然后开启了传音模式,然后开口说道:我是废了好大劲都没能让我爸爸妈妈喜欢他,现在还搞得我爸妈非要让我休了他,重新娶我表妹做媳妇儿。然后我就问他有没有办法解决一下这个问题,他就说让我带他回来看看你有没有办法解决一下这个问题。






         温客行说:你真笨,你把巫溪放在我这里的那个布偶猫带回去不就结了吗?那个小家伙可聪明了,啥都会干,让它来加入你的家园不就好了吗?那么可爱的布偶猫你家里人肯定拒绝不了的啦,然后不就不催你休妻了吗?






         温客行帮巫溪和七皇子景北渊解决了问题后,周子舒终于因为忍不住无尽的思念了,于是在温客行离开四季咖啡城猫咖足足三个月后自己来到了归去谷,然后带着一个盒子一根玉簪来到了罗浮梦的眼前,拿出簪子和戒指盒子还有一个文件袋一起递给了罗浮梦。






         五分钟后,罗浮梦无语的白了周子舒一眼,然后仁慈的大手一挥同意了周子舒的要求,用蓝色的玫瑰花布置了一下自家归去谷的猫咖,然后撵着温客行去换了套黑色的西装并且让温客行拿着一捧蓝色妖姬和罗浮梦一起来到了站在猫咖门口的一身白色和温客行同款式西装的周子舒眼前,把温客行的手放在了周子舒的手里,然后温客行给周子舒戴上了自己的玉簪,周子舒则是同样把自己的玉簪戴在了温客行的头上然后俩人又拿出盒子里面的戒指互相交换着戴上了到这里,他俩就算是完成了婚礼了。






         此时的罗浮梦无奈的回想着自己刚刚看到的文件里写的东西四季咖啡城所有的一切产业和周子舒名下的一切产业资金从俩人完成婚礼后的那一刻起就全部都是属于温客行的了,除了四季山别墅因为是周子舒亲爹秦怀章的,所以不归周子舒管以外,其他的都被周子舒在星际系统里公证过了!






         里面还有提到她儿子蝎王的亲生父亲居然是星际战神长命山剑仙阁阁主叶白衣,难怪自己老是想不起来当年自己喝醉酒之后发生了啥,感情是自己喝酒喝高了,然后一不小心就把叶白衣撩的动了情欲然后就滚了一夜床单,后面就有了蝎王,而且周子舒拿来的资料里还写了叶白衣居然在找偷偷生了他崽崽的人!






         难怪蝎王是黑色的猞猁型号的大山猫体型和形状呢,感情是随了叶白衣了,毕竟自己可是很纯正的波斯白猫,咋滴都不可能生下来个纯黑色的猞猁型猫仔仔啊!






        此时温香软玉的猫咪媳妇儿在怀的周子舒一个手紧紧的抱着媳妇儿的小蛮腰,一个手一会儿捏捏媳妇儿的耳朵,一会儿捏捏媳妇儿的尾巴,是撸的嗨皮的很温客行被撸的全身上下都红了,早就忘了叶白衣要来青崖山归去谷猫咖的事情忘到九霄云外的爪蛙国去了。






一个小时后,正坐在浴缸里面洗澡的罗浮梦目光呆滞的看着眼前一身白色运动服套装一头黑色长发,背上背着个重剑形状的半智脑的男人,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刚打算大喊的时候,叶白衣直接把浴缸旁边放的衣服往罗浮梦身上一披然后抱着罗浮梦就回了长命山剑仙阁阁主卧室,然后把罗浮梦往床上一放,就扑了过去。






        而另一边的温客行此时此刻已经被周子舒撸的欲哭无泪了,他就知道阿絮早晚能给他尾巴撸的秃到要换毛,可是他这原本很漂亮的黑色的尾巴现在都变成了肉粉色的没有毛的样子了!






温客行被周子舒的行为气哭了,然后他气呼呼的去了四季山别墅找周子舒他亲爹秦怀章告状去了,结果周子舒意外的被秦夫人撵了三个山头,最后周子舒实在是跑不动了,被秦夫人好一顿海扁胖揍。

Antique dealer(到五十粉出声线)
“嗯…?你怎么找得到我?这里太...

“嗯…?你怎么找得到我?这里太高了哦…”【笑着摇了摇头】“不愿意吗?好吧,要抽一口吗?不行哦,味道太重了你抽不习惯的…”【摇了下烟盒子】

“嗯…?你怎么找得到我?这里太高了哦…”【笑着摇了摇头】“不愿意吗?好吧,要抽一口吗?不行哦,味道太重了你抽不习惯的…”【摇了下烟盒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