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oner

72.5万浏览    47036参与
小夏娱乐圈唠叨
ONER现场舞台《夜》reaction
ONER现场舞台《夜》reaction
芒果布丁

董岩磊:我的衬衫,白着进去,红着出来

董岩磊:我的衬衫,白着进去,红着出来

小懂事儿

洋灵

李英超最近压力大的很,本来就生着病的他还被学校在微博上公开发了处分自己的报告,打小报告的人竟然还是除了他两个哥哥之外最好的朋友,搁谁谁不郁闷,当天晚上就去找那人理论了一番,身上还挂了点彩,最后只好独自一人回家。

回到家打开灯之后,发现哥哥们都没在家,就把自己瘫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看了起来,怎么都觉得没意思。突然余光瞥见了放在茶几上的半盒烟,从来没碰过烟的李英超只记得在他洋哥心情不好或是压力大的时候总会抽上一根,一根还好,多了之后岳明辉总会说上两句,让他注意身体,他也只是口上答应。

而李英超现在内心好奇心强,那玩意真的会解压?于是就拿起烟和打火机朝阳台走去,按下打火机,点燃一支烟,放入嘴里,刚......

李英超最近压力大的很,本来就生着病的他还被学校在微博上公开发了处分自己的报告,打小报告的人竟然还是除了他两个哥哥之外最好的朋友,搁谁谁不郁闷,当天晚上就去找那人理论了一番,身上还挂了点彩,最后只好独自一人回家。

回到家打开灯之后,发现哥哥们都没在家,就把自己瘫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看了起来,怎么都觉得没意思。突然余光瞥见了放在茶几上的半盒烟,从来没碰过烟的李英超只记得在他洋哥心情不好或是压力大的时候总会抽上一根,一根还好,多了之后岳明辉总会说上两句,让他注意身体,他也只是口上答应。

而李英超现在内心好奇心强,那玩意真的会解压?于是就拿起烟和打火机朝阳台走去,按下打火机,点燃一支烟,放入嘴里,刚刚吸进一口,就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是舒服还是难受,他也不知道。

这时,开门的声音响起了,李振洋打开门之后就叫了几声小孩的名字,李英超好似没听见,与其这样说,还不如说他不敢回答,李振洋和岳明辉好像早就料到似的来到了阳台,打开门就看见手上的那点红光,没等李英超说什么,就自顾自的夺走手上的烟把他掐灭,眼看就要骂了起来,可岳明辉想到这是居民区,又是晚上,还是在屋里说比较好,就把李振洋拦住了。

“你干什么!”

“来,咱进来说”

李英超现在有些害怕了,听这俩哥哥的语气就是生气了,随后李振洋踹了一脚李英超让他进屋,李英超有些委屈,想往沙发里坐,抱住他的娃娃哭一会,可是李振洋的一声低吼让他消灭了这个想法。

“站着别动”

李英超立马站在那,一动不动,然后就看见李振洋在解皮带,坐在一旁的岳明辉虽然也生气,但还是拉住了李振洋让他先问清楚,李振洋压根不听,他知道他自己的弟弟最近压力大,他也心疼,同时也夹随着生气,他生气他好的不学,他生气他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只有抽过烟的人,才知道那玩意对身体伤害有多大。

李振洋一下打在李英超腿上,李英超疼得往旁边一窜,可李振洋伸手就抓到了,把他扔在沙发背上,让他趴好,随后就开始往身上落皮带,李英超忍着疼,不敢乱动,差不多20下的时候,李振洋停了下来,岳明辉知道,他要开始训孩子了,自己在这怕不是会让小超更没面子,于是就回了卧室。

“起来,站着”

李英超强忍着身后的疼痛起来,让自己站的尽量稍直些,以免惹得李振洋再生气。李振洋知道刚才吓着孩子了,自己也是急,以前李英超也找他要过烟,可每次都把他拒绝了,还给他讲抽烟的危害以及抽了烟它将会承担怎样的后果,知道他肯定是难受到不行了,便准备问个明白,给他讲讲道理。

“微博上的我都看见了,别把压力放那么大,犯错了肯定会被发现,只不过被发现的方法是你最不想接受的而已”

“我知道,可是我…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出卖我”

“这也不是你抽烟的理由,从我第一次训你我就跟你说过犯了错要承担后果,你这样作践自己的身体,用一种错误的方式来解压,不仅会让你错上加错,而且会让别人把你当成傻子一样嘲笑,这是一种多么可怕的事情”

“再怎么说我也是他朋友吧,他就忍心看他朋友这样?多没人情味啊”

“你也不小了,有些道理你也该懂了,哥哥告诉你吧,人与人之间根本不存在永恒的关系,存在的只有永恒的利益,这种利益一旦破灭,那关系都是胡扯,你现在在音乐方面包括演技这么优秀,谁看了不眼红,你们俩原来一样,都是一名学生,现在你变成这样,他能不羡慕吗,嫉妒之心起了,那其他的东西全都没了,包括你俩神仙一般的友谊”

“哥哥,你会这样吗”

“不会的,你放心,哥哥永远是爱你的”

“呜~我错了,洋哥,我不该抽烟,我不该做那件事,我该犯了错还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

“知道错就好,但是不是少说了些什么”

“我……”

“脖子上的伤”

“对不起,我不该打架”

“那也没啥,打完架之后,我们家小超又可以上一次热搜了”

“真知道错了”

李振洋带了些许调侃的语气,李英超听出来了,他知道他没那么生气了,但今天犯了真么大的错,他也知道刚才那近二十下的责打是远远不够的,见李振洋不再说话,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李振洋也在想,教训给够了没有,这孩子不打怕是记不住,打了吧,自己也心疼,可最后还是狠了狠心,板着个脸对李英超说

“自己去找岳明辉要戒尺”

“洋哥,我知道错了,不打了好不好”

“错了,哪次记住过,三个数,不去后果自负”

“三”

“二”

“我去”

等李英超把戒尺拿来之后,李振洋也不跟他客气,直接步入正题

“打架用的手吧,抽烟用的手吧,那咱今天就把你这小手好好收拾收拾,长个记性,双手手心向上,举起来,四十戒尺,好好受着”

“洋哥,最近我学画画,换个地方打好不好,要拿画笔的”

“长个记性吧,伸手”

李英超极不情愿的把手伸出来,李英超很瘦,手上根本没什么肉,伸出来全是骨头,看了好不可怜。带风的一下落下来,手上立马起了一道红印子。李振洋看后皱了皱眉,心里想到,这人怎么这么不经打。但丝毫没有想要放水的意思,随后便是连着五下落下,戒尺印布满了整个手心,李英超忍不住想往回缩手,可倔强和怕死的他终究还是控制住了,李振洋当然都看在眼里,也疼在心里,他不说,只是为了让小孩多长个记性罢了。

四十下很快打完,李振洋放下戒尺,捧起小孩那肿得老高的小手吹了吹,自己做到沙发上把小孩拉到腿上,自己抱着它,才觉得又瘦了,除了骨头真的不剩什么了,摸着他的背,让小孩尽量平静下来。等到小孩不哭了,李振洋有是给他上药,给他做好吃的才把他哄好,到了第二天,一切又恢复了正常,所有都开始忙自己的事情,向着更美好的生活奔去……

阿颂
挤一挤…挤一挤啦!

挤一挤…挤一挤啦!

挤一挤…挤一挤啦!

第五山明

凯撒万岁(abo/all壳/主文壳鸡壳)Chapter 1

(看了库春决宣传片心血来潮产物,如果没有意外会是个中长篇)

(算是个财阀/黑道au,主all壳但会带很多cp出场,算半个lck群像吧qwq每章前都会大致标明出场cp。abo混邪乱炖,偏剧情向肉少,不适请点叉别挂我去撤硕5555)

(文笔差/ooc/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1 星撞


  轻轨由近及远,从炎热的空气中拉出一道尖长的呼啸。


  闹钟零零大作,把文炫竣惊得从床上弹了起来。他看了一眼窗外已经几乎半暗的天光,一把抓过挂在空中充电的手机猛戳屏幕。亮起的时间是17:03,他长舒了一口气,庆幸自己设置了八个...

(看了库春决宣传片心血来潮产物,如果没有意外会是个中长篇)

(算是个财阀/黑道au,主all壳但会带很多cp出场,算半个lck群像吧qwq每章前都会大致标明出场cp。abo混邪乱炖,偏剧情向肉少,不适请点叉别挂我去撤硕5555)

(文笔差/ooc/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1 星撞


  轻轨由近及远,从炎热的空气中拉出一道尖长的呼啸。


  闹钟零零大作,把文炫竣惊得从床上弹了起来。他看了一眼窗外已经几乎半暗的天光,一把抓过挂在空中充电的手机猛戳屏幕。亮起的时间是17:03,他长舒了一口气,庆幸自己设置了八个闹钟。


  开关发出一声闷响,整个公寓被暖黄色的灯点亮。房间的面积并不大,对于他这么一个身材高大的成年男人来说甚至有些窄小。这里的地段也不算最好,轻轨路过时会掀起尖细的噪音。文炫竣并不是租不起更好的房子,他从离开家就一直住在这个小小的公寓里,每次回家的时候都像雏鸟窝在自己小小的壳里那样安心。


  文炫竣三两步从床上跨下去,赤脚跑进浴室里,五分钟后裹着一条毛巾出来。他甩了甩头发上的水,对着镜子往下巴上刮白色的泡泡,打上葡萄味的须后水。这一切做完之后他开始用吹风机折腾自己那头茂密的黑发,用梳子往两边拨了拨,弄出一个还算正经的发型来。


  他的衣柜里挂着一套西服,纯黑的颜色,就好像黑帮电影里杀手穿的那样。文炫竣对着半身镜穿上衬衣,扣紧袖口,用手指拨出领带束好。他最后检查了一遍自己的仪容,确认无误之后抓起桌上的纸袋和手机踏出了公寓的大门。


  晚风带着微甜而温暖的香气拂在他的脸上,夹杂着一丝清冽优扬的晚香玉气息。几个下班的OL女孩叽叽喳喳路过文炫竣身边,对这个大晚上整装出门的年轻男人露出好奇的眼神,贴着同伴的耳朵窃窃私语。文炫竣礼貌地为她们让开了路。他伸出手拦下路边的一辆的士,灵活地钻了进去。


  “去这个地址。”他从纸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开司机的阿姨。


  阿姨靠着车窗,对着外面的灯光看了一眼,露出了赞赏的眼神:“SKT啊?这么年轻就在那里上班?”


  “不是...嗯...算是吧。”


  “现在的年轻人真比我们那时强多了!”阿姨啧啧地感叹着,发动了汽车。


  文炫竣生出一种内疚的心情,好像冒领了奖状的小孩。他并不是SKT正式注册的员工,从未一次真正踏入过作为总部的Faker Tower。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已经为SKT工作了五年。和阿姨所想象的那种西装革履的精英生活不同,文炫竣参与的是黑道上的生意,为这个庞大辛迪加的运转提供巨量的现金流。他在十一岁的时候被父亲和姐姐托付给裴性雄,从此就开始了Jason Bourne一样的训练,等待毕业后跟着这位举足轻重的人物奔波于世界各地。


  在成为裴性雄的唯一门徒之前,文炫竣对自己的生活充满了想象。他在训练的间隙看了上百部黑帮电影,学那些二把手的样子挺着腰杆坐在驾驶座,脸上的表情冷如冰块,鼻梁上挂着吸光的黑色墨镜。在见到裴性雄之前他心里有诸多期待,脑海中脑补的是马龙白兰度或是李炳憲那样一张冷如神鬼的脸。直到握手的时候他被父亲提醒,原来面前这个爱笑随和、略带社畜感的男人就是所谓黑道中的人皇了…文炫竣愣愣地握住裴性雄的手,觉得对面怎么都像是个证券公司的科长,而非电影里那些胸前插玫瑰的黑帮大佬。他在心中努力说服自己,大约这位教父只是外表看起来随和,等到谈判时就会换上冰冷的面孔,砰砰几弹把对手的脚掌钉在地面,一边再展露出阴森的微笑。


  他的幻想很快就破灭了。


  和黑帮电影里那种阴暗险峻的谈判场景不同,他们的生意都是在窗明几净的酒店套房或是私人别墅完成的,门口甚至还会安装地铁一样的安检点,这就消除了最后一丝掏枪耍狠的机会。双方的对谈往往也是和谐又融洽,不看合同内容,整个气氛美好得像是在签订减碳条约。文炫竣原本以为自己负责提现金和换货,最后他发现这种事也有人代劳,就只好充当一个酷酷的人形立牌,等到事情办完的时候把自己搬走。


  做成第一笔生意的时候他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坐在了防弹版凯迪拉克的驾驶座,随着导航的指挥红灯停绿灯行地回城。后排的裴性雄也不像电影描述的那样口含雪茄喷吐白烟,大力挥洒钞票,拍着文炫竣的后背许诺光明前景。事情一结束他就像个加完班的普通社员那样倒在了汽车后座,一边一边说着”好饿“,一边用手机搜yelp上评分最高的路边摊。


  那晚文炫竣彻夜难眠。他对着镜子安慰自己,也许人生中的第一次都额外顺利,以后总会碰到那种谈判破裂针锋相对的场合。到时候他会如同邦德一样从门口的保安手里夺枪,侧滑过地面点射对方老大,帅气地甩掉打空的弹夹,载着裴性雄在山路上和敌对黑帮狂飙…


  然后文炫竣就在路边摊上吃了五年夜宵。


  事实证明电影不值得信任。作为一个随遇而安的人,文炫竣很快就适应了这样的生活。但当他意识到自己的技巧和肌肉都在慢慢生锈之后,他拾起了以前苦行僧一样的训练日程,然后再次奔赴飞机、酒店、路边摊这样的三点一线的日程。他以为这样的生活会永无止境地重复下去,直到有一天裴性雄拍了拍他的肩膀,问:


  ”我跟相赫说起过你,他问我你有没有兴趣去他手下做事?”


  文炫竣第一时间并没有反应过来。他的脑细胞在拼命解析裴性雄说出的那个名字,破译完成后如遭雷亟。不止是他,换做其他的任何一个人都会有同样的感受,仅仅劈的雷是叉状还是球形的区别。


  “感觉年轻人还是更适合在他手下做事啊…等你要养老的时候再跟回我吧。”裴性雄说着诡异的话,对着手机上刚传过来的日程表翻找,“这个月五号晚上七点,可以么?那天他没有会。”


  于是文炫竣就坐在了这辆开往Faker Tower的出租车上。



  他对发生的事情完全是一片懵然。比起被SKT会长面试这件事,他觉得自己和某个国家元首的会面可能更加实际些。“李相赫”对他来说是个远在天边的名字,描着金挂在社交媒体和一幢幢的大厦上,像是一颗明灭不断的星星那样笼罩着这个城市,乃至整个国家。作为SKT多年来的唯一领导者,他以冷酷的铁腕统治这个庞大的商业帝国,使它的经脉延伸至国民经济的方方面面,从军工到轻型制造业,从娱乐业到奢侈酒店连锁。每年都有反托拉斯法的活动家聚集在国会大厦前拉开横幅抗议SKT在这个国家开展的经济霸权,往往都无疾而终。在他们头顶三万英尺的天空上,漆着猩红半旗的集团卫星正缓缓展开板翼,如同巨人的眼那样沉默地监视着这座城市。



  出租车从高架桥上飞掠,文炫竣看着十层楼高的电子屏,里面的漂亮女idol们穿着性感的衣服打歌,身姿曼妙。她们的眼角用荧光色的眼影画着未来感十足的妆容,指尖嵌着水晶。高架桥下的人驻足观望,看着几十米高的女孩们热情地唱跳,她们精致的脸蛋在光尘里纷散又重组,让人想起《银翼杀手2049》里的场景。


  直到出租车走远,文炫竣才从脑海里的胡思乱想解脱出来。他从纸袋里掏出自己的简历,准备最后再抱十分钟佛脚。


  他粗粗地浏览一遍自己乏善可陈的个人陈述,实在想不到李相赫会问他什么问题。他抬起头,从层层叠叠的摩天楼里隐约看见了Faker Tower的一角。这座建筑如同巴别塔那样直插入夜空里,外表贴着漆黑的玻璃,将周围的天空都拉暗了一个色调。


  还没等文炫竣从这种压迫感中回过神来,车上的打表软件已经发出了欢快的音乐。司机阿姨在路边找了个位置停下,从前面扭过头,挥拳跟文炫竣说:“加油!”


  文炫竣真诚地感谢了她,低头在手机上支付了一笔慷慨的小费。他站在大楼前,深吸一口气稳定自己的心神,回想性雄哥多年来的谆谆教诲以及自己的刻苦努力,满怀自信地从旋转门里走进去,然后……


  他就被五米外的三锟闸拦住了。


  文炫竣愣住了,随后掏出手机寻找李相赫助理给他发来的短信。完全没有人告诉他怎么过这道门禁!他觉得自己像是唐僧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到了大雷音寺面前,门口的接引菩萨手持安全棍斜着眼睛看他,铁面无情地让他刷卡。


  ”抱歉…我是来面试的,我没有门禁卡。”文炫竣露出自己人生中最乖的表情。


  保安冷酷一笑,竖起大拇指往前台的方向戳戳。


  文炫竣逃命一样跑了。


  所幸前台的姐姐们都甜美温柔乐于助人。在得知他是与会长陛下有约之后,女孩们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仿佛面前是什么福布斯榜上赫赫有名的青年才俊人中龙凤。在她们星星眼的仰望中,文炫竣的紧张已经冲破了阈值。他看着前台的女孩拨通会长办公室的电话,指尖的汗微微沁湿了纸袋。


  “是文炫竣先生吗?”一个男孩在他旁边探头。


  “我是!”文炫竣仿佛站军姿那样僵硬地转身。


  一个脸蛋肉乎乎的男孩抱着iPad站在他身后,鼻梁上架着一副细框的圆边眼睛。他的身上干净如水洗,闻不到一丝信息素的味道,不知是Beta还是年纪太小还没有分化。


  前台女孩的电话刚拨通,男孩手中的手机就亮了起来。他冲她们挥手笑笑,挂断了电话。


  “嗨,你好,我是会长助理崔佑齐,我带你去他的办公室吧。”


  文炫竣长舒了一口气。他紧紧跟在崔佑齐后面,生怕又被拦在了什么闸门后。供员工使用的十二台电梯位于大堂右侧,崔佑齐带他走的却是相反的方向。那里停着一部黑色的电梯,需要刷卡才能进入。


 荧蓝色的顶层按键亮起,电梯”叮“地一声关上门,随后平稳且快速地上行。和其他封闭式的电梯不同,这部电梯做成了观光电梯的样式,方便乘客欣赏整个S城的繁华夜景。文炫竣很快看出来四周的玻璃单向透光且防弹,加上外面那层钛合金的骨架,硬扛几发火箭筒也不在话下。这种极度的安全性和隐私性的确与李相赫的身份相衬,但也让文炫竣的紧张上升了一个档次。


  空调徐徐地吐出白雾一样的冷气,把他身上那层薄汗吹熄了。崔佑齐站在他身边,双手抓着手机背在身后,目光注视着上升的楼层。虽然身高已经和成年男性相当,但他看起来年纪真的很小,脸上带着没褪去的婴儿肥,即使不笑的时候眼睛也是弯弯的。在李相赫身边工作的会是这种看起来大学还没毕业的小朋友么?文炫竣想起武侠小说里那种绝世高人,长着一张绝嫩的童颜,随手就能拍死书里叱咤了小两百页的高手,挥挥手再传主角几十年的神功。想到这里,文炫竣看向崔佑齐的眼神多了几分敬畏。


  后者毫无察觉,伸手扶了扶镜框,眯着眼对他微笑:“我们到了。”


  从电梯的致命冷气里逃脱出来,文选竣觉得脸上有微微的回温。整个的顶层似乎都是李相赫的办公室,进门一片开阔的空间,只摆了一张长几和几张高级的灰色皮质沙发。电梯的左手边是一个透明的会议室,从面积判断是召开股东大会的地方。右侧是两间中型规模的办公室,时不时有秘书模样的人出入。再往里走,两扇三米见宽的黑色大门拦住了他们的脚步,沉重而不可撼动,仿佛巴比伦城门。


  不用崔佑齐介绍,文炫竣也知道这就是他们的目的地了。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深呼吸平复自己的心跳。


  崔佑齐在一边的触摸屏上点了几下,将虹膜凑到扫描光束前,办公室的门缓慢打开。


  里面没有点灯,安静得仿佛墓室,还有呼呼的风声。外面的光线灌入,微微驱散了房间的晦暗。这间会长办公室延续了整座Faker Tower黑灰色的原石风格,砌成舒展的环形,仿佛星弧环抱着夜空中的月亮。边缘预留了台阶和位置,像极了古罗马时的元老院,中心一人雄辩而周围的人旁听。


  中心只有一人。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双手插在口袋中。涣漫的城市灯光混合着星星的余晖从窗顶洒入,将他脚下的地面照得仿佛一片奶海。他似乎在看着窗外的夜景发呆,听见开门的响声才回过神来,缓缓地转过了身。


  文炫竣的心跳悄悄地漏了一拍。



  在未来的漫长岁月里,文炫竣曾经无数次地回忆自己第一次踏入这间办公室的情景。在那一瞬间,他并非如李民衡所揶揄的、有种被神启点亮的感觉,亦没有后来他自己所假想的心动和钝痛。看着那个站在巨大办公室中央的孤独身影,文炫竣脑子里的纷乱声音仿佛飞蛾窸窣地扑烛,瞬间都安静下来。他看着李相赫和他头上悬照的月亮,只觉得心里空旷如寂野。



  月光自上而下将李相赫的脸照亮,在他的眼镜边缘微微地反光。和那些神采飞扬锋利坚硬的杂志照片不同,他的脸颊有着略显圆润的线条,脖颈修长,皮肤苍白得像是要融解在月光里。和传说中的威严的皇帝形象不同,他的身形纤瘦、笔直,清寒利落得像是一柄武士刀。


  文炫竣深深地鞠躬,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你很准时,”李相赫的声音没有想象中的低沉,听起来算是清澈,“请坐。”


  崔佑齐为文炫竣拉开了椅子,和他一起在办公桌前坐下。文炫竣解开了手中纸袋的线圈,从里面取出自己的简历交给李相赫。


  李相赫露出了一丝疑惑的表情。他从桌上拿起那张灰色道林纸打印的简历,很快就把它放在一边。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文炫竣愣住了。


  ”我的确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但这并不是一场面试。”李相赫十指交叉,“你是性雄哥推荐的人,不需要经过什么面试。”


  他摸了摸食指的骨节,仿佛在抚摸不存在的指环。


  “听说你对枪械很精通?”


  “受过专门的训练…我射击成绩是满分。”


  “很好。有潜水证和飞行员证么?”


  “十八岁的时候就拿到了。”


  “有没有固定的心理医生?”


 “目前好像…暂时没那个需求。”文炫竣艰难地咽了咽口水。


  李相赫沉默了一会。


  “你现在住在哪里?”他又问。


  “东沃顿路三十七号306号房。”


  “方便搬进我家么?”


  文炫竣又感受到了那种被雷劈的感觉,脑子里传来焦麻的糊味。他盯着李相赫的眼睛看了三秒,中邪一样点了点头。


  “那很好。”李相赫的语气听起来有淡淡的满意,“和佑齐一样,你的工作性质要求你住在我的家里。一会他会安排人去你的公寓收拾行李,今天晚上你就搬进来。”


  “其实我可以自己…”


  “我们的人更专业,效率也很高。他们不会乱动你的私人物品,放心。”李相赫说。


  文炫竣没话说了。他觉得自己好像说了一句很蠢的话,让李相赫这样的人来花时间专门给他解释搬家公司的效率性。崔佑齐看见他点了头,拿起笔在iPad上戳戳:


  “已经安排好了,两个小时之内会将打包好的行李送到家里。”


  “让管家在三楼收拾出一间房,把行李直接送去那里。”


  “没问题,Laurianne已经在整理房间了。”


  文炫竣已经整个地呆傻掉了。他看看崔佑齐,又转回去看李相赫,仿佛在看两个把他绑架的外星人正在叽里呱啦地交谈。两分钟之前他得到了这份工作,而两分钟之后他已经要搬进李相赫的私宅和他同吃同住了么?他想起今天下午那个开车撞进山里的梦,不由觉得这是某种车祸后的幻觉。


  “我们的工作日程安排很紧。不过性雄哥跟我说你经常和他飞世界各地,大概也能习惯。”李相赫从抽屉里抽出一本小小的册子,轻轻地滑到文炫竣面前:“明天上午八点,我要飞去摩洛哥参加一个环保峰会。记得把护照交给佑齐,他会在飞机上给你预留位置。”


  崔佑齐又在iPad上快速地点画。笔尖和钢膜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电子邀请函正在申请,同时还增加了酒店的订房。”


  李相赫点了点头。他沉吟了一会,“暂时就是这些了。我还有一些工作要处理,佑齐你带炫竣去办门禁卡,给他顶层的权限,我们两个小时后在地下车库见。”


  文炫竣反应过来,有些慌乱地拉开椅子站起,深深地鞠了一躬,“谢谢会长。”


  李相赫点头回礼。“一会见。”





  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文炫竣忍不住解开了自己的袖扣—他的衬衣都被汗水浸透了。他抬起手腕,手表上的时间显示七点十二分,这场会面持续了不到十五分钟。


  “习惯就好,相赫哥斩人很快的,他讨厌开会。”崔佑齐吐了吐舌头,“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跟我来吧。”


  他重新启动了那部冷气十足的电梯,快速走了进去。文炫竣还没从刚才那场急雨般的面试中反应过来,马上又小跑着跟在他的身后。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他就像是小鸭子追着妈妈那样寸步不离地跟着崔佑齐,看着他利落地按下不同的楼层,又准确地在蛛巢般的楼层里找到相应的办公室。无论是要录入虹膜信息还是输入指纹,崔佑齐说什么,文炫竣就老实地照做。一个小时之后,他就精疲力尽地靠在电梯里,伸手拉扯着再一次湿透的西装。比起一个小时前,他的手里多了一部崭新的手机和一张银光四射的卡片,上面用镭射字印着他名字的罗马音。


  崔佑齐看起来也有点脱力。他看了看电梯液晶屏上显示的时间,长舒了一口气:


  “我们还有半小时的时间,要不要去一楼买听可乐?”





  文炫竣学着崔佑齐把自己的门禁卡插入自动贩售机,在琳琅满目的饮料里选了一瓶冰镇的矿泉水。他把食指按在扫描区,上面“叮”地划过一道绿光,水瓶咕咚咚地滚进他手里。


  他拧开瓶盖,和崔佑齐同时灌了一大口,又同时发出舒爽的声音,引得路过的人侧目。崔佑齐毫不在乎,他冲文炫竣扬了扬手里的可乐瓶:


  “矿泉水?你生活方式好健康。”


  “可乐热量有点太高了。”文炫竣不好意思说他为了这场面试在疯狂健身。


  “难怪我总没办法减肥!”崔佑齐恍然大悟。


  文炫竣笑了,伸手跟他轻轻碰杯。认识崔佑齐不到两个小时,他已经开始有点喜欢这个说话慢吞吞又满脸认真的小朋友了。尽管他们两个还算不上熟稔,文炫竣在他身边已经没有了身为新人的紧张。


  “佑齐!”


  文炫竣回头,看见了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年轻男人正朝这边挥手。他似乎是刚从健身房出来,身上大汗淋漓,肩膀上还搭着一条毛巾,身上的Alpha信息素味道飒然如海风。


  “民衡哥!”崔佑齐也挥挥手,“今天这么晚还没走?”


  “在等相赫哥签文件,我没什么事,就去跑跑步。”李民衡对文炫竣挑了挑眉毛,“嗨。”


  “你好,我是文炫竣。我是会长的…”文炫竣卡壳了,他并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自己的职位,来之前裴性雄也没告诉他,只给了“相赫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这种含混的回答。


  李民衡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主动地和他握手:“不用自我介绍,我们都知道你的。我是李民衡,是Park, Positeri & Young律所的助理律师,也是相赫哥的表弟。“


  文炫竣被他抓住手用力地握了几下,搞不明白李民衡这股莫名的热情来自何处。后者即使已经退开去自动贩卖机买水,但看着文炫竣肩膀和胸背的眼睛仿佛夹了白炽灯泡那样慢慢发光,一边看还一边发出艳羡的啧啧声。


  同为健身的人,文炫竣忍不住也打量了李民衡的大腿和臀部肌肉。他们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对视,仿佛像动物园两只强壮的公猩猩初相识就电力十足,下一秒不知是要扭打在一起或是癫狂地互骑……


  身为Beta的崔佑齐没眼看这种奇怪的场面。他忍不住拍了一下额头,“民衡哥,你们以后还有很多的时间交流健身经验…”


  “家里有很大的健身房,改天一起去练。”李民衡嘴里含了一大口水,腮帮子鼓鼓的,“佑齐他们都是健身白痴,顶多跑跑步玩玩椭圆机,浪费了这么全的器械。”


  “家里?”


  “我们都住相赫哥家里啊,”李民衡露出一口白牙,“他最大的爱好就是收留我们这些流浪儿童。”


  他走的时候用力捏了捏文炫竣的肩膀,挤出一个用力过度的wink:“总之很高兴认识你!我先上去了,待会见。”




  在进入地下车库的五分钟里,崔佑齐一直在努力给文炫竣解释李民衡并不是变态。文炫竣倒没有觉得他多么变态,只是还没从收到的冲击里恢复过来…来之前他笃定李相赫身边围绕着来自各个领域的超级精英,从外表上看就是一圈雕塑般喷着冷气的墨镜强人,空手白刃能砍下五角大楼的那种,挥挥手就在国际金融市场翻云覆雨,闲来无事还能去国际象棋大赛上浅摘冠军。但事实上李相赫身边除了他这个新加入的懵懂吐槽役,剩下的就是痴迷健身的律政男佳人,无所不能但可爱呆萌的叮当猫一只,还有远在天边热衷于大排档炒面的黑道教父,听起来不像是SKT的高层团队,倒像是任天堂全明星的乱斗队伍…


  就在文炫竣心里那台弹幕机仿佛暴走一般喷着白字的时候,身后传来两声低沉的鸣笛。他下意识地往旁边靠,回头之后呆住了。


  一辆纯白的迈巴赫Landaulet停在车库的过道上,车前的灯具喷吐冷光。烤漆的门翼缓缓张开,仿佛瓷白的蜻蜓展翼,翼羽如刀。文炫竣知道这款车,是因为它作为梵蒂冈教皇的座驾上过新闻。这台车被誉为世界上最豪华的私人座驾,全球限量二十台,而如今这台传说中的座驾就停在他面前,像头修长的白龙那样优雅地踞伏,等待他的入坐。


  黑西装白手套的司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会长已经在里面了。”


  崔佑齐拍拍文炫竣的肩膀,轻车熟路地钻进副驾驶,调整好座椅的位置躺下。文炫竣在脑袋里简单地计算了一下,剩下的位置…似乎只剩李相赫身边的后座。


  他像个探索太空的人那样小心翼翼地坐进后排,生怕蹭坏了柔软的白色皮革和脚下的天鹅绒垫子。天可怜见—如果他知道今天要坐这种级别的豪车,一定会换自己最贵的那双皮鞋。


  李相赫靠在座位上,膝盖上摆着一部打开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上铺着密密麻麻的合同条款。他看了一眼进来的文炫竣,露出关切的眼神。


  “都办好了吧?”


  一听见李相赫说话,文炫竣就忍不住坐直身体,把双手放在膝盖上。


  “嗯,手续都办理清楚了,以后请会长多多照顾,我也会努力的。”


  李相赫点了点头。他的视线重新回到面前打开的那份合同上,没有再说话。


  车门关闭,汽车发动,缓缓地开出了地下车库。这辆车行驶起来没有任何声音,甚至感受不到道路的颠簸,流畅得好似帆船划过静水。文炫竣转头看车窗外明亮的夜景,仿佛透过某种豪华飞行器的玻璃打量这个世界。从这里看出去的世界和他看过二十年的世界并不相同,仿佛被一场大雨洗刷得干净透彻。车里的换风系统将空气滤得清甜,文炫竣觉得自己呼吸的不是氧气,而是一种名为”昂贵“的物质。


  他抽动鼻翼,闻到一股淡淡的白麝香味。


  这时候他才想起李相赫的第二性别来。即使李相赫早就坦然地将自己Omega的性别公诸于众,在大多数人心里,他更像是个冷硬程度超越Alpha的、无性别的独裁者。但是这缕轻缈的白麝香气触动了文炫竣脑内的某个开关,好像杂志上那个薄薄的纸片剪影活了过来,血肉充盈,正安静地坐在他身边。


  “Laurianne已经把三楼书房旁边的那间卧室收拾出来了,炫竣哥以后就住这里可以吗?”


  崔佑齐从前排扭过头,把iPad递给李相赫。后者简略地看了一眼,又将它交给文炫竣。iPad上是房间的3D视图,冷峻的装修风格,房间中摆着宽阔的松木大床和书桌,浴室里还有一只纯白的圆形浴缸。文炫竣用三根手指操控着屏幕,他把视角调向窗外,看见了镜子一样的大湖,湖上雾气蒸腾。


  不知为什么,他想起了自己高架桥下那个拥挤但温暖的小窝。他看着窗外湖面的照片发了一会呆,把iPad递还回去。


  “我很满意,给会长添麻烦了。”

  “不麻烦,”李相赫说,“以后大家都住在一个屋檐下。”




  文炫竣有点懵懵的。他觉得自己还无法适应和李相赫这样近距离的相处,或是任何距离的相处。从裴性雄跟他说出“李相赫”这三个字开始,他的人生就像是被丢入了滚筒一样加速旋转,接二连三的转变让他有种抽离现实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好像正坐在车顶上俯瞰自己,好像现在和SKT的皇帝陛下坐在Landaulet后的不是他,而是他操纵的一个游戏角色。


  文炫竣下意识地伸出手扶着车窗下缘,仿佛晕车的人扒拉着船舷。窗外的景色像是一团胶水那样混沌起来,百十种颜色搅在一起。


  一只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指骨纤长有力。文炫竣回头,看见眼镜后那双深黑色的瞳孔。


  “一开始可能还有些不习惯,佑齐他们都是这么过来的。”李相赫看着他的眼睛,“你会做得很好的,要对自己有信心。”


   文炫竣无意识地点头。他从李相赫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温柔的情绪,觉得大概是自己的幻觉。果不其然,下一秒李相赫的目光就回到了笔记本的屏幕上,仿佛刚才的那句鼓励不是从他口中说出。


  文炫竣重新坐正了身体。他转过头看着窗外,深深地呼吸。


  肩膀上残留的白麝香气无声地消散,仿佛一朵花旋转着跌入水中。


-TBD-


柯懿珊

🥵🥵

[图片]

[图片]

我還記得在哪裡看到有人說為什麼on2eus  tag裡有很多凰文 結果有人說因為不凰對不起文二練的身材

我還記得在哪裡看到有人說為什麼on2eus  tag裡有很多凰文 結果有人說因為不凰對不起文二練的身材

蛋挞要吃十八个

《LOCKER ROOM》里的孩子们⚫️🔴

因为画面有彩色有黑白所以我统一成了黑白并只保留T1红

因为觉得文宝歪头勾唇笑很帅所以私心给孩子多做了一张😋


《LOCKER ROOM》里的孩子们⚫️🔴

因为画面有彩色有黑白所以我统一成了黑白并只保留T1红

因为觉得文宝歪头勾唇笑很帅所以私心给孩子多做了一张😋



吖吖

我好想看洋岳灵3p sp(3part speed)

Dddd有没有太太写一下!!真的会馋死简直是在我的xp上暴击

Dddd有没有太太写一下!!真的会馋死简直是在我的xp上暴击

山楂糖葫芦

洋灵无差——疯子为什么不可以遇见你?

留白笔记本重修


下篇搞洋岳!!

四专杀了我吧


洋灵无差——疯子为什么不可以遇见你?

留白笔记本重修


下篇搞洋岳!!

四专杀了我吧


冯楠Merman

2022年度缺德弯人表情包大赛

                    之

论《To the top》应援的表情包

2022年度缺德弯人表情包大赛

                    之

论《To the top》应援的表情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