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OY

5885浏览    62参与
食刃疾血
OY 哥弟恋(划掉)Yoyo好...

OY

哥弟恋(划掉)
Yoyo好可爱~

OY

哥弟恋(划掉)
Yoyo好可爱~

Sea

初雪【cp大乱炖——纪念北京2019年第一场雪】

内含OY亲情向

GU友情向

GJ嗯我也不知道什么向,亲脸脸注意

TN200字短小亲额头注意

章夜热吻注意


上周六下的雪我这周日才肝完……懒死自己算了。。。


地铁产物预警


正文:


初雪

【Yoyo x One】

清晨刚刚睡醒,便感觉到了不一样的光芒,是比平常更加洁白,干净的光芒。Yoyo一扫睡意,跳下床拉开窗户便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雪花的气息,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长时间没有见到这些白色的小精灵让Yoyo异常的开心。雪还未停,Yoyo赶紧洗漱穿上衣服便冲出家门,不顾Hyun爹对自己不吃早饭的行为的怒吼。

出去了,冷风迎面吹来,无数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上飘落下来,地面一片洁白,早已盖了厚...

内含OY亲情向

GU友情向

GJ嗯我也不知道什么向,亲脸脸注意

TN200字短小亲额头注意

章夜热吻注意


上周六下的雪我这周日才肝完……懒死自己算了。。。


地铁产物预警


正文:


初雪

【Yoyo x One】

清晨刚刚睡醒,便感觉到了不一样的光芒,是比平常更加洁白,干净的光芒。Yoyo一扫睡意,跳下床拉开窗户便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雪花的气息,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长时间没有见到这些白色的小精灵让Yoyo异常的开心。雪还未停,Yoyo赶紧洗漱穿上衣服便冲出家门,不顾Hyun爹对自己不吃早饭的行为的怒吼。

出去了,冷风迎面吹来,无数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上飘落下来,地面一片洁白,早已盖了厚厚一层棉被。Yoyo伸出双手,想去迎接这些雪花,但是却在碰触到手心的一瞬间便消失了。Yoyo不由分说抓起地上的雪便堆起了雪人,团起了雪球,而且正中出来叫他吃饭的Hyun爹那英俊的脸上,导致对方气哄哄的甩下一句我去Dojo总部早饭在桌子上就离开了。Yoyo耸耸肩,继续堆自己的雪人,两个较大的雪球竖直堆在一起还按上了两个小石子当眼睛,不得不说,很有艺术感了。Yoyo挠了挠头,又找来两个树枝插在了两边当作雪人的手。Yoyo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便又去堆第二个,因为自己是个角斗士的原因,衣服随便一套便出来了,小脸已经冻得通红,两只小手也冻得有些僵硬了,但还是坚持堆完了,两个雪人一大一小,一个带着尖尖的帽子,一个找了个树杈贴在了雪人身后。

“哥哥你看,这个是我堆的你哎!”

Yoyo指着那个贴着树杈的雪人愣了一下,对哦,他出任务已经1个月没回来了……

Yoyo眼神暗了暗对着两个雪人坐了下来,双手抱着膝盖,定定的看着那两个雪人。雪越下越大了,Yoyo的思绪也越飘越远……

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好想你……

不要再离我而去了,一个人过真的很不好受……

哥哥,哥哥……

Yoyo把头埋进臂弯里,无声的抽噎了起来,眼泪滴在雪上,形成了一个个小坑。但很快又被新落下的雪所埋住。

啪嗒,身上突然感觉到重物的铺盖,是一个还带有着温暖体温的棉衣。Yoyo赶快抬起了头,日思夜想的人此时就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坐在这里干嘛,怎么,想我了?”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调侃,还有那熟悉的眼眸,Yoyo立刻抱住了来人,死也不肯放手。

“哥哥,你怎么才回来,我,我怕你又像当初那样丢下我……”

One愣了一下,看着怀里哭的稀里哗啦的弟弟,很是心疼,回抱住对方,轻轻拂掉弟弟身上的雪花,用平生最温柔的声音说道。

“放心吧,不会有第二次了。”

埋在自己怀里的Yoyo点了点头,并小声嗯了一下。

“下次多穿点再出来玩。”

“嗯。”

“是不是还没吃早饭呢?”

“嗯。”

“这段时间有没有听Hyun的话。”

“嗯。”

One宠溺的揉了揉Yoyo的脑袋,并哄着对方回到屋中吃饭,看着对方狼吞虎咽的样子,One笑了笑。

“想不想一起堆个雪人啊……”



【Umbrella x Gyro】

“嘿!Umbrella,打雪仗啊!”

Umbrella坐在办公桌前被突然冒出来的Gyro吓了一跳,好不容易泡好的茶都撒了半杯。去,我怎么有你这个沙雕的朋友。带着心中大写的不爽,Umbrella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不去,我还没……”

不等Umbrella说完,Gyro就拽着Umbrella出了基地。刚一出来Umbrella就被这一番雪景给惊艳到了。天地同色,世间白茫茫一片,那松树上挂满了洁白的雪花,压弯了枝条。Umbrella低头看着自己走出的脚印,心情不是一般的舒畅,慢慢走到那棵松树前,伸手想去够叶子上的白雪。哗的一下手还没伸上去呢那雪就迎面砸来,全都灌在了脖子里,脑袋顶上还顶着一坨雪。沁人心脾的凉意迅速从脖子传向全身,Umbrella赶快扒拉掉脑袋上的雪,然后弯腰使劲往下倒灌在脖子里的雪,于是便听到了Gyro那狂放不羁的笑声。原来趁着Umbrella入神的观察雪花时Gyro很合时宜的给了那松树一脚,把树上的雪全晃到了Umbrella脖子里。好啊,你会付出代价的Gyro!趁着Gyro笑得直不起腰时Umbrella对着Gyro头顶的松树就是一炮,那雪花跟冰雹似的全砸在Gyro身上把他埋了个半死不活顺带还附赠半截松树扔在你的墓上。

糟了,我是不是下手有点狠啊……

Umbrella见面前的雪堆久久没有动静内心慌的一批,丢下X768就跑向雪堆挖自家队友,实际上人家早就出来了……

看着自家副队努力的刨地Gyro十分艰难的忍住了自己的笑意,从身后直接蹦到Umbrella身上,把对方压到了雪里。嗯?是错觉吗我怎么感觉Umbrella好像骂了句脏话?

从此Gyro就呆在了医务室里再也没出来过……



【Gildedguy x Jade】

望着窗外还在飘落的雪花,Gildedguy抬笔画完最后一张画,上面一个红发女孩正拿着雪球要扔Gildedguy,两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Gildedguy看了看窗户,翻开了他画的那一叠画……

“嗨!Gilded!”

Gildedguy正在奶茶店门口等着Jade,听到思恋已久的女孩的声音立刻就找到了声音的源头,对着女孩开心的挥了挥手。并递出了自己刚刚买的珍珠奶茶,还冒着腾腾的热气。

女孩接过珍珠奶茶后,立刻喝了起来,并拽着Gildedguy跑向了附近的公园。

树枝上已经盖满厚厚的积雪,路面白静的一个脚印也没有。二人不由分说便踏了上去,留下两串黑黑的脚印。伴随着雪花的飞舞,Jade在其中蹦蹦跳跳,称为雪中那唯一一抹红色,那么的鲜艳,热烈。Gildedguy感觉自己盔甲那如何也打不破的盔甲都快融掉了,隔着那么厚一层盔甲都觉得藏不住自己火热的心。Jade拉着Gildedguy一起照相,手中的珍珠奶茶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喝完了,只留余温在Jade手上,Gildedguy感觉一直有温度在从和Jade相握的手上传向全身。拍了这么长时间照,难得下一次雪,当然少不了打雪仗了。Jade趁着Gildedguy发呆的时候直接抓起一团雪就塞到了Gildedguy的头盔里,本来烫的发红的脸颊被这冰雪一覆盖立刻没了先前的热度。然后在自己还没缓过神时感觉头上的重物消失了,脸颊上便立刻感受到一个热热的唇瓣。

Gildedguy已经惊的说不出话了,只知道呆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女孩。

“怎么,这份礼物不喜欢嘛。”

Jade看Gildedguy如此反应,偷着乐了好一会,想想还是把头盔套回去吧,突然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Gildedguy趁机也亲了Jade脸颊一下,不出意料的看到对方微微泛红的耳尖。

“我很喜欢呦。”

雪,还未停……



【Tentionmaru x Nhazul】

“嘿Nhaz!下雪啦!天气预报没骗咱们!”

Nhazul看着Tentionmaru这鸡冻样子翻了个白眼。好不容易空闲出一天休息休息,结果大早上6点半就被吃了摇头丸一般的Tentionmaru给吵醒了。真的,要求不多,昨天1点才睡今天只是想睡够8个小时到9点而已,不然以后估计又是没多少睡觉的时间。想到这里,Nhazul又不情愿的翻了个身,顺便把自己裹得更紧一些。一副你就闹吧,别想打扰我睡觉自己哪凉快哪呆着去。

Tentionmaru看着裹得跟球一样的好朋友,想了想,还是放弃了从外面团一个雪球塞对方被窝里的行动。

“真拿你没办法……”

随后,在对方额头上蜻蜓点水般印下一吻……



【章瑜x柳冬夜】

又是一夜未眠。

柳冬夜为了增强自己的能力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睡觉了,最近她心里乱乱的,而且不明原因的烦躁,甚至训练时也老想着东西,望着冰上自己的倒影,看着满脸憔悴的面容,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柳冬夜坐在结冰的湖旁看着天上越积越多的云朵,脑中不自觉想到了那人的身影。

一会雪花飘飘落落的掉了下来,点在柳冬夜鼻子上,感受到些许凉意后柳冬夜缩了缩身子。这是今年第一场雪吧,真好,下雪了呢……

“怎么躺在这里呢?”

柳冬夜看都不看,就知道是章瑜,赌气一般不想理他。

章瑜耸耸肩,坐到柳冬夜旁边一把揽过对方的肩膀。柳冬夜对突然的力道吓了一下,挣扎了一下还是轻轻靠在了对方肩头,才抬起自己的玉眼看了对方一眼。

“嗯?你没有带面具吗?”

注意到了和平常不太一样的地方,柳冬夜立刻做了起来,摸了摸对方的脸。已经好久没看到章瑜的真正面容了呢,以至于自己好长时间都觉得这个人是不真实的。柳冬夜突然发现自己近些天失眠的原因竟是对方的面具,重新看到最真实的章瑜时,几天来的焦虑,不安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雪,越下越大了。在地上已经堆起薄薄的一层积雪,隐隐约约还能看见地表的颜色。天仙碧玉琼瑶般的雪花落在他的身上,他的肩头。章瑜的眼睛深邃,好似永远也望不穿他所思所想,柳冬夜的眼睛明亮,永远也藏不住秘密,通过这心灵的窗口一一透露。而现在,柳冬夜就要用自己清澈的眼眸去望透那深邃的星河。他黝黑的发丝衬托出白皙的脸庞,甚至雪花都会逊色几分。

“看够了吗?”

章瑜不自觉的把头别了过去,此时的柳冬夜像傲雪鼎立的梅花【卡姿兰大眼噗哈哈哈哈哈】,粉色如霞一般的身影在雪中更显其冰肌玉骨。章瑜怕自己再看下去该控制不住内心的小鹿,躲避对方灼热的视线。

化解了心结的柳冬夜散发出了更加迷人的气质,先前的颓废不在,拽过对方的脸,对着章瑜的朱唇就吻了上去,双手攀上了对方的肩头,陷入这温婉缠绵的吻中。章瑜先是一愣,异于女孩的主动,但很快便被勾起了情欲,一手摁住了女孩后脑勺,一手搂住对方的腰,全然沦陷了下去。章瑜尝试用舌头撬开柳冬夜禁闭的牙关,不想对方并不领情,甚至嘲弄一般就不放它进去,在章瑜不情愿地收回自己的舌尖后柳冬夜迅速发起进攻,探进章瑜的口腔,席卷着每一处。两人舌尖交触,缠绕在一起,相互感受着对方口腔中的清香。章瑜不自觉搂紧了柳冬夜,换来的是柳冬夜更加激烈的热吻,直到最后两人都喘不过气来,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休息几下后,章瑜将柳冬夜轻轻放到在雪地上,压住对方,趁其不备再次发起攻势,柳冬夜毕竟是女孩,脸颊早已翻起潮红,但还是欣然接受对方的热吻。身子紧挨着身子,柳冬夜甚至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心跳,章瑜也是同样,感受着柳冬夜温热的呼吸,最大限度索取对方的香吻。

夜,还很长呢……


最后一句是夜还很长呢……嗯……

章夜……破三轮??

第一次写车注意……


食刃疾血
OY🐟 这个动作很容易肉化不...

OY
🐟

这个动作很容易肉化不是吗?

但我是好孩子

不开车不发肉(不是)

OY
🐟

这个动作很容易肉化不是吗?

但我是好孩子

不开车不发肉(不是)

染

鸽了几天,我又回来了:D

是混更(?)

P1是沙雕欢乐图

P2是自家孩子(以后会介绍的)

P3是自设鸭

P4疑似伞皇练习(?)

然后又是咕咕咕的日子:D

可能后几天会更几只sschara (?)


鸽了几天,我又回来了:D

是混更(?)

P1是沙雕欢乐图

P2是自家孩子(以后会介绍的)

P3是自设鸭

P4疑似伞皇练习(?)

然后又是咕咕咕的日子:D

可能后几天会更几只sschara (?)


染

微OY、UF,主意避雷


新手上道,多多避让


伞皇的衣服是私设


感觉伞皇穿高领的衣服特别好康



微OY、UF,主意避雷


新手上道,多多避让


伞皇的衣服是私设


感觉伞皇穿高领的衣服特别好康



浪人与树

兄弟,不存在的。[OY]

*根据看过的一张刀图写的


  一切都结束了。

  硝烟散去,只见兄长的刀身没入了弟弟的腹腔。

  “咳咳……”,Yoyo蓝莹莹的眸子里满是不解与泪花,“哥…哥哥……”

  “……对不起……”One平时不见多少波澜的脸上划出一道泪痕,“对不起……”又是一道。

  眼泪像断线的珠子,根本停不下来……

  他究竟做了什么呀……

  Yoyo努力地抬起头:“……我不怪…不怪哥哥…咳咳咳!”鲜血从嘴角涌出,血腥的铁锈味呛得他两眼发花,腹部的伤口愈发疼痛起来。

  他只好再次躺下,无力地喘息着,等待死亡。

  痛苦,绝望,迷茫。

  Yoyo不明白为什么他和哥哥要打起来,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将要死掉了。

  他感到恐惧。

 ...

*根据看过的一张刀图写的


  一切都结束了。

  硝烟散去,只见兄长的刀身没入了弟弟的腹腔。

  “咳咳……”,Yoyo蓝莹莹的眸子里满是不解与泪花,“哥…哥哥……”

  “……对不起……”One平时不见多少波澜的脸上划出一道泪痕,“对不起……”又是一道。

  眼泪像断线的珠子,根本停不下来……

  他究竟做了什么呀……

  Yoyo努力地抬起头:“……我不怪…不怪哥哥…咳咳咳!”鲜血从嘴角涌出,血腥的铁锈味呛得他两眼发花,腹部的伤口愈发疼痛起来。

  他只好再次躺下,无力地喘息着,等待死亡。

  痛苦,绝望,迷茫。

  Yoyo不明白为什么他和哥哥要打起来,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将要死掉了。

  他感到恐惧。

  “哥…呜……”,他终究还只是个孩子,“我不想死……”粉偏红的血沫从Yoyo嘴里喷出,飞溅到他鲜血淋漓的胸膛上。

  One痛苦地哀呜着,加重了手上的力度。

  他没办法从死神手中夺回弟弟的生命,他只能将这一过程缩短,减轻他们的痛苦。

  光,消失了。

  One伸出颤抖的手,为Yoyo揩去脸上的脏污,合上那双生前蓝得如大海天空一般的眼睛。

  “晚安。”



     “没想到你干得这么利索呀,真不愧是我的大儿子呢~:)”

     “我要杀了你!”

     “呐呐,那我很期待哦~:D”


清水鱼板
果然,死弟控都是怪物hhh 不...

果然,死弟控都是怪物hhh
不说了赶紧跑,有人追我呢:D

果然,死弟控都是怪物hhh
不说了赶紧跑,有人追我呢:D

千萌梦魇
第一次画火柴人!cp是oy!字...

第一次画火柴人!
cp是oy!
字丑画渣QAQ

umb:天要下雨,弟总是要嫁人的
one:我知道,但可以的话,我想娶他。
umb:……但我觉得,你会被hyun打死。

one在一次目睹yoyo被chuck调戏后,去酒吧借酒浇愁,umbrella路过……

第一次画火柴人!
cp是oy!
字丑画渣QAQ

umb:天要下雨,弟总是要嫁人的
one:我知道,但可以的话,我想娶他。
umb:……但我觉得,你会被hyun打死。

one在一次目睹yoyo被chuck调戏后,去酒吧借酒浇愁,umbrella路过……

清晏
5年前的画。原图应该是OY欧阳...

5年前的画。原图应该是OY欧阳鹏杰老师的。

5年前的画。原图应该是OY欧阳鹏杰老师的。

K.L.Sky

23333333333333我画的什么沙雕图
花样表白ⅹ1
P1和2②(从左往右)是自设柴CP(Sept x Nanometer)
后面是UY等
P6灰柴是oxob腿残那场战斗里的Xenrath
评委们冷静一点23333

23333333333333我画的什么沙雕图
花样表白ⅹ1
P1和2②(从左往右)是自设柴CP(Sept x Nanometer)
后面是UY等
P6灰柴是oxob腿残那场战斗里的Xenrath
评委们冷静一点23333

过氧化氢气球

【OY】 甜食

内容如题目,主OY微UF

ooc可能有

不会开车真难过

你的点文 @小莹子

(我爱意识流√)

—————————————————————————————

对某些人来说,One是一个几千年难的一见的好哥哥,然而对Yoyo来说,则是——

“Yoyo革命第356次!目标是推翻One的专制统治!看招!”

“pong——”

“呃啊”

“One、One我错了,放我下来真的好疼Aaaaaa”

“晚了。”

抑或是

“Yoyo行动,第357次,目标是冰箱里的酸奶!朝目标冲啊!”

“诶、诶诶诶,One你……Aaaaaa放我下来!!!”

第357次行动在独裁者One的突袭下失败。...

内容如题目,主OY微UF

ooc可能有

不会开车真难过

你的点文 @小莹子

(我爱意识流√)

—————————————————————————————

对某些人来说,One是一个几千年难的一见的好哥哥,然而对Yoyo来说,则是——

“Yoyo革命第356次!目标是推翻One的专制统治!看招!”

“pong——”

“呃啊”

“One、One我错了,放我下来真的好疼Aaaaaa”

“晚了。”

抑或是

“Yoyo行动,第357次,目标是冰箱里的酸奶!朝目标冲啊!”

“诶、诶诶诶,One你……Aaaaaa放我下来!!!”

第357次行动在独裁者One的突袭下失败。

综上所述,One他不是一个好哥哥。

因此Yoyo他十分苦恼。

“是因为他对你太严格了吗?唔,我觉得他挺不错的,不对吗?”某人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用手肘轻轻捅了捅一个紫色眼睛的男人。

“……不认识。”那人停下搅拌咖啡的动作,“奶茶?”FLLFFL乖巧地点了点头。

“喂喂喂!我叫你们来可不是看你们秀恩……啊呸,你们倒是帮帮我啊!”桌对面的Yoyo愤怒地吞下一口双色冰激凌,带着仿佛能吞下一切的眼神看着边上三人。

“我也超想向他这样吃甜品啊!”他又一砸木桌,手指直戳Chuck的脑袋。

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Chuck先生则宛如护犊地环住桌上的黑森林蛋糕,嘴角边蛋糕的渣迹和含糊不清的话语已经证明他帮不上忙了。

对面的FLLFFL则是优雅地接过服务员上来的奶茶,小抿一口,清了清嗓子道:“你可以色诱。”

Umbrella像是被咖啡的苦涩呛到似的,不适宜地咳了几声,被回应的也只有FLLFFL表示感谢的眼神。他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偏移了视角。

这些小动作被Yoyo尽收眼底,“你以为我和他是什么关系啊?我们才没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就是我们所以为的关系。”FLLFFL看向Umbrella,很明显的表示出他所指的关系。

“情……”Chuck从进食中抽空出来,但马上注意到身旁Yoyo热烈的目光,还看到他用yoyo球在脖子上比划了几下。

“……况有变化。”

yoyo球被放回了桌子上。

“所以到底怎么办啦!我想吃酸奶,冰激凌,蛋糕!”

他差点没在地上打滚。

“向他撒娇。”FLLFFL又小饮一口奶茶,“比如说这样。”他望向Umbrella,眨了眨眼,“帮我拿点方糖,拜托?”

“不行,太甜对你身体……好吧。”

Yoyo表示从他那个角度可以看到Umbrella脸上莫名的红晕。

FLLFFL挑衅地对上那可怜孩子鄙夷的目光。

“我觉得你跟一块看起来是冰然而并不是的物种的相处方式不适合我。”他吃完最后几口冰激凌。

FLLFFL用过来人的微笑看着他。

“Yoyo行动第520次,开始。”他朝FLLFFL挥着拳头,后者拿起桌上的奶茶,向他比划着。

于是他们跨过了座位,径直走向门外。一个拉起Umbrella的手就跑,另一个则迎面碰上他哥。

当然,Chuck买单的事已经是后话了。

“One~我想吃冰激凌~”Yoyo贴近One,紧紧地捏住他哥哥的手。

“不可以,吃太多对你身体不好。”One视线未离电视。

Yoyo干脆坐到了One的腿上,脑袋挡住了One看电视的视线,而眼睛开始闪闪泪光。

被压住的人无动于衷,但眼睛玩味地对上Yoyo的视线。

5分钟后。

“还绷得住吗?”

“我不行了。”

“好巧,我也是。”

那人反身将Yoyo压在下面,手探进小家伙的衣服里。不安分的Yoyo努力地挣扎,试图伸手把桌上的yoyo球拿下,给他哥一个暴击。

这点小伎俩很快被One,他横抱起Yoyo,往卧室里走去。里面传来Yoyo杀猪般的叫声。

当Yoyo醒来的时候,One已经不在床上了,只有一台闹钟在“哔哔”地响着。他揉了揉眼睛,移动酸痛的身子,费力地探过身关掉那讨人厌的声音。

“醒了?”门口斜靠着一个人影。

“我以为你是到了早上就会不见的人。”

“我是啊,不过我会回来而已。”One一声轻笑,走到床边摸了摸Yoyo的脑袋,本来就已经凌乱不堪的发型现在就不忍直视了。

“你最爱的。”

一瓶酸奶在他眼前出现。

“我最爱的是你。”

“小家伙求生欲望很强嘛~我也爱你。”

后半段突然认真的话语让Yoyo有些措手不及,他把自己埋进被窝里,闷闷地回应:“我知道。”

Yoyo行动,第520次,成功。

— END —

Vineeeeeeeee

很早以前的画!梗来自空间(最后一p)!!还有我有个单词拼错了!!九十九是ninety-nine
1:日常ooc
2:OYcp向
3:太丑了……

很早以前的画!梗来自空间(最后一p)!!还有我有个单词拼错了!!九十九是ninety-nine
1:日常ooc
2:OYcp向
3:太丑了……

疯白格

P1 one和yoyo
p2不用我说了吧?

P1 one和yoyo
p2不用我说了吧?

Vineeeeeeeee

打架受伤然后被哥哥公主抱的yoyo,以及非常不冷静的亲友团(好的我知道Hyun是亲爹)

打架受伤然后被哥哥公主抱的yoyo,以及非常不冷静的亲友团(好的我知道Hyun是亲爹)

魔方ard小甜

第一条顺序发错了|・ω・`)
感谢空格儿提供的梗! @荆棘鸟
内含JY,OY(one&yoyo)

第一条顺序发错了|・ω・`)
感谢空格儿提供的梗! @荆棘鸟
内含JY,OY(one&yoyo)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