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one piece

0
海贼王元气赏全新上线! 2022年12月9日20:00正式开售,快来体验一下吧!

海贼王元气赏全新上线!

2022年12月9日20:00正式开售,快来体验一下吧!

 查看更多
收起全部
21.4万浏览    8192参与
航海王元气赏全新上线!
一发入魂就是现在!
点击抢购
0.7

  是第六部剧场版,稍微有点压抑,截了比较好磕的一些图

  是第六部剧场版,稍微有点压抑,截了比较好磕的一些图

柚木诗

缇娜:如果加入海军的话缇娜很开心

缇娜:如果加入海军的话缇娜很开心

秋尽江南草未凋

【柯罗】天台上的海风 5

·现代架空,预警+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两个人被大雨浇了个透,即便如此罗西南迪还是没有放弃他撑起来的双手。罗不得不打掉他的手,拿自己的双手在额前重新搭起来:“唔该你谂谂办法,sir*。”


除了念他冒失的时候,罗不常跟罗西南迪讲港岛的语言,也许是照顾这个“鬼佬”听不懂。但他放松下来的时候,最熟悉的语言还是会脱口而出,罗西南迪喜欢罗这个状态,至于听不听得懂,模模糊糊也能猜测出来意思。


“等着看吧,罗。”罗西南迪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个安全锤,像是公共汽车上会......

·现代架空,预警+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两个人被大雨浇了个透,即便如此罗西南迪还是没有放弃他撑起来的双手。罗不得不打掉他的手,拿自己的双手在额前重新搭起来:“唔该你谂谂办法,sir*。”

 

除了念他冒失的时候,罗不常跟罗西南迪讲港岛的语言,也许是照顾这个“鬼佬”听不懂。但他放松下来的时候,最熟悉的语言还是会脱口而出,罗西南迪喜欢罗这个状态,至于听不听得懂,模模糊糊也能猜测出来意思。

 

“等着看吧,罗。”罗西南迪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个安全锤,像是公共汽车上会配备的那种。它出现在居民住宅实在是诡异,但被罗西南迪拿在手里又似乎理所应当。

 

罗西南迪拿安全锤敲碎了玻璃门最上边的玻璃,从上面伸手进去。与高大的身躯而配套的修长手臂,让他很顺利就扭开了门里面的锁。

 

罗盯着擦着破碎玻璃穿过去的袖口,下意识吞咽了一下:“你的办法还真粗暴。”

 

“多谢赞。”

 

门被打开,罗抬着脚要往里面走,结果腋下被人托住,还没反应过来,双脚就离开了地面。

 

“做咩呀!*”罗难得失态地惊呼出来。

 

这种只会发生在孩子身上的姿势让罗僵直了身子,但罗西南迪表现得非常心安理得,他甚至用了点劲儿把罗几乎是举过了头顶。过高的高度让罗锁着脖子才没有撞上门框,碎玻璃在这个男人脚下发出“咔吱咔吱”的声音,罗西南迪就这样踩着碎玻璃走到屋内,才把罗稳稳地放回地面。

 

“safe!”罗西南迪露出熟悉的笑容——一个比着两根手指,嘴角大咧的笑容。

 

罗从惊吓中回过神,心脏跳动得剧烈。过快的血氧供输让他觉得自己的脸颊开始发烫,他企图用深呼吸来平复自己异样的状态。

 

“……你够大力的。”罗拿这句话作为自己喘气的过渡口,“换双拖鞋,不然把玻璃渣踩得到处都是,真怕下次见你就是血流成河了。”

 

罗西南迪用行动回答,托他的冒失,拖鞋倒是甩得到处都是。他从桌子底下拖出来一双免遭于难的新拖鞋,把那双沾满玻璃碎碴的拖鞋丢回到和那片碎玻璃一起:“倒是罗,这么轻可不行,有好好吃饭吗?”

 

罗抬起胳膊看了眼自己还算流畅的小臂线条,不知道这个男人从哪里得出来的结论。

 

“扫把在哪里?”

 

“嗯?”罗西南迪听出罗的意图,推着人往楼梯下走,“不用不用,放在这儿我晚上回来会收拾的。今天罗帮了我这么大的忙,还害罗淋了雨,晚上怎么说也要请罗吃饭吧。现在罗就赶紧回去冲个热水澡,我们一个小时后巷口见好吗?”

 

“不……”

 

罗西南迪没有给罗拒绝的权利,两个人推搡着下到一楼,罗西南迪从门口的篮筐里拿出一把伞塞到罗的手里。

 

“一小段路,不用伞。”罗想要推回去,但罗西南迪的力气显然比他大很多,这在刚才就被证明了。

 

“我是不会允许罗再淋雨的,一小段路也不行。”

 

罗看了一眼拿出这把伞以后就空空如也的篮筐:“那一会你怎么办?”

 

“我当然不会只有一把伞。”罗西南迪摆出信誓旦旦的样子,“只是我暂时不知道把其他的伞放在哪里了,找找就会有的,就像我的拖鞋一样。”

 

罗略想了一想,收下了那把伞。贴在皮肤上的衣物开始逐渐变得冰冷,罗感受到了失温,想必罗西南迪也是,两个人再这么耗下去,结果只会是双双感冒。他点点头,在门口撑开了伞,和罗西南迪确认到:“一个小时后。”

 

“嗯,一会见。”

 

罗走入雨幕里,顿了一下,又回头道:“玻璃,别扎到了。”

 

罗西南迪挥挥手,算是保证。

 

罗是在四十五分钟后抵达罗西南迪门口的,金发男人要收拾玻璃,还要收拾自己,这个时间点恰恰好。

 

还在犹豫是否要敲门,像是心电感应一样,面前的门被推开,最近总是见到的那张脸上正出现视死如归一样的表情。

 

罗的目光落在罗西南迪的指尖,创口贴松松垮垮地缠绕在上面。果然还是扎到了,罗叹了口气:“伞,也只有一把吧。”

 

罗西南迪被点破,露出窘迫的模样:“我总是有些丢三落四,之前的地毯也是。”

 

罗的睫毛颤了颤,收好伞走进屋里,关上门阻隔起冷风。对面的人头发应该是刚刚吹干,比平时看着要蓬松很多,像曾经拉米路过宠物店,心心念念想要养的金毛犬。

 

“手指重新处理一下吧,不然要是因为感染而肌痉挛,我大概率是不会想再见到你的脸。”

 

罗西南迪乖乖从柜子里拿出急救箱,他总是小麻烦不断,因而碘酒酒精这一类的药品,还是在保质期之内的。

 

“真不知道我在罗心里是什么形象。什么一边着火一边滚下来,血流不止或者因为感染而肌痉挛。这些未免有些太超过了,我在罗心里这么靠不住吗?”

 

酒精的刺激让罗西南迪小口小口吸着冷气,罗冷笑一声,手下的动作还是放轻了不少。

 

“也不知道谁第一次见面,就拿烟头点燃了自己的头发。”

 

“那只是意外事件!”罗西南迪又想起第一次见面后罗所不知道的手忙脚乱,回答得有些心虚。

 

罗拍拍手示意包扎完成,罗西南迪收回手。罗的包扎几乎称得上艺术品,在关节处的伤口,他甚至拿剪刀修剪了创口贴的形状,好让它可以更加贴合。

 

“罗好熟练,该不会自己总是受伤吧。”

 

“我又不是你。”罗收好急救箱,放到一旁,“父母是医生,就算没有系统培训过,看多了也就会了。”

 

两个人一时间落了话,便安静下来。雨声在这样的环境显得格外抓耳,丝毫没有停止的势头。

 

“要不……”罗西南迪重新开口,声音响起,有些突兀,“我们就在家里吃好吗?雨还很大,这样就算有伞也会淋湿的。我做饭自我感觉还算过得去,也不会忘关煤……唔”

 

罗西南迪猛地咬住下唇,他意识自己说错了话。他本意只是想证明自己在烹饪上能够值得信赖,但无疑刚才那句话,很有可能戳伤罗的痛处。他有些慌乱,刚刚被包扎好的手指似乎又开始痛起来。

 

“我不喜欢面包。”

 

“太好了,我也不喜欢!”话蹦得比脑子要快,罗西南迪两秒后才意识到,罗这算是同意了。

 

“我还不喜欢梅干。”

 

罗西南迪被噎住,这是他最喜欢的食物,他时常会在白米饭上放上一些梅干。他在内心挣扎了一下,然后很快妥协:“一般来说没有人会把梅干作为正餐。”

 

虽然夸下了海口,但两个人确实吃不了很多,罗西南迪只打算随便炒两个菜。期间罗握着一次性纸杯却一口水也没喝,一直盯着厨房的方向。

 

煤气爆炸?或者点燃厨房?最好的情况可能是切到手指,但这对罗西南迪的手指来说无异于是雪上加霜。那些电影里的大场面带着蒙太奇的手法在罗脑海里来回播放,直到他看见罗西南迪安然无恙地走出厨房。

 

罗开始谴怪自己,似乎过于操心罗西南迪了。

 

一荤一素的两盘菜,还有一小罐没有标签的玻璃瓶。罗西南迪兴奋地向罗推荐:“这是我在市集上看到的,罗也尝尝吧,我觉得非常好吃。”

 

罗西南迪受伤的手指让开瓶盖这个动作变得艰难,罗接过来扭开瓶盖,看见里面是小鱼干,大概是自己做的腌菜拿去小市集上出售。

 

“我更喜欢吃烤鱼。”

 

“我记住了,那下次邀请罗来品尝我做的烤鱼。”

 

罗被自己的话惊到,他开始否认:“我不是……”

 

我不是什么呢?罗怔住。

 

从吃饭前开始,他就在向罗西南迪讲述自己的喜好,仿佛在给自己的下一次到来提要求。可他原本不该相信任何人,更不该对下一次有要求。

 

“罗可以再多讲一点啊,不止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比如喜欢什么天气,擅长什么科目,今天过得怎么样之类的……”

 

“今天过得很好。”罗回答道。

 

罗西南迪笑起来,他很爱笑,和总板着脸的罗不一样。

 

“我以为你一副看上去很了解我的样子。”

 

“也许了解,但我也想更多地了解你。”

 

在心里鄙夷罗西南迪的车轱辘话,罗的筷子在玻璃罐里戳了两下才挑起一块完整的鱼干。被筷子拿捏住的小鱼干虽然早就断了气,但被提溜起来蔫恹恹的样子还是让人觉得可怜。

 

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也被人这样提在手里过,被人一手提起来,然后轻而易举地甩来甩去。

 

就被眼前这个男人。

 

罗猛地抬头,看向罗西南迪,对方依然笑着,咀嚼的动作让他的腮帮子鼓起来,看上去有点傻。

 

罗想,也许他该看看精神科了。

 

“下周就该忙起来了。”

 

“工作吗?还以为你打算做一辈子无业游民。”

 

在闲聊里,两个人结束了晚餐,罗帮着一起把空碗收进水池,他们并没有把菜吃完,罗西南迪将剩菜倒进饭盒,告诉他热一热就是明天的工作餐。

 

“好了,我来洗。”罗按住罗西南迪伸向水池的手,“你的手暂时不要沾水。”

 

“这怎么可以,罗是客人。”

 

“客人可不想看着主人因为感染而肌痉挛,这样你的脸就会永远只是个僵硬的笑脸。”

 

“怎么又是肌痉挛。”

 

罗西南迪嘟囔着,不再坚持,但他也没有离开厨房,而是站在水池旁边继续着和罗的聊天。哗啦啦流淌的水声和罗西南迪叽叽喳喳的自言自语,罗竟也不觉得聒噪。

 

把最后一个碗放上碗架,罗甩了甩自己湿漉漉的双手,罗西南迪很贴心地递上了擦手巾,罗在上面仔细抹掉最后的水分。

 

“你说的工作,是给多弗朗明哥工作?”他突然问。

 

罗西南迪明显被这个问题吓到,整个人都狠狠抖了一下。他的慌乱只表现了一下,很快就镇定下来,从鼻腔里发出一个短促的音:“嗯。”

 

罗也学他:“嗯。”

 

“罗,怎么知道的。果然,罗也在那里吗?”罗西南迪的声音听上去有点失落。

 

罗没有回答,只是看了看罗西南迪:“我在那里你不高兴,以后就是同事了?”

 

“因为觉得,罗不该在那里。”

 

“那为什么你可以在那里。”

 

罗西南迪被问倒,磕磕绊绊辩解地毫无逻辑:“你不觉得我和多弗朗明哥很像吗,说不定我们是失散多年的亲生兄弟之类的。”

 

“可多弗朗明哥也说过,我和他很像。”

 

“扑街了他!”

 

罗西南迪少见地爆了粗,罗笑出声来:“骂人倒是挺标准。”

 

罗西南迪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但他无法和罗解释现状,总不能够因为罗还是中学生这种理由糊弄过去。他并不想把罗当小孩,这很不尊重。

 

“他只是让我考虑,我还没答应。知道你要去,只是看到了你把宣传画收好放起来了。”罗扬起脸,表情像极了当初那个在门口塞宣传画的小鬼头,“我要答应吗?罗西南迪。”

 

罗西南迪语塞,他并不够资格言传身教,却也不能武断地替罗做决定。罗该决定自己的人生,他总在梦里这样想着,也许他不该强硬地要求罗做出任何选择,他不该是罗的指向标。

 

罗看他许久没有再接过话柄,偏了偏头:“我知道了,我会好好考虑的。”

 

外面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这意味着罗已经可以离开。

 

“那么,今天晚上打扰了。”罗在门口穿好鞋,“手注意点,不要沾水。”

 

“罗。”罗西南迪叫住他。

 

罗在门口站直,等待着他的下一句话。

 

“你不会因为我要给多弗朗明哥工作而讨厌我吧。”

 

罗盯着罗西南迪,缺少休息的黑眼圈让他看上去比同龄人阴郁,盯得罗西南迪后背发麻。许久,罗勾了勾嘴角:“我看上去很像个不和古惑仔打交道的好学生?”

 

“太……”

 

“而且你看上去和古惑仔完全不沾边。”

 

“可我明明和多弗朗明哥长得很像。”

 

罗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试探建议道:“化化妆?”

 

“像小丑那样?”

 

“唐吉诃德难道是什么马戏团吗?”

 

罗西南迪这才完全放松下来,刚才因为紧张而耸起来的肩膀后知后觉开始肌肉酸痛。

 

“那么,明天见了?”

 

“接下来两天学校都有事情,明天组织去什么海洋馆,后天就是三一主日了。”罗顿了顿,加了一句,“你没忘吧。”

 

“怎么会?”

 

TBC

 ---------------------------------------------------------------------------

*唔该你谂谂办法,sir:麻烦你想想办法,先生。

*做咩呀:干什么!


Emmanouil
  大概可能是那个尾田老师画的...

  大概可能是那个尾田老师画的那个插图if所以罗没有纹身!

  大概可能是那个尾田老师画的那个插图if所以罗没有纹身!

丰伍铭

要笑死人的世界 下

*顶上战争没人伤亡,甚至白胡子都喝上酒了(马尔科没看到)

*本文中的赤犬被卡普和泽法救因为卡普大大咧咧的性格感化把“绝对的正义”改成了“明辨是非的正义”

*路罗向,含微微艾萨

很好啊书接上文


两年时间到了,草帽一会儿在香波地集结,海军派来人观察(来看看有没有威胁),其中他们看见了一个传单《草帽一会儿编收人员》他们是很懵的就想草帽小子这是开窍了开始收最后两船员了?当时甚平没上船


有人潜伏过去调查,看到那人的时候他们懵了这人谁啊? 这是草帽小子吗?这些人脸盲吗?这么大差别看不出吗?


在海军总部的萨卡斯基元帅和青雉黄猿接到草帽一会儿妮可•罗宾被抓捕他仨本来是想去...

*顶上战争没人伤亡,甚至白胡子都喝上酒了(马尔科没看到)

*本文中的赤犬被卡普和泽法救因为卡普大大咧咧的性格感化把“绝对的正义”改成了“明辨是非的正义”

*路罗向,含微微艾萨

很好啊书接上文



两年时间到了,草帽一会儿在香波地集结,海军派来人观察(来看看有没有威胁),其中他们看见了一个传单《草帽一会儿编收人员》他们是很懵的就想草帽小子这是开窍了开始收最后两船员了?当时甚平没上船


有人潜伏过去调查,看到那人的时候他们懵了这人谁啊? 这是草帽小子吗?这些人脸盲吗?这么大差别看不出吗?


在海军总部的萨卡斯基元帅和青雉黄猿接到草帽一会儿妮可•罗宾被抓捕他仨本来是想去看看之后编个理由就放了,只是看到真人的时候……………这人是叫妮可•罗宾吗?至于之后那人结局是什么海军给的太多了…


(本人鱼人岛没看过直接跳过)


到了庞克哈萨德路飞见到了罗,又是任性的冲上去,娜美很懵,是自家船长自来熟还是真和罗有点关系,但是在和罗同盟时还是很反对,不为什么就是海贼同盟很多背叛真怕哪天背后一下

但事实证明没有,他们一起救了庞克哈萨德的孩子们,说句实话凯撒是个垃圾,人品到实力都是,为了人体巨大化实验抓小孩来实验(我觉得不找大人的原因除了是这种毒素要从小开始,也有可能他根本打不过,他本质就是个人贩子) ,特拉仔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说着手对那些小鬼没兴趣,最后不还是救了那些孩子。而罗宾正意味深长看着两个同盟船长路飞的春天好像要来了


到了德雷斯罗萨竞技场里他不知道为什么看见罗被多弗朗明哥开枪的时候他十分愤怒要不是海楼石拦着他能直接冲到多弗朗明哥面前把他揍飞,但有一个人比她还快,就是维安姐,她本来只是来和多弗朗明哥谈生意的(下个文章把维安姐身份统一一下)没想到看见了当时被自己赶出去的罗,她愤怒的把多弗朗明哥一脚踹走,但罗还是被带走了,之后一些跑跑闹闹。在罗和他讲他和柯拉松过去的事情时他发誓不会让罗伤心,是终于到了决战,路飞冲上王之高地时看见罗倒下身上到处是血,他当时想把明哥撕碎,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看到罗受伤他很生气 ,战后他体力不支睡着了,梦里他看见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小姑娘,男人十分高大但脸上的小丑装让路飞觉得好像谁和自己提到过,而那个小姑娘,该说不说还挺像罗

你们是谁

罗没和你说嘛

嗯…嗯啊!你就是罗对我说的柯拉松!

我呢!我呢!哥哥有没有和你说我

该说不说你和罗长的挺像

啊!为什么只提了柯拉松先生


中途是闹了一会但柯拉松和拉米托梦给路飞就是为了让他照顾好罗路飞表示会保护好罗,不会让他不开心



在草帽大船团上,维安姐刚和罗说完话刚离开路飞就跟了上去

“特拉仔”

?怎么了,草帽当家的”

说完就亲上去,这个吻很仓促不能说的上是吻顶多是啃咬,快到周边人都没反应过来就结束了。等罗反应过来时耳跟已经红了“喂,草帽当家的…你…”罗不知道怎么说,现在自己对他的感情太过于复杂,是感激,崇拜还是爱慕,被这猝不及防的吻蒙住了,而路飞不会在意那些他只知道他喜欢特拉仔,想亲他,不想让他受伤,想让他哭,想上他。“当然此时的路飞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日本法律20成年,所以路飞确实没成年)思想还太单纯需要给他普及一下”以上全被罗宾看在眼里,也不知道她之后给路飞灌输了什么东西


在佐乌,晚上开派对的时候(动漫里好像没有,就当保护象主为他们开的吧)路飞不知道被谁灌了酒,他径直走向罗坐在偏僻的地方。从后面抱住了他嘴里还嘟囔着“最喜欢特拉仔了”罗先是有点震惊,之后闻到从他嘴里传出的酒精味知道他喝醉了“草帽当家的你醉了”,而路飞像是没听见似的伸手固定住了罗的两只手,而另一只在罗的身上乱游总,手法毫无头绪就是乱摸,不一会就气息混乱,面容潮红,衣服外张纹身几乎全露出来。直到“路飞,罗你们快来”维安姐一嗓子把沉醉的两人拉回现实,罗也清醒过来,扎紧整理好自己带着路飞去维安姐那,路飞则是不怎么开心


这一切全被罗宾看在眼里,第二天告诉了除维安,路飞罗外的所有人(那为啥不告诉维安姐,可能是怕维安崩溃)



后来到达和之国,罗一段时间体力不支,被路飞扛起来走,正巧这一幕被拍了下来


看到报纸时罗确实很震惊,但路飞表示“我和特拉仔早就是情侣了”罗也没什么可说的只好默认



这个消息传到三原色耳中

赤犬表示恭喜

黄猿表示“这小子开窍了”

青雉表示恭喜


而被路飞萌到的藤虎表示恭喜的同时表示“草帽小子真是那三个养大的?”


此时维安已经杀到海军总部要找卡普要个说法“卡普!为什么我的白菜又被你的家人拱了?”见杀红眼的一帅三将很默契,赤犬让座,黄猿递茶,青雉冰敷,藤虎看…听戏。本来这几个人还想劝一劝的结果被几句话劝退了“你们想,你们的亲姐亲妹亲手养大的女儿被一个家族拱了你啥感受!”四人哑口无言,好像有点理解了(确实,路飞奶奶维安闺蜜,路飞妈妈,露玖,索拉是维安姐为数不多的妹妹,罗维安亲手养大的弟弟。现在维安就像一个女儿被供的丈母娘…)


没坐多久她出发去追卡普了,中途遇到萨博艾斯叙叙旧,因为艾斯算维安白菜,但是他拱别人她觉得不亏


之后就见到上次那暮,之后又知道了在佐乌要不是她喊那嗓子两人事都会办了时

维安:赢了,拳头硬了

路飞:凉了,为啥我后背凉了

罗,战国,卡普:不好,姐要发飙了


完结




但其实我原本想整灵魂伴侣的老梗,但时间线根本对不上所以没写


下章估计会把维安全部私设发出来

也有可能是柯拉松和拉米视角

森玖

我又在画个梗图( ᐛ )

后面是我妈跟我的对话以及画了很多版都不满意的戒指(

我又在画个梗图( ᐛ )

后面是我妈跟我的对话以及画了很多版都不满意的戒指(

Lin

  饭后闲着无聊,就随便画了点

  p1是十七岁的艾斯(感觉没画出来那感觉……)

  这就是外卖滤镜吗,看上去都很好吃(?)

  纸张全部取自外卖包装(含外卖单),感谢我的外卖的帮助

  饭后闲着无聊,就随便画了点

  p1是十七岁的艾斯(感觉没画出来那感觉……)

  这就是外卖滤镜吗,看上去都很好吃(?)

  纸张全部取自外卖包装(含外卖单),感谢我的外卖的帮助

伊

呜呼哈哈哈!₍₍ ง(*Ӧ)ว ⁾⁾我是山治的狗!!!!!

呜呼哈哈哈!₍₍ ง(*Ӧ)ว ⁾⁾我是山治的狗!!!!!

伊矛啊

现paro

路飞考上大学后拜访已就读本校的大哥艾斯…发现大哥竟已和童年火灾失踪二哥甜蜜同居这种设定(谁tm会想看啊

现paro

路飞考上大学后拜访已就读本校的大哥艾斯…发现大哥竟已和童年火灾失踪二哥甜蜜同居这种设定(谁tm会想看啊

千羽SHJW
这个好好笑拍一下 话说绿藻养得...

这个好好笑拍一下

话说绿藻养得好的话会有点炸毛像小刺球一样的,这个明显营养不良吧(雾)草帽团厨师是不是虐待植物啊(大雾)

这个好好笑拍一下

话说绿藻养得好的话会有点炸毛像小刺球一样的,这个明显营养不良吧(雾)草帽团厨师是不是虐待植物啊(大雾)

tako

老大对小王真的好贴心喔👨‍👦总有种老父亲带娃儿的感觉

老大对小王真的好贴心喔👨‍👦总有种老父亲带娃儿的感觉

四川心中

大致剧情就是,犬贵妃与雉贵妃疑有私情,引起五老🌟猜忌。


在五老🌟的胁迫下,犬贵妃无奈与雉贵妃展开了决斗,最终雉贵妃断了腿,生死不明,犬贵妃有功被册为元帅。


而此时一直暗恋雉贵妃的猿妃暗地里展开了对五老🌟的屠戮行动…… ​​​

大致剧情就是,犬贵妃与雉贵妃疑有私情,引起五老🌟猜忌。


在五老🌟的胁迫下,犬贵妃无奈与雉贵妃展开了决斗,最终雉贵妃断了腿,生死不明,犬贵妃有功被册为元帅。


而此时一直暗恋雉贵妃的猿妃暗地里展开了对五老🌟的屠戮行动…… ​​​

0.7

 临摹

  下面的是动画原画 

 临摹

  下面的是动画原画 

孩子还没睡醒呢

  被大喷火的快乐谁懂!!

  下辈子还敢😍

  

  

  

  临摹了好多图

  被大喷火的快乐谁懂!!

  下辈子还敢😍

  

  

  

  临摹了好多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