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onely diary

371浏览    30参与
xxxbintwo

[8月10日 没有 过山车的眩晕感了]

邻座的人在看书
差一点点 以为取不到票了
这个暑假你做了什么呢
已经很充实了对吧

邻座的人在看书
差一点点 以为取不到票了
这个暑假你做了什么呢
已经很充实了对吧

xxxbintwo

[8月4日 哦]

前天蹭破皮的伤口 我妈看着我涂药 说 有点肿了 别发炎了 一边我爸在那里笑着 说 为了追女生还真是努力啊 我笑着说 你们够了
早晨起来 在卫生间冲掉眼睛边上的痕迹 理了理被子蒙乱的头发 出来以后 我爸盯着我 说 你昨天肯定又很晚睡 眼睛都是红的
要照顾好人家先得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啊 他说

你知道吗 习惯其实是很难改变的
我走到门廊中间 西西从墙角爬起来 我看着它 没精打采的样子 有点担心 喊了声 西西
它看到我坐下来 习惯性地把前爪抬起来握我的手 我想抱抱它 它一直伸着它那只笨拙的前爪 用很无辜的眼神望着我
我揉着它的头 习惯性地说 你记不记得 姐姐下次说要来陪你玩的呀
你记不记得 姐姐本来说要来陪你玩的呀...

前天蹭破皮的伤口 我妈看着我涂药 说 有点肿了 别发炎了 一边我爸在那里笑着 说 为了追女生还真是努力啊 我笑着说 你们够了
早晨起来 在卫生间冲掉眼睛边上的痕迹 理了理被子蒙乱的头发 出来以后 我爸盯着我 说 你昨天肯定又很晚睡 眼睛都是红的
要照顾好人家先得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啊 他说

你知道吗 习惯其实是很难改变的
我走到门廊中间 西西从墙角爬起来 我看着它 没精打采的样子 有点担心 喊了声 西西
它看到我坐下来 习惯性地把前爪抬起来握我的手 我想抱抱它 它一直伸着它那只笨拙的前爪 用很无辜的眼神望着我
我揉着它的头 习惯性地说 你记不记得 姐姐下次说要来陪你玩的呀
你记不记得 姐姐本来说要来陪你玩的呀 它看我的表情 像是听懂了什么 伸出舌头很温顺地舔我的手

有一次我跟你说 我很难去想象有一天我们会分开 那天也只是在上课 我想着想着就哭了 听完以后 你骂我矫情 我记得我很认真地回答 是真的哭了 把头扭到一边 很怕别人看见
会因为一个人孤单的时分而难过 会因为漫无天日的不安而难过 会因为你说的每一句尖锐的话难过 难过却不会落泪
而只有那种真正的分离的感觉侵蚀四肢的时候 眼泪才会不受拘束地跑出来 矫情 是真的
我把西西放下来 这个时候手机响了 学姐说 拍宣传片 东校和南校 差一个男生 你有兴趣吗
这么说 十号十一号 又要去广州啦 这次车费住宿费 都是可以报销的喔
习惯了有什么开心的事情 可以装逼的事情 就跑去跟你讲 这一次呢
我拿着手机钥匙 出门的时候 西西以为我是要下楼要跟过来 我说 拜拜 它好像就听懂了 往后退了两步 乖乖窝在沙发角落里

看完电影出来 我提着装着衣服的袋子 盯着球幕影院 灯像星星一样 不规律地闪着 然而又会有一两颗不会动
我回过头去 再也找不到一棵开满星星的树 每走一步路 我都会想起来 和你一起走过的情景 自己就迈不开步
我妈问 为什么别着嘴 我说 我站着累啦
在电影院里 一个人坐在座位上 忽然变得空空荡荡 忘记买番石榴味的果汁 我妈想揽着我 被我推开了 比起空落落的感觉 我更怕它让我回想起那种温暖的感觉
然后告诉我 我很难再找到了

xxxbintwo

[8月8日 没关系 回来就好]

如果昨天再晚睡十几二十分钟呢

我现在在回深圳的长途车上 裤子被没素质的口香糖粘了很不愉快 一边听歌一边看车上放的洪金宝的港产武打片出神 这两天我有好多好多事情没有和你讲 你好一点了 我都讲给你听吧

现在 我只想睡一会儿

如果昨天再晚睡十几二十分钟呢

我现在在回深圳的长途车上 裤子被没素质的口香糖粘了很不愉快 一边听歌一边看车上放的洪金宝的港产武打片出神 这两天我有好多好多事情没有和你讲 你好一点了 我都讲给你听吧

现在 我只想睡一会儿

xxxbintwo

[8月5日 Day2]

打完以后他跟我说 下次再也不和他们玩了 带了个抱歉的表情 解释说 提莫是亚索女朋友 所以他们一起炸了 打游戏的时候 亚索一直在说 我的我的 不该带她打的
我问名字 他说 街舞社的 然后我说 诶认识
好丢脸啊哈哈哈 前任社长出现在野区
我问王哲 我不算坑的吧 他说不会 很厉害 那个王者都说你厉害 我说哈哈哈好

下午丢来拿他的公益囊 我问 你有没有时间 他说有 于是我们去到楼下 买了副uno 果汁零食 回到家 尝试过ps2 最要命的视频线不见了 我不好意思说 你陪陪我吧 在找些有点无聊的事做 问他大学的事
我说 晚上要出去 他问 去找她吗 我笑笑
看完 周董直播 开始有点想玩 剑圣了
还有 新歌很好听
我想象着我...

打完以后他跟我说 下次再也不和他们玩了 带了个抱歉的表情 解释说 提莫是亚索女朋友 所以他们一起炸了 打游戏的时候 亚索一直在说 我的我的 不该带她打的
我问名字 他说 街舞社的 然后我说 诶认识
好丢脸啊哈哈哈 前任社长出现在野区
我问王哲 我不算坑的吧 他说不会 很厉害 那个王者都说你厉害 我说哈哈哈好

下午丢来拿他的公益囊 我问 你有没有时间 他说有 于是我们去到楼下 买了副uno 果汁零食 回到家 尝试过ps2 最要命的视频线不见了 我不好意思说 你陪陪我吧 在找些有点无聊的事做 问他大学的事
我说 晚上要出去 他问 去找她吗 我笑笑
看完 周董直播 开始有点想玩 剑圣了
还有 新歌很好听
我想象着我把MV拿给你看说好帅好帅的样子 然后你冷笑一声 我又不喜欢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偏好 我 哎呀对不起
暖暖说路人还贡献了五块钱呢 看来BB真的深得路人心

我在地铁站的出口处等他们的时候发微信给你
“虽然我书没有看完 也没啥要带给你的
不过 能一起出去玩吗”
我放下手机 他们在后面说着话 你说 算了 我想了想 那句“我想见你” 还是没说出来

和他们去吃饭 wxy一见面便把书递给我 想说 没有贺卡啊 回到家 翻开第一页 就看见了夹在里面的字条
她写这个 和当时的自荐信一样 很活泼啊哈哈
吃到一半 去拿肉 我看见王哲找服务生 他从桌子底下拿出两个更大的杯子
出来的时候 我绊了一跤 他说 你喝醉了 我说 才没有

xxxbintwo

[8月1日 Everyone makes own choice]

狗nin来打了一个下午游戏 他一进门 西西就跑到楼下了 等我把它抓回来 他还是很怕他 我说 你去死吧 再不吃米粉就凉了 送他走之前 在奶茶店坐着 我说 上次我和丢丢过来 也是坐在这里

把两个人的票钱转给她 她说 有点惊讶

收到工资以后 好像很快就花完了呢

狗nin来打了一个下午游戏 他一进门 西西就跑到楼下了 等我把它抓回来 他还是很怕他 我说 你去死吧 再不吃米粉就凉了 送他走之前 在奶茶店坐着 我说 上次我和丢丢过来 也是坐在这里

把两个人的票钱转给她 她说 有点惊讶

收到工资以后 好像很快就花完了呢

xxxbintwo

[7月30日 饥饿感 还有 不断的恍惚]

在上课的时候听见外面传来很尖利的吠声 一只贵宾被关在笼子里 主人进KFC吃东西 讲着讲着 我停了下来 跟她说 没办法 我家也有一只 

午餐吃了昨天吃过的手卷不过没有点套餐 于是 五点半我醒来的时候 除了严重的起床气以外 还有不断传来的饥饿感

拆了前两周就放那儿的巧克力派 我说 西西 你不能吃这个

yrh把题目发过来 说 我们都不会做 然后又说 那你明天给我们两个讲吧

你们两个 我问 ...

在上课的时候听见外面传来很尖利的吠声 一只贵宾被关在笼子里 主人进KFC吃东西 讲着讲着 我停了下来 跟她说 没办法 我家也有一只 

午餐吃了昨天吃过的手卷不过没有点套餐 于是 五点半我醒来的时候 除了严重的起床气以外 还有不断传来的饥饿感

拆了前两周就放那儿的巧克力派 我说 西西 你不能吃这个

yrh把题目发过来 说 我们都不会做 然后又说 那你明天给我们两个讲吧

你们两个 我问 那是物理化学一起上咯

下楼遛狗的时候 扯着西西回家 好几个瞬间 觉得要拉不住绳子了


世界教人以爱和痛

世界本来就是规律性的组织疼痛

熬夜了 眼睛疼 心疼


凌晨一点你tmd在和谁聊天

xxxbintwo

[7月25日 在午间的阳光下 给电脑清理灰尘 可以看见天堂]

白天陷入一种恍惚的疲软当中 十一点多周下来找我 说借我家WiFi下一下剧场版 玩了两局okay和几圈赛车 西西一直往他身上蹭 我说 不错呀 它挺喜欢你的 我妈把菜端出来 还问他要不要留下吃午饭 他说不啦 临走时我说 去你家卧室 应该也接收得到信号的 他说好

吃完午饭 我和爸妈躺在沙发上 西西在他们膝盖上玩 拍照片和小视频 忽然觉得 家里多了一只帅帅的boy 其实也蛮不错的

爸招呼我把电脑抬下去 换内存条又花了两百块 搬着机箱出来我看见他在取钱 把电脑放在他车的后尾箱 我说 我对了一半 老妈对了一半 是灰尘 也是天气潮湿 他说得了吧 就是内存条坏了


我一直记着那天下班 回家走到楼下 正...

白天陷入一种恍惚的疲软当中 十一点多周下来找我 说借我家WiFi下一下剧场版 玩了两局okay和几圈赛车 西西一直往他身上蹭 我说 不错呀 它挺喜欢你的 我妈把菜端出来 还问他要不要留下吃午饭 他说不啦 临走时我说 去你家卧室 应该也接收得到信号的 他说好

吃完午饭 我和爸妈躺在沙发上 西西在他们膝盖上玩 拍照片和小视频 忽然觉得 家里多了一只帅帅的boy 其实也蛮不错的

爸招呼我把电脑抬下去 换内存条又花了两百块 搬着机箱出来我看见他在取钱 把电脑放在他车的后尾箱 我说 我对了一半 老妈对了一半 是灰尘 也是天气潮湿 他说得了吧 就是内存条坏了


我一直记着那天下班 回家走到楼下 正好碰到妈买完菜走回来 老爸停好车从车上下来 我说你不是坐地铁回吗 她说是啊 碰巧嘛 一家三个人同时回到了

妈戳一下我的背 说 腰挺直 这样走起来才会有气宇轩昂的感觉 我抬起头 她说 对了 这样帅多了

推开门把手 我一直在想着我妈说的 抬头挺胸 然后看见她 两个人 坐在角落教题目 直到我要拉来椅子 她们才注意到我 她说 你来太早了 我说 那我要走吗 嗯 然后我们都笑了

她把书给我 我翻开 然后抬起头看着她 她说 没错吧 一模一样 我说是啊 又翻了几页 就是上次我夹进去的书签 小卡片 另一本 是周国平的随笔集 挺厚的 心里想着 要看好一段时间了吧

还有一本太厚了 我下次带给你 她说

我说 嗯

我把盖好公章的公益囊给她 跟她说该写什么 她翻到后面 想了想 然后递给我 喏

我说 你好烦啊 然后把笔接过来 给她写评定语


回家的地铁上 候车时站在了车尾 总是弄不清楚 哪个部分人少 哪个部分人多

出站的时候闻到商业街 里面小吃的香味 每天都有不熟悉的乘客 把单程票放在感应区 被开不了的挡板挡住

是运气好还是播放器聪明呢 有些时候随机出来一串都会是想听的歌

四点钟到了 我问 走了吗 你说 嗯 然后我看着你收拾好背包 拿起两本书的时候 犹豫 最后放在桌上

看着你推开玻璃门走出去 透过窗子 看到你在看这边 眼神很匆忙地一交会 假装低下头 玩手机 再抬头 你已经走了 于是我开始讲课


“因为她我觉得我应该可以开始看看书了

她穿的衣服太宽松 双手放在练习册上讲题的时候 一边的黑色肩带就露了出来 总是不好意思去看”

xxxbintwo

[7月21日 论人生]

下雨天 到公司的时候灯还是灭的 暗暗的楼道和房间 捣鼓了一下 台式机可以打印了 发语音给勇气姐 她还在来的地铁上

地上是伞沿滴下来的水珠 白炽灯借每一个可能的机会反射一点微弱的光芒

地铁里有种奇怪的 潮湿的味道 扶手电梯上 被人绊倒又踩了前面的人 前面的人匆匆走掉 绊我的人在我之前便说了不好意思

是吗

把物理题给她 她说 谢谢 以后不叫你学姐了

不容易

下雨天 到公司的时候灯还是灭的 暗暗的楼道和房间 捣鼓了一下 台式机可以打印了 发语音给勇气姐 她还在来的地铁上

地上是伞沿滴下来的水珠 白炽灯借每一个可能的机会反射一点微弱的光芒

地铁里有种奇怪的 潮湿的味道 扶手电梯上 被人绊倒又踩了前面的人 前面的人匆匆走掉 绊我的人在我之前便说了不好意思

是吗

把物理题给她 她说 谢谢 以后不叫你学姐了

不容易

xxxbintwo

[7月18日 久违的 skin ship]

等地铁的时候 她说 我现在一个人坐 一个同学出国了 另一个同学坐了她的空位 就有空桌了
我说 那你现在在学校晚自习厚
看到我的神情 她慢慢地说 现在班上男生都不敢惹我了 我说什么 她说 上次 那个谁的事情以后 他也有跟其他人讲 每每有谁靠近我 都会有人说 小心学长来找你 分分钟被打
我笑笑
地铁上 她拿着我的手机 突然点了qq 我都没有想到 文字祝福会自动发的 拿了回来 过了五分钟 她说 我刚才看到了
没有太介意 她说 毕竟人家也帮我解决过问题

一到家她就说 西西好可爱 特别喜欢 抱着在玩 西西慢慢也跟她熟了
后面

等地铁的时候 她说 我现在一个人坐 一个同学出国了 另一个同学坐了她的空位 就有空桌了
我说 那你现在在学校晚自习厚
看到我的神情 她慢慢地说 现在班上男生都不敢惹我了 我说什么 她说 上次 那个谁的事情以后 他也有跟其他人讲 每每有谁靠近我 都会有人说 小心学长来找你 分分钟被打
我笑笑
地铁上 她拿着我的手机 突然点了qq 我都没有想到 文字祝福会自动发的 拿了回来 过了五分钟 她说 我刚才看到了
没有太介意 她说 毕竟人家也帮我解决过问题

一到家她就说 西西好可爱 特别喜欢 抱着在玩 西西慢慢也跟她熟了
后面


xxxbintwo

[7月13日 八个月vs一个月]

每次坐地铁下班 经过世界之窗转乘 都会想起 那天我们一起出来玩的情景 I出口 走出去 无人的楼梯道 我说 是要逛逛呢 还是你直接回去 你说 那逛逛吧 让我特别惊喜
大概一个月以前开始的故事
这样一直下去 能够快乐吗

勾勒过 无数次的 结局
我觉得 我马上就要做出决定了

每次坐地铁下班 经过世界之窗转乘 都会想起 那天我们一起出来玩的情景 I出口 走出去 无人的楼梯道 我说 是要逛逛呢 还是你直接回去 你说 那逛逛吧 让我特别惊喜
大概一个月以前开始的故事
这样一直下去 能够快乐吗

勾勒过 无数次的 结局
我觉得 我马上就要做出决定了

xxxbintwo

[7月9日 Please don't be in love with someone else]

回家的路上 找不到合适的播放列表 最后打开了Taylor的Enchanted

I was enchanted to meet you 歌词有两种翻译

第一 是遇见你 我深感荣幸

第二 是我身中魔咒


我睁开眼睛 又一班地铁 几个穿校服短裤的女生从我面前晃过 哎 我又闭上眼睛 忽然觉得眼皮外面有人在对我招手 我睁开眼睛 啊 你到啦

快睡着了

你笑了笑

一开始的对话还是比较拘谨的 小心翼翼地等地铁 到了后海 出站的时候 ...

回家的路上 找不到合适的播放列表 最后打开了Taylor的Enchanted

I was enchanted to meet you 歌词有两种翻译

第一 是遇见你 我深感荣幸

第二 是我身中魔咒


我睁开眼睛 又一班地铁 几个穿校服短裤的女生从我面前晃过 哎 我又闭上眼睛 忽然觉得眼皮外面有人在对我招手 我睁开眼睛 啊 你到啦

快睡着了

你笑了笑

一开始的对话还是比较拘谨的 小心翼翼地等地铁 到了后海 出站的时候 你站在扶梯上 说 我有一个问题要问

如果 被我们班的同学看到 是不是会很奇怪

我说也许吧 本来就不怎么熟的两个人 你说 是呀

不过 深圳那么大 我说 这个时候下起小雨 我们躲到一旁店铺的屋檐下


你说 我也才来过一次而已 上一次 就是前几天

我说 去几楼 文学类好像在三楼

我在美国文学的柜子前停了一会儿 转过头的时候 你已经不见了 找啊找 最后在青春网络文学那个柜子前面找到了你 蹲着在找书 衣服后摆下边露出一块儿 我走过去 站在你旁边 你举起一本 左耳 说 我想要看它的下一本

文艺风象 说 所有一切萌萌哒 我觉得 在看书的你 就有点 萌萌哒

你说要去找另一本 我排着队 轮到我用电脑查的时候 你出现在我身后 说 找到啦

村上的 散文集 看了几篇 透过排气窗 突然注意到 外边的雨停了 于是我说 去骑单车吧

大概四点半我们到了那儿 拿好车要走了 你又说 诶再帮我调低一点 我要双脚都可以碰到地  我说 最低啦 大姐

嗯 和她走了半小时的路

骑车大概不到十分钟就走完了吧

我说 这就是那条特别漂亮的路

背对着黄昏的天 没有带相机 而记录不下来的景色

我转过头亲她

这个时候 骑着车一路呼啸而过 你总是跟在我后面很远的地方 时不时我要回过头看你


到了海边 你说 就骑到那个角吧 不一会儿我就要停下来 拍拍照片 你说 不要拍我

像你这么大牌为什么不去当明星呢 我跟在你后面 说

闻到海水的味道 海风往脸上打  台风 雨水 蜻蜓飞得很低 一群一群 我伸手去够 按了两下车铃 你在后面答应着 很 开心

我说 你不是说 不骑车的嘛

你说 反正都来了 不是吗

要走的时候 我往另一边骑 你骑到路口 才喊道 喂 不是那边

我说 你过来 我把东西给你

你说 我可能已经猜到是什么了

哈哈哈是啊

你说 谢谢 像准备了很久一样 我说 猜一猜 是哪一张唱片

是有 好久不见的那一张吧

叫什么名字

认了吧

我说 生日快乐 说 可以 重新做朋友吗

你很犹豫 是握手吗

只是朋友 对吧

你伸出手


世界之窗门口这一条 欧洲风情街 不需要门票 买完贡茶 我说 要逛一逛吗还是直接回去 你说嗯逛一逛吧

觉得 很漂亮 你指着草丛里的灯 因为真的会 一闪一闪的

我说 你走几步 树叶挡住了 又移开了 而已啦

走到尽头是溜冰场 进去以后 很冷 你趴在边缘上 说 我让你再多看一会儿

在益田的时候 说 可以和那谁一起来啊

我说 算了吧

还没放假吗

放了假也不一定来啊

一天的时间总有吧 你说

她不喜欢滑冰吗 未免太安静了吧

我说 不是滑冰的问题 一边说 走快点 我饿了


所有所有

我撑着伞 你说 到大学 再还给你吧 我说 得了吧 那时候就更远了

你说 你好像很喜欢说 戚 啊 今天

哈哈哈 我说 表示 惊喜和意外

你说 让你多看一会儿 我说 戚 你说 这也是惊喜和意外吗

哈哈哈 我尽量忍住




xxxbintwo

[7月7日 冰淇淋 巧克力]

现在的我 每天早晨八点多 搭爸爸的车去上班 他载完我妈 再开五分钟 就可以把我在办公楼的另一边放下来 我拉开车门 从他的后备箱又拿了一瓶水 走在天桥上 早晨的阳光晒得半边脸发烫

没有听If You 我点了Loser 一路上 靠左倚在窗玻璃上 闭上眼睛 我爸说 现在还真是 上班睡 下班也睡

在想一些 有点冗杂的事情

比如说 再也不打算 约她出来了 之类的


刚打完一局 陈洋发微信...

现在的我 每天早晨八点多 搭爸爸的车去上班 他载完我妈 再开五分钟 就可以把我在办公楼的另一边放下来 我拉开车门 从他的后备箱又拿了一瓶水 走在天桥上 早晨的阳光晒得半边脸发烫

没有听If You 我点了Loser 一路上 靠左倚在窗玻璃上 闭上眼睛 我爸说 现在还真是 上班睡 下班也睡

在想一些 有点冗杂的事情

比如说 再也不打算 约她出来了 之类的


刚打完一局 陈洋发微信过来 问我有没有工作 后来 说到nin 我说 你也知道那件事情了吗

她说 感情这种东西 太贵重了 还是要轻拿轻放

我说 你干嘛问我心情好不好啊

她说 看你最近发的东西 心情挺不好的 微信微博

我说 哎 yy在的话 看到这些肯定又该骂我了吧


xxxbintwo

[7月6日 睡不着的时候 你在想什么]

十分钟后我们出现在楼下的奶茶店 丢说 今天才回到 点了加三块钱送一杯的奶盖红茶 坐下以后 我问 所以你们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说 你要是不打我 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事情

他说 她其实是个被宠坏的孩子

糖尿病 小学一年级

他说 我就想不通 为什么这次旅行她还要叫上我

你有没有想过 她是想彻底把自己变成一个绿茶婊 才这么做的呢 我说

回来的路上 路灯把我们的影子拉长 我说 这样我不是又要跟你四年啦

他说 ...

十分钟后我们出现在楼下的奶茶店 丢说 今天才回到 点了加三块钱送一杯的奶盖红茶 坐下以后 我问 所以你们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说 你要是不打我 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事情

他说 她其实是个被宠坏的孩子

糖尿病 小学一年级

他说 我就想不通 为什么这次旅行她还要叫上我

你有没有想过 她是想彻底把自己变成一个绿茶婊 才这么做的呢 我说

回来的路上 路灯把我们的影子拉长 我说 这样我不是又要跟你四年啦

他说 肯定啦


什么都知道

却还要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问 那张照片上 在沙滩上的字

这两天 事情好多

对不起 唯一不诚实的我自己


xxxbintwo

[7月2日 很多朋友都说 If You 很好听]

我想起 那个时候 我说 “再怎么努力也不过只是你生活的边角料而已”

你说 “不是啊 要不然我也不会和你聊到这么晚”

不知不觉就到一点钟的感觉很奇妙 也很美好

“明天崩溃了”“怪我咯”

“怪你咯”不知不觉 这样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然后我说 晚安 发了个再见的表情

“不可以带这个!换!”


我想起 那个时候 我问 “我们是朋友吗”

你似乎犹豫了很久 回答是“嗯...不算吧”

十九个小时以前 我问你“我们现在算朋友吗”

你回答我“是”...

我想起 那个时候 我说 “再怎么努力也不过只是你生活的边角料而已”

你说 “不是啊 要不然我也不会和你聊到这么晚”

不知不觉就到一点钟的感觉很奇妙 也很美好

“明天崩溃了”“怪我咯”

“怪你咯”不知不觉 这样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然后我说 晚安 发了个再见的表情

“不可以带这个!换!”


我想起 那个时候 我问 “我们是朋友吗”

你似乎犹豫了很久 回答是“嗯...不算吧”

十九个小时以前 我问你“我们现在算朋友吗”

你回答我“是”


其实很难以理解

为什么真的就在这件事情上不够勇敢而已

即便 自己是完全可以解释的通的

不理解的部分 只是 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而已

你还没有来 我拿起先前放在桌上的那本书 悄悄走到教室外面 不想碰到ben 他说原来是你的啊 我笑笑 不 我借的

我站在楼梯口 太阳把脸下面的阴影都要晒出一个缺口来 我抬起头 看到你拿着手机走出来 我愣了愣 说 你没看到我微信吗

我没开啊

智能手机不是都能接收的吗 她说 我关掉啦

书还给你 我拿出那本纠结了很久的 追风筝的人



xxxbintwo

[6月29日 追风筝的人 里面说 一切的罪恶里面盗窃最深重]

来面试你穿得很简单 那时候人还很少 我坐到你旁边 说 别紧张

想要伸出手帮你摘下来 最后还是忍住了 我说 不戴眼镜 会更漂亮喔

你说哎呀面试又不是看脸 我说不一定

隔着玻璃窗 看你坐在那儿的背影 声音还是一样地柔弱吧 我想象着

走的时候我说 诶 你有带小说或者书之类的吗 你把它拿给我

里边有书签 不要弄掉了

说拜拜的时候 发现 你笑得很好看

来面试你穿得很简单 那时候人还很少 我坐到你旁边 说 别紧张

想要伸出手帮你摘下来 最后还是忍住了 我说 不戴眼镜 会更漂亮喔

你说哎呀面试又不是看脸 我说不一定

隔着玻璃窗 看你坐在那儿的背影 声音还是一样地柔弱吧 我想象着

走的时候我说 诶 你有带小说或者书之类的吗 你把它拿给我

里边有书签 不要弄掉了

说拜拜的时候 发现 你笑得很好看

xxxbintwo

[6月27日 For the rest of our lives]

讲完这道题 我顺手拿起桌子上的矿泉水 灌了一口 觉得不对 我的那瓶不是放在脚边嘛

差一点全吐出来 然后 我和她都捂着脸低下头

我帮你再买一瓶 我说

走出hollys coffee 这个时候 下午的阳光 慵懒地铺散在地板上 我买了一瓶不一样的水 这样 就不会 间接kiss到啦

讲完这道题 我顺手拿起桌子上的矿泉水 灌了一口 觉得不对 我的那瓶不是放在脚边嘛

差一点全吐出来 然后 我和她都捂着脸低下头

我帮你再买一瓶 我说

走出hollys coffee 这个时候 下午的阳光 慵懒地铺散在地板上 我买了一瓶不一样的水 这样 就不会 间接kiss到啦

xxxbintwo

[6月26日 大起大落]

这几天的生存报告:


家教的时间 调了五次 辛苦啦

吵了一架 因为我不怎么关心她了 她把我拉黑了一个小时

今晚 看电影的时候 她主动亲我了

我们从地铁站走出来 一路上 她像个小孩子 一直在说 好漂亮


“幸亏今晚 我们手机都没电了”

“最美的风景 要保存在心里”


上午的采访 下午就见报了

当了回网红 还真是的

这几天的生存报告:


家教的时间 调了五次 辛苦啦

吵了一架 因为我不怎么关心她了 她把我拉黑了一个小时

今晚 看电影的时候 她主动亲我了

我们从地铁站走出来 一路上 她像个小孩子 一直在说 好漂亮


“幸亏今晚 我们手机都没电了”

“最美的风景 要保存在心里”


上午的采访 下午就见报了

当了回网红 还真是的

xxxbintwo

[6月23日 饮冰室]

村长是个很厉害的人 在中大国商学经济 他今天给我们排了工作日期 今明两天 和27到30号 我都要去办公室值班

办公室在赛格四栋的11楼那里 培训中心里面的其中一个教室 早上十点差一点点我去到前台 问 先机的办公室在哪儿 那里的人给我开门的时候说 你是新来的吧 之前没见过你 我还以为是上课的学生

听他们的人议论 先机好厉害 里面工作的都是学生啊

上午他只跟我们安排了一些最基本的东西 约好明天下午再到办公室 会有学长给我们做...

村长是个很厉害的人 在中大国商学经济 他今天给我们排了工作日期 今明两天 和27到30号 我都要去办公室值班

办公室在赛格四栋的11楼那里 培训中心里面的其中一个教室 早上十点差一点点我去到前台 问 先机的办公室在哪儿 那里的人给我开门的时候说 你是新来的吧 之前没见过你 我还以为是上课的学生

听他们的人议论 先机好厉害 里面工作的都是学生啊

上午他只跟我们安排了一些最基本的东西 约好明天下午再到办公室 会有学长给我们做咨询的培训 包括昨天去答疑会做间谍的两个女生

午餐村长说他请 去到附近 点菜的时候大家还有点拘谨 吃饭一直跟他在聊大学那些事情 我问 广州环境怎么样 他说 繁华的地方 在深圳一样可以见到 脏乱差的部分 你就想象不到了

吃完饭顺路搭他的车回去 路上 他问我打不打游戏 lol 我说我一般中单吧 偶尔打打辅助 他说他主要是上路 他把我送到世界之窗 他住华侨城 下车时候我说谢谢 临走和他隔着车窗挥手

xxxbintwo

[6月21日 今年 你的农历生日和公历生日是同一天]

早上起来发了一条朋友圈 说了我的梦 梦到高考考了614 然后lyx评论我说 不要紧 那就是416 梦都是反的 我把这条打在评论里 大家都哈哈哈哈的笑


在车站等车的时候 给她发了一条微信 说 我下午去书城买书 估计是醒了 我到少年宫了她才回我 说 好 我问有没有什么想买的书 我帮你带 她说没有

走进唱片区 一排一排的架子 我在其中一个上面看到了我想要的 用卡付完钱以后 和刚买的三本...

早上起来发了一条朋友圈 说了我的梦 梦到高考考了614 然后lyx评论我说 不要紧 那就是416 梦都是反的 我把这条打在评论里 大家都哈哈哈哈的笑


在车站等车的时候 给她发了一条微信 说 我下午去书城买书 估计是醒了 我到少年宫了她才回我 说 好 我问有没有什么想买的书 我帮你带 她说没有

走进唱片区 一排一排的架子 我在其中一个上面看到了我想要的 用卡付完钱以后 和刚买的三本书一起 塞进了包里

回家的时候 公交车开出接驳站就开始下雨 到站以后 我飞奔着跑过天桥 进了小区 把包拽下来护在胸前

回到家 发现开门过了好一会儿 西西才从里面冲出来

我抹干在滴水的刘海 换了衣服 才打开背包

打完一局以后 她发微信来问我 带伞吗

我说 早回到家啦 淋了一点点雨 心里想的是 还好没有弄湿

xxxbintwo

[6月20日 其实我想 不一定是每天都要记些什么的]

但是 又怕忘记掉

什么时候 你也像现在一样 珍惜生活的每一分每一秒呢

刚在一起的那几周 对吧

但是 又怕忘记掉

什么时候 你也像现在一样 珍惜生活的每一分每一秒呢

刚在一起的那几周 对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