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oz

15136浏览    261参与
是温温鸭
啊啊啊啊4OZ小杯太难啦!!难得跟喜欢拉花的朋友一起练习
啊啊啊啊4OZ小杯太难啦!!难得跟喜欢拉花的朋友一起练习
💮宅 家 氣 人 偶 像💮

你妈和你密姨姨吵起来了(请问

你妈和你密姨姨吵起来了(请问

投石

[FgOz]親緣選擇

 《Thrownness》的解禁 圖我實在懶得弄先把文發了

  

  

亲缘选择


「吃掉。」Oz把魔杖插在地上,千年的魔道具因刚发出的魔法残留了大量电流,叫饮饱血液的大地像棉花一样下陷,「快点。夜晚会比他们更先抵达。」


那东西没打中Figaro,滚到丛草里去了。天色暗暗的看不见。黄昏对他们来说太早,受伤的Figaro和Oz像两颗不愿下沉的天体,为了不消失在夜的寂静里而想办法发著亮;他们也驰骋得太远了,扫帚下流泻的风景像时间的纹川,随著空间的退去日子好像返还到只有他们两个的地方。当只需要面对Oz,Figaro说话总是更不客气:「别命令我,也别瞪我啊,Oz。你把什么东西......

 《Thrownness》的解禁 圖我實在懶得弄先把文發了

  

  

亲缘选择


「吃掉。」Oz把魔杖插在地上,千年的魔道具因刚发出的魔法残留了大量电流,叫饮饱血液的大地像棉花一样下陷,「快点。夜晚会比他们更先抵达。」


那东西没打中Figaro,滚到丛草里去了。天色暗暗的看不见。黄昏对他们来说太早,受伤的Figaro和Oz像两颗不愿下沉的天体,为了不消失在夜的寂静里而想办法发著亮;他们也驰骋得太远了,扫帚下流泻的风景像时间的纹川,随著空间的退去日子好像返还到只有他们两个的地方。当只需要面对Oz,Figaro说话总是更不客气:「别命令我,也别瞪我啊,Oz。你把什么东西砸了过来?这样突然发难不能怪我躲开吧,万一是敌人的袭击怎么办?」


他放开了半空中的扫把,落到地上一边注意著身后的追兵,一边用手在禾草里摸索著。Oz和Figaro是从西方飞越到这里的,太阳巨大地在沉没,当他往回看去,一线光便晒在Figaro的眼脸上,叫他不得不眯起眼睛。翠绿的瞳孔隐没在光之下。慢慢地,那瞳孔又剧烈地紧缩而睁大了。Figaro把手抽出,Oz的断手被他提了起来吊在半空,而Oz本人直直站著看他活动,没有特别回话。


Figaro问:「这是什么意思?Oz?」


光线经褪到肩上了,明明白白说著夜的将至。因为背光而沉暗的Oz的眼脸掩了掩,念了句什么,新的手便带著衣物从缺口重新长出来,脚边的大片草甸却枯死了。Oz⋯⋯先呼了一口气,像对要用言语交流——犹其是面对Figaro这个人要用言语交流——感到特别不耐烦:「让你吃掉,的意思。」


Figaro比Oz耐心许多,虽然他是更生著气的。因此自觉是在容忍,为著这自觉而更耐得下心:「所以——我是在问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之前问过,你也说过,你很谨慎的,会提防身体被任何人利用,就是这么提防的?」


「这不是利用。何况你⋯⋯现在,也不是要提防的人物。」Oz以陈述的口吻修正他,又顿了一下才说:「⋯⋯我在夜晚是废物。你也知道吧,没有任何用。贤者他们还需要时间,直到Mithra过来之前敌人的目光都必须在我们身上,除了走下去没有别的办法。但是太阳消失之后,以你一个人的魔力处理不了它们,这也是事实。上次的闹剧是因为我没有想起能把魔力借出去才持续了那么久,所以——」


「所以——」Figaro说:「你要把魔力送给我?」


Oz沉默了一会说:「对。」


Figaro说:「因为我的魔力太强了,只是借的话会被排斥,得要是吃下去然后消化掉才可以?」


Oz说:「对。」


Figaro说:「真看不起人呢,Oz。」


那双眼睛⋯⋯还是那双眼睛静静地看著他,好像在说:对。是的,不然呢?在这个世界Oz需要看得起什么东西?有什么东西能被Oz看得起?正是这个眼神让Figaro无法容忍Oz,或者说恐惧,或者说埋在恐惧下的愤怒、深深的不快。他吸了口气,觉得还是不行,再吸一口。手松了开来,Oz的断手回到刚刚掉下的地方。Figaro说:「我不想要。」以一种冷淡的语调:「想别的办法吧,其实只是逃跑没你想像的那么费劲哦。」


Oz问:「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不想要?」


「为什么我会想要?」


因为这是最强的我的石头?这他说不出口,于是Oz哑口无言。Figaro真是太不客气了。连他自己(很偶尔)都会对个人的性格感到抱歉。要是有其他人在啦,面对其他人啦,作为南国或是北国人啦⋯⋯他都喜欢扮演讨人喜欢的角色。面对Oz他却缺乏这动力,要是完全意识到和某个人之间不是需要喜欢彼此的关系,连敷衍都很难。大概Oz也如此,所以他放弃了言语,用他真正擅长的交流方式——与Figaro撕杀——强行让所愿的发生,这点两人倒是有些像的。或者是一同像别的两个人(父亲)。第一道闪电算是意料之中,Figaro握著扫帚逃难,不免觉得这对抗十分无聊,就算Rutile来了也快不过闪电啊,所以他很快被打翻在地,融和大地的命运被Oz钉穿了肩头。


「吃下去。」Oz说。


「要说多少次呢才够呢?」Figaro道:「我不想要你的施舍。」


「施舍?」Oz微微疑惑,但他的疑惑和他强行掰开Figaro的嘴巴将断肢塞进去的举动并不相悖,既很纯真自然,又很残暴无情,他说:「我没有在施舍你。」


Figaro仍不愿配合,那手只好由Oz亲自一点点掰碎喂进Figaro的喉咙里。这过程并不好受,碎片使喉咙作呕、咳嗽不已,一些在强烈的反应里呛吐出来。但味道相当甜美,最强魔法使的肢体,魔力浓郁得如同流质,让他的身体欢欣到以为在品尝仙蜜——就算是仙蜜也不能有这等味道吧,而世上只有他一人尝过。他由此笑了,不过什么声音也没有在胸膛里响。Oz被假象蒙蔽,便问:「你笑什么?」


「谁知道呢?」Figaro说:「可能我是在笑那孩子还以为你是什么温柔寡言的魔法使,但从头到尾你都是我们专断残暴的魔王,永远,都不会改变。」又说:「你只是对他格外温柔而已。这种温柔还是和残忍相比而来的。」


Oz问:「你在不满吗?」


Figaro就:「不。我觉得你保持这个样子就很好哦。」


Oz说:「你在不满。」


这次是真的笑了,Oz发现身下的肋骨又闷又沉的在响,Figaro说:「好。说说看呀,Oz,我会对你有什么不满呢?」


不满。Oz把这个名词捧在手里梳理,不满是不满意,不满足?Figaro不满足的东西:太多;Figaro不满意的人:肯定有他。但为什么要让Figaro满意呢?他也缺乏这个动力。想著想著便觉得并不亏欠Figaro什么,因而话说出口最后是:「你不满我,和我没有关系。」


天地在夜色中安静下来,四周虫鸣声不叫。Oz仍在说:「但我没有施舍你。」


Figaro问:「不是施舍是什么?」


Oz说:「如果是Arthur,或者Cain⋯⋯他们会说这是信任吧。」


「⋯⋯」Figaro奇异道:「你在不满我?」但他不想听Oz的我没有不满你,这是一个死胡同。胡同他有时候愿意散步似的走,有时候不想。当巨大的灾厄攀上Oz的头顶,Figaro的手也攀上Oz的脸:「⋯⋯那真是抱歉,毕竟Figaro哥哥也不是谁的愿望都会答应的。」他发了力把Oz砸下去!狂风和他眼里的光一同闪烁,像闪电以公平方式归还回来。这对Oz不是意料中事,他太愣然了,挨上几拳才反应过来拿手去接,被Figaro掐著脖子压在泥地里。咳嗽、不断咳嗽,松开来再收紧,直到能吞下一只手的时间过去。其实Figaro是真心想把他掐死,不过表现得很公平。


这公平当然迷惑了Oz,让愤怒难以燃烧,继之是迷惑,深厚到让他想吐,也许这完全是因为Figaro坐在他的肋骨上挤压了胃部⋯⋯与他对Figaro做的相同。但Oz的胃里没有东西。所以还是不公平的。Oz的眼睛移向倒塌的魔杖问曰:「你要把它也插进来吗?」


「不需要。」Figaro温柔地说:「看你,牙齿都掉出来了吧?你已经吃到苦头了。」


Oz说:「你想这么做很久了。」


Figaro说:「是最近才想做的。」


Oz说:「为什么?」


Figaro说:「因为我不满意。」


Oz说:「我没有不满你。⋯⋯没有很多。没有像你这么多。」


Figaro说:「这不是公平的你一拳我一拳的游戏,Oz。如果它真的公平⋯⋯哈哈,我都不知道世界会发生什么了。如果我像你这么强,」他把Oz脸上那从他肩头滴下来的血迹拭去,「世界会被我毁掉吧?」


Oz说:「所以你才不肯吃?」


现在是纯真自然的那边显得可爱了,Figaro没有说什么,只是擦著。那伤口很快在魔力的涌动里不再流血,Oz催促:「不是?那是为什么?」


Figaro道:「完全入夜了,你觉得他们追上来还有多久?」


Oz说:「要从渣滓再开始再生,没那么快。」


Figaro说:「倒希望贤者他们再快一点。」


Oz问:「为什么?」


Figaro说:「你问为什么也问得太上瘾了。」


Oz说:「我不明白你有什么不满。」


Figaro说:「你觉得我是拥有很多的人吗?」


Oz审视著他。说来也奇怪,Figaro完全无法让人感到觉他是个幸福的人、应有尽有的人。他有种贫乏的气质,大概那是他的魅力,那种缺失和痛苦、那种没有止境又很可爱的⋯⋯强迫性的追逐让人看得心醉神迷。但在暗暗中让Oz刺痛,于是Oz移开眼睛。现在天地间只有他和他,他被Figaro压著,逃走即是认输,北国的骄傲叫他动弹不得。「不是。」Oz只得说。


Figaro:「那就可以明白吧。」


他对他很有耐心,总是⋯⋯从以前开始。Oz走入社会之后渐渐明白,他是不能活在社会中的人,大概是家乡的毛病,他对人性的学习不能从社会得到,这点Figaro比他知道得更清楚,所以从不把Oz带出城堡,只在那里用散射的言语为他解释人文。Oz喜欢自然,可以独自看火几百年不会厌;Figaro对人感兴趣,可以在不同人之间活得如鱼得水,然后⋯⋯


推开窗户,自然和人文交织在一起。虽然不会有什么结果,好和坏都称不上,但交接就是要发生。自然地发生、命运地发生,不发的时候雪和白会来干预,好像这时候他们想起责任来了,于是活著的状态存有了交接,自然到命运到想不到没有的可能。


Oz难以忍受地说:「你总是什么都不说。如果你在那时告诉我,我会把世界送给你。但你总是什么都不说。凭什么我要知道?凭什么你来责备我?」


Figaro哈哈大笑:「凭什么呢,凭我可以吧?我说了它真的就会发生吗?你不知道要求了却不得到是何其残忍的事⋯⋯因为连世界都爱你。你别让我恶心了。」


Oz说:「是你太懦弱。」


Figaro说:「不,你太迟钝。」


Oz说:「我迟钝?那时候我不只是因为白停下。」


Figaro问:「那为什么呢?」


Oz说:「因为你在说不想要了。」


我真是那样想吗?我真有想要过吗?Figaro摩挲Oz的脸。也许对Oz来说他真是道太难解的题,而Oz对他来说,又太不敏而坚硬了。这也没什么,只是不合适,可他们对彼此的期待从来不能停下然后持续受伤,就太奇怪了。Oz继续说:「我不是冷血的怪物。虽然你这样想。」


Figaro说:「那也没给我任何东西。」


Oz忍了又忍才没说出:为什么我要给你任何东西?身体被挤压诱发了一种想像,让他觉得在那双把他和Figaro按在一起的无形手间,在不柔软的二人之间,持续的挤压日渐变成了撞,变成敲击,变成其中一方首先碎裂的比赛。他更坚硬,所以Figaro碎了,密密麻麻的碎片形成虚假的柔软,让他贴合了任何人包括Oz。在今天之前,Oz都没想像过击碎Figaro的人首先是自己。


人往往下意识想申辩:我没有故意这样做。但人和人相处就是这样,Oz不是五百年前的Oz了,他活著,会呼吸,有自己的遭遇,被孩子击碎,不是存在意义只是为了使Figaro变形的什么东西。一颗星星从Figaro的脑后划过,一颗接一颗,在各个世纪间回荡的流星雨无声而安静地开演了。他不知道Figaro知不知道这些瑰丽的景物在他身后发生,仿佛是属于他的,仿佛为他而来。Oz说:「你看看后面。」Figaro抬起头去,Oz又说:「你想我给你什么?」


闻说对著流星许愿,愿望就会实现。如果现在说出口,实现愿望的是流星还是Oz?他差点就因此落泪了,Oz不是冷血的动物,Figaro也不是。他的心时时激荡、时时颤抖,差一点他就落下泪来了,不过⋯⋯还是差一点。他从Oz身上起来无言地凝望天空,心中充满许多愿望,随著星辰没入尽头,仿佛全部都已实现。


「我想就这样吧。」Figaro说:「这样就很好了。」


算了吧,下次再说,不是时候,这些断裂和放弃使Figaro的声音最后归于安静,又很温柔。在别的地方,并不会有这样的Figaro。Oz此时的愿望是知道他的表情,所以他爬起来走到Figaro身边,蓝发的青年十分适合沉寂的夜空,但没有适合用来打碎。他握紧自己的手,又把它拔了下来。


「我实在不知道你想要什么。」Oz把手交到Figaro手上,带著疼痛的震颤:「但现在我能给你的,只有这个:我的魔力⋯⋯吃下去吧。只是觉得应该给你。」


「给所有人?」


「⋯⋯如果在这里的是Mithra或者Owen,我就不会给他。」


「所以,还是信任?」Figaro苦笑道:「一定要吃吗?」


Oz说:「吃。你的魔力即使消化了仍然比我记得的要微弱⋯⋯」


他们都僵住了。Figaro还没后退Oz的手已经抓上来探入魔力:「为什么?」Oz问,「为什么?」Oz查探,「为什么?」,Oz握住Figaro的手,「为什么?」红日在Oz眼中亮起,「为什么你的魔力如——此——衰——弱——?」


大大小小无法回答的问题!这是Figaro最不想回答的一个。他张嘴,没有声音,他眨眼睛,没有声音,他被Oz抓住手臂露出吃痛的表情还是没有声音,他逃得如此之远仍然没有声音,他快死了快死了快死了,死亡的来临也没有声音。Oz抓住他的左臂让他出声:「为什么?」


「我——把——魔力——借给——」


「借给谁?」,「没有别人。」,「你没有借给任何人,为什么?」,「为什么?」答案很明显他知道了但是,「为什么?」。


攥住他的手力量如此之大,险些要把他的臂膀也变成石头。夜晚的凉风爬上他的颈椎,那让人不舒服的寒冷经已深入骨髓,倒让人镇定下来了,他的心也一片冰凉,手掌托起Oz的肘骨,「冷静一点,Oz。」


「我很冷静。」Oz说,血而不是眼泪从他的断面里涌出来:「你要死了?⋯⋯你要死了吗?你也要死了?」


「⋯⋯。」Figaro说:「是的,我要死了。」


他真的感觉到骨头正在碎裂,Oz的表现只能用乌云密布来形容,那看著Arthur的纹章时会有的表情,现在因为Figaro变成了整个行走的纹章而难以承受。愈是巨大的痛苦,在真正降临之前就愈会改造环境,比天灾更要温柔、更要残酷。作为残酷本身,Oz没有面对过同等的东西,那通过移开眼睛而忽略的暗伤忽尔爆发出来,是料不及的,于是更要怨恨、更要愤怒。冲向对谁都好啦,也冲向谁都不好,所以怨怼的只能是星辰。他的声音被怒火灼伤而发著抖:「先是Arthur,然后是你⋯⋯」,「这可以允许吗?」


Figaro知道Oz不是在问他,大群密云正为实现Oz的愿望而从八方赶来,这会暴露他们的位置的。他试著安抚Oz:「听我说,Oz。万物都有终点,我有、你也有。这是自然——你是自然,不是比我更清楚吗?就当是养的花败了来接受它,深呼吸,来——」一边哄一边觉得很高兴,还觉得自己更可怜。


「终点?凭什么?我是自然,我——」那话冒了个头便直掉下去摔碎了。他们都知道Oz想说的是:我是自然,终点由我决定。Oz居然真的这么想!以为自己可以控制一切,因为整个世界⋯⋯看,雨和雷霆都落下来了,是如此热爱他。可是人不是的,只有人会为恨而来,为爱走开,或是为了爱而紧抓不放。看到他这样Figaro真是开心得不得了。但他还是觉得自己更可怜。密密地耐心地哄著:「没办法呢。性命不由人呀,Oz。从白大人死掉开始就应该知道了吧?」


「他那根本不是死掉——」


「他——」


「你——」


「我——」


「吃掉它。」Oz说:「吃掉它我就停止风暴。」


命运和自然是不一样的。命运带著强制性的色彩,嘲笑凡人的徒劳无功。自然则是一种现象,可以延后、可以改写,没有月亮会因此变得更强大。他已经被一种恐怖所追逐,不能再承受第二种!但是Figaro问:「为什么我非吃不可?」


「我不能,我不想。」Oz一团混乱地承认:「失去你。」


啊,真可怜。Figaro看著他,其实即使如此Oz也是站得笔直的,会承认真相、提出办法,可他还是觉得Oz的失措很可怜、此后的孤独与痛苦也很值得可怜,他总以一种旁观的角度把自己推上更高的位置,由此,他终于发现怜悯与所处的景地其实没有联系。他和Chiletta现在情况无异了,他却从觉得Chiletta可怜变成觉得身边人可怜⋯⋯那么,Figaro快乐地想,不只是因为我性格糟糕吗?在这个没有其他人,没有面具只有Oz的地方,他连这个也可以承认了。还有更糟糕的:现在是夜晚,他可以拒绝Oz任何要求而没有后果。


「我说了逃走不是难事。所以不想吃。你不会是真的想把魔力送给我吧?」


「送给你又如何?」Oz说:「只是一双手而已,这种东西我要多少有多少。」


「嗯。毕竟是可以搅动星辰、改变命运的力量嘛,真恐怖呀,你。不过,不想要就是不想要,已经是夜晚了,你也不能强迫我吃下去,所以把手接回去,我们走吧?」


「去哪里?」


「很快应该就会见到山,那边的山体里有个很大的山洞,引过去再把洞口封住的话⋯⋯」


鸦——鸦——鸦——


闪电雷鸣之下,群鸦到来了。他们不能再耽搁,Figaro把Oz抱上扫帚之后箭一样飞出去,大地在后方拉开了黑色的幕布,好像让Oz无力的夜晚也在地上蔓延。他的师弟被自己的伤心淋湿,在他怀里沉默地呼吸著。Figaro能看到的只有塌下来的头发和露出来的一点鼻子,相连的胸与背也是凉的,和暖不起来。曾经征服世界的二人一个走入衰弱,一个无能为力,而竟相依为命。很快Figaro说的那座山从地平线后出现,他再抱紧了一点,回旋著飞入巨大的洞穴里。山岩是白色的,仿佛走入了月的内部。Figaro绕行了几圈,确保尽量多的敌人都已进入洞内,便从另一个出口冲出去,召来狂风配合伤心的风雪,把所有入口彻底堵死。


这套操作行云流水,不难看出他蓄谋已久。尚有些没来得及进入山体的乌鸦缀在身后也是预想之内,他时不时放点风或点火扰敌,更多时候以高速行于雪中,和敌人保持拉倨之态消磨时间。这个地区他认得,是和暖的南方深处,若非人为不应下雪。「Oz?」惯于依赖魔法的大魔法使没有应答,于是Figaro抱著他飞出阴云的重压,云开见月,月亮之后流星只剩下一点点的尾巴。


他们飞了很久很久,久到让人觉得,怎么会这么久呀。久到让人觉得,一切不会改变,只会这样飞下去;久到永恒的错觉开始降临,相连的身体温暖起来;久到自那之后天气一直晴朗,好像从来都是这么晴朗。久到一点点的曙光盛开,太阳在远方重新漫射出光线。


Oz说:「你的心跳得很快。」


Figaro说:「是吗,那也许是因为我高兴吧。」


Oz问:「为什么高兴?」


Figaro说:「因为⋯⋯唉,Oz,一定要答吗?是因为看到你这样痛苦。」


Oz说:「我痛苦?」


Figaro说:「至少很可怜。多么惨烈的未来在前面等著你啊。」


Oz问:「惨烈?」


Figaro说:「失去兄长之后,又失去孩子。」


Oz问:「兄长,这就是你对自己的评价吗?」


Figaro说:「我不是吗?」


Oz说:「不是。」他拢著的断手已经完全变成石头了,在扫帚上Oz突然袭击了Figaro,掐著Figaro的脖子从万米高空坠下,让砸到地上的Figaro差点散架。Oz剥开他的嘴强行喂食的动作和昨夜全无二异,但这次连一点碎屑都没允许Figaro吐出来。「如果你要当我的兄长,」他是如此冷静而狰狞地眯著眼睛,再多、再多、还可以再多、他还可以吃下更多,直到Figaro变成一个被撑满的气球,魔力的流动以Oz的形式回到曾经的水平他才松手,站著旁观Figaro在地上挣扎和咳嗽。这个时间怪异地朦胧的所在连空间都仿佛模糊了,Oz觉得自己好像处身北国,于年轻的许多年前替代雪站在风雨之中,心灵因为痛苦而变得极为残忍,他把白的灵魂从皮里剥下扣连在自己体内,二人真正合而为一的瞬间,从白的灵魂深处,雪发现了痛苦、悲伤、愤怒和⋯⋯


无可救药的狂喜。会吗?会吗?白的心情与他竟是一样的吗?Figaro从呛出的眼泪里看向Oz,这朦胧中,他听见Oz的声音如雷响:


「就该是这副模样,哥哥。」


终于终于终于、果然果然果然、自然地自然地命运地,他和他都会在挤压里成为雪白的孩子,重复爱的命运。





戈
画死画活不如一通滤镜😎

画死画活不如一通滤镜😎

画死画活不如一通滤镜😎

露.萨伊德

紫露草

  1986年秋,方露自费赴美留学,然而留洋过程远没有她想象的那般顺利,身处于异国他乡,独身一人的女孩经常遭到老师和同学的孤立与歧视,她终日靠着摄影和写作宽慰自己,就这样度过了艰难无趣的两年。


1988年秋的一个午后,闲来无事的方露打算四处走走,只是她天生方向感不佳,一个不留神就走进了一片自己从未到过的街区,这里比起她所在的城内冷清许多,有些商店的橱窗玻璃甚至是破碎的。方露正试图寻找来时的路,却被一伙青年叫住,她还从未碰到这种情况,在校园中大家最严重的行为也只是对她做一些歧视性的动作。


方露心里是害怕的,却也不敢转头就跑,她知道自己会被轻易而举地追上,所以还是不要去惹怒这些人,于是...

  1986年秋,方露自费赴美留学,然而留洋过程远没有她想象的那般顺利,身处于异国他乡,独身一人的女孩经常遭到老师和同学的孤立与歧视,她终日靠着摄影和写作宽慰自己,就这样度过了艰难无趣的两年。


1988年秋的一个午后,闲来无事的方露打算四处走走,只是她天生方向感不佳,一个不留神就走进了一片自己从未到过的街区,这里比起她所在的城内冷清许多,有些商店的橱窗玻璃甚至是破碎的。方露正试图寻找来时的路,却被一伙青年叫住,她还从未碰到这种情况,在校园中大家最严重的行为也只是对她做一些歧视性的动作。


方露心里是害怕的,却也不敢转头就跑,她知道自己会被轻易而举地追上,所以还是不要去惹怒这些人,于是她小步地向后退着,直到她的身体撞到身后的另一个人。方露有些紧张地转头望向身后,是一位身材高大的男性,她需要仰起头才能看见他的脸,男人看起来很严肃,脸上带着疲惫与烦躁,但他那双眼睛却是明亮的,眼眶内装着两团燃烧的烈焰。


“对不起,先生,我...”方露还没说完话就听见男人长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她觉得他有点不耐烦了,于是她赶快又吐出一句对不起,然而男人还是没说什么,只是把手揽在她的肩膀上。她似乎是刚才盯着那双眼睛入了迷,想不起来反抗,只是僵硬地跟随着男人往前走,那伙青年还想说些什么,被男人瞪了一眼就都闭了嘴——十来岁年轻的小伙子面对方露一个人时还很威风,但面对上比他们高出一头多的成年男人却没了之前的气势。


等到那伙人散去,男人还是没有松开她,二人一路上没有言语,方露莫名相信他不会害自己,而且她觉得周围的路已经有些熟悉了,(她对男人这么说)。于是男人一直揽着她走进一条巷子,告诉她出了这里就能回城里了,随即打算转身离开。方露看着那道背影,不知道是哪里生出来的勇气,小跑了两步拉住他外套下摆:“能告诉我您的名字吗?”男人侧过头来,看着华人女孩略微颤抖的手揪住他衣服的一角,伸出一只手将其轻轻拍落,然后脱下外套披在了她身上。“卡里穆·萨伊德,我的名字。”


“那天巷子里,我遇见了永恒的信仰,我生命中的另一半灵魂。”






顺着来时的路走回住处,方露将衣服叠好放在床头,外套上布满尘土的气味,她觉得应该把衣服还回去,又或者她只是想再见他一面,好好表达感谢,她不禁想到,是否要买些赠礼,想着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逐渐入睡。


由于第二日下午有课要上,方露只能上午去巷口碰碰运气,但等了快两个小时也没等到卡里穆的出现。她只能返回学校,顺便准备了一些借邻居家厨房烤制的饼干,终于在下一天的午后碰见了出门吃饭的萨伊德,明明措辞准备了无数次,等真见了人方露还是又紧张起来,站在原地手足无措,最后还是萨伊德先发现了她走了过来。


看着人影逐渐逼近,方露把衣服和饼干塞进男人怀里,然后局促地开了口。“谢谢您帮了我,我是来还您衣服的。”萨伊德点了点头对女孩露出一个微笑,目光移向手中的饼干。“要一起吃午饭吗,就当做是回礼?”方露几乎下意识地道了好,内心更是欢呼雀跃着。


二人来到一家普通的餐馆,面对面坐下,上餐速度很快,找不到话题的二人并没有尴尬多久,萨伊德吃饭属于那种很快的,虽然吃得大口,算不上优雅但是却十分得体,至于方露则是要先把自己不吃的菜挑出去,然后再一小口一小口地吃起来,等萨伊德吃饱时,她才刚吃完三分之一,忍不住一边吃着一边用眼神打量着萨伊德,看着他露出宽慰的笑容说没关系,我们不急。


最终方露还是没吃完就谎称自己吃饱了,分别时方露询问能否再来找他,萨伊德也表示同意,并告诉了方露自己家的住址,随即二人分别,方露看着萨伊德对她笑着挥手,难得有几分少年的朝气 。


此后两年间,二人见面的频率基本维持在一周一次,他们亲密如同恋人,偶尔方露也曾留宿在萨伊德家,到最后萨伊德更是单独给了方露一把钥匙,于是二人见面频率就更多,大多数周末萨伊德做饭,方露就坐在他床上磕磕绊绊地看他推荐的书,碰见不懂的地方就追到厨房询问,萨伊德会纠正她错误的发音,给她讲这些年自己的见闻。


这份美好一直维持到1990年的春天,彼时二人依旧亲密如初,只是谁都没有提出在一起的要求,萨伊德觉得方露结束学业后自然会回到她的国家,而方露的担心也同样如此,最终在毕业那天,她坦白了很快就要回国的消息,萨伊德虽然早有准备,但却也没想过这么突然,他试图挽留方露再留一段时间,方露却认为他不理解自己,她已经在这里太久了,她非常思念家乡,最终二人吵了很久,还是互相妥协了,萨伊德心里不好受,却还是送她走了,没过多久,他又独自踏上了周游各国的道路。


“萨伊德和路亚从来不用为对方去妥协什么,他们也从来不会在一个地方等待着,然而他们永远无理由地相信对方,无条件地爱着对方。”






回国后的方露过得并没想象中的快乐,她始终对那天的分别耿耿于怀,愧疚自责没日没夜地淹没着她。她后悔没有好好跟萨伊德商量这件事,但对于他们二人的未来,她却依然是一片迷茫,她想不出个出路,这是事关两个人的问题,她一个人怎么找得到出路呢。


有那么多天,天色暗了,又或者是方露自己拉上了窗帘,眼前是一屋子模糊的黑色,这里昏沉灰暗,如同第一次见到他的巷子,可是这里没有萨伊德,于是没有一丝光亮。


方露蜷缩在床上,她的掌心覆盖在自己的胸口,她忍不住开始哭泣,双手交叉着闭眼祈求,嘴里念着什么带我走之类的话,破碎地吐出萨伊德的名字,双手箍得自己有些痛了,她想起萨伊德那一双手,宽厚温和,于是她忍不住松开双手,伸出一只手向上索取,似乎是想要谁拉她一把,但都是无功而返,于是她再度哭泣起来。


方露握上床头那把裁纸的小刀,刀刃只在她手臂上留下几条浅浅的口子,却肿得像一块陈年的疤痕。最终她还是放下了,她跌跌撞撞地走进浴室,看着自己被打湿黏在一起的睫毛,她的瞳孔漆黑,如同她看不见的那些东西一样;她用凉水洗了把脸,眼中渐渐清明了几分。


最后方露打开了灯,又掀开了窗帘的一角,屋子里亮了起来,她长吸了一口气又把它用力地呼出去,好像要把那些忧郁全都吐出去一般。然后她拿起了一本书,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样灰暗的日子整整持续了两年,直到1992年的年末,临近生日,方露收到了一封来自萨伊德的信,信封内用中文写着她的名字,随即萨伊德写道,他交往了一位律师,二人相处不算愉快......再往后方露就没有看下去的勇气了,她撕碎了那一张信纸,又看向其余几张,里面没再提到未婚妻,萨伊德写了他曾去过中国,可是中国太大了,他找不到她,于是只写了一封信。


萨伊德这两年还去过许多其他的国家,他依旧研究着文学,同时体会各地的风土人情,十几页信纸洋洋洒洒,让方露不禁思念起写信的人,看着那张破碎的无法再拼回原样的信,方露本想回一封信询问未婚妻的事情,回到美国的想法突然一闪而过。


“苍白的文字啊,怎能先于我见到他。”






在1993年的春天,方露辞别母亲,带上这些年的积蓄再次前往美国。三年过去了,她如今回到了这片熟悉又陌生的土地,摸了摸手里的钥匙,方露咽了下口水,咔嚓一声过后,那扇门开了,门内没有人,萨伊德还没回家,又或许他不住在这里了呢。方露有些气闷,又想起他在信中写的未婚妻,她躺在床上,那张床是凉的,甚至落了灰尘,她回想起曾经的时光,渐渐地睡着了。


卡里穆·萨伊德早已搬离了原来住所,那房子一直空着,他也刚回国不久,季节更替,他打算回去拿些薄些的外套,到达住处时发现门是开着的。萨伊德只以为进了小偷,反正也没什么财物,不甚在意推了门进去,却发现方露窝在床角睡着,初春还不暖和,女孩将手脚都缩在大衣里,侧着身只留脑袋在外面。萨伊德轻手轻脚地走过去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盖上,他看见方露两瓣苍白的嘴唇,不带多少血色,只有唇角那一处被她咬得艳红,他就那样坐在床边看着。


等到方露醒来时已经是半夜,有些冷了,她发现萨伊德在她身上盖了一件外套,自己则坐在床头睡着了。方露一动他也跟着醒了,二人对视,然后方露抱着他哭泣,诉说着这些年的委屈,萨伊德则不断安慰她,轻抚她的后背,替她擦去泪水。最终二人都明白了彼此的心意,萨伊德坦言他只与那律师交往了几个月,很快就分开了,而方露则是三年来每天都只在思念他,当晚他们终于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虽然未来充满问题与未知,虽然希望渺茫,至少他们要享受此时的欢愉。”






第二天方露整天都没有出门,午饭和晚饭都是萨伊德带回来的,他们一整天都黏在一起,方露窝在他怀里看书,要翻页就轻捏一下萨伊德的手背,他们整日相拥,好像要把这三年欠的都补回来似的。


二人在夜晚动了身,做贼般地选择在半夜去往萨伊德目前的住处。方露抚摸着生锈的楼梯,从那一小扇窗户望出去,看见了一颗很亮的星星,萨伊德就站在她身边,牵着她另一只手。她忍不住举起萨伊德的手轻吻下去,然后说了一句“我爱你,卡里穆。”


“爱这么沉重的东西,我只交付给你。”


几天后方露在当地附近找了一家报社,二人开始了同居的恋爱生活。两年间,方露在事业上取得了不错的成就,而萨伊德也筹备着自己的事业,他开始写作出书,关于权力与地位。后来他又上了电视,上了报纸,他将自己献身于真主,成为了一名穆斯林。


二人这么多年来只吵过两次架,一次是方露回国前,另一次就是萨伊德成为穆斯林。方露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萨伊德也说不出来个为什么,就如同穆罕默德在山洞中修行,突然顿悟一般,他研究了全世界的宗教与文化,最终突然受到了阿拉的指引。


萨伊德说他们是没有未来的,方露不可能一辈子因为他留在这,方露的家庭也不会接受他。想到这些萨伊德也有些烦躁,斥责方露当初也是自己做了决定,扔下他独自离开,闻言方露瞬间落下泪来,嘴里说着对不起,萨伊德也后了悔,上前抱住她安慰着。


在卡里穆·萨伊德信奉阿拉之后,方露搬到了萨伊德那间老房子,她不再接受报社的外勤,只为他们写新闻稿件,而她与萨伊德见面频率维持在了半个月一次,甚至更久才见一次。


那段时间方露的精神状态十分不稳定,她偶尔会叫萨伊德为阿訇,大部分时候她都会抱着他哭泣,如同那些迷途知返的无助的人们一般,她远比那些人更崩溃、愤慨。


“你救你的同胞,为什么你不救我呢。”她不断地重复着询问萨伊德。


萨伊德大多时候不说话,明明在电视上那么善于演讲的一个人,偏偏在方露面前时常沉默。他自然也觉得愧疚,偶尔会忍不住吐出一句“dew,这是阿拉的指引。”然后触及到方露的目光,他想说的那些又都咽了回去,只是抚摸她的后背安抚着。


萨伊德纵容着她,哪怕这违背了他的道路,他也没办法不去管她,他们的灵魂是被捆绑在一起的,是阿拉也无法拆分的,他们二人都坚信着这一点。


这样的时间只持续了一年,方露终于开始渐渐接受一切,她在家里见到萨伊德的时间还不如报纸上多,这给了她很多时间去思考。她想明白了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确实困难重重,甚至也许有一日他们就会散了,所以只要此时两个人还相爱,他们就不该被任何东西束缚,于是她精心挑选了一串念珠与一块手表送给萨伊德。


在萨伊德的陪伴下,方露也不再纠结这些,况且爱人是个知名领袖也挺不错的,虽然她没办法说出来跟人炫耀。某日萨伊德匆匆陪她吃完晚饭就离开了,据说是明天有什么事情要做,方露也没过多阻拦,下次再把戒指送出去好了。


然而1997年夏,萨伊德因炸毁仓库入狱,方露捏着一枚纯金的素圈戒指,沉思了良久。


后来她在这里等了几年,却一直没有去看望他,她怕看见他受苦,也怕看见他被那里改造。她偶尔会从电视上看见oz的新闻,直至2003年得知萨伊德去世的消息,她离开了这片土地,返回了自己的家乡。


“往后我在替你而活,我始终坚信在死亡之后我们终将重逢,等到那时我就将这些年我替你所见的风景重现予你。”

白夜

【央亲晶/cb】与你度过的怪谈会之夜

央亲晶cb贴贴,大概是极光训犬师衍生的故事。


  “对不起啊oz……让你找我找到晚上了”。城堡里,真木晶说完用力吸了吸鼻子,她身上披着oz的外套,下摆几乎垂到了地上。

  “无妨”。Oz一如既往的寡言。他握着晶冰凉的手指,温暖的触感传递过来,像是防止晶丢失在这深夜中,是独属于他的关心方式。

  真木晶在傍晚跟魔法使们打雪仗,不小心被恶作剧雪球砸到,直接传送到了北国的不知道什么犄角旮旯。

  oz过来找她的时候表情神似接孩子放学晚了的家长,焦急中还带着难以言表的小愧疚。(虽然真木晶可能更像是走丢了在原地等...

央亲晶cb贴贴,大概是极光训犬师衍生的故事。


  “对不起啊oz……让你找我找到晚上了”。城堡里,真木晶说完用力吸了吸鼻子,她身上披着oz的外套,下摆几乎垂到了地上。

  “无妨”。Oz一如既往的寡言。他握着晶冰凉的手指,温暖的触感传递过来,像是防止晶丢失在这深夜中,是独属于他的关心方式。

  真木晶在傍晚跟魔法使们打雪仗,不小心被恶作剧雪球砸到,直接传送到了北国的不知道什么犄角旮旯。

  oz过来找她的时候表情神似接孩子放学晚了的家长,焦急中还带着难以言表的小愧疚。(虽然真木晶可能更像是走丢了在原地等家长回头找的倒霉小孩。)

  城堡会客室还点着灯,riquet和Arthur躺在沙发上,相互依偎沉沉睡着,Shylock和cain则给他们盖了毯子。见到oz和晶平安回来,众人才纷纷散去。


  晶洗完澡穿上睡裙,chole还特意准备了一条羊绒厚毛毯当披帛,城堡的浴室里甚至有豪华浴缸,浑身疲惫被温热的泉水溶解全身暖洋洋的。            正打算回到房间,却发现oz一个人坐在会客室壁炉前的椅子上,对着燃烧的木柴出神,橘红色火堆像攀附在木头上的花,张牙舞爪地绽放花瓣。

“晚上好Oz,睡不着吗?”晶扶着门框向里面探头,男人从沉思中抽出思绪。

“贤者。”

“嗯,我在哦”。

  之后又是无言相对,但现在是能够容纳oz不善言辞的柔和氛围。Oz思考了一下,没有说出催促睡觉的话,“要一起来烤火吗。”晶没有推辞,抚了一下裙摆坐在oz旁边,两个人并排聊着魔法舍的事情,吃了什么做了什么任务诸如此类的无关紧要话题。

  oz起身用召唤出来的茶壶泡Shylock留下的姜茶,晶就死命在旁边顶着奥兹的身体防止他睡着倒下来。那双平时紧握法杖召雷唤电的手,慢吞吞在玻璃器皿与茶叶罐之间移动。煮茶意外地动作还算娴熟,不愧是照顾过Arthur的超级奶爸。

  茶叶在热水中旋转舒展,泡好的姜茶散发出驱寒的融融暖香,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捧着杯子聊天。

“这个壁炉真的很漂亮呢,Oz很中意吗”

“不,只是觉得它很合适而已……说起来,小时候Arthur和他养的小狗也曾经一起趴在壁炉旁边”

“这样啊……感觉是很温馨的画面呢。”晶说着,脑海里浮现白乎乎圆滚滚的小狗和Arthur排排坐的样子。

“他们两个在壁炉前睡着了 我发现的时候Arthur的刘海已经烧完了。”oz摇摇头,往事不堪回首的样子。

“真是顽皮啊……”真木晶想象着刘海焦了的小Arthur,不由得笑出声,注视着她的oz也笑了。

  晶的头发还没有弄干,湿润的发尾弄潮了睡裙领口的位置。oz动动手指将水分消除了,紧接着打了哈欠。晶把披在身上的厚羊绒毯子取下来,搭在oz和自己的腿上。真安宁啊……壁炉里的柴火噼啪地响。两个人靠在一起,能够不真切地感受到对方的体温。

“oz的身上有好闻的味道呢。”晶这么说到

“……?” 对方露出了有些困惑的表情,“啊……怎么说呢,像是奶汤炖菜或者烤松饼的味道。”晶如此解释到。

  oz尝试说点什么……而门外又响起了脚步声,坚实的会客室门后又出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是Arthur!银色头发的少年揉着惺忪的睡眼,晴空色眼眸盛满困意,他甚至脚上没穿鞋,赤着脚踩在瓷砖上。

“Arthur…把鞋穿上……”oz说,语气中透露着浓浓的无奈。

“…好的!”Arthur这才发现自己弃鞋而去了。“对不起,好久没回来太激动了…贤者大人和oz大人在开睡衣派对吗,两位关系真好啊。”

“虽然并不是睡衣派对大概,但Arthur要加入吗”。晶放下茶杯把她和oz之间的空隙腾出来留给Arthur。

“当然,请让我也来加入你们的话题吧!”Arthur坐下,但是坐在了晶的另一侧,央亲把晶两面包夹了。

  北国的夜,暴雪咆哮着肆虐这片土地,如同呜咽般的风声悄无声息的消解在会客厅炉子中升腾的火舌里。话题仍在继续,有了Arthur的加入对话变得更有趣了。

“原来如此,在贤者大人的世界还有修学旅行的东西啊!”

“是的!Arthur和oz有类似的经历吗。”晶眨着眼睛问到。

“…很久以前,双子说了特训之类的话,把我和figaro丢在北国的湖边”,oz如此说道,看他的表情应该不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我以前经常跟oz大人去寻找图鉴里的植物呢,但是没有像贤者大人那样跟同学一起出去呢”,Arthur说。

“这样啊……”真木晶捏住了均匀摊在三个人膝上的毛毯,灵光乍现。“Arthur,能拜托你把这个毛毯变大吗!”

“当然!跟会客室一样大可以吗”。

“不,那还是太大了吧…”

……

“首先,要把腿蜷起来……”。真木晶把脚从拖鞋里抽出来,变成抱膝窝在沙发上的坐姿。Arthur和oz也纷纷效仿,于是沙发的边缘并排着三个尺寸的脚。“然后把毛毯盖在头上……”,晶伸手把毯子拉过头顶示范,oz不解,但照做。厚实的羊绒毛毯盖在三人头上,远远看过去跟起伏的山丘一样,最高的那撮是oz,然后矮一点的那撮是Arthur,最后毛毯陷下去的是中间的真木晶。

“……为什么要把脚放上来?”抱着膝盖的oz疑惑,一米八几的人团在沙发上,有种别样的可爱与好笑。

“那个…在我的世界把脚放下去沙发底下会有黑色的手过来抓脚踝的桥段呢…”,晶解释。

“如果有东西的话我会保护贤者大人和oz大人的,请放心。”

“真可靠啊Arthur…对了,最后能把灯熄灭吗。”


  Arthur催动咒语,霎时间会客室陷入黑暗中,壁炉的火苗成了唯一的光源,似乎栖身于夜晚的怪物正张开血盆大口盘踞在他们周围。

“让我们来开怪谈会吧,这是修学旅行晚上常有的固定节目呢。”真木晶说到,不知道是不是关灯的缘故,三个人贴的更紧了,Arthur的体温要比oz还高些。挤在两人之间还有点热。

“第一个怪谈能拜托oz…oz前辈吗!”晶压低声音说着,像是找回了当时在老师眼皮子底下唠嗑的感觉。“原来如此!oz大人变成oz前辈了”,Arthur说。两人期待的目光一同落在oz身上,奥兹眉毛下压,露出了别扭的表情,败下阵来在脑海里搜索着,”最后给出了一个不算怪谈的答案。

“………我?”

Arthur贴心地给出建议:“oz大……oz前辈,怪谈要让人感到恐怖才行”。

“……”

“……三天前的晚上,Arthur为了救掉下来的猫从魔法舍的楼顶跳下来,还有今天晶被雪球砸中从我眼前消失…除此之外……”奥兹前辈细数了两个人种种让老父亲心脏骤停的刺激瞬间。说到最后,Arthur和晶两个人眼观鼻鼻观心脸颊羞的通红。


然后是晶,真木晶想了想,从记忆里搜索出来比较经典的怪谈故事讲给两人听,效果拔群,两个人滴溜溜的眼睛看向她,像是探索到未知事物的猫咪一样可爱。

“真是惊悚的故事呢…说起来,前贤者大人也讲过类似的。”

“嗯,前贤者大人说的版本是什么呢。”

“他说他所在的…公司,就是会用很少的薪水压榨人生命力的地方。”

真木晶:“……”

真木晶:“也对”


轮到Arthur了,他讲了从图鉴看到了怪物的故事。“很久以前…据说在建国前有只独特的怪物盘踞在中央国的北部,他的叫声像是人行走时的步伐声,除此之外,它还会手里拿着点燃的蜡烛引诱过往的旅人。”

细小的,皮鞋摩擦光滑地板的刺耳声音传进晶的耳朵里,晶侧耳细听时又消失了,心中泛起忐忑。

“它喜欢夜晚出没在深山老林里,用微弱的灯光吸引路过的旅人”

话音刚落,壁炉里的火焰像是被风吹动,光芒灰暗下。晶滚动喉结,咽下心里的恐惧……抱紧了Arthur和oz的胳膊。

“直到某天,一位勇敢的中央革命军领袖遵照命令去斩杀它”

oz手无力垂下,无论怎么晃动都没有反应……晶目光上移,发现oz合上眼睑入睡了。

“等到这位领袖赶到的时候才发现,传说中的怪物……”故事仍在继续。

“等…奥,奥兹你还好吗。”晶摇晃着oz的身体。

“喵!”,恶作剧的murr突然从上方倒挂下来,嬉皮笑脸地闯进真木晶的视线中。

“呀——!!!!!!”真木晶的惨叫响彻了整个会客室。


过了一会,Shylock额头突突着青筋过来了。受到惊吓的贤者跟murr脑袋撞到了一起,晶的额头实打实磕上了murr的鼻梁,murr流鼻血真木晶捂额角。“哇!Shylock,你现在在开心还是在生气呢,告诉我吧”,murr顶着淌鼻血的脸如此说到。

“哪边都不是哦。坏心眼的人。”Shylock缓慢吸了一口烟斗,呼出奶白色的甜蜜烟气围绕在两人身边。“啊…额头没那么痛了…谢谢你Shylock!”,晶惊奇地摸摸额角道谢。


“oz大人,是因为我的怪谈无聊才睡着了吗…”

“……不是”,oz目光移开目光,为了用雷劈恶作剧的murr结果睡着了这种事,真的很难开口啊。cain和riquet你拿着剑我提着灯匆匆杀来,riquet明显还没睡醒,他脚上是靴子,头上还是睡帽…

“哈哈,大家都聚在一起,要开派对吗,那样的话我来伴乐吧”rustica穿着睡衣,跟chole站在一起“rustica…现在不是开派对的时候吧!”chole也穿着睡衣,气氛悠闲的西国人和担心敌袭的中央人,会客室变得闹哄哄的。


“那么这样,大家一起进行怪谈会吧!”Arthur提议到,身边是接连响应的附和声。北国的夜足够长,能够聆听每个人的故事等待明天……

橘织
兔年快乐🐰✨ oz说可以给你...

兔年快乐🐰✨

oz说可以给你看看这只as兔兔,但是只能看看,不能抱走 ​​​

兔年快乐🐰✨

oz说可以给你看看这只as兔兔,但是只能看看,不能抱走 ​​​

狼狼wolfy
一些damien x oz⚠️...

一些damien x oz⚠️

玩营地2时触发到的剧情。觉得好色就画了...(虽然德魔好像是从身后威胁的)

一些damien x oz⚠️

玩营地2时触发到的剧情。觉得好色就画了...(虽然德魔好像是从身后威胁的)

骨灰拌饭
是很早以前我看到的怪东西(指双...

是很早以前我看到的怪东西(指双头吸管)

是很早以前我看到的怪东西(指双头吸管)

橘织

“但是,不要一直为被抛弃的悲伤所困。你并非是没有价值的,而是从星辰之上坠落的、流星的孩子。

大家只是像无法阻接住熊熊燃烧的流星一般,没能抱紧你而已。

不过,仅此一人的、最强的魔法使除外啊。”

——架出流星之桥的狂想曲 ​​​

“但是,不要一直为被抛弃的悲伤所困。你并非是没有价值的,而是从星辰之上坠落的、流星的孩子。

大家只是像无法阻接住熊熊燃烧的流星一般,没能抱紧你而已。

不过,仅此一人的、最强的魔法使除外啊。”

——架出流星之桥的狂想曲 ​​​

-立花千安-
极限一小时,打架头发散了的爹,...

极限一小时,打架头发散了的爹,好战北北人血脉觉醒!!

极限一小时,打架头发散了的爹,好战北北人血脉觉醒!!

生花石

这一段实在太可爱了.......画之

这一段实在太可爱了.......画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