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apyrus

45.1万浏览    10094参与
不知何名

ut短段子


papy:SANS!你不应该让那只狗进来的!


sans:兄弟,它有名字的,它叫toby。


sans:还有兄弟,你真的忍心把它赶出去吗?


(把toby举起)


(狗狗眼攻击)


papy:……


papy:好吧我特别破一次例。(扭头不看toby)


之后


papy:但是兄弟你是怎么知道它的名字?我认为它应该叫“烦人的狗”之类的。


sans:这个嘛,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sans:好了,乖狗狗,过来一下(朝toby招手)


toby:toby!


(是那个神奇宝贝的名字是根据叫声取得梗)

这么短也占tag对不起😭

ut短段子


papy:SANS!你不应该让那只狗进来的!


sans:兄弟,它有名字的,它叫toby。


sans:还有兄弟,你真的忍心把它赶出去吗?


(把toby举起)


(狗狗眼攻击)


papy:……


papy:好吧我特别破一次例。(扭头不看toby)


之后


papy:但是兄弟你是怎么知道它的名字?我认为它应该叫“烦人的狗”之类的。


sans:这个嘛,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sans:好了,乖狗狗,过来一下(朝toby招手)


toby:toby!


(是那个神奇宝贝的名字是根据叫声取得梗)

这么短也占tag对不起😭

undertale au科普,搬运,机翻

“Smoking”

原贴 

[图片]“hey bro, you got a light?”


Based on nyublackneko’s UT Mob AU

(下面为原作者转发内容)

Oooohhhh this is really cool!!! I just had to draw my version of it too! XD
[图片]Though...

原贴 

“hey bro, you got a light?”


Based on nyublackneko’s UT Mob AU

(下面为原作者转发内容)

Oooohhhh this is really cool!!! I just had to draw my version of it too! XD
Though I couldn’t make Papyrus smoke, Underswap!Papyrus could fill in the role instead! :D
2016年5月15日发布

Siren

掉下去了!!


Aofuji太太汤不热ID:AOFUJI

汤不热地址:http://aofuji06.tumblr.com

主页及授权:点此 


更多作者作品请点:作者总目录


掉下去了!!


Aofuji太太汤不热ID:AOFUJI

汤不热地址:http://aofuji06.tumblr.com

主页及授权:点此 


更多作者作品请点:作者总目录


河外星系流浪汉矞矞矞啊
高考加油啊!!!!!就剩最后一...

高考加油啊!!!!!就剩最后一天了!!!!!!暑假怎么玩都可以的!!以后的人生是自己在掌舵!!再坚持一下!!

*可以的话在高考期间7、8号多多点小蓝手!(><) 

*高考的同好考完来我这里点图!!暑假的粮我承包了!!!!


高考加油啊!!!!!就剩最后一天了!!!!!!暑假怎么玩都可以的!!以后的人生是自己在掌舵!!再坚持一下!!

*可以的话在高考期间7、8号多多点小蓝手!(><) 

*高考的同好考完来我这里点图!!暑假的粮我承包了!!!!


undertale au科普,搬运,机翻

“I’m new to UT Mob AU. Can you explain?”

原贴 


问:I am new to this UT!Mob au, could you explain the relationships of the characters please?


答:I’ve gotten enough asks similar to this one. So, basically the ...

原贴 


问:I am new to this UT!Mob au, could you explain the relationships of the characters please?


答:I’ve gotten enough asks similar to this one. So, basically the UT Mob AUs I consider my “main” are below:




Main Story: Little Pup and the Skelebros.


Collab work with @junkpilestuff : Kitty-Cat and the Crowbar Rogue


2nd Collab work with @junkpilestuff : Kitten and the Don


All G!Sans-es above are loosely based off of @junkpilestuff ‘s @stone-faced-asshole so the characters are her’s. I usually handle the different Frisks.


And these are not the only UT Mob AUs I have! Maybe I’ll organize those too another time... XD
2016年5月10日发布

undertale au科普,搬运,机翻

“What will they do if Little Pup/Kitty-Cat/Ham Ham

“What will they do if Little Pup/Kitty-Cat/Ham Ham/Bunny cries?”

(虽然是安慰他们au的人类但由于没出现在画面里我就不打tag了)

原贴 


问:What would do Swap!Skelebros if Chara cries?


答:I know you asked for Swap!Skelebros, ...

“What will they do if Little Pup/Kitty-Cat/Ham Ham/Bunny cries?”

(虽然是安慰他们au的人类但由于没出现在画面里我就不打tag了)

原贴 


问:What would do Swap!Skelebros if Chara cries?


答:I know you asked for Swap!Skelebros, but I decided to add few more. XD


WHAT WOULD THEY DO IF THEIR KID CRIES?





Didn’t get the chance to draw the Underfell!Skelebros, but I have a feeling Underfell!Pap would accuse Underfell!Sans for making Bunny cry. (And he’d most likely be right. XD)
2016年3月31日发布

undertale au科普,搬运,机翻

“One Dog and two Skele-Papas”

原贴 


问:So this has been bugging me for a while now. How would you picture Gaster in your UTMob AU? Brother to Paps and Sans, father to the skelebros, or ...

原贴 


问:So this has been bugging me for a while now. How would you picture Gaster in your UTMob AU? Brother to Paps and Sans, father to the skelebros, or creator of the skeletons themselves... Also would it be too demanding of me to ask for a GasterBlasterSans/Papyrus pic of this AU? Cannot get lil pup surrounded by two overprotective papa dogs XD


答:I misunderstood your ask and ended up drawing this. XD
Ah well. JUST ONE DOG AND TWO SKELE-PAPAS.
2016年3月26日发布

荧光落霜吖
“这就是你的雨衣了,kid”...

“这就是你的雨衣了,kid”

“唔哦哦哦哦哦哦!”

“这就是你的雨衣了,kid”

“唔哦哦哦哦哦哦!”

铁龙\lorn dragon

狼人和女孩 第四章 狼人的聚集之时

我想了一会,我就加一下文章的故事名字,有件事说一下,这个故事也是一个平行宇宙,还有聚会的话对狼人来说是聚在一起开会的意思,虽然有时候会带小狼人过去,但是不是自家au,而是一个平行宇宙的故事

--------------------

今天早晨突然传出了一阵阵的狼嗷“sans!快醒醒,今天是聚会的日子”papyrus边大声地说着边很重的打开门,但是开门声只是吓醒了frisk,然而sans是过个几分钟后才醒来了“聚会的日子?sally说过你们是最后的几只狼” “是的,但是不过是在这个地盘里,每个狼群都有自己的地盘,不过每过一个月就会聚会一次”sans说完就摸了摸frisk的头“没错,所...

我想了一会,我就加一下文章的故事名字,有件事说一下,这个故事也是一个平行宇宙,还有聚会的话对狼人来说是聚在一起开会的意思,虽然有时候会带小狼人过去,但是不是自家au,而是一个平行宇宙的故事

--------------------

今天早晨突然传出了一阵阵的狼嗷“sans!快醒醒,今天是聚会的日子”papyrus边大声地说着边很重的打开门,但是开门声只是吓醒了frisk,然而sans是过个几分钟后才醒来了“聚会的日子?sally说过你们是最后的几只狼” “是的,但是不过是在这个地盘里,每个狼群都有自己的地盘,不过每过一个月就会聚会一次”sans说完就摸了摸frisk的头“没错,所以sans快点准备好我们离聚会的地方可是很远的要花一个早上才到的”papyrus说完就直接关上了门

几分钟后,sans直接穿上衫衣和戴上那个项链,然而frisk没有其他衣服,所以还穿着以前的衣服只是把头发整理了一下,虽然是sans帮frisk梳了一下头发

gaster正在准备路上又准备带的水,是用水袋装的,然而papyrus和pfwy正准备食物在路上饿的时候吃,不过frisk感觉有点不好的预感“sans!你快点,大家都准备好了” “我知道了,pap”sans说完就带着frisk来城堡的门前

frisk和sans来到城堡门前就看见papyrus和pfwy都用袋子装东西,然后放在背上,同时gaster将水带放在肩膀上“那么大家准备好了吗?” “好了”frisk听到后感觉很疑惑“那个sans你们是怎么过去的” “嗯...是直接用跑的,是用我们的四只爪子,够爪骨的,对吧”随后papyrus很生气的说不要再来了

稍微过了几分钟后,gaster他们终于出发了,然而frisk是坐在sans身上,他们走过一个巨大的森林,和一个有点大的河水,gaster路过河水的时候虽然衣服和毛都打湿了,他们还是继续行动,同时sally在路过河水的时候是被gaster叨着过去的,中午的时候随便找一个树林旁边找个石头坐来吃准备好的食物,到了晚上的时候,frisk有点困的在sans的背上睡着了

几分钟后“frisk?frisk!醒醒我们到了”frisk听到后就醒看见sans抱着“sans...你是怎么把我从你的背上抱起来的” “当然是用魔法了,kid”sans说完一只眼就眨眼了一下“ok,我们两个快准备好,他要来了”gaster说完后,sans把frisk放下来

frisk刚被放下的时候,就看见了一个漂亮的场景,一颗非常大的大树,上面还有很多的发光的果实,树上有很多的窗口和门,同时有很多不同的颜色的狼人在树的附近聊天,虽然狼人有少部分是白色的

就在这时一个白色的狼走了过来,同时他身边好像有个身上黑黄色的狗,那只狼走到gaster面前“好久不见,gaster博土” “lron dragon,别用这个名称叫我” “是是是,不过你全家过来了吗?”在lron dragon和gaster聊天的时候,那只狗不停地在sans身边闻来闻去,那只狗闻到frisk时候,frisk紧紧抓着sans,那只狗下一秒就狂叫起来,那只狗的叫声都引来了所有狼人的注意,所以所有狼人都盯着sans“小黑,安静,发生什么了”lron dragon边说着边从gaster面前走开,走到小黑的旁边

lron dragon刚走到小黑的旁边就看见了frisk“gaster,我想问一下这个人类是你的补人还是宠物”lron dragon边说着边安慰小黑“frisk,他是我们的家人”lron dragon就叹一口气离开了sans走向树那边“你果然比以前差很多了,现在挺善良的”lron dragon说完后,小黑跟着过去了“sans,刚才那只狼是谁?” “lron dragon,他是gaster以前的朋友,不过小心他可是很嗜血人肉,他还是狼王唯一的信任的狼”frisk听到后吞了一下口水“谁是狼王?” “狼王,等一下你就能见到了”

没过多久后一个响亮的狼嗷声从树中出来了,所有狼听到后都按顺序的进入大树里,在树里有一个很华丽的房间,房间里全都是发光的东西,在一个座椅上做的一个最大的而且身上有点黄的白色的狼,frisk看到狼王的时候都吓了一跳,因为它的体型比普通的狼人大很多“现在各位,我们要准备开会,但是在那之前请小狼们去那扇门的后面等”狼王手指向一个方向,随后有一个门打开,所有的小狼都走了过去,而frisk是sally拉着过去的

frisk被sally上一套的门后面的时候,frisk就发现那扇门后面却是一个小型的游乐园,小狼人们很欢快的在那个小型游乐园里玩耍,sally拉frisk玩了小型游乐园里的很多游戏

与此同时狼王那边“这是绝对不行的,竟然要跟人类开战”一个狼人很生气的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我们必须要这样,有一些狼人因为战争失去了地盘和房子,还有一些狼人被人类追赶杀绝,如果我们不向人类发起战争我们狼人就会被灭绝的”另外一只狼也生气地站了起来,而且不停地发出警告的叫声“够了!”狼王生气的站了起来“你们两个都给我坐下来”狼王说完就发出了警告的声音,那两只狼听到后就立马坐下了

狼王就叹了一口气坐下了“lron dragon你觉得怎么样”狼王说完就看向lron dragon“我觉得应该是好好的隐蔽起来,因为战争还会受到更多伤害”那个狼听到后就生气地站起来准备说什么的时候下一秒lron dragon就站在他面前的桌子上“伙计,你难道想让你脸上的伤再多一个是吗?你可别忘了你那个额头的伤口是你违背我的话的时候抓的伤口,还记得吧”lron dragon说完那只狼人就怂的坐下来,lron dragon看到后就站起来,回到原来的位置“那么继续开会吧”

几分钟后,大门打开了,所有的小狼人高兴的跑过去,sally还是拉着frisk,所以跟frisk一起出去了,然后狼群们在那个大树旁边个个地上窝在一起睡,因为狼王的房间只有一个

然而lron dragon就站在狼王的阳台上“不要开战这件事是你的预知梦告诉你的吗?”狼王边说着边走到lron dragon身后“你以前这么期待跟人类战斗” “其实那前天我做了两个预知梦,一个是狼人和人类美好生活的梦,另外一个就是狼人灭绝的梦,这就是为什么我并没有杀掉那个小女孩” “知道了,但是你还是老样子,睡在那里对吧?” “是的,所以晚安了”lron dragon说完就爬上了大树“晚安,我的狼神大人”lron dragon刚上初一没多久,小黑就开始了狗嗷叫


产糖大狮

🕊️带鸽子回来更新了,更了上次说的ask,cp是衫帕,ooc有慎入。

🕊️带鸽子回来更新了,更了上次说的ask,cp是衫帕,ooc有慎入。

呆丸子酱(◍ ´꒳` ◍)

我的天呐,我好菜啊,第1次试试这种画风,感觉好难......

P1是滤镜的,p2是没有滤镜。(感谢lot自带的滤镜救了我一命)

我的天呐,我好菜啊,第1次试试这种画风,感觉好难......

P1是滤镜的,p2是没有滤镜。(感谢lot自带的滤镜救了我一命)

玻璃心

贵圈真乱50题(Part 1

⚠️Cp乱炖,可能会有你雷的

⚠️尽量不ooc(还顺便练习一下描写xx

⚠️我雷同世界兄弟乱r,所以每个世界只会来一个。

⚠️ 有我自己对这些骨的看法,个人理解

(再䃼档,上一次的又被莫名其妙屏蔽了。


1.  UT Sans

2. SF Papyrus

3. Fell Sans

4. Lust Sans

5. Error Sans

6. G Sans

7. Us Papyrus

8. Nightmare...

⚠️Cp乱炖,可能会有你雷的

⚠️尽量不ooc(还顺便练习一下描写xx

⚠️我雷同世界兄弟乱r,所以每个世界只会来一个。

⚠️ 有我自己对这些骨的看法,个人理解

(再䃼档,上一次的又被莫名其妙屏蔽了。


1.  UT Sans

2. SF Papyrus

3. Fell Sans

4. Lust Sans

5. Error Sans

6. G Sans

7. Us Papyrus

8. Nightmare Sans

9. Ink Sans

10. Horror Sans


1. 如果7对3告白,你觉得3会做什么?

  US Papyrus对 Fell Sans 表白。

  闻言眼眶瞪大腥红眸子愣眼看人惊讶状,后回神皱眉眼底嫌弃显露无遗向后退半步,“离我远点,你这该死的怪 胎。”


  2. 9和6是一对,5爱上6,就算失败也要告白,5会对6说什么?

  Ink 和G Sans是一对,Error爱上G Sans。


  “我爱你个j b玩意儿,滚。”bushi

  Error不会表白,我也想象不出来。因为他是有感兴趣的东西直接蓝线绑人扔进自己空间,成为自己的专有物。贯彻‘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之道的骨。


  3. 如果4在河边洗 澡。正好被10撞见,两个人会有什么反应?

  Lust 在河边洗 澡被Horror撞见。


  夜空中聖洁皎月正散发迷人光彩令黑暗不敢靠近,同时也映出了水中自己的倒影,白骨在月亮的照耀下反射出点点光芒,双手放入水中试图捧起一滩水,透明液体顺着掌中隙缝流下独剩几滴晶莹水珠。忽草丛传出些微动静眯眸侧头查看戒備,只见从丛中突兀伸出骨掌,一骨缓慢爬出来尽显狼狈,血红单眸似没想到有人而微愣。互相对视数秒,挑眉弯眸勾齿先打破僵硬气氛,“Hey,亲爱的。看看这良辰美景,有没有兴趣一起来洗个鸳 鸯浴?”


  4. 你能接受2对4说“今晚,留下...”吗?在什么情况下?

  Sf Papyrus对 Lust说“今晚,留下...”


  伸臂压着门板耷首直视人以身高差距压制着对方低沉嗓音微沙哑,“今晚,要是不留下你的钱,就别想走。”

  简约来说就是在抢 劫的时候bushi


  5. 如果5半夜徘徊在1的房门外,你觉得他想干什么?

  Error半夜徘徊在UT Sans的房门外


  干掉原版!翻身做主人(???)谅我脑洞不够大想不出来。


  6. 3x6的配对你接受吗?如果9是第三 者,你希望他喜欢谁?

  Fell x G Sans,Ink是第三 者。


  这个配对好奇妙,不过应该会比较像芥末番茄,因为G Sans算是比较沉稳的。

  我认为Ink谁都不喜欢(划掉)要选的话,我大概会选择G Sans。G Sans所在的Au,EchoTale,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濒临崩溃的,除了他和Echo!Frisk 其他人都消失了(我看的漫画)而Au保护者Ink 按理来说应该会跑过来这里帮助G Sans,然后... 然后日久 生情吧大约?


  7. 如果7和8酒后乱x,你觉得谁是攻?

  Us Papyrus 和 Nightmare酒后乱x…


  好的,我先笑一会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Nightmare酒后乱x,我真的想不出来。我原本是想说Nightmare应该会是攻的,毕竟他有那么多个触手可以捆住人家,以他的骄傲我不觉得他会当受。不过说实话酒后乱x这种东西是不存在的,只有所谓故意安排的巧合。科学证明过酒后是硬不起来的。


  8. 如果1和10的孩子是5,是一个同人,你觉得题目会是什么?

  UT Sans 和Horror Sans 的孩子是Error


  m的,我又要笑一会儿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艹了。我想题目大概会是《我们的孩子是个错误》、《与未来的自己谈恋爱,结果生下了一个错误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9. 如果3要暗杀9,你觉得原因会是什么?

  Fell 暗杀 Ink


  心里清楚Ink是个没感情的伪君子,会觉得恶心不爽,但还不至于想杀了他。除非Ink对他、Papyrus、Kiddo其中之一做出伤害(PE线)。按理来说,Fell只会正大光明地过去干架复仇,除非对手太强大已知打不过,所以才会想暗杀。


  10. 8被3強(消音)了,第二天早上两人醒来的第一句话会是什么?

  Nightmare被 Fell Sans強了


  太艹了,才刚说完这个家伙的骄傲只会让他成为攻(以我的想法来看)

  Fell :“...啧,这他妈的都是什么破事....老子....呃,我会负责的。”

  Nightmare:“...不需要。去死。”

  (接下来他们会开打,因为Nightmare不会希望有这么一件事存在于世界上的,他会觉得相当不爽,所以会设法干掉Fell 。这样就没人知道了。

河外星系流浪汉矞矞矞啊
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也不要怕,高考...

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也不要怕,高考加油!!!!奥利给!!!!!

无论你上考场前经历了什么,在高考考场上只管向前就好!

高考的同好们加油!!!!

考完来我这里点粮✧(≖ ◡ ≖)

*帕:加油!SANS. You can do it!!!

*福:已经第【】个了?!!!!

*神奇的锻炼方法增加了呢。

可以的话7、8号期间多点小蓝手(><) 

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也不要怕,高考加油!!!!奥利给!!!!!

无论你上考场前经历了什么,在高考考场上只管向前就好!

高考的同好们加油!!!!

考完来我这里点粮✧(≖ ◡ ≖)

*帕:加油!SANS. You can do it!!!

*福:已经第【】个了?!!!!

*神奇的锻炼方法增加了呢。

可以的话7、8号期间多点小蓝手(><) 

承太郎奶业

菜是原罪啊,我爬了,,,,,,,

菜是原罪啊,我爬了,,,,,,,

龙衔海珠,游鱼不顾

【UT授翻】如果花朵会说话(CH21上)

Chapter21(上)

Papyrus从围观者中挤出一条路,冲向家门口。随着距离的接近,他能听到哥哥的声音,虽然被Undyne的喊叫声掩盖住了,但能听出同样愤怒值爆棚。

而且还隐约传来第三个声音。

“拜——拜托了,咱们……咱们冷静一下好不好……”

之前是Undyne挡住了她,但是现在Papyrus可以看到Alphys在门阶前瑟瑟发抖。她的眉毛内疚地抽搐,当他们四目相交时,一切都不言自明。Papyrus没花多久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她肯定是以为自己说的人是……

噢,天哪,不。

不然还有什么别的原因让她和Undyne一起出现在这里,而且Undyne看上去仿佛要杀人般狂怒?

他唯一能...

Chapter21(上)

Papyrus从围观者中挤出一条路,冲向家门口。随着距离的接近,他能听到哥哥的声音,虽然被Undyne的喊叫声掩盖住了,但能听出同样愤怒值爆棚。

而且还隐约传来第三个声音。

“拜——拜托了,咱们……咱们冷静一下好不好……”

之前是Undyne挡住了她,但是现在Papyrus可以看到Alphys在门阶前瑟瑟发抖。她的眉毛内疚地抽搐,当他们四目相交时,一切都不言自明。Papyrus没花多久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她肯定是以为自己说的人是……

噢,天哪,不。

不然还有什么别的原因让她和Undyne一起出现在这里,而且Undyne看上去仿佛要杀人般狂怒?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奋力挤进两人之间,试图把她们赶走。

才一天。她就不能忍住区区一天。Papyrus简直想要朝她大吼,体内的魔法绷紧了神经,即将形成什么东西,任何东西,他非常努力按下这股冲动。他担心Sans,担心自己,与此同时,非常,异常,极其,愤怒无比。

“Undyne!”Papyrus差点撞到她,在前一秒迫使自己停下,站在那儿,从半开的门里倾泻而出的光让他眩晕。

Undyne抽出一秒瞟了他一眼,愁眉苦脸道,“该死。”

Alphys默默贴近Undyne的身侧,喃喃道,“噢,天……天哪……”她无意间插到了Papyrus和他的兄弟之间。

“老弟?”Sans看到他,从Alphys的身体和Undyne凸起的盔甲之间的空隙中望过去。看到Papyrus出现,他看上去也并没有松一口气或者开心的样子。“到底他妈的发生什么事了?你到底对她们说了什么?”他眼睛里的光仿佛快要熄灭一般,微弱,瑟缩,精疲力竭。

 “你不用回答他,Papyrus。”Undyne厉声道,转身面向他,“往后退点,让我来处理。”

“你就是他妈的妄想症,”Sans的话再次吸引了她的注意,“我才是那个最先告诉你这摊子烂事的人!”

“很聪明,”Undyne货真价实地咆哮起来,“糊弄了我好几周,像你这种货色,非常擅长掩盖自己的罪行。”

Papyrus行动起来,伸手抓住Alphys想把她推开,“Undyne,你现在马上离开这里。”

Undyne召唤出一根长矛,紧握在手,尖端距离Papyrus的脸仅隔几寸。“Paps,放开Alphys,后退。我不想伤害你,但是这里太多平民,万一你失控就难办了。”

她怎么……?光芒从周围的雪地上浮现——冰蓝色,不是Undyne的颜色。Papyrus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仍然抓着Alphys的实验室外套的衣领。难怪Alphys仿佛枯叶般颤抖着,蓝色火焰攀着apyrus的手臂,在风中仿佛旗帜般折断。

“对不起,”他说着松手,踉跄着退了几步。不好。非常不妙——整整一周他都控制得非常好!Alphys紧贴着墙壁,颤抖不止。

围观者的窃窃私语随着风声传来。Papyrus想告诉他们少管闲事,想去把他们统统赶走——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同时也因为他们没有权利站在那盯着这边说闲话而且……

“放松下来,老弟,”Sans轻柔地说,“深呼吸。”

“不要告诉他需要做什么!”

Sans把门狠狠地摔向Undyne的这边,但是他没办法使她挪动一步,门板只是无用地在她的盔甲上弹回来。“别吼了,你会让他失控的,蠢货!走开!”

深呼吸。他必须忍耐,不然有人会受伤。Papyrus打起十二分精神努力压制住自己的魔法。

他怒视着Undyne,而Undyne正怒视Sans。如果Undyne真正发起怒来,他的哥哥肯定没办法抵抗,薄薄的门板作为盾牌来说效果太差了。“让我们先静一静,”Papyrus的声音在颤抖,“你们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

 

 “明白了吗?”Sans咆哮着,指着Papyrus,“我不知道你那愚蠢的念头从哪来的,但是你真是大错特错了。现在立刻离开我们的家,不然我只能逼你离开。”

Undyne摇头,“噢,再威胁我看看。这表现可精彩极了。”

“精彩的是你压根没有任何证据就想逮捕我,”Sans呵斥,“你手上到底有什么证据,或者你只是用那个小小的金鱼脑异想天开?”

 “我知道那些伤疤是你造成的。你亲口承认的,而且我知道关于疤痕原因你们俩都撒谎了。”

Sans戒备起来,“我说过了,那只是个意外!”

“当然了,我打赌这些全是‘意外’,不是么?”Undyne冷笑,“也许你不记得做过这些了——反正你是个酒鬼早就名声在外,就算在这么个酒鬼遍地的镇子里。你在酒吧里度过的时间比你在哨亭里待得久多了,倒不是说你在哨亭里就真的正经工作,你只知道偷懒,如果不是Paps的份上,我从来不会雇一个废物就像——”

 

 “Undyne!”Papyrus听着这些过分的评价,声音在怒火中烧的边缘,“住嘴!”他朝前走了一步。

面前的长矛再次挡住了他,“我让你伤心了,Paps,但是你需要耐心听我说完,”Undyne给了他一个严肃的眼神,“如果你想讨厌我就请便吧,但是我是你的朋友,也是你的队长,我必须出面来做必须之事。所以,帮帮忙,老天,他绝对不会再动你一根手指头了,这事儿必须在此了结。”

 “为啥你他妈老觉得是我在伤害他?”从语气能听出这不是Sans第一次问这个问题,“为啥我要干那种事?他是我整个天杀的生活里发生的唯一的好事。”

“我觉得这正好是你干出这等好事的原因。”Undyne斥责道,“因为你一事无成,你非常清楚。他不需要你。你无法接受他变得比你强然后离开你,是不是?”她露出尖牙,“而且,你知道他实在是太害怕伤到你脆弱的身板了,所以他绝对不会反击,所以你就一直让他保持这副鬼样子,让他无处可逃。你这种胆小鬼,真让我恶心。”

Sans转了转眼珠,他的指尖在门边缘处收紧了,“哇,你是守卫队长,同时也是心理学家了,哈?接下来是不是要告诉我你会识字了。”他的声音由于喊叫太久而嘶哑不堪。他的眼眶里的光抖动了一下,熄灭得彻底。“你甚至根本就不了解我。”

“当然了,”Undyne毫不动摇,“不然我早就能搞明白你到底什么货色了。”

Sans转头,看着Alphys,“Al,拜托,”他哀求,“我们是朋友吧,不是吗?你知道我不像她说的那样。”

“我也不——不那么了解你,”Alphys喃喃,盯着自己的脚尖。

这也太过了。Papyrus发现自己再次试图靠近,挺起胸膛,大脑飞转,“Undyne,你们俩都弄错了。Sans不可能伤害我。”为什么她压根不听?

Alphys仍躲在墙边,避开随时可能开火的双方,她咳嗦了一声,“可是那到底——到底是谁呢?你说——说过某人,那肯定只有……”她拧着手,瞟了眼Sans,“某——某人。”

Sans眨眼,意识到了什么,“老弟?”担忧和受伤的情绪,慢慢爬满他的全身,“这是真的吗?”他从门后走出来,但是Undyne的长矛挡住了他的路,“为什么你从没对我说过?”

Papyrus无法跟他对视。他无法正视任何一人。“不是Sans。”

“不是Sans,这算什么回答,”Undyne低吼,他怒视Papyrus,眼睛几乎冒火,“到底是谁?给我个名字,Papyrus。我想要一个名字。”

三个人都盯着他。

Papyrus张了张嘴,但是没发出声音。

只有一个名字。

但他不能说。

Undyne和Alphys都在这儿,Sans在这儿。他们都暴露在这里,周围还有那么多围观的怪物们,他们不值得……

这一定是一场噩梦。

Undyne盯着他,嘴唇变成一条线,“你做不出来,是不是?因为没有其他人了,是不是?你没办法去诬陷其他无辜的人,因为你是你。”

Papyrus摇摇头,后退一步,“不,不,这不是为何——”

“Papyrus,”Sans用嘶哑的嗓音低语,“弟弟,拜托……说真话吧。”

Undyne轻蔑地从鼻子出气,“够了。事实上,”她抓住Sans的胳膊,“我不想打嘴炮了。”

当她把Sans拽出门的时候,围观群众的窃窃私语变成了彻底的喧闹。

Sans被扯得失去了平衡,叫出了声,他现在还直立着全凭Undyne牢牢攥着他的胳膊。他挣扎着想挣脱,地上的雪被踢得到处都是,“放开我!”

他声音的恐慌夺走了Papyrus脑中任何残存的理智,某种原始的愤怒产物被召唤出来,它就在那儿了,随时待命。但是Papyrus强制压它下去,拳头攥到发疼。

这样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更加糟糕。

 “Undyne,住手!”

她再一次无视了他。

“雪镇Sans,你被逮捕了。”Undyne冷酷地说,“罪名是家庭暴力,袭击守卫,威胁守卫,拒捕,以及故意妨碍罪。”

Sans怒视着她,目瞪口呆,“你不是认真的吧!”他看向Papyrus,“Papyrus,说话啊!”

他能说什么呢?他能做什么?Papyrus彻底僵住了。

Undyne将注意力转回他,从一种最坏的角度理解了他的僵硬,“别怕,Papyrus,”她说,“我向你保证。”

“Papyrus……?”Sans停止挣扎,身体逐渐变得瘫软,“为什么你……?”他颤抖着,伸出一只手,仿佛Papyrus会来把他拉到安全的地方。

 “对不起,”Papyrus哽咽不止。他怎么能眼睁睁旁观?为什么自己不去阻止?为什么自己无法思考?

Undyne走向棚屋。Sans被扯得跌跌撞撞,不再抵抗。Undyne开门时,他最后回头看了眼Papyrus,失魂落魄,心如死灰。

他让自己被推进屋里,Undyne紧随其后。

过了一会儿,Papyrus呆呆看着他的各种工具被扔出了门,三三两两落在雪地上,然后Undyne清理了所有东西,把Sans推进去,然后怒视着自己手上的门把手。

“什么白痴会把锁装在后面?”她喃喃着,从屋子边扛起一块巨石然后挡住门口。石头落地时砸出一声巨响。

她的任务结束了。Undyne走到Papyrus身边,把一只手放在他肩膀上。

她端详了他一会儿,皱眉,若有所思。她回头看了一下Alphys,她仍然躲在前门处。Undyne侧了一下脖子,示意她过来。

“我需要和镇里其他守卫谈话。”Alphys过来后,Undyne开口,“Alphys,你能不能看着他?如果你做不到,我会让他跟着我,我会让狗守卫之一看着他。”

Alphys点头,“我——我能做到。”她握住Papyrus的一只手,紧紧捏住。

他没有回握。他的注意力仍然在棚屋那边。那里静悄悄的。

Undyne进入他的视野,“嘿,”她说,“我知道这一切很艰难。我很抱歉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但是你让我们也别无选择。”她愁容满面,“老实说,我……我很受伤,你没那么信任我,也没来找我解决这事儿,难道你觉得我就会直接暴走杀了他之类的?我又不是个恶棍。”

Papyrus凝视着她,但是目光穿过了她,没在听。他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站在身体后面,几寸远的地方,漂浮着。

“我出于爱意才这么说,Paps,”Undyne继续说着,眉头更深了,“如果在我离开之后,你让Alphys为难,或者试图拔掉什么,我会将你保护性拘留,明白了吗?明白了就点点头。”

Papyrus茫茫然点头,依然没有在听。

 “好了。”Undyne叹气,她尴尬地拍了下Alphys的背,“如果需要我就给我电话,好吗?不要让他离开你的视野。”

Alphys点头,“我——我明白了。”

Undyne挤开人群离开了。Papyrus能听到她在朝大家低吼,拒绝提问,并且把大伙儿赶回家去。

留他和Alphys肩并肩站在自家门口。

Papyrus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一片茫然,盯着虚空的一点。可能有五分钟,或者一小时。最后,胳膊上有人拖拽让他醒了过来,回到现实。

他抽出自己的手,Alphys没有阻挡。

 “呃……你想让我帮忙把工——工具捡回去吗?”Alphys朝棚屋前的工具点点头,“如果留在这儿可能会生锈,我觉得我——我看到了一个非——非常贵的机械钻还有……”

Papyrus摇头,“我不在乎。”

 “噢。好——好吧。呃。这里……这里挺冷的。”Alphys说着,尾巴绕住自己的腿,“你——你想进去吗?我可以给你泡茶,或者……?”

屋子里是温暖明亮,且正常的。而Sans被关在棚屋里,像一只动物。像人类。

 

“不。”Papyrus看着她在雪地里哆嗦着,一只脚换到另一只脚。她没穿鞋,而且她的实验外套下的衣服很单薄,这本来是适应Hotland天气的衣服。

“你可以进屋,如果你冷的话。”

“我不能留你一个人。”

Papyrus耸肩。

 

她把袍子裹紧一点,叹气。她站得离他近了一点,试图躲避逐渐凛烈的大风,但是也没啥帮助。他们在寂静里站了几十分钟,Alphys的呼吸在空气中凝结又被风带走。

“这……这是在是太糟了。”Alphys看着他,露出一个可悲的微笑,“我很抱歉这一切都如此——如此——痛苦。我本来希望Undyne可——可以更小心一点。”她的手绞住衣服,“我猜现在终于结束了,无论用哪种方式。”



“你们搞错了。”他到底重复了多少次这句话?到底有什么意义?

“一开始到这儿的时候,我也这么觉得。我——我觉得肯定不是他吧,他是——是如此有趣而且……”Alphys耸肩,“但——但是如果凶手另有其人,你肯定会说出来的。你肯定不会如此……不会就让这一切发生,如果他真的什么都没有——没有做。”

Papyrus驮着背,盯着棚屋,一言不发。

Alphys继续说,“我知道这一切都很难。他仍然是——是你的兄弟。但——但是一切都会变好的,”她说着,把手放在他的胳膊上,“Undyne和我会——会陪着你,每一个……一路上都会陪着你,我保证。”

 “我知道你的保证意味着什么。”

Alphys迅速低下头,“你伤了Undyne,”她说着,含糊其辞仿佛不愿意提起,“她特别难过,我赶过去的时候——她不敢相信你故意攻击了她。”

 

直到现在为止Papyrus才猛然意识到他肯定把Undyne吓坏了,他的攻击。上一次她变成蓝色……结果很不好。

而且他还攻击了她的头,把她一个人丢在那儿,好像他根本不在乎她的安危一样。

“我花了好久——好久才让她平静下来。她担——担心得要命,而且她真的特别特别自责……自责自己什么忙都没帮上。她一直说如果——如果有什么坏事发生了,那肯定是自己的错,所以……我——我忍不住告诉了她。对不起。”

 “我已经知道了。”Papyrus厉声说,他知道自己很残忍,他真的没有权利对Alphys生气。这整场灾难,导致了这场灾难的原因,都是他的问题。他彻彻底底失败透顶。

“你——你变得一点儿都不像你了,而且你看上去实在——实在太糟糕了。”Alphys结巴道。

如果自己和Undyne一起的时候没有变得失控,如果自己在实验室可以闭嘴,如果自己可以控制住自己的魔法,如果自己可以足够聪明编出一个更好的谎言,如果自己没让Sans看到身上的伤痕,如果自己可以更小心……

 “而且你变得有点——有点可怕了,”Alphys满脸歉意,痛苦的表情,“你——你肯定出事了。我们不得不做点什么。呃……”她触碰她的胳膊,“我刚刚看——看到你身上出现半形成的魔法,谢谢你没有……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能——能阻止。我真的很不擅长使用魔法,如果不是机——机器附魔的话。”

Papyrus低头看着她担心的脸庞。

刚刚,他只差一点点就替Flowey省了所有麻烦,自己动手了结了所有人。

 “进屋吧,暖和一下,”他的大脑出于自我防卫般拒绝了上个念头,“你的爪子都变蓝了,你肯定冻伤了。”

“我——我不能——”

Papyrus叹一口气,在前门阶梯上重重坐下,“我还能去哪?”他盯着她,“我不想进屋。这应该是我们俩的家。现在这样感觉不对。”

Alphys发出了一声微弱的懊恼的声音。她看了看Papyrus,又看了看门,在Undyne的命令和即将体温过低之间犹豫不决。

“进去吧,就泡杯茶的时间,”Papyrus看她瑟瑟发抖的样子,开口道,“我的房间在楼上正对着楼梯,房间里有件大衣,挂在衣橱里,可以借你穿。”

她叹气,活动冻僵的手指,“你会在这里等我回来吗?”

Papyrus看着她的眼睛,点点头。

TBC


玻璃心

贵圈真乱50题(part 5

⚠️Cp乱炖,可能会有你雷的

⚠️尽量不ooc(还顺便练习一下描写xx

⚠️我雷同世界兄弟乱r,所以每个世界只会来一个。

⚠️ 有我自己对这些骨的看法,个人理解

(䃼档,上一次的被莫名其妙屏蔽了。


1.  UT Sans

2. SF Papyrus

3. Fell Sans

4. Lust Sans

5. Error Sans

6. G Sans

7. Us Papyrus

8. Nightmare...

⚠️Cp乱炖,可能会有你雷的

⚠️尽量不ooc(还顺便练习一下描写xx

⚠️我雷同世界兄弟乱r,所以每个世界只会来一个。

⚠️ 有我自己对这些骨的看法,个人理解

(䃼档,上一次的被莫名其妙屏蔽了。


1.  UT Sans

2. SF Papyrus

3. Fell Sans

4. Lust Sans

5. Error Sans

6. G Sans

7. Us Papyrus

8. Nightmare Sans

9. Ink Sans

10. Horror Sans



  41. 如果9发现10正准备对3意图不轨,他会?

  Ink 发现Horror 正准备对Fell 不轨。


  什么也不干,可能会看戏。


  42. 4和5会是情侣吗?谁攻谁受?

  Lust 和Error。


  不会。Error 有接触恐惧症,攻受无法确定。Lust 我觉得攻受都行,但我比较偏向他攻。


  43. 8某日醒来发现自己没穿衣服和1躺在一起,8的第一反应会是?

  Nightmare 和UT Sans。


  Nightmare :杀了。不行,他是原版。嘶...(趁UT Sans还没醒来之前赶紧跑,当没发生过。


  44. 7进门后看到了,他会先告诉谁?

  US Papyrus 看到了。


  US Papyrus 是那种很会保守秘密的,不过如果他真要告诉的话,他会告诉UT Sans。


  45. 如果5知道这件事情会作何感想?

  Error 如果知道这件事情。


  大约是愉快看戏吃爆米花。


  46. 如果你最喜欢的cp XY,Y向6爬墙了,你会希望X如何?

  US Papyrus 和Fell,Fell 向G Sans爬墙。


  去和UT Sans在一起吧!x


  47. 如果10在梦中分别叫了1、4、8的名字,你觉得分别会是为了什么?

  Horror 在梦中分别叫了UT Sans、Lust 、Nightmare的名字。


  叫UT Sans:提醒他以后会发生的事情,警告他最好杀了那人类。

  叫Lust :可能想起了之前看见他洗澡(第三题

  叫Nightmare :我脑不出来,这两个骨没太大关系。


  48. 7和6是相似的两个人,8爱着7,可7爱9。后来8和6在一起了,7才发现自己爱的是8,9为了7杀6。8发现对6不是替身的爱,便以自己身体做交换,要求1杀了7和9。那么你希望8最终和1在一起还是被喜欢1的10嫉妒而杀掉?

  US Papyrus 和G Sans是很相似的两个人。Nightmare 爱US Papyrus、US Papyrus 爱Ink 。后来Nightmare 和G Sans在一起了,US Papyrus 才自己爱的是Nightmare ,Ink 为了US Papyrus 杀G Sans。Nightmare 发现对G Sans不是对替身的爱,便以自己身体做交换要求UT Sans杀了US Papyrus 和Ink 。那么你希望Nightmare 最终和UT Sans在一起还是被喜欢UT Sans的Horror 因嫉妒而杀掉?


  先吐槽一下这个问题怎么这么玛丽苏,看得我好乱啊。

  应该是被Horror 杀掉比较好吧?因为我真心不喜欢花心Nightmare ,爱完G Sans再爱UT Sans。


  49. 5和3本来就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结果3因为被10追杀而失忆,3就和救了自己的7生活在一起并爱上了他。如果这个时候5找到了3,三人会有什么反应?

  Error 和Fell 幸福生活在一起,Fell 被Horror 追杀失忆了,Fell 就和US Papyrus 生活在一起并爱上了他。这个时候Error 找到了Fell 。


  Fell :“哈?你这家伙是谁?”

  Error :直接蓝线一出绑架Fell 。

  US Papyrus :“嘿,伙计,我可不能直接让你就这样带走他。”


  50. 5和8同时爱上了10,作为10最好的朋友的2说10和8在一起比较好,你认为会是出于什么心理?

  Error 和Nightmare 同时爱上了Horror ,作为Horror 最好的朋友SF Papyrus 说Horror 和Nightmare 在一起比较好。 

  估计是Nightmare 付他钱了吧。友情没有钱重要x


—————————————————————————

新附赠原本咕掉的extra


      51. 如果6向4抛媚眼并试图撩他,你觉得会成功吗?会发生什么?

  G Sans 向Lust 抛媚眼。


  我cow!角色相反了x

  Lust 会反撩回去,但G Sans也是一个老油条,两个老油条在一起,好戏有可看了。


  52. 9找到了魔法神灯并召唤出了精灵,可以实现三个愿望,你觉得那三个愿望是什么?

  Ink 找到了魔法神灯。


  唯一一个愿望大约是au们永远不会崩坏吧?除此之外,他没有任何想要的了。关于Error 的也不会有,毕竟Ink 其实还挺喜欢Error 这个“朋友”的,不然骨生太无聊。


  53. 1变成了一条美‘骨’鱼,然后还被渔夫7捞上岸。接下来会如何?

  UT Sans变成一条美骨鱼,然后被渔夫US Papyrus 捞上岸了。


  要是UT Sans有受伤的话,US Papyrus肯定会帮他,等他好了以后才会放他回海里。但要是UT Sans自己伤好后想要留下来的话,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老瓜瓢
他的残阳 场景有参考b站教程

他的残阳


场景有参考b站教程

他的残阳


场景有参考b站教程

墨杼的非典型怪物史

【undertale】【希灵paro】落地一架审查官(五)

章五 意面中心法则


    地下世界,瀑布。


Undyne在此年复一年地坚持着“皇家哨兵”的任务:巡查、值守、保护子民,她一直以来以此为荣,并且期待着某个人类能来到这里——让他们离开的可能性增进一分,然后……Undyne相信,她的族人经历过如此之多的苦难,而这一切只要回到地上,就能得到报偿。


    这一天也许会稍微有些不同?一位也是鱼型的皇家哨兵队员递上一部经Alphys改造过的手机“Papyrus说……有要紧的事,只有您能……“


Undyne劈手抢过手机,跟那边的骷髅简单的对话...

章五 意面中心法则


    地下世界,瀑布。


Undyne在此年复一年地坚持着“皇家哨兵”的任务:巡查、值守、保护子民,她一直以来以此为荣,并且期待着某个人类能来到这里——让他们离开的可能性增进一分,然后……Undyne相信,她的族人经历过如此之多的苦难,而这一切只要回到地上,就能得到报偿。


    这一天也许会稍微有些不同?一位也是鱼型的皇家哨兵队员递上一部经Alphys改造过的手机“Papyrus说……有要紧的事,只有您能……“


Undyne劈手抢过手机,跟那边的骷髅简单的对话几句之后,声音已经大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什么!?你哥被人类抢走了?!“


不管具体事态如何,怪物王的子民被抢绝对是重大事件,在首领有条不紊的指挥下,哨兵们开始聚集,按平时的演练被分为一只只的小队,每一队由忠诚而有战斗力的怪物负责,在分配下迅速向地下的每一个聚居地开拔……等等。


Undyne又接下一个电话,现在面沉如水:“全体,解散。“


怪物们哗然,又在头儿冷峻的目光下消声,本能般地保持着纪律。


“那个外来者……“UNdyne缓缓开口”吃了Papyrus的意面,一整份。“


怪物们倒吸冷气。


“跟拥有这种意志的家伙战斗,你们都是炮灰。“女王般的身影微微扫过每一个人”保护好你们的家人、朋友,我会去迎战他。“



 

雪镇的横幅前。


怎么说呢?虽然是按200KM/h的速度过来的,但这二位至少肉体上没什么损伤……精神上的损伤可能比较明显,Flowvey已经开始咬变回原样的始作俑者了……


另外,这趟令“人“印象深刻的旅行还告诉了sans一个并没有什么用的事实:这位”审查官“的本体应该也是个人形,他或许有超人的力量,但思想上还是个人类,你看他的”飞行“其实就是用某种方法让自己横着飘起来,然后使劲蹬空气,那对花里胡哨的大翅膀除了挡风之外毫无意义……


刚刚完成一次嚣张壮举的审查官毫无自觉,他从随身空间里掏出些雕花银币来,寻思着它们能不能当成货币办个借书证一类,说不定还能用来体验一下雪镇的当地美食什么的……


思绪被一个可能比刚刚的音爆更大的嗓门打断“人——类!!!“


一位高个子的骷髅怪物把自己眼看着药丸的兄弟小心翼翼地捧在怀里,不得不说,单看现在的sans那气息奄奄,嘴角含着一缕番茄酱的模样,完全没人想到他能靠两次“捷径“把心心念念想见到活着的人类的弟弟直接拉到雪镇。


高个子骷髅气势之盛,连审查官都下意识地退避半步,“额,这位……”


“我的兄弟!你公然把他抢走的时候,我就在前面的路上!”


“……这么一看我的确是搞出大事了?”Frisk环顾一圈这个镇子,里面毛茸茸的居民们依然忙于自己的事务,对某位骷髅和他搞出的谜之气势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不考虑某些细节,这里甚至称得上人类古籍里描述的“山水田园”一词。


这份幻想被现实打断得毫不留情。


“人类!!!!”通过周围居民的言谈,审查官已经确认这位高骷髅叫“Papyrus”,他把自己的矮个子兄弟往肩上一搭,空出双手来猛力地摇。“而且!你还跳过了我的谜题!全部!那是我捕捉人类的计划!变得超级有人缘的第一——”


“你不是已经抓住了吗?”小花不失时机的拱火。


骷髅恍然大悟,于是把新来的人类也往肩上一搭,蹦蹦跳跳地就往雪镇的尽头走。


“果然多数怪物对于人类的态度都是追捕-上供-战功这一套吗。”即使处境诡异,但尽职尽责的Frisk仍抓紧时间收集信息,甚至还开始问旁边肩膀上的另一只骷髅。“骷髅先生,‘夺魂’对人类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以灵魂为触媒真的能打开这个空间吗?”


“嗯……一次回答两个问题对于一个骷髅哨兵而言太‘腹’杂了。”sans揉揉被兄弟肩甲硌得发痛的部位“而且这样的你又不可能有灵魂……”


“我为什么没有灵魂啊·?骷髅先生?”人类眨眨眼“我的本体还在走复活流程呢,现在承载意识的当然是灵魂,顺带一提我是一元论持有者,相信意识必须凭依于物质才有相应的意义,即所谓‘我之为我’……”


意识到什么的骷髅忽略了那长篇大论,一点魔法的微光浮现,那是每一个怪物被教导的第一个魔法——呼唤灵魂的魔法。


一颗红色的心形从人类的身前浮现,并且在颠簸下跟它的主人一样晃荡起来,人类显然意识到了它与自己的联系,并且为之惊讶:“唔,这难道就是——”他小心翼翼地戳了一下“传说中的灵魂物质化——”


“到站了!!”活力满满的声音打断了这一次小小的交流,papyrus踏着小碎步钻进了雪镇尽头的小房子里,越过跟审查官的翅膀一样没用的栅栏,把自己的俘虏珍而重之地跟狗粮碗放在了一起。


“额……”人类发现这展开跟自己的期待不大一样。“你们不是负责把抓住的人类带给你们国王的吗?“


“当然!这也是计划的一部分!“高骷髅先生保持着一贯的热情满满”首先要水!食物!适量的战争这些维持人类生命的东西!然后是爱与同情心的再教化!最后是打包献给我们的毛茸茸国王!一步一步来!“


审查官果断把目光投向了还在自己兄弟身上的另一个骷髅,眼神明确地传达出信息:“我没法陪他这么耗时间,你赶紧过来帮忙“。


“嗯……虽然他跳过了全部的谜题……“骷髅用捷径把自己挪到了相对舒服些的房门口,一屁股坐了下来。”但是仍然有一些可以挽回的不是吗?比如说……你仍然可以让他尝尝你的意面?“


懵然无知的人类露出感兴趣的模样:“原来你们也是用意大利面提供给俘虏当口粮的习俗吗?”


暗处的小花“面“色一变。


“当当当当!!”高个的骷髅好像消失了那么三秒钟,回来时手上已经捧着满满一盘意面“papyrus特制!肉丸番茄口味!精心打造的上等酱汁,超超超大火烹制——”


“说起来,我还有个问题。”审查官接过那个大盘子。“我没有看到你们在任何地方种植麦子或是类似的作物,意面啊派啊的原材料真的可以只是魔法吗?”


“……咳。”看着审查官兴致勃勃地挑起一叉意面,骷髅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事好像不大地道“我觉得你可以提前关掉味……”


“在维持人类标准味觉信号系统的前提下,增加肉体的强度——这样,就可以尝出强酸强碱这样碳基人类根本无法‘品尝’的味道了,什么有机汞啊醋酸铅啊一小勺中子星啊……”


他把意面放进了嘴里。


世界凝固了。

 


“恶毒,太恶毒了。”小花为骷髅鼓叶。“看来空中之旅的确是美好的体验,让你都可以抛掉那点可悲的职业素养——”


在骷髅组织起语言回击之前,一个人类直接挤过来,大马金刀地往地上一坐,颇有气势地终结了还没开始的战争。


被打断的Flowey看看脸上多了些酱汁的人类,再看看还剩三分之一不到的盘子,悄悄地退远了。


“呃……”骷髅挠挠头骨“我觉得你应该可以关掉味觉系——”


“我看到了终点。”


“……啥?!”


“那是生者的大道,此世之恶的起点。”人类凶狠地咀嚼着色泽鲜艳的面条,sans意识到自己可能没办法把叉子完整地拿回来了。“封印?结界?不仅仅针对于种族,所谓的概念限定并不可靠……”


体验过papyrus意面的怪物不少,但能把人类(机器人?)吃醉可是新发现。Frisk的话语颠三倒四,现在更是换成了某种sans根本听不懂的语言……总之,意面的总量在减少,没有比这更好的消息了。


“你看到了?”骷髅从那些破碎的词句里发现了些令骨在意的东西?“结界?LOVE?限定?恶?”


“所以杀杀杀就能变强完全是扯淡啊!我们这是个靠谱的星球不是RPG MAKER 捏出来的世界好吗?”人类撂了盘子,发出悲愤的声音:“凭啥杀了百多人就可以对付审查官啊!凭啥智慧生命的死能造出那种东西啊!这么折腾下去所有低烈度战争都得变成养蛊现场……到底是哪来的力量啊……”


用力抹掉(严格来说是抹匀)脸上的酱汁,审查官把还剩三分之二的叉子放在空空的餐盘上,然后,倒了下去。



Fear sauce怕酱

是点图!这里就不一一艾特了

私心fs呜呜呜呜呜呜呜

是点图!这里就不一一艾特了

私心fs呜呜呜呜呜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