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apysans

35万浏览    1221参与
咕叽

睡眠不足

预警

1.underfell帕衫

2.主要是一点日常然后后半有一点小破车,不很多

3.语言有点粗俗

4.喜闻乐见的欺负fell!sans环节,迫害他好爽!

5.性格方面有点私设感觉,可能会雷到

6.车部分评论区见,密码underfell

7.(链接复制到浏览器打开,直接在老福特打不开的!!!)

Sans在早上六点被闹铃吵醒。他直挺挺坐起来,睡眠不足带来的头痛欲裂险些使他一拳把那铃铃响的玩意儿打碎。他黑着脸忍了又忍,好不容易稍微平复了心情,然后粗暴地摁灭了手机。

往常这时候他肯定还睡得不省人事,然后过一会儿等到papyrus过来砸他的门,他才会慢悠悠爬起来刺激papyrus两句...

预警

1.underfell帕衫

2.主要是一点日常然后后半有一点小破车,不很多

3.语言有点粗俗

4.喜闻乐见的欺负fell!sans环节,迫害他好爽!

5.性格方面有点私设感觉,可能会雷到

6.车部分评论区见,密码underfell

7.(链接复制到浏览器打开,直接在老福特打不开的!!!)

Sans在早上六点被闹铃吵醒。他直挺挺坐起来,睡眠不足带来的头痛欲裂险些使他一拳把那铃铃响的玩意儿打碎。他黑着脸忍了又忍,好不容易稍微平复了心情,然后粗暴地摁灭了手机。

往常这时候他肯定还睡得不省人事,然后过一会儿等到papyrus过来砸他的门,他才会慢悠悠爬起来刺激papyrus两句,然后懒懒散散起床——哦,有时候或许是被自己暴躁的弟弟拎起来。

可papyrus发明了整他的好办法。自从上次他抓到自己偷懒一口气操得自己服了软以后,papyrus就跟找到什么小妙招似的,觉得这招屡试不爽。

被抓到赖床在当时是没什么,papyrus现在都懒得骂他,只会阴沉着脸过来通知他一句。要问通知什么?呵,谁也想不到——只要他稍微迟一点起床,papyrus就会在那天晚上把他操一顿。

一旦赖床被抓,那一整天sans都会焦躁难安。天天挨操,就是铁打的也受不住。晚上的惩罚已是板上钉钉,看着日头东起西落简直就像在等待缓刑。今天是他第一个整整一周没有赖床的时间,sans觉得自己困到爆炸,看什么都不顺眼。

他推开房门,发现papyrus正穿着条滑稽的小猫围裙做早餐。那是那孩子送的,虽然papyrus不肯承认,但sans看得出来他其实对这礼物喜欢得很。

口是心非的家伙。

他草草洗漱完坐在餐桌旁,papyrus面无表情地把做好的早饭放在他面前。上面还有个爱心型的蛋。Sans觉着他这种地方还是很可爱的,忍不住窃笑几声,被不明所以的papyrus凶狠地瞪了几眼。

吃完早饭,sans又困了,他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恍惚间甚至觉得墙角扭曲起来。他拍拍额头清醒清醒,摇摇晃晃地向外走去。papyrus在他身后欲言又止,他没看见,自顾自出了家门。

他在哨岗里昏昏然熬着,寒冷的风吹得他紧紧身上外套,然后开始打盹。如果他这时候神智清楚点,就会想起来没有皮肤的骷髅在正常情况下是不会觉得冷的。

他睡得越来越深,时间也不知不觉过去。到了傍晚,他还在那里趴着,连papyrus到了他旁边都没有察觉。于是那高大的凶恶骷髅打算好好数落他一顿。

他被一把拎起来时,却仍然无声无息地垂着头。他的弟弟摇晃了几下他那看上去散了架、咔啦咔啦直响的躯体,见他还是没有反应,便试探性地摸了摸额头。于是那骷髅立即被那没有预料到的高温吓得不轻。

Sans醒来时,一时分不清自己正处于何时何地。他的眼前一片深红。眨着眼睛聚焦了许久,终于分辨出自己正躺于papyrus床上。

他试着张张喉咙,发现那里疼得不行,也发不出声音。

操,这是怎么了?

他翻身下床准备问问papyrus。刚有动作,突然好像有钉子捶进了他脑子里似的,那一瞬间头部剧烈的眩晕和疼痛让他眼前发黑。

他一下子瘫软下来,倒在床边。

门口传来盘子打碎的声音,随即,他被举着胳肢窝放回了床上。嗡嗡耳鸣之间,他听见papyrus骂他的声音。

“你这个蠢东西难道连躺在床上不动都做不到吗?!”

呃,这是怎么了?他无声地动着嘴。

Papyrus不知怎么看懂了,语气暴躁地解释道:“Alphys说你病了。”

“原因是他妈的睡眠不足?你一天天睡得还不够多?”

Sans得意地看着他,眼睛里在说“说了别他妈烦我睡觉”。

Papyrus伸出手想敲他,他立马一躲,但papyrus也没把手落下来。

“怎么,怕一不小心打死了?”sans用气音勉强拼成一句话。

Papyrus一时无言以对。他懒得和病人计较,转过头收拾了一下刚刚打碎的杯子,重新倒了药过来往sans嘴里灌。Sans被他粗暴的动作弄得半死,一边呛咳一边吞咽,估计喝了能有一半不错了。

嘴里的怪味简直恶心到没边了,sans一边捂着嘴一边瞪papyrus,忍住干呕的冲动躺了回去,用被子盖住了头。

现在,让老子睡觉。

Papyrus看懂了他的动作,强忍着怒火关了门走出卧室。门后立即传来拉破风箱似的笑声,然后就是剧烈的咳嗽和掺杂其中的咒骂声。

蠢货。

Papyrus坐在沙发上气得青筋绽出。等sans病好了,他非得把这蠢东西搞得再也笑不出来不可。

Sans在这几天频频作死,papyrus对此冷静得出奇。除了第一天有点失态以外,后面几天都“无趣到没有挑衅意义”。

到第四天,sans终于康复了。其实他在前一天还有点虚弱的时候就有点不祥的预感了。Papyrus那样子明摆着要秋后算账,而这种怒气已经攒了三天。

他的预感是正确的,papyrus转进来,递上最后一份药。他看着sans难得规规矩矩地喝了一整杯药,一滴都没有洒出来之后,露出了一个不符合他性格的和煦微笑。

他俯下身对着僵硬的sans说:

“瞧瞧,你的身体好像康复了?这真是个好消息是吧?”


湖中木
同样是委托イガイガ老师画的内容...

同样是委托イガイガ老师画的内容!(虽然很久之前截了图但忘记发)


推文内容:

#comissions 手套各分一只的兄弟。


推文评论:

“把手套分给忘到脑后的哥哥,我的弟弟实在是太棒了,不是吗?”

是像这样洋洋得意的衫斯,和害羞的弟弟。


同样是委托イガイガ老师画的内容!(虽然很久之前截了图但忘记发)


推文内容:

#comissions 手套各分一只的兄弟。


推文评论:

“把手套分给忘到脑后的哥哥,我的弟弟实在是太棒了,不是吗?”

是像这样洋洋得意的衫斯,和害羞的弟弟。




o.m.a在画了真的在画了

最后收拾点破烂鱼 人懒没有过节的习惯 

p1是尝试画风封印 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被一眼认出来(扶额)

最后收拾点破烂鱼 人懒没有过节的习惯 

p1是尝试画风封印 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被一眼认出来(扶额)

4.435

【蜂蜜番茄】半夜不要吃东西

紧扣不住节日主题速摸了一篇,争做六一划水人。想不出标题


WARNING!skeleton preg描写。

相声对话。人物大小写区分。


*


早上PAPYRUS在厨房中施展身手。上午十点左右,他将沙发上的试餐员摇醒。试餐员——Sans被放到桌前,任凭被兄弟系上餐巾,闭上眼睛缓神:“兄弟,其实…呃,我没什么胃口。”


PAPYRUS点点头,拿起调料瓶,“我懂了,善解骨意的PAPYRUS再帮你加点番茄酱。”


“不是…Papy,我——”


调料瓶尖嘴发出气体挤压声。语句后部分音调扭曲,及时被Sans用手捂住。他在干呕,没吐出什么,但声音足够令骨...

紧扣不住节日主题速摸了一篇,争做六一划水人。想不出标题


WARNING!skeleton preg描写。

相声对话。人物大小写区分。






*


早上PAPYRUS在厨房中施展身手。上午十点左右,他将沙发上的试餐员摇醒。试餐员——Sans被放到桌前,任凭被兄弟系上餐巾,闭上眼睛缓神:“兄弟,其实…呃,我没什么胃口。”


PAPYRUS点点头,拿起调料瓶,“我懂了,善解骨意的PAPYRUS再帮你加点番茄酱。”


“不是…Papy,我——”


调料瓶尖嘴发出气体挤压声。语句后部分音调扭曲,及时被Sans用手捂住。他在干呕,没吐出什么,但声音足够令骨怀疑。


他兄弟果然问,“你怎么搞的,Sans,吃坏什么东西了吗?”


说这话时,桌上意面很贴切的红中透黑,味道不可名状。


Sans:……


Sans:“哈,我记不得了。”


PAPYRUS抱起双肘,语气像他兄弟的妈。


“记不得!你今天真的奇怪,Sans,你看看你,脸色白得像纸。”


Sans摊手,笑道,“不,兄弟,我本来就白得像纸…别那种表情,我想我可能——呕。”


比刚才还要严重的面部扭曲,按道理骷髅做不出这么多表情。PAPYRUS这下挠挠脑袋,“呃,你还好吗Sans?”


“我——嗝,很,很好。”


PAPYRUS帮兄弟想了个原因。


“我就知道!你不该熬夜看电视。”


Sans扶额,发出笑声:“……不,PAPYRUS,和电视无关,我确实不舒服,也许是昨天晚餐沙拉里掺了蜂蜜。想想就很噁。”


“原来是这样。”他兄弟点头,“你什么时候开始的吃东西加蜂蜜?”


他还想问什么。话音刚落,门铃声响起拯救这尴尬的处境。PAPYRUS转而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烟雾缭绕的骷髅。




*


papyrus:“哈喽,朋友。”


PAPYRUS在围裙上擦干手,“哇咿!我还以为又是保险推销哩,快进来!还从没看见你这么早来这里做客。”


他一如既往热情:“不过另一个我,你真会挑时间!快点尝尝伟大的PAPYRUS主厨的杰作,这可是一份殊荣。”


PAPYRUS跑去厨房准备。来者走进客厅。


他惬意地冲Sans眨眼睛,“早上好呀。”


后者忍不住皱眉,抬起眼,“把烟掐了伙计,味道恶心到骨子里了。”


高大骷髅打量,“你脸色不太好。”


Sans说,“你来干什么。”


papyrus说,“前几天我的烟盒落在你卧室。”


Sans说,“什么烂理由?就不能再买一包吗。”


他叹息,“这不一样的,Sans,那包烟是我在垃圾场捡到,是地面上的烟, 男人的浪漫。”


Sans无言,同时叉子卷起意面向嘴里送,“你真是——”


话到半截,并不存在的胃袋仿佛被捏住,急剧收缩。他没吃什么,热流混着食物涌起逼他眼睛湿润的捂住嘴,银叉清脆滑落在桌上。


papyrus见矮骷髅肩膀耸起,不再纠结香烟问题,道,“?你怎么了。”


没有回答,大约半分钟。papyrus先用疑惑打量他,随着时间流逝,那目光从恍然大悟滑向不可思议,香烟从嘴前掉落。


很懂的骷髅俯下身,在Sans不存在的耳侧,放低声音,“不是吧甜心,你该不会…”


“papyrus,闭上你的嘴。”Sans打断同时严峻地捂住他的嘴,“我知道你肮脏的想法。”


“我还什么都没说。”papyrus无辜,“哎,骷髅又没有性别,Sans,是你该告诉我前几天不是你的安全期。”


他轻快道,“肯定是我的,对吧。”


Sans左眼亮起,“你再敢说。”


他男朋友识时务安静,只留微笑。


Sans说,“让你失望了,伙计,骷髅没办法怀孕。”


他重新捡起叉子,尽量佯装相安无事地叉起半截香肠,手颤得怎么都送不进口中。半晌。


矮骷髅放下餐具,“操。papyrus。”


他叹息,低声说,“那天你怎么敢内丨射我?我明明提醒过你…这事绝不能让我兄弟知道。”


“已经多久了?”


“我怎么知道?”


对方露出抱有歉意的神情,“我不是故意要内丨射你,Sans,我真没想到你能怀孕——”


他音量不高。天不遂骨愿。盘子摔碎在地发出声音,是PAPYRUS刚从厨房走出,无意间捕捉这荒诞的对话。太惨烈了。


“你们再说什么!?”骷髅下巴差点随着盘子碎在地上,完美符合墨菲定律。


papyrus:“呃,我们再说你的厨艺太好啦。”


“真的?谢谢你!”下一秒钟,他严肃道,“不,我听到的才不是这个,究竟怎么回事!”


Sans:……


他说:“嘿,不是你想的那样,兄弟,我——”


未想,PAPYRUS严肃变为莫名其妙的紧张:“什么不是我想的那样。等等,看你的表情…”


他深吸一口气,“难-难道是我的吗Sans?”


Sans:?


papyrus:?


Sans忍住胃中翻腾,一时不知道该吐还是该吐槽,“…你在说什么兄弟?什么是不是你的。”


PAPYRUS:“我在说小孩的事情。”


Sans很有耐心:“大概率不是。Papy,你想想,我们有做过什么会产生小孩的事情吗?”


PAPYRUS随即想了想,竖起不存在的眉毛,“当然!…我早就提醒过你,Sans!晚安吻很危险!可你就是不听。”


Sans松了口气,“不,和那倒没关系……等下,谁告诉你晚安吻会怀孕。”


PAPYRUS看向另一个自己:“当然是他的兄弟。当然,我也这么觉得。”


papyrus:?


PAPYRUS再次严肃,“不是我的,那是谁的。”


papyrus:*咳嗽*


Sans适时提醒:“好啦,兄弟,是谁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记得你今天还有特训。”


这话令置身事外的骷髅猛然想起,他作为卫队少先队员,平日里还要系红围巾。


PAPYRUS一拍脑门道:“没错,Undyne还在等着我!专业的PAPYRUS绝不会迟到一秒钟。”


“好吧Sans!”他继续说,“捏嘿嘿!今天我就勉为其难的放你一天假,让你处理什么“怀孕”的事情。”





*

PAPYRUS关上门后第一秒,矮骷髅脸色难看得像钢板,微笑仿佛奶油融化的纸杯蛋糕。


罪魁祸首顺手摸出一支烟,想了想没点燃它,“你怎么样?”


Sans:“我想锤你。哎,算了我懒得。”他无奈道,“papyrus,看来咱们得去一趟Alphys那里。”


papyrus盯着他,“你想干嘛?”


“当然是解决问题,”Sans也盯着他,“怎么,你想留下它?”


他男朋友沉默一刻,“可以吗。”


盯着那张与自家兄弟极为相似的脸,Sans一时不知怎么回答,至少,他没想过papyrus会这么说。


他声音不住带上疲惫,道:“先去Alphys那里。”


“走捷径吗。”高大骷髅问。


“当然——是用腿走,”Sans嘲讽,“谢谢你papyrus,你的小孩让我现在没多余魔法走捷径了。”


papyrus思量:“其实我更想要个女儿。”


Sans:“你倒想。骷髅没有性别。”





*

他们到达实验室时,科研人员吸溜面条,满屋子香精味道令吐意疯狂席卷上骷髅整个身体。Sans手没法揣在兜中,他必须捂着嘴免得吐出来。papyrus及时捋捋他的脊椎。


听见干呕声,Alphys转身。她尴尬地放下泡面盒,说道,“哦,我-我都听说了!”


Sans瞳孔瞬间消失,两秒钟后问道:“谁给你说的?”


Alphys脸红着:“PAPYRUS集合迟到,他告诉Undyne,‘Sans怀孕了,所以我才晚了点!’”


“然后呢?”他说,“他还说什么了吗?”


“没有了。”Alphys安慰道,“放心Sans,保守估计,现-现在只有二十个怪物知道这事。而前王后正在准备庆祝派……”


她捂住嘴。


papyrus:“?多出的十五个怎么回事。”


科研龙员解释同时看向别处,“呃,呃…好吧,你知道的,Undyne的嗓门有点大。”


她摩拳擦掌,保证道,“别担心,你来之前我就准备好了…我马上为你检查!”


在真实验室冰冷的床上,她将骷髅衣服撩起,超声波诊疗仪器探测那颗微微瑟缩的灵魂——看起来可怜兮兮,前几天才使用过,闻起来像蜂蜜。


Alphys神情渐渐凝重。


papyrus的神情随着她变化,“怎么了,有问题吗?”


Alphys盯着屏幕若有所思,“…没有问题。”


他松了口气。


Alphys说出后半句话,“也没有孩子。”


papyrus&Sans:?


Alphys再次确认:“真的没有。哎,我知道年轻人对这事情着急,可……”


“也不是想有就能有,”她顿了顿,“你这是假反应,Sans。你要知道,你自己是个骷髅,不是想怀就能——”


骷髅坐起半身:“你可能理解错了,Alphys。我没想过,呃…怀孕什么的。”


Alphys不相信:“怎么会,动物世界看过吗?兔子妈妈假孕就这样。我想你应该是太在乎自己会不会怀上。或者……”她想了想,“或者你只是昨天宵夜吃得不干净。”


她面前那张骨脸霎时五彩斑斓,从青到白最终到蔚蓝。Sans看向男朋友,后者对他微笑。


papyrus拍拍他的肩膀,惋惜道:“抱歉,甜心。我从来不知道你的愿望。”


他跃跃欲试,“我会加油的。”


Sans握拳:“papyrus,之后一个月都不要来我家了。”




fin



做过太多次假孕了

比较雷,少些tag罢。


_蓝柒柒柒柒_
我……我赶上了…… 因为是赶的...

我……我赶上了……

因为是赶的所以可能会有bug

本来还有另外一张的,但是来不及画惹……

我……我赶上了……

因为是赶的所以可能会有bug

本来还有另外一张的,但是来不及画惹……

全废重症病患

原作者:ELI [http://eli-sin-g.tumblr.com] 请勿转出


儿童节吃太多糖会牙疼

原作者:ELI [http://eli-sin-g.tumblr.com] 请勿转出


儿童节吃太多糖会牙疼

全废重症病患

原作者:ELI [http://eli-sin-g.tumblr.com] 请勿转出


六一儿童节礼物 大家都是我的小宝贝

感恩Visionless甜心的图源!!

我有一阵子可以开心汉化了 么么么么么

原作者:ELI [http://eli-sin-g.tumblr.com] 请勿转出


六一儿童节礼物 大家都是我的小宝贝

感恩Visionless甜心的图源!!

我有一阵子可以开心汉化了 么么么么么

Tataki

那什么六一快乐

后面漫画梗来源于

我:妈——妈——

然后一个男孩子突然:哎!闺女

我???再次喊妈妈

然后他再次哎~👍🏻🙃 

【妈咪,沃想要六一礼物呜呜呜…】

那什么六一快乐

后面漫画梗来源于

我:妈——妈——

然后一个男孩子突然:哎!闺女

我???再次喊妈妈

然后他再次哎~👍🏻🙃 

【妈咪,沃想要六一礼物呜呜呜…】

o.m.a在画了真的在画了

正经图搞完了脑子里只剩h色废料了

都是黏黏糊糊的hell帕衫 狗狗帕和猫衫

黏人又芝士香味的大狗狗和啤酒味猫猫太可爱了(昏阙)

正经图搞完了脑子里只剩h色废料了

都是黏黏糊糊的hell帕衫 狗狗帕和猫衫

黏人又芝士香味的大狗狗和啤酒味猫猫太可爱了(昏阙)

ア ビ ス
是帕衫6.1贺图哒,原本只是想...

是帕衫6.1贺图哒,原本只是想画翻花绳什么的,画着画着就想加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进去()而且原本要画的东西也被删掉好多不愧是我,希望帕衫一直快乐!

是帕衫6.1贺图哒,原本只是想画翻花绳什么的,画着画着就想加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进去()而且原本要画的东西也被删掉好多不愧是我,希望帕衫一直快乐!

全废重症病患

原作者:ELI [http://eli-sin-g.tumblr.com] 请勿转出


miss me?

想不到我今天会更新吧,我也想不到。

原作者:ELI [http://eli-sin-g.tumblr.com] 请勿转出


miss me?

想不到我今天会更新吧,我也想不到。

下划线

【骨兄弟】C₆H₁₂O₆

化学式是从网上copy的,没学过化学我也不知道这是啥玩意

就,提前祝大家六一儿童节快乐吧,估计六一那天我在赶作业没得什么时间,趁着今天晚上睡不着赶紧写完发了。

果然六一就是要写帕帕,爽了(不过脑子的写作)嗷,私心带个cp tag(应该没什么大问题8

骨兄弟亲情变质警告,单纯吃兄弟情的可以不看后半段。

挺短的,1k6左右,就当看一乐吧(毕竟划水之作)

如果可以的话 ↓

——————————

似乎是很久之前,久到他几乎回忆不清发生过什么,久到那时,他和Sans还住在父亲的实验室里。模糊的印象中,那是一段很快乐的时光,那时的他还小,父亲也没有离开他们,去往那个很远的...

化学式是从网上copy的,没学过化学我也不知道这是啥玩意

就,提前祝大家六一儿童节快乐吧,估计六一那天我在赶作业没得什么时间,趁着今天晚上睡不着赶紧写完发了。

果然六一就是要写帕帕,爽了(不过脑子的写作)嗷,私心带个cp tag(应该没什么大问题8

骨兄弟亲情变质警告,单纯吃兄弟情的可以不看后半段。

挺短的,1k6左右,就当看一乐吧(毕竟划水之作)

如果可以的话 ↓

——————————

似乎是很久之前,久到他几乎回忆不清发生过什么,久到那时,他和Sans还住在父亲的实验室里。模糊的印象中,那是一段很快乐的时光,那时的他还小,父亲也没有离开他们,去往那个很远的地方。好像那个时候,父亲总是很忙碌,几乎不怎么陪伴他们,还总会把Sans叫去帮忙。但他相信父亲是喜欢他们的,他对情感这种事有着莫名的直觉,他能感受到父亲对他们的爱,只是对方不善表达。至少……他经常可以吃到父亲给的糖。 

那是一种液体的糖,被浅蓝的塑料纸包裹,他想,那种液体滑过口腔,留下的应该是冰凉且柔软的感觉,只是他感受不到。那种糖不太甜,可以说是他吃过的最不甜的糖,只是在从前的日子里,比起糖果,他还是更喜欢身边有两位至亲的陪伴。 

后来,父亲去旅游了,他和Sans就搬离了实验室。他本想和兄弟一起住在热域那边,那是离曾经最近的地方,但他从自己哥哥脸上的微表情看出来了,Sans不太喜欢这个地方。好吧,他这么想到,伟大的Papyrus也要为自己的兄弟着想呢! 

于是他们摆脱了曾经,定居在雪镇,便有了现在。 

然后是一段比较辛苦的故事,搬到新家后,Sans每天早出晚归,显得格外疲惫。他想了想,觉得大概是因为雪镇离热域太远了,才导致Sans这么累的。于是在某一天的早上,在Sans离开家后,他开始收拾屋子。扫地,擦地,洗衣服,除掉家门口的杂草。他觉得他应该为了自己的兄弟做这些,因为自己是乐于助怪的伟大的Papyrus。 

勤劳的骨往往运气都不会差,他在门口拔杂草时,小镇杂货店家的兔子小姐,分给了他一些糖果。他很少见到外面的怪物,支支吾吾地道谢,不过对方似乎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只是满脸疑惑地走了。他尝了其中的一颗糖,那颗糖很硬,但是似乎比他之前吃的液体糖要甜很多很多。他把这些归功于辛勤劳动后的回报,只是那颗硬糖,他不知道该怎样品尝,只能整个吞下去。 

然后在当天晚上,Sans回家后,迎接他的是一个开心的小骷髅和一个干净的家。 

“……发生什么了,Papyrus?”Sans似乎原本有别的话要问,但是改口了。 

“Sans!我今天得到了一些糖果,你也来尝尝吗?”他从口袋里掏出剩下的糖,全部塞给了对方。他很想和自己的哥哥一起分享自己的喜悦,以及更甜的糖。 

Sans却显得有些尴尬,略显生硬地接过那些糖,然后站在原地,说了句谢谢。 

老实说,Sans其实并没有料到Papyrus会给自己糖果,抛去糖的来历而言,他没有办法分析出自家兄弟的举动。他似乎没有什么理由收下这些糖——他甚至已经很久没有好好陪过Papyrus了。他忽然就很愧疚,自己忽视了这么久的弟弟,却在有了糖果时第一时间和自己分享……这个哥哥,他还是不称职了。他看着眼前的小骷髅,看着那天真无邪的笑脸,他的心头忽然产生了一种想法。 

如果他的骨生中还有光的话,那大概就是Papyrus了。而他现在能做的,就是确保这团光,一直无暇地活下去。 

…… 

“很少会见到你在派对上发呆呢,Pap。” 

一句话,把Papyrus从遥远的思绪中拉回来。 

“Sans,你还记得小时候,父亲给我们吃的那个液体糖吗?”Papyrus缓过神后,随手拿起一块蜘蛛小姐做的甜甜圈,和自己的兄弟叙起旧来。现在,对他而言,Sans已经不止是陪伴他成长的好兄弟了。在时间的催化下,陪伴发酵成为了爱,他不满足于他们现在的关系,想让他们之间的距离,变得更进一步。如果说爱是责任,是承担,那他已经完全确认自己对Sans的感情是“爱”,而不是“亲情”。他想,如果自己表白的话,对方八成会同意。他的直觉告诉他,Sans或许是在更久之前,大概两年左右,对自己就已经不是“亲情”了。 

现在,他只是在等一个机会。 

Sans挠了挠后脑勺,在他的印象中,那个所谓“液体糖”的东西应该只是普通的营养剂,不知道为什么在Pap的嘴里就变成了液体糖。不过如果是Papyrus的话,大概是能这么认为的吧。“记得啊,你还是个骷髅宝宝时,几乎每天都是吃那个度日的。”他觉得随便抛出一个话头,转移这个话题。 

果然,效果拔群。 

“Sans?我们离开实验室那会,我都已经10岁了,怎么能算是骷髅宝宝呢?伟大而勤劳的Papyrus可是在那会就帮你做家务了,你竟然说他是个宝宝?” 

“Well,骷髅kid,那我修改一下称呼好了。” 

“我已经是个成熟的骷髅了!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了Sans。”Papyrus颇显不满,他似乎很在意,Sans不把自己当作一个成年骷髅看待。 

可他明明已经是一个大骷髅了。 

Sans掏出了粉红色的梳子,在头顶轻轻刮了几下,这是他常用的整理思路的方法之一。在他的心里,还是希望Papyrus会像个小孩子那样,至少,能够不被这世间的黑暗沾染,依然是那缕明亮的光。 

可惜,他没有听懂光的弦外之音,不然就能发现,一直默默支撑他的好兄弟,已经亲情变质了。 

可惜,这一错过,就是下一个两年。 

…… 

次日清晨,Papyrus收到了Sans挂在他房间门把手上的成年礼,不透明的布袋并不能让他看见里面装了什么。 

于是他打开布袋,里面是蓝色的营养剂和一袋意面,他的过去和他们的未来。

——————————

订阅√ 废话一整年

首先,感谢您看完我写的上面那一堆连错字都没查,自己都没勇气看第二遍的深夜产物,您太了不起了!尤其是结尾那里,那句话我纠结了好久还是没有写出来我脑袋里的那个味道,您能看完,真的太棒了!

题目内化学式应该是葡萄糖的,至少我去搜glucose的时候,给我的是那个玩意。

帕帕真好啊,他真好啊,他是天使,没想到有一天写单人的时候我也能笑得仰卧起坐,他真好啊。

不过硬要说是单人也不严谨,我觉得我这个帕衫情节已经快呼出屏幕了,更像是在写cp文的时候着重描写了某个单人吧。

单人好难写啊,特别还是在吃cp的情况下

well,虽然今天写的部分只有几百字,但等我写完了回过神来时,还是发现自己从两点多(还是小姐妹的话提醒了我还有一个写了一半的文没写完)扣嗦到了四点,写糖可真是令人上头的事情呢。

(话说不会只有我一个人到现在才发现爬山群改名了吧

唔,要啰嗦的大概只有这些了吧,还有一些删减剧情和核心灵感什么的,再说下去估计又要是千字废话了吧。那就不太行了,今天太晚了,再废话下去怕不是像520那天那篇一样,发完了自己都不记得了。

就这样吧,祝您身体健康,并且早睡早起作息规律。

一个小号
八百年没画画了狂草一下 没细化...

八百年没画画了狂草一下

没细化,没后续

草 难看是真的难看.jpg

八百年没画画了狂草一下

没细化,没后续

草 难看是真的难看.jpg

malt咕寡老麦
原帕衫拟人注意 狂草注意 绑头...

原帕衫拟人注意

狂草注意

绑头发√

原帕衫拟人注意

狂草注意

绑头发√

4.435

搞联谊

WARNING!设定bug。搞笑为主,紧急短打。

审判组人类组六四分。福猹女孩设定,人鬼情未了。


*

某夜。两个AU间的怪物人类之间搞联谊。地点在Grillby's。进度过三分之一兴致正浓。受邀的两只懒骷髅在卡座上闲聊——他们在谈恋爱,只是没人知道,更可悲的,稍微了解的人都觉得他们是炮友。也许他们确实是也说不定。毕竟纵观两位相处时间,大多数不能细说。


聊着聊着,Papyrus靠近Sans,身体意欲靠上对方。后者适时将他推开。


“嘿,Papyrus,”他放低声音,“正常点,有人看着我们。”


Papyrus目光沉在他身上,“我没想靠你。我醉了,Sans,我坐...

WARNING!设定bug。搞笑为主,紧急短打。

审判组人类组六四分。福猹女孩设定,人鬼情未了。





*

某夜。两个AU间的怪物人类之间搞联谊。地点在Grillby's。进度过三分之一兴致正浓。受邀的两只懒骷髅在卡座上闲聊——他们在谈恋爱,只是没人知道,更可悲的,稍微了解的人都觉得他们是炮友。也许他们确实是也说不定。毕竟纵观两位相处时间,大多数不能细说。


聊着聊着,Papyrus靠近Sans,身体意欲靠上对方。后者适时将他推开。


“嘿,Papyrus,”他放低声音,“正常点,有人看着我们。”


Papyrus目光沉在他身上,“我没想靠你。我醉了,Sans,我坐不稳。”


矮骷髅挑眉骨,“可我看你只喝了点蜂蜜水。”


他说这话时,远处某个卡座的两只骷髅在喝汽水攀谈,他们先讨论Grillby's装潢油腻程度,兴头上开始攀比谁的兄弟更加懒惰。酒精是成熟的象征,卫队狗狗们在拼酒,盾牌和矛随意丢在墙角。右边Undyne醉醺醺搂上Alphys,挥手大叫“花仙子是真的!英雄不朽!”,任凭被搂着的科研人员羞得像红色信号灯。Grillby擦拭酒杯,摔碎在地的玻璃令酒吧老板无奈地加快手上速度……似乎没人注意到他们。


“没人会看这边,”Papyrus低声说,混着甜腻味道的呼吸仿佛荡漾在Sans的颧骨侧,“嘿,一个吻,可以不?”


“听起来不错,”Sans摇摇头,“可惜,你醉得忘记骷髅不能接吻,老兄。”


Papyrus盯着Sans看。“谁说不能?”他用食指骨压上自己颌骨,又以同样地方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挨上对方颌骨。Sans脸倏地发热,反扣住那只手。


Papyrus感觉气氛正好,“今天晚上……”


“你们好。”


某张面孔从人群中冒出,声音是人类女孩Frisk。Papyrus猛地抽回手,剧烈咳嗽起来。


不速之客莫名其妙,Frisk关心道:“你还好吗Papyrus?”


“呃,没什么。”Sans在旁替他回答。


矮骷髅顺势喝一口饮料,岔开话题,“看你的表情,发生什么好事了孩子。”


“我来向你们介绍我的新女友,她说她今天晚上会来,”女孩微笑,四处张望,“嘿!Chara。在这边。”


两骨一人目光向左看,半透明鬼魂听见声音后风筝般飘来。女孩,波波头,绿条纹T恤,红眼睛,抱着双肘。


“Frisk,我找了你半天。”


“抱歉。”Frisk微笑着尝试搂上那细腰,手穿过灵魂躯体,骄傲的鬼魂抱怨同时假装被搂住地向前挺身。


“你说你要介绍谁给我认识…又是骷髅?”




*

片刻间,Frisk拉着Sans去见Toriel叙旧。祝酒词过后,这位女士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停留。不属于这个AU的可怜骨坐在原处,百无聊赖打量旁边不忍过去插话的女孩。目光令Chara挑眉。


“哎呀,没见过鬼?”


Papyrus如实回答,“见过,不过红配绿的没有。”


“你们骷髅话都挺多。”


她目光流转。Papyrus拿出左口袋百奇包装盒,抽出一根代替万宝路含在嘴里。Chara视线止在零食。


“给我一根。”


“鬼也能吃巧克力?”


“我又不是猫狗。”Chara皱眉,醒醒鼻子,“做鬼多难,每天只能游荡在这吓吓小孩取乐。房子被拍卖,死了升不了天,还要眼睁睁每天看骷髅喝牛奶,吃零食。”


“那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Frisk多可爱啊。”她说,“做鬼也能享受。生前没享受过爱情,死后享受也不错。”


Papyrus如鲠在喉,于心不忍抽出一根递给她,饼干透过鬼魂手指摔成两半。


Chara沉思,“你可以找Grillby烧给我。”





*

“要跳舞吗,”Frisk眼睛明亮,同样亮晶晶的还有唇端润红唇蜜,邀请道,“快来跳舞Chara,我们好久都没有跳舞了。”


“我们前天才跳过,就在你家客厅。”Chara提醒,脸颊红润。她又道:“不过你再叫一次我的名字,我就勉强愿意和你跳。”


Sans抽身,转头发现Papyrus正独自一骨向威士忌里挤蜂蜜。什么品味。舞池中正在播放抒情摇滚。Frisk再次忘记鬼魂没有实体,后者只好再次很配合地假装被拉过去。离开之前冲Papyrus摆摆手。


“你就羡慕吧,朋友。”


热恋中三天都像一年。Papyrus啜饮酒液,盯着身姿轻盈的女孩们。当然不止这对,舞池里千奇百怪的情侣们胶黏如硬币两面,毫无顾忌将气息推搡在唇齿间,报复般精力旺盛地,将爱欲铺满每一寸酒吧中的黑夜。Sans看向自家兄弟那边,唯二一处似乎与爱情无关的地方,后者和Papyrus兄弟谈论圣诞老人身高问题。


Sans回到卡座,撑着脸,“这里真有够火热的。”


Papyrus盯着他。与其他对比起来,他们关系是简洁的线。这句话意思是,比起“L”开头的某词更多是“S”开头。格格不入。Papyrus折断戒烟零食,下意识去摸烟盒。


“我想没人会看我们了,大家都在接吻。”


他说完才发觉这句话多像抱怨。


Sans发出笑声,用常用的狡猾小计谋逃避问题。他兄弟会被气得跺脚,大喊SANS!你究竟有没有在听我讲话?然后,他讲两个百试不爽的双关转移注意力。可惜这位精明很多的Papyrus早就看穿,他等待笑声结束。Sans继续说: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伙计。”


据Papyrus回忆。第一次见面会与今天极为相似。两个时间线的科研人员们呕心沥血,提取决心的实验中偶然发明出打破平行宇宙墙壁的巧妙仪器。印象深刻,他兄弟那天惊叹三遍这里Undyne猛得可以。Sans和Papyrus第一次见面互留下电话号码。


“你给我留的是智障婴儿热线。”Papyrus说。


“嘿,你的也够损,二次增高咨询中心。”


“其实我没打过去。”Papyrus喝下一杯,“我了解你不会随便留电话给怪物。你在意的骷髅只有你兄弟。”


“你又何尝不是呢,”Sans闲适地靠上卡座,“所以我也没打过去。”他说,“哎,不过现在不同了。我也在意你,伙计,即使我不仅仅在意你。”


Papyrus准备点一支烟。“该死…有些时候咱们真是——你说什么?”


他放下烟,震惊还没来得及烧红颧骨。下一刻,突如其来的魔法控制扯住他的灵魂向前拖,距离粗暴地陡然拉近。对方略带戏谑的狎笑被扩大近一倍。


“你没听清?我说你确实是个智障婴儿。”


魔法心脏砰砰直跳,重力仿佛在此刻失去效力,“——Sans。”


“Papyrus,你还想我说什么?”


Papyrus不再假装绅士,他从来就不是一个。他捧住那张骨脸,发疯地吻上。果冻般荧光色的舌头看起来很甜,交缠在一起。然后他恶劣地将那条蓝舌用指骨夹住拉出一截舔舐。


矮骷髅气息稍微紊乱,“你还是这么变态。”


“提前走吗?”Papyrus闭上一只眼睛,“去我家。”


Chara说:“看吧,我早给你说过他们是炮友。”


对话打断他们。两骨愣住,看向卡座前。是Frisk和Chara刚从舞池出来。


“老天…我都看到了些什么。Sans,我这辈子都忘不掉了。”Frisk一脸惶恐,不知从哪开始评价。“原来骷髅真能接吻?这画面值得让我带进坟墓。”


“不止接吻,”鬼魂专业地抚摸下巴,“我猜他们今夜远远不止接吻。”





Fin


漂亮女孩涂唇蜜,我好爱。

🍯🍅搞地下恋情,我好爱。

写不出来,我好恨。


威士忌加蜂蜜不能预防新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