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pepa

8144浏览    158参与
帕娜_Pana

有Pepa同好吗 (魔法满屋里的)

创了个交流群

喜欢pepa的都可以进来✨✨
[图片]

创了个交流群

喜欢pepa的都可以进来✨✨

国服第一熊
魔法没了,但是安东尼奥只解锁了...

魔法没了,但是安东尼奥只解锁了两天

魔法没了,但是安东尼奥只解锁了两天

半安_
咱就是说我不是在画Pepa的路...

咱就是说我不是在画Pepa的路上就是已经画了

咱就是说我不是在画Pepa的路上就是已经画了

warbler白神.
我带着我的儿童画来了!

我带着我的儿童画来了!

我带着我的儿童画来了!

susu🦋⏳🍪💪

【搬运/翻译】三小孩吵架不可开交,Abuela霸气处理烂摊子 (Part2)(twitter: @paper_machette)(未完待续)


Part1: 可怜Bruno好心办坏事,青春期Pepa雷电交加 → https://susu019965.lofter.com/post/4c30178a_2b464acb7 


翻译(Part2):

Abuela: 孩子们!你们这是怎么了?...


【搬运/翻译】三小孩吵架不可开交,Abuela霸气处理烂摊子 (Part2)(twitter: @paper_machette)(未完待续)


Part1: 可怜Bruno好心办坏事,青春期Pepa雷电交加 → https://susu019965.lofter.com/post/4c30178a_2b464acb7 


翻译(Part2):

Abuela: 孩子们!你们这是怎么了?

             哦我的天呐!看看这儿一团糟!


Abuela: Pepa求求你,让自己保持冷静,你不再是个孩子了!

Pepa,你去哪儿?(Pepa抽泣着跑开)


Abuela: Julieta,去看看你妹妹。

Julieta: 别担心,妈妈。我会处理好的。


Abuela: 唉~ Bruno,是你干的吗?

我告诉过你,不要用你的天赋伤害这个家。

Brunito,你知道你可以把你的天赋用在更有用的地方。你现在回你的房间去吧,我来处理这场闹剧。

Bruno:   对不起,妈妈。对不……


未完待续

p.s. Brunito大概是Bruno的昵称吧。






susu🦋⏳🍪💪
【搬运】可爱三小只~(twit...

【搬运】可爱三小只~(twitter: @ihane_623)

【搬运】可爱三小只~(twitter: @ihane_623)

阿盖和她的猫

【全员向】Everybody's Talking About Bruno

Summary:在童话故事的结尾,躲藏许久的先知终于重新走出阴影、走入他的家庭中。没有一个人知道,其实早在这之前就已经有人遇到他了。

全文6K7,全员向,合家欢,一种针对Bruno的hurt/comfort,非常多第二代贴贴,因为我爱三胞胎。还有少许Isa&Mirabel的姐妹情提及,外加Bruno&Dolores的意外互动,因为我觉得他们就是这样的。


距离Casita的重建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之久。Madrigal们的生活又回归了正常,他们仍然在为Encanto的安定生活做贡献,不过这一次总有人会在他们身旁,适当地提醒他们赶紧休息。每一个人都接受了有Bruno存在的生...

Summary:在童话故事的结尾,躲藏许久的先知终于重新走出阴影、走入他的家庭中。没有一个人知道,其实早在这之前就已经有人遇到他了。

全文6K7,全员向,合家欢,一种针对Bruno的hurt/comfort,非常多第二代贴贴,因为我爱三胞胎。还有少许Isa&Mirabel的姐妹情提及,外加Bruno&Dolores的意外互动,因为我觉得他们就是这样的。



距离Casita的重建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之久。Madrigal们的生活又回归了正常,他们仍然在为Encanto的安定生活做贡献,不过这一次总有人会在他们身旁,适当地提醒他们赶紧休息。每一个人都接受了有Bruno存在的生活。


稍微大一点的孩子,例如Isabela和Dolores,很快就想起了他们和Bruno舅舅度过的那些时光。她们当时会坐在他的膝头,以孩童的、纯粹的勇气,纠缠着他为她们看看未来。当然了,Bruno并不会冒这个风险,他只是编造一些可爱的小谎言,例如“今天下午你会——吃到糖果!”来搪塞这两个年纪相仿的小姑娘,然后在她们离开后立刻跑去找他的姐姐,祈求Julieta帮忙圆谎。现在她们仍旧这样,只是更成熟了一些。


Isabela满怀热情地研究着植物杂交,很快就在她的窗台外种出了蓝绿色的玫瑰。有一个晚上她轻轻敲响Bruno的房间,手里捧着一盆长相古怪而可爱的仙人掌。“送给你。”她对着Bruno微笑,身上穿着的裙子显然出自Mirabel的手笔,针脚紧密而漂亮,花纹繁杂地绣出种种不同的热带植物。


“我想在没有了那些老鼠后,你会想要有个什么东西去照顾。”


Isabela并没有说错。搬回Casita之后Bruno还是不情愿地和他的老鼠朋友们说了再见。住在餐厅背后的小角落时用Julieta的小甜饼偷偷喂饱自己以及自己的啮齿类朋友是一回事儿,明目张胆地用自己姐姐的神迹食物养它们又是另一回事了。现在那些老鼠们全部住进Antonio的房间,在某一个角落兴高采烈地生活着,叽叽喳喳地讨论只有Antonio才懂得的秘密。


Camilo似乎对于自己当时表演的那首歌感到格外道歉,时常十分努力地逗Bruno高兴,直到他发现Bruno根本就没有生过他的气。“听着,孩子,”Bruno疲倦地微笑着,有点被五秒内变了十个模样的Camilo给吓着了,或是被闪得眼花缭乱,总之——“我不怪你。你根本就没有见过我,而我知道我的名声在镇上是怎么样的……再说了,那是个很酷的演绎。你比我是个有天赋的演员,Camilo。”


Camilo确实没有见过Bruno,在最后那几年,Bruno鲜少离开自己的房间,年方五岁的Camilo和Mirabel都没有得到和他真正会面的机会。Isabela和Dolores出生的时候他还曾经扮演过临时照顾者角色,手忙脚乱地抱着两个婴儿试图把她们一起哄睡着;而等到Camilo和Mirabel出生的时候,他已经不愿意再出现在自己的家人面前了。躲藏在自己被风沙掩埋的洞穴里的那几年他甚至快要忘记了母亲以及姐姐的声音,反而是等他搬离到餐厅后面时才跟她们又有了更多的接触。


他透过那道小小的缝隙看着他的家人们一天天生活。他看到Isabela和Dolores在成长,敏锐地注意到Isabela越来越紧绷,Dolores越来越沉默。他看到Luisa从矮个子的小女孩成为全家最强壮的姑娘,看到她眉眼间偶尔闪过的疲惫。他看到Camilo笨手笨脚地用他自己的方式为身边的每一个人带来快乐,看到刚出生被接回家的Antonio的样子。他看到Mirabel每一次努力维持微笑的受伤的样子——他多希望自己能告诉她,她有一个爱她爱到愿意蜷缩在这个角落度过十年的舅舅。


他看到Julieta给予每一个人的一万个拥抱,这让他回想起他们自己的童年,那时Julieta也是这样真诚地爱着他身旁的每一个人,每当他的恐慌发作,或是Pepa字面意义上有一场情感暴风雨,来自Julieta带着食物香味的怀抱总能让Bruno和Pepa放松下来。他看着Pepa头上熟悉的乌云密布或缤纷彩虹,她和Felix在这么多年后依然如此相爱。在那些误会被婚礼上的风暴加深之前Felix对他一直很友善,而Bruno却失去告诉他们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比他要更支持他们结婚的机会。


他也看着自己的母亲肩膀越来越沉重,声音越来越严厉,蜡烛的火焰摇曳的次数逐渐增加,他忍不住地想她一定也已经精疲力尽,但夹杂在怜惜中也有他身为弃子的不被理解的委屈与愤怒。这个家庭里发生的一切事情Bruno都旁观过,但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


至少,Madrigal家的每一个人都以为彼此不知道Bruno的存在。Mirabel发现了他,Madrigal们乐于这么认为。从客观事实来讲,也确实是Mirabel真正地发现了他。但这并不代表在此之前就没有人或多或少地知道了Bruno的存在。


第一个在他躲藏后见到他的人是Pepa。那时Bruno还没储备好足够的生活物资,仍然在他认为家里没人时偷偷溜出来收集那些生活必需品,大到他的扶手椅,小到洗漱用品。这并不非常简单,尤其当家里有一个有着顺风耳天赋的孩子的时候。他做这些事情于是加倍小心谨慎,但他的姐姐仍然在一个下午和他误打误撞地见面了。


Pepa那天下午大概正从某个庆典活动上中途回来,穿着她在节日里向来爱穿的明黄色裙子,它能把她头发灿烂的颜色衬托得无比美丽。Bruno在听到她声响时已无处可逃,手里抓着自己的一包日用衣物,Pepa进门的那一刻脸上还带着心满意足的微笑,下一秒在看到失踪四个月的弟弟时头上就遍布乌云。


雷声隆隆炸响,Bruno习惯性地抬起手,想要帮他的姐姐驱赶走坏心情,接着意识到他就是坏心情存在的原因。Pepa盯着他,他恨不得缩小一百倍,然后在她不注意的时候溜走。


“你为什么回来了?”Pepa直白地问道。一道闪电亮起。


“我回来——拿我的东西。”他举起手上的东西,苍白地解释道。


“所以你还是要走吗?”Pepa又问。她想装着冷静,但这根本不可能。Bruno被宣布失踪的那个晚上她和Julieta一夜未睡,并且她们知道她们的母亲也同样。她们一遍遍地回想着这一路出错的所有事情,她们瘦弱的、尽心尽力的、心软好说话的弟弟究竟在哪一个时刻下定决心离开这个家庭?Abuela或许会被责任与压力掩盖双眼,但她的女儿们不会。


作为三胞胎,他们花了太多时间黏在一起。他们在同一天得到了他们的天赋,一起见证了彼此的第一次奇迹。是Bruno和Pepa第一次靠着Julieta的饼干消除了膝盖上泛红的伤口;是Julieta和Bruno第一次成功让Pepa头上冒着小雨的云朵转变成明媚的阳光;是Pepa和Julieta第一次充当了Bruno预言的聆听者。他们是如此地深爱彼此、深爱他们的母亲,直到魔法的存在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错位变形,只有Julieta一个人保持着她最初的样子,而Pepa因为坏心情需要被持续压抑变得更加神经质。


阳光必须要灿烂,天气必须要美好,在任何重大场合Pepa都必须在五秒内让自己的坏心情消失得无影无踪,她于是根本不敢想起弟弟的出走。Abuela不让她想起,她于是逐渐也放弃挣扎,直到这个下午她又一次在阳光下看见了弟弟的面孔。长久以来,Bruno总是戴着他的兜帽,或是干脆藏在他的山洞里不出来,Pepa甚至忘记了Bruno的眼睛会在光线下呈现出如此清澈的浅绿色。


这样的浅绿色似乎不可能是邪恶的。这样惊慌失措的表情似乎不可能是邪恶的。Pepa坚信这个,就像她坚信Madrigal们互相爱彼此一样。这让她无法接受Bruno离开的事实——她知道Bruno爱他们,她和Julieta曾无数次帮忙反驳那些在暗处生长的谣言,那么Bruno为什么要走呢?久而久之她几乎要被说服了,几乎相信了Bruno不爱这个家庭、不在乎他的家人,她头上的天气于是疯狂地变换着。


“……是的,我还是要走。”Bruno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他不想惊动她的姐姐,他知道他对于Mirabel的预言会吓到她,也知道她没办法一下子理解他离开的所有诱导因素。


乌云、闪电、雷声,接着是雨,雨点由小变大,越来越大,Pepa的妆花得一塌糊涂,头发湿淋淋的。Bruno看出自己的姐姐想要质问自己,也看出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Brunito。”Pepa很轻很轻地叹气,“为什么我们会变成这样呢?”她看着Bruno,Bruno也看着她,他们之间的距离根本不远,但感觉却永远碰不到彼此。曾经Pepa喊着Brunito,他的小名,祈求了整整一个下午,就为了让Bruno看看Felix会不会和她终成眷属。现在他们相对无言,做什么好像都多余,做什么好像都是错的。


为了打破这段距离,Bruno小心翼翼地抬起手,往前走了几步,然后轻轻地抱住了他的姐姐。


雨水落在他们两个人身下,停了片刻,那是Pepa头上因为这个拥抱出现了一星半点的彩虹。接着Bruno就放开了她。“我很抱歉……关于一切,但我必须要这样做,Pepa,请你记住我非常爱你和Julieta,比你们能想象到的还要多。”


“那为什么——”Pepa又开口,Bruno制止了她。他必须要制止她。“你不能再问下去了,Pepa,这对我们都没有好处。不要告诉任何人你今天见到了我,好吗?你知道家里人会怎么样的。”


他敏捷地从窗口翻了出去,错估了窗户的高度,重重地摔在了地上。Pepa担忧地从窗口探出头看了看他,Bruno带着勉强的微笑对她竖起一个大拇指。接着他披上自己的兜帽,消失在了层叠的树木中。Pepa当然不知道他过了二十分钟就又回到了Casita里,不知道他从未离去。她头上的暴雨又下了一会,然后她努力把坏心情推开,带着她耳旁灿烂的耳环回到了派对上。



第二个在他躲藏后遇见他的人是Julieta。这又是另一个意外了,他——换句话说,Hernando——正在执着不懈地修补每一天都开裂更多的Casita,从梯子上狼狈地摔了下来,手腕以一个可怕的姿势扭曲着,很快已经开始发红发肿。他知道他必须要想办法在伤口恶化前拿到Julieta的某种食物,于是他冒着险在晚饭前踮脚走进厨房。


这是一个全家人会在花园吃饭的天气,Bruno是清楚的。这几乎是一种家庭传统,并且随着家庭成员的增多,来帮忙的也越来越多。一开始,这个传统刚产生的时候,只是他们四个人坐在一起品尝Julieta新研究出的甜点。大家都短暂地把压力与职责放在身后,Pepa头上晴朗无云,Abuela会带着爱意注视着她的三个孩子,给他们讲与他们从未见过的父亲有关的事情,为他们哼唱那首他们的父亲为她写的情歌。后面多了Felix与Agustin的陪伴,于是他的两个姐姐会各自依偎在她们爱人的怀里。Isabela获得她的天赋后会为每个人带来最新鲜的鲜花,Dolores会为他们提供一点小小的八卦,等到Luisa得到天赋后,他们甚至不需要一起搬桌子椅子。


有时候他蜷缩在自己的扶手椅上时会想到这个传统。Isabela对于自己能力的掌控越来越好了,她大概可以变出几乎名贵的花种了。他怀念年轻的Isabela与Dolores扯着他衣角祈求一个属于她们的预言的样子。


当他偷偷溜进厨房时那里面确实没人。他自言自语了一句,感谢好运,下一秒端着空了的果汁壶的Julieta就走了进来,和他面面相觑。距离Mirabel的天赋仪式已经过去了两年半了——Julieta看上去就和以前一样温暖。她的黑发开始有掺杂其中的银灰色,Bruno却没有时间注意姐姐的变化,他们都吃惊得不知说什么好。


但这是Julieta。和Julieta相处时你永远不需要担心任何事情会出差错。这大概就是为什么Agustin如此深爱她——当她每一次都带着无限的耐心用最可口的食物解决他身上种种伤痕时,她在Agustin眼里显然带有天使一般的特质。诚实来讲,Julieta在每个人眼里都带有这种特质。在她母亲的眼里,她是最有责任感的大女儿;在她的弟弟和妹妹眼里,Julieta也是他们绝对的依靠。爱运作着Julieta所有的魔法,不管是Casita送给她的,还是她性格当中自己包含的魔法。


Bruno甚至不需要说话。当然,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并不觉得自己对不起他的母亲,但确实觉得他对不起他的两个姐姐,Julieta尤甚。如果说Pepa因为她自己不断变化的情绪而容易被影响,那么Julieta在保护他的立场上从未变动过。Julieta是一个战士,Bruno比谁都清楚。Julieta会无畏地保护所有有幸得到她的爱的人,但这样的爱已经不再属于Bruno了。


“……拿上这些再走。”Julieta看着他,转身打开橱柜,从里面拿出一盒被她储存好的糕点。Bruno发愣地看着她,任由她把这一盒装得满满的糕点塞进他怀里。


“你没有想要训斥的话吗?”Bruno问Julieta。“我知道我不辞而别已经很久了。”


“你还能告诉我什么呢?”Julieta苦笑了一下。“Brunito,什么也不要说……”她塞了一个糖果到Bruno嘴里,显然注意到了Bruno扭伤的手腕。“妈妈说你迷失了,但我觉得这对你来说或许是一件好事。有时候我会希望你还在这里,Mirabel或许会需要你的存在,但是……”她欲言又止,上前一步,几乎是以一个母亲的姿态抚摸着Bruno的头发与脸颊,“你在这里很痛苦。我和Pepa都知道,Pepa只是更加不愿意承认而已。这世上没有人能比我们更希望我们的小弟弟一直待在我们身边了……但我们更需要看到你的解脱。”


“妈妈会很伤心的。她不需要我的存在。”Bruno说,“你们都很爱她。为什么你还要这样支持我?”


“妈妈比谁都需要你的存在。”Julieta温柔地回答,眉毛皱在一起,似乎为这段对话感到由衷的痛苦。“我们没有人敢提起你的名字——那会让她心口发痛。Bruno,你要知道,有时候人们会身不由己地作出错误的决定。未来有一天也许你和妈妈能够和解,但在那之前,快走吧,拿上这包糕点。我不想看到她再一次指责你不爱这个家。”


Bruno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Julieta把他拉进自己的怀里,吻了吻他的额头。“我多想让你看到Mirabel现在的样子。她在成长路上一定需要你的陪伴,但是……”她叹息一般地暂停了自己的话。Bruno有一瞬间想要告诉她一切。关于Mirabel的预言,关于他离开的真相,但他还是闭上了自己的嘴巴。Julieta显然也同样地疲倦,哪怕关于Mirabel的预言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会引向最坏的结局,他仍然不想看到他姐姐的头发里有更多的灰白。



第三个见到他的人是Dolores。那已经是他躲藏的晚期了,距离他被Mirabel误打误撞地发现只有一年半多一点。Dolores在岁月的洗礼后已经成为了不折不扣的年轻姑娘,但她越来越安静。Mariano的诗歌像是闪电一般击中了她的心脏,但与此同时Isabela的笑容也让Mariano结结巴巴、手足无措。


她开始在深夜哭泣。她不能和Isabela争抢男人,她清楚这个。全家人都指望着看到Isabela的婚礼,她甚至不为此憎恨Isabela——同时是天赋与诅咒的礼物让她听见到Isabela每一个完美微笑背后的痛苦。Dolores的听力太过于敏感,以至于大部分时间她已经放弃了开口说话,不愿意给自己的耳朵添加更多的负担。更何况当她听见每一个人提到Mariano与Isabela时赞不绝口的语气时她都已经心如刀割。


只有在晚上的时候她能真正放松下来。全家人陷入睡眠,哪怕没有,他们也都在自己的房间里,Dolores于是不再能听见所有令人应接不暇的、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声音。她于是会在这个时候终于允许自己为她早衰的爱情而流泪。伴随着Mariano阅读情诗的声音,伴随着陷入安眠的Casita,她的眼泪滴落在衣领上、床单上。


她在空旷的Casita里游荡,想要去卫生间洗干净自己已经被眼泪糊成一团的脸颊,顺便让自己冷静下来。Bruno就是在那个时候和她遇到的。让人惊讶的是,哪怕和Bruno分别了将近十年,听到了无数与Bruno多么邪恶的有关的传闻,还在深更半夜看到他带着兜帽鬼鬼祟祟的样子,Dolores也保持着她一贯的好习惯:从不尖叫,只是从鼻腔里发出小小的“哼”声。


“是你。”Dolores愣了一会说。Bruno僵直在原地。他一般都等到这个时候清理他自己留下来的垃圾,绝对没有意料到他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自己的侄女之一。


“……是我。我很吓人。你快离开吧。”Bruno绝望地说。“但是请你不要叫,我只是偶然回来一下,绝对不是一直住在墙里。”


“我没有一直觉得你住在墙里。”Dolores困惑地回答。


“我也没说我一直住在墙里。”Bruno紧张地强调。


“好的?”Dolores困惑地点点头,声音里还有微弱的哭腔。


“好的!”Bruno毫无意义地又强调了一遍这个词,为了表示自己的重视,还重重地点了点头,接着意识到Dolores刚刚大概在哭。“……你哭了吗?”他小声问道。


Dolores的眼睛在黑暗里转动着。“是的。”她坦诚地回答道,“你的预言应验了。我的爱人会和别人订婚。”


“敲敲敲敲敲木头。请不要相信我的预言,Dolores——虽然我想大概你没有什么理由不相信。”Bruno做了个迷信的动作,这在十年里已经成为了他的强迫症。作为一个有预言能力的人来说,随便相信这些迷信仪式并不是件很有道理的事情,但既然它们在传说里能为一个人的家人们带来好运、驱走厄运,那么Bruno宁愿相信。


“我确实并没有那么相信别人的传言。”Dolores坦诚地说。“Bruno舅舅,我大概能推测出究竟发生了什么……很多人并不明白预言是怎么运作的。但这跟你给我的预言不同。Mariano确实要和Isabela订婚了,而我想我这辈子无法再爱上另一个人。”


“你能推测出这个?”Bruno惊异地问。他迟来地觉得感动。Dolores从小就是他更喜欢一点的那个侄女。当然了,他同等地爱着Isabela和Dolores,他只是更喜欢Dolores一点,因为他能看出在Isabela的光芒下Dolores离她离得那么近、又那么在别人眼里略显逊色。他甚至不想告诉Dolores她的预言,但她看懂了那块玉板上的指示。


“我能听到很多东西,舅舅。这个家庭从来没有从你的离开中恢复过。Abuela偶尔失眠,她会跟Abuelo Pedro讲起最近发生的事情,总会忍不住地提到你的名字。她想让你回来,但仍然在隐隐地生气。Julieta姨妈与我妈妈也在想念你。墙里的老鼠也在讨论你,出于什么原因,我不清楚。”她冷静地回答。


“那么你应该知道——我的预言很多时候被误会了,Dolores,千万不要相信它们。我的预言帮助不到这个家庭,更不该对你造成影响,无论这个Mariano是谁,他最后都会属于你的。”Bruno慌乱地说道。他有点想给Dolores一个拥抱,但清楚他们确实太过于生疏。


“也许吧。”Dolores叹了一口气,幽灵一般地望着Bruno。“你应该正大光明地回到家里看看。”她建议道,“情况会比你想象中的好很多。”


“也许有一天我会的。”Bruno回答。“Dolores……我很抱歉,关于那个预言。如果你仍然相信我身为先知的远见,那么……我给你我的祝福。来自你的舅舅Bruno,也来自Encanto唯一的先知的祝福。你会有美丽幸福的一生。”



Pepa,Julieta与Dolores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有关于她们和Bruno的会面。但三胞胎们又一次像童年那样,坐在同一张床上,讨论着Bruno缺席时他们错过的一切,并且送给了Bruno很多、很多来迟的拥抱与爱。Dolores呢?Dolores和Mariano的恋情愈发甜蜜,确实与Bruno祝福所说的一样,美丽而幸福。她甚至不需担心Mariano还爱着Isabela——Mariano本人的心脏在对她说话。每当他看向她时,她都能听见他如雷贯耳的心跳。


Madrigal们终于又坐在花园里吃晚饭了。Isabela兴致勃勃地介绍她研究出的新品种(她给它取名Mirabel,并发誓她会给家庭每一个成员都研究出一个以他们为名的植物,)Camilo坐在Isabela旁边,变成Mariano的样子逗自己的姐姐玩。Mirabel和Abuela相视而笑。这是属于她们的家庭。


在一片祥和的黄昏中,在一切都回归原位的幸福的恍惚之中,Dolores用一记肘击教训了Camilo,然后转过头来看着Bruno。


“Tio Bruno。”她对Bruno露出一个微笑,“现在镇上人人都在讨论Bruno了。”


而诚实来讲,我们都知道Bruno值得这个。


Fin.

清

【娘子】我emo了

不行不行,我写不下去了,我必须写篇小甜文重新捋一捋思路 @哈哈哈哈评论区我回来啦! 我重回日记体了!

时间线小说结尾,不包括番外

----------------------------------------------

1.

对于主哥事件这事,以我的角度来看,我应该幸灾乐祸(问号)?

主要是澜诀这还拍不拍的下去了?

如果拍不下去了,就知会一声,让我和顾依凉安个心啊

我此刻像极了静白师傅,被安陵容说拔我的舌头

我好emo


2.

我觉得我一定是最近和小陈王者打多了,中了农药

越看主哥这事越想上去给他一套王昭君的大招

这事情他好像还真不冤

老黄在...

不行不行,我写不下去了,我必须写篇小甜文重新捋一捋思路 @哈哈哈哈评论区我回来啦! 我重回日记体了!

时间线小说结尾,不包括番外

----------------------------------------------

1.

对于主哥事件这事,以我的角度来看,我应该幸灾乐祸(问号)?

主要是澜诀这还拍不拍的下去了?

如果拍不下去了,就知会一声,让我和顾依凉安个心啊

我此刻像极了静白师傅,被安陵容说拔我的舌头

我好emo


2.

我觉得我一定是最近和小陈王者打多了,中了农药

越看主哥这事越想上去给他一套王昭君的大招

这事情他好像还真不冤

老黄在哪?是他说这孩子不像会干这事的人的吧?是他说的吧?

我感觉我要emo死了


3.

我看都十二点了,顾依凉还没回来,他不会变成酒醉的蝴蝶浪迹天涯了吧

嗯.....囊样

emo


4.


顾依凉回来了

我的天,还真喝醉了

给他过点红伞伞白杆杆,

送他去躺板板吧

emo


5.

顾依凉拉着我的手,跟我说“微醺微醺,再喝一点点”

您以为你还在酒桌上呢?

被皮卡丘用十万伏特劈傻了吧

emo


6.

“我不喝了,你打电话让言言来接我.......”

你别提顾依凉喝醉还挺可爱的,脸白白嫩嫩的,挺好rua的

不emo


7.

算了,不跟醉鬼计较

醒了以后罚他十天不许上床就好了

半安_
看到b站弹幕上有人说Pepa姨...

看到b站弹幕上有人说Pepa姨妈像葛麻麻

一开始我没看出来,但毕竟是两个最喜欢的角色所以整了一个梦幻联动

(啊其实就是是互换造型)

无cp向

看到b站弹幕上有人说Pepa姨妈像葛麻麻

一开始我没看出来,但毕竟是两个最喜欢的角色所以整了一个梦幻联动

(啊其实就是是互换造型)

无cp向

susu🦋⏳🍪💪

【搬运/翻译】可怜Bruno好心办坏事,青春期Pepa雷电交加 (个人感觉这里Pepa略ooc) (Part1)

(twitter: @paper_machette)(未完待续)

翻译:

Pepa:    Bruno! 

            你跟我男朋友说了什么?!

Bruno:  嗯嗯……没说什么特别的……

Pepa:    ...

【搬运/翻译】可怜Bruno好心办坏事,青春期Pepa雷电交加 (个人感觉这里Pepa略ooc) (Part1)

(twitter: @paper_machette)(未完待续)

翻译:

Pepa:    Bruno! 

            你跟我男朋友说了什么?!

Bruno:  嗯嗯……没说什么特别的……

Pepa:    骗子!你向他展现了你那愚蠢又可怕的幻象!

 就是因为你!他……他甩了我!他告诉我说,我太反复无常了!

Bruno:  可是是他求我预言的。

我看他就是想找个理由结束掉这段关系。

他就是个人渣。所所所以……我觉得他甩了你对你来说也是件好事。

Pepa:    我讨厌你!

            你就是想让我的生活变得悲惨!

Bruno:  不是的!我发誓!对不起!对不起!

Julieta: Pepa住手!

Pepa:    我……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他……你就是个……诅咒……


未完待续


susu🦋⏳🍪💪
【乱涂】青年时期的Juliet...

【乱涂】青年时期的Julieta和Pepa在吵架,Bruno无助地站在中间

【乱涂】青年时期的Julieta和Pepa在吵架,Bruno无助地站在中间

97080渣

我会反复发一些美丽女人,谢谢

我会反复发一些美丽女人,谢谢

枫彧君

每个人都应该看魔法满屋

每个人都应该看魔法满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