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NP

3864浏览    34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2-22 11:07
青叶憔悴

堆积一些cy2相关……
p2是PNP
p3p4背后注意/////有触手/SCR向出没注意/////

有没有吸康组织鸭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现在渴望报团吸康呜呜呜呜呜呜看看我这个寂寞的小可怜(等等

堆积一些cy2相关……
p2是PNP
p3p4背后注意/////有触手/SCR向出没注意/////

有没有吸康组织鸭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现在渴望报团吸康呜呜呜呜呜呜看看我这个寂寞的小可怜(等等

军曹画不出好康男人不改名

pnp情头给👴🔒死!顺利赶在了情人节结束前画完真是辛苦了死线战士呢那就情人节快乐了(柠檬节

pnp情头给👴🔒死!顺利赶在了情人节结束前画完真是辛苦了死线战士呢那就情人节快乐了(柠檬节

好乐狄这货药不能停

画个PNP,最近流行的手放しタピオカ(∗❛ั∀❛ั∗)✧*。胸部大小可能是Neko的硬伤xx后面两p是自己拿游戏im修图的,痕迹蛮明显. ( • ̀ω•́ )✧ ​​​

画个PNP,最近流行的手放しタピオカ(∗❛ั∀❛ั∗)✧*。胸部大小可能是Neko的硬伤xx后面两p是自己拿游戏im修图的,痕迹蛮明显. ( • ̀ω•́ )✧ ​​​

凜冬CW

蠻久之前的塗鴉了
那陣子手感有點不穩定所以 (ry

蠻久之前的塗鴉了
那陣子手感有點不穩定所以 (ry

Black Hole

PNP | 漂流

※感觉快要非cp向了……写来耍废,是之前那个奇怪文字的扩写

※可能会有1.7的剧透

※我跑去骚扰kiva说这首歌很好听他回我谢谢呜呜呜呜呜(你好烦


叮。


从大街的这一头走到另一头,都让Aroma难以迈出第二步。她感觉自己的双腿被灌了某种密度极高的液体。

为了省电,喇叭君正缩在风衣的口袋里。

她虚弱地经过一家店的门前,那家店的玻璃橱窗上挂着日历,让她稍微回想起之前的日夜。她不记得自己是如何活过这一阵子,虽说她也在小时候经历过贫穷和苦难,但那时身边有姐姐Helena,至少她不是一个人。


——咦?

这是我的记忆吗?


不对,这是Helena和Noah...



※感觉快要非cp向了……写来耍废,是之前那个奇怪文字的扩写

※可能会有1.7的剧透

※我跑去骚扰kiva说这首歌很好听他回我谢谢呜呜呜呜呜(你好烦




叮。




从大街的这一头走到另一头,都让Aroma难以迈出第二步。她感觉自己的双腿被灌了某种密度极高的液体。

为了省电,喇叭君正缩在风衣的口袋里。

她虚弱地经过一家店的门前,那家店的玻璃橱窗上挂着日历,让她稍微回想起之前的日夜。她不记得自己是如何活过这一阵子,虽说她也在小时候经历过贫穷和苦难,但那时身边有姐姐Helena,至少她不是一个人。


——咦?

这是我的记忆吗?


不对,这是Helena和Noah「告诉」自己的记忆。Aroma不再去想,她已无法分清楚自己记得和记错的东西。越是被「告诉」自己与Node 03无关,越是控制不住地去「想起」那里的景色、那里的人的面孔,和那首歌谣的旋律与歌词。

在她破碎的记忆的一个豁口上,来自Node 03的女孩面对着镜子,一束光却遮掩了她的面容。


快想起来。

……快想起来。


在回忆的边缘难以捕捉的,这个身体的面容和歌谣。Aroma感觉到一阵稳压器失常的晕眩,在马路边蹲下身子,一阵风吹过去。




叮。




是风铃的声音。

下一秒是世界蒸发的沸腾声音——她如同漂流在海面上的浮木,下半身浸在水中,脚底是暗无天日的深层海水,头顶是灿烂明媚的广阔天空。

眼前的蔚蓝海岸线没有尽头。




她从梦境中惊醒,多亏天空突然落下雨来。

是啊,Node 08的天气系统总是很不稳定。




叮。




Aroma慢慢踱到第三象限,抬头望着天空。钢筋水泥森林遮住灰色的天空,在夹缝中间浮于空中的是A.R.C.的总部。——其实那不是天空,那是天气系统制造出来的“天空”的全息投影。

她知道那里有世界一流的科学技术,或许可以拯救她——但她不能那么做。她内心有一丝恐惧阻止着她前进,这丝恐惧如同电流一样突然经过全身,在脑海里模拟出尖叫的声音。恐惧而无力。

她把喇叭君放出来,小小的机器人便在她耳边叫着:“Aroma情绪低落,Aroma情绪低落。”

Aroma叹气,我知道。

她回想起Node 03在脑海里的模样。没有那么高的楼,不是钢铁色,而是低矮短促的小楼房。色彩斑斓,灯牌璀璨。人群拥挤之中,一种不知名的点心香味穿梭过人群的间隙。还有玻璃做的风铃,中间挂着玻璃弹珠,敲动四周,发出悦耳的声响。

她不在这种记忆里找到任何的孤独色彩,哪怕她或许是个造访者。没有iM的混乱和虚情假意,没有cyTus的隐瞒和有口无心。

镇压器的晕眩感又一次出现,Aroma在晕过去之前想着。

什么时候能去一次Node 03就好了。




叮。




她在海面上的同一个地方。

她听到白鹭飞行的叫声,悠扬长远。空气划过那洁白的翅膀,云端停留不住的阳光指明方向。

她的手臂旁游过肉眼难以捕捉的浮游生物。水流抚慰疲累的肢体,柔软地托起她。

她向遥不可及的前方漂着,无法回头,没有记忆。没有自我决定的能力,没有自我的部分。

不知会去向何方。

紧接着一个踉跄,在海水中漂流的她倒下来——




——一场大雨浇下来,惊醒的Aroma躲到附近的店铺底下。

店铺的屋檐上悬着的风铃是自己熟悉的模样。




叮。




连着几天都没有放晴,“天空”一直都是灰蒙蒙的。Aroma走在街道上,听着人们关于娱乐新闻的窃窃私语。

她早就接受了,自己彻底是一个人这件事情。

喇叭君依靠着微弱的电量提醒Aroma糟糕的身体状况,Aroma走投无路似的,思考良久,她决定去终结自己的犟脾气。

「帮我查Iris的地址。」

「查询中……未发现记录。」

「?!帮我查Iris Baker的地址。」

「查询中……未发现记录。」


……哈。

Aroma抽动了两下嘴角,似乎把这件事当做意料之中,亦是预料之外。她知道她和Iris在学校里是互相依存的存在,但这又有什么用呢,「PAFF」不会再需要Iris Baker来依存,Iris Baker也一定有了自己稳定的人生。

……是呢,到头来一直是一个人的,大概只有我一个。

Aroma的失落情绪便再次出现。这时刚才放着八卦新闻的电视机,流出了熟悉的音乐声。

「这是……。」Aroma对这首曲子有印象,是多年前NEKO刚进入单声时,Chris给自己听的她的作品。才刚成年的小女孩NEKO能做出极为成熟的Future Bass音乐(尽管Aroma对音乐类型并不了解,但她听Chris这么说),Aroma觉得她非常厉害,从音乐便开始对NEKO抱有好奇和期待。

而之后有了太多太多的误会,她没能和NEKO道歉,也没能再见对方一面,跟她好好打声招呼。

Aroma忘记了自己当时的心态,或许是想弥补与NEKO错过的很多东西,也或许是在末日中找到稻草一样的渴求,她问了喇叭君NEKO的地址。恰好在她现在处于的第二象限,一点也不远。

过了不久她就来到NEKO家的门前。思考了很久,她颤抖着敲了敲门。没有人应,恰好是出去了。于是她退开,走到旁边的小巷子里头,沿着墙壁缓缓坐下。


她回想起那首歌谣。




「そろそろ試合終了の鐘を鳴らしてよレフェリー

いつの間に 氷も溺れたアイスティー」




她缓缓地唱出来,与刚刚进入脑海的NEKO的曲子交织在一起。旋律变得嘈杂,她尽全力地想着两首歌曲的名字。稳压器又开始警报,感冒的脑袋愈发昏沉。

在晕倒之前,她想起NEKO的曲子叫做周日夜蓝调,而这首Node 03听来的歌谣,似乎有很孤独美丽的名字。




如同这片再次出现的海洋。

她一个踉跄,远离了表层的光亮。下沉。她不觉得呼吸困难,但随着深度增加,她每一寸皮肤上受到的负担愈发沉重,如同被什么东西束缚着。

她无法形容这样的感觉,只是愈发黑暗地下沉。下沉。表层的光亮愈发遥远,可她仿佛看到另一个她,在表层漂流。她伸出手,似乎是在祈求救援,但却无法发声。

然后她继续下沉。下沉。下沉。钟声未响。




——「PAFF?!」

惊醒的Aroma睁大了双眼,在余悸中喘了几口气。

她转过头去,粉红色的猫耳少女正在她敲过的那扇门前收拾着滴水的雨伞。她几乎是挣扎着爬起来,用尽最后的力气走到那个女孩面前。

「……PAFF?!」对方像是反应了很久,Aroma也听不见她后来再说了什么,放心地把重心交给了少女的支撑。




叮。




深层海水将她托起。柔软流过的水流,愈发光亮的四周。

她随着水流的托举上升。

她听到白鹭自由的声响。




「……对不起……」

她想起歌谣的名字,只是,终于道歉了的她,暂时没有力气再说出口了。




—END—




MistMorpheus

To Those Who Know

配对:Aroma/Neko, 斜线无意义。

分级:Teen and Up Audiences

预警:半AU年龄操作,两人为同级生、在Aroma出道前已经交往的设定。内含校园暴力、恐同、骚扰、自杀倾向相关内容,可能引起不适,请谨慎阅读!由于Aroma包、Neko包、v2.0主线剧情都未完全了解,所以一定OOC.

简介:Loving can hurt.

----------


“……还是那副嚣张的样子吧?”


幢幢黑影围住什么。翻开的琴谱被冷落在钢琴盖上。音乐教室厚重的深绿色窗帘被拉得颇为严实,只有靠近地面的一处泄露了阳光,照亮空气里打转的灰尘和一双粗跟黑皮...

配对:Aroma/Neko, 斜线无意义。

分级:Teen and Up Audiences

预警:半AU年龄操作,两人为同级生、在Aroma出道前已经交往的设定。内含校园暴力、恐同、骚扰、自杀倾向相关内容,可能引起不适,请谨慎阅读!由于Aroma包、Neko包、v2.0主线剧情都未完全了解,所以一定OOC.

简介:Loving can hurt.

----------


“……还是那副嚣张的样子吧?”

 

幢幢黑影围住什么。翻开的琴谱被冷落在钢琴盖上。音乐教室厚重的深绿色窗帘被拉得颇为严实,只有靠近地面的一处泄露了阳光,照亮空气里打转的灰尘和一双粗跟黑皮鞋。


一阵蜂鸣般的低笑。“刚刚上课的时候她说什么来着?”一开始说话的声音像是向大家征询意见那样问着。“老、老师,是、是除役运动!”掐着脖子般刻意尖细的嗓音磕磕绊绊地模仿。又一阵压抑的笑。有人冷哼一声:“看她那随时像要跪下舔老师的皮鞋、狗一样的架势,我真恶心。”啐了一口。立即有人附和:“可不是,亏她还有那么多小男孩追着跑,可不是脑子都坏掉了吗。”

 

“可是最近,”一开始说话的声音慢悠悠地接上,“我们炙手可热的小美女好像不满足于玩弄小男孩的感情了呢。”

 

尖细的嗓音:“Aroma酱!Aroma酱!”压抑的哄笑。“Aroma酱,你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变态呢……”这句滑稽话不知怎的,像一句陈腔滥调的箴言一般说到了不少人心坎上,一时间高低不齐的声音此起彼伏地反复念着,夹杂轻快而隐秘的笑声。

 

“隔壁班的朝仓音子,就是你的小粉头对吧?”推搡的声音。“你说话呀!”

 

“我——她不是——”

 

“你们做到哪一步了?”不知是谁吹了声口哨,有人用气声说,“问得好!”教室里滞涩的空气越发燥热起来。缓慢地拉开拉链的声音。不止一人倒吸一口气。“这里……”发话人声音里带着尖锐的笑意,“这里……还是这里?”


“不、不要碰——”


周围突然全亮起来:顶灯,然后是“哗啦——”一声被扯开的窗帘。众人下意识地眯起眼;不少人不由自主地后退两步。粉色的身影闪过,挡在人群中间衣襟半开的少女身前。她的前胸剧烈地起伏着。


领头人率先恢复过来。“你疯了吗!”她指着Neko叫道,“开灯、拉窗帘,马上有人会赶过来,你们两个也逃不掉!”


Neko牵着身后Aroma的手上前一步:“所以你们还不赶紧给我走!”

 
领头人气急败坏地环顾四周:“走!”人群一哄而散,领头人面对她们小跑后退,做了一个“看着你”的手势,“哐当”一声甩上门。

 

“Aroma酱!你能不能跑?”Aroma有些茫茫然地点点头,Neko已经扯着她拉紧窗帘、关上灯,从侧门的紧急通道跑了出去。

 

“……那个人真是大变态!不仅说那么多难听的假话,还想侵犯你!我在外面本来想找个好机会把她们引开,结果看到她准备对你干什么,Neko实在忍不住要冲进来啦!”

 

两人走在回家路上。Aroma低着头小步走着,Neko则边做着夸张的、斩钉截铁的手势边不住地高声叫骂,眼里闪着光。


“Neko……不要说了啦。”

 

Neko像是没听见似的:“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明明一直以来就是在嫉妒你,现在又找到一个把柄,做得越来越过分了!怎么旁边也完全没有人去制止啊!”


“Neko!” Aroma稍稍提高了音量。“不要说了。”

 

Neko猛地转过头来。“怎么可以不说!怎么可以不说!……不说我会受不了的!……哎!Aroma! 你在干什么!”

 

Aroma三两下爬上了不高的堤墙,正背对着Neko坐在墙顶上。她好像在说话。


“Aroma酱说什么,Neko听不见!”Neko看急了眼,“Aroma酱快点下来啦!那里好危险!”

 

“Neko……”Aroma的声音飘下来,“以后不要来找我了。”

 

“什么?”Neko愣在原地。Aroma回过头来看她。从高处看,Neko像是被抛弃了一样。挑染了粉色头发的女孩带着一股绝望的劲头也往堤墙上爬,Aroma忍不住伸出手拉了她一把。


Neko爬上来,还没喘过气:“Aroma是已经不喜欢我了吗?”


“什么……?不、不是那样的!”Aroma的眼神躲躲闪闪,“只是……本来我就……现在你来……”她似乎下定了心思看向脚下的河流,“你会有麻烦。”


“什么嘛!”Neko重重地捶了身边的石阶一下,惊飞了五步开外觅食的渡鸦。“上次不是已经和Aroma说好了吗?我才没有麻烦!听到了吗!”


沉默。脚下浑浊的河水不知疲倦地向前奔流着。


Aroma望着远处的一点开口:“从这里跳下去的话……会怎么样呢?”


Neko突然抽泣起来。Aroma惊慌地看了她一眼。Neko把脸埋在膝盖之间,不受控制地抽噎着,脊背一颤一颤。Aroma想起小时候在纪录片里看到过的、已经灭绝的濒死的白色水鸟。


“Neko不要伤心了……”她试着安抚对方的脊背,“我再也不说那样的话了。”


Neko抬头:“才不是呢!有想到那样的话的话,一定要和Neko说。你看,Neko听到Aroma跟自己说了心里话之后,Neko很开心噢。”她指了指自己的脸;她的双眼哭得红肿了,但嘴角确实带着安心的笑容。Aroma感到自己随之平静下来。“不过,Neko说过要陪你的。Neko说好了要保护你的。所以Aroma不要死掉好不好?我们都变得更厉害的话,就能赶走坏人了。要是Aroma死掉的话,Neko就不能陪你了……”


谁的手覆上了谁的。她们在安静的河流和沙洲的注视下,不受打扰地接吻了。

----------


身为异类(优等生、非异性恋),很容易受到非常不公的待遇,尤其是在残忍的青春期。曾经有类似遭遇的我,发现在描绘同性恋情的同人作品中——包括我自己的作品——也许为了集中精力去描写主人公之间的爱情本身,而往往有意地采取一种不切实际地对同性恋爱十分包容、至少是不闻不问的社会设定。实际上,与人维持恋爱关系很难,如果对方恰好是同性,那么难上加难。不少同性情侣由于需要承受巨大的心理负担、舆论压力,面对相比起异性恋更大的现实挑战,甚至留不住多少心力投入到爱他们的伴侣中去。虽然揭现实的伤疤应该不属于同人文学的任务范畴,但我还是(也许是自私地)想要以此为出发点写一个故事。


To Those Who Know. 送给所有(直接或间接地)了解和理解个中滋味的人们,希望在我们的努力下事情能变得更好。


感谢阅读。😌

苏我

喜欢

#NekoxPaff

#有一定剧透,请注意


“晚安。”她对住在隔壁的男孩说道,然后回到了属于她和Neko的房间里。

Neko似乎已经睡下了。她蜷缩在双人床的边缘,被子遮住了头。

她没有出声,拿起自己的睡衣后垫着脚尖走进洗手间,小心翼翼地将衣服换掉,然后轻手轻脚地爬上了床。

她闭上了眼睛,双手放在腹部,调整呼吸。

“Aroma酱?”

棉被中发出了有些迟疑的声音。

“Neko?”

被子抖了抖,Neko从里面冒出头来,额头上有一层薄汗。

“抱歉,我和Hayato回来得这么晚。吵醒你了?”

“没有,我本来就没睡着。”Neko摇了摇头,笑了一下。

她看着那抹微笑皱起了...

#NekoxPaff

#有一定剧透,请注意




“晚安。”她对住在隔壁的男孩说道,然后回到了属于她和Neko的房间里。

Neko似乎已经睡下了。她蜷缩在双人床的边缘,被子遮住了头。

她没有出声,拿起自己的睡衣后垫着脚尖走进洗手间,小心翼翼地将衣服换掉,然后轻手轻脚地爬上了床。

她闭上了眼睛,双手放在腹部,调整呼吸。

“Aroma酱?”

棉被中发出了有些迟疑的声音。

“Neko?”

被子抖了抖,Neko从里面冒出头来,额头上有一层薄汗。

“抱歉,我和Hayato回来得这么晚。吵醒你了?”

“没有,我本来就没睡着。”Neko摇了摇头,笑了一下。

她看着那抹微笑皱起了眉头。

“Neko,你怎么了?”

“嗯……没什么的。”Neko又一次露出了那样的笑容。她叹了一口气。

“Neko,你知道吗?你是真的很不擅长说谎……”

“你也是真的很不像Aroma酱……”

话音未落Neko便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什么?”她一时间惊呆了。

“抱歉……”Neko的目光落在了别处,“对不起,我不该说这种话的。”

她眨了眨眼睛,回过神来。

“不,没关系,我想知道Neko到底是怎么想的。你说出自己的真心话就好,就像一直以来那样。”她一边说着,一边牵住了躺在自己对面位置的女孩的手。那只手比她手上的温度更高。

Neko定定地看着她,半晌才点了点头。

“我只是有点搞不清楚……”

她斟酌着,始终没有看向她的眼睛。

“我喜欢的到底是Aroma,还是Kaori?”Neko终于抬起了头,目光如炬,仿佛面前的女孩拥有着所有问题的答案。

她先是瞪大了眼睛,然后认真地思考了起来。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松开过Neko的手。

“Neko,你没有参与过Aroma的过去,也没有参与过Kaori的过去。”她淡淡地陈述着,就好像那是关于别人的事情。

“嗯……”

Neko的脸上写满了失落。

“你不认识她们,你就只认识我。”她微笑了起来,“这个不清楚自己究竟是谁、不清楚自己究竟在别人的生活里扮演着怎样的角色的我。”

她将Neko的手拉至自己的胸前,眉眼柔和地望着她。

“我或许真的是她们,或许不是,这些事情我自己也搞不明白。但我现在唯一能确定的是,你面前的这个我,一定就是我。”

Neko张大了嘴巴。

“Aroma酱,你、你说了好多话!”

“噗。”

她忍不住笑出了声,连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Aroma酱……”Neko撒娇似的晃了晃她的手。

“嗯,不笑了。”她轻咳了两声,“Neko,我也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问吧问吧,Aroma酱问什么我都回答!”

“你刚刚,是不是说了喜欢我?”

Neko瞬间宕机了。

“什什什什什么?喜喜喜喜喜……”

“我也喜欢你。”

“………………”

Neko彻底石化了。

军曹画不出好康男人不改名

pnp小瓶子和cytus2小瓶子_(:з」∠)_

pnp小瓶子和cytus2小瓶子_(:з」∠)_

管竹月

是PNP喇wwwwww

ooc超严重XD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XDDDDDD

整个茫掉,吸猫过度(不是

是一个日常小片段

————以下正文————


风。还有樱花的香气。


少女还是一蹦一跳的向前,像往常一样戴着猫猫耳机,挑染的粉毛随着脚步一摇一晃。

让人移不开眼。

不知道什么时候,Aroma发现自己总是控制不住的想关于Neko的事情。比如第一次合作的专辑,比如她给自己染发时不安分的手,比如送给自己的发卡,比如她身上总是散发一股若有若无的樱花香味……Aroma知道Neko喜欢樱花。

“Aroma酱~快点啦!”Neko在樱花树下蹦跳着。

于是她小跑几步,追上抱着Meowbot的女孩,然后被挠痒痒攻势逗得...

是PNP喇wwwwww

ooc超严重XD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XDDDDDD

整个茫掉,吸猫过度(不是

是一个日常小片段

————以下正文————


风。还有樱花的香气。


少女还是一蹦一跳的向前,像往常一样戴着猫猫耳机,挑染的粉毛随着脚步一摇一晃。

让人移不开眼。

不知道什么时候,Aroma发现自己总是控制不住的想关于Neko的事情。比如第一次合作的专辑,比如她给自己染发时不安分的手,比如送给自己的发卡,比如她身上总是散发一股若有若无的樱花香味……Aroma知道Neko喜欢樱花。

“Aroma酱~快点啦!”Neko在樱花树下蹦跳着。

于是她小跑几步,追上抱着Meowbot的女孩,然后被挠痒痒攻势逗得笑个不停。

“哈哈~好不容易出来玩一次Aroma你还老是一副神游的样子!作为惩罚!”Neko猫爪子一刻不停的挠着对方的腰。

“哈哈哈哈,Neko,等等,等一下啊——哈哈哈哈哈……”

“哇!不要跑!”


笑够了,玩累了,Neko随便挑了棵樱花树,把野餐垫铺上。

“呜呼呼~好舒服的太阳~”

“是呢。”Aroma微微眯了眼睛。记忆里好像也有人拉着“自己”的手,在樱花树下散着步。

是谁呢……

“是樱花祭……”

“啊咧?”

“Neko,樱花祭是……什么?我记得,好像是很重要节日。”

“啊啊,那个是Node 03的特有节日啦,每次樱花开放的时候都会举办。不过,Aroma酱去过Node 03嘛?”

“没有。”她想了想。

“诶——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个节日的啦——”Neko歪着脑袋扑到Aroma身上,捧着她的脸看啊看,“又是记忆错乱吗!是吗!Neko好好奇啊!会很难受吗!”

Aroma低头看着满脸好奇的Neko,像只小猫,她想。

“这一次……是很温暖的回忆哦。”

“也是呢~Neko以前住Node 03的时候,每年都会和爸爸妈妈一起去看樱花。”Neko边说边打开野餐盒,抓起一块糕点就往嘴里丢。

Neko的妈妈……她想起床头的相片,相片里牵着小小的Neko的,微笑着的女人。

没有过的感觉呢。

“不来试试吗?Neko亲手做的樱花糕~”

漂亮的樱花状的黏糕,躺在点心盒里。

“好,好好吃!”

“是吧是吧~毕竟是Neko的手艺……所以!”

声音陡然扬高,Neko神色郑重的把手往Aroma肩上一拍。

“是,是!”

“来当Neko的Vocal吧!吃了Neko的点心就要听Neko的啦!”

“诶?”

“就这样就这样!”

“但是,会被听出来……?”

“Neko会加变音器的啦……所以!再一次!”Neko双手一扬,“Aroma来当Neko的Vocal嘛!”

Aroma看着面前满脸写着兴奋的女孩,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好!我会努力!”

“干嘛啊这个语气,视死如归的,又不是上战场……”

“咦?对,对不起……”

“怎么又对不起了!?”

“诶……?”


————彩蛋(?————


NEKO#ΦωΦ:

「Neko发新歌了!还不快点过来听!\((((ΦдΦ)/」


NEKOSAIKOU:

「头香!

\NEKO/新曲好好听www

系恋爱的感觉~♡」


D33MO:

「是 是和风!出现了!」


Poopytrap:

「新歌好棒wwww

但是总觉得Vocal唱歌的断句森么的好像Paff

错觉咩?」


EvilForce:

「楼上讲什么话喇

怎么可能是Paff

人家还在失~踪~咧~」

[该用户已被禁言]


Smurky:

「咦咦咦!?」


NEKO#ΦωΦ:

「手滑~手滑~

给Neko去听歌啦在这里猜森么(ΦдΦ)σ」


PFBK浮冰
Make U Mine - 絕...

Make U  Mine

-

絕對不是賀圖 只是慶祝會考結束(?)
+520日不產點糧好像對不起自己
早點發避免一覺不醒(??)
好啦野貓生日快樂
(此用戶已被禁止發言)

Make U  Mine

-

絕對不是賀圖 只是慶祝會考結束(?)
+520日不產點糧好像對不起自己
早點發避免一覺不醒(??)
好啦野貓生日快樂
(此用戶已被禁止發言)

Daisy

PNP

關於之前的夢的腦洞

*PNP
*OOC是我獨特象徵
*接受不了請馬上關閉以免造成身心靈不適
*為Neko撿到Paff之後的事

「嗚嗯……哈……哈啊!」

喘不過氣的感覺讓他很不好受,溺水般窒息的感覺在他醒來後還是一樣持續著。痛苦至極。

「呼嗯……怎麼啦?突然醒來什麼的。」

那不亞於被Noah觸碰所帶來的恐懼感。

「Neko,嗚……」

「咦!哎喲怎麼突然哭起來了啦?」

「Aroma醬別哭啦……做惡夢了嗎?」

Neko輕輕晃著不停哭泣的Paff,手已經被眼淚所沾滿的他只能隨著眼淚不停的流直到Neko慌慌張張地找來了面紙為Paff拭淚。

眼淚稍微乾涸的Paff輕輕點了頭。

「夢、...

關於之前的夢的腦洞

*PNP
*OOC是我獨特象徵
*接受不了請馬上關閉以免造成身心靈不適
*為Neko撿到Paff之後的事

「嗚嗯……哈……哈啊!」

喘不過氣的感覺讓他很不好受,溺水般窒息的感覺在他醒來後還是一樣持續著。痛苦至極。

「呼嗯……怎麼啦?突然醒來什麼的。」

那不亞於被Noah觸碰所帶來的恐懼感。

「Neko,嗚……」

「咦!哎喲怎麼突然哭起來了啦?」

「Aroma醬別哭啦……做惡夢了嗎?」

Neko輕輕晃著不停哭泣的Paff,手已經被眼淚所沾滿的他只能隨著眼淚不停的流直到Neko慌慌張張地找來了面紙為Paff拭淚。

眼淚稍微乾涸的Paff輕輕點了頭。

「夢、夢到了自己淹死在水裡的夢……然後自己剛剛也,沒法呼吸……好可怕……」

「咦——Aroma醬別怕啦!你看Neko不是在這裡了嗎?」

「Neko會幫你的啦!」

用鼻音應了一聲嗯,Paff的眼淚也慢慢停下了。

「來啦來啦!笑一個!啊啊——對嘛!Aroma醬笑起來多可愛!」

Neko高興地緊緊握住了Paff的手,直到換來Paff有些靦腆的一個笑容後他握得更緊了。

「Neko……謝謝你。」

「這,這麼突然嗎?不用謝Neko啦,Neko只是順道而為啦!」

當兩人再度入睡時已經是他們玩累的時候了。

未詺

【PNP】雨中小故事

昨晚快乐的一口气肝到59,被这两个妹子的相处模式甜到了然后乱写了点东西(顺便混更我其实还活着(

极其短小  剧情不是我的我只是跟随官爸的脚步瞎写了下


 ok?↓


Node03的雨总是带着钢筋般沉重的气息,大片大片的雨滴砸落在屋檐上再顺着汇聚成一摊安静的从空中坠落伏在paff的斗篷边,照出了她那张苍白而憔悴不已的脸。


小喇叭对她身体的警告一直未停歇过,两三周的颠簸流离让她的精神也疲惫到了一个...

昨晚快乐的一口气肝到59,被这两个妹子的相处模式甜到了然后乱写了点东西(顺便混更我其实还活着(

极其短小  剧情不是我的我只是跟随官爸的脚步瞎写了下


 ok?↓

     

   

    

Node03的雨总是带着钢筋般沉重的气息,大片大片的雨滴砸落在屋檐上再顺着汇聚成一摊安静的从空中坠落伏在paff的斗篷边,照出了她那张苍白而憔悴不已的脸。

   

   

小喇叭对她身体的警告一直未停歇过,两三周的颠簸流离让她的精神也疲惫到了一个极限,但paff还是静悄悄的等着,灰白色的时间凝固在了她的眼眸里,等待着被人拯救重放异彩的那刻。

         

      

>>

         

       

Neko实在没想到失踪数日在im上热度居高不下闹失踪的某个大明星居然会裹着脏兮兮的斗篷出现在自家门口,看上去许久未打理的桃色长发如干枯的树枝一样从帽兜里探出向她求救,干裂的嘴唇也看上去没有一丝血色,虚弱的声音让人感觉这个之前还在舞台上大放异彩的歌姬现在看上去宛若蒲公英般脆弱。

  

 

Neko心里狠狠的揪紧了,表面上却还是装作满不在乎甚至嫌弃的模样,自嘴里吐露出不要靠近的恶毒话语,却在对方一个踉跄后迅速的向前扶住了对方,手里的力道隐隐有加重的趋势,却在感受到对方的颤抖后改为轻柔。要不,一向肆意的猫咪也放柔了声音,先去我家吧。

  

   

   

fine.

Daisy

*PNP
*OOC是我獨特象徵
*接受不了請馬上關閉以免造成身心靈不適
*劇情完全捏造
*原梗參考自Mili的曲子《Nine point eight》

消毒劑的味道瀰漫著,於肺中、口中和迴廊中。帆布鞋踏在磁磚上的聲音是不大的,大的是喘氣聲和包裝紙霹靂啪啦的聲響。

——小姐,醫院禁止奔跑!

「好!」

快速跑過護理站,護理師的話也宛如耳邊風咻咻吹過,8017病房的碘酒味似乎又濃了一些,不過那可影響不了什麼。

「Aroma醬,Neko來看你啦!」

走進門後可以聽到醫療用機器發出滴滴聲。那是一間單人病房,所以本是擁擠的病房顯得寬敞。

「是Neko啊,來的很早喔。」

床邊站著的是Helena...

*PNP
*OOC是我獨特象徵
*接受不了請馬上關閉以免造成身心靈不適
*劇情完全捏造
*原梗參考自Mili的曲子《Nine point eight》

消毒劑的味道瀰漫著,於肺中、口中和迴廊中。帆布鞋踏在磁磚上的聲音是不大的,大的是喘氣聲和包裝紙霹靂啪啦的聲響。

——小姐,醫院禁止奔跑!

「好!」

快速跑過護理站,護理師的話也宛如耳邊風咻咻吹過,8017病房的碘酒味似乎又濃了一些,不過那可影響不了什麼。

「Aroma醬,Neko來看你啦!」

走進門後可以聽到醫療用機器發出滴滴聲。那是一間單人病房,所以本是擁擠的病房顯得寬敞。

「是Neko啊,來的很早喔。」

床邊站著的是Helena,手上的蘋果使得病房散著香甜的味道,甜味和他手上的香水百合的香味混在一塊。

嗶——

「快——快去找護理師來!」

突如其來地,尖銳的聲音劃開了耳朵,劃開了腦子。血漿腦漿在顱內糊成一團,亂七八糟就算了,那還咕嚕嚕冒著熱氣。

「拜託快救救Aroma啊!」

「拜託了!」

原本還有著平穩的心跳,明明前天來探病時還可以扯出虛弱的笑容說著我沒事。帶著微笑的下一秒幫浦就停止了運轉,雖然難以置信不過在這之前那頻率的確是很微弱——

微弱到像是不存在於這個世上。

醫生們忙進又忙出,醫護人員們一個接著一個將機器推進病房,自動施以CPR的機器、自動做著電擊的機器……還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東西也被送進來。

——那是一個下雨的午後。

「我們在此悼念Aroma White小姐……」

穿也沒穿過的黑西裝搔得Neko全身發癢。雨水和草的味道混合成清新的味道,腦子似乎也被這氣味洗刷似的變得有些清楚。

回過神來最後只剩他一個人。

康乃馨、馬蹄蓮、雛菊以及黃菊擺滿於墓上。

黑色雨傘掉落。花瓣隨著風起舞,雨傘也連帶被風捲起落在石碑上,一部分花瓣黏貼在雨傘內側,那看起來就像由花瓣拼湊做出的盾在保護長眠於地下的人一般。

願安然入眠。

跪坐在墳前的Neko哭了出來。

「Aroma醬明明說過不會丟下Neko一個人的!」

或許是因為會相信他所說的一切都會沒事的人已經不在了。

啪達啪達的腳步聲在醫院響起。

Neko沒有說話,只是在樓梯間閉著嘴一步一步往上爬,如果是搭電梯的話會太容易被發現。

——Neko不會丟下Aroma醬的!所以Aroma醬也不可以丟下Neko。

那時候說著我知道的人到底是誰?聲音又是從何方發出?

處處綁著他的影子,就連發出新曲時還被粉絲說裡頭的歌聲很像Aroma的聲音,雖然Neko並不是有意的。

「Neko現在站在Aroma的世界的上面,是最高的地方喔!」

Aroma醬一定在看著,在看著吧?

「一定要看好了!」

醫院的圍牆很高,差不多和Neko一樣高,要爬上去還是花了一點時間。

低頭往下看是現在稀少有人走動的中庭。

「Neko來找你了!」

會害怕是當然的,雙腿還在顫抖,跨出的步子也很不明確,不過那含著他所有的勇氣。

風在而邊咻咻吹過,為佳人重逢歌唱,風聲壓過了所有。雙腿碰上了磁磚窗臺,裂痕湧出了花瓣。

花瓣隨著落下的身影起舞。落下的極限速度是平等的9.8m/s²,由花瓣帶領著前往靈魂能夠安息的地方。

讓一切重新開始吧?

親吻著親愛的他的額頭,一切消失於天空。

還能看到的是和Aroma醬一起躺在草地上打鬧的畫面。

剩下在耳邊流逝的卻不是Aroma醬的聲音,而是人群的吵雜聲。

「——姐?」

「姐姐?」

「幹嘛?」

「很晚了,該回家了,爸爸和媽媽在等我們了。」

青草的味道填滿了鼻腔,輪椅上頭坐著的是將頭髮挑染成粉黑相間的女性。

石碑生滿青苔,究竟是誰的墓誰也看不清。

一块儿青苔

一边循环《Make U Mine》一边画,真的上头。


一边循环《Make U Mine》一边画,真的上头。


是兔不是秃
因为是neko写的歌所以要唱好

因为是neko写的歌所以要唱好

因为是neko写的歌所以要唱好

清慏

早安啊
哞羽被封所以没打算在这更了
然后我就突然想起有这玩意

久违把软体载了回来,嘻嘻
更个新吧

早安啊
哞羽被封所以没打算在这更了
然后我就突然想起有这玩意

久违把软体载了回来,嘻嘻
更个新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