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OT

53297浏览    4608参与
酒鬼桃乐丝

我很好

               32(同谋·中)

      庆幸今天是个晴天。

      阿伯丁属于海洋性气候,即使到了秋末,照进雕花窗内的清晨阳光也是温和舒适的,微风轻卷着窗帘后的细纱,晃动时散发着被阳光亲吻过的覆盆莓和橙花的迷人果香,花山院记幸披着芥末黄的披肩坐在窗边的矮桌上,她双腿交叠着,不时用脚背勾着拖鞋悠闲地晃着。阳光刚上升到她...

               32(同谋·中)

      庆幸今天是个晴天。

      阿伯丁属于海洋性气候,即使到了秋末,照进雕花窗内的清晨阳光也是温和舒适的,微风轻卷着窗帘后的细纱,晃动时散发着被阳光亲吻过的覆盆莓和橙花的迷人果香,花山院记幸披着芥末黄的披肩坐在窗边的矮桌上,她双腿交叠着,不时用脚背勾着拖鞋悠闲地晃着。阳光刚上升到她的颈后,深绯色的吻痕显而易见。她一手按着桌面,低垂着头时,长长几分的头发时而会逗弄得她的脸颊发痒,此刻的阳光触到了她的肩膀。

      花山院记幸微微倾身,将一半的身子纳入了温暖里。

      迹部景吾做完晨跑和晨浴,他松散的系着浴袍大步跨入了这个空间。这是卧室的客厅,他进入时,花山院记幸刚好从行李箱找出茶包,放进了白瓷底红绿花纹的泡茶壶。空气中强势杂揉进他沐浴露的味道,漂浮在半空中。花山院记幸将沸水倒入茶壶,握着侧壶把轻摇了几度,再倒入波浪型杯口的茶杯,琥珀色的茶汤跟着沉浸在秋日暖阳里。迹部景吾坐在她的对面,仪态慵懒华贵,他拿着还未扔的包装打量了几番,再端起茶杯轻嗅。

     “怎么没用新鲜的茶叶。”

     “我之前买的,新出的口味想试试。”

     “暴殄天物。”他对这种便携式的茶包搭配昂贵瓷壶的行为评价道。

      花山院记幸轻睨了他一眼,屏退了女佣,她用银刀挑了一块黄油仔细涂抹着圆盘里的烤吐司,前面是有机蔬菜汤,水波蛋和几颗圣女果都分别用白色餐具盛着。

     “你怎么不吃吐司。”

     “本大爷最近在做低碳饮食。”

     “哦。”

     “倒是你,你得多吃点了,”他目光毫不遮掩的观察着她,嘴唇微勾,“体力跟不上,又想半途晾着本大爷?啊嗯?”

     “我明明说了感冒没力气嘛。”花山院记幸小声嘀咕道,耳尖泛上一层红霞。不过,她最终还是默默将两人份的吐司吞入肚中。迹部景吾逗了她一会儿,放了银勺,端起了那杯被嫌弃的一次性茶尝试的饮着。

     “怎么样?”

     “没想象的糟糕。”

     “是吧。”

     “你很喜欢这个?”

     “还好,就是尝个新鲜。”花山院记幸思索道,也端了杯子轻啜了一口,满口是醇厚的乌龙茶香,混合着淡雅的白桃香味,既不过分的热烈,也不会感觉到茶叶的清涩,在口腔内温柔的肆穿着。 

     “也可以喜欢。”她说。

    “你就没特别喜欢的东西?”

    “茶吗?”

    “所有的,其他的东西。”

     花山院记幸听完,她将快要滑落的披肩朝胸前聚拢了几分,好整以暇的看着迹部景吾。

    “没有。”

      迹部景吾轻挑了几分眉头,他向后坐了一步,花山院记幸跟着坐到了他的大腿上,她轻勾着他的后颈,声音还没完全恢复从前的清冽,沙着,也别有一番风味。

     “但你送给我的,我都喜欢。”

     “嗯?你越来越会挑别人喜欢听的话来说了。”

     “你喜欢这句话吗?”他们近距离的四目相对,迹部景吾的眼眸一闪而过的不信,被她捕捉,她弯眼一笑,“你总是要怀疑我。”

      迹部景吾没有反驳,只是将目光移向了她裸露出的脖颈,她皮肤很白,留在上面的几处吻痕也愈加醒目,他低头,柔软的舌尖扫过深绯色的痕迹,留下湿漉漉的津液,他头发翘着几根,刚好抵在花山院记幸的下巴后的软肉,痒痒的。

      “诶,别闹了。”她双手扶在他的肩上,她朝后的微仰着头,唯一的支撑点就是迹部景吾环住她的那双手,她现在的姿势比他高出些,像一个喂养母乳的女人和她的孩子。迹部景吾鼻尖似撒娇般的划过她的睡裙前襟,却没有进行下一步。

     “你说的话,本大爷都相信。”

     “诶?”

     迹部景吾不等她反应,抬头轻吻了她的额头,鼻尖,和嘴唇。花山院记幸身体的每一处他都轻轻碰着,环住她腰肢的手也放松了下来,宛若捧着一易碎的珍宝。

    “早安。”他的眼眸跟着微笑着。

      原来,和喜欢的人的早安吻是这样的。微涩过后又有着回味无穷的甘甜。

      在和松本老师通话报了平安后,花山院记幸和迹部景吾光明正大的将集体修学旅行变成了惬意的二人世界,在他们驱车前往市区观光景点的路上,花山院记幸不经意提到他们要不要去伦敦和忍足侑士会合,却遭到亲自开车的迹部景吾的一脚急刹,原本窝在副驾驶和龙崎发信息的她差点一头撞上了挡风玻璃。

     “就这么不想和本大爷独处?啊嗯?”

     花山院记幸楞楞地摇摇头,迹部景吾满意地笑笑,似安抚小动物般拍拍她的头顶再摸摸她的脸颊。

     “很乖。”

     “你可是第一个坐上本大爷副驾驶的女人。”

     花山院记幸点点头。

     “这个位置也不会有第二个人坐上。”迹部景吾一手打着方向盘漫不经心的说着,如果这时能仔细观察他,就能发现在他的眼睛和语气不同,那是简单又明显的暗示和期待,还有等待听众反应的激动。

 
     可惜,此刻的花山院记幸正拿着手机不停打字又删除,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在阿伯丁,无论是新区街道两旁的联排小楼,还是古城河边的双塔教堂,都是由盛产的花岗岩石所建造,用灰色的外墙诉说着这城市古老的传说。今日阳光和风向都很讨好,城市上空飘扬着蓝白国旗,镀铜的动物雕塑座落在街道两侧。在夏天的阿伯丁是庄严又鲜艳的,听说在那时候,艳丽的玫瑰花会顺着藤蔓在街区,小巷,各个居民家的白色阳台都肆意绽放着,欢迎着来远游的旅人,花山院记幸瞧着那一簇簇绿色的骨朵,猜想迹部景吾喜欢玫瑰花的理由。

    “因为你有一半英国血统吗?”

    “也有一定的原因。”

     之后的他们去了大卫·威尔奇冬季花园,感受全世界唯一能发出声音的仙人掌;他们停在了阿伯丁港,看到了金色的海滩和五颜六色渔船,还有特别的错落在山包的渔民平房;他们还经过斯基恩市长官邸,虽然没有走进,一掠而过的博物馆还是让花山院记幸如小孩般的毫无保留的惊讶出声。

     “哇,好厉害。”她趴在车窗上,看着人来人往的景点。

      迹部景吾从小就过惯了想去哪儿直接包机直飞去哪儿的优渥生活,对于这些人头攒动的景点,景物,他都兴致缺缺,不过·····

     他的余光里全是卸下防备的花山院记幸。这是花山院记幸第一次出国旅游,曾经只能在梦里,书中,网络上浏览的建筑,景色,完整又真实的出现在眼前,不知是风吹还是内心那份对童年愿望的满足感,原本因生病而苍白的脸颊也浮上红润的颜色。

     刚才的愁云也跟着一闪而逝。

     迹部景吾想起第二次看见花山院记幸如此,第一次是在东京塔,如今也隔了很久,此时的她神情更加放松,自然,连她的小声惊呼在他的眼里竟然都变成可赞扬的,可爱的,惹人心痒的。她的眼睛是晶莹又真实的缀着星星,像美人鱼尾的鳞片,盈盈闪耀着,让前几天的阴霾一驱而散。

     -真奇怪啊。

     迹部景吾突然懊恼的发现,他的心情,好像也开始跟着她的喜怒哀乐渐渐改变着。这是从未有过的觉得和瞬间。他刻意放慢了车速,好让她更加清楚的走马观花着,他虽然目视着前方的路况,但他没发现的是,他的眼神也跟着少女神采奕奕的双眼变得更加璀璨明亮。那是不带任何高傲,矜贵,而是隐忍又踏实的温柔。

      像掉落的银色钢珠,一颗一颗的全盘倾泻在柔软的那一处心窝。

     或许,这时他们的距离反而更近。

    -你看着风景,而我在看着你。

    用过午餐,他们碰巧遇上重新开放的阿伯丁美术馆。美术馆的外墙围着一圈八格的玻璃窗,按着海蓝,橄榄蓝,草绿,和芥末绿的颜色顺序排列着。由于只是一个分支的免费去处,里面的艺术品和画作不多,迹部景吾去泊车,花山院记幸独自逛完一楼的中国展厅,到了二楼,二楼更加宽敞,白色又明亮的展览室,地面铺着菱形的仿古地砖,展览室的四角展出陶土做的香蕉,其中一面墙挂着一副彩图,那是人群最聚集的地方,他们身形颀长壮阔,花山院记幸在围着的人群外一无所获。

     “这位小姐,你也想看那幅画吗?”

     花山院记幸闻言转过头,这是一位白发的老妇人,她戴着黑色的羽毛网帽,身穿黑色的针织裙装,松弛的颈部上系着薄荷绿的丝巾垂至腰处,左胸前别着一枚精致的罂粟胸花,她说话缓慢,花山院记幸却极有耐心的听着。

    “请问,是有什么活动吗?”

    “只是一种传统,每年十一月,英国的每一位公民都会佩戴上深红色罂粟花花针来纪念阵亡将士。这朵深红色的花朵现在象征着希望和感激,也纪念曾经阵亡将士的生命和记忆。”

     花山院记幸默然,再仔细看些,原来那群人果真佩戴的胸花和老妇人的胸花一模一样。老妇人见她了然于心的模样,微微一笑,她的牙齿应该都是掉光了,嘴唇松弛下来,十分慈祥近人。

    “你是来这里看什么的呢?”

    “我···随意看看。”

    “也是一个人?”

    “不,”花山院记幸想到迹部景吾,相由心生,她也跟着亲和的笑着,“还有我男朋友。”

    
    “哦!真是天大的喜事。”老妇人由衷的说,“他不陪你逛逛这里吗?其实会很有趣的。”

    花山院记幸看着那些匪夷所思的作品,恳切道:“的确很‘艺术’。”

     接下来的就是老妇人很热情邀约她一同观赏另外三面墙的画作,她一手撑着拐杖,另一只手则极为积极的朝花山院记幸介绍着。

     “您经常来吗?”

     “对的。”

     她们停在一张黑白的创作前,这张画不大,用白色金边的木框框着,里面是两位身穿兜帽长衣的女祭司,一黑一白,她们背对着,黑色的女祭司手握着红色玫瑰,而白色的女祭司则握着一把拆信刀,上面还留着血迹。

    “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老妇人问道。

    “嗯,两名对立的女祭司?”

    “不,你仅仅回答对一半。”老妇人极有深意的笑道,“她们之间有一名代表上帝,你觉得是哪一位?”

    “白色的?”花山院记幸犹豫地说道,她心里是觉得不对的。

    “白色就代表上帝吗?”

    “一直是默认的。”

    “白变黑很容易,黑变白却很难了。”老妇人说,“但是,在黑暗里什么都被黑色掩盖,反而更能衬托出光明充满了瑕疵和血污。”

    “所以,黑色才代表上帝吗?”她问,只见老妇人摇摇头。

    “善恶来源于本心,无关黑白。”

    “眼睛所看到的,也不一定是对的。”

    -无论你经历过,或正在经历什么,请继续保持初心。

    在迹部景吾接到她之前,她回了刚才那封越洋短信——

   「 那是你们的上一代的距离,与我无关,爸爸。 」

     迹部景吾刚准备上楼,就遇上搀扶着老妇人下楼的花山院记幸。老妇人比她矮一截,她不得不弯着腰,低垂着眼眸谨慎的托着老妇人的掌心。

    迹部景吾收回了迈出的步子。

     花山院记幸踏下最后一级楼梯才抬头看见站在不远处等待的迹部景吾。迹部景吾极注重仪态,即使一旁有倚靠的白色棱柱,他都不曾弯腰放松过,见花山院记幸发现了他,他抽出插在裤兜的手,走了过去。

     “等很久了?’

     “没多久,很默契。”他自信的抚了抚额间的头发肯定道。

     “这就是你的男朋友吗?”老妇人松了手,说道,“真是般配极了。”

     花山院记幸不好意思的笑笑。迹部景吾大方的和老妇人进行了礼节,然后一手搂过花山院记幸的肩膀准备告辞。

     “诶,对了!”花山院记幸停顿了下,她朝老妇人微鞠了躬,“多谢您。”

     “我可以知道您的名字吗?”

     “桃乐斯,我来自联合大街的西边。”桃乐斯微笑道。

     直至轿车刹车时的尾灯消失在街角,桃乐斯依旧耐心的眺望着,碧绿的眼眸不停闪动着,像无数个细微的叹息。

     “后来还见过这个桃乐斯奶奶吗?”那个人问弥生,“她怎么样了。”

     “据说,在姐姐走之后她就跳海自杀了。”

     “为什么?!”

    “好像是有抑郁症,”说到这时,弥生的眼眸暗了下来,“我····”

     那个人见状急忙握住了弥生的手,说:“你不要再说了。”

     “姐姐还回去过吗?”

     “她这次出差就是顺道去了趟阿伯丁。”

     “姐姐真是心善良,不过一个萍水相逢的老人。”

     弥生叹了口气,望向窗外,三月的樱花开始烂漫,却依旧春风料峭。

     “我倒希望她真的恶毒一点才好呢。”

     “怎么这样说呢?”那个人不满的说道,“姐姐永远都是善良的!”

     “你不了解她,”弥生笑笑,她说,“善恶不过来源于一念之间。”

     “同时,还需要一个摆弄天平的同谋罢了。”

。

无聊辨冰帝座次

...没什么亮点...

或许大爷的衣服算是一个亮点?

无聊辨冰帝座次

...没什么亮点...

或许大爷的衣服算是一个亮点?

烟月漉✨
??忍足侑士的这个设定苏炸天了...

??忍足侑士的这个设定苏炸天了吧?!!

??忍足侑士的这个设定苏炸天了吧?!!

烟月漉✨
向日岳人真的是打网球的吗???...

向日岳人真的是打网球的吗???!
你去练体操吧真的
不要打网球了

向日岳人真的是打网球的吗???!
你去练体操吧真的
不要打网球了

可可爱爱黑加仑

【SY/水晶球00】噩梦和情书

*黑道教父心机甜X艺术天才单纯村

*秋名山漂移预警,ooc预警

*我这么勤快,可以给个❤️和评论吗!


———我是正文开始的分割线———


01 噩梦


真田曾经听过一句话—梦见一个人十次,即表示你与他缘分已尽。


真田第八次梦见幸村的时候,蓦然想起这句话。


缘分已尽吗?


真田破天荒地在部活中走神了。就连幸村叫他,他也是恍恍惚惚的样子,不知因为什么神游天外。


“身体不舒服的话,就不要勉强,好好休息吧。”幸村拍了拍真田的肩膀,拿起球拍,“赤也,今天我和你打一场。”


“诶?”突然被点名的赤也愣了一下,“真的吗部长?”


神之子已经进入场地,夕阳的余晖...

*黑道教父心机甜X艺术天才单纯村

*秋名山漂移预警,ooc预警

*我这么勤快,可以给个❤️和评论吗!


———我是正文开始的分割线———


01 噩梦


真田曾经听过一句话—梦见一个人十次,即表示你与他缘分已尽。


真田第八次梦见幸村的时候,蓦然想起这句话。


缘分已尽吗?


真田破天荒地在部活中走神了。就连幸村叫他,他也是恍恍惚惚的样子,不知因为什么神游天外。


“身体不舒服的话,就不要勉强,好好休息吧。”幸村拍了拍真田的肩膀,拿起球拍,“赤也,今天我和你打一场。”


“诶?”突然被点名的赤也愣了一下,“真的吗部长?”


神之子已经进入场地,夕阳的余晖洒在他的正选外套上,远远望去,犹如神邸。挥拍,跑动,外套也牢牢固定在肩。这个人,不论何时都是如此优雅。


真田弦一郎目不转睛地看着,但是他并不关心什么比赛,他的眼中只有那个在球场上睥睨天下的骄傲少年。


他的笑,他的坚持,他的脆弱,一点一点的占据了真田弦一郎的心。


练习赛还再继续,真田弦一郎却离开了场地。他需要冷静一下,再看下去,他怕是要疯魔。


自虐式地跑完50圈后,真田一边深呼吸一边拿着钥匙打开了社活室的门。


他看到了什么?


深蓝发色的少年赤裸着上身,微微皱眉。棕发少年的手在白皙的后背上游走,裸背少年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梦中的那一幕一瞬间拥有了声音。


“你们?”真田弦一郎立马脱下自己的外套,裹住裸着背的幸村,“太松懈了,很容易生病的。”


“真田,你弄疼我了。”幸村抬眸看着真田,好看的眉皱成一团。


莲二解释道:“刚刚有个部员挥拍时没握稳球拍,打中了幸村的蝴蝶骨,我刚刚看了一下,被打中的地方肿起来了,还有些淤青,必须揉开。”


“咳,我来吧。我刚刚跑完步,手掌温度高。”


对视一眼,莲二将药递给真田:“我去看着部员训练。”


“那就麻烦你了真田。”幸村笑眼弯弯,脱下真田裹住自己的外套,露出光滑白洁的背。


“不必在意,幸村。”真田伸手摸上幸村的蝴蝶骨,莫名地觉得口干舌燥。


当晚,真田弦一郎又一次梦见了幸村。不过,这一次真田并没有打晕梦中的少年,而是随心做了想做的事。


少年细碎的呻吟声,含泪的眸子,空灵悦耳的声线,如瓷的躯体。


他伏在自己身下说:“弦一郎,你弄疼我了。”


自己抚摸他过分好看的蝴蝶骨,亲吻他的唇。


“幸村,你只能是我的。”


什么缘分已尽,去他妈的鬼吧。真田弦一郎在书房练习书法稳定心境,已经写好的宣纸堆成厚厚一叠,庭院中吹过一阵不大不小的风,几张宣纸被吹到了廊道,路过的佣人拾起交给真田。


那几张纸上写着同样的几个字:幸村精市。


02 情书


最先反应过来的人是赤也。


“部长写给我的情书不见了。”赤也哭丧着脸,一次又一次在书包里翻找:“一年才能收到一封!部长亲手写的,怎么会被我弄丢呢。”


“这样说起来,”莲二思考了片刻,“我的也不见了。”


正选们在社活室围绕“情书”交流了一会儿,发现大家的情书都不翼而飞了。


这可是个不得了的大问题!如果幸村知道他的心意被大家这么糟蹋的话...


“以后部长可能就不会再给我们写情书了!我不要!”赤也激动着说道,眼睛微微充血,好似下一秒就要恶魔化。


没错,最可怕的可不是什么灭五感铁拳制裁。


“在社活室吵吵闹闹的像什么样子?”真田黑着脸站在社活室的门口,“今天全部给我加训,真是太松懈了。”


“诶?”


本来就没有什么好心情的正选,在得知加训的消息后,更加沮丧了。但是正选们打队内练习赛的时候,打得一个比一个凶狠——大家似乎把对手当成了偷情书的小贼。


“是这样啊。”幸村在莲二告知缘由后若有所思地笑了,“大家真的很有趣呢。”


“抱歉,”莲二认真地鞠了一躬,“弄丢了精市写给我的情书。”


“没有关系,莲二。”幸村低头轻笑,“你去帮我把大家叫过来,我有事向大家说。”


正选们低着头紧张地站成一排,心中忐忑不安。


“今天大家都表现得很好,”幸村故作忧郁状,“听说大家把我送你们的礼物弄丢了。”


“部长...对不起...”


“部长,请惩罚我们吧...”


“那我就在给你们送一份好了,不是什么大事,大家不要愧疚了。”幸村看着一本正经道歉的正选们,“沮丧的样子好难看哦。”


“部长...”赤也激动地想要拥抱幸村,但是撞进了另一个人的怀里。


“副...部长...副部长?”面对真田的大黑脸,赤也有点结巴。


“幸村背上还有伤,经不起你这么抱。”


回家路上,在岔路口和莲二分开之后,就只剩下真田和幸村两人。


“真田没有弄丢吧?”幸村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问道。


“嗯?什么?”真田装傻。


“情书啊,该不会,真田也弄丢了吧?”幸村的脸上出现“你要是弄丢了我就neng死你”的表情。


“弄丢了,所以拜托幸村也再给我写一份吧。”真田从没想过自己撒起谎来,居然能如此面不改色心不跳。


“诶...那好吧...”幸村难得地露出苦恼的表情。神之子也是凡人呢,被誉为神之子,只是因为他做到了普通人做不到的事,并不代表他无忧无恼,比如,幸村对化学这门功课就相当厌恶。


“今天我帮你补化学吧,”真田叹了一口气,“下周有化学测验。”


“啊啊啊啊啊!我都快忘记这回事了!真田!麻烦你了。”


嘱咐幸村早点睡觉之后,真田坐上了来接自己的车辆。


从前真田会在幸村家留宿,但是今天真田还有其他重要的事情。


“全部都拿到了吗?”


“是的少爷。”


“找专家仿造一份再放回去。”


“好的少爷。”


真田打开装着七份情书的盒子,一张一张地细细端详。目光在看到自己那份的时候变得份外柔情。


真田的父亲一直觉得次子的性格更适合政界,但是在真田主动接触家族地下势力之后,真田的父亲一改之前的想法,毅然决然地将真田家一部分地下产业交给了真田打理。


“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父亲。我会成为这个暗黑世界的皇帝,延续真田家的荣誉。”


以及,利用这份权势,守护我的神之子。


翌日,立海大的正选们在储物柜找到了丢失的情书。


“是恶作剧吗?”幸村和真田在餐厅用餐时聊到这个事。


“看起来是的。”真田一边将剔好鱼刺的鱼肉夹到幸村的饭盒一边说到:“但是我的那份确实不见了,所以还请幸村再给我写一封。”


“嗯?好吧。”满足地吃着鱼肉的幸村额外的好说话,“我今晚就写。”


“作为报答,我会帮你补习化学的。”


“这样的报答还是算了吧...”


tbc.


我真的,一坑未填,又挖一坑。

这篇大纲被我否了四次,现在是无大纲无走向状态,觉得发出来或许可以逼着自己写下去吧orz

。

看姐姐的身高,我突然就对不二家俩男孩的身高有了信心。
不二一定会长到180的!

看姐姐的身高,我突然就对不二家俩男孩的身高有了信心。
不二一定会长到180的!

。

ed后的彩蛋都好可爱

ed后的彩蛋都好可爱

烟月漉✨

P1冢不二一眼万年
夕阳下的他们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P2呆萌小柱子
P3迹越一眼万年【?

P1冢不二一眼万年
夕阳下的他们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P2呆萌小柱子
P3迹越一眼万年【?

烟月漉✨
???是我多虑了吗为什么以前看...

???是我多虑了吗
为什么以前看这段还没觉得有什么
怎么现在???

Fine 我懂了♪

???是我多虑了吗
为什么以前看这段还没觉得有什么
怎么现在???

Fine 我懂了♪

仁王蟹蟹籽
『🎾🐰rabi相关翻译』...

『🎾🐰rabi相关翻译』

2019.12.07 入江奏多生日语音祝福翻译


cr:テニラビ 新网球王子RisingBeat手游

『🎾🐰rabi相关翻译』

2019.12.07 入江奏多生日语音祝福翻译


cr:テニラビ 新网球王子RisingBeat手游
烟月漉✨

唱歌这一段我反复看了十几遍
看不腻啊!!
记忆最深的就是这首歌
现在听还是觉得很好听
什么时候要把日版看一遍♪

唱歌这一段我反复看了十几遍
看不腻啊!!
记忆最深的就是这首歌
现在听还是觉得很好听
什么时候要把日版看一遍♪

烟月漉✨

P1菊丸cut
P2~3卡尔宾cut

大猫小猫一起拼♪
英二太有活力了!!

P1菊丸cut
P2~3卡尔宾cut

大猫小猫一起拼♪
英二太有活力了!!

。

岳人小公主合集二(接上条)

在游乐园会害羞😳(据说还坐了旋转木马

岳人小公主合集二(接上条)

在游乐园会害羞😳(据说还坐了旋转木马

。

岳人合集一:

岳人真是个娇蛮小公主。

p4 5的小动作也是娇俏的很。

当然,坏脾气和倔嘴也是必备的萌点,
其实稍微哄一哄就不气了~
哦吼,可爱ớ ₃ờ。

岳人合集一:

岳人真是个娇蛮小公主。

p4 5的小动作也是娇俏的很。

当然,坏脾气和倔嘴也是必备的萌点,
其实稍微哄一哄就不气了~
哦吼,可爱ớ ₃ờ。

烟月漉✨

烤肉篇的集合

P1~2不二周助cut
P3忍足侑士cut
P4迹部大爷名场面(?不是)
P5真·名场面

忍足太俊了我好了我可以我鸡叫!!

烤肉篇的集合

P1~2不二周助cut
P3忍足侑士cut
P4迹部大爷名场面(?不是)
P5真·名场面

忍足太俊了我好了我可以我鸡叫!!

。

烤肉王子这集的不二,

真是!
可!可!爱!爱!
太过!可爱!以至于!我盯着p1!傻笑了!好几分钟!

烤肉王子这集的不二,

真是!
可!可!爱!爱!
太过!可爱!以至于!我盯着p1!傻笑了!好几分钟!

烟月漉✨

忍足侑士太可爱了吧!!!
吐槽技能满分get√
迹部大爷一夜长出全新头发【?不是

忍不住先去把烤肉那一集看了
太好笑了
我笑出鸡叫差点被我妈抓去做全家桶
【悄咪咪说一句,乾好惨hhh】

忍足侑士太可爱了吧!!!
吐槽技能满分get√
迹部大爷一夜长出全新头发【?不是

忍不住先去把烤肉那一集看了
太好笑了
我笑出鸡叫差点被我妈抓去做全家桶
【悄咪咪说一句,乾好惨hhh】

。

我最爱的画风就是全国大赛的时候,
    飒的时候线条很凌厉,棱角感非常强;
    日常中又保留了软乎乎的不二熊的感觉。

这会整个画风对不二的把握就很到位。

我最爱的画风就是全国大赛的时候,
    飒的时候线条很凌厉,棱角感非常强;
    日常中又保留了软乎乎的不二熊的感觉。

这会整个画风对不二的把握就很到位。

。

Q版的围圈圈过于可爱了ớ ₃ờ。

Q版的围圈圈过于可爱了ớ ₃ờ。

。

不二在和仁王打的这一场中真的好凌厉啊...
又凶又美。

不二在和仁王打的这一场中真的好凌厉啊...
又凶又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