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ptg

512浏览    8参与
Burned female
這裡是參考飛天小女警的自創世界...

這裡是參考飛天小女警的自創世界 我稱他們是姵坦女孩

也重新命名三創

讓每個角色都有故事背景和不同性格 故事更豐富

The Photine Gril“PTG”

布莉芙Belief

碧絲Breeze

布蘭達Brenda

這裡是參考飛天小女警的自創世界 我稱他們是姵坦女孩

也重新命名三創

讓每個角色都有故事背景和不同性格 故事更豐富

The Photine Gril“PTG”

布莉芙Belief

碧絲Breeze

布蘭達Brenda

不要熬夜

 因为写作业综述查到complex PTSD

只有机翻

看到这一段真的很心情很复杂,又难过又感动,

好温柔的描述 


Herman, J. L. . (1992). Complex ptsd: a syndrome in survivors of prolonged and repeated trauma. Journal of Traumatic Stress,5(3), 377-391.


 因为写作业综述查到complex PTSD

只有机翻

看到这一段真的很心情很复杂,又难过又感动,

好温柔的描述 


Herman, J. L. . (1992). Complex ptsd: a syndrome in survivors of prolonged and repeated trauma. Journal of Traumatic Stress,5(3), 377-391.


・Johnanna·

【R/E】Painting the ground(上)

会出现大三角,囚禁梗,非典型abo系列



画地为牢 (试读)子爵桶



微ooc,桶事件后被子爵囚禁,虐,整日嗯嗯啊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1



1885年  巴黎  歌剧院地下别墅



埃里克一直住在别墅里,他没办法逃走,因为他的Alpha标记了他,



是的,那个人就是已经结婚的拉乌尔,拉乌尔·德·夏尼子爵不仅让埃里克怀上了他的孩子,他还把他囚在别墅内,...

会出现大三角,囚禁梗,非典型abo系列




画地为牢 (试读)子爵桶






微ooc,桶事件后被子爵囚禁,虐,整日嗯嗯啊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1






1885年  巴黎  歌剧院地下别墅







埃里克一直住在别墅里,他没办法逃走,因为他的Alpha标记了他,







是的,那个人就是已经结婚的拉乌尔,拉乌尔·德·夏尼子爵不仅让埃里克怀上了他的孩子,他还把他囚在别墅内,








由于信息素的改变与不见天日让埃里克日渐消瘦,埃里克不再说话,尽管拉乌尔让吉莉夫人照顾埃里克,










但没有Alpha信息素安抚的孩子让埃里克把食物吐的一干二净,让埃里克难以挨过每一个孤独的夜晚,










怀孕让埃里克多愁善感,也让他昏昏欲睡,深夜他能感受到拉乌尔,而每一个清晨,埃里克都是蜷缩着身体醒来,留下的只有一只凋谢的玫瑰花,埃里克和从前一样孤独,黑暗,他的世界没有光亮,











他的曲谱大部分在大火中烧毁,只留下他为拉乌尔而作的曲子,那场大火让埃里克大半生的心血毁于一旦。











这一定是上天给我的惩罚:埃里克想到,他的孩子可能和他一样是个怪物,对,自己离开后,他的孩子会和他一样,是个孤儿。











埃里克把自己留在了自己画的监狱里,画地为牢。




02




        克莉丝汀曾经喜欢过埃里克,对,都只是曾经了。




        埃里克教她如何唱歌,埃里克是她的老师,埃里克为她写过曲子,而那些曾经都消失在那场大火中,灰飞烟灭。





        她把埃里克留在大火中,无情的,天知道克莉丝汀在那之后一直在做噩梦,她和埃里克说过再见,把戒指还给了他,哦,克莉丝汀的温柔缱绻都留给了拉乌尔,她对埃里克只有愧疚,悔恨不已。




        在最初的最初,拉乌尔只是想抓到那个怪胎,关住他,教训他,让他痛哭流涕,让他道歉,




        拉乌尔后来发现了那个人的秘密,他抓住了把柄,他现在想控制埃里克,他在大火后我找到昏厥的埃里克,把他囚在地宫中不见天日,他把地宫与剧院的通道封锁了起来,这样没人可以找到他,他也不能逃离。




        埃里克唯一的安慰就是小猴子八音盒,这是他每晚进入安眠的唯一途径,他感觉小猴子就像自己,带着面具,面带微笑,没有人看到面具后破碎的心,



        埃里克想要拥有一个家,拥有温暖,现在的一切都是错误的,拉乌尔有了自己的家庭,而自己总是孤身一人,埃里克扭曲的心态又开始浮现,埃里克喜欢拉乌尔,



        在假面舞会之后,他看着他的音乐天使再也写不出更多的曲子,哦,埃里克陷入了爱河,这是埃里克唯一的秘密。




        仅有的秘密,他会守护好这个秘密




      -TBC-

阿燃

膽小鬼(甜虎)

反覆翻著手中的傳單,到底該不該交給對方他並不清楚。
僅僅是一個高中社團的成果發表,也沒甚麼必要來吧?
姜炯求抓著自己的頭髮,皺緊的眉頭顯示著他的糾結。
「你在幹嘛?」同班的金有謙一把搶走他手中的傳單,一臉興味的等他來搶。
「……你就拿走吧」反正社辦的桌子上還有一堆等待人認領,不差那麼一張。
更何況如果真的沒有了,那他也不用糾結到底該如何開口邀請那個人過來了。
將自己的臉緊貼在微涼的木頭桌面,姜炯求喪氣地想著。
「呀!你今天怪怪的,發生了甚麼事?」被拋下的傳單落在他頭上,姜炯求斜眼看著鳩佔鵲巢霸佔自己前面座位的金有謙。
如果不是太過了解對方的話,他真的會以為對方是在關心自己,而不是等著看好戲。
「甚麼事都沒有…」...

反覆翻著手中的傳單,到底該不該交給對方他並不清楚。
僅僅是一個高中社團的成果發表,也沒甚麼必要來吧?
姜炯求抓著自己的頭髮,皺緊的眉頭顯示著他的糾結。
「你在幹嘛?」同班的金有謙一把搶走他手中的傳單,一臉興味的等他來搶。
「……你就拿走吧」反正社辦的桌子上還有一堆等待人認領,不差那麼一張。
更何況如果真的沒有了,那他也不用糾結到底該如何開口邀請那個人過來了。
將自己的臉緊貼在微涼的木頭桌面,姜炯求喪氣地想著。
「呀!你今天怪怪的,發生了甚麼事?」被拋下的傳單落在他頭上,姜炯求斜眼看著鳩佔鵲巢霸佔自己前面座位的金有謙。
如果不是太過了解對方的話,他真的會以為對方是在關心自己,而不是等著看好戲。
「甚麼事都沒有…」無力的說著,他苦惱到連伸手阻止對方玩弄自己臉頰的力氣都沒有。
「嗯……我猜猜,你剛剛在看的是下周末的成果展的傳單,然後你又這麼糾結……」摸著自己的下巴,金有謙摸著下巴煞有其事的說著。
完全不想理會他的姜炯求只好奇為何今天的上課鐘聲還沒響起,而讓眼前這人有閒情逸致在自己面前扮偵探。
「是要邀請家人?不、你去年也有邀請還沒這樣。朋友?…嗯、等等!」金有謙“嘩!”的一聲站起身,被推動的椅子發出了刺耳的聲音,但是下一秒就被雙手重重打在桌面上的聲音給壓過。
而被金有謙嚇得坐直了自己身體的姜炯求瞪大了雙眼看著對方。
「該不會是在想要怎麼邀請女朋友吧?!呀!姜炯求你這個卑鄙小人怎麼可以偷跑?!」
作為情侶去死去死團團長的金有謙絕對不會允許自家友人搶先自己一步!
而姜炯求的回答則是抓起放在抽屜的課本往金有謙的臉上狠狠地拍了下去。

縮在金曉鐘工作室的沙發上,姜炯求不是很確定趙珍虎今天會不會出現。
可要他厚著臉皮跑到對方工作的音樂學院也太過勉強他了。
說到底,對趙珍虎來說,他不過是金曉鐘認識的弟弟,實在不需要特地為了他犧牲難得的假日去看一個業餘的舞台。
雖然他對於自己精心策畫的舞台有著十足十的信心,但是只要一想到要在趙珍虎面前表演,他就緊張的掌心冒汗。
「嗯?曉鐘還沒有來?」一個溫和的聲音打斷了姜炯求思緒。
他抬起頭看著門口,看著對方對著自己微笑。
一時之間僵硬的甚麼都說不出口,只能傻楞楞的看著他。
「曉鐘哥他去買東西、等等就回來。」等到對方坐到沙發的另一頭,姜炯求才終於取回舌頭的控制權,說出了把他一個人拋在作曲室的金曉鐘的下落。
「啊!這樣啊!」趙珍虎點了點頭表示了解。
「那個、哥是來錄導唱的嗎?」低著頭偷瞄著趙珍虎的側臉,姜炯求覺得光是這樣自己的心跳就不爭氣的開始狂跳。
「對啊!今天剛好沒有排班,所以就跟曉鐘約了。」趙珍虎的語速不快,緩慢的、柔和的語氣,就算是如此平凡的內容卻依舊讓姜炯求紅了耳廓。
此刻的他只慶幸現在工作室的燈光昏暗,不然他完全無法解釋為何自己的耳朵會像隻煮熟的蝦子般通紅。
「對了,炯求啊!」
「嗯、嗯?哥,怎麼了嗎?」瘋狂眨著雙眼,雖然這並不是趙珍虎第一次叫著他的名字,卻還是如同第一次聽到般緊張。 
「下周末是你們學校的社團發表吧?你們社團有參加嗎?」
「啊!有、不是,哥你怎麼會問…那個…」被突如其來的問話給嚇得坐直了自己身體的姜炯求連話都無法說得清楚。
「嗯?因為暢九、啊!他跟你同校,是比你高一個年級的學長。他約我過去看吉他社的成發。」
「而且珍虎哥也是你的學長,所以回去自己的母校也蠻正常的吧?」接著把話說下去的是打開工作室門,手提黑色塑膠袋回來的金曉鐘。
「啊!哥你要喝香蕉牛奶嗎?」沒有去理會傻在一旁的姜炯求,金曉鐘從塑膠袋中抓出一瓶黃色胖胖瓶朝著趙珍虎晃了晃。
「我要!」舉起手,趙珍虎毫不猶豫的回答。


「你不覺得你這幾天練得有點誇張嗎?」朴智敏坐在地板上,單手托著自己的臉頰看著前方認真揮灑自己汗水的姜炯求。
雖然看著對方流暢的動作,朴智敏就知道自己的話根本沒有傳進對方的耳中。好不容易等到音樂終於停止,姜炯求停下動作半彎著腰用雙手撐住膝蓋,喘氣聲取代了音樂佔據著不大的練習室。
「所以你練得那麼勤是因為你女友真的要來?」站起身,朴智敏將毛巾甩向姜炯求,帶點八卦意味的詢問著。
「…甚麼?」撿起掉落在地板上的毛巾,姜炯求沒能聽清楚朴智敏所說的話。
「女友啊女友,整個學校都鬧得沸沸揚揚的,多少少女都心碎了啊~」朴智敏促狹地說著,要知道自從金有謙把這消息傳到全校的每一個角落之後,就能時不時聽到少女們崩潰的哭聲。
「…所以你留到現在就是為了這個?」姜炯求努力克制著不要給這個認識多年的好友一個白眼,還要順便提醒自己對方是個女生的事實,不然他真的很怕自己會像對待金有謙一樣直接用暴力解決。
「不,我在等藝潾處理完學生會的事情,然後你這邊的冷氣剛好蠻強的。」聳了聳肩膀,朴智敏完全不掩飾自己只是來蹭冷氣的事實。

「妳右轉前方就是門了,慢走不送。」 
「藝潾還沒傳訊息給我,所以放心我會繼續待著的。」再次坐下,朴智敏完全沒有打算離開的意圖。 
「再說了,你不給我點消息的話,我真的會被那些喜歡你的少女們給煩死。」 
「我是要給你甚麼消息?」 
「例如你女友到底是哪個學校的?身高、體重,隨便來一點吧!至少有個交代我才能脫身。」 
「…你要坐也坐得好看一點;還有……不是、女友。」用手摸著自己的脖子,姜炯求將視線移向遠處堅決不看向朴智敏,要不然他不保證自己到底會不會奪門而出。 
「不會吧?你還沒到手喔?」那她可以告訴金有謙不用再繼續悲憤下去了,畢竟現在姜炯求還不算是正式脫離單身團。 
「…你那是甚麼語氣?」 
「你可是姜炯求诶,熱舞社的下一任社長、無數少女會在下課後直沖熱舞社就為了看你練習的姜炯求诶。」朴智敏用掌心撐著自己下巴,看著姜炯求這樣說。 
「如果你語氣激動一點的話,我當作你是在稱讚我,但是我怎麼覺得你比較像是在諷刺我?」姜炯求終於轉過頭看向坐在自己前方的朴智敏,開始懷疑為何自己還放任朴智敏繼續待在這裡。 
「你的錯覺。」朴智敏擺了擺手表示這一點也不重要。 
「所以你喜歡的那個女生是怎樣?哪個學校的?」完全沒有掩飾自己的八卦之心,朴智敏就是吃準了姜炯求不會對女生做出甚麼事的性格。 
「……朴智敏。」深吸了一口氣,姜炯求認真地看著朴智敏。 
「嗯?」朴智敏偏了偏頭,發出了疑惑的單音。 
「你再問下去,我就要告訴有謙你喜歡他了。」 
「啥?我怎麼可能喜歡他、等等,姜炯求你不要以為這樣就可以逃掉!!」朴智敏對著站起身抓起背包就往外跑的姜炯求大吼。 


時間就在不斷的練習以及躲避朴智敏的追擊中度過。

看著眼前站在金曉鐘身旁笑得雙眼都瞇起來的趙珍虎,姜炯求真心覺得面對趙珍虎比站上舞台還要困難。 
做了幾個深呼吸後,姜炯求才終於提起勇氣朝那兩人打了聲招呼。 
「呀!也太慢了吧?」金曉鐘見面後的第一句話就是抱怨。 
「如果哥你早點傳訊息給我的話就不會等這麼久了。」姜炯求試圖讓自己的眼神固定在金曉鐘身上,因為他害怕當他看著趙珍虎時自己的雙耳又會不爭氣得紅了起來,現在的他可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掩飾那因為對方而通紅的臉。 
「其實我可以帶曉鐘逛,但是他說不要。」趙珍虎看著金曉鐘,聳了聳自己的肩。 
「是他邀請我們過來的,當然是要由他來招待啊!更何況哥你以為有幾年沒回來了?」金曉鐘站直了自己的身體,理直氣壯的說著。 
「呀!金曉鐘你不要以為我聽不出來你在說我老喔?」趙珍虎一秒伸手想掐金曉鐘的臉頰。 
明明兩個人都比姜炯求大上三四歲,卻做出了幼稚園兒童般的爭吵。 
「對了,會澤哥沒來?」在“戰爭”正式開打前,姜炯求試圖岔開話題來轉移兩人的注意力。 
「喔!最近他在趕工作到今天凌晨才睡,所以就沒有叫他了,不過他晚點會過來。」閃過趙珍虎朝著自己伸來的手,金曉鐘抽空回答了姜炯求的問題。 
「怎麼?如果只有我們兩個過來的話不行?」然後下一句當然不忘捉弄一下眼前這個容易過度認真的弟弟。 
「才、」 
「因為炯求最喜歡會澤了嘛!別稱都是Hui向日葵了。」姜炯求還來不及反駁就聽到趙珍虎順著金曉鐘接下去說的話。 
看著金曉鐘裝作恍然大悟的表情以及趙珍虎略帶促狹的眼神,姜炯求最後選擇把“才不是”這三個字給嚼碎吞進肚中。 

陪著金曉鐘跟趙珍虎隨意地逛著校園,直到金曉鐘接到李會澤打過來表示迷路在校園中的求救電話才從三人行變成了他和趙珍虎獨處的狀況。
「那個、」姜炯求實在很討厭自己每當和趙珍虎獨處就會變得僵硬的舌頭跟一片空白的大腦。
「你要不要先回去練習?」
「诶?」聽著趙珍虎的問話,姜炯求有些愣住。
「畢竟等等還要成發,現在出來亂晃應該會被罵吧?像暢九可是緊張到要我先不要過去找他呢。」想起早上在電話中緊張到語無倫次的人,趙珍虎實在不懂明明都已經是第三次了,為何還是會緊張成這樣?
「而且跟我在一起你很不自在吧?啊!還是我不去看你表演比較好?」看著走起路來同手同腳的姜炯求,趙珍虎無奈地笑了笑。
「才不是這樣!」近乎大吼的音量,嚇得趙珍虎瞪大了雙眼。
「不、雖然真的有點不自在,但是我不是討厭哥!」而是太過喜歡了。後面這句話大概再給姜炯求幾個膽子都說不出口。
「而且,我、我很高興哥你能來看我表演,真的!」
趙珍虎看著眼前情緒激動的姜炯求,原先被驚嚇到的表情逐漸放鬆,最後露出了一抹笑容。
你沒有討厭我就好了。趙珍虎這樣說著。


或許喜歡一個人,就算是在茫茫的人海中也能一秒捕捉到對方的存在?

站在舞台上看著站在下方的人群,姜炯求還是能在一瞬間看到趙珍虎的身影。 
自己那震耳欲聾的心跳聲幾乎要壓過了響起的音樂聲。 
他在看著自己。 
這樣的想法讓姜炯求幾乎無法呼吸。 
他、想呈現一個完美的舞台,一個會讓趙珍虎驚豔的舞台。 
捕捉每一個節奏,就連呼吸的頻率都像是舞台的一部分。 
當姜炯求回過神來,迎接他的是無數的掌聲。 
但是他不在乎這些,他直接看向了趙珍虎的位置,看著對方臉上燦爛的笑容,姜炯求突然有種想要衝下舞台的衝動。 
就算他只是個沒有用的膽小鬼,就算他怎麼也無法將“喜歡”這兩個字說出口。 
但是至少現在那人的眼中出現了自己的身影。 


end

──────────────────────────────
結果我第一篇PTG的文就這樣獻給了姜炯求跟戲份很少的趙珍虎XD
然後感謝 GOT7的金有謙跟15& 的朴智敏的友情客串w

話說我真心覺得這兩個人很萌啊!QQQQQQ
但是貌似很冷诶OTZ

如果喜歡的話就好~~
話說我好像已經很久沒貼文了诶?X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