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acific rim

8704浏览    379参与
翻译年糕
环太平洋沙雕向摸鱼 科学组+T...

环太平洋沙雕向摸鱼

科学组+Tendo

环太平洋沙雕向摸鱼

科学组+Tendo

后准

暴风赤红&切尔诺阿尔法

拟人有

暴风赤红&切尔诺阿尔法

拟人有

ANOTHER SHADOWDEN IN THE WORLD
多好的环太平洋,续集直接崩了

多好的环太平洋,续集直接崩了

多好的环太平洋,续集直接崩了

森林曙光

               “环太平洋”

               “环太平洋”

一柒

The Silence of the Night

  作品:Pacific Rim

  等級:FRM

  配對:Chuck Hansen × Herc Hansen

  摘要:一次Hansen父子的夜晚。

  備註:此為電影《Pacific Rim》的二次腐向創作。

     捏造架空要素有請注意。  

  警語:此篇的配對涵蓋超脫父子間的親人感情,不適者請勿入。

  A/N: 時隔快六年重溫了《環太平洋》。是時候來挽袖子寫了
 
  『是什麼,讓一個人成為一個男人?』

  『是源於他的天性——那與生俱來便被賦予的?又或者是其餘的,那些難以描述的起源?』

  —《地獄男爵》
 ...

  作品:Pacific Rim

  等級:FRM

  配對:Chuck Hansen × Herc Hansen

  摘要:一次Hansen父子的夜晚。

  備註:此為電影《Pacific Rim》的二次腐向創作。

     捏造架空要素有請注意。  

  警語:此篇的配對涵蓋超脫父子間的親人感情,不適者請勿入。

  A/N: 時隔快六年重溫了《環太平洋》。是時候來挽袖子寫了
 
  『是什麼,讓一個人成為一個男人?』

  『是源於他的天性——那與生俱來便被賦予的?又或者是其餘的,那些難以描述的起源?』

  —《地獄男爵》
 
  Chuck的肌理分明的軀體趴伏在那人同樣結實的軀體上。對方的胸膛劇烈起伏,隨著他的律動時而悶哼時而粗喘著氣,用那長著老繭、歷經風霜的雙手推拒著自己。

  他不以為意地哼笑一聲,伸手握住那年長的男人的腳踝,往上一拉——如同那在小提琴上舞動的琴弓,在難以視物的昏暗屋中拉扯出一道圓滑的曲線——在對方的一聲倒抽氣中,再不給予任何提示地大力向前一挺,皺著眉頭享受那來自熾熱深處的、被絞得緊得過頭的觸感,和一陣陣與那人不再止於精神上的透徹連結。

  「Old man,這就不行了?」他用大拇指來回撫按著那正被捉著又抬的老遠的可憐的小腿,指腹底下的肌膚意外地俱備著不輸年輕人的彈性。他愛不釋手地輕輕撫碰著,然後微微傾下身,低下頭在那人的大腿上咬了一下,抬眼看向那被他佔有了大半個夜晚的年長男人,「身為駕駛員可不能只有這一點體力,對吧,Dad?」

  他們的視線交匯在了一起。

  僅僅靠著窗外朦朧的月光,躺倒在凌亂床單上的Herc也能清晰地感受到那道聚集在了自己身上的目光,霸道又執著。年輕的小傢伙俯瞰著他,那微微低垂的眼角帶著些許年輕氣盛的狂妄與一絲傲慢,體溫偏低的柔軟唇瓣則靜止不動地貼在他的大腿一側上方,直到他們的視線相觸後,那不久前還在與他交換濃厚的吻的雙唇,再一次在他那淌著汗水的麥色肌膚上游走了起來。

  從裡側到外邊,Chuck落下一個又一個吻。那垂在前額上的深金色瀏海時不時擦過Herc的皮膚,火熱的鼻息也不時噴在上方,為Herc帶來羽毛一般的癢意;Chuck那佈滿了細細汗水的額頭,在落下吻的時候偶爾也會貼靠在Herc那被抬起的腿上,將滾燙的溫度貼在上頭,讓不同高低的體溫相互渲染著。

  兩人的肌膚與肌膚貼合在一起,身軀深深地結合著,溫熱又無比契合。

  打從握住Herc的腳踝並強勢地高高拉起的那一刻起,Chuck的目光便一刻不曾離開過Herc。他始終輕輕翹著嘴角,帶著一臉寬有餘裕的模樣,卻又執拗地凝視著那毫無保留地將主動權交給了自己的年長男人。看著對方因強烈的感觸而不時閉合起的雙眼,眼角那無法控制地溢出的剔透的淚珠,一股難以言喻的成就感與滿足感從他心底升騰而起。

  然後,他虔誠地一路從大腿一側,一直一直親吻到腳的盡頭,宛如在以另類的方式膜拜著,表達那總無法被言說出口的崇拜與敬仰之情。

  Herc看著Chuck的一舉一動,對方纖長的睫毛以及底下強勢的目光,往日很偶爾會不經意地流露出的依戀與愛慕的神情,他的大腿肌肉——以及腹部的便在剎那間繃緊了起來,喘息變得更加沉重混濁,身上的感觸彷彿變得更加敏銳,腳趾緊緊縮起,腿根肌肉時不時如觸電般地抽動一下。

  Herc滑動著喉頭,閉上眼,想著那人難得柔情的目光,抓著床單的一隻手向旁一伸便攥住那被Chuck用來撐著床的手,牢固地扣住了對方不再比自己短的手指。

  也許Herc不言語的行為刺激到了Chuck,年輕的小夥子在非常短暫的一個停頓後,急迫地傾身索吻,然後格外起勁地擺起了胯,彼此身軀碰撞的聲音在寂靜的夜晚裡顯得尤為明顯。

  Herc聆聽著那挑染著氛圍的聲響、雙方粗重的氣息,感受著那彷彿要與自己融為一體的熾熱,最後頭頂抵著床上的枕頭,緊緊伸長著脖子,顫抖著身軀率先釋放了出來⋯⋯
 
應該會有後續
畢竟有個很想寫的橋段,只不過突然特別想先來寫點夜晚的饗宴

katze11

《环太平洋1 Pacific Rim》德语配音+德语字幕版 洗版

MKV   洗个BluRay-Rip版,同目录下有还算匹配的德语字幕

q4zn


黑名单里眼看着Ressler探员又双叒叕(被)进入单身狗行列╮(╯▽╰)╭

不免想起这部来,还是成为永久的白月光比较好啊(滚


MKV   洗个BluRay-Rip版,同目录下有还算匹配的德语字幕

q4zn


黑名单里眼看着Ressler探员又双叒叕(被)进入单身狗行列╮(╯▽╰)╭

不免想起这部来,还是成为永久的白月光比较好啊(滚



沉默的方舟-极冷圈坑手

【环太平洋】【Raleigh/Chuck】【Herc/Yancy】 柑橘与柠檬 Chapter.7

弃权声明:他们不属于我,但我会让他们在我的故事里属于彼此。

写在文前:并不会做饭,看了几个视频,答应我,当它可行且好吃好吗?话说仿佛在写美食小说一样我明明只是想写撒狗粮的。


Chapter.7


    Raleigh先从碗柜里拿出一个砂锅、两个玻璃碗,然后又打开橱柜,在一个开了口的用中文和泰文写着“泰国珍珠米”的米袋里用专用量杯取了一杯半的米,一杯米大约为四分之一千克,他把米倒进其中一个碗...

弃权声明:他们不属于我,但我会让他们在我的故事里属于彼此。

写在文前:并不会做饭,看了几个视频,答应我,当它可行且好吃好吗?话说仿佛在写美食小说一样我明明只是想写撒狗粮的。

    

    

    

Chapter.7

 

    Raleigh先从碗柜里拿出一个砂锅、两个玻璃碗,然后又打开橱柜,在一个开了口的用中文和泰文写着“泰国珍珠米”的米袋里用专用量杯取了一杯半的米,一杯米大约为四分之一千克,他把米倒进其中一个碗里,加水淘洗两次,把米倒进砂锅里,加水没过米,盖上锅盖,然后打开燃气灶开始煮饭。

    在等米煮熟的过程里,Raleigh开始处理其它需要的食材。

    Raleigh从冰箱里取出一个洋葱、几根维也纳香肠,还有一小碗鸡肉。他把洋葱和维也纳香肠都切成丁分别放置,然后把鸡肉也切成小块。

    在材料都处理完了之后,米饭的清香从砂锅盖与砂锅之间的缝隙逸散了出来,米饭已经熟了。

    Raleigh启动电磁炉,把平底锅放在炉上预热,然后往里加入一小块黄油,等黄油融化后倒入洋葱丁,炒至半透明时加入香肠丁和鸡肉块,等鸡肉块熟的时候往里倒入煮好的米饭,然后倒入番茄酱,这次他比往常多加了一些,还加了一些砂糖,然后快速翻炒,让米饭与其它材料都混合均匀。

    各种食材经过不断的翻炒,各自的味道和香气渐渐糅合在一起,层次也变得更加丰富。Raleigh看了看火候差不多了,就关掉了电磁炉,将炒好的饭倒入之前淘米后洗净的碗中。

    这时候Chuck从楼上走了下来,他手上拿着衣物、毛巾和洗漱用品。他看见Raleigh在厨房忙碌,下意识闻了闻传来的香味,然后走近打量了一下:“你在做中式炒饭吗?”

    Raleigh停下了手头的工作,看着Chuck笑着说道:“并不算是,等我做完你就知道了,对了,你吃得惯米饭吗?”

    Chuck挑了挑眉:“你也做了我的份?”

    “当然,我要尽到监护人的责任,喂饱你,而且要喂好。”Raleigh莫名有些脸热,不经意把话说得冲了些。

    Chuck这次却没反驳,他顿了顿,然后说道:“我吃得惯米饭,我以前吃过很多次中餐外卖。”

    Chuck的母亲刚离开那段时间,Herc的工作还是很忙,而且Herc也不擅长烹饪,所以Chuck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是去邻居家蹭饭,要么是自己点外卖。

    Chuck不愿意欠隔壁邻居家的人情,更不愿意看到他们时不时展露出来的同情的眼光,所以她基本上是点附近的各个餐馆的外卖,直到后来Herc把越来越多的时间放在家庭上,且一点一点地学会了烹饪,Chuck才摆脱了外卖。

    Raleigh募地有些心疼,类似的生活经历他也有,父母双亡后的一段时间里,他和Yancy也是靠着各种外卖过活的,所以他大致能想象得出Chuck话中没说出的那些事。

    Raleigh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的厨艺可不赖。”Raleigh又看了看Chuck手中的东西,“你要去洗澡吗?其实我给你准备了毛巾了,放在浴室的挂栏上了,不过你要是想用你自己的也行。”

    Chuck张了张嘴,还是没做回应。

    “那你快去洗吧,等你洗好我想我也做得差不多了。”Raleigh却没有在意。

    Chuck点了点头,转身向浴室走去。

    Raleigh看着Chuck转过拐角消失在视线里,感觉做饭的动力更足了。

    Raleigh清洗了一下平底锅,然后开始制作蛋皮。

    他从冰箱里取出六个蛋,把它们打进先前没用过的玻璃碗里,然后拿出筷子把鸡蛋打散。他再次启动电磁炉,然后往平底锅里加入一小块黄油,微微晃动锅让油滑遍锅底,然后往锅里倒入一半蛋液,快速搅动蛋液,等蛋液即将凝固时停下动作。在蛋液基本凝固后,Raleigh倒了一部分炒饭在蛋皮的一半上,然后晃动平底锅同时配合筷子把另一半蛋皮盖到了饭上。

    Raleigh取出一个盘子,用筷子把包好的饭小心地推到了盘子上,一份蛋包饭的主体部分就基本完成了。

    Raleigh看着蛋包饭点了点头,然后开始做另一份蛋包饭。

    另一份蛋包饭很快就做好了。然后Raleigh用番茄酱在两份蛋包饭上画了几道交错的斜线。

    Raleigh看着做好的蛋包饭觉得缺了些什么,想了一会儿眼睛一亮,他拿出一根竹签,又撕下一张便利贴,然后用红色的马克笔在便利贴的一面画了一个臭着脸的表情,在另一面上画上有酒窝的笑脸,然后把便利贴贴在了竹签上,最后将竹签插在了其中一盘蛋包饭上。

    完美。Raleigh在心里称赞了一下自己。

    这时候Chuck从一楼的浴室走了出来,他只穿了一件居家的短裤,用白色的毛巾擦着头发。

    Raleigh听见声响抬头看向Chuck,然后就愣住了,当兵的经历加上热衷健身使他对人体构造十分清楚,他的脑中闪过胸大肌、三角肌、肱二头肌、腹直肌……各种专业名词,而在Chuck饱满强健的肌肉上覆盖着茂盛得有些零乱的毛发,从结实的手臂到静脉凸起的手背,从显现沟壑的胸膛到块块分明的腹肌,再到被短裤遮掩住的深处,棕色中隐隐透着红。

    他确实不只是一个男孩了。

    Raleigh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在他眼前的这个男孩已经有了成熟男人的体魄,有足够的资本吸引很多女人、甚至男人。

    Raleigh的心跳得有些快,他的手指屈了屈,也许是摄影师的职业习惯,他很想把这样的Chuck拍下来。

    “你做的什么?”Chuck没注意到Raleigh注视着他的眼神,他的注意力都被Raleigh面前的两个沾着番茄酱、黄澄澄的鼓包吸引了,他好像在哪里见过这种食物,但是却想不起来怎么称呼。

    Raleigh因为Chuck的提问回过神来,他的喉结动了动,缓解了喉咙的干涩,然后说道:“这个叫‘蛋包饭’,是日本的一种特色主食。来,你吃吃看。”Raleigh说着拿出一个汤匙放在了盘子上。

    Chuck没有马上拿起汤匙,他先看了看插在蛋包饭上的贴着便利贴的竹签,然后把它拔了出来,嫌弃地看着便利贴上画着的笑脸和臭脸,问道:“这是什么?”

    Raleigh搔了搔脸颊,答道:“呃,日本的蛋包饭上都是要插上小旗子的。”

    “那你的蛋包饭上面怎么没有?”Chuck看了看Raleigh的蛋包饭,上面光秃秃的并没有旗子。

    因为儿童餐才要插旗子啊。Raleigh的求生欲让他把这句话憋住了,他只能干笑道:“做给你吃的当然要讲究一点,我就无所谓了,没插旗子省点事。”

    “你下次可以把我这份的事也给省了。”Chuck拿起汤匙,看看Raleigh又看看蛋包饭,嘴上说着,“希望它的味道像看着那样正常。”然后用汤匙戳破蛋皮,挖了一口蛋皮上沾着番茄酱的饭,送进了嘴里。

    “味道怎么样?”Raleigh对自己的手艺足够自信,但是还是有点紧张,他莫名期待来自Chuck的肯定。

    Chuck一直微皱着眉头、紧绷着的脸随着咀嚼慢慢放松,他又看了看Raleigh,像是想把Raleigh看得更深一些,然后收敛了自己波动的情绪,说道:“挺好吃的。”

    “那你多吃点,材料还有,不够吃我还给你做。”Raleigh的成就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的嘴咧得很开。

    Chuck点了点头,坐在了餐台边的座椅上,就这么吃了起来。

    Raleigh也拿出另一个汤匙,靠着餐台吃他那份的蛋包饭。

    Raleigh吃着饭,时不时地看一眼Chuck,看着他老实吃饭的样子,心情愉悦、胃口大开,心中想着给这个臭脾气的小子做饭和给Yancy做饭感觉果然不一样,成就感翻了好几倍。

    “你怎么会做日本料理?”Chuck吃着突然问道。

    Raleigh失了会儿神,随即若无其事地回答道:“我在日本待过一段时间。”

    Chuck注意到了Raleigh先前的停顿,但是像是领会到了Raleigh话中的回避意味,只是“嗯”了一声没再追问。

    Raleigh有些意外,没想到Chuck其实也有善解人意的一面。

    

    

    

小剧场

    Raleigh:“Raleigh痴汉烹饪课堂开课啦!想攻略爱人的心,就要先攻略爱人的胃!”

    我:“然而你会的都是我瞎掰的(摊手)。”

    Herc&Yancy:“我们是要沦为背景板了吗?”

    我:“是的,我不想打扰你们二人世界嘛……”

 

 

 

作者有话说:说好了的回家更文,拖延到现在咳咳。嘛虽迟但到,赶在新旧年交替发也不错嘛。祝大家和自己新年顺遂啦(作揖),也希望新的一年能多填掉几个坑吧咳咳咳。

混沌之父

过新春,送大礼,ppdc欢迎您
这里有帅气机甲〖不确定,大概吧〗
沙雕机甲拳击手当甲不让〖这是必须的〗
还有软萌小怪兽给您撸撸〖不怕死你来啊〗
还有ppdc现场内讧,更有先驱红娘,为机甲和怪兽的一段前世今生的虐来千里姻缘一炮签

过新春,送大礼,ppdc欢迎您
这里有帅气机甲〖不确定,大概吧〗
沙雕机甲拳击手当甲不让〖这是必须的〗
还有软萌小怪兽给您撸撸〖不怕死你来啊〗
还有ppdc现场内讧,更有先驱红娘,为机甲和怪兽的一段前世今生的虐来千里姻缘一炮签

游星棋

【授权翻译】【Newmann】Hail St. Sebastrian

作者:GoldStarGrl

原作:Hail St. Sebastrian

授权许可见下图


    译者前记:这篇翻译能完成要郑重感谢亲爱的beta @深渊 在深夜和我激情对答,亲的校对效率不是一般高呀!还要感谢和我讨论各种细节的亲友Landon同学~

    终于能给Newmann这对西皮正经产出粮食啦!16年才后知后觉入坑的我,被咱圈的冷度给惊到,而后疯狂翻墙扒粮,又发现咱这圈不是真冷,是国外赤道国内北极...uprising上映后被官方虐到喷血,所以决定垂死梦中惊坐起——产点翻译粮,希望各位...

作者:GoldStarGrl

原作:Hail St. Sebastrian

授权许可见下图


    译者前记:这篇翻译能完成要郑重感谢亲爱的beta @深渊 在深夜和我激情对答,亲的校对效率不是一般高呀!还要感谢和我讨论各种细节的亲友Landon同学~

    终于能给Newmann这对西皮正经产出粮食啦!16年才后知后觉入坑的我,被咱圈的冷度给惊到,而后疯狂翻墙扒粮,又发现咱这圈不是真冷,是国外赤道国内北极...uprising上映后被官方虐到喷血,所以决定垂死梦中惊坐起——产点翻译粮,希望各位不要嫌弃我的渣翻水平,享受阅读。

----------------------------------------------------------------------------

Summary

    Kaiju用去3654天逐步击溃Newton Geiszler的心理防线。

    这是第一天。

    Hermann没有穿Newt想象中的老式法兰绒睡衣,他不明白那副画面怎么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松垮下垂的长袖和一直紧扣到下巴的扣子。他其实也没有花很多时间去想不同着装下的Hermann在床上是个什么样子。

    你不必再对自己撒谎了。

    不,Hermann是身着白T恤和一件在胯部下饰有PPDC标志的运动长裤入睡的。Newt轻轻地用指腹抚过丝网印制的老鹰标志,留意着材质上与众不同的触感,同时感受着透过织物的属于Hermann的体温。

    一切发生得如此之快,他们之间没有令人尴尬的坦白,没有谁表现出很大的情绪波动,更没有达成什么有着深远意义的共识。

    在“见鬼我们拯救了这世界”的庆祝聚会喝到微醺之后,Newt搀着Hermann走回他的营房,Hermann的手臂吊在Newt的肩膀上,他们就像是一对蹒跚着离开战场的士兵。接着Hermann请他进了房间,他们交换了一杯酒、一些爱抚,紧接着是突如其来的更多的爱抚。

     人们在外边的大厅里又跑又笑,开怀地肆意庆祝,但在很长时间以来,这是Newt第一次没有因嘈杂而感到焦虑来临的刺痛感,没有害怕会错过什么狂欢,在那一刻,这世上没有一个人比他过得更痛快了。

    但那已经是几小时以前了,Hermann淋浴后换上他那普通得不得了的睡衣,Newt也将全身衣物脱到只剩一条平角短裤。他短期内不愿意离开Hermann的房间甚至他的床。

    外边的大厅已经趋于平静,而Hermann正缓慢地、近乎静止地呼吸着,就像一个疲劳至极的人一样。他躺在离Newt几英寸的地方,一边想着他们浪费的时光,一边轻抚Newt的头发,陷入睡眠。

    他不爱你,你知道的。

    Newt把自己的手从Hermann的腿上收回来,然后像要甩掉耳朵里的水一样晃了晃头。垃圾想法在今天别想占上风,今天的他可是个超级英雄。

    再说了,他和Herms在这张床上做的、会毁掉他过分清洁的床单的事,至少是和你非常喜欢的人才会做的事。

    不是想法。是事实。

    天啊。他需要睡一觉。Newt在床上翻了个身,让自己的脊椎贴近Hermann的胸口,顺便把他的手臂搭在自己身上。在感受到Hermann的心脏贴着自己后背跳动时,Newt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冷静下来,Geiszler。让那些多出来的肾上腺素从身体里消散吧。

    肾上腺素使人存活下去。在你的内心反应过慢,接受不到任何讯号时,你的身体已经知道有些事不对劲了。

  “呼吸。”

    也慢得太荒诞了。

    这一切不是真的,这是因为失眠而导致的幻觉。他大学时期连续40小时专注于项目不睡觉时也有过这样的事。那一次,他看见剑桥的街道像细面条一样晃动,而他在宿舍走廊每走十英尺就会撞见同一个身着黄色雨衣的男人。

    但之前,他没有感觉到一只冰冷的、几乎像爬行动物一样的手绕在脖颈上。

  “操!”

    Hermann在他身后惊醒。“Newton?”

    Newt紧闭着双眼摇了摇头。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他应该睁开眼睛,因为现在没什么东西好怕的,这里只有Hermann和Hermann他反常地整洁的卧室,他在这儿很安全。

    但有某个东西让他不敢睁眼。

  “对不起,我没事,我真的没事。”

    Hermann的手臂,他那可爱的、温暖的、人类的手臂,还松松地围在Newton的腰上,并轻轻往里按了按。“你刚才是做了个噩梦吗?”

    他的声音是那么地轻柔,带着点半梦不醒的迷糊困意,让Newt放松下来。他由此成功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接着便转了个身,再次和Hermann面对面躺着。

  “是啊。”他的嘴里很干燥,不只是因为今晚他喝下的量大到惊人的酒。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酒醉的副作用吗?上帝啊,他希望他还醉着。

    Hermann同情地砸了咂舌,把Newt拉得更近一些,与他亲密无间地挨着。Hermann,到头来,是个喜欢依偎的人。24小时之前这样的认知会作为头条新闻在Newt的脑子里循环播放一个星期,但现在对他而言,这只能算第二甚至第三重要的事。

    你觉得在做过那些事以后,你就能好过了?你觉得除开那个摇摇欲坠、可悲的人类特遣队的反叛军,会有其他地方愿意收留你?

  “嘿,醒醒。”Newt 把自己的腿搭在 Hermann的腿上面,尝试性地动了动自己的胯部。Hermann嗤笑了一声。

  “你真是不知足。”他喃喃道。但还是配合了他的动作,像地震图上的S波*一样朝Newt移动,他们就像是板块的边界。

    还在想着构造板块,这个破碎、无用的地球

    Hermann的手沿着Newt的背一路下滑到他的屁股上,然后捏了一下。Newt哼了哼,蹭得更起劲了。

    每个立足于这片裂隙发育、岩石剥落的土地上的人都恨你。

  “Newton.”Hermann呼吸着,他们的鼻尖相互触碰,而那声呼唤听起来就像是一句祈祷,指引他们投身亲吻的先兆,他的另一只手抓住了Newt的腰,接着将他背部朝下地推倒。Newt闷哼了一声,几乎就要因为他是个彻彻底底不打折扣的受而感到尴尬的时——

    你是个笑话。他觉得你是个笑话。

    他放在Hermann颈窝上的双手有些过于紧了,Hermann的双眼大张,其中已经少了之前混杂着几分困意的情欲涌动的光芒。

    Newt几乎要哭出来了。这一定是因为他眼里涌上的寒意。

    眼泪是滚烫的,你个蠢货。

  “对不起。”他低声说道,然后默默收回手臂,把双手窝在胸前,却在瞥到自己纹身的一刹那,感到被一阵莫名的恐慌所刺穿。Hermann稳住他的腰部,再将自己的重量压在他的身上,Newt之前的许多任男女朋友都发现这是让他镇静的最好方式。

    对的。Hermann知道这个。他在他的脑子里看到了。这也发生在他的脑海中吗?

    如果他能听到这个,他会离开。他会说你是个怪物。

  “别让我放手。”他把头埋在Hermann的肩窝里喃喃道。

你得离开他,离开他们所有人,在他们发现你真实的一面之前离开这一切。

    Hermann听岔了*,他只是将Newt抱得更紧了一些。他还是半硬着的。“我不会的。”

  “别让我离开。”

  “没事的。”Hermann说道。“现在每个人都安全了。”

 ---------------------------------------------------------------------------

译注:1.原文用的词是‘S-curve’也就是S波,地震波两种波形之一的横波。特征是质点的振动方向和波的传播方向垂直。作者在文里其他地方也引入了地质学术语,大概是要营造氛围...吧。

2.原文:“Don't let me let go"(别让我放手) ,H听成了“Don't let me go."(别放手让我走)。

现在是2020年普通大理寺问事全国统一搞狄考试

【父子组】洋潮·下 BE结局

·私设如山

·极度OOC

·肉渣注意

·HE的写完了但是打字速度吃屎

·文笔倒退

还是走图片x

上篇链接http://invaincui.lofter.com/post/1d74b353_ef66f7f7

这一篇的感觉上将上的那首小诗倒过来读,“荒芜得寸草不生。


二十几岁的爱情是幻想..三十几岁的爱情是轻佻..人到了四十岁时才明白,原来真正的爱情是柏拉图式的爱情。爱情难以遮掩,它秘藏心头,却容易在眼睛里泄漏。

——歌德

【或许柏拉图才是最终归路x


·私设如山

·极度OOC

·肉渣注意

·HE的写完了但是打字速度吃屎

·文笔倒退

还是走图片x

上篇链接http://invaincui.lofter.com/post/1d74b353_ef66f7f7

这一篇的感觉上将上的那首小诗倒过来读,“荒芜得寸草不生。


二十几岁的爱情是幻想..三十几岁的爱情是轻佻..人到了四十岁时才明白,原来真正的爱情是柏拉图式的爱情。爱情难以遮掩,它秘藏心头,却容易在眼睛里泄漏。

——歌德

【或许柏拉图才是最终归路x



现在是2020年普通大理寺问事全国统一搞狄考试
试着开了一个同人主页,只是想要...

试着开了一个同人主页,只是想要怀念一下初心x
更新到小Chuck葬身太平洋底就不更了。【应该吧

试着开了一个同人主页,只是想要怀念一下初心x
更新到小Chuck葬身太平洋底就不更了。【应该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