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ansy

1783浏览    96参与
山草小住

【HP】人言可畏(且关我屁事)(德潘,吐槽向)

食用说明:德潘吐槽向,德拉科对同人中潘西的形象很不满意。对话体,德潘男女友设定,时间线就不用管了。

该归罗琳的统统归罗琳。


——————————正文——————————


“我觉得你最近把太多时间花在这个上面了,德拉科。”

“没应该的多。”

“你是想把‘阅读德潘同人文’作为全日制工作还是怎的?”

“要那样做,前提是有足够我每天读八小时的德潘同人文。而很遗憾,你的人气距此差得很远,在我的同人伴侣中还排不上前五。”

“那就是你这张不爽脸的来源吗?”

“看起来希望我去干男人的人们占据压倒性优势。”

“哎哟,你真可爱。”

“没错,在大部分‘同人文’里,我都‘可爱’得叫人恶心,...

食用说明:德潘吐槽向,德拉科对同人中潘西的形象很不满意。对话体,德潘男女友设定,时间线就不用管了。

该归罗琳的统统归罗琳。


——————————正文——————————


“我觉得你最近把太多时间花在这个上面了,德拉科。”

“没应该的多。”

“你是想把‘阅读德潘同人文’作为全日制工作还是怎的?”

“要那样做,前提是有足够我每天读八小时的德潘同人文。而很遗憾,你的人气距此差得很远,在我的同人伴侣中还排不上前五。”

“那就是你这张不爽脸的来源吗?”

“看起来希望我去干男人的人们占据压倒性优势。”

“哎哟,你真可爱。”

“没错,在大部分‘同人文’里,我都‘可爱’得叫人恶心,而你,潘西,恰恰相反,是丑恶的代表和集大成者。”

“好吧,刺激到你的究竟是有太多人爱你,还是太少人爱我?”

“他们不停地用狮子狗形容你,就像被念了复制咒一样。”

“听起来很没劲,重复写别人一直在写的东西。”

“在没创意这点上他们倒是一视同仁。”

“比如英俊、优雅、性感、富有、才华横溢的你?”

“你少说了一个‘装模作样’。”

“这是那一连串关于你的形容词中唯一贴切的。哦不,你仍然很有钱。”

“潘西!”

“狮子狗也不算太离谱嘛。”

“他们甚至都没见过你!”

“我在我们的人际圈里也不以美貌绝伦著称,德拉科。”

“那些人,他们就像是看了一眼某张蓄意抓拍来抹黑你的模糊照片,就断定你完完全全就长得那个样子。呸,天知道他们自己又长得什么样?”

“哧。”

“你笑什么?”

“你企图跟别人争辩我不像看起来那么丑真是太可爱了,德拉科。”

“停止用‘可爱’形容我,潘西。”

“那性感如何?”

“别那样看着我!我只是在说,他们是假定除你之外每个人都长得完美无缺吗?他们身边的每个人都是明星?当然你烫头之后毛发看起来是有点丰富,但只要打理整齐——别笑了!”

“对不起,雇你做造型师周薪多少,德拉科?”

“你可雇不起我。”

“我用身体作价呢?”

“可以考虑。”

“让我猜猜,那些人不觉得我的身体这么值钱,对吧?”

“他们认为你是最下贱的婊子,对每个人张开双腿都不会有人想干,尤其是高贵纯洁的我。所以是啊,委婉地说,他们觉得你没那么值钱。”

“你不觉得这挺吸引人的么?高贵纯洁的马尔福少爷,屈从于一个婊子的诱惑……”

“等等,停!我还没看完呢!”

“行吧。”

“潘西!潘西,有成千上万人在往你身上泼脏水,把你塑造成丑陋的母狗,结果你对我发脾气?”

“这么说吧,那成千上万人让我不高兴的唯一原因是,他们导致你躺在床上一小时了还没开始剥我的衣服。”

“如果你这么饥渴可以先自己玩,又不是说你有贤者时间什么的。”

“呣,好主意。”

“……不是在我旁边!”

“你更喜欢听着我自慰的声音从客厅传过来?如果我喊布雷斯的名字会不会更性感?”

“你还真热衷于满足人们的幻想。”

“什么,他们喜欢看我在玷污你的同时再玷污别的男人?”

“他们觉得布雷斯像是我的,前女友回收站什么的。被我甩了的女人有八成都去了他怀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的笑点真心诡异。”

“我只是,哎哟,觉得必须把这件事告诉他。咱们中最难取悦的人原来只能捡你剩下的,梅林的内裤啊,布雷斯一定爱死了这个。”

“他还会爱死了你自慰的时候叫他名字。”

“只是个玩笑,别这么小心眼,亲爱的。”

“那你也不介意我在干你的时候想着格兰杰咯?”

“你最好这么做试试。那也是同人写手们的最爱么?”

“有一大批人疯狂地爱着格兰杰,而且坚信所有人都是这样,包括我在内。”

“哈,她会吓哭的。”

“喂!”

“你可以选几篇精彩的打印出来,我们一块寄给她和她丈夫。”

“或者我们去离婚的时候我把它们留在法律事务司的桌子上。”

“你是在求婚吗,德拉科?”

“不是。”

“很好,因为假如你想给我一个连戒指都没有、我未婚夫还没在看我的求婚,最好做好失去终身性生活的打算。”

“我突然觉得当个自由人很有吸引力。”

“好啊,等你再度不甘寂寞了,下一个目标是谁?波特?”

“众望所归。”

“啥,给我看看。哇靠,你跟波特这对组合的人气……啧啧啧,他和韦斯莱这对金童玉女对观众来说还不够好吗?”

“显然不。”

“哼哼,人人都是批评家。”

“我不能理解他们怎么会在丑化你的同时如此坚信我应该得到更好的。”

“看看这张苍白忧伤的小脸,谁会不爱你呢?”

“如果他们认为你十恶不赦,那我和你又有什么差别?”

“明白了,这才是你生气的点。”

“他们觉得我俩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可我们一直都在一起!”

“也许我是个邪恶的女巫,控制了你的大脑,让你无法自控地干出了那些令人厌恶的事。只要把我赶出你的视线,你就是完美的黄金男孩。”

“放屁。”

“行啦,你不是一直嫉妒波特吗?现在你也有他那样的人气和粉丝团了,这挺不错的嘛。”

“我才不嫉妒波特!”

“好的,你不嫉妒。”

“我讨厌你这样。”

“你就该讨厌死我了,才不会叫你的粉丝们失望。”

“我不需要一群辱骂我女朋友和伙伴的人在那假装爱我。”

“我还能说什么呢?有一个受欢迎的伴侣,就得承受压力。至少现在还没人写信诅咒我流产。”

“你怀孕了?”

“没有。”

“……”

“今晚没有。”

“你就想玩死我对吧?”

“耶,像个婊子那样。”

“你真的不打算放过这个梗了,是不是?”

“除非你放下那破玩意实打实地来努力让我怀孕。”

“如你所愿,而且你很快就会后悔的。”

“我真是期待极了。”

 

(全文完)


狮子狗这形容实在太抽象了,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毛多……

 @罩四卓 送给评审团半边天的罩哥嘻嘻。


川不笑:-D

【授权】upthehillart

Slytherin我的爱,这三位都超喜欢😍

Blaise, Pansy, Theodore

图源:Tumblr

禁二改商用,转载请标明出处

【授权】upthehillart

Slytherin我的爱,这三位都超喜欢😍

Blaise, Pansy, Theodore

图源:Tumblr

禁二改商用,转载请标明出处

川不笑:-D

【授权】upthehillart

转载请标明出处,🈲二改


who else is gay for hp gals? 🙋‍♀️


这几身装扮太🉑了我😝

潘西大美人和卢娜小仙女爱辽爱辽

【授权】upthehillart

转载请标明出处,🈲二改


who else is gay for hp gals? 🙋‍♀️


这几身装扮太🉑了我😝

潘西大美人和卢娜小仙女爱辽爱辽

Hermèspallas
话说这张潘西长得有点像东方人呢...

话说这张潘西长得有点像东方人呢

图源tumblr 

话说这张潘西长得有点像东方人呢

图源tumblr 

Hermèspallas
“帕金森小姐,你先别急着走呀。...

“帕金森小姐,你先别急着走呀。”

潘西X赫敏

图源tumblr 

By fujixia  

查看授权图点这 

“帕金森小姐,你先别急着走呀。”

潘西X赫敏

图源tumblr 

By fujixia  

查看授权图点这 

SQ
来自斯莱特林的蜜汁助攻Pans...

来自斯莱特林的蜜汁助攻Pansy :D

来自斯莱特林的蜜汁助攻Pansy :D

suika8chan

“seems familiar…”

“not me!!!”

老腿一抖,不慎画得像耗子,建议脑内ps急救

新年快乐!!!

2019肝憔悴,2020治肾亏【?】
愿我所有cp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

P3是唯一带会带去的小纸片!求slo15大力拍肩交换物料!想要沐浴在同好的温暖中【你谁

“seems familiar…”

“not me!!!”



老腿一抖,不慎画得像耗子,建议脑内ps急救

新年快乐!!!

2019肝憔悴,2020治肾亏【?】
愿我所有cp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

P3是唯一带会带去的小纸片!求slo15大力拍肩交换物料!想要沐浴在同好的温暖中【你谁

suika8chan



啊…长辈的新年酒会什么的最无聊了。




在某罩【知名不具】英明指示下试图占领本cp本年度最后一个tag!

2009→2019
德潘滞留人口敬上
下一个10年也要继续搞起来!!!
德潘冲鸭!!!

明天的slo请不要嫌弃地来找我们吧!手中的无【an】料【li】蠢蠢欲动!
快来快来!宁要的样子德潘都有!!!



啊…长辈的新年酒会什么的最无聊了。




在某罩【知名不具】英明指示下试图占领本cp本年度最后一个tag!

2009→2019
德潘滞留人口敬上
下一个10年也要继续搞起来!!!
德潘冲鸭!!!

明天的slo请不要嫌弃地来找我们吧!手中的无【an】料【li】蠢蠢欲动!
快来快来!宁要的样子德潘都有!!!

山草小住

【HP】Do You Wanna Build a Snowman?(德潘)

食用说明:五次潘西(想)邀请德拉科堆雪人……

该归罗琳的统统归罗琳。

害,听说要下雪了。


——————————正文——————————


1.

潘西和德拉科五岁那年圣诞,下了好大的雪。

大人们去马尔福庄园参加茶会前俱是三令五申,要孩子们不得失了礼数、在大庭广众下丢人现眼。然而茶酒过三巡、点心过五味,醺醺然的融洽气氛溢满室内,管束渐松,孩子们便纷纷脱了缰。

潘西率先在积雪的草坪上踏出一行足迹,回身朝德拉科伸出双手:“来堆雪人吧!”

德拉科噘嘴,看看自己亮晶晶的小皮靴,又看看她踩下去的脚印里露出的泥土和枯草,态度鲜明地后退一步。

“脏死了!”

潘西把一捧雪扬到...

食用说明:五次潘西(想)邀请德拉科堆雪人……

该归罗琳的统统归罗琳。

害,听说要下雪了。

 

——————————正文——————————


1.

潘西和德拉科五岁那年圣诞,下了好大的雪。

大人们去马尔福庄园参加茶会前俱是三令五申,要孩子们不得失了礼数、在大庭广众下丢人现眼。然而茶酒过三巡、点心过五味,醺醺然的融洽气氛溢满室内,管束渐松,孩子们便纷纷脱了缰。

潘西率先在积雪的草坪上踏出一行足迹,回身朝德拉科伸出双手:“来堆雪人吧!”

德拉科噘嘴,看看自己亮晶晶的小皮靴,又看看她踩下去的脚印里露出的泥土和枯草,态度鲜明地后退一步。

“脏死了!”

潘西把一捧雪扬到他身上,她知道怎么对付他。

“你是不是不会?”

“你才不会呢!”德拉科咯吱咯吱地就踩进了雪里。

结果他真的不会。

大概没人教过德拉科虽然两者都很冷,但雪和冰是不一样的。他企图堆出餐桌上的冰雕孔雀,结果当然是脖子也断了、开屏的尾巴也掉了。潘西老老实实堆着她的传统雪人,找了鹅卵石安在脸中央当眼睛鼻子,又偷来折好的餐巾当帽子,大功告成后美滋滋地围着它走了几圈,大肆嘲笑德拉科没头没尾的秃孔雀。

德拉科阴着一张小脸咯吱咯吱走过来,一脚把她的雪人踢倒了。

往后德拉科就知道,宁可惹怒爹地,不可弄哭潘西。

 

2.

马尔福庄园是个风水宝地,年年圣诞茶会,年年暴雪盖顶。

“来和我雪人!”十岁的潘西喊道。

“女孩子才堆雪人呢!”布雷斯说,飞快地捏出一团雪砸在德拉科金灿灿的脑袋上。

雪球大战一开始便进入白热化,潘西毫不犹豫地放弃了雪人。她追着德拉科砸,可是德拉科太敏捷了,谁都打不中。潘西又冷又累,她一屁股坐在地上,捂住脸,嘤嘤嘤。

德拉科立刻停了下来,怕得不得了。

潘西嘻嘻一笑,用有史以来最大的雪团袭击了他,从他头上一直盖到领子里。

大人们都说德拉科反应敏捷动作快,一定是个打魁地奇的好苗子。潘西兴高采烈地给湿漉漉的德拉科拿来更多毛毯,他是最厉害的,可还是没有她聪明。

 

3.

“想堆雪人吗?”

十二岁的德拉科头也不回地拒绝了她,打魁地奇去了。

潘西揣着热可可和曲奇到球场给他加油。

 

4.

十四岁的潘西非常非常高兴能做德拉科的舞伴,从接受邀请到舞会结束都很高兴,但她的脚真的疼了。

德拉科以他最大限度的绅士风范挽着她回公共休息室,他们经过一楼的走廊,狂风吹得窗户咣咣响。潘西吓了一跳,接着看到窗户的形状被投在雪地上,形成一片暖呼呼、毛茸茸的金色,他俩的影子印在正中央。

她心里那个永远会为了雪雀跃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地嚷:踩脚印!堆雪人!

可是她穿着粉色礼服裙和高跟鞋,德拉科也穿着礼袍和皮鞋。而且他们都长大了,大孩子不应该半夜到城堡外面去玩雪。

 

5.

十六岁的德拉科瘦得让她心痛,他连嘴唇都没了血色,眼下染着乌青,眉头形成恐惧和焦虑的形状。

圣诞假期,潘西在六楼积雪的阳台上找到他,他垂着头,目光投向下方幢幢的影子和欢快温暖的灯光。她很怕他想要跳下去。

德拉科总是说他很好,事情很顺利。

所以潘西说:“要不要来和我堆雪人?”

她的声音就像凝结在半空,过了好一会儿才传到德拉科耳朵里。德拉科慢慢地回过头来,灰眼睛一点点对焦,就像他也被冻住了。

潘西穿的是适合室内的衣服,在夹雪的寒风中瑟瑟发抖。德拉科找到她冰冷的手,揣进自己袖子里。

“我们进去吧。”他说。

 

+1.

他们十九岁那年冬季,新的开始姗姗到来。

马尔福庄园门庭冷落,但已经修复如初,清扫得干干净净。潘西走过长长的门廊,即便陷入窘境,这古老的建筑仍宣告着马尔福家族必将再起。

他们在客厅的火炉边叙话。历经漫长的法律程序,德拉科和他母亲被认定无罪,他父亲则得到了保释的机会,潘西三心二意地啜着口感糟糕的红茶,琢磨怎样不触及德拉科自尊地给他们带些好茶叶。

而德拉科对她说:“你想堆个雪人吗?”

 

(全文完)


沐伊叁言

pansy的七夕贺图!大家猜猜我画的pansy的cp是哪一对吧?不喜勿喷www提示:另一半和pansy一样美丽

pansy的七夕贺图!大家猜猜我画的pansy的cp是哪一对吧?不喜勿喷www提示:另一半和pansy一样美丽

山草小住

【HP】Tell Me How's It Feel(德、潘、亚相关)

食用说明:

1.德拉科、潘西、阿斯托利亚三角!主德潘!洁癖和三观党自行绕道!

2.灵感来自美漫同人You'd Be Better Off Alone/But I'd Rather Be With You,作者AravisTarkheena,译者Lynx;

该归罗琳的统统归罗琳。


——————————正文——————————


德拉科知道自己做了错事,极其愚蠢的错事。

他没有做出更蠢的事来,比如找借口。但出于某种他无法解释的原因,他也不想道歉,尽管他应该这么做。

“那就是你要的?”潘西的声音有些刺耳,她的手臂在胸前交缠,“你觉得她比我更了解你,是吗?你觉得自己了解...

食用说明:

1.德拉科、潘西、阿斯托利亚三角!主德潘!洁癖和三观党自行绕道!

2.灵感来自美漫同人You'd Be Better Off Alone/But I'd Rather Be With You,作者AravisTarkheena,译者Lynx;

该归罗琳的统统归罗琳。


——————————正文——————————

 

德拉科知道自己做了错事,极其愚蠢的错事。

他没有做出更蠢的事来,比如找借口。但出于某种他无法解释的原因,他也不想道歉,尽管他应该这么做。

“那就是你要的?”潘西的声音有些刺耳,她的手臂在胸前交缠,“你觉得她比我更了解你,是吗?你觉得自己了解她?”

德拉科不想回答,因为那意味着承认他几乎不认识阿斯托利亚,就像对方也几乎不认识他;他如此草率地背叛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段关系,仅仅因为惧怕孤独再次降临。

他记得这个:黑魔王操纵下的虚伪酒会,空气中弥漫着如履薄冰的恐惧,金发姑娘隐秘而冲动的告白。她面颊泛着红晕,眼中映出的是曾经风光无限的找球手;而他看见那股自己从未拥有的激情。他的父母整日陷于愁云惨雾之中,人们对失宠的马尔福避之不及,却有一个人相信他终将再度飞翔。

他记得那漫长的十个月间,自己胸口日渐滋长的对潘西的怨怼,他不知道自己能否活过明天此刻,她却与朋友们一道平安地享受着校园生活。这毫无道理,仅仅是因为他爱她,他们相爱,仅仅因为她如影随形地陪伴过他好几年,他便无法忍受自己最无助的时候她不在身旁。

“你现在以我为耻了。”潘西尖锐地说,“你就是这么想的,有好长时间了,‘出卖救世主的帕金森’,你觉得自己是个受尽磨难的小可怜儿,那把你打磨得高尚了。你就没办法忍受我了。”

“我回城堡想抓住波特!”德拉科朝她吼道,“我想把他带给黑魔王!结果我失败了,克拉布……”

潘西退缩了,是因为他的痛苦而非怒火——他从来吓不倒她。德拉科的眼睛模糊刺痛,嗓子里满是砂砾,他试图吞咽。

“就是这样。”他从未如此痛恨潘西刻意放柔的声音,“你在内疚,而我并不。我不后悔我为了保护我自己……还有你做出的任何事。”

“那不是……不是我这样做的原因。”德拉科沙哑地说,“我努力过了,我很——”

他的话语被潘西的神情打断,她的面孔变得空白,此前流露的无论什么——愤怒、悲伤、怜悯,爱意……一扫而空。她成为了某种雕塑,或者一位女神,坚硬无情,从某个更高的地方审视着他。德拉科不寒而栗,他知道潘西可以变成这样,但他忘记了自己也可以成为她这么做的对象。

“我认识你十年了,德拉科,”她僵硬、怪异地说,“你还打算用这样的道歉来侮辱我吗?”

德拉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无论你有什么感觉,我告诉你,你改变的从来不像你以为的那么多。”

留下这句话,她的脚步声——德拉科总能辨认出来的脚步声——快速远去,将他留在原地。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德拉科拥有了某种他难以形容的快乐。他喜欢阿斯托利亚,非常喜欢,她懂得如何去注视光与暗的交界,但同时她诚实、友善,而且有着绝不妥协的底线。他甚至在阿斯托利亚对自己大发雷霆时感到宽慰,她无法忍受得知两人第一次接吻时他与潘西尚未分手,她是个正直的人。

和阿斯托利亚在一起要轻松得多,他不需要隐瞒自己的所感所想,担忧对方会在某些敏感点上发表尖刻的评论。她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而且她理解改变。

除去有些时候,德拉科还是需要违心地点头赞同,他看待事物的方式与过去不同,但时常,她对他来说还是太过激进。会有那么一些时刻他意识到阿斯托利亚很清楚他的言不由衷,这就像他和潘西最后几个月的重演,但他知道这次自己是在为正确的事让步,他想这不是什么大问题。

潘西觉察他的背叛两周后,阿斯托利亚对他提出分手。她告诉他自己维持不了一段无法坦诚的关系,德拉科向她保证自己已经竭尽全力、接下来情况将会变得更好,可阿斯托利亚只是转开了视线。

“你总是在告诉我你从前是怎样的人,就好像那是另一个人一样。你强调自己已经脱胎换骨,我想要相信你。”她说,“但经过这段时间,你对我、对她做的这些事,使我觉得你并没有改变那么多。”

德拉科想要歇斯底里地大笑,她们都能看透他,他遭到了报应。

与阿斯托利亚分手几周后,他再次与潘西对话。只谈公事,她的眼神严苛而谨慎,就像对待一位曾背后捅过她刀子她却不得不再一次与之合作的商业伙伴,这个事实刺穿他的心脏,德拉科无法为此怪罪任何其他人。

半年后潘西给了他一个笑容,只是在公开社交场合听到趣闻时的反应,不带有任何他们曾经有过的心照不宣和亲密。她嘴角的弧度像钻心咒一样击中他,她带着那个笑容与别人攀谈,而德拉科终于发现了这么长时间以来存在于他生活中的那个潘西形状的空洞,然而弥补的时机早已过去,弥补的资格他也早已失去。

十八个月后潘西第一次对他放下戒备,他们谈及布雷斯的最新绯闻,无伤大雅的玩笑与习惯性的肢体动作:她轻戳他的胸膛,他的手指恶作剧般扬起她的额发。有什么东西倏然将他们笼罩,她后退,转身离去;德拉科僵在原地,手无所凭依地抬着。他意识到她也是如此,他意识到这件事伤害他们两人同样深。

三年后他终于能够承认。

“你是对的。”德拉科说,“我以为我成了另一个人,一个不存在的、更好的人,但我从来没有改变多少。我和过去一样自私又糊涂,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或想要什么。”

这一次她听完了他的道歉。

五年后他再次亲吻潘西,她的嘴唇绷出僵硬的直线,脊背挺直,全身静止。德拉科感到渴望撕裂他的灵魂,他以明知会被推开的方式继续下去,在她还允许的时候索取更多。

“我爱你。”德拉科说,可悲地哽咽着,“我犯了错,但是我爱你。”

她的嘴角软化,胸膛的起伏开始加剧。

“我一直爱着你。”潘西回答,“我因此恨你,这让我害怕。我从来不想恨你。”

五年又一个月,他们再次在同一张床上醒来。德拉科近乎震惊地感受到熟悉的重量压住自己的手臂,柔软的头发落在他的肩颈。

“一开始我以为我离开你会更好,我们独自一人或与其他人在一起都会更好。”她若有所思,手指以心照不宣的方式在他身上勾画,“但我发现你并没有过得更好,而我宁愿和你在一起。”


(全文完)


题目来自Halsey的歌曲Without Me。

Tell me how's it feel

告诉我感觉如何

Sittin' up there

当你安坐在那儿

Feeling so high

如此快意

But too far away to hold me

却无法拥我入怀


月要

在吗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晓得我的意思吗
嘻嘻
214快乐!
我跟我的sai今天过得非常幸福√顺便产个贺图嘿嘿🤗🤗🤗

在吗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晓得我的意思吗
嘻嘻
214快乐!
我跟我的sai今天过得非常幸福√顺便产个贺图嘿嘿🤗🤗🤗

活見鬼

【德潘】《自投罗网》番外篇(AU/婚约/轻松狗血/HE)

HP同人,cp:德拉科·马尔福x潘西·帕金森——————

跨年夜,沼泽酒吧还不到十点就人满为患了。

而德拉科·马尔福绝对是近半年来夜场的稀客。

“嘿!德拉科!好久不见!”一位金发貌美的女人站在了他的卡座旁,亲昵的搭上他的肩膀问到:“听说你已婚了?”

“嘿!黛西!“德拉科抬头看到老板娘,忙给她挪了位置示意她坐下:“是的,我上个月结的婚。”

“简直不敢相信!因为这事我还和赞比尼打了赌,你害我输了整整20个加隆!“黛西夸张的叫道。

德拉科大笑起来:“别说你了,就是半年前有人这样告诉我,我也不会信的!”

“德拉科,真好奇你会和什么样的...

HP同人,cp:德拉科·马尔福x潘西·帕金森——————

跨年夜,沼泽酒吧还不到十点就人满为患了。

而德拉科·马尔福绝对是近半年来夜场的稀客。

“嘿!德拉科!好久不见!”一位金发貌美的女人站在了他的卡座旁,亲昵的搭上他的肩膀问到:“听说你已婚了?”

“嘿!黛西!“德拉科抬头看到老板娘,忙给她挪了位置示意她坐下:“是的,我上个月结的婚。”

“简直不敢相信!因为这事我还和赞比尼打了赌,你害我输了整整20个加隆!“黛西夸张的叫道。

德拉科大笑起来:“别说你了,就是半年前有人这样告诉我,我也不会信的!”

“德拉科,真好奇你会和什么样的人结婚,”黛西站起来准备走去吧台,又嘱咐道:“有空常来,最好让我们也见见马尔福夫人。”

“会的,”德拉科用戴着结婚戒指的手冲她挥了挥,“等她下周从巴黎老家回来。”



还有两个小时就要结束这一年了,德拉科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回想。今年可真是荒唐的一年,先是莫名其妙地订了婚,又没头没脑地结了婚,但这种感觉还不赖。

只有今天,他实属无奈只好跑来老地盘找点乐子,毕竟没有人陪他跨年——新晋马尔福夫人潘西女士在他几百公里以外的地方,而他的狐朋狗友们都成双成对的窝在这座城市的某一个角落度过今年的最后几个时辰。

德拉科很快和几个刚认识的俄罗斯人凑在一起玩起了骰子,这帮俄罗斯人特意来伦敦过圣诞节,顺便慕名来这里跨年。

“马尔福先生,你是我见过喝酒最斯文的伦敦人了。”一位大鼻子的俄罗斯男巫说道,他用啤酒杯喝着威士忌。

德拉科已经喝的有点飘了,他不得不承认他的酒量很差,以往来酒吧都是以泡妞为主,吹牛逼为辅。

“嘿,介意多加一个吗?”

一位年轻的女人端着酒杯出现在他们桌旁,露出迷人的微笑问道。

德拉科在昏暗的灯光下应声抬头看了一眼,瞬间清醒了不少——潘西·帕金森?!

此时的潘西有这一头灰色的长发,画着浓浓的烟熏妆,眼睛旁边还贴着浮夸的金色小亮片。她可能还对自己的脸施加了些别的什么咒语,但是德拉科敢确定,这就是潘西帕金森,她不是说下周才回来?现在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潘西在一桌年轻人的热情邀请下紧挨着德拉科坐了下来,很快投入到新一轮的骰子中,她甚至都没有正眼看他一眼。

德拉科不得不承认,他现在心跳很快,在潘西离开的短暂几天单身时光里,他的脑袋几乎平均每十分钟一次不受控制地想她。但潘西现在就坐在他旁边,哦梅林啊!这似乎是他们第一次肩并肩坐在酒吧里。

忽然,德拉科握着酒瓶的手猛抖了一下。他赶忙把酒瓶放下,凶狠狠的瞪着他旁边若无其事的潘西帕金森。而她正一只手摇着骰子,而另一只手在桌下隔着裤子暧昧的抚摸着德拉科。

用余光瞄到德拉科臭脸后,潘西似乎变本加厉了,她把手悄悄伸向德拉科的裆部,力度也大了不少,很快她就感觉到德拉科的裤裆处鼓了起来。正当她得意洋洋决定结束恶作剧时,她的手被德拉科按住了。

“继续啊,马尔福夫人。”德拉科贴近她的耳后说道,还不忘对着她的耳朵轻轻呼气。

潘西使劲想把手从德拉科的手心里抽回来,但德拉科却越捏越紧。一桌人都在继续喝酒吵闹,根本没人注意到桌子下两个人的拉拉扯扯。潘西决定放弃挣扎,使坏地用手去解德拉科的皮带,德拉科立马把她的手拍开了。

德拉科缓缓起身,向同桌的俄罗斯人示意自己要去趟厕所。

德拉科刚走片刻,潘西便佯装要去吧台加点冰块,也离开了卡座。

她刚绕过酒吧里最热闹的人群,就被忽然抓住,拽进了楼梯旁的小杂物隔间里。

“哎!”潘西惊呼一声,定眼一看正是一脸不怀好意的德拉科。

德拉科被潘西贴地很紧,他们似乎能在震耳欲聋的嘈杂声中感觉到彼此的心跳。

德拉科死死地扣住她的腰身,用食指抬起她的下巴,细细打量她。

“哟,勾引我真的不用画成这样,”德拉科轻佻地说道:“我比较喜欢冷冰冰的女孩。”

潘西往他脸上啐了一口,“那是谁大半夜的还跑到这里来找乐子,闻闻你这味道,我没来之前你都至少喝了——”

德拉科低头堵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嘴,两个年轻人身体变得火热起来,潘西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抵着她的大腿。

“潘西,我很想你。”德拉科把脑袋放在她肩膀上,低声说道。

“是它想我了吧?”潘西用大腿来回在德拉科的腿间蹭了蹭,她双手搂着德拉科的脖子咬上了他的耳垂。

“喂,潘西,”德拉科躲开了她,“现在回家吧。”

“我才不要一回来就看到被你搞得乱七八糟的家,”潘西毛茸茸的脑袋在他脖颈间蹭着喃喃道,“我订好了跨年的酒店,就在嘻嘻街。”

“提前一周订的?”德拉科惊讶地问道:“你专门回来陪我跨年?”

潘西没有回答他,拉起他的手,穿过拥挤的人群中向后门挤去。随后两个年轻人踩着伦敦刚下的雪一路向酒店飞奔。

刚关上门,德拉科就迫不及待地托住潘西的臀部,将她抱到了床上,潘西按住德拉科的后脑勺吻了上去,宽敞的房间里只有两人混乱的呼吸声和酒气。

等两人衣物都脱的差不多的时候,潘西翻身骑在了德拉科身上,手向他的内裤伸去。

“你又要在上面?”德拉科喘着粗气,略带不满地问道。

“要。”

潘西刚成功脱下了他的内裤,就被一把翻在了下面。

“不行,你这个懒骨头动两下就会喊累了,”德拉科伸手一边揉她的胸一边喃喃道:“我不想今年的最后一天被你扫兴。”


四十分钟后,两个人坐在浴缸里,潘西又变回了她黑色的短发。

“喂,你有没有给我准备新年礼物啊?”德拉科从背后轻轻地抱着她问道。

“你还想要什么礼物,”潘西用胳膊肘捣了他一下,“我大老远跑回来还不够吗?”

“可是我给你准备了好多礼物,调查了一大圈女同事的爱好呢。”

“喂,德拉科,新的一年你有什么计划?”

“嗯…还没想出来呢,马尔福夫人,或许,我们可以生一个小马尔福?”


-end-


番外车一篇,正文已完结~

正文C1-3戳我lof有,其余章节已收入德潘同人合志<寻欢作恶>,购买的话可以tb直接搜索关键字“德潘”or寻欢作恶or私戳罩四卓,她昨天说她手里还有最后五本



2018年第一篇文居然是最后一天写完的,心累啊555!祝大家新年快乐!

月要

德潘的圣诞贺图_(:з)∠)_没有画完,先发上来吧_(:з)∠)_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救。

以下是负能

最近糟糕透了。昨晚sai崩了,画到这个程度已经很晚了又保存不了。这学期最喜欢的画还没画完就被别人撕坏了。_(:з)∠)_滔滔怒火即将要把我燃烧,恨不得把将我画撕坏的人的头拧下来。

德潘的圣诞贺图_(:з)∠)_没有画完,先发上来吧_(:з)∠)_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救。

以下是负能

最近糟糕透了。昨晚sai崩了,画到这个程度已经很晚了又保存不了。这学期最喜欢的画还没画完就被别人撕坏了。_(:з)∠)_滔滔怒火即将要把我燃烧,恨不得把将我画撕坏的人的头拧下来。

月要
哲学课摸了个潘潘_(:з)∠)...

哲学课摸了个潘潘_(:з)∠)_指绘好难啊
还没画完_(:з)∠)_

哲学课摸了个潘潘_(:з)∠)_指绘好难啊
还没画完_(:з)∠)_

月要

德潘本《寻欢作恶》的钥匙扣高清大图来辣!( ˘ ³˘)❤
第一次画钥匙扣嘻嘻嘻!!板子用的还是不熟练quq以后多多努力!!
另外!要是德潘圈小可爱们喜欢可以拿去当头像鸭!!不做商业用途就好啦!
给你们一个啵啵叽!

德潘本《寻欢作恶》的钥匙扣高清大图来辣!( ˘ ³˘)❤
第一次画钥匙扣嘻嘻嘻!!板子用的还是不熟练quq以后多多努力!!
另外!要是德潘圈小可爱们喜欢可以拿去当头像鸭!!不做商业用途就好啦!
给你们一个啵啵叽!

月要
取取画的德潘啊啊啊啊啊啊啊!!...

取取画的德潘啊啊啊啊啊啊啊!!!旋转跳跃螺旋上天!!!!!可以说是爆炸式的好看了呜呜呜呜呜!!!!!! @抛尸街 谢谢爸爸发的粮!!!!德潘这么好吃真的不跳坑吗!!!呜呜呜呜呜

借用我圈太太的一句话 德潘就是坏人相爱为民除害啊quq

取取画的德潘啊啊啊啊啊啊啊!!!旋转跳跃螺旋上天!!!!!可以说是爆炸式的好看了呜呜呜呜呜!!!!!! @抛尸街 谢谢爸爸发的粮!!!!德潘这么好吃真的不跳坑吗!!!呜呜呜呜呜

借用我圈太太的一句话 德潘就是坏人相爱为民除害啊qu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