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ansy parkinson

374浏览    19参与
Era

一个德潘脑洞贼短的

来了?读读这个浪费你生命中的十秒钟!

大战之后的夜晚


德拉科和潘西坐在河边上,天上下着蒙蒙细雨。

“德拉科?”

“嗯。”

“今天的夜空真美”

“河面倒影得也很美”

“但那是一个虚幻的梦境啊”

“我们每一个快乐的时刻现在都是虚幻的了,比梦境还遥远。他们也很美”


The night after the war


Draco and Pansy are sitting by the black lake. It was raining...

来了?读读这个浪费你生命中的十秒钟!

大战之后的夜晚


德拉科和潘西坐在河边上,天上下着蒙蒙细雨。

“德拉科?”

“嗯。”

“今天的夜空真美”

“河面倒影得也很美”

“但那是一个虚幻的梦境啊”

“我们每一个快乐的时刻现在都是虚幻的了,比梦境还遥远。他们也很美”


The night after the war


Draco and Pansy are sitting by the black lake. It was raining gently.

‘Draco?’

‘Yes?’

‘The stars are beautiful tonight’

‘So is the reflection. It’s mesmerizing’

‘But it’s just an illusory dream’

Every happy memory we have is now illusory and further than a dream. They’re still beautiful. 


MissHowl

【HP/原创/德潘】The Best Friend

最好的朋友


德拉科-马尔福X潘西-帕金森,也可以说是原著向?其实每小节都应有些少儿不宜的东西,但是考虑了一下删掉了。

(全文2513字)


德拉科-马尔福是个野心家、胆小鬼、好好先生、投机主义者、长不大的孩子。他在只有十一岁时就滑稽可爱地装作已经和他的父亲一样有了四十岁,他现在二十五岁了,却和十一岁时没有分别。 


德拉科-马尔福是潘西最好的朋友。 


而她最好的朋友此刻正在挥着他那根漂亮的山楂木魔杖摆弄着马尔福庄园正中的巨型花池。那里原本种着一大片山茶和蓝铃,以及许许多多潘西叫不出名字、辨不清颜色、说不出味道...

最好的朋友



德拉科-马尔福X潘西-帕金森,也可以说是原著向?其实每小节都应有些少儿不宜的东西,但是考虑了一下删掉了。

(全文2513字)


德拉科-马尔福是个野心家、胆小鬼、好好先生、投机主义者、长不大的孩子。他在只有十一岁时就滑稽可爱地装作已经和他的父亲一样有了四十岁,他现在二十五岁了,却和十一岁时没有分别。 

 

德拉科-马尔福是潘西最好的朋友。 

 

 

而她最好的朋友此刻正在挥着他那根漂亮的山楂木魔杖摆弄着马尔福庄园正中的巨型花池。那里原本种着一大片山茶和蓝铃,以及许许多多潘西叫不出名字、辨不清颜色、说不出味道、但会在春天一齐盛放的花。不要误会,她可不喜欢这些花,潘西每次回家都要吞好几瓶魔药才能不再打喷嚏。但潘西很喜欢这个花池,因为这里花还开的时候,她经常坐在花池边上看德拉科玩扫帚,一看就是一个下午。 

德拉科的手指修长灵巧,他向来很擅长这些精细的魔咒,他总是嘲笑她连最基本的漂浮咒都施得踉踉跄跄。马尔福庄园已经很久没有开花了,但潘西相信德拉科想要做成一件事时就没有他做不成的。 

不,她是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钱做不成的事。 

中间那块双蛇头形的雕塑似乎给他造成了不小的麻烦,但是没有关系,当所有大事都已经被金子解决之后,剩下的细枝末节自然就变得无足轻重、无关紧要。 

三个月前德拉科搬回了马尔福庄园,其实仔细计较起来也不能算搬回。他决定耐心细致地扫除这里仅剩的残余味道,黑魔王的、愚蠢的父亲的、疯子姑妈的、摄魂怪的、混血狼人的,也许还有她的。而此刻潘西脸上挂着少时看他玩魁地奇一样的神情,坐在德拉科大概十米远的地方,看着他手里不停、嘴巴也不停。她被他请来做客,或者,用他的话说,做参谋。他相信现在用花草、服装生意维生的他的好朋友的眼光。而后事态的发展方向并不在潘西的预料之外,德拉科灵巧修长的手指从魔杖移向了她,片刻之后,留下了一路或大或小的花。 

 

 

潘西适应了她最近的生活,办公室、公寓、马尔福庄园,三点一线,一条坑坑洼洼的曲线。当然这是建立在她用了很多年适应了没有家养小精灵、没有帕金森的姓氏、没有一大笔金子、没有家、没有父母的生活基础之上。潘西开始变得很能接受和理解事实。就比如今天,她坐在这家给她倒着奇怪的酒的麻瓜服装店里,看着德拉科在一条条裙子之间穿梭,这样诡异的事除了那酒在胃里留下的火辣外,就没有让她有什么特别的不舒服。 

德拉科现在很像一只蝴蝶,蜕去了真实的壳、却又钻进隐形的壳的那种。你能看到他扑闪扑闪的花翅膀,看到他奔走钻营、拈花惹草的急躁身影,你却看不到他悬在空中、针眼大小却满是算计的心。但这个你里不包括潘西,她一清二楚地看得到。 

德拉科买了两条裙子,一条潘西喜欢,一条潘西不喜欢,一条白色、一条墨绿色,一条放在礼盒里扎上了漂亮典雅的蝴蝶结,一条被德拉科温柔似水地给她穿上,而后又被狼心狗肺地撕碎、最后又复原如初,现在躺在马尔福庄园冰凉的大理石地板上,潘西光脚去捡起来时和之前无数次一样冻得浑身颤抖。 

中场休息的时候他趴在她身上大口大口粗重地喘气,牢骚着部里的琐事、纳西莎的病情、生意、政治、球赛……这些可以和她谈的事情。 

那些不能谈的事情,他半个字没有提,是谁说马尔福不够聪明谨慎不会做事说话? 

她从来不记得德拉科这么喜欢和她聊天。他说,“样式、颜色、剪裁,都是你的口味。你看我多了解你。”可他给她的是她不喜欢的那条。而他也知道。 

 

 

潘西曾经养过一只猫,那只猫很漂亮,小巧机灵,特别会撒娇。她给他买了对角巷宠物店里卖得最贵的猫粮,可他还却想要橱窗里五颜六色、梦幻缤纷的猫玩具。她不许,最后那只猫就仗着漂亮发脾气不吃猫粮,可没过几天就病怏怏的瘦脱了骨,然后就再没有要过、玩过任何玩具。 

而人不需要教训就能学会权衡利弊,就能知道面包要比玫瑰花更加美好。 

这时德拉科在挑选玫瑰花,粉色的那种、香味若有若无的那种、潘西从来不喜欢的那种。他订下了四家鲜花店和她这里所有的粉色香水玫瑰,亲自选了、甚至亲自设计了一部分花篮样式。而后德拉科随手拿了一朵火焰玫瑰插在他曾经盛赞过的潘西的黑漆漆的齐耳短发上。潘西记得他说起他第一次见她,是在某次高尔家的宴会上,他说那里一整圈金发的穿着粉色蓬蓬裙的小女孩里,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穿着绿色礼服坐在一旁偷偷做鬼脸的她,他说她的波波头上夹着一颗猫眼绿的发夹,他说她的眼睛亮亮的,他说她的味道很好闻。 

怪不得他后来拼命地拽她的头发,勒的手指上都有了淡淡的血痕,她觉得自己本就不再牢固的头发又脱去了一大半。他今天心情似乎不错,嘴巴里说出来的都是漂亮话,那种小孩子给父母听了,父母会奖赏一颗糖果的漂亮话。潘西却知道德拉科不想要糖果。 

而她当年没有给那只猫买玩具,现在就不会答应他。 

 

 

潘西自然认得,那可是她看着他亲手一点一点挖的,然后又亲自找了最好的匠人取材切割。只是那时它不是这样被镶嵌在妖精锤炼过的银子里、大小正好地摆在裹了厚丝绸的盒子中。她记得他说过,蓝宝石和她不搭。她突然觉得生活充满讽刺,美好原来需要建立在打磨、润滑、美化、衬托之上,而她就这样一直擅长粉饰太平,相信这样荒诞的美好。她问,“那就是新的东西?”他点头,面色苍白。 

她将他拖到角落,他还是不肯承认现实,他还在夸她有多适合这条裙子,他依旧盛赞她的齐耳短发和猫眼绿的发夹。潘西拿出魔杖,踉踉跄跄地挥舞着、含混不清地念了句咒语,而那句咒语奇迹般的生了效,她身上墨绿色的短裙一下变成白色,他这次没有嘲笑她,他大惊失色、停下了正喋喋不休的嘴巴和正在不安分的灵巧修长的手指。 

此刻他修长灵巧的手指在握着一枚闪亮的戒指,正要戴在一个留着过腰金发的女人手上。 

 

 

德拉科-马尔福是个野心家、胆小鬼、好好先生、投机主义者、长不大的孩子。他想要做两手买卖,却没有与之匹配的耐心和气魄,他想要好聚好散,却又并不甘心,他贪婪地想要住在他自己画出的玫瑰色满是泡泡的梦里,却不知道童话故事的结局只能出现在书本上和不相信现实残酷的人的幻想中。他在只有十一岁时就滑稽可爱地装作已经和他的父亲一样有了四十岁,他现在二十五岁了,却和十一岁时没有分别。 

他好像有点愧疚,他说,“潘西,谢谢你能来,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潘西身后是盛开的山茶和蓝铃花,面前的金发女人穿着她喜欢的裙子,手里捧着、身后摆着粉色香水玫瑰,头发上、耳垂上、脖颈上带着他挖出的那块蓝色宝石做的珠宝首饰。 

潘西一口吞了杯中的酒,笑声舒朗,眼睛明亮,“德拉科-马尔福,我最好的朋友,新婚快乐。”

川不笑:-D

【授权】upthehillart

Bad kids,and better than you.


气场两米八以上

图源:Tumblr

禁二改商用,转载请标明出处

【授权】upthehillart

Bad kids,and better than you.


气场两米八以上

图源:Tumblr

禁二改商用,转载请标明出处

lalalalinda492

老哈在蛇院

Cr: ig @ne.djem

*authorized 已授权

(https://www.instagram.com/ne.djem/)


老哈在蛇院

Cr: ig @ne.djem

*authorized 已授权

(https://www.instagram.com/ne.djem/)

 

松前茗梓

【德潘】Unwanted3-4

▪意识流,微ooc半私设

▪BE向慎入

▪内含德亚注意避雷



前往霍格沃茨的特快列车上他们听闻那个传闻中的救世主Harry Potter也来了,从听到这个消息开始帕金森小姐就开始捏着她那尖锐的嗓音与同车厢对面坐着的两位煞是富态的高尔与克拉布谈论着跟救世主有关的话题,向来不甚合群的马尔福少爷竟然也对此话题有着深厚兴趣。


特快列车特快列车,果真是名不虚传,明明感觉没过多久再次反应过来便已经站在霍格沃茨的土地上了。一年级新生由一位有着巨人血统的大个子带领着去黑湖坐船,克拉布和高尔被赶去坐另外一条可怜的小船,原因是帕金森尖叫着说着他们会让小船沉入湖底的,而多出...

▪意识流,微ooc半私设

▪BE向慎入

▪内含德亚注意避雷




前往霍格沃茨的特快列车上他们听闻那个传闻中的救世主Harry Potter也来了,从听到这个消息开始帕金森小姐就开始捏着她那尖锐的嗓音与同车厢对面坐着的两位煞是富态的高尔与克拉布谈论着跟救世主有关的话题,向来不甚合群的马尔福少爷竟然也对此话题有着深厚兴趣。


特快列车特快列车,果真是名不虚传,明明感觉没过多久再次反应过来便已经站在霍格沃茨的土地上了。一年级新生由一位有着巨人血统的大个子带领着去黑湖坐船,克拉布和高尔被赶去坐另外一条可怜的小船,原因是帕金森尖叫着说着他们会让小船沉入湖底的,而多出来的空位则是由那位格林格拉斯小姐顶替。


看似脆弱不堪的小船在湖面平缓的移动着,竟然没有同想象中的摇晃下沉。但帕金森小姐却被黑漆漆的湖面以及雾蒙蒙的前方吓得揪住马尔福的袍子,孰知她性情的马尔福安抚的拍拍她的手臂没有出声。而另外一个孤零零的格林格拉斯小姐则满是向往的看向远处霍格沃茨越发清晰的轮廓。


直至安全站上陆地后帕金森小姐才松开那块被她揪皱了的布料重新换上一副高傲的神态跟在马尔福身后。他们被领到走廊前的楼梯上,接受由麦格教授说出的入学欢迎词以及警告。中间有一段时间麦格教授离开了一小会儿,马尔福趁此那位救世主发出交友请求。用帕金森的话来说就是那个不长眼的家伙竟然拒绝了高贵的马尔福发出的交友请求而跟那个纯血叛徒韦斯莱,他迟早会为他的决定而后悔。


无论是对于马尔福还是帕金森,甚至是布拉克和高尔,分院帽的结果都毫无悬念。果然他们经历短暂的分开后还是重聚在了斯莱特林的长桌旁接受高年级学长学姐们的问候。晚餐开始的时候帕金森移走了马尔福面前的南瓜汁熟练的换成一杯清水,念叨着她曾说过很多遍的话语:


“纳西莎女士说过你在某些特定的时间内不可以进食南瓜汁一类的饮品,这会让你的头发由浅金色变为其他的各种颜色。在我没亲眼见过你喝下一杯红色果汁后你的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浅金变为艳红之前我是不会相信的。”


“Pansy有的时候你的话确实有些多,或许你该明白有些事情不需要来回复述许多次。”


而回应他的是咀嚼食物的声音与帕金森被短发遮住的侧脸,高贵的纯血家族从小养成的良好修养使他们在用餐时鲜少交流。而隔壁的格兰芬多长桌则是热闹异常——他们在庆祝救世主的加入。


4.

晚餐结束后各个学院的新生由级长带领着回到各自的宿舍。在前往斯莱特林交际厅的路途中高尔与克拉布不止一次的抱怨着楼梯的设计对他们的体型实在不友好,而帕金森则是同马尔福谈论着日后的课程,他们需要制定合理的学习计划来实现马尔福家主交给他们的任务——为斯莱特林赢得这一年的学院杯。即使他们在此之前对霍格沃茨的计分体系毫无认知。


“你有记住刚才是哪面墙吗…”


是的,斯莱特林交际厅的入口就是一面毫无特点的墙。好不容易帕金森的注意力从马尔福身上移开,瞬间就被这里低到惊人的温度冻的一哆嗦,双手无意识的掺起身边马尔福的手臂试图汲取温暖。


在级长的介绍下他们了解到斯莱特林的休息室是建在黑湖湖底的,他们透过窗户就能看到懒洋洋挥动着出手的巨型乌贼和某种散发着光亮的鱼类。即使之前听纳西莎女士提过但真正见到还是不可避免的发出惊呼。


“这里的温度太低了,我后悔没有听你母亲的话多带些厚实的衣物过来,祈祷在我们学习御寒咒之前可千万不要被冻出什么毛病。”


马尔福已经习惯帕金森无时无刻都有说不完的话语了,但别人并不能接受有人尖着嗓子不停歇的说着话,这使他们的耳朵很不好受。是的帕金森小姐被人指责了,她瞪大着眼睛安静半晌才发出一声尖叫,马尔福拉住了她的手对她说或许真的该改改你这多话的毛病了。


得到的是帕金森微红的眼眶、慌乱的步伐、离开的背影以及响亮的摔门声。这使马尔福一向挂着骄傲神情的脸上罕见的露出一丝心虚,他伸手摸了摸鼻子讪讪回到属于他的寝室。或许他该帮着帕金森、他的未婚妻说话,入睡前他这样想。

松前茗梓

微博上看到的,我死了我死了

微博上看到的,我死了我死了

金妮溺爱协会
Nope. No Gin, n...

Nope. No Gin, no kisses, you’re not reaching your sit-up target for today.

by banana-ge-ge

Nope. No Gin, no kisses, you’re not reaching your sit-up target for today.

by banana-ge-ge

Pan.

Moodboard: Pansy Parkinson + Hermione Granger


以前做的存貨,想起來還沒有在loft發過。



Moodboard: Pansy Parkinson + Hermione Granger


以前做的存貨,想起來還沒有在loft發過。



Pan.

【潘赫】装蒜到底

Category: Femslash

Fandom: Harry Potter series

Relationship: Pansy Parkinson/Hermione Granger

Date: Mar 6, 2019

Disclaimer: Characters belong to each other, not me

作者有話說:繁體預警。OOC!! 是幾年前那篇聖誕潘赫的後續,大概是潘西的視角,其實只是作者本人對潘西的一點理解。還有點德潘友情向,我很喜歡這兩個人的友誼。


1、

聖誕節過得比眨眼還快,仿佛倒数那一霎過去后也该是時候換下被裝飾得...

Category: Femslash

Fandom: Harry Potter series

Relationship: Pansy Parkinson/Hermione Granger

Date: Mar 6, 2019

Disclaimer: Characters belong to each other, not me

作者有話說:繁體預警。OOC!! 是幾年前那篇聖誕潘赫的後續,大概是潘西的視角,其實只是作者本人對潘西的一點理解。還有點德潘友情向,我很喜歡這兩個人的友誼。

 

1、

聖誕節過得比眨眼還快,仿佛倒数那一霎過去后也该是時候換下被裝飾得又紅又綠的聖誕樹,至少潘西是這麼想的。那些活潑到愚蠢的節日裝飾和擁擠到讓人吃驚的盛宴晚會让她一陣頭疼。她今天也依舊是被套上了華而不實的禮服,被推出去和一眾貴族們調笑關於哪家的女兒又長胖了,哪家的田產又賺了。


潘西厭惡節日,這種日子在帕金森家族里只是交換情報的機會,開了無數的舞會目的也沒有怎麼變。要不是不回家肯定會被父親訓斥,她才不想回來,寧願一個人呆在學校裏過節。千篇一律的舞動裙擺讓人眼花繚亂,男男女女看似很享受的在舞池中曖昧低語,黑髮姑娘不著聲色地翻了個白眼。

 

「哦潘西,你怎麼一個人呆在這呀!」被一句浮誇的驚嘆逮住,女孩只好露出公式化微笑,轉身行禮一氣呵成。说话的是一位家族里熟识的老伯爵夫人:「讓我好好瞧瞧,一年不見又長大好些了。」在贵族的寒暄用語里这就是說你長胖了,潘西在心中嘲讽,面上却没有变化。

「要是能把你收進門當兒媳婦多好呀。」要不是她臉上一副教科書式的虛假笑容,這話的含金量大概會高很多。

潘西禮貌地掩嘴遮去諷刺的神情:「那您的兒子可要排隊了,」她的眼神瞄到正往這邊走來的鉑金色身影,「因為小龍也是很有力的人選呢。」

「不知道二位在說什麼有趣的事情,不妨也讓我參與一下?」被點名的德拉科挑高眉毛,一手搭上潘西的肩。都說蛇的幼崽比成年的大蛇更危險,因為它們還沒學會控制,只會毫無畏懼的噴灑毒液。潘西徑自對著他露出笑顏,一副郎才女貌的畫面好不養眼,讓那位夫人只好提著裙擺倖倖退場。

 

背對著外面的眾人,潘西卸下了那副含情脈脈的偽裝,頗為疲憊地抬手揉揉太陽穴。「我還不知道自己有這麼令人難以忍受呢。」德拉科調侃了一句,下一秒便被女斯萊特林殺了一記眼刀:「你明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德拉科也沒有在意,卻是聊起了另一件事:「我聽說你跟格蘭傑接吻了?」

「什麼?」潘西心下一驚,已經儘量保持住面上的冷靜,但還是明顯有些被抓包的精神緊張,「你聽誰說的?」

德拉科拾起桌上一杯餐前酒,玫瑰金的氣泡在玻璃內啪啪地冒著,對方的表情被他完全收入眼內,看來這件事是沒跑了。

他瞭然於心地嘬飲一口酒:「達芙妮跟阿斯托利亞說的,說話時算不上小聲。」男孩似乎一點也不介意對方和誰親熱了,只因為果酒入喉的過度甜膩厚重而皺了一下眉,道格拉斯家好歹也是名門,這麽廉價的招待是怎麽搞的。

「放心,你的秘密在我這兒很安全,潘妮。」他聳了聳肩,沒把事情放在心上。

畢竟同為保守派的貴族,家裏人似乎從小就逼迫兩人起碼要在面上與對方保持親近,露出那副霍格華茲眾人最熟悉的面貌,其實都是貴族之間彼此結盟聯誼的社交手段罷了。帕金森家和馬爾福家世代的同盟使他們不可避免地成為同生共長的青梅竹馬,但是面上表現的有多痴情,其實私底下她和自己都會覺得反胃難受。這都是頂著頭銜享受權力時的一點代價。

德拉科不意外潘西會是跟同性親近的類型。當你從小就被包裝精美推上社交舞台做產品,跟不同的異性周旋,時刻被待價而沽,互相保有心懷鬼胎的目的性接觸總會讓你厭煩,倒不如跟同性接觸來的容易自然。

但是赫敏格蘭傑那個泥巴種?

德拉科覺得自己還是看不透潘西,這個自己認識了快十六年的青梅,居然會靠近一只獅子。

 

潘西隱蔽地松了口氣,她抬手理了一下自己耳邊的鬢髮以平復心情,「謝謝你,小龍。」

不過居然是達芙妮,是她那天回寢室時嘴上沾了不同顏色的口紅,所以只好含糊解釋了一句,沒想到那女人還真能自己推理出來,怕不是對比了霍格華茲里所有女巫的口紅色號才套到的八卦。

潘西表情立刻臭了一些,想要立馬回家寫信臭罵八卦的好友。德拉科敏銳地感覺到女孩那戾氣重重的氣場,不由得無奈地笑了,上前安撫道:「別擔心了,她們也就是在我們的小圈子里多嘴兩句,都是知道輕重的人。」

「嗯。」潘西意識到自己還在宴會上,不好直接暴露脾氣,又只好硬生生把笑容擠出來。

「其實沒什麽大不了的,就是一個吻而已。」隨後她又靜靜地開口,徬彿想多爲自己辯解些什麼。

「你不用向我解釋,潘妮。」德拉科輕輕拍拍她的後背:「我能懂。」

這是他為數不多的真實一面,只對自己身邊的親近之人表現。

潘西抬眼與他對視,兩個心照不宣的人露出同一個細小笑容。

她和小龍其實沒什麽不一樣。

兩個肩上揹負著古老家族百年榮光和期望的人只能互相舔舐傷口,互相利用,互相扶持。即使這是一場沒有人能輸得好看的仗,那也好歹有人陪伴自己。

 

2、

潘西每天都覺得自己活在一個巨大的諷刺中。

外人面前的紈絝子弟、富家千金,內心里卻貧乏又空虛。她擁有精緻昂貴的生活待遇,被捧成掌上明珠,其代價卻是成為父母親手心的又一個傀儡。他們用養育之恩要挾自己成為貴族政治里的棋子,年紀輕輕就要學會兩面三刀,在零星的話語里分辨出虛假客套和真實有用的情報,學會交心只會讓人暴露弱點。作為女兒不能介入權力正中心,他們屆時又期望自己變成懂事不多嘴的花瓶禮物,到合適時候能送出去拉攏人心,真是好值得的一筆買賣。

她打心底裏羨慕救世主波特。她羨慕對方沒有名門架子需要負擔,可以隨心所欲選擇自己想做或不想做的事情,可以不受利益關系的限制與不同的人結交為好友,甚至可以不顧面子地跟一群韋斯萊廝混在一起。

所以她嫉妒,幾近瘋狂地攻擊那群蠢獅子,因為他們做到了她做不到的事情。她做不了完美的聖人,所以她也想讓他們從神壇墜落到地獄裏與她一起受苦。

作為一個帕金森她不需要物質,但是物質是她唯一擁有的東西了,所以她無時無刻不在炫耀自己的身價。她的性格因為家庭而扭曲,整個人苦澀又毒辣,這是帕金森家族從小教會她的自我保護機制。

父母希望她變得像妹妹一樣安靜乖巧好讓人操縱,可她不屑一顧,報復性地徑自乖張。她為他們而感到痛苦煎熬,卻不得不成為他們的一員。帕金森這個姓氏就像惡毒又無法避免的詛咒,冠在她頭上沉重不堪,形同枷鎖。

 

但她遇見了那個泥巴種。

赫敏格蘭傑。

一個格萊芬多

光是想起這個詞都會讓她下意識的露出鄙夷。

格蘭傑的頭髮像被坩堝炸過似的總是蓬鬆過度,讓她很想將手伸過去幫忙梳理。

格蘭傑的眼睛總是露出得意洋洋的神采,因為她那見鬼的頭腦簡直聰明得讓人咬牙,而她自己也為此驕傲。

格蘭傑的巫師袍上總是粘著不少貓毛,大概是她那隻該死的肥貓,讓潘西總很想替她施一個清潔咒。

赫敏格蘭傑的錯處她能挑到明年,但是她自己也沒法否認其實歸根到底,是因為自己不能停止偷偷盯著她看罷了。

潘西關注著她的一顰一笑,在她答對問題時的開心而展眉,在她與別人(特別是那個窮鬼)互動時煩躁地翻白眼。

也許是對方的自由和活力感染了她,像源源不斷散發溫暖的太陽般讓人難以抗拒。所以她靠近她,在三強爭霸賽的聖誕夜宴上趁虛而入,一個相當稱職的斯萊特林。

原本以為她會像往常一樣針鋒相對,沒想到那格萊芬多居然在她面前哭得一塌糊塗,就連狠毒如黑魔王都會心軟。所以她留下來陪伴,還吃錯藥似的提議送她回寢室,最後在槲寄生下接了個吻。

 

那個吻。

潘西不太記得了,只記得對方唇瓣柔軟濕潤,像火種一樣熾熱。

還有對方那技巧,爛得能叫梅林都得氣活過來。她垂下眼,用睫毛掩去那不由自主的笑。

即使那個吻在心裏還深刻非常,她也要騙自己不記得了,也不知道在說服誰。

 

可身為斯萊特林的潘西註定只能是救世主一行人的旁觀者。她和小龍等人眼巴巴地盯著他們去冒險,去違反校規,暗自羨慕的同時把持著自己僅剩的面子架子和尊嚴,嘴裏叫囂強調自己與那些“低等人”的區別。

就像她只能旁觀赫敏格蘭傑的一舉一動,站在禮貌的範圍內遠遠地看上一眼,因為她們兩人絕不可能有任何交界。

潘西攥緊了拳頭,指尖用力得發白揪著手心陣痛,只爲讓自己感覺到點什麼。

數秒後松開手,她深呼吸一口氣掛上恰到好處的笑容,又將自己投入到新的舞會和社交中去。


這只是潘西帕金森普通平常的一天。


Pan.

Moodboard: Harry Potter

新做的Golden & Silver Trios
黃金白銀三人組👀
以前做的那個覺得好舊了,所以更新了一下

Moodboard: Harry Potter

新做的Golden & Silver Trios
黃金白銀三人組👀
以前做的那個覺得好舊了,所以更新了一下

霜白一暮雪

银绿小分队对戏

“浪费三杯妒忌,节省一壶美德。”
“一场男巫之间的秘密夜谈,如果你不保密——”
“闭嘴,Perses,斯莱特林最善于保守秘密。”
“呵呵。”

“第一个晚上。”

Pandy Parkinson
好了,那就由我起头。Achelous,别贴那么近,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用手肘捅了捅边上的低年级,用眼神示意他挪远点。

Achelous Greengrass
只有Hermes才可能对你有意思!你们俩天天针锋相对,像极了“相爱相杀”。
拿起书桌边的本子翻来随意涂了两个单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新素材,傲慢与偏见,棒极了!

Blaise Zabini
别再谈你的麻瓜论调了,Perses,再多一个单词Draco就该说“门牙赛大棒”!

Draco...

“浪费三杯妒忌,节省一壶美德。”
“一场男巫之间的秘密夜谈,如果你不保密——”
“闭嘴,Perses,斯莱特林最善于保守秘密。”
“呵呵。”

“第一个晚上。”

Pandy Parkinson
好了,那就由我起头。Achelous,别贴那么近,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用手肘捅了捅边上的低年级,用眼神示意他挪远点。

Achelous Greengrass
只有Hermes才可能对你有意思!你们俩天天针锋相对,像极了“相爱相杀”。
拿起书桌边的本子翻来随意涂了两个单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新素材,傲慢与偏见,棒极了!

Blaise Zabini
别再谈你的麻瓜论调了,Perses,再多一个单词Draco就该说“门牙赛大棒”!

Draco Malfoy
废话太多了。你们就不能对着正题讲点有意义的?
斜靠在沙发上,手指一刻不停地敲击着沙发扶手,心里窝着莫名的烦躁。

Blaise Malfoy
瞧瞧谁已经不满意了!
快点,Parkinson,说好的开头呢?

Pandy Parkinson
感谢你们的慷慨。那我来讲第一个话题:妒忌。
行行好,别笑了,绅士们。我们都妒忌别人,不是吗?Draco妒忌Potter的名声,Achelous妒忌Nott的成熟,Blaise妒忌——我不说你好吧,你自己知道,什么难听的词汇之类的。而我,我妒忌…这没什么好掩饰的。
我妒忌Draco的显赫家室和财富,我妒忌Blaise傲慢自大的底气,我妒忌Perses到哪儿都有好人缘。谁不妒忌Potter?他名声累累,鲁莽也算做勇气。还有Weasley能跟着救世主赚取目光,Granger考第一的好脑子!
站起身来一口气说完,整张脸已经发热起来,眼眶更是热得难受,手指握成拳,所有无可奈何最后还是憋进心里。

Draco Malfoy
别这么说,Pandy。
叹了一口气,手指早就在人越来越高的嗓音里停止敲动。盯着好友看了许久,终于开口说了一句不痛不痒的话。斯莱特林不擅长安慰,但我们有自己的方式。
我确实Potter嫉妒Potter的名声,“在斯莱特林你会交到真诚的朋友”,我不对你们隐瞒。但想想这又有什么好的?瞧瞧他吧,我打赌拉文克劳私下贩卖的废纸里有不少他的笑话。

Achelous Greengrass
这个我知道,我宿舍里收集了一打,不过不全是拉文克劳。主要是些低年级…他们没经历过那些。
噢,“绿眼睛小猫”Potter,怎么样?
憋着笑假装正经地吐出这几个单词,回忆越多越忍不住笑意。
其实这没什么,要我说低年级女生关于Draco的幻想才有趣。

Blaise Zabini
要我说,你也是低年级。
打了一个哈欠,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继续瞥瞥曾经的室友。
有什么高见啊?除了司空见惯的——魅娃Draco,铂金贵族Draco,大众情人Draco?

Achelous Greengrass
是你逼我的,Blaise。你们知道最近传得风风火火的《斯莱特林守则》什么的吗?

Draco Malfoy
哦,Malfoy家规。顺带说一句,我爸爸从不叫我罚抄什么家规一百遍。他更不会叫…算了。

Pandy Parkinson
停一停。

Blaise Zabini
怎么了,Pandy?
张了张嘴想告诉他大家都知道他心里不好受,但又无从述说,只好打消了念头。

Achelous Greengrass
放轻松,Pandy。你说吧,没关系的。
心下知道Malfoy和Zabini都是不善言辞的白痴,只好充当起一贯的知心朋友形象。

Pandy Parkinson
我真抱歉我要打扰一些愉快的讽刺话题。
嫉妒真不是一种好感情,它就像蛛网一样粘在我身上,扯也扯不断。更遑论我越挣扎,罪恶的藤蔓缠得越紧,明知有违利益还偏要放任。我真妒忌啊,凭什么拥有这些的不是我?不谈虚无缥缈,魁地奇场上我为何没有收到欢呼?情人节清晨怎么没有外院女生期期艾艾?麦格的该死的O凭什么就不能给我?

Achelous Greengrass
我真抱歉,下次我会让Astoria给你捎一朵花的。

Draco Malfoy
你敢。
别这么悲观,Pandy宝宝。最公正的麦格从来没有道理,你知道的,再大公无私也有人之常情,斯莱特林从来不受待见,特别是现在这个时候——
停顿,垂下眼睫突然有些两面为难起来…没有人接话,他们知道自己没有说完。Malfoy应该高傲,Malfoy应该保持平衡——去梅林的平衡!
Pandy,听我说。
谢谢。我知道你不想被卷入战争中心,你那时…出卖Potter,不仅仅为了Pansy,还有我。我知道。

Pandy Parkinson
没那回事。你不用谢我。

Blaise Zabini
可别含情脉脉起来。
Pandy,忘掉魁地奇吧,我们俩,边缘角色。你,经常是姑娘们小说里的第三者。我,永远是风流成性的郁郁不得人。我们这样的还奢求什么欢呼呢?斯莱特林擅长孤独,我们不在乎别人无所谓的致意。

Achelous Greengrass
胜利就是在孤独中前行,赢家就是心有畏惧的人。

Draco Malfoy
行了,今天结束了。宵禁!级长命令你们都回房间睡觉去!

Blaise Zabini
你可命令不了我,Draco。但我会照做,勉强给你面子。
晚安,Perses,不要摆弄你的羽毛笔。
朝他们点点头,先行起身离去。

Achelous Greengrass
意会到其中真意,凑近Pandy轻轻拥抱了他一下,抓起羽毛笔朝他们飞吻。
晚安,明天见!

Draco Malfoy
等两人走后才重新看向Pandy,拍拍他的肩膀。
我们不需要美德,妒忌的你是真实的,他们才虚伪作假。
Pandy,耍花枪的人不会笑到最后,银绿色才是礼堂最终的装饰。

Pandy Parkinson
…我知道。我只是…算了。我知道你知道。晚安,Draco。明天也许你可以试着也放弃心事重重。

Draco Malfoy
我会的,晚安。
目送他一直离去,又继续在休息室停留了许久,直到最开始燃着的蜡烛奄奄一息,才起身离开。

“在这里你会交到真诚的朋友,”
“但这些阴险狡诈之辈会不惜一切达到他们的目的。”
“可你是否也应该知道,”
“朋友会为你容许利益并行。”

Pan.

黃金三人組和白銀三人組(?
最近瘋狂做aesthetic😂
My edit!

黃金三人組和白銀三人組(?
最近瘋狂做aesthetic😂
My edit!

Vitoria_da_China

爱的结晶 (双结尾双番外hhh)

  ♥   ♥   ♥ 

Draco紧张地走进大厅,胃里像灌了铅块一般。他要做的事太可怕了。

 但是他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尤其是在发生了那个之后。

 月光下的约定,牢不可破的誓言,该做的都做了。而他亲自保证了这一点,不是吗。对于如此重要的事——一丝苦笑挂上嘴角。

Blaise和Pansy在热烈地讨论着什么,但是Draco什么都听不到。银灰的眼睛扫过大厅,紧紧盯着一个身影——Potter顶着一头死不改的鸟巢般的乱发走进大厅,坐在Weasley和Granger中间。可能……

不。和Potter...

  ♥   ♥   ♥ 

Draco紧张地走进大厅,胃里像灌了铅块一般。他要做的事太可怕了。

 但是他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尤其是在发生了那个之后。

 月光下的约定,牢不可破的誓言,该做的都做了。而他亲自保证了这一点,不是吗。对于如此重要的事——一丝苦笑挂上嘴角。

Blaise和Pansy在热烈地讨论着什么,但是Draco什么都听不到。银灰的眼睛扫过大厅,紧紧盯着一个身影——Potter顶着一头死不改的鸟巢般的乱发走进大厅,坐在Weasley和Granger中间。可能……

不。和Potter经历了所有这些事情之后,他不得不这样做。他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喉咙紧得发疼,心怦怦直跳,Draco最终放下酒杯,慢慢站起来,小心翼翼地靠近格兰芬多餐桌。

 显然,Weasley刚刚又犯了什么痴呆,惹得Potter和Granger鬣狗一样的傻笑。Draco打起精神,清了清嗓子,“Harry。”

Potter转过头,看到来人是谁,立刻露出警惕的表情。“你想干什么?”

 “我们需要谈谈,”Draco急切地说,“拜托,这很重要。”

 “现在是午餐时间,Malfoy,”Potter审视着他,“而且我们没有什么可谈的。如果你在耍什么花招——”

Draco没有办法了。“我想谈谈我们——我们的孩子。”

  ♥   ♥   ♥  

Weasley猛地扭过头,脖子可能要断了。Granger的叉子掉在地上。

Potter看起来一样震惊。“Malfoy,你吃错药了?你说什——”

Draco控制不住打断他,“我们的孩子!Harry,我有了你的孩子。”颤抖的声音越来越大,“老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我从来不知道男巫也会——但是该死的我居然有了你的孩子,而且我想把他养大!我知道我们还年轻,而且带小孩会很难——但是你可以成为一个好父亲,我相信你。”Draco深深吸了口气。“我没有追求救世主的名声,我只想你帮我带大我们的孩子。”

整条格兰芬多的桌子目瞪口呆。

“你爱我,Harry。”Draco低声说,“我知道你爱我。每次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能从你的眼睛里看出来这是真的。”

Potter的脸涨红了。“你在说什么啊?!滚出去!”

Draco的眼里浸满泪水。“但是Harry,你说过你永远爱我的!现在你要拒绝我——拒绝我们?”

Potter愤怒的表情很恐怖,“你死远点,Malfoy!”现在整个大堂鸦雀无声。所有脑袋都转向救世主。

Draco绝望地半跪下来,“Harry,我真的想和你养大这个孩子!他是我们爱的结晶啊!你难道不记得我们疯狂地做爱后怎样缠绵在一起,我们——”

Potter头也不回地飞速奔出大堂。

Draco流线般地站起来,气定神闲地理理衣袍,慢慢走回斯莱特林餐桌,优雅地坐下。“三百加隆,my dears。”

 “我还是不敢相信你这样做了。”Pansy嘟囔着。

“我现在相信了,”Blaise举起酒杯致意,“算你厉害。对了,你怎么想到这么个绝妙的赌注的?”

 “网上有些有趣的小说。”Draco耸耸肩。

 

 

· ♥ · ♥ · ♥ · 另一个结尾· ♥ · ♥ · ♥ · 


Weasley猛地扭过头,脖子可能要断了。Granger的叉子掉在地上。

Potter看起来一样震惊,瞪着眼审视他。“Malfoy,你吃错药了还是——”

Draco匆匆打断他,开始滔滔不绝:“我们的孩子!Harry,我有了你的孩子。”颤抖的声音越来越大,吸引礼堂越来越多的注意。Potter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老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我从来不知道男巫也会——但是该死的我居然有了你的孩子,而且我想把他养大!我知道我们还年轻,而且带小孩会很难——但是你可以成为一个好父亲,我相信你。”Draco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我没有追求救世主的名声,我只想你帮我带大我们的孩子。”

突然,一股温暖的气息扑到自己脸上,Draco睁开眼,发现Potter微笑地站在他面前——太近了。

“真的吗,太好了。”Potter的邪笑有种同谋又威胁的含义,Draco不禁颤栗了一下。“你是怎么发现你有了的?我想知道。”

Draco顿了一下,没有料到Potter居然会理解,更没想到他居然会配合。Potter的问题明显指向这场滑稽演出背后的真相。他权衡了一下。“Pansy总是很敏感,我还没有发现她就看出来了。”

 “哦。”Potter轻声道,湿热的气息喷到他的脸上。“可惜。要靠Pansy来发现。我才应该是发现的第一个人。”

然后他吻了过来。

 整条格兰芬多的桌子目瞪口呆。

Draco目瞪口呆。

 回过神来,他猛地推开Potter:“你有毛病啊?”一边用手背擦嘴巴,一边疯狂地思考怎么摆脱自己设下却又跳下去的陷阱。

 天杀的Potter居然敢微笑地看着他,然后在众目睽睽下用手环住他的腰,“别生气!别动了胎气——我们好好聊聊?”然后不顾他的反抗表面温柔实则强硬地把他拉出大厅。

 经过斯莱特林的桌子时Draco看见Pansy得意又满足的微笑。

 

· ♥ · ♥ · ♥ · “另一个结尾”的番外· ♥ · ♥ · ♥ · 


“Parkinson。”

 “Granger。”

旁人小心翼翼地看着这两个级长。她们最好的朋友刚刚出人意料地震惊了所有人。

“对于Harry和Malfoy的事,你知道多少?”

 “知道万事通小姐不知道的事,我真惊讶。”一如既往的讽刺语调。

 大家不禁长长松了一口气。还好,地球还是绕着太阳转的,梅林保佑,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今天不会给他们更大的打击。

“所以你早知道他们在一起?”

 “知道了又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Hermione瞪着对方,“如果你没有记错,你的朋友也参与其中。当然了我们没有必要互通信息——如果你完全不关心你朋友的名誉的话。”

Pansy考究地看了她一会,然后懒洋洋地开口了。

“也许你想找个地方交换信息?”说罢转身离开。

Hermione似乎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坚定地跟了上去。

 众人为两人没有大庭广众之下吵起来又松了口气,然后有些担心地看着她们走进一间空教室,施了静音咒。

 ♥   ♥   ♥  

 

两人互换了一个得意又满足的微笑。

“那么,我们的下一对目标是?”

 “我们。”这是一句陈述句。

“当然——”Hermione不耐烦地挥挥手,“经历了这次后你没有发现我们的合作多么成功吗?且不说我们都对自己的朋友观察入微——斯莱特林的智慧加上格兰芬多的胆识,没有哪一对我们弄不到一起。”

 “啊,”Pansy理解地笑了,“当然。那好,我们该找个不被打扰的地方。今晚十二点,级长浴室,我们到时候细聊。”

Hermione花了一秒钟觉得Pansy的微笑带着点她不理解的含义,但是很快还是为成功说服了斯莱特林感到洋洋自得。

“好,不见不散。”

两个人先后离开教室,各带着得意又满足的微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