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papyrus

75.8万浏览    14511参与
ALEFB⭕️
  是papy的料理课哒🎉

  是papy的料理课哒🎉

  是papy的料理课哒🎉

H.H.H.H.H

 烟枪:我兄弟他们超酷不是吗

 烟枪:我兄弟他们超酷不是吗

一般路过鸽子
是速写班长的打卡 狠狠代了

是速写班长的打卡  狠狠代了

是速写班长的打卡  狠狠代了

三无废人
  打算这个号只发ut和au,...

  打算这个号只发ut和au,给你们喂烂饭

  打算这个号只发ut和au,给你们喂烂饭

懒惰虫多厨

[图片]
今天我闲的打了一下全然不信然后我发现我回不去了


今天我闲的打了一下全然不信然后我发现我回不去了

、粑粑

  创死自己

  创死所有人

  详细看上一篇

  衣服没完成因为还没开始缝布料quq然后定制的贴纸(胸口那个)还没好所以半成而已qmq

  以后搞好了会发一些hh

  创死自己

  创死所有人

  详细看上一篇

  衣服没完成因为还没开始缝布料quq然后定制的贴纸(胸口那个)还没好所以半成而已qmq

  以后搞好了会发一些hh

dudu

第十六章

骷髅家庭邪教

作者:BubblyShip


第 16 章

Sans没事。有了这个启示,Papyrus终于可以自由地呼吸了。不是说他需要呼吸,骷髅根本没有肺,但他真的松了口气。Sans没事。他还活着。


骨指一下下抚过红色的布料,他尽力地在让自己平静下来。一切都很好。他的另一只手握着他兄弟的手,感到一阵阵的冰冷,象牙般的骨头紧紧地挤压在一起,再也不想放开。


他从没想过他们会来这里。在医院里,柔软的窗帘在敞开的窗户中随风飘扬。他们的房间里没有其他病人,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找到了一个完全没人的空房间,因此没有人会打扰到他们。窗外,夏日的热气缓缓渗入屋里,驱散了医院...

骷髅家庭邪教

作者:BubblyShip


第 16 章

Sans没事。有了这个启示,Papyrus终于可以自由地呼吸了。不是说他需要呼吸,骷髅根本没有肺,但他真的松了口气。Sans没事。他还活着。


骨指一下下抚过红色的布料,他尽力地在让自己平静下来。一切都很好。他的另一只手握着他兄弟的手,感到一阵阵的冰冷,象牙般的骨头紧紧地挤压在一起,再也不想放开。


他从没想过他们会来这里。在医院里,柔软的窗帘在敞开的窗户中随风飘扬。他们的房间里没有其他病人,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找到了一个完全没人的空房间,因此没有人会打扰到他们。窗外,夏日的热气缓缓渗入屋里,驱散了医院内寒冷、贫瘠的空气。Papyrus确保尽可能多地拜访,以陪伴他的兄弟。


“最近Toriel一直在对Asgore大喊大叫。”Papyrus说完,回头看着 Sans,“所以我想,我们俩都不在家是件好事。Frisk这几天也一直在怪物小孩家过夜,躲着不接电话。我都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吵什么。”


“Oh。”


Papyrus轻轻耸了耸肩。没什么好说的。就在Sans受伤不久后的某一天,她突然对Asgore非常生气。他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她的怒火突然又被点燃了一样。他们之前的矛盾已经解决了,不是吗?那么现在又发生了什么?


“你喜欢医院的饭吗?”Papyrus问道,拒绝放开他兄弟的手。


Sans摇摇头:“不,没你做的好吃。”


他的兄弟,Papyrus如此深爱的人,差点死去,真是太可怕了。他之前确实很关心Undyne,但这…这太过了。她究竟有多么固执地陷在她那荒谬的主张里,才会对他的母亲召唤攻击?


父母说的话在他脑海中盘旋,撕扯着他对Undyne本就脆弱的信任。她真的有关心过他吗?还是她只是在利用自己?他的父母一直都是对的,不是吗?他们只是在利用他和Sans,他应该听的。


但Undyne似乎总是很焦虑,当她意识到自己对某事变得太固执时,她也总是会道歉…


然后,Papyrus瞥一眼他兄弟胸前的绷带,这些想法被灼烧成了更丑陋的东西。这些感觉是新的,与他平时的情绪相比,像是一种墨迹般黑暗的混乱。感觉…很陌生。令人恶心。比以往更令人困惑。与往常不同的想法在耳边低语,让他生起了以前从未有过的疑虑。也许,只是也许,Undyne这样做是…故意的。


不,不。Papyrus甩掉了这些想法。她是伤害了Sans,没错,但每个人内心都有着美好的东西!Papyrus知道这一点。


还是他?


“也许Tori现在正在经历一些事情。”Sans说,“最近发生的一切都让她感到压力很大,她可能只是把它发泄在了可怜的Gorey身上。”


这是Papyrus无法否认的事实。自事件发生以来,每个人都很紧张。从那以后事情似乎平静了下来,但即使是一丝风动也依然能牵扯每个人的神经。Undyne,一个他们认为是朋友的人,现在再也不能靠近或和他们相处了,这很可能会让他们与Alphys的关系也变得疏远,因为她们终归是一对情侣。如果Toriel对这件事感到沮丧,并最终将其归咎于Asgore,他不能责怪她。毕竟,他对失去Sans的恐惧已经被他用狠狠挥向Undyne的一拳打消了。


Papyrus脑海中闪过那时的画面,让他心不在焉地将Sans的手捏得更紧了。Undyne蹲在被染红的厨房地板上,捂着她断了的鼻子。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有能力做那样的事情。即使是现在,他也依旧能感觉到那股冲击力,鳞片在强大的力量下碎裂,伴着鲜血落在地上。


他这么做了。


“你好!”Jandle哼着歌,轻轻敲了敲门,“真对不起,我们迟到了,宝贝们!”


Papyrus设法挤出一些和Sans独处的时间,所以他并没有对这种打扰生气。相反,他很开心,尽管Sans的手在听到声音时猛地捏的更紧了。Papyrus爱他的父母。谁不呢?他们是人们渴望成为的一切。口才良好,谈吐优雅,才华横溢,令人钦佩。他希望有一天能像他们一样。


“我们带了些吃的来。”Gaster说着举起一个篮子,“我们知道医院的饭不是很对人胃口,所以Jandle为你们俩做了一些。”


“Oh,谢谢!”Papyrus说,“按理来说这个时候我应该给你们做点食物来感谢你们的!”


“不,别这么想!我们是你们的父母,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他们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将一篮食物放在Sans手边的毯子上。Papyrus看着他们手牵手的样子,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他们是姐弟,就像Sans和Papyrus一样。


“你妈妈和我是姐弟。谁说你和Sans不能在一起?”


有可能吗?Papyrus以前从来没有考虑过,但他的梦就是这样。梦。简单的,几乎可悲的梦,甚至永远不会实现。然而,现在…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接近。触手可及般的,一个他从未奢求过的未来。


但Sans会接受吗?这是Papyrus最害怕的拒绝。失去了他的兄弟,他就几乎失去了他的一切。他们最终会分道扬镳,越来越疏远吗?Papyrus不认为他可以接受这样的结局。


然而,如果,最终Sans选择了拒绝,Papyrus会尊重他。即使痛苦会很可怕,但如果这能让Sans感到开心,Papyrus会答应他的。


“你们两个手牵手的样子真可爱!”Jandle说。


Papyrus脸一下涨得通红,被这突如其来的话吓得措手不及。然而,让Papyrus想哭的是,Sans在听到这句话后猛地甩开了他的手。他的哥哥真的对和他约会的想法这么反感吗?


“我们很高兴你的房间很不错,不过,说实话,我们可能需要在这上面多花几美元。”


Papyrus可以看出,他们父母支付了房间费用这件事让Sans有些不愉快。尽管Sans爱说笑话,态度慵懒,但他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还是非常腼腆的。当他被抛到聚光灯下时,他总是会很尴尬,而当人们过于关注他的需要时,他会感到非常的不自在。他从小就不擅长交新朋友,在面对他们父母不断的关心和照顾时,Sans经常看起来有些精疲力尽。他很独立,而且一直都是,所以他从来不知道应当如何寻求帮助,而当他需要帮助时,他常常会感到很羞愧。Sans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他们的爱,而Papyrus对此感到很高兴。


“我知道在医院里会很无聊。”Gaster哼着歌,拉开他一直提着的包,“所以我给你带了些书。我之前看到你喜欢一部漫画,所以我买了一套它最新出版的系列,我还买了一些关于星星的小说。”


当书名出现在Sans面前时,他的眼窝一下子睁大了,比Papyrus曾见过的都要大。他看起来就像一只新到家的小狗,害羞,但有着一种无法抑制的蹦跳着的冲动,想要扑过去抓住那套书。然而片刻后,他一动不动地眨了眨眼,转身看向飘动的窗帘。


“不,我很好。我有Paps陪着。”


Papyrus不顾他兄弟的反对收下了这些书,把它们放在了桌子上。他还是希望Sans稍后会读它。


他的目光偶尔会停留在Sans瘫软在床的身体上,错过了简单牵手带来的那种令人上瘾的感觉。思绪,黑暗而深沉,隐藏在他一如平常快乐相处的表面下。没有人看见,没有人知道。只是,等待。


“Oh,天哪,我真傻。”Jandle懊恼地叹了口气,低头翻了翻她准备好的食物篮,“我忘了带餐具。想到能看到我亲爱的孩子们我太兴奋了,匆匆忙忙的就出了门。我想我得去食堂拿一些来。Papyrus,你愿意陪我一起去吗?”


“当然!”Papyrus说道。


Sans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向Papyrus伸出手,但不知为何又生生地止了下来。Papyrus想问,他真的很想,但Sans从来没有和他谈过这些事情。


只需要一次,Papyrus希望Sans能打破他的心墙,让他走进、拥抱他的内心。但同时,Papyrus也必须毫无保留的为他敞开心扉。而且他不能强迫Sans做他自己做不到的事情。


于是,他点了点头,转身跟着他的母亲离开了房间。


~~~~~~

Sans真的没想到情况会变得更糟。之前就已经够糟糕了。他的父母以一种令人陶醉的舒适感操纵着每个人,像提线木偶一样轻松地左右着所有人。更糟糕的是。Sans被困在病床上,除了静待康复之外别无他法,而他的父母几乎掌控了一切。他们支付了他的治疗费用,控制了Sans入住的房间,甚至可能控制了医生的出现。就算他想从医生那里寻求帮助,他们也可能已经安排了一些不会被Sans的话动摇的医生。


然而,更糟糕的是,Papyrus将他独自留在了他们的父亲身边。这世界就这么恨他吗?甚至连他对他的那么一瞬间小小的幸福都要扭曲吗?


“你真的应该读读这本书,星光。”Gaster哼着歌,“写的不错。有一些大多数其他研究没有涵盖的细节。”


Sans保持沉默,轻轻咬紧牙关。这里没什么可做的。Undyne,他唯一的希望,消失了。Alphys也很可能会消失。Sans只剩下最后的几个朋友可以求助了,但即使是他们也沉浸在了他父母悲伤的故事中。Toriel爱他们,Asgore信任他们,就像其他人一样。缓慢,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正在蚕食Sans的希望,而他仍然不知道他们的计划!这太让人抓狂了!


“Undyne是你们计划好的吗?”Sans问,转身面向他,“像是你们会做的。”


“你真的认为我们会驱使Undyne去刺杀你吗?”Gaster歪着头,“星光,我们当然不会。如果我们真的想杀了你,我们会这样做的,但我们不会。我们爱你,爱你们两个。我们之前就警告过你们,Undyne是个不稳定因素。她拥有着太多的魔力,却缺乏足够的控制力。”他用手指敲了敲,对这种情况的结果显得有些沮丧:“你为什么认为我们这么快就确定她丢了工作?我们不希望任何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背过身,皱起了眉头。尽管他很想把这一切都归咎给他的父母,但他们试图驱使Undyne成为杀害他的凶手是毫无逻辑的。他们已经和他还有Papyrus一起度过了很多时间,如果没有得到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就离开只是在白白浪费时间。如果他们只是想要他们两个人死,他们有能力轻松摆脱他们。此外,他们本可以放任他躺在地上流血致死,而不是替他支付住院的费用并为他找来了相当合格的医生。可能是受控制的医生,但仍然过于合格。


这是他唯一的想法。Undyne确实说过他妈妈在“嘲弄”她,而且她确实可能是,所以这只是一个失误。他们也没有预料到她会突然举起了武器?也许她是——


不,不。绝对是他们做的。Undyne说Jandle是在嘲弄她,所以她显然是被设计好的,对吗?没错,这似乎是最合乎逻辑的解释。


Sans理智地知道,情况可能并非如此,但他希望能进一步与父母分离的绝望让他坚持了这个解释。它们太…真实了。太像父母了。他们照顾Sans和Papyrus,为他们做饭,带他们出去玩,关心他们的生活,这与真正的父母太相似了,这让他头晕目眩。Sans根本无法说服自己将他们划分为反派,他们拥有如此真实的同情和爱,以至于他们与他和Papyrus非常相似。


“既然我们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Gaster说,“我们为什么不谈谈更重要的事情呢。”


“邪教?”Sans问道。


“不,不,不是那个。是你对你兄弟明显的爱恋倾向。”


Sans屏住呼吸,狠狠地抓着毯子。不,不,他们只是——


“冷静下来。”Gaster说。


“冷静下来?我很冷静,非常冷静,因为我的父亲是个邪教,会在他的孩子睡着的时候杀人,现在又跟我说我想操自己的亲兄弟!”


他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房间。话一出口,他立即就后悔了,灵魂充满了恐惧和懊恼。他在干什么?他重伤未愈,卧床不起,而他刚刚向一个有权有势的男人厉声呵斥?现在这个男人有充分的理由杀死他。


“我…”Sans的声音小了下去,平静而颤抖。


Gaster轻轻哼了一声,将身体向后靠在塑料座椅上:“Oh,Sans,我的星光。你最近压力太大了,很明显你需要好好的休息。我可能会要求延长你的住院观察时间,这样你就可以远离有毒的环境一段时间了。”


Sans没有料到他会是这样的反应。他预想Gaster会为此攻击他,或者做一些威胁他的事情。这似乎根本不像是一个答复。


直到Sans意识到他的意思。Gaster是在暗示一些“更基础”的事情。他会把Sans留在医院比需要的时间更长,让他被困在床上,被困在白色的墙壁里,除了在Gaster允许的情况下,见不到其他人。被困在他父母的监视下,不断地密切注视着。


“什么,不!”Sans勉强撑起身体坐了起来,“你们不能那样做,对吗?”


Gaster说:“如果我们出于顾虑健康或其他原因,要求更长时间的后续康复观察,那么住院时间可长达数月之久。所以是的,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就可以。”


Oh。Sans刚刚搞砸了。他的灵魂因疼痛而挤在胸口。就因为他失误了这么一次,他真的就要被困这么久吗?


“或者。”Gaster话锋一转,把椅子挪到床边,“我会给你另一个选择。我注意到我们没有太多的机会能和你建立联系,星光。而你妈妈和我想改变这一点。所以这只是我们的提议。”他交叉双臂,一根手指抵在自己的颧骨上:“和我们一起度过一天。只是与我们中的一个。做我们选择的任何事情。”


“你在勒索我…和你们建立联系?”Sans问道。


“我们已经尝试了一段时间,而你总是拒绝我们的尝试。”Gaster解释道。


这也相当简单。无论如何,他们通常不会这么直截了当。他们是不是在计划什么?好吧,他们一直都是,这不是一个值得思考的好问题,但仍然如此。这很突然,而且相当出乎意料。Sans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


“所以你们只是想让我和你们一起出去玩?”Sans问道,“那是…你们的动机是什么?”


“我刚刚说过,我们只是想和你还有你的兄弟一起出去玩。家庭的纽带对我们来说相当重要。”


Sans嘟哝着同意了他的条件,他甚至没有精力再反抗他们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得不再次认输。他可以将重心转移到别处,但他们的注意和奢华的礼物给了他太多的压力,他需要退后一步,重新获得一些控制感。


Undyne。


这就是Sans将注意力重新转向更积极方面的原因。Undyne。她已经知道他的父母有问题了。当然,她不能靠近他们,但这是一个机会。她可以从外部提供帮助,帮助他摆脱父母的控制。他可以提醒她,让Undyne知道她在面对的是什么。而且既然现在他的父母不再和她接触,那她就不会被操纵或受到威胁。Sans可以给她发短信,告诉她他所知的一切。他需要从别人那里得到帮助。他必须相信她和Alphys,让她们得到更多人的支持,同时他会试图从内部得到证据来协助她。这也许能奏效。


它也许可以奏效。

特尔拉

  想看《关于被班上绿茶威胁那件事》漫画

  想看《关于被班上绿茶威胁那件事》漫画

迷之落雪

第五章,《理智》

第三天,清晨


sans拖着一个装满物资的大袋子向避难所走去。


“咚咚咚”sans敲了敲避难所的屋门…但是谁也没有来。


“咚咚咚”sans又敲了敲避难所的屋门…这次也是一样,但是谁也没有来。


只听“咣当”一声 避难所的屋门被sans踹开。


只见,托丽尔虚弱的躺在地上,喘着重重的粗气,甚至皮肤的边缘开始慢慢的变成尘埃。


“托…托丽尔!” sans见状大喊,并从袋子里拿出几瓶药物


*sans,你回来了。我不行了,不要再浪费资源了,你赶快去找帕派瑞斯,不要管我了,他去外面为我找药了,我没有拦住...

第三天,清晨



sans拖着一个装满物资的大袋子向避难所走去。



“咚咚咚”sans敲了敲避难所的屋门…但是谁也没有来。




“咚咚咚”sans又敲了敲避难所的屋门…这次也是一样,但是谁也没有来。




只听“咣当”一声 避难所的屋门被sans踹开。




只见,托丽尔虚弱的躺在地上,喘着重重的粗气,甚至皮肤的边缘开始慢慢的变成尘埃。




“托…托丽尔!” sans见状大喊,并从袋子里拿出几瓶药物




*sans,你回来了。我不行了,不要再浪费资源了,你赶快去找帕派瑞斯,不要管我了,他去外面为我找药了,我没有拦住他,非常的抱歉。




sans抱托丽尔,他很悲伤,他很后悔。




*sans,在我临走前,能不能答应我几件事啊。




*你说




*sans,我一直想当一名老师,看来我以后是当不成了,你以后,能不能完成我的心愿啊。




*好!我答应你!托丽尔!我一定会的!




托丽尔的身体慢慢的化成尘埃:“sans,咳咳!在我死之前,可以为我唱我们怪物的歌吗?”




那两声咳嗽用尽了托丽尔随后的力气。




*托丽尔!




sans悲痛欲绝,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用着哭腔的声音唱着:“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还没有唱完,托丽尔的身躯开始支离破碎,化成了一摊尘埃。




旋律回荡在死寂的房间,本该万人欣目的歌声,却只能在废墟里回荡。




sans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默默的的向屋外走去。






“喂?南区搞定了吗?” 霍普打着电话,询问事情的结果。




“差不多搞定了,大伙们灭了几个怪物的避难所,我雇的混混也帮忙搞定了一个骷髅。” 电话那边的警察回到。




“好,统计一下,把奖金发下去。”  霍普回到




sans来到了南区,见到了一个老大爷。




sans看着地上的尘埃还有那个鲜红的围巾,担忧的问了问旁边的一个老大爷“爷爷,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




老大爷平静说:″这里呀,说出来挺惨的!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年轻骷髅被一辆豪车撞了,几个凶神恶煞的混混把那个半死不活的孩子用乱棍打死了,多么可惜啊。"




老大也拍了拍sans的肩膀,发现了浑身冰凉止不住的颤抖。




“孩…孩子……你怎么了?” 老大也担心的问道。




*哈,哈哈…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sans的眼睛时不时发出蓝色的光芒,时而耀眼,时而暗淡。




老大爷一脸惊恐的问道:“孩子!你怎么了孩子!”




老大爷话音未落,只见sans发了疯似的向旁边树林跑去。




在伊波特山山脚下的小镇里,大街上满是怪物的尘埃,生灵涂炭,没有人为怪物发声,个人户家里的手机新闻上,挂着“那些杀人犯已经被解决去,居民们不用担心”的标题。幸存的怪物们跑的跑了,散的散了,仿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然而…  

问号的问号?

 想了想,还是决定发出来(?我有大病,为什么要半夜发,标签给搞忘了…

 想了想,还是决定发出来(?我有大病,为什么要半夜发,标签给搞忘了…

、粑粑

  papy:?捡不捡啊

  p2原图

  p3是自家au暂时形象(不要问和原帕有什么差别,要问就是单纯性格 爱好上发生变化quq其实衣服和披风变了的  )

  papy:?捡不捡啊

  p2原图

  p3是自家au暂时形象(不要问和原帕有什么差别,要问就是单纯性格 爱好上发生变化quq其实衣服和披风变了的  )

prisonerX

【Hedonism】6.第二刀

[图片]


  帕派瑞斯捏着那一小块灵魂碎片...扒开衣服,扯破肋骨,一点也不嫌疼的直接给它按进了自个的灵魂里。

  然后从不知道哪条骨头缝里扒拉出了半袋子怪物糖果,皮都不扒直接塞进嘴里咽下去。

  整个一连串的行云流水看的衫斯是目瞪骷髅呆,内行二字都没敢嘟哝出来。

  

  “妈的……疼死了...”

  

  帕派瑞斯一屁股坐在地上,汗水打湿了大半件外套。

  但他没理会,只是按着太阳穴不知是想些什么。

  

  “真刀.…怎么能斩断灵魂呢?”

  

  帕小声比比着,总感觉事情又复杂了。

  拼凑灵魂的感觉并不好受,那滋味就好像是有谁锯下来你的一根胳膊和半条腿,...


  帕派瑞斯捏着那一小块灵魂碎片...扒开衣服,扯破肋骨,一点也不嫌疼的直接给它按进了自个的灵魂里。

  然后从不知道哪条骨头缝里扒拉出了半袋子怪物糖果,皮都不扒直接塞进嘴里咽下去。

  整个一连串的行云流水看的衫斯是目瞪骷髅呆,内行二字都没敢嘟哝出来。

  

  “妈的……疼死了...”

  

  帕派瑞斯一屁股坐在地上,汗水打湿了大半件外套。

  但他没理会,只是按着太阳穴不知是想些什么。

  

  “真刀.…怎么能斩断灵魂呢?”

  

  帕小声比比着,总感觉事情又复杂了。

  拼凑灵魂的感觉并不好受,那滋味就好像是有谁锯下来你的一根胳膊和半条腿,又拿胶水给它没按原位的粘起来一样。

  帕派瑞斯也就是仗着死了百来次的绝佳忍痛能力若无其事罢了。

  毕竟人可死,头可断,那个面子是绝对不能掉的。

  就算周围没人也不行。

  (衫斯:...也对,我不是人类来着)

  

  但是人类终于还是没读档回来...帕派瑞斯百思不得其解。

  他生怕那个杀星在他睡觉或是别的什么时候突然跑出来大杀特杀。

  这就得让他不得不尽快被那个人类弄死,以求更早的重置让那些熟悉的身影都完整的回来。

  

  于是在这段跟踪帕派瑞斯的时光里,sans只能看到亲爱的弟弟像个傻子似的在各种奇怪的地方(其实是存档点)转来转去转来转去...

  

  "papy...这是弄丢了什么吗?”

  “都是些安全的地方..."

  “那他的灵魂到底是在哪碎的?”

  

  衫斯感觉到了迷茫。

  “啊,这可真是令人“骨”恼啊。”

  

  但是衫斯大概这辈子都想不到,更让他骨脑的还再后面:

  人类又一次出现了。

  

  帕派瑞斯是在遗迹找到他的(又是在遗迹 )

  他去看上去不太妙,八百年没睁开过的眼睛头一次瞪的像是个鬼,泛红的瞳孔布满了血丝。

  

  “你...怎么可能...”

  “你怎么能...不,不可能,你没有捣毁存档点的能力!!这一定是假的!!!”

  

  漂亮,看来这孩子疯了。

  

  虽然帕派瑞斯自己还没意识到,但很显然他那不知道怎么被真刀削下来的那一块灵魂破坏了人类的存档点。

  这使得人类被困在时间的夹层挺长时间,出来的时候已经气的快疯了。

  

  “捏,你在说些什么?”

  “让我猜一猜….嘿!你的读档被破坏了欸!”

  

  人类的脸色更阴森了。他发出标准的反派笑声,从裤兜里抽出了真刀。

  

  “不管是不是你...帕派瑞斯...”

  “你死定了!”

  

  “哇哦哦哦!看来猜中了啊!”

  “捏嘿嘿~讲真的我的心情头一次这么好,感谢你,人类——”

  帕派瑞斯露出了如出一辙的笑容,这使得躲在角落里跟踪的sans毛骨悚然。

  

  “——尽情的找死吧!!!”

  

  真刀破空而来,击中了拔地而起的骨刺。

  无数龙骨炮自虚空浮现,交错的轨迹铺满了遗迹。

  

  “你 想 的 美。”

  

  人类的决心啪的一声被轰的稀碎,却在下一刻重新读档。

  他再次挥舞起真刀,在重压下凌空跃起,踩着骨头接近帕派瑞斯。

  

  龙骨炮一发入魂,又一次击碎了决心。

  “呵...你以为我会站在那乖乖承受?”

  

  这台词多少有点熟悉...衫斯一脸复杂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脑子里好像多出了什么。

  

  "...读档?”


prisonerX

【Hedonism】5.衫斯觉得你需要"衫斯"

  

[图片]


  这就是现在我拎着满满两大袋子怪物糖果的原因……


  帕派瑞斯踹开家门,慢慢悠悠的把糖果甩进了柜子,然后瘫在了沙发上。


  “话说我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忘了点,”

  “?”

  愣了两秒,帕派瑞斯面色一变:

  “我艹!把SANS忘了!

  

  毕竟地底世界是没有天色一说的..如果不按时喊人回家,这个懒骨头是真的能在哨站趴到第二天早上。

  虽然屠杀的那些破事都还没处理完(虽然也处理不完),但是日子还是要照过的。

  反正还有重置呢。


  “到时间了么我的兄弟?哇哦,你竟然给我带了番茄酱!我真想给你“骨骨”掌--”...

  



  这就是现在我拎着满满两大袋子怪物糖果的原因……


  帕派瑞斯踹开家门,慢慢悠悠的把糖果甩进了柜子,然后瘫在了沙发上。


  “话说我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忘了点,”

  “?”

  愣了两秒,帕派瑞斯面色一变:

  “我艹!把SANS忘了!

  

  毕竟地底世界是没有天色一说的..如果不按时喊人回家,这个懒骨头是真的能在哨站趴到第二天早上。

  虽然屠杀的那些破事都还没处理完(虽然也处理不完),但是日子还是要照过的。

  反正还有重置呢。


  “到时间了么我的兄弟?哇哦,你竟然给我带了番茄酱!我真想给你“骨骨”掌--”

  

  ...这该死的双关冷笑话


  “得了吧衫斯,你的冷笑话我都听几百年了——”

  “它已经不能“骨”动人心了,捏嘿嘿~”


  两个骷髅怪物就这么伫在雪地里嘿嘿怪笑,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俩玩意疯了。

  帕派瑞斯笑着笑着又咳嗽了起来,但是他明显没当回事,依旧拽着衫斯往木屋疯跑。


  “嘿Papy,等等,你怎么了?”

  衫斯放缓了脚步,停下来仔细的打量着帕派瑞斯,随即眉头一皱

  “你这是...”


  帕派瑞斯身子一僵,暗道自己忘了这一茬。

  他企图萌混过关。

  

  “捏嘿嘿~衫斯,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


  “...感冒了?!”


  “——出门卡了一跤……啊啥?”

  

  “啊不是,”

  帕派瑞斯顿时一愣,几秒后才反应过来:


  “啊对对对,我是感感感冒了---阿秋!”


  衫斯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弟弟耍宝,有点心疼的好笑。

  作为审判官(虽然估计几百年也派不上用场)衫斯很容易就能“透过现象看本质…

  的看到一个怪物或者人类的灵魂。

  他不可能忽略帕派瑞斯灵魂上的那道缝


  “不过,这可真是“骨”可置信,你竟然在地底感冒了?!”

  “我"衫斯"年都没见过这样的事!”

  衫斯一边打着哈哈一边思索着,并没有拆穿帕派瑞斯的意思。


  “既然Papy不想说,那就先不拆穿好了。谁还没个秘密呢?”

  

  “捏,捏嘿嘿~”

  帕派瑞斯礼貌又不失尴尬的笑了起来,一时间空气中充满了捏嘿嘿的气氛。


  “呼...看来瞒过去了?”


  但是很显然,sans那些什么谁还没个秘密之类的说辞都他娘的见鬼去了。

  鉴于一天之后的他正在浪费中午的放哨时间,跟在帕派瑞斯身后企图弄明白他都做了些什么

  毕竟虽然帕派瑞斯看起来好像没有大碍(大雾)...才怪嘞!你见过那个怪物会感冒(其实并不是)的啊

  

  “斯,奇怪。明明有那个人类的痕迹...”

  “他的回档呢?卡了?”

  帕派瑞斯在遗迹里四处游荡着,企图搞明白昨天的一连串糟心事到底是什么情况。

  于是跟在帕派瑞斯后面的衫斯跟着他一块游荡,并且在游荡的途中捡到了一片灵魂。


  “….这可真是“骨”怪啊。”

  衫斯挠了挠头,然后开着审判眼,小心翌翼的把那一小片灵魂扔到了帕派瑞斯前面。

  

  这从帕派瑞斯的视角来看,就像是从天而降了一块.…等等,


  “我艹!”


  帕一开口就把衫斯震的不轻——要知道这家伙从来不在他哥面前骂人


  “这他妈是我的灵魂?!”

  闻到灵魂碎片上的那一股子真刀味...…【其实就是暑杀线走多了的血腥味}帕派瑞斯青箭暴跳(喂喂你哪来的青筋)气到眼眶冒蓝光。

  什么时候真刀可以直接攻击到灵魂了?没心思想这些,帕派瑞斯的心思很快就被让疼痛压抑了那么老长时间的暴怒替代了:


  “老子就知道是你干的!!!”

  “人类!!!有本事你他妈给老子回档出来挨揍啊!!!焯!!!”


  一时间落叶与芬芳齐飞,枯藤与蛙吉特一色。

  躲在暗处的衫斯震惊的看着自己活泼可爱善良的弟弟在遗迹指着空气破口大骂,感觉整个骨头都懵了


  “...我一定是出现了什么幻听之类的,对吧?”


Solygbm
授权及主页见合集首篇

授权及主页见合集首篇

授权及主页见合集首篇

prisonerX

    说实话,当时作者都不知道自己在画些什么。

  (这其实是prisoner papyrus的形象初稿谁敢信)

  虽然很丑…

  那就发出来创人吧(十分屑的作者)

    说实话,当时作者都不知道自己在画些什么。

  (这其实是prisoner papyrus的形象初稿谁敢信)

  虽然很丑…

  那就发出来创人吧(十分屑的作者)

我没病(备战高考ing)

  P1chara和花

  *又一年了,一起等待下一个人类吧…

  P2chara

  端着原衫玩偶个小花玩偶的chara

  P3killer

  *killer…你在想什么

  P4chara

  *让我们直奔主题吧=)

  P5chara和papy

  *新年快乐!(是兔耳chara,累者自避)

  P6chara和frisk

  *chara…保持你的决心(哭泣的chara和安慰ta的frisk)

  P7Murder

  颜色很炸的妈的先生!

  (被打)

  P8Murder

  *一个没用的小瓶子…是谁的呢?(这张形有点问题(´〜‘*)...

  P1chara和花

  *又一年了,一起等待下一个人类吧…

  P2chara

  端着原衫玩偶个小花玩偶的chara

  P3killer

  *killer…你在想什么

  P4chara

  *让我们直奔主题吧=)

  P5chara和papy

  *新年快乐!(是兔耳chara,累者自避)

  P6chara和frisk

  *chara…保持你的决心(哭泣的chara和安慰ta的frisk)

  P7Murder

  颜色很炸的妈的先生!

  (被打)

  P8Murder

  *一个没用的小瓶子…是谁的呢?(这张形有点问题(´〜‘*) zzz)

  

  花花太小了就没打标签(´〜‘*) zzz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